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夺得美人归,他在她面前打滚卖萌装无辜,斗智斗勇斗情敌,无所不用其极……

为了夺得美人归,他在她面前打滚卖萌装无辜,斗智斗勇斗情敌,无所不用其极……


第1章 浑身是血的男人

窗外还是一片鱼肚白的时候,陌予予便被一阵闹铃吵醒,她伸手按掉了闹铃,发出一声低嚎,便揉着朦胧的睡眼从床上滚了下来。

她一边刷着牙,一边快速地浏览着父母发过来的信息。

“小予,今天我和你妈要过去看你,你记得早点回家,我和你妈在家里等你。”

今天是陌予予的生日,以往父母都是在家里帮她庆生,但是今天她刚上了大学,学校离家里有点远,于是陌予予父母便决定亲自过来,不让女儿两头跑。

学校有门禁,为了方便晚上的打工,陌予予便在外面租了一间50平米的居室,条件还算便利,下楼走几条街便到了超市,因为附近出过事故,所以租金也算便宜,算下来,也只是比学校住宿费贵了一点点,不过能方便晚上的打工,陌予予便也觉得没什么了。

洗漱完毕,迅速换好衣服,陌予予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

差不多165厘米的身高,一身浅粉色及膝连衣裙,加上一双白色的平底鞋,头发向后微微挽起,未施粉黛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瑕疵,“服装得体,很好!”她满意的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陌予予,今天也要加油!”

陌予予锁上门,转身下楼,却在楼梯转角处顿住身子,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

她惊恐地看着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他不会死了吧?她突然想起这里以前出过事故的传闻,心里一惊,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喂,你还活着吗?”她颤抖着挪动脚步,好像没动静,不会真死了吧?!

陌予予有些急了,加快脚步,蹲下去,伸出手戳了戳男人的后背,“喂,你还活着吗?活着就吱一声。”

男人还是没反应,怎么办?怎么办?

啊!对了,要先探鼻息!重要时刻脑子怎么抽了,这么重要的常识也可以忘!

陌予予急忙将男人翻转过来,伸出手指探了探男人的鼻息。

有呼吸!陌予予眼睛一亮,迸发出惊喜的光芒。虽然很微弱,但是她能感觉到,男人温热的鼻息就吐在她的手指上。

她刚想收回手拿手机叫救护车,却倏然被一双冰冷的大手钳制住,陌予予一惊,看向大手的主人,对上男人的眸子。

这是一双妖艳到了极致的眸子,瞳孔却黑得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般,此时虽然受了重伤,却还是散发着极为警惕的光芒,牢牢地锁在她身上。

“你是谁?!”低沉,冰冷的声线,铿锵有力,咄咄逼人,一点都不像是生命垂危的人。

“你受伤了。要赶快去医院。”陌予予想抽回手,却发现他把自己的手锢得很紧,动弹不得。

“滚!”男人冰冷地说道,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那你倒是把手放开啊……陌予予无语地瞪了他一下,看在他重伤的份上,她才没有发火,好心好意地劝道,“你的血还在流呢,要是再不止血,会死的。还是我送你去医院吧。还有,你可不可以把我的手放开?”

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即放开她的手,眼睛微眯,扶着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陌予予揉了揉发红的手腕,这男人力气也太大了吧,手好痛啊。诶诶,这男人不会真的要这样走吧?真的会死人的。

算了,陌予予,不要管了,你今天不是要和学长告白吗?不能误了正事!对,对,不可以多管闲事,嗯,不可以……

陌予予用力地握了握拳,随即松开,猛地转身决心走下楼,“不要回头,说不定那人惹上了什么不得了的势力,不要多管闲事,就算他长得帅,也不可以例外……”

她咬牙切齿地哀嚎一声,转身跑了上去,看见男人又跌坐在了地上。

男人听见声响,迅速转头,如豹般的目光猎住正朝着他冲过来的人儿。

虽然快到了极限,但是他还是保留着自保的能力,作为一名杀戮气息浓重的黑道老大,他现在本应该钳住女孩的脖子,永绝后患才对。

可是当他触及她脸上那双清澈的眸子时,却莫名地不想动了,只想赖在那里,等着她靠近。

第2章 捡了一个男人回家

陌予予三步两步跳上楼梯,在男人面前站定,“你不要这样瞪着我,我,我不是要害你。”男人定定地凝视着她,一双狭长的眸子清清冷冷的,盯得她脊背发凉。不过是一个受了重伤,手无寸铁的男人,陌予予,你怕什么!

“我现在扶你去止血,你不要动哦。”她像叮嘱小孩子一般对他说道,盘手将他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男人这次反常的很听话,当她的身子触及他时,一股淡淡的清香顿时萦绕在他鼻间,渗进他的心间,柔软的身体令他脑中紧绷着的那根弦中终于放松下来。

“不要去医院。”说完这句话,他终于失去意识,整个人重重地压在了她身上。

“啊!”瞬间的重量倾倒令陌予予一个重心不稳,和男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不要去医院?那要去哪里?她家?可是这么重的伤……

陌予予趴在男人胸前,纠结了几秒,知道男人的伤势不允许自己不能再犹豫下去。

家里就家里吧!陌予予,反正你早就倒霉习惯了,再倒霉一次也不会少块肉!

她一咬牙,毅然决然地把男人连拖带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搬到了家里,幸好只有半层楼梯,要是再远一点,没等自己把他拖上来,她就先累到身亡了。

她搬出急救箱,脱下男人的上衣,眸子在触及到胸口那道惊心动魄的口子时瞬间闭上了眼,同时发出一声低呼,心里惊得砰砰直跳。

天哪!她到底捡了什么人回家?难道他是电视上演的那种黑社会?可是,这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一点都不像是黑社会啊!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先救人再说!

陌予予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迅速拿出消毒水,药水和绷带,帮男人清洗了一下伤口,上了药水,然后缠上绷带。

做完这一切后,她终于有时间来好好观察他了。

陌予予搬了张小凳子,坐在床边,仔细端量着他的容颜。

这个男人,五官还真不是一般的精致,就像是雕刻师一刀一刀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精美得让人惊叹。

狭长的眸子紧闭,只露出浓密微翘的睫毛,挺直的鼻梁把他原本立体感就强的五官衬托得更加高雅,清晰的下巴轮廓把两片薄薄的红唇渲显得无比性-感。

漆黑的短发衬得皮肤更加白净,还有那健壮得没有一丝多余赘肉的身材,家里没有男人的衣服,也只好委屈他裸着上身咯……他就像是上帝的宠儿,专门生来嘲笑21世纪颜值榜。

“明明是个男人,皮肤竟然这么好,拉仇恨……”陌予予撇了撇嘴,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白皙的脸。

目光落在他紧蹙的眉间,她微挑眉梢,伸出手将男人紧蹙着的眉头抚平。

这样子,更加顺眼了……她满意地勾勾唇,嘿嘿笑着。

陌予予揉了揉眼,刚才的动静消耗了她不少体力,加上她今天本来就没有睡够,这男人的睡颜又太过养眼,此时,陌予予忍不住昏昏欲睡起来……

第3章 学长被加入黑名单了?

陌予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

她眨了眨眼,坐起身来,她刚才不是在凳子上吗?怎么会跑到床上来了?诶,那个男人呢?

陌予予望望周围,“他不是应该在床上睡觉吗?怎么不见了?”

50平米的小租房一目了然,根本藏不了什么人,而陌予予还是再三搜寻了几遍,这才确认那个男人是真的离开了。

不知道那个男人会不会有事?自己只是简单止了下血,包扎了一下,根本就不能跟那些专业医生比啊?他应该会去医院治疗吧……算了,陌予予,别管那么多了,又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陌予予叹了口气,却在无意间瞄到客厅上的时钟时,惊呼起来,“天哪,学长!”

她翻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却发现学长的号码被拉进了黑名单!就在陌予予一头雾水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了过来,刚接起电话,一个着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小予,你没事吧?!”

“学长?”她记得学长不是这个手机号码啊,陌予予疑惑地眨眨眼,问道。

“是我。小予,你现在在哪?”

“我在家。学长,对不起,我……我忘记时间了,你……对不起!”陌予予想了想,还是不把早上那件事说出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男人松了口气的声音,温柔的声线依旧听得陌予予一阵暖心,“没事就好。我早上打了几个电话,你都没接,最后打不通了。我还以为你是在躲着我,于是就借了别人的手机。小予,你是不是讨厌学长?”

“不,不是。我怎么可能讨厌学长?!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小予,你还过来吗?”

陌予予看了看身上的血渍,估计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很狼狈,这样子怎么能去告白啊?想想还是算了吧。

“学长,对不起,今天我还有事。你明天还……”陌予予拿着手机,转过身,靠在墙壁上,她微微抬眸,张着的嘴巴却瞬间僵住,眼睛倏然睁大,呆呆地看着倚在门边的人,一动不动。

“小予,小予…….”

陌予予回过神来,急忙对手机说了声,“学长,我还有事,明天再说,就先这样,拜拜。”便挂上了电话。

祁安看着突然被挂断的电话,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小予这是怎么了?

“谢谢。”他把手机递给旁边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女人,温和地微笑道,彬彬有礼中却略带着一丝生人勿近的冷漠。

祁安微微抬眸,透过车窗看着破旧的居民楼,好一会,他才敛下眸子,侧头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微微勾唇,眼里却闪着淡漠,“看够了吗?”

“怎么,不上去?”女人勾唇讽刺,鲜艳的红唇显得极为妖艳,“要不要,我去帮你说?我的未婚夫大人。”

男人倏然沉下脸,眼里的淡漠瞬间转化为狠戾,白皙的大手如鹰鹫般迅速猎住女人的脖子,冰冷的话语如冰雹般一字一字打在女人的脸上,“尹灵儿,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小心引火上身。”

“是吗?还真是期待呢!”女人不怒反笑,红艳的嘴唇在昏暗的车间里绽放出极为诡异的光芒。

第4章 何等挖槽

“你你你……”陌予予惊讶的看着倚在门边的人,支支吾吾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御戮延倚在门边,斜倪着她,打电话打得那么入神,连他进来了都不知道,“就这扇破门,能拦得住我?”他轻笑一声,宛若天使般动听华丽的声音传入陌予予的耳中,同时在这狭小空荡的客厅里来回低吟。

他这时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简单却不粗糙的白衬衣与他白净的皮肤相融在一起,黑色的休闲长裤给男人增添了几分慵懒的感觉,但是慵懒中又给人一种极为犀利的疏离感。

陌予予被男人盯得发毛,微微转移视线,看向一旁已泛黄的墙壁,问道,“你有去医院吗?”

御戮延牵动嘴角,薄唇浅笑,只见他缓缓走到她面前站定,低眸定定地凝视着她清澈的眸子,轻喃道,“你很关心我?”

陌予予倏然抬眸,却对上他充满了期待的眼神,就像一个要糖吃的小孩一般。

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仿佛受了他的蛊惑一般,呆呆地看着男人精致的脸庞。

看见女孩点头,男人眼里瞬间流光溢彩,嘴角地笑容渐渐扩大,魅惑中又给人一种极为纯真的感觉。

他倏地抓起她的手,问道,“那,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陌予予被男人突如其来的问题震得发愣,脑子一片空白……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啦!”男人自顾自说道,开心地牵起她的手,走进房间,将她按坐在床上,轻声说道,“你先坐着,我叫人开车过来。我们回家。”

什么?她好像听到了回家?为什么要回家?刚才,他好像说什么在一起?等一下!什么?

“在一起?!”陌予予惊呼出声,抬头瞪着正一脸幸福模样打着电话的男人。

听见她的声音,御戮延转过头,挂上电话笑看着她,“对啊。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你现在是我的人。”那笑容要多纯真有多纯真,看得陌予予一愣一愣的。

“可我没答应啊。”陌予予欲哭无泪,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早上还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峻模样,现在就不顾她的意愿擅自决定她的感情关系。她又不是洋娃娃,没有自己的思想,只能接受别人的安排。

男人的眸子瞬间黯淡下来,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充满了委屈与受伤,“你也不要我了吗?”

浅浅的声音里,透着悠长的悲伤与浓浓的孤寂感,飘荡在房间里,震得陌予予心灵发颤。

“我……我,你没有亲人吗?他们会要你的。”陌予予眸光闪烁,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看到他悲伤的眸子,她心里总有种浓浓的愧疚感,总觉得自己欺负了他似的。

“我是孤儿。”男人低眸,敛去眸中闪过的一抹精芒。

“那你的朋友呢?”陌予予愣了一下问道。

“朋友?”男人貌似疑惑地蹙了一下眉头,他的人生里只有三种人,敌人,下属,陌生人。他不知道何为朋友,也不需要朋友这种概念。

“我没有朋友,也,不需要。”

第5章 装可怜

陌予予看着男人眼中的淡漠,眉头微微一皱,心里泛起一丝丝异样。

这个男人究竟经历过什么事情,长得这么帅,理应有很多人喜欢才对,竟然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手托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骤然,她眼睛一亮,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其实脾气超臭吧!”

他脸色一僵,眉宇间一丝不悦飞闪而逝,眸底黯淡无光,他挪了挪身子,撇开她的手,独自一人黯然神伤。

陌予予唇边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意识到自己冲动之下将事实说了出来,让他不高兴了。

“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嗯……算了,既然你没有亲人,那我就做你亲人吧。”

男人愣了愣,惊讶地看向她,旋即眸中迸发出惊喜。

其实话一出口,陌予予就后悔了。

却没想到他把手机一扔,倏地抓住她的肩膀,漆黑的眸子睁得大大的,充满了希冀,“那你会不要我吗?”

陌予予一愣,这下怎么办?反悔?可是,看他这副只要自己点个头,他就会马上哭出来的表情,她要怎么说出口啊?要是他一气之下,把自己毙了怎么办?

见她愣着,他又问了一遍,“你会丢下我一个人吗?”从七岁那年起,他就没有再这么紧张过,她清澈的眸子让他迷恋,她柔软的身躯和淡淡的体香让他舍不得放开。他想把她占为己有,即使不择手段。

“不,不会。”陌予予支支吾吾地答道,只是做亲人,有个这么帅气的亲人好像也不错。

他蓦地将她紧抱住,光滑粉嫩的脸颊不断地蹭着她的脖颈,轻声喃着,“太好了,太好了……”

陌予予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得浑身一僵,下意识地用力推开他,耳边却传来一声闷哼,她心中一个咯噔,看见他倏然变得极为痛苦的脸。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你胸口有伤了,对不起……”陌予予真想拿块豆腐把自己拍死,早上自己处理的伤口,竟然还忘了,脑子今天老是发抽!

她忽然有些内疚,目光猛地落在他白衬衣上若隐若现的血迹,心中一个咯噔,当即二话不说去解他的衣服。

他抓住她的手,‘虚弱’一笑,“我没事。”

“什么没事?!”她扒开他的爪子,将他的白衬衣解开,眼眸一眯,“你没去医院?”这分明还是她早上弄的绷带,她缠绷带的手法跟别人不同,可以轻易分辨出来。

“我真的没事。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的。”他瞅见她暗含着心疼的眸子,唇角抿了抿,掩藏住眸底的笑意,当即不以为然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示他真的没事。

陌予予眉梢一挑,那么深那么长的口子,没事才怪!

“既然你自己都觉得无所谓,那我也没有理由逼你去医院!我不管了,你自生自灭去吧!”

陌予予所尊崇的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的人,没有资格得到别人的关心!

第6章 撒娇卖萌

窄小的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气氛陷入一片尴尬之中。

男人委屈的声音忽然突兀地响起,“我不想别人碰你亲手为我缠的绷带……”

陌予予身子一震,有些后悔刚刚说出那么重的话来。可是,可是,“那也不能就这样放着伤不管啊。”

御戮延的恢复力惊人,加上从小混黑,这样的伤对他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当他看到她眼中的担心和生气时,突然就想要依赖她,“那,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他睁着黑溜溜的眼睛,不住地盯着她,语气里有着明显的讨好意味。

陌予予看着他无辜的脸庞,竟然觉得有些萌动,心里一软,便带着他去了医院。

一路上,御戮延又是装可爱又是装虚弱,看得冒充着出租车司机的陆阳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老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下限了?!而且, 还是对着一个女人?!难道,传闻都是假的,老大其实不是gay?!天哪,他要赶快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这得高兴死多少美女啊!不过,肯定伤心死一大批美男……

御戮延随意往后视镜一瞥,正在无限YY的陆阳顿时收回目光,连带自己的思绪。不过,老大为什么要去医院啊?家里明明有私人医生……

心里这么想着,陆阳可不敢问出口,老大的决定从来都不允许别人有任何异议。枪打出头鸟,刚才那一瞥已经让他脊背发凉,心中颤栗,还是乖乖地开车去医院吧。他还想长命百岁呢。

车子在一家大医院外面停了下来,陆阳急忙下车,迅速打开后座的车门,恭敬地说道,“老……顾客,您好,医院到了。请慢走。”呼……好险,差点小命不保。陆阳吞了吞口水,小心肝砰砰直跳。

“怎么样?还走得动吗?”陌予予扶着他下车,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担心的问道。

“头晕晕的,胸口也好痛。”御戮延将半个身子挂在她身上,时不时用侧脸蹭蹭她粉嫩的脸颊,眼里闪过一丝满足。

陌予予将自己的身子往里挪了挪,一只手扶着他精壮的腰身,问道,“这样好点了吗?”

“嗯嗯。”他的小予身体好软好香好舒服,御戮延忍不住扬起嘴角,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那我们走吧。”陌予予被男人的重量压得抬不起头来,根本就看不见他现在的表情。

陆阳看得目瞪口呆,这画风不对啊!老大什么时候这样子笑过了?他从来不是面无表情,就是嘴角带着浅笑,眼里闪着狠戾,什么时候笑得这么……呆萌?!

不对不对,他竟然用“萌”来形容老大,疯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糟了,是不是最近夜生活太过丰富,脑细胞都被精细胞给吞噬了,神经错乱了……陆阳,你真的是神经错乱了,竟然骂自己神经错乱……

陆阳一锤车窗,感叹道,“老大的心思是凡人可以揣摩的吗?叫你不知死活,现在神经错乱了吧。”

第7章 要满足病人的一切要求

“医生,他的伤怎么样了?”陌予予站在病房门外,问道。

“病人的伤口包扎处理得很好,所以伤口没有发炎,并不算太严重。但是,由于伤口在胸口上,随时可能发生病变,所以最好有人陪着,以防病人突然发生意外。伤口结痂前都要注意不能碰水,不能让病人情绪有大的变化,病人有什么要求最好答应,不要拒绝,防止他心情低落,影响伤口的痊愈。”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陌予予向医生道谢后便走进了病房。

“呼~完成任务!”徐严松了口气,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脱下身上的白大褂。老大突然抽什么风?早上自己要替他处理伤口,那眼神,就像自己要抢了他的宝贝一般,死都不肯脱下衣服。

现在倒好,专门叫他过来医院,虽然那眼神还是盯得自己浑身发毛,但是,丫的不是你叫我处理的吗?!而且,还要他骗一个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小女孩!什么?随时都可能发生病变?不能有大的情绪变化?什么要求都要答应?

说得他心发虚,这只要是个人都会发现不对劲吧……可,偏偏,那个女孩竟然相信了。弄得他心生愧疚,竟然欺骗这么单纯的小女孩……

徐严往窗口瞄了瞄,表情瞬间呆住,嘴巴张得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那个正埋首在女孩怀里撒娇的人是谁?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他们家老大……

徐严一边碎碎念,一边走出医院……

陆阳正好转过身,和刚从医院里出来的徐严打了个照面,一瞬间,风云突变,山河峦动,星云流转……总之,两人一见如故,如遇知己,抱头痛哭……

咳咳,以上纯属想象,现实是这样的:

“你怎么会在这?”两人颇有默契地问道。

“老大叫我来的。”再次异口同声。

“老大好奇怪。”两人对视。

“你也发现了?”两人同时瞪大眼睛,指着对方问道。

“原来我们是正常的。”两人热泪盈眶,热情相拥,热情奔放,热火朝天……

请不要YY……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陌予予突然问。

御戮延凑近她,一双极为美艳的丹凤眼眨巴眨巴地看着她,妖娆中却透着极为纯真的意味,“御戮延,御风的御,杀戮的戮,延迟的延。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装吧,装吧,明明早上连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都调查好了,这时候还来装傻……

“御戮延。”陌予予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声音轻轻软软,听着极为舒服,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说出来原来是这么悦耳,也许,只是从她口中说出来才会这么令人心神荡漾。

“我叫陌予予,陌生的陌,给予的予。”

“小予。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好不好,我好想听。”他抱紧她,蹭着她的柔软的黑发,嘴角满是笑意。

“好好好,你先放开我。”陌予予挣扎了一下,但是想到他胸口上的伤,又马上停下动作,任由他抱着,“御戮延。好了吧?”

“再叫一次,我还想听。”

“御戮延。”

“叫我延。”

“啊?”陌予予愣了一下,随即又开口道,“延。”不能拒绝病人的要求……

“嗯。”男人满意地笑笑,心里就像吃了蜜一般甜。

第8章 苦肉计

“小予,我想回家养伤。”御戮延可怜兮兮地看着陌予予,英俊帅气的脸上满是撒娇的意味,弄得陌予予想拒绝都于心不忍。

加上医生的吩咐,陌予予便答应了他。

直到上了车,将御戮延送到了家,陌予予看着面前极尽全力不让她离开的人,这才觉得哪里不对。

虽然答应了他要照顾他关心他当他的亲人,但是说到底,他们才认识不到十个小时,怎么可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同住一个屋檐下?

就算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陌予予也不可能自在地跟他生活在一起。

而且,自己还要上学,父母那边要怎么交代?

一时间,陌予予满脸为难。

“小予,你不是说不会离开我的吗?”御戮延委委屈屈地抓着陌予予的手,狭长的黑眸紧紧盯着她,似乎只要她一说个不字,他马上就翻脸不认人。

她贝齿轻咬下唇,为难地看了御戮延一眼,“我不是要离开你,我只是回家。”

“这里就是你的家。”他霸道地说道,将陌予予接下来的言辞全都反驳回去,“你不是说要做我的亲人吗?亲人为什么不可以住在一起?要是你真觉得不好意思,那你可以用照顾我的生活起居来抵押房租,还是说……”

他微敛下眸,眉宇间染上失落,“你根本就是开开玩笑话而已?”

陌予予现在真后悔了,为什么当时自己那么冲动?这一看到可怜的小猫小狗就忍不住圈住安慰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啊!

“御戮延,那个……今天——”

“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反正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他叹了口气,帅气的脸上布满了忧伤,“你走吧,不用管我。”

“那……你好好——”陌予予的话再次被打断。

“反正这屋子里的佣人也全部放假了,正好,我一个人乐得清静,没人管没人问,就算饿死也不会有人知道。”

“你——”

“你不是要走吗?我送你回去吧。”御戮延说着便虚弱地扶着沙发扶手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子摇摇欲坠,就像生死垂危的病人一般。

陌予予连忙扶住他,说道,“你还是打电话让人来照顾你吧,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可以了。”

御戮延眉头轻蹙了一下,甩开了陌予予的手,整个身子趴在豪华沙发上,“不用你管,你不是要回去吗?现在回去,死了也不用你管,反正我这条命也是你救的,你不用感到愧疚。”

陌予予深吸了口气,他都这么说了,她怎么可能心安理得地回去,虽然她真的想回去,但是人命关天,看他虽然大男人一个,但是性子却任性得很,说不定真会将自己折腾死。

“就算是做善事好了。”陌予予嘟囔了一句,伸手戳了戳他的背,说道,“御戮延,那今天就麻烦你了。”

御戮延唇角偷偷抿起一道弧度,“咳咳”他轻咳了几声,这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看了看陌予予,说道,“既然你这么想留下来,那我就暂且再相信你一次好了。”

为了夺得美人归,他在她面前打滚卖萌装无辜,斗智斗勇斗情敌,无所不用其极……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