我曾甘于当个金丝雀,被叶寒遇娇养了四年。

我曾甘于当个金丝雀,被叶寒遇娇养了四年。


第1章 金丝鸟笼

从小我就知道,贫富差距能把人分出三六九等。人一出生,起跑线就不一样。而聪明的人会超车,譬如我姐。

我还陪爸爸守着乡下的破房子,她就跟着改嫁的妈妈去市里享福。

可那又怎样呢。

现在,她最爱的男人还不是在我的床上。这个男人有一双钢琴家的手,手指修长有力,翻云覆雨只在他一念之间。难怪我姐那个高傲的大小姐会对他痴迷不舍,各种倒贴。

静夜,随着一声低沉的男人闷哼,一切到达极致,归于虚无。

结束后,他没有丝毫留恋地从我身上起来,去浴室冲凉。

而我点了一根烟,背靠在枕头上,坐姿僵硬。

开始为他的离开倒计时。

这里不是酒店,只是叶寒遇众多房产中的一幢别墅,用来养我这个金丝雀。

他是我的今主。我再不愿承认,内心也很清楚,我爱上了自己的今主。

世上最可悲的女人不是小姐,而是你捧出真心,对方也依旧当你是小姐。

这四年里,他每次找我,除了床事,别无交流。无论我们彼此多么和谐,他都永远保持冷静,沉溺的人只有我一个。就算偶尔有忘情时刻,顾不上做防护措施,他也总能在关键时刻刹车。

他是不会让我这样的女人怀上他孩子。

果然,一根烟还没有抽完,他就已经换上干净衣服,准备离开。

我赤果身体,没有一丝羞涩,喊了声他的名字。

他给我最大的耐性,不过是停下脚步,始终没有回头看我。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憋了一晚上的话终于问出口,“听说你要订婚了?哪家的千金小姐?”

他沉默了很久。

久到让我以为,我是不是根本没有开口问过。刚刚那份质问他的孤勇,不过是我臆想出来的。

后来,他动了。脚步声渐远。

等我抬头再去看他时,他正转身关门。

大概是我脸上的求知欲太明显,他终于回了一句,“认清自己的身份。这不是你该问的。”

我喉咙一紧,脸上却笑开花,“我这不是想随个份子钱嘛!”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似乎看不懂我,就像我看不懂他。

但很快,他就失去对我的兴趣,转身离开。

那脚步,那背影,走得真叫一个干净利索。

汽车发动的引擎声响过一阵,夜晚再次归于宁静。

我披着空调被,站在窗口,望向无尽的暗夜。

突然想起初遇他的那夜,也是在这样一个不冷不燥的秋夜。

那年,我爸被抢劫,脑袋被人打开个瓢。劫匪迟迟没有抓到。为了医药费,我背井离乡,来海城找我妈借钱。

那天恰好是我姐大学毕业的庆祝宴。周家来了很多客人。

我被保安像防贼一样拦在花园洋房外。周霖就站在蔷薇庭院里摆拍,黑色硕士服,笑颜如花。她只扫了我一眼,目光就转向别处,没有让人放我进去。

是我够机敏,一把抓住从我身边路过的男人,求他把我当女伴带进去。

当时我以为抓住的是浮木,后来才知道那是拉我下地狱的荆棘。

第2章 偶听真相

那个男人就是叶寒遇,我姐的学长。

他或许是出于看戏的心理,才大发善心把我带进周家。

罗慧娟在见到我这个阔别十年的小女儿时,脸上没有一丝欢愉,有的只是愤怒和恐慌。她把我当亲戚家女儿介绍给周家的客人,拿几百块钱打发我。

那一刻我才明白,我不是被妈妈遗弃在乡下,而是抹杀。在她光艳夺目的富太太新生里,我这个女儿只是她的污点。

我被赶出周家时,我那个优秀的姐姐一直缠着叶寒遇和她跳舞,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我一眼。

借不到钱,我爸会被医院赶出来。我爸要是没了,奶奶真的会杀了我这个赔钱货。

那一年,我才十九岁,在陌生的大城市里迷失了方向。

我像个乞丐一样蹲在周家的门口,希望我妈回心转意。可直到我饿晕,差点冻死在雨夜里,那两个和我血脉相连的亲人都没有出面。

是叶寒遇把我捡回家,像照顾流浪狗般把我养在身边。

这一养就是四年。

他把我爸从乡下医院接到市医院照顾,知道我辍学半年后又资助我读书。他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当他的晴妇。

答应他,几乎是没有疑问的选择。

而促使我这么义无反顾做出选择的根源,究竟是为了钱,还是出于对姐姐的嫉妒怨恨?

我不愿深究。

很多时候,人的烦恼都是想出来的。

……

翌日醒来,我头有点晕,喉咙也干涩的要命。估计是昨晚受凉感冒。就在我琢磨要不要去买药时,医院来了电话。

我爸被转移到市医院,脱离生命危险后就一直昏迷不醒。这四年里,我眼睁睁看着他身体日渐萎缩,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刻医生说他醒了,我感觉像做梦一样发飘。在医生再三催促下,我才回过神,赶去医院。

vip病房的环境格外清幽。我脚步匆匆地朝爸爸病房跑去,却发现有人先我一步。

隔着半掩的房门,周霖的声音从里面清晰地传了出来——

“爸,我和妈听说你醒了,都很高兴。只是她没脸来看你,才让我过来的。”

我爸刚醒过来,说话很吃力,声音也很微弱。他说了什么话,我听不清。

我以为周霖说罗慧娟没脸见我爸,是指当年她出轨,和我爸离婚这件事。

可她后面说的话让我一头雾水。

“我妈是不对。可她也是被逼急了才会犯傻的。现在四年过去了。你看,你现在不也好好的吗?这些钱,是我妈给你的,就当是补偿。你拿了,回乡下好好过日子。”

四年过去了?

难道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罗慧娟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爸的事?

我下意识走近几步,看见我爸拖着病弱的身体硬坐起来。估计是被刺激到了,他这会儿额角的青筋突起,几乎是在吼,“我不要那女人的臭钱!我要她吃牢饭!她那一棍子没打死我,现在就该她遭报应了!”

以前我就奇怪,我爸是个老实本分的人,身上也没什么贵重东西,怎么会被人盯上。

现在听他话里的意思,打伤他的人是罗慧娟。他根本没有被抢劫。多半是罗慧娟伪造抢劫现场,误导了警方判断。

怪不得我爸没钱看病时,她一毛钱都不肯借。

她是巴不得我爸去死,好掩下她造的孽!

想到这,我心底的愤怒一涌而上,一脚踹开了病房的大门。

第3章 威胁妥协

房门被踹开,周霖吓了一跳。

在认出来人是我后,她放下心来,依旧是趾高气扬的样子,“你来得正好。爸爸年纪大了,脑子拎不清。你应该分得清好歹,劝劝他。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见识过周霖的冷血自私,但这么厚脸皮却还是第一次。

我冷笑,把桌上的钱塞回她手里,“这钱,我们不稀罕。不要以为这世上就只有你们周家有钱,所有人都要巴结着你们过。”

周霖皱眉,又把钱推给了我,说了一大堆姐妹情深,当年没有帮我也是有不得已苦衷这一类废话。我连听都懒得听。

僵持半天,我油盐不进。她最后没了耐心,一把将钱洒在地上,骂道,“林笑,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不稀罕我的钱,不就是仗着有人给你钱花吗?这些年,你当晴妇当上瘾了?也对,两腿一张就来钱的活……”

“啪!”我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止住她更恶毒的言语。

我爸刚醒,她就在我爸面前说这些话。这一巴掌,是她该的!

周霖微微一怔,半天才反映过来自己挨了打,然后要来抓我的头发。

我躲过她的手,赶紧跑到床头按警铃。

周霖追过来,我怕躲开后怕爸爸会遭殃,就硬生生站在原地和她对掐。

护士赶来时,我们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而她嘴巴里还在不停地骂“贱人”“不要脸”,我自然不理她。

她被医院的保安带走后,我又去洗手间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

收拾妥当,我才静静坐在爸爸身边,给他削苹果。

那一刻,我是慌的。

我不知道,刚刚周霖的话,他究竟听清楚了没有。

但我想,大概是听见的。不然我们姐妹打的那么厉害,他怎么可能一句劝阻的话都没有。而他现在一句话都没有问,大概是不想让我难堪吧。

我这么想着,刀工一个不稳,苹果皮就断了。

爸爸依旧没说什么,只是抚摸着我的头,沉沉地睡了。

后来我爸也没有真的起诉,不是留有旧情,而是周霖打电话威胁,说他非要追究罗慧娟责任的话,就把我当晴妇的事闹到学校里,让我没脸见人。

我还是大四的学生,处于工作实习期。虽然不用去上课,但毕业证书还捏在学校手里。万一弄出丑闻,直接影响毕业。

我爸那么一个大男人,在病床上哭的眼泪鼻涕,拉着我的手,一直说咱不告了,不告了。

事后他怕我心里不平,对自己受伤的经过只字不提,只让我忘了,当是场意外。

其实,我真见不得他为了我,委曲求全。

当情人怎么了?

我不怕别人说。

从我答应做情人的那天起,我就做好被人嚼舌头的准备。

甚至往好的方面想,苞养我的又不是什么糟老头子,而是叶寒遇。

如果不是和他定了保密协议,我真想跑周霖面前告诉她,我的金主是她梦寐以求的男人。看她拿什么逼脸来嘲笑我!

当然,我也就是这么想想,自娱自乐。

自从那天不欢而散,叶寒遇就再也没有找过我。

我不知道是因为我问了不该问的,惹他生气了,还是他忙着订婚的事才没空搭理我。

估计是后者。

毕竟我算什么东西,直当他生气和我玩冷战?

我一遍遍说给自己听,以免一个没有按捺住就手贱地给他打电话。

与其沉溺男女私情,我选择好好工作,多存点钱给我爸养老。

然而心里的那点怨在我努力抚平下,只维持一个月的平静假象就被一个电话给撩拨起来。

第4章 介绍对象

电话是罗慧娟打来的,要我过去一趟。

我来海城四年,她对我不闻不问。现在说要见我,我就要上赶着去?

凭什么!

可不等我拒绝。她就说是有关我爸的事,要和我说。

这下我没犹豫,打车去了周家。

进门之前,我也幻想过:罗慧娟主动找我,是不是要解释什么,会不会我爸受伤另有隐情,误会了她。

可在我进门,看见本该在乡下的奶奶,此时坐在罗慧娟的身边。

一对大金镯子套在她手腕上,连标价签都没舍得剪掉。

我心一沉。第一反应是——奶奶被罗慧娟收买了。

就在我纠结要不要告诉奶奶,我爸受伤是被罗慧娟害的时,罗慧娟已几步走来,热情地拉着我坐下,嘘寒问暖。

她看我的目光,第一次那么温柔。这种温柔,只在她看我姐的时候才有。

我眼睛突然有些发热,质问我爸受伤的话也就卡死在喉咙里。

“你看,你妈多疼你。还给你介绍了个好人家。”

我沉溺在从未感受过的母爱中,听见奶奶冒出这么一句话,人都懵了,“什么好人家?”

罗慧娟瞪了眼奶奶,又拉过我的手,“你也老大不小了。妈妈也是为了你后半辈子的幸福考虑,想介绍个人给你认识认识。”

然后一个刚死老婆,就急着给儿子娶后妈的五十岁老男人硬被她的嘴皮子吹成一朵花。

尤其对方的五十万聘金,更是让奶奶满意得眉开眼笑,恨不得今天就把我打包送过去。

我心寒的要命,把手从罗慧娟手心里抽出,“既然他条件那么好,还是留给姐姐吧。她大我七岁,都没嫁人。我……”

“林笑,妈好心给你介绍对象,你个破鞋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拿你跟我比,你配吗?”周霖穿着限量版连衣裙从楼上下来,恰好听见我的话。

我心情本来就不好,她还送上门,简直找抽。

我回讽,“为什么不配?你以前为一块巧克力,就被班里男同学哄到床上的事,在老家谁不知道?我是破鞋,你又是什么东西?”

“你个贱人!叫你胡说!我要撕烂你的臭嘴!”周霖被我揭老底,恼羞成怒地冲到我面前,抓我的脸。

指甲抠破了我的脸,火辣辣的疼。

心火一冒,我挥手想还她一巴掌!

看还没挨上周霖,头皮一疼,是罗慧娟从后扯住我的头发!

头皮感觉要从血肉上被剥离,我疼得侧低头,尽量朝我妈的方向贴近,减缓疼痛。不想,这样做竟是把自己的脸凑上去,挨了罗慧娟一个耳光!

“她是你姐,教育你是天经地义。你还敢动手?目无尊长的小畜生!你爸就是这么教你的?”她的手高举着,杀气腾腾。

“你没资格提我爸!”我怒吼,站直身体。可罗慧娟死攥着我的头发,我也因为这个动作,头皮都要被扯裂了!

被逼得不行,我一口咬在她手腕上。

“啊!”她痛叫声,松开了手。

我以为我解放了,但下一秒我的背就被狠狠踹了一脚,人往餐桌的方向扑过去。

是周霖踹的!

我的眼睛直直朝着桌角上撞,意识到可能会瞎,我吓得紧紧闭起眼——

黑暗中,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到来,我的脸撞进坚硬的胸膛,鼻尖里充斥着我再熟悉不过的男士香水味。

我仰头,在昏沉的光线中看清他的脸后,大脑一瞬间空白。

第5章 你好姐夫

叶寒遇怎么会在这?

我愣了愣,下意识退开几步,和他拉开距离。

周霖先泛了酸,“你认识她?老盯着她看!”

“不认识。”叶寒遇否认得很快,目光淡淡扫过我,就迅速移开了。

认识我很丢人吗?

我咬唇,压住心底的憋屈。

这时罗慧娟走过来,不留余力往我身上甩锅,“寒遇啊,让你看笑话了。这是我表妹家的女儿,从小住乡下,性子野。不过说她几句,就动手打人。也不知道这种性子,哪个婆家敢要。”

我看着她,冷笑连连。

她不承认我们的母女关系,我也不稀罕。但她想踩我,去捧她的宝贝大女儿,那就找错人了。

我像被点了炮仗,“刚才还给我介绍了个好人家,现在怎么又改口说没人敢要了?”

“你不是看不上吗?”周霖一副拿我没办法的模样,又挽上叶寒遇胳膊,细语,“你朋友那么多,有单身的吧?要不在我们订婚宴那天,你给她介绍几个?就当是你这个做姐夫的,对她的一点心意。”

我浑身的血液在听见“订婚宴”,“姐夫”的瞬间凉透了。

我震惊地看向叶寒遇,企图听他否认。

可他只是含笑,把周霖的头发挽到她耳后,宠溺说,“听你的。你开心就好。”

他的声音一遍遍回旋在我的耳边,那么的温柔,却不是说给我听的。

我的眼睛有些酸胀,回神时,看见周霖依在叶寒遇的怀里,看向我的眼神很是得意。

那种情敌间特有的挑衅,让我一下子意识到——她早知道了!

她知道我和叶寒遇的关系,才会把我喊来,急着给我介绍对象,并宣布她的婚事。

我按捺不下被人算计的愤怒,不甘心地凑到叶寒遇跟前,亲昵说,“那天晚上你走的匆忙,落了东西在我家。有空记得过来拿。”

他看我的目光陡然转冷,十足的警告。

我却顾不了那么多,扭着腰离开周家。

没人知道,在我逞强的体面下,心口已被血淋淋得插上了两把刀,一把叫不甘,一把叫难过。

我魂不守舍地回到家,带着从超市买回来的啤酒,把自己锁在屋子里。

凌晨两点,不知喝到第几瓶啤酒下肚,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走路都是飘的。在看清来人后,我醉意消了一大半,烦躁地一把关上门,却被一只手挡住。

挡在门板上的手,袖管卷起,完美的肌肉线条毕现。

“林笑,这是我的房子。”他讽刺的声音虽然刺耳,却说的一点没错。

这是叶寒遇的别墅。我没有资格把他拒之门外。

我不理他,转身往卧室里走,手腕却被他拉住,下一秒人被壁咚。

“你就是这么给人当情人的?”他垂眸,冷声指责。

明明最是暧昧不过的姿势,我却在他身上闻到另外一个女人的香水味。

想到在周家的一切,我全身血液都在翻腾,用力推打他,“我是什么样的,你第一天认识?你要温顺的舔狗,找周霖去!反正你们男渣女贱,天生一对!”

他被我推得不耐烦,在听见我的话后更是勃然大怒,反手把我推出去,喝道,“闹够没?”

我被推倒在地,脊椎骨猛撞在书柜上,没有一点缓冲。

疼!

疼得站不起来,却强忍着不哭,也不喊疼。

总觉得在伤害你的人面前喊疼,很没骨气。又害怕喊了,也不会有人在乎和心疼我。

他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居高临下看我,眉眼里透着不耐烦,“我睡你,是给钱的。你认不清自己身份,非要这么拧,就没意思了。我们之间结束吧。”

说完要说的,他直接走了。这次,连门都懒得关。

看着门外细细的雨幕,我才知道下雨了。

我忍着被撕裂般的疼,扶着墙艰难地站起来,还没有松口气,下面突然涌出一阵热流。

我低头一看,顿时慌了……

第6章 狭路相逢

我后悔刚刚的逞强,下意识给叶寒遇打了电话,想把他喊回来。可他两次拒接后竟直接关机。

腹部坠疼感越来越强,让我无法再等。忍着骨头都被扯裂的痛,我扶墙走出公寓。

外头,雨越下越大。

我实在撑不住,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最后跌倒在路边。

在我快要昏厥时,一辆车停在我身边,紧接着一双结实有力的手把我从泥水里抱起,送上车。

是叶寒遇吗?

他还是放不下我,又回来了?

我心里高兴,偏偏疼得厉害,只委屈地往他怀里钻,“寒遇,我疼……”

他的肌肉瞬间僵硬。对于我的亲昵,他起初是抗拒的。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渐渐容忍了我,甚至主动把手搭在我的腰上……

醒来时,我已经人在医院,身边只有一个护士。

“送我来的人……”我虚弱开口。

护士听见我的声音,立即紧张地走过来,按住我肩膀,“别起来,你失血过多,差点流产。需要静养。你先生守了你一夜,刚去收费窗交医药费,马上就来。”

而我还没从怀孕这个事里缓过来,就被护士后面的话惊出一身冷汗。

“他,他知道我怀孕了?”我抓着护手的手,不安地颤抖,深怕下一秒就被叶寒遇强拖进手术室里引产。

“别紧张。怀孕是好事呀。你先静静,我去喊医生。”护士估计看出我情绪不对劲,没回答我问题就溜了。

可我哪里敢继续呆着,立即拔掉手背上的输液针头,下床就跑。

仓促间,我没看清路,直接在病房门口和一个人撞了满怀。

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对方健硕有力的手腕托住了我的后腰。

我张皇失措地看着面前的陌生男人,呼吸都乱了。

他似乎想缓解我的紧张,松开我后还和我开玩笑,“林小姐,放心。我不找你要医药费,你不用急着跑路。”

听他话里的意思,我就知道送我来医院的人不是叶寒遇,而是面前这个人。

意识到误会一场,我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又不由感到失落。

对方不在意我的沉默冷场,扶着我重新床回床上后,又极轻描淡写地说,“送你来医院的人不是叶寒遇,你很失望?”

被陌生人一语道破心事,我刚放下的心又被吊起,全身警戒,“你是谁?”

“林小姐,不用紧张。我不是坏人。只是对你很有兴趣,才事先调查过你。但我保证,昨晚上遇见你纯粹是巧合。”

他笑得儒雅绅士,我却一点都放不下心,“一个人说对我感兴趣,我不应该紧张吗?”

这时他也不卖关子,直接递上名片。

让我意外的是,他年纪轻轻,竟然是趣萤集团的新任总裁沈邢。而更叫我吃惊的是,他找我的目的是希望我毕业后,离开实习的单位,去趣萤上班。为此,他开出了十分诱人的条件。

虽然很心动,但我没有答应。

趣萤集团和叶寒遇的公司实力旗鼓相当,在海城可以说平分秋色。我不过是个实习生,哪里来这么大的面子,让对方老总亲自挖角?

他如果不是骗子,就是冲着我和叶寒遇的关系才找上我的。

天上掉馅饼的事,我不信。

但对方怎么说也救了我,所以我没有直接拒绝,只说考虑考虑。

输液结束后,我办了出院手续。

沈邢坚持要送我回家。我婉拒不了,只能随他去停车场。

可我刚到停车场,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么快就找到下家了?”

第7章 上门突袭

一转身,我就对上叶寒遇冷若冰霜的脸。

他逆光倚靠在车前,五官陷在一团阴影里。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我踩回泥泞里。

我和沈邢再清白不过,却被他那样的目光看得不由紧张,下意识解释,“你误会了。他只是……”

“寒遇,东西找到了没?应该是掉在副驾位底下的。”周霖人还没有到,声音已先打断我的话。等到她走到我前面时,立即挽住叶寒遇的胳膊,警惕的看着她,“你怎么在这?”

我不理她,依旧看着叶寒遇,固执说,“我昨天身体不舒服,沈先生恰好路过,送我来医院。”

叶寒遇不说话,眯着眼,似乎在斟酌我话语的真实性。

周霖眼珠一转,捂嘴轻笑,“那你和沈总可真是有缘啊!前几天,他还和我打听你。我想着给你们做个介绍的。没想到,你们已经勾搭上了。”

她这些话说的实在诛心又刺耳。怎么听,都像是在暗示沈邢和我的关系不普通。

我皱眉,刚要反驳,却看见叶寒遇讥讽的目光扫了我一眼,转身牵起周霖的手,“走吧,不是预约了李医生吗?别让人等久了。”

看着他们相依相偎的离去背影,我的心隐隐作痛。在这段不平等的感情里,在意的人,只有我。

“再看下去,就真要变成望夫石了。”沈邢诙谐一笑,把我从自己的思绪里拉出来,带着我坐上车。

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最后讷讷开口,“不管你调查到什么,现在你也看见了,我和叶寒遇没有任何关系了。他……只是我的姐夫。”

“无论你和他是什么关系,都不会影响我对你的欣赏和判断。女人的价值不在于男人,而是自身。”沈邢说完这句,就专心开车。

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他也没有我想象中的坏。去他那上班,或许是一种机会。

后来他把我送到家后,让我好好考虑他的提议就离开了。

我心不在焉地进屋,刚推开卧室的门,就被人强拽到床上。

我吓了一跳,慌乱间拿腿去蹬他,却诧异地发现是叶寒遇。他压迫在我身上,逆光下,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浓烈的寒意。

想到昨晚上他的无情,差点让我失去孩子,我气愤地看着他,“你又来做什么?”

他不说话,直接吻住我,撩起我的裙子。双唇缠.绵时,他的手顺着我的腿,蔓延而上……

“啊!”我浑身一颤,多年相处的习惯使然,我几乎潜意识地迎合着他。

可在我动情时——

他却蓦然停下动作,捏着我的下巴,语调讥讽,“这么快就有感觉,是沈邢没满足你?”

只一句话,我浑身的炙热都像是被冰水浇了个透心凉。

我垂下眼,学着他那样讥诮说,“你不就喜欢我这一点吗?你要是正经人,也不会和我结束了,还跑我床上来纠缠不清!”

“我警告你,就算结束了,你也是被我穿过扔掉的破鞋,不是随便什么男人捡来就能穿的!”叶寒遇说完,惩罚性一口咬在我锁骨上。

“啊——”我疼的尖叫,身体颤栗发抖,用力去推开他。可他的大手死掐着我的腰,一直试图进入……

我曾甘于当个金丝雀,被叶寒遇娇养了四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2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