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调查父亲之死的魔王杜淳风,从飞机上跳机,被她所救,在都市之中经历了一翻不同与战场之上的闲散生活……!

第1章 飞机上

“请各位旅客系好安全带,我们这次前往华国首都的班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不要随意走动!”

杜淳风心情有点复杂,伸手按照指示系好自已座位上的安全带。

他的目光迷离,陷入回忆当中。

自已离开祖国已经有十年左右,这一次回国心里有点激动,还有点忐忑。

杜淳风五官俊朗的面孔,棱角分明,与现在那些阴柔的帅哥有着明显的区别,身躯看似不魁梧,却有一股雄浑的男子气概。

剑眉入云,双眸似星,闪动着寒光。

杜淳风感觉机身一阵晃动,整个人处于一处轻微的失重状态,他知道飞机起飞了。

杜淳风看似不大,只有二十岁出头,看起来人畜无害,笑起来甚至有点腼腆,充斥着阳破岳的味道。

怕是谁也想不到,就是眼前这个看起腼腆,如邻家阳光大男孩的杜淳风,竟然是佣兵界被称呼魔王的存在。

毋庸置疑的坐稳佣兵界第一人!

“到底是什么人杀了飞鼠!”

他口中的飞鼠,是他创立的佣兵团,怒龙佣兵团的侦察兵。

前不久他派飞鼠前往华国追查一件自已父亲死亡的线索,却不想得来的却是飞鼠死亡的消息,这让杜淳风十分震怒。

拒绝了手下要杀到中国的请求,杜淳风一个坐上回归故里的飞机。

同时,他还带着自已师父的遗命,寻找师父的妻子与女儿!

杜淳风不知道第几次拒绝空乘人员前来询问自已是否需要什么需求,他的有点厌烦,

他并不知道他脸庞虽然有没电影明星那样的秀气逼人,却拥有常人没有的气质,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特别是他身上的那种气质,俗称安全感。

飞机平稳的飞行了半个小时左右,忽然从客舱的喇叭里传出来一个粗犷的声音。

“大家好,很高兴与大家见面!我叫约汉、杜克,有一点小忙需要大家帮忙,希望大家不要拒绝。”

这个声音的笑声十分的凶厉,带着一种残忍,戏虐的味道。

声音刚落,就看到飞机前后各站起两个身高在两米左右的大汉,身材魁梧,肌肉累累,充斥着爆发性的力量。

更是飞机上乘客惊声尖叫的是,这两个壮汉每一个人手里都端着一把冲锋枪。

“啊!”

看到枪支,飞机上乘客顿时乱作一团,像是被猫追赶的老鼠,不分方向的来回逃窜。

“哦,该死的,你们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还请大家安静一下,不要惹我生气,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喇叭里,约汉、杜克咒骂一声。

显然,没有人在慌乱的情况下,还注意到他在说什么,阳破岳除外。

呯!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过后,一名乘客眉心开花,半个脑袋都被打掉了,横尸在地板上,身体还未完全死透,四肢微微的抽搐。

巨大的枪声与地板上的尸体无比的醒目,所有乘客在这一刻全部失声,仿佛是被释放了噤声的魔法。

每一个乘客全身颤抖,用手紧紧捂住自已的嘴巴,不敢发出可的声音。

他们不敢肯定,下一个死掉的会不会是自已!

“这就对了!我这个很好说话的,只要大家按照我的指示去做,我一向很仁慈的!现在请大家回到座位上去!”

好说话?

仁慈?

看着地板上被轰掉半颗脑袋的死尸,所有乘客嘴角一阵悸动。

不过,没有人敢违背约汉、杜克的命令,乖乖的回到自已的坐位。

约汉、杜克?

杜淳风感觉这个名字十分的熟悉,却是一时想不起来自已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名字。

“杀手界排行第十一名的世界级杀手!”

杜淳风猛然想起约汉、杜克到底是何许人!

主要是杜淳风对杀手界排名前十的杀手比较了解,后面的杀手也仅限于知道名字而已。

“杀手杀人一向不都是尽量掩藏自已的行踪吗?这约汉、杜克如此大胆,暴露自已。”

杜淳风脑子急转,这件事怎么都透着一种不平凡的意味,他感觉这件事是冲着自已来的。

“杜先生,我们的头有请!”

杜淳风才刚刚觉得这件事是冲着自已来,就看到约汉、杜克的两名手下冲自已走了过来,停在五步远的地方,端着手中的枪指着自已。

第2章 杀手

这两名约汉、杜克的手下十分的紧张,手指不时的轻动,已是大汗淋漓。

杜淳风的威名,可全部都是在战场上杀出来,是一个活着的传奇,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卒,一路冲到佣兵界第一人,创立的怒龙佣兵团。

杜淳风站了起来!

他这一次回国追查飞鼠的死,以及当年父亲死亡的事件,本身就是很隐秘的事情,只有少数亲近之人知道。

而且在上飞机之前,他的容貌已经稍加变化,与他本人看似相同,却有很大的不同。

可是约汉、杜克的两名手下却目标明确,一眼就将自已认了出来。

可以肯定,自已的一切都已经暴露在他人的眼皮底下。

内鬼!

杜淳风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的情况,只有内鬼将自已的行程出卖,别人才能如此准确无误的找到自已。

“杜先生,头一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

客舱与飞机驾驶室的门框上面,光华一闪,屏幕出现一个满脸横肉的络腮胡子的外国大汉,嘴里叼着雪茄,有一颗闪闪发光的大金牙。

杜淳风眼中厉色闪过,望着屏幕上的外国大汉,道:“说吧,你如此大张旗鼓的找我,有什么事?”

“不,不,不!杜先生,你说错了,不是我找你,而是死神找你!”约汉、杜克伸手把雪茄从嘴里拿了出来,连连摇首。

“杜先生,我这次找你,只是想用你的命换一点钱花花而已。”

“想要我的命?”杜淳风微微歪头,不屑的笑了一声:“就凭你?”

“约汉、杜克。你在杀手界之中,连前十都没有排到,还想着杀我!”

现在杀手界前十在前几年经历了一次变动,之前排名的前十名世界级杀手,死了一半之我,全部都是暗杀杜淳风,反被杜淳风杀掉。

所以现在杀手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关于杜淳风的任务一律不接受。

“你就等着被我的怒龙佣兵团追杀到死吧,那怕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无用!”

杜淳风冷冷开口,眸子中闪烁如刀片一样锋利的光芒,落在屏幕上。

那怕是隔着屏幕上,约汉、杜克依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下到上笼罩全身,脖子间仿佛架着一把随时可以取走他命的匕首。

他心中一阵发寒,就是世界第一佣兵的威势吗?

果然让人心惊!

“若是以前,我确定不敢招惹你!但是现在你的怒龙佣兵团已经不存在了,而你马上也要死了,你凭什么追杀我!”

“难道变成厉鬼,来向我索命吗?”

约克、杜克大笑起,褐黄色牙齿暴露在外面。

“你说什么?”

杜淳风混身一震,张开口急问。

从他自已得到飞鼠的死讯之时,他就觉得这件事不对劲,从里面到外透着一种针对他的阴谋的味道。

“我说,怒龙佣兵团已经不存在了,成为历史!”

约汉、杜克眼眸中透着冷光,再一次说了一遍。

“你想用这样的谎言让我失去方寸吗?你太小看我了!你也太小看我创立的怒龙佣兵团了。”

杜淳风冷静下来,不管约克、杜克说的是不是真的,愤怒对他现在的处境起不到半点作用。

何况杜淳风创立的佣兵团,因为有杜淳风世界第一佣兵的存在,对佣兵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发展迅速,短短两年时间,从创立之始一举跃到世界第一佣兵团。

怒龙佣兵团精兵强将众多,人数不是最多的佣兵团,却是最精锐的佣兵团。

对于约汉、杜克的话,杜淳风保持半信半疑。

“谎言?”约汉、杜克再次大笑:“我承认杜先生你很强大,强大到让人绝望。而你创立的佣兵团可以以一挡十,但是能架得了数十个佣兵团的围攻吗?何况,你们怒龙佣兵团基地内的设置,暗哨已经被出卖了!”

听着约汉、杜克的话,杜淳风的心不断的向下沉去。

“你到底是为什么人卖命?”

“不好意思,这不能告诉你!你应该明白,不论是佣兵界,还是杀手界出卖雇主,将会受到圈内所有人的追杀。”

“好了,叙旧完毕,现在我就送杜先生上路!”

约汉、杜克眼中流露出残忍的神色,眼神示意自已的手下向杜淳风开枪。

咔!

约汉、杜克的两名手下,端枪指着杜淳风,手指扣下扳机!

呯!

枪声如雨,向杜淳风所在的位置扫射,打在飞机舱板上,杜淳风人已经不见了。

飞机舱板被打得像是蜂窝,到处都是细小的孔洞,强烈的劲风顺着这些小孔吹了进来,将飞机舱撕扯出一个大口子。

“好快的速度!”

约汉、杜克一直透过屏幕看着飞机舱内的情况,清楚的看到杜淳风在他那两名手下开枪之前,就已经计算好了子弹攻击的方位,提前闪了过去。

这其中只是间隔一到两秒的时间,约汉、杜克不敢肯定自已能否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到这一切。

第3章 激斗

呯!

约汉、杜克根本没有看到杜淳风怎么动了,就看到一道模糊的人影划过,自已的一名手下像是正在飞驰的重型卡车正面撞倒,整个人双脚离地,倒飞而出,狠狠的撞在飞机舱内的墙壁上,缓慢的滑落。

从这名手下的后脑勺上浸染出红色的血迹,将飞机舱墙壁染红。

他的胸口下陷,有一个大坑,入的气多,出的气少,眼看是活不成。

约汉、杜克眼神猛然一缩,闪过一丝惊惧的神色。

他知道杜淳风很强,却是没有料到竟然强到如此离谱,这真的是普通人类能达到的速度跟力量吗?

如此近的距离,开枪都打不中。

让约流、杜克怀疑杜淳风是不是魔鬼的化身。

“杀了他!”

约汉、杜克不敢相像杜淳风不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自已是肯定会死!

还从来没有人能惹到魔王,还能见到第二天太阳的。

至少从杜淳风出道以来,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另外一名手下眼神惊慌,透着浓重的惧怕神色,举枪向杜淳风瞄准。

杜淳风轻笑一声。

这些人对付普通人是十分厉害的角色,可以说是如杀人机器一样的存在,但是对付自已完全不够看。

脚步轻一挪,身体如一只向前窜出捕食的猎豹,猛然向前扑去。

呯!

枪响了,却是没有打中杜淳风。

在约汉、杜克这名手下扣动板机之前,杜淳风已经冲到他的身前,一把握住枪管,强行扭转了一个方向,子弹几乎是贴着杜淳风的头皮射了出去。

子弹高速在空气中穿行,空气变是滚汤无比,杜淳风的头发有一些烧焦,杜淳风却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不!”

这名手下狂呼,丢下枪就跑。

可惜,敢对杜淳风出手,他已经上了杜淳风的死亡名单,还没有人能逃过去。

杜淳风轻哼一声,几步追了上去,一拳轰击面出,打出气爆,狠狠的击打在约汉、杜克这名手下的后脖上。

咔嚓!

骨头轻脆的折断声,在现在这个环境下格外的刺耳。

约汉、杜克的这名手下连哼都没哼一声,软软的倒了下去。

“看样子,你是杀我不成了!”

杜淳风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眼神冰冷,锋利如刀,那怕隔着屏幕,约汉、杜克依然感觉自已身体像是贴着冰冷的刀锋,一股死亡的感觉笼罩在心头。

约汉、杜克很后悔!

他知道杜淳风是佣兵第一人,却没有想到这么强大!

他无法想像,杜淳风不过是刚刚二十岁出头,怎么可以这样强大!

“我想你应该没有手下了吧!”

杜淳风淡淡的扫了一眼,他猜测的不错,约汉、杜克确实只带了两名手下。

约汉、杜克脸色别提多难看,他从屏幕上看着杜淳风一步步的向飞机的驾驶舱行来,一下子慌了神。

伸手一把拽过旁边的空姐,手枪指着她的额头!

杜淳风有一个不成为的规矩,那就是不杀平民,做佣兵这几年,杜淳风手上从来没有沾过平民的鲜血,这简直如圣母一样的存在。

李师语有点懵!

这还是她第一次登机,就遇到这种事情,当即吓得花容失色,俏脸发白,混身止不住的哆嗦着。

“呀!”

冰冷的枪口指着李师语的太阳穴,李师语惊恐的尖叫起来,回荡在飞机上。

“闭嘴!”

李师语的声音尖锐而锋利,像是一把钢刀,要将人的耳膜给刺破。

“闭嘴!你再不闭嘴,我就在人漂亮的脸蛋上开一个洞!”

约汉、杜克被李师语叫的心烦意乱,恶狠狠的开口,对李师语威胁。

李师语听到这个威胁,马上闭嘴,眼珠乱转,透着惊恐。

女人总是对自已的容貌格外的注意,超过了生命。

哔!

通向驾驶室的舱门打开,杜淳风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约汉、杜克尽量将自已藏在李师语的身后,眉头向蹙!

第4章 跳机

李师语着实将杜淳风惊艳了一把!

一身重体的空乘人员的标准职装,更加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身材凹凸有致,玲珑如水,完全是天使的容貌与魔鬼的身材,特别是脸上的清纯,以及楚楚可怜的眼神。

这是清纯与诱惑同在,只要是男人大呼受不了!

杜淳风也只是短暂的失神,马上回复清明,目光投向约汉、杜克,鄙夷地道:“排名世界第十一名的顶尖杀手,也就这点本事?拿一个普通民众来威胁我,你也真够要脸的!”

“让开!不然我杀了她!”

约汉、杜克根本不理会杜淳风的嘲讽,他射在李师语身后偷打量着杜淳风。

刚刚杜淳风短暂失神他也看到了,但是他却不敢出手,他不敢肯定自已手中的枪是否能快过杜淳风手中的飞刀。

“我若是不呢?”

袖珍飞刀从杜淳风袖中滑落,滑到杜淳风手中,被杜淳风把玩着。

看到杜淳风手中寒光闪闪的飞刀,约汉、杜克无比的紧张,想起关于杜淳风飞刀的恐怖传来,还从来没有人能从杜淳风的飞刀下活着。

“以前听说魔王从来不对平民下手,看起来只是传言而已,你也跟我们一样,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而已!”

约汉、杜克闻言咆哮起来。

他神情无比的紧张,精神不稳,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将手中的李师语给杀了。

杜淳风微微蹙眉,让这么花容月貌的女子惨死,绝对是一种大罪过!

不过,杜淳风未动,他在思考对策。

他在想万全之策,在不伤到李师语的同时,将约汉、杜克给杀了!

招惹自已,还没有人能活下来。

何况自已一手创立的怒龙佣兵团被人捣毁,杜淳风需要从约汉、杜克身上找到幕后指使者。

“告诉我,谁指使你来杀我的,我就放你离开!”

“不知道!”

约汉、杜克混身是汗,全身上下大汗淋漓,像是刚从水里捞了出来。

面对杜淳风,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不知道?”

杜淳风轻轻反问,神色不信的看着约汉、杜克。

“真不知道!有人从网上发布任务,凡是能杀死你者,可以得到一亿美金。”

约汉、杜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自已所知道的全部吐了出来,只为换取一丝活命的机会。

“我说的都是真的,不相信,你可以查一下国际杀手网站!”

杜淳风看到驾驶台放着一个笔记本,伸手取了过来,丝毫不在意身边拿着枪的约汉、杜克,完全将他无视。

杜淳风手指在键盘上轻敲,打开一个神秘的网址,经过一系列复杂的验证,终于进到网站内部。

果然,杜淳风在网站最顶端发现了猎杀自已的悬赏任务。

“我没有骗你吧!现在你该放我离开了!”

约汉、杜克躲在李师语身后,盯着杜淳风,特别是他手中的飞刀。

杜淳风向旁边挪动两步,让开舱门。

约汉、杜克挟持着李师语,一步步的从杜淳风的身边走过,神情无比的紧张,就像崩紧了的琴弦。

杜淳风没有任何的动作,让约汉、杜克暗暗松了一口气。

“魔王,你很强大,可惜马上就要死了!”

约汉、杜克打开飞机舱门,强烈的狂风刮了进来,犹如刀刃一样,刺得人身生疼。

约汉、杜克一脸猖狂的大笑,手中多了一个遥控器,伸手按下上面的按钮。

“有这么多人给人陪葬,你也算不怨!”

滴,滴,滴!

急促的警报响了起来,杜淳风脸色一变,抬头一看,看到飞机舱上方有一个定时炸弹就固定在上方。

“魔王杜淳风,下地狱去吧!”

约汉、杜克愤愤向杜淳风骂了一句,对杜淳风比了一根中指,一跃从飞机上跳了下去。

飞机上的乘客隐入极度的混乱,疯狂大喊。

“不要,我还不想死,我还是处男呢!”

“妈妈,妈妈!”

在面对生死危机之时,人类爆发出各类的丑态。

杜淳风一时比想不出任何办法,在这万米高空之上,炸弹若爆炸,将无一个人能存活下来。

杜淳风的目光在飞机一扫而过,看到个刚刚出生的婴儿正用纯净无比的目光的盯着他,看到杜淳风看向他,婴儿向杜淳风露出纯洁无比的微笑。

一瞬,杜淳风下了决定,飞身而起,一把将紧贴在飞机舱墙壁上的炸弹抓了下来,纵身一跃从飞机上跳了下去。

李师语追了过去,只看到一个黑影,不断的向下方坠落。

“谢谢!”

杜淳风怀抱炸弹,还没有带降纱伞,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活过来。

李师语在心底默默说了一句谢谢,然后用力关上了飞机舱门。

第5章 获救

杜淳风的身体极速向下坠落,强烈的劲风如钢刀一样,刺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了。

从上衣兜兜里拿出墨镜,原本只是为中耍帅用的墨镜,却在这个时候派上了大用场。

借助墨镜,杜淳风找到了约汉、杜克,就在自已身下不远处的地方。

杜淳风努力改变自已的方向,向约汉、杜克坠去。

在从约汉、杜克身边坠落的时候,一把抱住约汉、杜克!

“你”

约汉、杜克眼前一道黑影划过,感觉自已身体向下猛然一坠,自已被人抱住,定睛一看,是杜淳风,差点没有把他的魂吓飞。

“本来还想放你离开,你竟然想将我跟飞机上的人,全部炸死,饶你不得!”

杜淳风低头看了一眼炸弹上的计时器,已经蹦到最后两秒了。

原本杜淳风还想将约汉、杜克杀死,抢夺他的降落伞,现在完全来不及了。

低头向下方看了一眼,能看到下方蔚蓝色的大海。

将手中的炸弹塞进约汉、杜克的衣服里,用脚在他身上一蹬,借着反腿的力量,减轻自已下坠的速度,拉开与约汉、杜克的距离。

“不!”

约汉、杜克眼中一片骇色,炸弹计时器滴滴跳动时,犹如一记记重锤,敲打在他的心房,随着最后一声长长的警鸣声,火光乍现,炸弹爆炸成一团烟花,将约汉、杜克炸得碎身碎骨。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杜淳风横推出十几米远,后脑勺上像是挨了一记闷棍,杜淳风两眼一黑晕了过去,一头扎进蔚蓝色的大海之中

“小姐,粥煲好了!”

冷妤菲的贴身管家手里端着一个小碗敲敲了房门,走了进来,恭敬的对冷妤菲道。

“方叔,先放在那里吧,我现在没有心情吃!”

冷妤菲用手揉了揉自已的眉心,放下手中在的报告。

“小姐,你今天是来度假的!还是先将手中的工作放一放吧,老太爷现在病重,整个冷家全靠你支撑着,若是你也倒下了,整个冷家就全完了!”

冷妤菲的管家将粥放在一边,用溺爱的目光看着冷妤菲。

“我也想,只是我冷家现在正是风雨飘摇的时候,稍有松懈就会万劫不复。而且暗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只要我们露出一丝破绽,这些人就会饿狼一样扑上来,将我们啃得骨头都不剩!”

冷妤菲眼中闪动凌利的光芒,那怕是女儿身,却比一般男儿的气势还要雄伟,如古时的大将军。

“唉!”

冷妤菲的贴身管家轻叹一声,不再言语,默默的退了下去。

冷妤菲将手中的资料放了下来,走到窗户边缘看着外面辽阔无边,无边无垦的大海,波涛起伏,浪涛依旧。

冷家是一个黑 道家族,手下掌控着大量的黑 道资源,名副其实的地下王者。

可是就在一个月之前,庞大的冷家忽然遭受到强烈的打击,先是冷家黑 道之中的骨干不明不白被人袭击,死伤无数。

紧接着,冷家老大爷不知道被人用了什么手段,至今昏迷不醒。

冷妤菲的大哥,二哥,父亲,也同时遭受到袭击,止前仍在医院之中,生命垂危。

同一时,冷家的商业帝国遭受到不知名的狙击,短短时间之间股票大跳水,瞬间蒸发数十亿的资产。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头绪,查不出是什么做的。

现在的冷家只剩下冷妤菲一个人撑着,就算冷妤菲也遭受了好几次攻击,若不是她的贴身管家是一位老江湖,冷妤菲的下场也好不到那里去!

只是整个冷家独木难撑,大厦将倾!

正在冷妤菲想着事情的时候,门口传来嘈杂的说话声,冷妤菲秀眉轻蹙,走了出去。

“小姐!”

看到冷妤菲走了出来,船员向冷妤菲行了一礼。

“发生了什么事?”

冷妤菲淡淡问道。

“小姐,我们在海中发现了一个落水者。”

船员回道:“想向小姐问一声,是不是要将他救上来!”

“不行!”冷妤菲还没开口,她的贴身管家方叔先开口拒绝:“小姐,现在是非常时期,谁知道这个落水者是不是我们的仇人假扮,目的为了接近小姐呢!”

冷妤菲原本想救下,听贴身管家方叔的话,犹豫了一下。

“方管家,这个人在海里已浸泡了几天,皮肤都泛白,有褶皱出现。”

在大海之中,就算是海盗看到落水者,一般也会救下,那怕就算救之后,要求被救者拿赎金。

“即然如此,那就把人救下吧!”

冷妤菲淡淡发话。

第6章 冷家大小姐

“小姐!”

她的贴身管家方叔开口,为了冷妤菲的安全,他不得不顾虑良多。

“好了,方叔,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何况我有方叔的保护,相信没有人能暗算我。”

见冷妤菲决意已定,她的贴身管家方叔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心里暗暗的决定,一定好好看着救上来的年青人。

杜淳风一睁开眼,一个翻身从床上滚了下来,一个鱼跃跳到墙壁边,以背靠墙,然后打量着房间内的摆设。

“自已没有死?看样子是被人给救了!”

杜淳风看了看房间内摆设,再检查了一下自已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的东西。

同时也没有发现自已的身体有什么缺失,自已应该是被爆炸的冲击波炸晕,掉落入大海之中,然后被人所救。

杜淳风向前走动,却脚底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自已这是昏迷了多久?竟然如此的虚弱!”

杜淳风动作很快,在摔倒的同时,快速的稳住自已的身体,皱眉自言自语。

虚弱的身体,让杜淳风很不习惯,特别的没有安全感。

“你醒了啊!我马上去叫医生!”

游艇上的工作人员推开门,看到杜淳风坐在床边,低头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愣,马上开口,随后转身。

“稍等一下!”

杜淳风叫住游艇上的工作人员,略显不好意思地道:“有没有吃的东西,我现在感觉饿的可以吞下一头牛。”

听杜淳风说的有趣,游艇上的工作人员被逗笑了,道:“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马上给你弄点吃的过来!”

没有让杜淳风等多久,游艇上的工作人员端来一些食物,在游艇上工作人员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杜淳风如一阵风将所有食物扫进自已的肚子里,摸了摸肚子,道:“差不多了,有个半饱!”

游艇工作人员暗暗乍舌,刚刚杜淳风吃下去的食物足足有三个壮汉的份量,却只是一个半饱而已,他的饭量也太大了吧。

“不知道是谁救了我,若是可以,我想当面致谢!”

杜淳风有仇必报,有恩必还,张口向游艇的工作人员问道。

“恐怕不行,我们小姐这段时间正遇到危险,怕是不会见陌生人!”

游艇工作人员上前,将东西收拾了一下,摇摇头道。

"如此的话,我也不勉强,烦请转告你家小姐,这份救命之情我记下!若是有需要,请拿着这个东西去建新城找一个叫杨志民的人,只要不是与国家为敌,我可以帮她解决任何一件麻烦!"

杜淳风伸手将自已脖子里挂着项链取了下来,推了过去!

项链样式奇特,似有火焰在燃烧,然后中间一朵盛放的妖异花朵。

项链做工精细,一看就不是凡品,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

“好!”

游艇的工作人员将项链给收了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他真的这样说?”

冷妤菲手里把玩着项链,向看护杜淳风的游艇工作人员询问。

“回小姐,那个男子确实这样说!”

“方叔,你怎么看?”

冷妤菲淡淡的点点头,伸手将手中的项链递了过去。

“项链倒是做工不凡,但是这个男子口气也太大,不与国家为敌,为小姐解决一件难事,这种话怎么可能有人会信。小姐不必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方叔接过项链看了一眼,然后扔到桌子上,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冷妤菲没有说话,她有心里有种直觉,觉得项链的主人不像那种空口说白话之人,伸手将项链拿了起来,扔进抽屉里,对她的贴身管家方叔,道:“我知道了,方叔。以后的冷家还要多依仗方叔良多。”

“小姐那里话,我这条老命是老爷子给的,才有我方一山的今天!”

方叔闻言一摆手,道:“小姐,你也休息一会儿吧,别把自已给累坏了,现在的冷家全都指着小姐呢。”

房间只剩下冷妤菲一个人,冷妤菲伸手将项链取了出来,放在手心里抚摸,她对杜淳风充满了好气。

有心想见杜淳风一面,想看看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男子,能说出这么狂妄霸气的话语。

想了想,冷妤菲打开电脑,对着项链照了一张照片,然后放到国际上一个最大的交流论坛上,看看世界网友有没有人认得这个项链。

她的贴子才刚刚发出去没几秒,就听到电脑发出一声轻叫,有什么消息返了回来。

冷妤菲一看,却是自已的贴子被删除的通知。

“这是怎么回事?”

冷妤菲不解,这可是世界上最大的论坛,言论自由,在这里你可以谈论任何问题,那怕是反人类的话题,也没有听说会被删贴的。

第7章 交谈

“这位朋友,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这个项链的,但是我有几句忠告要告诉你!”

“若是你捡到的话,有人向你索取,你最好立刻,马上将它交出去,不然会给带来灾祸!”

“如果你得罪项链的主人,我劝你极早的准备后事!得罪这个项链的主人,还没有人能逍遥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你对项链对人有恩,那么我要特别的恭喜你!你将得到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男人的恩情,这份恩情足以帮你解决掉一切困难!”

冷妤菲第一反应就是好笑,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男人。

这口吻与自已救下的那名男人语气一样,冷妤菲摇摇头,准备关闭网页。

却忽然停了下来,眼中有莫名的神光闪动。

这可是世界上最大,最开放的论坛,混杂着各种牛鬼蛇神,凡是你能想到的人物都可能在这上面出现。

各国政要,杀手,佣兵!

即然自已的贴子才发布不久,就秒沉,被人秒删,也许有几分可信度。

冷妤菲第一次对一个男人产生很大的好奇心,她对这个男人升起一探其身份的兴趣!

“不知阁下,能否告知这个项链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

冷妤菲在电脑上回信那个删自已贴子,警告自已的人。

“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所以你不必知道的太多!”

不知道在电脑对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却是秒回,同样还是一种深深的警告意味很浓。

冷妤菲再回,任然不放弃,她的信息却像是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音。

“也许,这个神秘的男人真的可以帮到自已!”

冷妤菲看着手上包裹在熊熊火焰之中奇异花朵的项链,脑子陷入了沉思。

想到这里,冷妤菲再也坐不住,她已是筋疲力尽,已经到了极限,现在好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马当做活马医。

“方叔!”

冷妤菲喊了一声,她的贴身管家方一山出现在她的面前,冷妤菲对他道:“马上安排一下,我要与从海中救上来的男子,见上一面。”

“小姐,现在是非常时期!那个男子来历不明,你见他十分危险!”

身为冷妤菲的贴身管家,方一山很是尽职,为了冷妤菲的安全,开口阻止,试图打消冷妤菲的这个念头。

“不用说了,我意已绝,你去安排一下!”

冷妤菲知道方一山是为她的安全考虑,但是网上神秘人的回信,让冷妤菲心里压抑不住好奇,非常想见上杜淳风一面,看看这个男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好吧,我这就去安排!”

方一山太了解冷妤菲的个性,虽然是女儿身,却比一般男子有魄力得多,做出的决定,除非她自已改变主意,旁人根本无法动摇她的思想。

“先生,请跟我来吧!我家小姐要见你!”

游艇工作人员来到杜淳风面前,微微一欠礼,向杜淳风说了一声,伸手做虚引状,请杜淳风移动。

“前面带路吧!”

杜淳风紧跟在游艇工作人员一路行来,看到很多神情紧张的黑衣人员,这些黑衣人员个个腰间凸起,从形状上,杜淳风一眼看出这是手枪。

杜淳风也不禁好奇,在华国,对枪支的管控无比的严格,那怕你势力再大,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让这么多人员携带这么多枪支。

现在这么多人都携带着枪支,足见冷家在华国势力是如何庞大!

方一山安排冷妤菲与杜淳风见面的地点在餐厅,冷妤菲一身黑色小西装,艳眉冷脸,眉宇之间透着杀伐果断的气息。

冷妤菲身体妖娆,得体的黑色小西装充斥一种制服诱惑,不禁让男人升起强烈征服欲望。

杜淳风的目光肆无忌惮打量着冷妤菲,眼睛仿佛能穿透冷妤菲的衣服,极具侵略性。

冷妤菲俏脸一红,冷声道:“这位先生,请收回你的目光,这让我很不容易。无论怎么说,我也算救了你,你这样是不是太无礼!”

“女为悦已者容,即然打扮的这么漂亮,就是为了吸引男性的目光,这位小姐,我说的可对!”

杜淳风轻笑,不等冷妤菲发话,一点也不客气拉开冷妤菲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目光从未离开冷妤菲的身上。

“说话注意点!”方一山冷哼,眼中透着慑人的光芒,投在杜淳风身上,凌利无比,身体上缓缓腾起可怕的气息:“还有马上把你的眼睛收回去,若不然我不介意将你的眼珠给挖出来做成标本!”

“这位老先生好大火气啊!这么多岁数了,还这么大火气,对身体可不好!”

杜淳风淡淡回应,目光转而落在方一山的身上。

回国调查父亲之死的魔王杜淳风,从飞机上跳机,被她所救,在都市之中经历了一翻不同与战场之上的闲散生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6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