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她被亲生母亲设计,失身于陌生男人。

五年前,她被亲生母亲设计,失身于陌生男人。

第1章 阴差阳错

好热……

黑暗中,桑云岚脸色红扑扑的,浑身酸软,一只手抓着领口,拼命的往前走着。

突然,旁边的房门被人打开,桑云岚被粗暴的拉扯了进去。

‘啪嗒’一声,门被关上了。

“啊——放开我!”

男人的粗喘声在她耳边响起,她浑身颤抖着,想要挣扎,却挣脱不开。

……

另一边,桑荣萍拨打着电话,“快去把她给我找回来,她中药了,肯定是跑不远的!找到她立马把她送到周总的房间里去!”

……

酒店的房间里,一个穿着高级定制西装的男人狠狠的踹了一旁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你这个废物!连个人都看不好!居然让姜司朗给跑掉了!”

被踹的人忙爬起来说道,“姜司朗他中药了,肯定跑不远的,我现在马上就去找……”

“还不快滚!”

见着黑色西装男走了之后,那男人脸色阴鸷。

他设计了这么久才有了点成功的苗头,可不能功亏一篑!

……

五年后。

姜氏集团。

“桑秘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里,传来总裁姜司朗的声音,慵懒磁性,还有丝丝淡漠。

“好的,姜总。”

桑云岚放下话筒,站起身,往总裁办公室走去,步伐坚定,没有丝毫理会身后的窃窃私语。

“怎么又是她?”

“姜总为什么总喜欢叫她呢?打扮那么老气。”

“谁知道呢,也许因为她那方面厉害?!”

“哎?哪方面?”

“哈哈哈,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别问那么多。”

问话的小姑娘脸色立马红了。

“哈哈哈!”

几个秘书不约而同地捂着嘴偷笑起来。

总裁办公室,桑云岚站办公桌前,双手交叠在小腹前,安静地等着进了休息室的姜司朗。

没过多久,休息室的门从里面被拉开,出现了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

姜司朗,B市姜氏集团总裁,也是桑云岚隐婚了三年的丈夫。

平心而论,姜司朗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之骄子,含着金汤匙出生,年仅二十九岁就接替父亲做了总裁,长相也是万里无一的帅气。

他有四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因此五官十分立体,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深邃迷人,极易让人沉沦。

姜司朗在休息室换了一身衣服,不用他开口,桑云岚就立即走上前,替他整理起来。

不过几分钟,衬衣扣子,袖扣,领带在桑云岚的手下就变得规矩而服帖,一如她此刻的模样。

姜司朗突然起了兴致,他伸出手,轻佻地抬起桑云岚的下巴,“桑秘书,看到自己丈夫如此完美的身材,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姜总自然是人中之龙,不枉B市的万千女人对您如痴如狂。”桑云岚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退后一步,恭谨地答道。

姜司朗蓦地一把抓起她的手,“那你呢?”

桑云岚抬起头,笑容恬静似水,“我是最幸运的那一个,嫁给了您。”

姜司朗很满意这个回答,也察觉到掌心的小手十分冰凉。

他拿起手机,给后勤部长发了一条消息,“给公司每一位女员工订一杯红糖姜茶热饮,马上。”

收起手机,姜司朗拿起西服外套,“晚上我有应酬,今晚就不回去了。”

说完,他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公司,也不管桑云岚是否同意。

他只需要每个月固定给桑云岚一笔钱,桑云岚就替他在韩家人面前打掩护。

这就是两个人这段婚姻的实质。

桑云岚回到总裁办,刚坐下,汪秘书就走了过来。

“桑秘书,你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啊?”

桑云岚微微蹙眉,“什么?”

“整个秘书办,就数你被总裁叫去的次数最多,有什么秘诀,给我们分享一下呗。”

汪秘书声音有点大,其他人也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询问着。

桑云岚不胜其烦,却也耐着性子答道:“这只是工作,没有什么秘诀。”

“是吗?该不会是桑秘书藏私,想独占姜总吧。”

“也是,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姜总呢,桑秘书这么保守的人也不能例外的。”

“好了好了,兴许这个秘诀是不能宣之于口的呢,咱们就别为难桑秘书了。”

桑云岚拧眉道:“既然大家这么闲,那咱们就给姜总打个电话吧,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每次姜总都放着如花似玉的你们不找,偏偏找我这个老气保守的工作狂。”桑云岚似笑非笑地说完这句话,拿出了手机。

汪秘书见状,一把按住了她的手,连声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谁不知道桑秘书工作能力第一呢,是吧各位?!”

“就是就是,我们跟你开玩笑呢!”

“桑秘书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桑云岚也不想做得太绝,摇摇头,笑道:“没关系的。”

后勤部送来了红糖姜茶热饮,秘书们借机回了各自的工位。

姜司朗晚上不回家,桑云岚也不用回家了,五点一到,她就下了班。

在公司楼下拦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报了萃园小区的地址。

一路上,桑云岚禁不住想,如果五年前的自己,可以同样犀利地拒绝母亲的晚宴,然后转身离开酒店,也许,就不会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被人强了。

第2章 孩子

“小姐,到了。”

下了出租车,桑云岚进了小区。

到了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门被打开之后,伴随着一声惊喜的“妈妈!”一个糯米团子般的小男孩,飞扑到了桑云岚的怀里。

桑云岚一把接住了他,蹲下了身子,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子,笑道:“我的小羊怎么越长越可爱了?”

桑小羊仰起头,“因为妈妈生得好呀!”

本来是夸他的话,却被他又反着夸了回来,如此高的情商,可一点都不像只有四岁的样子。

不仅是情商,桑小羊的智商也很高。

一岁就会说话,两岁会背唐诗,三岁就开始对侏罗纪时代感兴趣,现在四岁了,更不得了,利用搜索引擎语音搜资料……

桑云岚知道,桑小羊如此天资聪颖,并不是遗传自她。

当年那场噩梦之后,她慌忙逃离,不料却因此怀孕,原本是要去医院打掉的,却被医生告知血型稀有,加上身体状态太差,做流产手术会有生命危险。

两条命和零条命,二选一。

桑云岚选了前者。

她不想死,死了,找不到那个恶魔般的男人了。

桑小羊看到妈妈又开始走神,两只小手插在腰上,嘟着嘴,佯装生气,“难道妈妈是专门回来发呆的吗?”

“啊?哦”桑云岚赶紧捧着桑小羊的脸蛋儿,大力亲了一口,“当然不是啦!妈妈今晚不走哦,今晚妈妈陪小羊睡,开不开心呀?”

桑小羊脸上也被亲得全是口水,他轻轻推着桑云岚,“开心,开心,只是妈妈,你别亲了行吗?我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

“噗嗤!”

桑云岚和厨房做饭的小王都同时被逗笑了。

下午六点,三个吃完了晚饭。

小王是负责照顾桑小羊的钟点工,所以收拾完家务之后,就回家去了。

难得的亲子时光,桑云岚坐在客厅地毯上,搂着桑小羊吃水果。

“妈妈,爸爸又出差了吗?”前一秒还在说变形金刚的桑小羊,突然一个急转弯,转移了话题。

桑云岚差点被嘴里的西瓜汁呛到。

在桑小羊刚去幼儿园的时候,他就曾问过桑云岚,关于爸爸的问题。

桑云岚不想他产生自卑情绪,于是拿着姜司朗的照片告诉他说,这个就是你的爸爸,但是爸爸一直在努力地工作,还会经常出差,所以不能来看他。

桑云岚偏着头,笑盈盈地问:“怎么啦?小羊想爸爸了?”

“唔,不是”桑小羊摇摇头,脸上有着淡淡愁容,“我们班的思思,她爸爸就不爱她妈妈了,她妈妈非常伤心,思思也非常伤心。我担心爸爸也会不爱你,那样你就会伤心,我不要你伤心。”

这一席话听得桑云岚鼻子一阵泛酸。

桑云岚抬起手腕,冲着桑小羊晃了晃上面的钻石手链,“喏,你看,这是爸爸给妈妈买的礼物,妈妈很喜欢,爸爸不会不爱妈妈的,你放心好了。”

桑小羊这才重新高兴了起来。

“嗡——”手包里传来一阵震动声,桑云岚的手机响了。

桑小羊从她怀里滑了出来,坐到茶几旁边继续组装新买的擎天柱。

桑云岚宠溺地捏了捏桑小羊的脸,走到阳台处接起了电话。

电话是姜司朗的妈妈,她名义上的婆婆,章初梅打来的。

“喂,妈。”

听到儿媳妇甜美的声音,章初梅心中一阵柔软,温柔地问道:“岚岚啊,吃饭了吗?”

“我吃过了,现在跟阿朗在看电视呢。”为了不让婆婆担心,桑云岚临时撒了个谎。

“你个傻孩子,还在替那个臭小子打掩护。”章初梅心疼道:“我下午去逛街的时候,看到他了!有个狐狸精挽着他买首饰呢!要不是顾及姜家的名声,我真想冲上去抽他们几巴掌!”

“妈,您没事儿吧?!”桑云岚担心地问,她生这么大气,血压会危险的。

“我没事儿,岚岚啊,这些年辛苦你了,想当初,老爷子催着你们结婚,我也有私心,就想着,也许结了婚,姜司朗这个臭小子能悬崖勒马,不会再胡天胡地,但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他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得救了!”

桑云岚从中听到了一丝弦外之音,心中咯噔一声,试探着问道:“妈……您的意思是……”

“你现在回老宅来,姜司朗一会儿也会来,今晚我和你奶奶给你做主,好好问问那个臭小子到底是要跟你好好过日子,还是继续在外面花天酒地!”

听章初梅的意思,两位姜家太太,似乎是要逼着姜司朗做选择,这就有点严重了。

桑云岚有自知之明,她的薪水也就刚够她和桑小羊保持温饱状态。

她不想让桑小羊吃苦。

挂掉电话,桑云岚走到桑小羊面前,抱歉道:“宝贝,妈妈现在有急事要出去一趟,可以吗?”

桑小羊瞥了她一眼,“我说不可以,妈妈就能不去吗?”

桑云岚:“呃……”

“妈妈去吧,我正好专心把这个变形金刚拼完。”

第3章 回老宅

九点过,瑞园豪庭,姜家大宅。

桑云岚进门,开始换鞋。

“岚岚回来啦。”旋转楼梯上,一个慈爱的声音唤她。

桑云岚抬起头,甜甜地应道:“嗯,是的奶奶!”

姜老太太已经七十多了,头发已经花白,但面色却很红润,看上去精神抖擞。

她走到客厅沙发区,伸手示意桑云岚坐到她身边来。

“奶奶都好久没见到你了,你看你,忙得人都瘦了,是不是阿朗给你安排了很多工作?”

“没有奶奶,阿朗很心疼我的,我保证,以后一定经常回来看您!”

老太太看到孙媳妇如此乖巧懂事,“岚岚,你是个好孩子,奶奶真的特别喜欢你,但奶奶也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心,牺牲你的幸福,说到底,还是阿朗这个臭小子不懂珍惜!”

“奶奶说谁不懂得珍惜啊?”大门口处,传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

姜司朗回来了。

章初梅不悦地瞪了儿子一眼,老太太更激动,扬起手里的拐杖就要往孙子身上招呼,“你个混小子,还知道回来呢?你是不是非要把我气死才甘心?”

当年老太太和老爷子急着撮合岚桑云岚和姜司朗结婚,就是为了早点抱重孙,可三年过去了,老爷子也已驾鹤西去,小两口却依旧毫无动静。

姜司朗握住了拐杖头,嬉皮笑脸地放回老太太手里,“奶奶您别生这么大气,对身体不好的。”

他紧挨着桑云岚坐下,一改独处时的高冷和淡漠,看她的眼神万分柔和,“老婆什么时候到家的?”

亲昵的语气让桑云岚身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桑云岚回望了姜司朗一眼,回应道:“刚到一会儿,合作谈得顺利吗?累不累?”

这句话一出口,姜司朗就炫耀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和奶奶,故意感叹道:“还是我老婆疼我,不像有的老年人,一回家就要揍我。”

两个人一唱一和,扮演着恩爱的戏份,想以此打消两位姜太太心中的顾虑。

姜老太太很受用,笑呵呵地看着他们俩,也不计较姜司朗刚才对她的含沙射影。

可章初梅却并不买账,下午姜司朗搂着其他女人逛街的场景,她可没忘记。

“姜司朗你少来这一套,你是什么德行,我清楚得很,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外面的狐狸精彻底断了,要么就和岚岚离婚!”

“哪有亲妈劝儿子离婚的?”

“那岚岚呢?她才二十二岁,你给不了她幸福,不能不让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吧?!”

桑云岚站起身,走到章初梅面前,满含感激地抱住她:“谢谢妈妈,我跟阿朗真的挺好的。”

章初梅只得轻叹一声,也不再说话。

姜司朗又喊道:“惠姨,厨房有吃的吗?我饿了。”

惠姨立即去了厨房弄宵夜,章初梅也跟了进去。

老太太对桑云岚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们今晚留下来住吧,正好蕊蕊明天回家,一家人好好在一起吃个饭。”

桑云岚心下有些为难,她跟小羊说好,今晚要陪他睡的。

姜司朗却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应了下来,“好。”

说着,他就搂着桑云岚的腰,往餐桌走去,“老婆你太瘦了,一起吃点宵夜再睡吧。”

做戏要做全,桑云岚只得点点头。

吃过宵夜,两个人手牵手上了二楼,往卧室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碰到章初梅从他们的房间走出来。

“岚岚啊,你的睡衣已经放在浴室了,另外还有一套新衣服,是给你明天穿的,要是尺码不合适,你告诉妈。”章初梅主动解释道。

桑云岚怔怔地点头,“呃……好的,谢谢妈。”

卧室门一关上,桑云岚就脱离了姜司朗的禁锢。

“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姜司朗见她出戏如此地快,脸上的笑意立刻褪了下去。

“我先去。”

姜司朗进了浴室之后,桑云岚来到走廊拐角处,打开手机里的监控,查看小羊在家的情况。

现在已经是十一点过了,看到桑小羊抱着公仔,蜷缩着睡着的样子,她的心阵阵泛酸。

第4章 不喜

“怎么喝这么多酒啊?惠姨,去煮一碗醒酒汤来。”章初梅的声音从楼下客厅传来,似乎是姜司朗的爸爸回来了。

“司朗回来了?”姜伟业带着醉意问道。

“嗯,跟岚岚一起回来的,已经回房间了。”

一听到桑云岚的名字,姜伟业的声音就变得不悦,“她回来干什么?气我吗?”

章初梅压着嗓子制止他:“老公,你声音小点儿!”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大声说话?三年了,连个一儿半女都没有!留着她有什么用!让姜司朗赶紧跟她离婚!”

姜伟业不喜欢自己,桑云岚是一早就知道的,尤其是现在她和姜司朗又没有孩子,姜伟业就更加讨厌她了。

桑云岚抿了抿嘴,悄然地转身回了房间。

一进门,就看到姜司朗裹着一条浴巾坐在沙发上,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滴滴水珠还挂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平添了几分性感。

桑云岚赶紧低下了头。

“去哪儿了?”姜司朗懒懒地问。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那,我先去洗澡了。”

还是一如既往地低垂着眼,温顺的语气,从不会反驳他。

三年了,姜司朗原本是习惯了桑云岚这个样子的,但今晚,他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章初梅的话还言犹在耳。

桑云岚不幸福吗?

姜司朗坐在沙发上,等待桑云岚从浴室出来。

而浴室内的桑云岚,正捧着章初梅给她准备的睡衣,欲哭无泪。

近乎透明,穿了跟没穿一样,那哪是什么睡衣,明明是一套情趣内衣。

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浴室门还紧紧关着。

姜司朗起身,走到门口,敲了几下,“还没好?”

“呃……好,好了。”

桑云岚的声音十分迟疑,姜司朗不由得眉头轻皱,“怎么了?”

“那个,你能不能,借我一件睡衣?妈准备的这件,不,不太合适。”

为了证明真的不合适,桑云岚还从门缝内伸出一只手,将那套‘睡衣’递给姜司朗看。

姜司朗:“……”

不过他现在关注的重点并不在衣服上。

伸出来的那一截手臂,白皙娇嫩,纤细的手指柔若无骨。

平日里,桑云岚都穿得很严实,姜司朗这才发现,原来她皮肤这么白,这么细。

脑子里这么想着,手不由自主就摸了上去。

“啊!”桑云岚发出一声尖叫,就跟触电了一样,立即抽回了手。

这声惊呼,满含着戒备和被侵犯的怒意。

姜司朗眼中怒意蔓延,外面那么多女人上赶着倒贴他,偏偏这个桑云岚,却如此不知好歹。

他一把推开浴室门,欺身上前,将桑云岚抵在墙上,圈在了臂弯里。

桑云岚没有料到姜司朗会来这一手,她下意识想呼救。

姜司朗冰冷的声音却从头顶传来,“你尽管尖叫,最好叫得爸妈和奶奶都听见,也让他们知道,我有多努力。”

桑云岚放弃了呼救,无奈地叹了口气,“姜总,我们不是说好,我不干涉你的自由,你也不会强迫我的吗?”

姜司朗的手指从桑云岚的耳边划过,顺着脖子,一路往下,“这本就是夫妻之间应该履行的义务,你该不会天真到以为我是个圣人吧?!”

他的语气虽是戏谑,但里面包含着的森森寒意,令桑云岚不寒而栗。

是了,她早该料到这一天的。

心里有了准备,桑云岚也不再挣扎,她垂下了双手,两只眼睛紧闭,安静地等待姜司朗的入侵。

姜司朗原本就是逗她一下,可她却露出如此视死如归的表情,好像他是什么野蛮土匪一般。

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姜司朗放开手,起身离开了浴室。

桑云岚如劫后余生一般,蹲了下去,紧紧抱着自己的小腿,大口喘着气。

第5章 妹妹的男朋友

是夜,一个人睡在沙发上,一个人睡在床上,一夜无梦。

桑云岚醒来的时候,姜司朗已经不在卧室,他有晨跑的习惯,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出去跑步了。

下楼的时候,章初梅看到她,咦了一声,“岚岚,怎么不穿我给你买的那套衣服啊?”

桑云岚这才想起来,连忙解释道:“我想等吃过早饭再换上,妈妈买的衣服,我要更加珍惜。”

一番话说得章初梅喜笑颜开,拉着桑云岚往客厅姜老太太身边走去。

姜老太太今天兴致很高,穿了一身墨绿色的旗袍,花白的头发更是抿得一丝不苟,十分精致优雅。

走近了,才发现老太太正喜滋滋地翻看着一本相册。

“奶奶,您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是岚岚啊,我在看蕊蕊的男朋友呢,你还没见过吧?!快来看看,小伙子长得特别精神,都快赶上咱们家阿朗了。”

姜司蕊是姜司朗的妹妹,跟桑云岚关系还不错。

桑云岚好奇地接过了相册,她也很想看看,到底是谁俘获了高傲小公主的心。

下一秒,她却石化在了原地。

照片上,姜司蕊紧紧挽着的那个人,五官明朗,微抿着嘴唇,没了阳光灿烂的笑容,表情变得克制内敛。

是萧恒希,她五年前的恋人。

老太太见桑云岚都看得呆了,不禁也跟着骄傲起来,“怎么样,咱们蕊蕊挑男朋友的眼光不错吧。”

一旁的章初梅小声提醒道:“妈,蕊蕊说关系还没正式确定,这八字都还没一撇,您别……”

老太太却混不在意这些细节,挥了挥手打断道:“哎,等中午见到了人,那一撇不就画上了嘛,迟早的事罢了。”

等下,中午,萧恒希要过来……

桑云岚心中大惊,五年前他不告而别,再见面,两个人就变成了妹夫和嫂子。

这个桥段是不是有点太狗血了?

老太太合上了相册,拉过桑云岚的手,语重心长道:“岚岚啊,现在蕊蕊也有着落了,你和阿朗,到底什么时候才给我生个重孙抱抱啊?”

桑云岚不敢看老人殷切的眼神,心虚地低下了头。

老太太只当是她害羞,又拍了拍她手背安抚道:“不过呢,奶奶也没有着急逼你现在就怀上,明年,明年让阿朗当上爸爸,好吗?”

桑云岚:“……”

强烈的负罪感,加上即将见到萧恒希的惊慌,两种情绪交杂压迫着桑云岚,让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奶奶,你拉着岚岚,又在说我坏话吗?”熟悉而磁性的嗓音从玄关处传来。

回过头,就瞥见一身运动装束的姜司朗。

贴身的体恤勾出他完美的身材,运动短裤下,修长的双腿,有着优美肌肉线条的小腿,看起来强劲有力。

不得不承认,好看的男人,怎么穿都是好看的。

姜司朗成功化解了桑云岚的尴尬,随后,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早餐。

饭毕,家里的人就开始收拾张罗,桑云岚也以换衣服为借口,回了卧室。

她躲进卫生间,掏出手机给桑小羊拨了过去。

“妈妈早。”桑小羊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桑云岚心中一暖,“宝贝早,昨晚几点睡的啊?”

“不记得了,昨晚我一直在等妈妈回家,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奶萌的声音简单地陈述着事实,却让桑云岚倍感抱歉。

“小羊对不起,是妈妈不好,昨天晚上应该提前给你打电话的。”

桑小羊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唉,你可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妈妈,那我就原谅你一次吧。”

桑云岚满脸黑线,“谢……谢谢宝贝。”

第6章 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变

挂掉电话,桑云岚走到衣柜前,开始换衣服。

章初梅给她买的是一条白色的无袖V领蕾丝裙,裙子下摆刚到膝盖处。

十分钟后,桑云岚下了楼。

姜司朗也已经换上了一件深灰色衬衣和黑色西裤,正翘着二郎腿,优雅地坐在沙发上看平板电脑。

第一个看到桑云岚的是章初梅,她眼睛一亮,走到姜司朗身边,碰了碰他的胳膊,示意他抬头看看自己的老婆。

抬眼的一霎那,姜司朗的瞳孔骤然放大了些。

两个人是隐婚,算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桑云岚穿得如此性感。

V领露出了她漂亮的锁骨,修身的裙摆将两条修长的腿展露无遗,纤细的手臂自然垂下。

美得像一朵清晨的百合。

姜司朗起身走上前,站在桑云岚面前。

距离极近,淡淡的呼吸扑在桑云岚的脸上,激起一片战栗。

他将眼底的惊艳悉数收敛好,伸出手,将桑云岚耳边的一缕碎发勾到耳后。

温热的手指划过微凉的皮肤,桑云岚的脸瞬间变得绯红。

做了三年夫妻,却不知道她这么敏感害羞,一时间,姜司朗竟舍不得放下手。

“小姐回来了!”

佣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章初梅连忙搀扶着老太太往外走。

桑云岚立即退后一步,眼神示意着姜司朗。

黑色商务车在大门前停了下来,桑云岚不禁握了握拳头。

姜司朗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收了收手臂,权作安抚。

车门被打开,穿着白底红碎花连衣裙的姜司蕊,像一只蝴蝶一般跑了过来。

“奶奶,妈妈,我回来了!”

一阵香风伴随着甜甜的呼唤,扑到了众人面前。

桑云岚看向姜司蕊的身后,紧跟着下车的,是姜司朗的父亲姜伟业。

并没有看到萧恒希的影子。

桑云岚暗暗松了一口气。

“呀,哥哥和嫂子也在啊,你们也是来迎接我的吗?”姜司蕊站起身,看到后面的姜司朗和桑云岚,不由得又惊又喜。

说着她就亲昵地抱住了桑云岚,“嫂子,都两年没见了,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变啊?”

“可是你变了呀,变得更漂亮啦!”桑云岚柔声夸奖道。

这句话并非是奉承,跟两年前相比,姜司蕊褪去了一些少女的稚气,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婉转风情,再加上良好的家庭背景,难怪能赢得萧恒希的心了。

老太太看见姜伟业之后,并没有人跟着下来,转过头问道:“蕊蕊,你男朋友呢?不是说要跟你一起回来吃饭吗?”

“恒希说他家里有急事,所以先赶回去了。”

老太太面色微沉,“什么急事,比你还重要?”

“我没问,他一下飞机就赶回去了,兴许是特别重要的事吧。”

姜司蕊解释完,看到老太太还是隐含着怒意,赶紧蹲下了身子,赔着小心,“奶奶别生气呀,我们现在又不走了,还不是随时想见就见,您说对吧?”

姜司蕊如此维护萧恒希,姜老太太也不想为难亲孙女,只得作罢。

桑云岚极力克制着内心的波涛汹涌。

姜司蕊叫他恒希,叫得很自然顺口,想必是已经叫了很久了。

此时此刻,她特别想离开这里。

似乎是感应到了桑云岚极度不适的气息,姜司朗救命般的声音,再度在头顶响起,“既然蕊蕊已经回来了,我和岚岚下午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姜司蕊却十分不满,“哥你什么意思啊?我才刚回来,还想跟嫂子好好聊聊天呢,你有什么不得了的事,要这么急着走?”

姜司朗薄唇轻启:“生育大计。”

姜司蕊:“……”

桑云岚:“……”

老太太和章初梅对视一眼,心下一阵开心,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第7章 你们说我老婆什么?

车子驶出了姜家大宅,姜司朗一直将车速控制在了五十码以内,开得十分慢。

桑云岚一直没说话,姜司朗也没主动开口。

沉默良久,桑云岚低声向他道了谢,“刚才,谢谢你了。”

“嗯?”

“你特意撒了个谎,是为了带我离开,我知道。”

姜司朗脑海中一直萦绕着她娇羞脸红的样子,不由得又想逗逗她,“你怎么就知道,我说的不是真的呢?”

“不行!”

兴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生硬,桑云岚立即改了口,“姜总,我们已经出来了,您就别开玩笑了。”

呲——!一个急刹车,姜司朗将车停在了路边。

他突然探过身,“桑云岚,你干嘛这么怕我?”

靠的太近,桑云岚整个人都被姜司朗的气息笼罩住了,淡淡的古龙水和温热的鼻息,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抬起头,露出示弱的浅笑,“姜总突然这么关注我,是我工作上没做好吗?我以后一定会多加注意。”

姜司朗心中一阵烦躁,难道她把这场婚姻也当成了工作?

他一把捏住了桑云岚的下巴,狠了语气,“还是说,你觉得我配不上你?”

桑云岚立即摇了摇头,“不,是我配不上你。”

姜司朗离得很近,桑云岚眼中的坦诚和真挚一览无余。

她没有撒谎。

姜司朗抿了一丝笑意,重新发动了引擎,“你去哪儿?”

桑云岚松了一口气,“把我放到前面商场门口就行了。”

“去商场做什么?”

桑云岚没有料到姜司朗会追问,那是她急着回家看桑小羊,随口说的地址。

“呃”桑云岚顿了一下,“我去买几套内衣。”

内衣这种私密的东西,姜司朗总不至于要跟着去吧。

“我正好没事,陪你去吧。”

“……不太好吧?!”

“老公陪老婆买内衣,不是很正常吗?”

桑云岚不禁扶额,自己果然是低估了这个男人。

到了停车场,姜司朗率先下了车,桑云岚磨磨蹭蹭地走在后面。

即使只是一个背影,姜司朗也是极好看的,身材修长的他,将灰色衬衣和黑色西裤穿得十分得体,堪比时装模特。

桑云岚苦笑了一下,这么优秀耀眼的人,是不该属于她的。

姜司朗带着她直接上了五楼,全是奢侈品牌店的楼层。

刚出电梯,他的电话却响了起来,听语气,似乎是工作汇报。

桑云岚无意偷听,先进了一家店。

店里一共有四个店员,大概是因为消费门槛的原因,店里并没有什么顾客。

看到她进门,店员们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走出柜台。

桑云岚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除了那条姜司朗妈妈买的蕾丝裙,没有任何名贵的首饰,脸上也是素净一片。

难怪会被轻视。

桑云岚也不在意,她原本就不是来买内衣的,随便看一圈,就准备找借口回去了。

不愧是奢侈品牌,不仅设计漂亮,价格也是高不可攀。

她一排排地看着,看得喜欢了,就忍不住伸手,想摸一下。

“小姐,您要试这件吗?”生硬的语气,在身后响起。

桑云岚不用回头,就知道这句话里的含义,不是‘您要试的话我帮您取下来’,而是‘不买就别摸’。

桑云岚觉得这个店员挺没意思的。

她正好闲着没事,抬手指了指其中一个款式,“嗯,要试。”

可店员并没有动,桑云岚又转头看向柜台,用眼神示意她们。

可那几个人都假装忙碌的样子,没有人理会她。

有一个胆子大一点的,还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

桑云岚抿了抿嘴,忍住了怒气,“你们就是这么对待顾客的?”

“顾客?就你?”身旁的店员嗤笑了一声,“这位小姐,你进来看看也就算了,我们就只当是乡巴佬来长长见识,但你却得寸进尺,居然还想试试,我想请问你,你手上什么都没拿,是打算用什么付账呢,身上这件高仿的蕾丝裙吗?”

语气尖酸刻薄,刺激得桑云岚脑仁直疼,却一时无从反驳。

她下车下得急,手机和钱包都没拿。

“你们说我老婆什么?”低沉不失威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第8章 给她道歉

桑云岚扭过头,就看到姜司朗阴鸷的眼神,紧紧盯着那几个店员。

店员们瞬间大惊失色,她们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人。

韩太集团总裁,姜司朗,财经新闻,八卦杂志,统统都大篇幅报道过他。

姜司朗黑着脸,一言不发,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店员们自知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立即九十度鞠躬,不断地求饶,“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您的太太,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

“是给她道歉,不是给我。”姜司朗冷哼道。

店员们又转头向桑云岚,态度十分卑微,恨不得跪下磕头。

姜司朗走到了桑云岚面前,揽过她的肩膀,柔声问道:“怎么样,原谅她们吗?”

“不原谅。”桑云岚冷冷地回答。

她看向姜司朗,“我想让她们彻底离开这家店!”

在店员们惊恐而后悔的眼神中,姜司朗给助手打了个电话,一番吩咐之后,带着桑云岚走出了这家店。

姜司朗帮桑云岚出了气,她也就没有拒绝他再逛逛的提议。

当着姜司朗的面,她实在不好意思挑内衣,于是改成了去买夏天的裙子。

到裙子店时,姜司朗是揽着桑云岚的肩膀进去的,她因此受到了热情接待。

姜司朗亲自出马,挑了一整排的裙子让她试。

倒不是姜司朗故意折腾,他一直记得桑云岚穿蕾丝裙的样子,他突然很想看看,桑云岚到底能驾驭多少种风格。

他坐在店内的真皮沙发上,悠然地等着。

“姜少!”一道惊喜的女声。

姜司朗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妖冶女子,满脸迷茫。

他不记得自己认识她。

萧露有些尴尬,“我是萧氏企业的设计总监萧露啊,上一次在慈善晚会上,我们见过的,我还给了你一张名片。”

姜司朗记不得什么名片了,但听到是萧氏企业,心中的不悦就已经降下去了几分。

更衣室里,桑云岚正要拉开门帘走出去,却瞥见了站在姜司朗身边的萧露,又立即退了回去。

鲜红的嘴唇丰满性感,栗子色的大波浪卷发配上超S型的身材,火辣又妖娆。

跟五年前一样,萧露还是那么地招摇放肆,美得毫不顾忌。

萧露也不会想到桑云岚就在这里,此刻,她正挖空心思,吸引姜司朗的注意。

她娇滴滴地说道:“姜少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萧氏企业还跟姜氏集团合作过好几次呢。”

姜司朗盯着手里的杂志,淡淡道:“哦?是吗?”

“对啊,多亏了姜氏集团,萧氏才赚了不少钱,就是因为这个,萧氏企业才办的慈善晚会呀。”

姜司朗见她的话题越来越无聊,主动开口问道:“萧小姐一个人来逛街?”

萧露以为这是姜司朗要邀请她同行,一阵欣喜之后,娇羞地答道:“是啊,我一个人来的,姜少你呢?”

姜司朗抬起下巴,冲着更衣室方向点了点。

萧露脸色变了变。

“萧小姐请自便吧。”姜司朗又补充了一句。

他脸上的笑容虽礼貌,却也是十分疏离。

萧露不是没有眼色的人,这话明显就是告诉她,她可以走了。

走出这家店,萧露隐蔽在一旁,从橱窗中往里窥探。

她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狐狸精,可以勾得姜司朗当面拒绝她。

一直以来,萧露都仗着自己的美貌,眼光十分挑剔,直到在那一场晚宴上遇见了姜司朗。

姜氏集团总裁的身份,加上丰神俊美的姿态,以及幽默风趣的谈吐,瞬间俘获了萧露的心。

她当时就暗自发誓,一定要拿下姜司朗!

等了片刻,一个穿着湖蓝色曳地长裙的女人,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

竟然是她!

萧露气得银牙都要咬碎了。

果然跟她妈妈一样,也是个贱人!

五年前,她被亲生母亲设计,失身于陌生男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