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里,清冷的气息靠近,在她生命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黑夜里,清冷的气息靠近,在她生命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第1章 交易

W市最顶尖的希顿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内,苏浅坐在柔软温热的水床上。

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起时,纤瘦的身躯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

吱呀。

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带来一股特殊清冷的气息。

苏浅能感觉到一道不带丝毫情感的冰冷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像打量着商品架上的货物,让她心里不禁涌出一股子难堪……

一个月前,为了钱,她参加了一场特殊的“面试”。

经过一系列的基因检测、智力测验、健康检查、身高长相等等等等各种特殊筛选之后,她成为了那个被选中的“幸运儿”。

她和对方签了一份合约,还有相关的保密条款,对方立即将五百万当着她的面打入了她指定的账户。

然后,对方给了她一天时间处理“后事”,便把她蒙着眼睛带到了这里。

苏浅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也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真正要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时,心底还是控制不住地紧张害怕。

但是,她没有动,也没有做出任何过多的表情。

因为这是一场她自己选择的交易。

明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还在雇主面前表现出害怕挣扎,岂不是显得有些矫情了么?

男人对苏浅冷静安分的表现很满意,漠然的扫了一眼面前这个女孩。

她的乌黑浓密的秀发在身后随意的披散着,眼睛被一块黑布蒙住,无意识的咬着自己的樱唇,透露出她强装镇定下的紧张。

男人显然并不打算浪费时间,直接伸手解开了她衣服上的纽扣。

他温热的指尖有意无意的划过她光洁的肌肤,引起她下意识的阵阵轻颤。

感觉到身上的衣服被人冷冷扯掉,她也失去了最后的遮羞物,屈辱和难堪交织成眼中的热泪,被她硬生生拦在眼眶。

她不想哭。

她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脆弱。

这是她自己选的路。

她不后悔!

清冷的气息陡然靠近,将她整个人都覆盖,她眉头紧蹙,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动弹。

她告诉自己,这一切只是一场交易,是她自己选择的交易,就要承担一切后果。

可是当侵入的疼痛到来的那一刻,却还是有无声的泪珠不争气的顺着她脸颊划下。

男人无意间触到那抹温热的湿润,动作顿了顿,但很快又回到那副没有情绪起伏的样子,无声的继续着。

只是相比于最初的冷淡直接,他似是无意的放柔了动作......

自那之后,相同的剧情每晚都会上演。

从始至终,苏浅的眼睛都被蒙着,她不知道他的样子,甚至都没有听过他的声音。

每天,苏浅都会接受特殊的检查。

十天后,她便被验出有孕了。

仍旧是蒙着眼睛,苏浅被转移到了一个极为豪华也极为空旷的别墅里,在管家和佣人们精心却冰冷的照顾下生活着。

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不能踏出这里半步,也不能和外界取得任何联系。

直到......

十个月后,别墅的产房里响起一声婴儿的啼哭。

第2章 不想经历第二遍

五年后。

晚上十一点,刚刚结束夜班兼职的苏浅拖着一副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刚开门就迎来一个尖锐的女声。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说话的是苏浅的继母张盼燕,她长长的眉毛高高挑起,细长的眼睛里尽显尖酸刻薄,用她尖尖的下巴对准了苏浅。

张盼燕凶巴巴的吼了一句之后,就急不可耐的一把抢过苏浅的包包翻了起来。

“钱呢?这次发了多少?”

苏浅没有回答,今天客人太多,加班到现在她已经精疲力竭了,根本就不想开口说话。

反正每次到了发工资的那天都一样,张盼燕会粗暴的抢走她的钱包翻个底朝天,拿走里面所有的钱,再嫌弃的吼几句钱怎么这么少之类的话。

苏浅已经习惯了。

她不是不生气,只是不想跟张盼燕计较,因为她不想伤了卧病在床的爸爸的心。

果然,和往常一样,张盼燕拿走了苏浅钱包里所有的钱之后,骂骂咧咧的说:“怎么才这么点儿?

你每天晚上在外面搞到这么晚回家,就带这么点儿钱回来?

你到底是去打工了还是在外面浪呢!”

苏浅本来准备直接回房间休息的,听到这句话后脚步一顿,回过头来有些生气的瞪着张盼燕。

张盼燕冷笑了一声,说:“怎么,我说错了吗?你如果每天都加班到这么晚的话,怎么可能只有这点钱!

我可告诉你,耀耀今年可就要上大学了,那两万五的学费你凑够了没啊!”

苏浅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我每次一发工资就把所有的钱都给你了,你要我现在上哪儿再凑两万五出来?

我之前就说让苏耀不要报那所学校,又贵又没水准,根本学不到知识,和花钱买假文凭有什么区别?他那么低的分数就应该......”

“你放屁!”张盼燕最听不得的就是有人说她的宝贝儿子半点儿不好,立即爆粗口打断了苏浅的话,“耀耀的分数怎么了?高着呢!他选的学校我也查过了,好着呢!

你这个当姐姐的没本事挣钱供他读大学,还有脸说!

再说了,你又不是没办法赚钱,像之前那次几个月赚五百万的单子,你再接一单不就好了......”

“不可能!”苏浅想都不想的直接一口回绝到底。

五年前,苏浅的父亲苏正阳被最好的兄弟、也是公司的合伙人骗了,那人卷走了公司所有的资产,还以公司的名义借了一大笔外债后携款潜逃了。

苏正阳一时承受不了这巨大的打击,竟突发脑溢血进了医院。

苏正阳倒下了,留给苏浅的只有一个空壳公司加几百万外债的烂摊子......

讨债公司的人每天围追堵截,在家里喊打喊杀,重病住院的苏正阳也急需钱做手术,继母张盼燕一直没有工作,弟弟苏耀当时只有十三岁......苏浅是实在走投无路才会去做那种交易!

但是,那种被人当成货品的屈辱,生产时撕心裂肺的疼痛,还有她千辛万苦生下孩子之后却连看都不能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就被送走的遗憾......

她再也不想经历第二遍了!

第3章 应聘

“哼!”张盼燕十分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事到如今你还装什么清高,那种事情能做第一次就能做第二次!

反正我告诉你,你如果不把耀耀的学费凑齐,别怪我翻脸无情!

我可以带着耀耀随时改嫁,但是你爸爸到时候不仅失去儿子绝了后,也没人再照顾他了!

到底拿不拿钱出来,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不是我有钱不想拿出来,而是......”苏浅刚说了几个字,张盼燕就一扭身进了房间,把房门重重一摔,发出“哐”的一声巨响,打断了苏浅的话。

苏浅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房间。

当初的五百万正好够她还清债款以及苏正阳的手术费,那之后苏正阳便成了半瘫痪状态,一直卧病在床。

张盼燕全职在家照顾苏正阳,弟弟苏耀才刚上初中,所以原本高考完准备出国的苏浅只能放弃了学业,白天晚上打两份工,来赚取一家人的生活费、父亲的医药费和弟弟的学费。

这五年来,苏浅从一个衣食无忧的富贵小姐,变成一个不停忙碌的机器,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除了打工就是做兼职,没有给自己买过一件新衣服,一件化妆品,就连性格都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因为,她实在是太累了......日以继夜不停歇的打工的她,每天回家都只有一身疲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为了让张盼燕能尽心照顾父亲,苏浅每次都把所有赚到的钱都上交给了家里,现在让她上哪儿变出那么多钱来......

苏浅躺在床上,头疼的思考着是不是应该把她原本拿来自学的时间抽出来,去找第三份兼职。

因为出不起学费又要赚钱养家,所以苏浅没有去上大学,但是她心里又不想放弃一直以来的梦想,所以去旧书市场买了些破旧的理论教材,在打工的空隙自学。

看来现在,她只能把那些暂时先放一放了......

第二天。

苏浅出现在司氏集团的大楼的50楼,有些紧张的等待着。她又一次看了一眼手里的招聘广告,似乎仍有些不敢相信这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好的兼职。

不需要准备简历,不需要任何特长,对学历也没有要求,只要求相貌端正,耐心温柔,能哄小孩子开心。

三个小时,五千块。

这和天上掉馅饼有什么区别?

要换做别人告诉她这世界上有这样的兼职,苏浅一定会嗤之以鼻的说这是个骗局,但是,招聘方可是最最财大气粗的司氏集团,这一切就变得合理可信起来了。

前来应聘的人很多,光是苏浅目光所及之处便有百来个人,可见竞争之激烈。

苏浅觉得这很正常,这样的赚钱机会实在是世间少有,谁不想来碰碰运气呢?

不过这面试的速度,似乎太快了些......

每批一次进去十个人,过不了几分钟就全被面色各异的赶了出来,也让苏浅更加好奇面试的会议厅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很快,苏浅就被点名了,她深吸了一口气起身,跟着其他九个人一起跟在一个戴着金丝框眼镜、身穿职业套裙、表情一丝不苟的女人身后进了会议室。

最让她惊奇的是,面试她们的,居然是两个四五岁大的奶娃娃!

第4章 给我滚出去

左边坐着的是一个男孩,小小年纪却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五官十分精致,鼻梁高挺,浓眉大眼,双眼皮深邃的仿佛刻上去一般,浓密的睫毛又长又卷,轻轻往上翘成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

右边坐着的小女孩五官和小男孩如出一辙,只是多了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身穿一件黑色的蓬蓬裙,窗外的一缕阳光倾斜着照进屋内,在黑裙镶着的碎钻的折射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明明是那么好看耀眼的两个孩子,让人一见就会惊叹于他们迷人出众的外表和高贵非凡的气质。

但是苏浅却注意到,他们白皙如玉的皮肤都透着一种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苍白,脸颊没有半点儿粉色,嘴唇也不及同龄健康孩子那样红润。

也不知道为什么,苏浅的心毫无预兆的揪了一下,让她无意识的微微拢眉,握起了拳头。

和苏浅一同进来面试的那些人,脸上的表情也都好看不到哪儿去。

这不是因为面试他们的是两个奶娃娃这件事太过出人意料,而是因为......这两个奶娃娃给人的感觉不是软萌可爱,而是紧张危险。

左边的男孩面无表情,嘴巴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那双纯粹的乌黑眼眸,冰凉得如同冬日寒风里的夜空,没有一丝星光闪烁其中,只有无尽的幽暗和淡漠。

如果无意间对上他的目光,就让人感觉从身体骨子里透出来几分寒意,不自觉的打起了冷颤。

而那右边女孩的恐怖程度却更甚于他。从她的表情到眼神,都透着极为明显的暴躁和凶狠,就像是一头受了伤的嗜血野兽,任何在这个时候靠近她的人,都会受到最残忍的攻击。

他们面前那一地破碎的水晶也证明了这一点。

德国顶尖奢侈品牌芙法瑞的高定,千金难买的名贵收藏品,却被眼前这个孩子浑不在意的当成她发泄怒火的工具。

一整套12件惟妙惟肖的精美水晶雕塑,如今已经被她砸的只剩下两个。

“你!过来!”

站在苏浅右边的那个高个子女生在进来之前为了求表现,故意往前站了些,挡住了苏浅的小半个身子,也成了这十个人里最显眼的那个,于是就被小女孩儿点名了。

但是现在看到这两个跟煞神似的小孩儿,她心里顿时就后悔了,只怕她当牛做马跪地磕头甚至饱受摧残折磨都不一定能讨他们欢心啊......

她在听到小女孩儿的话之后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换上了讨好的笑容,想要最后博一把,没准儿那两个孩子就挺喜欢她呢是不是?

但是,下一秒。

“你那是什么表情!”

小女孩儿生气的吼了一声,然后拿起面前的一个雕塑往地上狠狠一砸,水晶应声而碎,四散飞溅。

“滚!都给我滚出去!”

前来面试的众人都被吓得不轻,慌里慌张的退下了,最后就剩下苏浅一个人仍站在原地没动。

第5章 心疼

之前苏浅被人挡住了,他们也没注意到她。

现在其他人都走了,两个小家伙的目光自然齐齐落在了唯一还在会议厅的苏浅身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极其烦躁的小女孩儿,在对上苏浅如水般温润的眼眸的那一刻,心情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你为什么还在这儿?”

小女孩儿再次开口,语气听上去仍有些生硬不客气,却没有了之前的凶狠暴戾。

苏浅没有回答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小女孩儿,似乎有些愣神。

就连苏浅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是第一次见面的孩子,竟会从心底里生出一股莫名的亲近,甚至鬼使神差般的有种舍不得离开的感觉?

带苏浅进来的那个秘书微微蹙眉向苏浅走去,准备带苏浅离开,她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得到接下来小女孩儿会因为苏浅的不识趣而大发脾气、把最后一个雕塑摔在地上的暴怒场景了。

然而,还没等她走到苏浅身边,苏浅就自己迈开了步伐。

苏浅走到那个小女孩儿身边,半蹲下/身子让自己的视线和小女孩儿平齐,认真的看着小女孩儿说:“不可以随口说脏话哦。”

小女孩儿身后的保镖队长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个女人是脑袋缺根弦儿吗?她难道看不出来眼前的这位虽然只是个小孩儿,却绝对是个不好惹的主吗?怎么还敢这样随意靠近、说这样的话?

上一个这样跟小女孩儿说话的人,可是被立即赶了出去,被勒令以后不准靠近司家势力百米范围之内......

空气静谧了几秒,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下一秒小女孩儿就会爆发。

可是,预想中的雷霆之怒并没有到来。

小女孩儿怔怔的看着苏浅,眨了眨眼睛,表情中似乎带了两分疑惑不解。

她向来都很讨厌陌生人,尤其是陌生女人的靠近。

她们的身上总是带着各种各样的让她讨厌的刺鼻香水味儿,看向她的时候脸上都带着温暖讨好的笑容。

可是,她性格暴躁归暴躁,她又不蠢,自然看得出来那些女人的眼神深处,深藏着的各种丑陋。

或厌恶,或胆怯,或贪婪的讨好......

这些女人要么是喜欢她的身份,想要通过她来接近她的老爸,要么是碍于她的身份,对她敢怒不敢言。

她们不喜欢她,也不会真正的关心她。

但眼前这个女人......

在她靠近了之后,能闻到一股极淡极淡的清香,闻起来很舒服,甚至让小女孩儿有一种想要扑到她怀里尽情轻嗅这芬芳的冲动。

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就像是漫步在云端时手上握着香香甜甜的棉花糖,又软又甜又暖。

她的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虚伪,只有纯粹和真诚,和几分......心疼和怒意?

是的,心疼和怒意。

苏浅看着这两个孩子,没有因为男孩的冰冷或是女孩的暴戾而觉得他们可怕,只有心疼怜惜和无名而起的怒火。

明明是两个四五岁大的小孩子,却没有一点儿小孩子应有的婴儿肥。

下巴尖尖的没有一点儿肉,脸颊嘴唇都没有几分血色,眼睛里的红血丝却是那么明显,眼下也是一片乌青的黑眼圈,一看就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这些人到底是怎么照看孩子的?只知道一味提供物质生活,不知道让孩子多吃多休息么?!

第6章 你抱着我们睡

看着他们,苏浅就忍不住的想起自己那两个素未谋面的孩子......

想到这里,她眼里的怒意又多了几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竟头脑发热的对着那个秘书说:

“请恕我直言,以他们现在这样的状态,最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什么面试!”

秘书心里觉得有些无语。

她也知道这两位祖宗需要休息,问题是他们也得睡得着才行啊......

秘书面无表情的推了推自己的金丝框眼镜,正准备开口时,就听到小女孩儿轻声说:

“我想睡觉。”

苏浅闻言目光移回小女孩儿身上,看着小女孩儿明显一脸疲惫的样子,十分心疼的伸出手去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头,说:

“这才对嘛,就应该多休息的。那你们乖乖睡觉,阿姨先......”

“你抱着我们睡。”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女孩打断了。

小女孩说完之后看向旁边的小男孩,他仍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苏浅见状有些讶异,下意识的看向他们身后的秘书,却发现秘书脸上的表情比她更惊诧。

不过在这间屋子里,这两个小孩儿的话明显就是绝对的命令,所以小女孩儿发话以后没有一个人敢再吭声。

在苏浅犹豫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直静静坐在旁边冷眼旁观不发一言的小男孩从他的座位上跳了下来,缓缓走到苏浅身边站定,向苏浅伸出他的小手,做出要她抱抱的姿势,苏浅立马下意识的伸手回抱住了他。

“不可以只抱弟弟不抱我哦!”

小女孩见状嘟了嘟嘴,直接扑到了苏浅怀里,然后看着小男孩小声嘟囔道:“狡猾,是我先提出来的要求,应该先抱我才对,竟然被你抢了先。”

小男孩仍旧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向小女孩,眼神微微往上抬了抬,扫过小女孩的头顶,仿佛在说:

你已经先摸过头了,所以我先抱抱,这才公平。

苏浅看着怀里两个香香软软的小包子有些哭笑不得,抱着他们一边一个,起身坐到面前的浅白色贝壳沙发上。

两个孩子都没有再说话,而是乖巧的蜷在苏浅怀里,双双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两人的呼吸就变得均匀起来,明显已经沉沉睡去了。

周围其他人全都一脸的目瞪口呆,仿佛压根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不过那秘书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轻轻按下了窗帘的遥控,关上灯,然后悄悄退出了房间。

这时候,苏浅突然感觉怀里的小人儿动了动,她低下头,发现那个小男孩身子蜷缩成一团,眉头皱起,小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衣角,仿佛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

而那个小女孩的姿势和小男孩如出一辙,嘴里还无意识的喃喃喊道:“妈咪......妈咪别走......”

苏浅听着竟然觉得眼睛有些发涨,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想起自己素未谋面的孩子,再看看眼前这两个软萌可怜的孩子,心瞬间融化成一池春水,生出无限的柔软爱怜。

有那么一瞬间,她险些把眼前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

苏浅强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轻轻拍着小女孩的背,低声安慰的哄道:“妈咪不走,妈咪会一直陪着你们的......”

第7章 当我妈咪

小女孩和小男孩仿佛听见了她的话,小眉头缓缓舒展开来,手也渐渐松开,调整了一个更为轻松的姿势,神情安详的继续睡去。

沙发很大也很软,怀里的小家伙给苏浅一种莫名的心安和欢喜,长期忙于打工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的苏浅,也不由得慢慢跟着他们一起睡着了。

这一睡,就是十几个小时,直接从早上睡到了晚上。

苏浅期间倒是醒来过几次,发现身上不知何时被人盖了一层薄毯。

虽然苏浅还惦记着下午和晚上得去兼职打工,可是看着两个孩子睡得那么香,她实在是不忍心吵醒他们。

等到两个孩子终于睡饱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了。

小女孩儿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刚准备伸懒腰,就感觉到一个温热的手扶住了她。

“小心。”苏浅温柔的提醒道。

这可不是在床上,小孩子又睡得迷迷糊糊的,万一伸个懒腰向后一倒摔到地上就不好了。

“睡得好香啊!”小女孩儿开心的抱住苏浅的腰,“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过了!”

在她话音响起的那一刻,房间的角落里亮起了一盏昏黄的灯光,让房间不再漆黑一片,却也不会因为太过明亮而刺激到刚刚睡醒的孩子们。

借着灯光,苏浅发现小男孩也醒了,正揉着他惺忪的睡眼,完全不同于之前的冰冷刺骨,反倒显得呆呆萌萌的,让人恨不得立即把他搂到怀里揉搓一番。

“妈咪,我肚子饿了。”小女孩抬起头看向苏浅,语气轻快,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苏浅有些哭笑不得的说:“傻孩子,你睡糊涂了......我不是你妈咪呀。”

苏浅这话说完,两个孩子就双双皱起了眉头。小女孩儿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仿佛快哭出来似的:“妈咪,你又不要我们了吗......”

苏浅看着小女孩儿受伤的表情,心里也不由得狠狠的揪了一下。

“当然不是了!可是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妈咪......”

“你是!”小女孩儿嘟起嘴巴,“你之前亲口说的,说你不走了,会一直陪着我们的!”

小男孩虽然沉默如初,却跟着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他也听到了。

苏浅有些瞠目结舌,他们那时候不是已经睡着了在说梦话么?怎么连她随口回应的话都记得那么清楚......

“那只是......”苏浅想说那只是她无心之下引起的误会,可是在看着两个孩子发红的眼眶时,却觉得嗓子有些干哑,让她把剩下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苏浅深吸了一口气,为难的说:“对不起......虽然阿姨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们,但是,阿姨真的不是你们的妈妈......”

小女孩儿原本亮晶晶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一脸的失望,而小男孩儿的嘴唇则是又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的手仍旧紧紧的抓着苏浅的衣角,看了小女孩儿一眼,又看向苏浅,眼神坚定。

小女孩儿瞬间明白了小男孩儿的意思,知道弟弟和自己想法一样之后,她又多了两分底气。

小女孩儿再次抬起头,开口的时候竟有两分不容置喙的味道:“我不管!我们就要你当我们的妈咪!

如果你坚持说你不是......那我们就雇佣你来当我们的妈咪!”

第8章 以后就是我们的妈咪了

“雇我当妈咪?”苏浅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事可不是能随便拿来开玩笑的哦!”

“我们没有开玩笑!”

小女孩儿抬起手来打了个响指,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苏浅,说:“我从来都不开玩笑,更不会拿自己的妈咪开玩笑!”

小男孩儿也在旁边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爹地说我们没有妈咪。可是,可是别人都有妈咪的......”说到这里,小女孩儿的表情变得有些伤感,她微微垂下眼睑,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在眼下投出两片轻影。

“就算我们真的没有妈咪,那我们找一个喜欢的人来当我们的妈咪也不行吗?我们就不可以像别的小孩子那样拥有一个妈咪么?”

苏浅听着小女孩儿的话,有种很心酸的感觉,恨不得立即把她拥到怀里说可以。

“我不喜欢别人,我只喜欢你!”小女孩儿轻轻的拉起苏浅的手,“我不想要别人当我的妈咪,我只要你当我的妈咪!”

这时,小男孩儿也轻轻握住了苏浅的另一只手,仿佛在说,我也是。

“所以......”小女孩儿看向苏浅,眼神里有那么明显浓烈的期待,“你愿意来当我们的妈咪吗?”

苏浅的那句“我愿意”差点脱口而出,可是她仅存的理智制止了她。

“我也很喜欢你们,我也愿意多多陪着你们照顾你们,但是......”苏浅有些为难的说,“妈咪是个很特殊的身份,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哦!”

她可没忘记,这两个小萌宝刚刚提到过他们的爹地。

小孩子不懂事童言无忌,她如果随便答应当人家的妈咪,让人家爹地怎么想?!

小女孩儿仿佛一下子就听懂了苏浅的弦外之音,立马拍着她的小胸脯保证道:“妈咪你别担心,妈咪只是我们的妈咪而已,和爹地没关系!妈咪只需要陪着我们就好!”

苏浅见小女孩儿已经开始妈咪妈咪的喊上了,有些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小女孩儿又拍了拍手,立马有个穿着英伦风格管家服的白胡子老人捧着一个文件夹上前,恭恭敬敬的说:“大小姐,您刚才让我们准备的合约,我们已经起草好了。”

小女孩儿点了点头,说:“给妈咪过目一下。只要妈咪觉得没问题就行。”

苏浅愣愣的看着老管家递过来的合同,心里还在想,她怎么不记得小女孩儿有吩咐人去准备合约呢?难道就是之前小女孩儿打的那个响指?

随后,苏浅心情有些复杂的看起了手中的合约,条条款款看下来,十分严谨公正,而且薪资高的出奇,怎么看都是一份不容错过的好差事。

“好,我签。”苏浅从老管家手中接过钢笔,一笔一划的签下自己的大名。

苏浅向来是个很果断也很现实的人。

对于极度缺钱的她来说,这样的赚钱机会是一定要抓住的。

她没什么非分之想,将自己的身份定义为两个孩子的保姆,负责陪伴他们,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只不过是称呼方面稍微特殊一点而已。

雇主乐意,她作为员工自然没什么好矫情的。

更何况,她本来就从第一眼看到这两个孩子起,就打心眼儿里喜欢他们。

能够陪在他们身边,她也觉得很开心。

“太好了!”小女孩儿欢呼雀跃的开始自我介绍道,“我是司语晞,他是我弟弟司哲晞。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妈咪了!”

黑夜里,清冷的气息靠近,在她生命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1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