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许念安高调嫁入季家,成为人人都羡慕的季太太。

两年前,许念安高调嫁入季家,成为人人都羡慕的季太太。


第1章 深夜

帝都,百成山庄,雨水淅沥沥的下着。

许念安浑身湿透的站在沈白薇家门口前,看着手里的合同,不由的讽刺的笑了下,悲从中来。

一个正房,居然冒着雨巴巴的来给老公的情人送合同,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再次按响门铃。

房间里的人终于肯接通可视电话。

一句高傲的声音传来:“谁呀。”

许念安还没有来得及出声,门铃那边,便传来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快点,宝贝,专心点好吗?”

许念安呆住,刹那间,浑身的血液逆流。

沈白薇的视线朝可视电话投去,在看到门外站着的许念安时,瞬间假装惊讶的抗拒着,声音里却是掩藏不住的炫耀:“啊,钰,快停下,是你的老婆,许念安。”

许念安。

季丞钰听到这三个字,莫名一阵心烦。

一只手把沈白薇翻了个过,压在墙上,捂住了她的嘴巴,另一只手抢过了电话,冲着显示屏里那个被淋得满脸苍白的许念安,没有丝毫内疚的咬牙切齿道:“许念安,你跟踪我?”

许念安笑了下,却保持着自己的身份,淡淡道:“我是来给沈小姐送合同的,没想到,你已经在这了。”

“合同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沈白薇是我负责的艺人,我正在和她对新剧的剧本,合同放下,你就可以走了!”

季丞钰急不可耐的说完,便砰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激烈的声音,从楼上未关的窗户钻入许念安的耳朵。

许念安抬头,看向楼上的房间,只见房间里一片漆黑,连灯都没有开。

也许,他们对的剧本,是带夜光的吧。

许念安呵呵的虚笑了一下,撕碎手里的合同,把碎片洒进了雨中,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百成山庄。

“季丞钰,我们彻底完了。”

夜色笼罩,细雨迷离,许念安冒着雨走到环山路上,没有路灯,一片漆黑,天地之大,却仿佛只有她一个人,形单影只。

心痛吗?还是痛的吧。

曾经的她以为,择一人,便要从一生。

所以,即便季丞钰外面女人无数,她也一直为他守身如玉,她以为自己的忠贞能换来他的内疚,结果呢  ,只换来了季丞钰的肆无忌惮,和更加的不放在眼里!

凭什么,季丞钰凭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也是个有自己骄傲的女人啊……

许念安在雨中凉凉的笑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在荒无人烟的山道上,高跟鞋磨破了脚跟,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疼。

就在她以为今晚或许要露宿于此的时候,忽然,细雨朦朦里,出现了由远及近的车灯。

许念安立马招了招手,车子稳稳的在她的身边停下,司机是个男人,脸色看起来有点冷漠,不好接触。

可她没得选,面前的男人,是她唯一能求助的人。

于是许念安深吸了口气,哆嗦着嘴唇问:“你好,请问……我可以搭你的车下山吗”

男人打量着她,语气有点冷,“上车。”

许念安说了声谢谢,开门上了车。

她的大衣、头发、脸上全湿了,一遇到车内的暖气,就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

男人从后视镜瞥了一眼,扔给她了一块绒毯:“把脸擦擦。”

绒毯是羊绒的,软软的,原本是盖在男人大腿上的,那上面,还带有他的体温,许念安擦了擦身子,然后擦了下满是雨水的脸。

清淡的香气钻入鼻尖,带着男人身上独有的冷冽。

车里没有开灯,夜色里,隐隐的,许念安能看到男人五官深邃,好看的不像话,领口微解,露出凸起的喉结,诱人犯罪。

蓦的,许念安脑子里闪过一个荒唐的想法。

天这么冷,不如……送季丞钰一顶绿色帽子吧。

想到这,她笑了起来,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

她拿下了绒毯,远远的盯着男人的后脑勺:“先生,你单身吗?”

男人闻言,高冷的眼尾扫一眼后视镜,从高耸的鼻腔里,沉沉的嗯了一声。

“那我们去开房吧!”

第2章 妄为一次

吱的一声急刹车,传来。

男人唇边荡漾起一丝别有深意的好笑:“你是站街的?”

“你不用管我是干什么的,我的身子很干净,绝对不会让你染病。”许念安语气很轻,挑衅道,“你敢吗?”

男人啪的一下,打开车灯,灯光下她无所遁形,一张清汤寡水的脸蛋,一身落汤鸡般的落魄模样,偏偏那双被雨淋湿的眼睛,明亮的宛若宝石。

“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男人压低了声音。

“我知道,我是在玩火。”

“小姑娘,不要后悔。”

男人话落,车子刷的启动起来,许念安的心脏狂跳起来,不安中,带着报复的兴奋感,原来,这就是出轨的感觉么。

可这男人,居然叫她一个人妻小姑娘,嫁给季丞钰这些年,她经历了多少的风霜啊,她的眼神早就没了当初的灵动,变得沧桑无比。

车子一路来到了山下大酒店,车子停下,许念安脚还没有沾到地板,人就被拦腰抱起。

开房,进电梯,刷卡,一系列动作迅速完成。

“先去泡一会儿,”男人推开浴室门,淡然冷漠的说,“我可不想搂着一块冰。”

套房的浴缸很大,就像一个迷你游泳池一样,躺在里面,温暖又舒服。

水雾氲氲,迷离了许念安的眼,她趴在浴缸边,望着浴室的落地窗外,那半山上最高的那些灯光,是沈白薇家的吧。

浴缸的水位升高了,她还没回过神来,那个男人已然踏进浴缸,从背后抱住了她,低头在她脖子上一吻,手也没闲着,低低的嗓音带着迷惑人的性感,“放松了吗。”

从来没有跟男人这样亲密过,许念安轻颤,欲推开他。

他却细细的咬她耳垂,让她无力反抗,“你叫什么名字”

那半山别墅里,季丞钰应该抱着沈白薇颠龙倒凤好几次了吧,许念安报复的回过身来,抱他,伸手挡住了他的唇:“不要问我是谁。”

对于婚姻,她无能为力,可对她自己的身体,她是有决定权的,而此刻,她需要的,只是一场暴风雨,将她小心翼翼为季丞钰保留的一切疯狂摧毁。

因为季丞钰,不配拥有她!

许念安压下心里的酸楚,朝男人薄情的唇吻了上去,却不料被他反客为主,吻得她晕头转向,他轻轻啃咬着她的脖子,“你也不问问我是谁,危不危险?”

他的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甚至,有点狠。

可许念安早已经不管不顾了,浴缸、热水,还有他,已经给她营造了一个很温暖的氛围,身体诚实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只要她能放松,管他是谁呢。

许念安轻笑,“重要吗”眼底有薄雾,他的容颜有点模糊,可却特别好看。

她只需要一个男人,一个能摧毁她的男人,这个男人,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只此一夜,天亮之后,谁都不会再认识谁。

男人勾唇,低头吻她的脊背,然而在看到她背上的一块伤痕后,却突然停了下来,眸光也紧跟着暗了几分。

那晚,小福子为救他被大火吞噬的画面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男人神情寡淡下来,薄唇轻启:“烧伤?”

许念安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难道是嫌弃她了?

“是。”许念安诚实的答。

男人的眸光似乎闪了闪,他的手顺着许念安的左肩滑到伤疤上,在那块狰狞的地方轻轻抚摸:“怎么伤的?”

许念安轻笑道:“小时候顽皮,趁着大人不在家玩火,引起了大火。”

男人闻言,一瞬间觉得心里有些空荡,不禁嘲笑自己,这女人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小福子。

水中的许念安双手扒着浴池,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半山别墅,催促着:“怎么了?你还在等什么?还是说……你不行?”

男人看着女人唇边那妖冶的笑容,配上那素净的脸蛋,猛然间,只感觉股子欲望冲破禁锢,即将呼啸而出。

大手一伸,便一把夺上了女人的柔软。

第3章 抵死纠缠

“痛。”

许念安捂着自己被掐痛的肩膀。

男人却一把把她从浴池里给掂了出来,然后狠狠的甩到了卧室的大床上。

最期待的要来临了,为什么许念安的心里却提不起一丝的愉快,无形中,她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和季丞钰一类的人。

用别人的过错惩罚自己,值得吗?

男人的燥热的唇降落了下来,还没有触碰到,一滴晶莹的眼泪,从眼角滑了下来。

“你在害怕?”

“不,你继续……”许念安闭着眼睛,紧紧的抓着床单。

男人敏锐的看到许念安手指上的婚戒,勾唇笑了下:“已婚?”

许念安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男人的眼神越发的危险起来:“被绿了?”

他可真是一语中的!

许念安被戳中的心底的秘密,恼羞成怒的大声道:“这位先生,难道你约人还要查户口吗?”

男人默了。

许念安以为自己把他给惹怒了,男人的大手又是一挥,就在许念安以为他是要掐自己的时候,竟然身上一热,一床棉被盖上了自己,下一秒,男人钻进了被窝,将许念安揽进了怀里。

“我从来不会在我女人不开心的情况下碰她。”

她什么时候成了他女人了?她只是想玩一玩而已,许念安刚想说话。

男人便霸道的压住了她的脑瓜:“你不必在任何面前装风情,你这点演技还太嫩,乖乖睡觉,否则我会让你疼哭的。”

许念安狠狠一愣,所有的疯狂像是一瞬间被冷水浇醒了一样,然后呆愣在男人的怀里不敢在动弹了。

本以为一夜无眠,谁知一睡醒,便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许念安看看四周,发现房间里早已没有了人。

头脑清醒了的她,低头看了眼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心头涌上了一丝庆幸,还好昨晚那个男人没有要她,否则,她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

如果她变成了和季丞钰一样的人,那么她在面对季丞钰的时候,还能有什么底气。

许念安收拾了下自己,走出酒店,然后搭上了一辆车回家。

谁知到了家门口,许念安一只脚还没迈进去,客厅里的等候多时的妇人突然疾步走上来,扬起手,“啪!”的一个耳光,抽在她白净的小脸上。

这一巴掌,赵蓉打的又快又狠,许念安躲闪不及,只觉被打的脑袋“嗡”的一声,口腔内瞬间有血腥味溢出。

不待许念安说话,婆婆赵蓉就开始尖酸刻薄的咒骂:“许念安你这个贱货,一夜没回来,你是在外面和谁鬼混!”

许念安闻言,捂着脸颊,一道寒光射向赵蓉:“呵,季丞钰夜不归宿就是忙事业,我夜不归宿就是在鬼混,你怎么这么双标?”

赵蓉闻言,狠狠一愣,看着许念安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女人今天是吃错药了?平常她对她这样打骂,她明明连个屁都不敢放。

“你,你还敢跟我顶嘴!”赵蓉双手叉腰,大吼道:“我现在就去给丞钰打电话!”

“不用白费力气了……”许念安冷冷的笑:“他现在正在别的女人怀里睡的香呢,你打扰他干什么?赵阿姨。”

许念安特地加重了赵阿姨三个字。

话落,不等赵蓉恼羞成怒,许念安便走进自己的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颤抖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蹲下身子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门外的赵蓉使劲的拍打着门板,声音刺耳的喊叫道:“许念安,你个贱女人,自己夜不归宿还往我儿子身上泼脏水!你给我开门,给我滚出季家!”

许念安置若罔闻。

门外的赵蓉见许念安根本就不把她的话放在耳里,恨不得抓住许念安按在地上一顿狂扇,于是调动起浑身的力量朝门板子上撞去。

谁知正要撞到的时候,许念安直接啪的一下拉开了门,赵蓉肥硕的身躯,瞬间撞到了地上,摔得她哎呦哎呦直叫唤。

“你,你这个丧门星,反了你了!等丞钰回来,我一定叫他打死你!”

许念安居高临下的说:“只可惜他没有这个机会了,赵阿姨,请你帮我转告季丞钰,我要和他离婚!”

赵蓉震惊!

许念安已经提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离去,在出了季家门的那一刻,隐忍了那么久的眼泪,凉凉的滑了下来。

可悲,可叹,可怜。

远处,黑色的轿车内。

穆延霆的手敲打在方向盘上,盯着远处那个瘦小而倔强的身影,唇角,勾起了一个笑容,一旁的副驾驶,摆放着一个手袋,里面装的是许念安昨夜遗落的丝袜。

电话响了,穆延霆修长的手指划开。

声音冰冷,却低沉的宛若琴声:“查到了吗?”

电话对面的助理闻言,恭敬的答:“资料显示这位许小姐比福子小姐长一岁,是当年许家大小姐许婧与司机私通后,生下的龙凤胎。”

“而她身后的烧伤,是她六岁那年与她哥哥玩火,引起了大火,那场大火不仅将她烧伤,她的哥哥也因此丧命。”

“所以,这位许小姐,不是我们要找的福子小姐。”

穆延霆慵懒的靠在车子的椅背上,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只银色打火机,橘黄色的小火苗一燃一熄,点映着穆延霆那张脸愈加俊美绝伦。

“还有没有其它消息。”

“嗯,我查到当年孤儿院失火那天,其中一名抢救医生现在就在市立医院工作,他说曾经见过福子小姐的尸体,您要不要亲自去见一见?”

穆延霆看了一眼远处的许念安,思索了片刻后,音色沉沉道:“暂时不用。”

对面的助理一阵茫然的时候,穆延霆已经挂断了电话。

限量版迈巴赫一个摆尾,稳稳的停在了许念安的身边。

“上车。”

第4章 玩火上身

许念安一吓。

侧眸看去,漆黑的车玻璃下滑,一张俊朗的好似画卷的容颜便显露了出来。

正是昨晚和她睡了个素炮的男人!

许念安想都没想就想要逃跑,男人的车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害的她差点一个趔趄撞到了上面。

“不想受伤的话,就上车。”

许念安咬唇,不知道这男人想干什么,手扶到后座的们,穆延霆便冷冷的开口道:“我吃人?”

许念安闻言,便把行李箱放了后座,然后坐在了副驾驶上。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的东西。”

穆延霆的视线侧了下,许念安顺着看过去,脸红的瞬间要滴出血来。

她一把攥紧了起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道:“谢谢,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下车了。”

“许念安。”

男人沉沉三个字落下。

许念安浑身狠狠一愣,转脸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穆延霆单手开车,温热的指腹贴在许念安的唇上,许念安只觉得又酥又痒,忍不住轻轻咬了一下下唇。

穆延霆眼神一暗,薄凉的开口:“吻我。”

啥玩意?!

脑子有片刻空白,许念安以为自己听错了:“您说什么?”

穆延霆看着她,声音比之前又淡漠冷冽了几分,他说:“继续做我们昨天没有做的事情。”

许念安心头涌起一股难言的羞耻,看来,她玩火玩到引火烧身了!

他们不能再继续下去。

许念安正色道:“这位先生你可能误会了,你也知道,我是个已婚女人,昨天是我一时冲动,但不代表我是一个胡来的女人,希望你把昨天的事情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各走一边吧。”

说完,许念安就要下车。

车子又是猛地一个急刹车,下一刻,许念安已经被穆延霆抱进了怀里。

他揉着她的头发,低头咬在她的唇上。

许念安痛的惊呼一声,穆延霆趁机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勾起她的小舌与之飞舞。

他的吻蛮横霸道,不容拒绝。

许念安如遭雷劈,整个人都被穆延霆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她皱眉,也不知道哪里的勇气,她抬起手想要打下去。

男人似乎早有预料,一只手将许念安的双手固定在头顶。

许念安又急又气,声音已经带着几分温怒:“先生你放……唔……”

几分钟后,穆延霆撑起手臂,从她身上离开,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说:“很甜。”

许念安呆滞,这个男人,他到底想干嘛?

“许念安,我叫穆延霆。”穆延霆的双眸忽的染了笑意,勾起嘴角,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与刚才的强势霸道不同,这个他只轻轻一吻,浅尝即止。

“你的老公季丞钰,外面女人不断,如果你真的想要报复他,就乖乖的做我的女人。”

什,什么……

他怎么连季丞钰的名字都知道?他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穆延霆完全忽略许念安震惊的眼神,似乎心情不错的说道:“昨晚的丝袜好像被撕破了,我们再去买一条。”

话落,不等许念安出声,车子就开向了湘水街。

第5章 我教你吻

湘水街是帝都有名的奢侈品聚集地,全世界顶尖的奢侈品都在那里驻扎。

黑色迈巴赫在路上飞驰,很快,在一家奢侈品服饰品牌店门前停了下来。

有人跑上来,为他们打开车门,将他们引入店内。

许念安还在震惊中没反应过来,店内的服务员忙不迭的跑上来,弯腰道:“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穆延霆径直走到货架前,修长的手指拨弄着衣架上的衣服,最后,挑选出一件V领鹅黄色小短裙,白色裸脚高跟鞋,转身交给许念安:“换上。”

许念安的内心是拒绝的。

穆延霆危险的眯了眯眼:“怎么,让我亲手帮你换?”

“不用!”许念安忙接过衣服,他既然说了帮她换,就肯定会剥光她的衣服,帮她换。

她才不要这变.态帮她换衣服!

五分钟后,许念安穿着穆延霆帮她挑选的衣服走出试衣间。

穆延霆坐在沙发上,朝她勾了勾手指,淡淡道:“过来。”

许念安攥着手,慢慢朝他走过去。

还没到跟前,穆延霆突然起身,一下子把她拉进怀里,低头埋进她的颈窝嗅了嗅。

许念安浑身一僵,想要起身逃开。

穆延霆却一只手紧紧扣着她的腰,另外一只手紧紧扣着她的后脑勺,眸光中一种肆意的情绪在疯狂蔓延,他的声音冷冽而淡漠:“记住,以后只能穿我帮你选的衣服。”

许念安惊恐的睁大双眼,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他已经完全把她当成了他的所有物。

对于许念安的反应,穆延霆并不吃惊,他玩味的看着她,粗粝的指腹摩挲在她细嫩的红唇上,饶有兴致的慢慢往下,划过她的白皙优雅的脖颈,在她软润白嫩的肩上留恋片刻,最后顺着许念安妖娆的曲线,落在她的细腰上,轻轻揉nīe。

许念安脸上的表情由惊恐变成恼怒,最后强装镇定的推开他的手,起身,低头看着沙发上的男人,语气也冷了三分:“穆延霆是吧,你觉得这样玩我有意思吗?”

穆延霆抬眸看她,眼角带着一丝冷漠,声音清冷:“许小姐,准确的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玩过你,怎么,想让我玩?”

“你!”许念安被呛得脸色又白了几分。

可是她却拿这个嚣张的男人没有办法,她现在甚至开始后悔昨天晚上情急之下拦下他的车。

即使平日里再要强,她的骨子里还是个传统的女人,不管季丞钰怎么样,她已经结婚是事实。

季丞钰婚内出轨,她宁愿离婚再嫁,却不想自己也变成那种人。

那有违她的行事准则。

可是这个男人有什么背景她不知道,她不敢跟他撕破脸,只好妥协:“穆先生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

穆延霆轻笑一声,反问:“放过你?你本来就是我的,何来放过一说?”他起身,伸手抚她的眼角,就像是漫不经心的挑dòu自己的宠物,微微低头,张嘴含住许念安的耳垂。

许念安浑身一颤,正要推开他。

穆延霆却突然一用力,揽着她的腰,将她扣进怀里,低声在她耳边呢喃:“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抛弃你。”

她为什么要担心被他抛弃?

许念安内心几乎想咆哮,这个男人到底懂不懂人类的正常交流?

怎么怎么说都说不明白呢?

这时候,穆延霆松开她,但是大掌还在她的腰间,然后转身,对店员吩咐道,“把这里许小姐能穿的衣服都送到锦园。”

“是。”

不管许念安同不同意,穆延霆揽着她的腰上了车。

一上车,穆延霆就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低头吻下了下去。

许念安气息不稳的推开他,脸上带着怒意,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就因为被他抓了小辫子,她就变成了他的私有物?

许念安咬咬牙,打算据理力争:“穆先生,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穆延霆只低头看着她莹润的红唇,眸中的欲望在肆无忌惮的蔓延,他突然问了一个与许念安的话毫不相干的问题:“没接过吻?”

许念安呼吸一窒,她确实没接过吻。

穆延霆笑了笑,眸光微闪,低下头,性感的双唇再次靠近许念安的,声音清冽,“没关系,我教你。”他舔了舔许念安的双唇。

第6章 咸的

许念安只觉得浑身发麻,像是有无数个小的电波传遍自己的四肢百骸,连身体都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

男人的吻更深了,恍惚迷离间,她听到他的声音低哑微沉,仿佛能蛊惑人心:“张嘴……”

许念安像是陷入沉沦,脑海中一片空白,她睁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竟然,微微张开了嘴。

女人乖巧听话,穆延霆清冷的眸光中闪烁着一丝病态的笑意,他将她压在怀中肆意而欢畅。

面对之前那些被送到他床上的女人,他心里只有厌恶,却从来不知道,原来怀中女人的身体可以这样软,这样甜,让他一碰就上瘾。

果然,他的小玩意儿,就是不一样。

许念安突然反应过来,从他怀里退出来,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脸上因为恼怒与后悔绯红一片。

她在干什么?她怎么能这样?她有丈夫,即使她的丈夫没有遵守婚姻的约定,但是她怎么能还没有离婚就跟别的男人?

那样的话,她跟季丞钰还有什么区别。

穆延霆从一旁取出雪茄点上,吸了一口,不急不缓的吐在许念安的脸上,笑了:“刚才你不是也挺享受吗?现在是什么眼神?”

许念安被他呛得猛咳一阵,“穆先生这样随意玩弄一个已婚女人,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她着重强调了“已婚”两个字。

“随意玩弄?”穆延霆玩味着这四个字,冷漠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我确实想随意玩弄你,不过……”他挑起她的下巴,“现在不是时候,我还有正事,晚上,我会如你所愿。”

许念安简直要暴走,他到底凭什么就注定了她是他的私有物。

“穆先生对自己每个包友都这么上心吗?”

穆延霆收敛了笑,声音冷冽了几分,对她说:“原来许小姐,是这么定义我们关系的,那我是不是要做点什么?”

许念安闭嘴。

迈巴赫很快进入一栋庄园,许念安投过车窗望过去,发现这里竟然是名声赫赫的锦园。

传说,这个地方是全帝都的人最向往的地方。

男人向往住在这里的权势,女人向往住在这里的身份。

穆延霆的助理高阳,跑上来为两个人打开车门,在穆延霆身旁低声道:“先生,陈部长已经等候多时了。”

穆延霆点点头,吩咐身旁的女佣:“把她送到我的房间。”

高阳看着许念安进了主楼,忍不住对穆延霆道:“先生,许小姐她现在的身份确实不太方便。”

穆延霆淡淡看他一眼,冷冷道:“那就让她更方便些,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高阳颔首:“是,属下明白。”

穆延霆说完,已经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高阳看着他挺拔的背影,立刻跟了上去。

他跟了穆延霆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对女人上心,真的是实属不易啊,这样大的喜事,要不要告诉老太爷?

另外一边,许念安则仔细打量着穆延霆的房间。

现在才发现,这是一个黑白交错的世界,所有的家具,四处的摆设,全部的一切都是黑白色系,四周干净的一尘不染,整个房间的装修风格,像这个房间的主人,透着一种近乎麻木的冰冷。

许念安坐在床头上,轻轻闭上眼睛,心里竟是无限的酸楚。

为什么她没有强烈的反抗,因为她心里也是没有底气的吧,离开了季家,她能去哪呢?

许念安想到她曾经在公公面前许下的,无论如何都不会跟季丞钰离婚的承诺,头疼了起来。

她想离婚,更想离开眼前的这个男人,但是很多事情,真的都身不由己,不说别的,单单是母亲的医药费,凭借她自己的力量,根本没办法承受。

这些年来,季家不仅将她养大,供她读书,公公季庆山更是毫无怨言的承担着母亲高昂的医药费。

如果她现在跟季丞钰离婚,等公公回来,她要怎么面对他?

又怎么跟他解释?

当年的那些保证,又算什么?

许念安越想越头大,再加上昨天晚上本来就没睡好。

这会头晕晕沉沉的,不知不觉中,倒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许念安是被亲醒的。

睡梦中,有一双大手伸进她的裙摆,粗粝的大掌摩挲她腰间的嫩肉,许念安难受的拱了拱身体,只觉得呼吸都困难了,她强迫自己睁开眼,昏暗的房间里,男人压在自己身上,一双黑眸深邃幽沉,情yù肆意。

许念安脑袋嗡的一声,整颗心脏几乎要跳出身体,她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微怔过后,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推他。

可穆延霆的力气太大,金刚铁夹一般掌控着自己,许念安又急又怕,因为刚刚睡醒,眼睛氤氲了起来。

穆延霆吻在她的眼角,悉数将她的泪水吞下。

原来,女人的眼泪是咸的。

他变得更兴奋了。

如一头野兽肆意喧嚣自己身体的本能。

许念安越是反抗,穆延霆越是紧紧地按压着她,他吻的越来越急,蛮横的啃噬着她,高大完美的身体碾压着她,肆无忌惮的侵占和掠夺。

两年前,许念安高调嫁入季家,成为人人都羡慕的季太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2349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