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平民的小郎中,靠着精湛的技艺,使得死神绕路,病魔屈服。

出身平民的小郎中,靠着精湛的技艺,使得死神绕路,病魔屈服。


第1章 江中二院

江中市第二医院,院长彭建辉坐在办公室中,手中的香烟是一根接着一根,边上的烟灰缸里面全是烟头。

“碰!”

一声响动,彭建辉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助理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让原本就很是烦躁的彭建辉顿时火大。

“干什么,毛毛糙糙的,不想干了,不想干了就滚回家抱孩子。”

助理吓的一个激灵,不过却不敢多说,他知道,彭院长这一阵很心烦。

自从半个月前铭仕集团张百川的孙女张昕住进医院,彭院长就开始提心吊胆,到现在已经足足半个月了,几乎是夜不能寝,日不能食,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事实上一开始张百川的孙女住进医院,彭建辉还是很开心的,张百川是铭仕集团的总裁,铭仕集团又是整个江中市乃至江州省赫赫有名的大企业,最主要的是张百川的弟弟张百成眼下正是江州省卫生厅的厅长。

张百川的孙女前来江中市第二医院住院,那可是好机会,一旦和张家搭上关系,那么彭建辉的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

奈何彭建辉高兴了没有三天,就开始头大如斗,张百川的孙女张昕一个高热,住进医院三天竟然没能退下来,整个江中市第二医院组织专家会诊,几乎找不到病因,最后只得出一个上呼吸道感染的结论。

这个病倘若是什么重症,拖了这么多天都好说,可是一个简单的发烧,半个月不好,彭建辉这个堂堂的江中二院院长就显得太无能了,这几天,他简直如坐针毡。

一个高烧到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月了,患者不仅没有康复,甚至还有严重的迹象,如此一来,彭建辉哪里能坐得住,这马屁没拍上,反而拍到了痔疮上。

“什么事,还不快说。”见到助理发愣,彭建辉就是一声怒吼,人常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眼下到了关键时候,下面这些废物竟然一个也指望不上。

“彭院长,张总带着人来了医院,说是要转院。”助理小心翼翼的道。

“转院!”

彭建辉闻言,立马就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老猫,突然间从椅子上窜了起来,大步向着外面跑去,一点也顾不得平常的素养。

到了如今,彭建辉怎么能让患者转院,如果患者还在医院,他还有挽救的机会,倘若患者转院走了,那么他就彻底没机会了,他的名字估计要上张厅长的黑名单,到时候别说什么前途了,院长这个宝座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

“老徐,我让你打听林老的消息,你打听的怎么样了,嗯,还工作什么啊,赶快给我打听啊,你要是帮了我这个忙,我必有重谢,对......”

医院走廊里面,一位五十多岁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正拿着手机打电话,一边说一边在走廊里面走来走去,看上去很是焦急。

“咚!”

江海潮正来回走着,突然走廊的另一边风风火火的冲过来一个人,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他手中的手机直接飞了出去。

“你瞎了......”

江海潮顿时大火,正准备破口大骂,然而他的话才刚出口,对方却首先发难了:“江海潮,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这个时候你不去病房,在这儿干什么玩意?”

江海潮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撞了自己的竟然是院长彭建辉,急忙赔罪:“彭院长,我正在打电话联系专家。”

“联系什么专家,不知道张总已经带人来了吗,患者要是转院走了,你找到华佗又有什么用。”

骂了江海潮两句,彭建辉也懒得啰嗦,再次急乎乎的向病房跑去。

看着彭建辉急乎乎远去的背影,江海潮狠狠的淬了一口:“呸,嚣张什么玩意,要是让我找到了林老,到时候你这个院长能不能当还是两回事呢。”

江海潮是江中二院的副院长,一直被彭建辉打压,两个人可以说很不对付,这一次铭仕集团张百川的孙女住院,他和彭建辉两人都在互相较劲,无论是谁巴结上铭仕集团,都将占据绝对的优势。

刚才江海潮电话中的林老,是他以前认识的一位老中医,他之所以这个时候想起这位老中医,是因为几年前他还是主治医生的时候,同样遇见过类似于张昕这样的情况。

当时那位患者是病毒性肺炎,症状同样是多日高烧不退,最后正是那位老中医出面,三剂药下去,立竿见影。

江海潮有自信,倘若自己再次联系到那位老中医,张昕的病情绝对能缓解,到时候铭仕集团张家绝对会记得他的好......

彭建辉气喘吁吁的跑到病房,病房里面,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带人收拾东西,边上好几位医生护士围在边上,不过却没人敢开口说什么。

“张总。”彭建辉喘了两口气,急忙走上前道:“张总,您这是干什么,张小姐的情况您也大概清楚,确实比较复杂,这几天我们已经联系了不少专家,同时我也给我在京都的一位老同学打了电话,他很快就到了。”

病房内的中年人正是张百川的独子张开江,同时也是病床上的少女张昕的父亲。

听到彭建辉的话,张开江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这话你已经给我说了多少次了,这几天你口中所谓的专家来了多少,可是我女儿还在病床上躺着,一个小小的高烧,你们给我折腾了多少天?”

彭建辉无言以对,这事他真的无力辩解,虽说患者的病情复杂,然而说穿了确实是高烧,一个简单的高烧他们折腾了半个月,传出去绝对是颜面扫地。

*******

“林医生,谢谢您,喝了您的姜糖水,我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胃里面暖暖的,就感觉有一股热气。”

江中二院内科室的病房内,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客气的向一位年轻医生道谢。

年轻医生穿的是医院的实习服,看年龄不过二十三四岁,不过整个病房的患者都很喜欢这位年轻医生,小伙子虽然年轻,不过人很好,而且医术精湛,总是能用一些小偏方缓解患者的痛苦。

“王爷爷您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您的病啊其实问题不大,就是肠胃里面有寒气,姜糖水正好可以驱寒,以后您要注意,少吃一些寒凉食物,您的体质本就偏寒,要是不注意,这个毛病还要再犯,只要注意,将养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年轻医生笑着道。

“还是林医生人好,真心替我们这些患者考虑,不像王医生,整天冷冰冰的。”边上一位患者呵呵笑道。

“陈老,您可不敢这么说。”林源急忙道,他还是实习医生,只是从小学中医,有些经验罢了,几人口中的王医生正是他跟的主治医生,这话要是传到王医生耳中,他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林源!”正说着话,门口就传来一声厉喝,一位中年医生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口。

“王医生。”林源满脸苦笑,看来刚才的话已经被对方听去了,这一顿训斥又是免不了的。

“嗡......叮铃铃......”

走廊里面,江海潮刚刚捡起手机,重新装好电池,把手机开机,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喂,老徐,怎么样,打听到了没有?”江海潮急忙接起电话,迫不及待的问道。

“老同学,我帮你打听到了,不过消息可能会让你失望,林老两年前已经去世了。”

“去世了!”江海潮闻言,顿时犹如霜打了的茄子,整个人的精气神瞬间被掏空。

“老同学,林老虽然去世了,不过我听人说他的孙子医术也很了得,而且人就在你们江中二院实习。”

“一个实习生?”江海潮听到老同学的前半句话,刚刚提了些神,然而听到后半句,却再一次变得失望,一个实习生,开什么玩笑。

“老同学,林老的这个孙子确实不简单,虽然报考的是西医院校,然而中医方面的功底很扎实,实在不行,你找他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嘛。”

第2章 望气

“江院长!”

“江院长!”

江海潮走进内科室,一路上的医生护士都急忙问好,不过江海潮却无暇理会,直接来到了内科值班室。

走进值班室,江海潮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呵斥声,好几位医生躲在值班室门口偷听。

江中二院内科值班室内,主治医生王文辉正指着一位二十三四岁的青年医生呵斥,唾沫星四溅。

“林源,你给我干什么玩意?是谁给你开方的权利,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谁给你的胆子瞎折腾,这个实习你还想不想过了?”

“这个林源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个实习医生,竟然敢胡乱给患者开药......”门口偷听的几位医生都在看热闹,有人还时不时的指指点点。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自以为学了两天医,就不知好歹,以为自己是华佗在世。”

“狗屁的医,不知道从哪里看了两个土偏方,就敢拿出来用,这下好了,王医生发飙了。”

“王医生,我并没有给患者开什么房子,只是一杯姜糖水......”林源满脸无奈,轻声辩解道。

虽然他年轻,不过医院的门道却也知道,自然不会胡乱开方,只是看到患者痛苦,一时不忍,冲了一杯姜糖水罢了,没想到竟然也惹王医生较真。

“姜糖水.....”

王文辉冷哼:“你好歹也是学医的,不知道患者忌讳多,别说姜糖水,有些患者吃饭也要注意......”

林源无奈,这一点他岂能不知,虽说他只是实习医生,然而却也学医十年有余了,他爷爷就是有名的老中医,家中更是御医之后,只是如今中医不景气,他才报考了西医学院,眼下正好被分配来江中二院实习,说起某些常识,眼前的王医生不见得有他懂得多。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的实习报告将来还要王医生签字,真要得罪了这个王医生,他今年能不能毕业还是个问题。

“江院长!”看到突然出现的江海潮,几位偷听的医生都吓的胆战心惊,齐齐问好,不知道江院长为什么突然出现在科室。

要是平时,江海潮自然免不了呵斥一番,摆一摆副院长的架子,不过今天他却没什么心情,直接向靠近自己的一位年轻的女医生问道:“你们科室是不是有一位叫林源的实习医生?”

“王医生正在里面训斥林源呢。”女医生向值班室里面一指,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江院长,林源是不是又惹祸了?”

这位女实习医生名叫陈颖,和林源是同学,是一起来医院实习的,问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全是担忧,林源在科室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难道还在别的地方惹事了?

江海潮却没空搭理陈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下去给我好好写个检查,明天早上当着所有科室的医生护士面前作检讨。”王文辉指着林源,下了最后的结论。

“王医生好大的官威。”江海潮直接出声。

“江院长!”王文辉闻言抬头一看,一眼就看到江海潮,脸上急忙露出笑意,大步向江海潮走去:“江院长,您怎么来了?”

江海潮看也不看王文辉,而是直接大步向着站在原地的林源走去,人还没走到跟前,脸上就露出了笑意,脸上的笑意比起王文辉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

“小林医生吧,我是医院的副院长江海潮。”

刚刚伸出手的王文辉直接愣在了当场,身体保持着伸出手的姿势,就像是一尊化石,画面直接定格。

门口偷窥的一群医生也眼睛圆睁,目瞪口呆,这是怎么个情况,江院长对这个林源怎么如此的客气?

“江院长您好,我就是林源。”林源也有些发懵,他并不认识这个江院长,虽说他在医院的资料栏中见过江院长的相片,可是倘若江海潮不开口,他真的一眼认不出来。

“呵呵,小林医生果然是一表人才,和你爷爷长得很像啊。”江海潮哈哈笑道,说着话已经拉住了林源的手:“我和你爷爷可是很早就认识了,算起来我也算是他的半个弟子,若是不介意,就叫我一声江叔叔。”

“尼玛!”

王文辉直接在心中怒骂一声,恨不得把林源扒皮抽筋,你和江院长有关系,有个牛叉的爷爷,你倒是早说啊。

想到刚才自己还在训斥林源,王文辉就是一阵冷汗,急忙转变口风:“江院长说的是,林源确实不错,年纪轻轻,懂轻重,知分寸,而且有眼色,我刚才还在表扬他呢。”

“表扬!”

门口的一群医生集体石化,刚才那是表扬?这王医生变脸的速度都快赶上川剧的职业演员了。

“您认识我爷爷?”林源看着江海潮,他怎么不记得,他爷爷虽然医术不错,不过名气并不大,老人家在年轻的时候受过迫害,之后有些心灰意冷,真要算起来,其实只能算是隐藏在民间的高手。

“认识,就是后来失去了联系,没想到他老人家竟然已经作古,真是可惜。”江海潮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才知道你在我们医院实习,要不早就过来了。”

说话的时候,江海潮也有些无奈,他一个堂堂的副院长,竟然如此巴结一位年轻的实习医生,传出去也是笑话,只是正如他老同学徐明远所说,死马当作活马医,只希望这个林源真的有些本事。

其实见到林源的时候,江海潮已经有些打鼓,林源太年轻了,倘若不是张总已经前来准备转院,他是真的下不定决心。

反正患者都要走了,试一试总是没错,要不然患者走了,一切都是白搭,往后还是要看彭建辉的脸色,最主要的是他作为副院长,在张家的事情上虽然不用承担主要责任,却也绝对推脱不掉,谁让他这几天同样的热心,太热心了有时候并不见得是好事。

“爷爷走的很安详,江叔叔不用缅怀。”林源听江海潮说到自己的爷爷,也不由有些黯然,对江海潮的印象好了不少,不管怎么说,人家总是好意。

“改天有空,你陪我前去林老的墓前扫扫墓。”江海潮笑了笑,拉着林源道:“走,小林,我找你还有事,早就听说你把你爷爷的本事学全了,今天我正好见识见识。”

看着江海潮拉着林源走出值班室,王文辉这才松了口气,心中祈祷林源不要记仇,要是这小子在江院长耳边吹吹风,自己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呼吸科的单间病房内,彭建辉依旧在劝说张开江,然而张开江却无动于衷,一边吩咐自己的秘书办出院手续,一边帮着自己的女儿换衣服准备出院,他已经联系好了省医院的专家,那边已经在等着了,要不是自己的女儿就在江中二院附近上高中,他是怎么也不会让女儿来这儿看病的。

“张总!”

眼看着张开江一群人就要离开,江海潮领着林源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江院长,多的话不要说了,在医院折腾了这么久,我也给足你们面子了,我不能拿我女儿的身体开玩笑。”

相对于彭建辉,张开江确实不是很记恨江海潮,一把手承担的责任毕竟要多一些,其实从事实上讲,江中二院这一阵也不可谓不上心,只是办不了实事,上心又有什么用。

“张总,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最后耽误您一点时间,最后让小林医生给张小姐看一看。”江海潮让出了林源,很是客气的说道。

“江海潮,你开什么玩笑。”张开江还没开口,彭建辉就咋呼起来:“张小姐的病多少老专家都没看好,你带一位实习生前来,这是要闹什么笑话?”

林源还穿着医院的工作服,彭建辉自然认得出这位年轻医生就是医院的实习医生,这江海潮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怎么的。

张开江也有些皱眉,有眼角扫了一眼林源,挥了挥手道:“不用了,谢谢江院长的好意。”

这一路上,林源也已经明白了江海潮对他热情的原因,虽说江海潮有些势力眼,临时抱佛脚,不过他也不算太反感,毕竟他太年轻,江海潮能找他,也算是对他爷爷医术的信任。

而且这一路上,林源也想的很明白,江海潮对他客气,是有事相求,倘若这件事他办成了,一切自然好说,办不成,估计江海潮又会把他当成空气。

在平时,林源也不会顾忌江海潮对他的态度,可是如今他得罪了王文辉,他的实习报告在王文辉手中捏着,没有江海潮帮忙,他想要毕业,估计够呛。

想到这里,林源不得不开口:“张总最近睡眠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如果我没猜错,张总最近应该出过一趟远门。”

张开江一愣,目光再次转移到了林源身上:“小伙子,你是医生还是算命的,我出过远门不算什么秘密。”

“我自然是医生。”林源不卑不亢的道:“看张总的气色,最近应该失眠比较严重,从气色看,张总的身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那么失眠就不外乎起居方面,比如换了个床,出了个远门,搬了新居,从张总本身的情况看,出远门的几率最大,如果我没猜错,张总近半个月应该是出国了。”

张开江张了张嘴,脸上有着一丝错愕,这个年轻人竟然说的一丝不差,他半个月前确实出了一次国,回来后一直睡眠不佳,原本他还觉得自己是因为女儿的病情太过担忧,眼下看来竟然是另有隐情......

第3章 重用白虎

林源进了病房,只说了两三句话,江海潮的眼睛就亮了,他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激动的有些无法控制。

江中二院是公立医院,这样的国营医院,院长的医术不见的是最好的,但是见识绝对不会差,而且懂得绝对多,中西医都知道一些。

林源仅仅说了两三句话,然而江海潮却知道,这些都是真本事,这样的手段在中医中叫做“亮山门”,意思就是直接亮出自己的招牌。

这就像是一些武侠电视上两个人相遇,互相介绍:“在下秦叔宝。”另一个拱手:“在下程咬金。”

这么招呼,有个前提,首先名字要响亮,倘若不响亮,即便是报了名,别人也不认识。同样的道理,这亮山门,凭的也都是真本事。

就比如林源,仅仅两句话,就震住了张开江,说穿了,这手段和江湖手段有些像,然而却最实用,用的第一招就是江湖八门中的“惊”字诀。

先把你震住,让你不敢小觑,后面的事情才好进行。

江海潮看得出林源不简单,彭建辉自然也看得出,林源倘若是他介绍来的,他自然乐得林源出手,可是林源是江海潮领来的,他可不想被江海潮拔了头筹,急忙道:“你一个小年轻,懂什么,张总的事情是你可以胡乱猜的的吗?”

“无妨!”

张开江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既然如此,那么林医生就看一下吧,反正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江海潮大喜,急忙推了一下林源,林源上前,先查看了患者的气色,然后查看了患者的眼眸和舌苔,这才摆开架势,坐在病床边上,伸手搭上了患者手腕。

边上几人都在静静的等着,约莫一分钟,林源松开手腕,站起身来道:“患者是气阴两虚,问题不大,我开个方子,保证三天而愈。”

“三天而愈!”

彭建辉闻言嗤的一声,这个病他们医院一大群专家折腾了半个月都没见好,林源真是好大的口气,三天而愈。

别说彭建辉,就是江海潮也觉得林源的口气有些大,要知道张昕这一阵在医院,医院能想的办法几乎都想了,什么青霉素、链霉素、APC、阿司匹林,能用到的药几乎都用了,可是高热还是不退,林源想要三天治好,怎么可能。

“林医生,您确定三天而愈?”张开江开口问道,此时他也觉得林源有些太浮躁,年轻人太不谨慎了,倘若不是林源一开口把他的事情说的太准,他甚至都不想再多问。

“张先生若是不信,我就没办法了,医患之间倘若失去了信任,即便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也无济于事。”林源淡淡的道。

“好,既然如此,林医生就开方子吧。”张开江沉吟了一下,最终下了决定。

他女儿的这个情况,张开江其实知道,江中二院不可谓不尽力,然而病情却无法好转,就证明这个病确实麻烦,即便是转院去了省医院,张开江也不敢保证几天就能好。

林源点头,走到边上拿出纸笔写了一个方子,然后走到江海潮面前道:“江院长,这个方子您佐证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江海潮大喜,在心中不由的赞叹林源会做人。他虽说懂一些中医,不过只是知道一些皮毛,真要让他治病,绝对是不行的,可是林源却找他作证,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林源对他的尊敬,倘若这个病治好了,自然少不得他的好处。

接过药方,江海潮根本没细看,只是扫了一眼,就点头道:“不错,这个方子不错,就按照这个方子抓药吧。”

“我看看!”彭建辉有些不甘心,一把从边上拿过方子,仔细的看了起来,只是看了两眼,彭建辉就冷哼一声:“胡闹,简直是胡闹。”

“怎么,这个药方有什么问题吗?”张开江问道。

“不是有问题,是有大问题。”彭建辉随手把药方递给边上一位中年医生道:“马医生,你看看,是不是胡闹,生石膏竟然用到了60克,这是要草菅人命吗?”

彭建辉同样不擅长中医,不过作为院长,一些常识还是懂得,生石膏是什么药,是猛药,又名“白虎”,药性很猛,药性寒凉,主要用来清热泻火,除烦止渴,一般用量绝对不会超过15克,这一次性用60克生石膏,绝对是很离谱的。

马医生正是江中二院中医科的专家,他接过药方一看,也是眉头一皱:“胡闹,生石膏怎么可以这么用?”

“马医生,这个药方有问题?”张开江再次问道,马医生他是知道的,确实是中医大夫,虽然名气不大,却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中医人,只是眼下中医不吃香,要不然马大夫至少也能混个副主任医师。

“确实有问题,这个药方,生石膏竟然用了60克,简直就是胡闹,生石膏又名白虎,属于虎狼之药,药性寒凉,虽说可以清热泻火,除烦止渴,但是这么大的用量,绝对会出问题,患者高烧这么久,身体本来就虚,这一剂药下去,患者的身体怎么能吃得消?”

听到马医生的话,江海潮的背后也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刚才他根本没看药方,只是觉得林源应该有些本事,同时也被之前林源的亮山门震住了,对林源有些盲目的自信,此时一听,却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窜到了头顶。

生石膏是什么药,江海潮自然知道,60克的生石膏确实要出大问题,这个药方有他点头,一旦出了事,他就脱不了干系。

“林医生。”张开江看向林源,他不是医生,自然不知道好坏,然而马医生和彭建辉的态度他却不能不在意。

“马医生说的并不全面,生石膏虽然又名白虎,但是他不是苦寒药,而是辛药,即能出汗又能清热,用于治疗热病再好不过,患者已经病了半个月,热气深入,不用60克的生石膏高热根本退步下来。”林源道。

“胡闹!”彭建辉又是一声冷哼:“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患者出了问题谁来承担?”

“彭院长,您还是操心您自己吧,这一阵夜晚总是出汗,一紧张就胸口疼,这个问题已经不算小问题了,再耽误下去可就不好治了。”林源目光一凝,他知道到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退却,然而他人微言轻,想要别人信服,只能下猛药。

彭建辉脸色一变,不由的后退两步,骇然出声:“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彭建辉一出声,病房内的所有人都脸色大变,看向林源的目光充满了骇然,这个年轻医生竟然如此厉害。

张开江也是眼睛微眯,心中充满了骇然之色,他作为铭仕集团的继承人,这些年自然没少认识一些名医,而且也听过不少事情,一些知名的老中医,确实有望气知人的本事,一眼就能看出你的身体状况,然而这些事只是听说,那样的老中医也都是名家。

然而眼前的林源却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一语中的,这手段简直有了国手之风......

第4章 痊愈

“林医生,用药吧!”吃惊过后,张开江终于拍板,原本收拾的东西也都放了下来,张昕暂时又住在了江中二院。

半个多小时,汤药端来,林源亲自察看,然后才让张昕服下,张昕不过十六七岁,是个很秀气的少女,这几天高烧,整个人既憔悴又无神,服了药就睡了。

一连三天,林源就陪在张昕的病房,成了张昕的专职医生,彭建辉虽然心有不甘,然而张开江已经决定,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看向林源的目光却不怎么和善。

江海潮三天来也是时不时的前来病房,虽说林源用了药,然而无论是彭建辉和江海潮都不敢放心。

服药后的第二天下午,张昕的高热就开始明显减退,到了第三天,体温就彻底恢复了正常,江海潮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小林医生,这一次真是谢谢你了。”张开江的脸上也挂满了笑意,这三天,林源不仅看好了张昕的高热,更是更他开了方子,看好了他的失眠,即便是在医院,晚上他也能眯一会儿,睡眠质量很是不错,这是自从从国外回来之后从没有过的。

“张总客气了,治病救人本就是医生的本份。”林源笑着道,这几天为了让张开江放心,他也是没黑没夜的在边上照看,只是偶尔去宿舍眯一会儿,眼下张昕终于好转,他也松了一口气。

虽说这一次同样得罪了彭建辉,不过林源并不后悔,一则,有江海潮罩着,实习通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再说,彭建辉作为一个院长,为了一己之私,倘若因为自己治好了患者记恨自己,那么这种人得罪了也就得罪了,林源也不是那种随意卑躬屈膝的人,实习能过最好,真要因为彭建辉的刁难过不了,那也没办法,林源不可能为了一个实习而丢掉自己的原则。

和别人不同,林源上医学院,原本也只是为了家人的期望,他真正擅长的还是中医,学习西医也只是为了更好的治病救人,在中医的基础上多学些东西。

“小林你回去休息吧,这几天你可是累得不轻。”江海潮在边上笑着道,林源治好了张昕的病,受益最大的自然是江海潮,张开江要感谢林源,自然也不会忘了他。

最主要的是彭建辉最后的昏招,原本张开江倒也不至于太过怪罪彭建辉,然而他最后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林源,在治疗的过程中百般阻挠,这就让张开江很生气。

江海潮想起昨天张开江气呼呼的说彭建辉“这样的心胸怎么能当院长”就禁不住一阵欣喜,倘若张开江在张百成跟前说两句,彭建辉的院长八成要泡汤。

“是啊,小林,回去休息吧。”张开江的夫人黄月娥也关切的道:“这几天你可是累坏了,注意身体。”

“也好,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若是有事,张总随时叫我。”林源点了点头,他确实累得不轻,给这种有权有势的人看病可是不轻松,要操心的事情太多。

不少人都觉得医生是个不错的职业,事实上在国内当医生并不轻松,即便是有些名气的医生每天的工作也很繁忙。

比如一些外科专家,一年的手术几乎排的是满的,而且还要操心医患关系,手术成功自然皆大欢喜,一旦出了岔子,有时候就是声誉扫地,几乎有就是那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样子。

想国外的一些名医,一年的手术也就是三十多台,然而在国内,大多数的外科医生手术都在三百台以上。

林源回到宿舍,倒头就睡,等到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看了看时间距离上班也就剩下一个多小时了。

洗过脸吃过饭,林源就换了衣服就前往了科室,这几天他几乎都没怎么来过科室,今天算是被江海潮带走之后第一次来科室。

进了科室,林源就觉得其他人看自己的目光有些怪怪的,进了值班室,王文辉正在整理文件,看见林源,脸上笑意盎然:“小林来了,吃过早点了没有?”

“吃过了,谢谢王医生关心。”林源笑着应道,王文辉突然对他这么热情,还真让他有些不习惯。

“嗯,好好工作,你是这一批实习生中最不错的,这一点大家有目共睹。”王文辉拍着林源的肩膀。

“好像前几天你还说我是这一群实习生中最能惹事的,最不省心的。”林源心中肺腑,不过脸上却挂着笑意。

“林源,王医生变脸真快。”王文辉刚走,陈颖就凑过来在林源边上笑道。

“王医生不去唱川剧有些浪费了。”林源也开着玩笑。

“呵呵,不过林源,没想到你竟然认识江院长,有江院长在,你的实习成绩绝对是最好的。”陈颖有些羡慕。

他们这些上医学院的,实习成绩很重要,这不仅关系到毕业的成绩,更是关系到以后找工作,实习成绩不行,将来找工作绝对受影响。

“其实我和江院长并不熟。”林源笑着道:“而且陈颖你可是学霸,又是美女,昊医生也绝对不会刁难你,不像我,要是没有江院长,我的实习成绩绝对是最差的。”

“也许吧。”陈颖笑了笑问道:“对了林源,还有两个多月实习就结束了,到时候你打算干什么,是继续留在江中二院还是?”

“这个再看吧,江中二院可不好留。”林源笑道。

“你是没问题,江院长一定会帮你的,而且我可是听说铭仕集团千金的病就是你治好的,江院长高升指日可待。”陈颖打趣道。

“陈大美女什么时候也关心起时事了?”林源开了句玩笑,然后道:“其实你也知道,我擅长的是中医,将来可能会自己开个诊所吧,当然,这些要等实习期结束再说。”

和陈颖聊了两句,林源就去了张昕的病房,张昕基本上已经痊愈了,就是大病一场身子有些虚,林源又开了调理的方子。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大病一场,很伤元气。

进了病房,张昕正坐在床上,笑着向林源打招呼:“林医生您来了,这次谢谢您了,要不是您,我估计要耽误高考了。”

眼下已经是05年的四月份,距离高考也就两个月了,张昕正是高三,耽误了半个月问题不大,若是继续耽误,高考确实受影响,当然她作为铭仕集团的千金,高考其实并不重要,不过小丫头性自傲,坚决要凭自己的真本事考上大学。

“客气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林源笑着向张开江打了个招呼,来到床边开始给张昕复诊。

这两天张昕的气色已经好多了,脸上有着红晕,小丫头看上去是明艳动人,绝对的美女,放在学校绝对是校花级别的。

林源诊了脉,收了架势,笑着起身道:“已经康复了,可以出院了,回去好好调养,保证两天或碰乱跳,踢足球都没问题。”

“都是林医生医术好。”张开江笑着道:“我听说林医生还在医院实习,实习期快满了吧?”

“快了,也就两个多月。”林源点头。

“林医生实习期结束有什么打算,继续留在江中二院?”张开江问道。

“现在还说不准,能留在医院自然最好,不过我最擅长中医,留在医院的可能不大。”林源道。

“要是不打算留在江中二院,我倒是可以介绍你去省医院,卫生厅也可以。”张开江道:“现在的医生不好当,没资历很难出头,卫生厅倒是不错,要是你愿意从政,那就是最好的选择。”

“谢谢张总,我考虑一下,到时候给您答复。”林源笑了笑,没有当场答应,也没有直接拒绝,这次他虽然治好了张昕,不过他却不会真的觉得张家欠了他的情,有些人情不用还好,用过了也就完了。

“好,我等你答复。”张开江倒不是一时之气,反而是很认真的,说实话,他确实很欣赏林源。

从张昕的病房出来,林源正打算回科室,却迎面碰上了彭建辉。

“小林,有时间吗,有时间我们好好聊聊,你们这一群实习生进来,我一直都很关注,不过就是忙的没时间沟通。”彭建辉满脸笑意,客气的有些过分。

第5章 你真牛

“小林啊,坐!”

进了办公室,彭建辉热情的招呼林源,并且亲自给林源泡了一杯茶,很是热心的问道:“小林啊,实习期还有两个月就结束了吧?”

“嗯,还有两个多月。”林源点头。

“怎么样,实习结束有什么打算?”

“还没想好呢。”林源笑着道,搞不懂彭建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如果他没记错,这几天的治疗彭建辉一直都在阻挠,估计整个医院,最不希望他治好张昕的人就是彭建辉了。

“这有什么好想的,还是继续留在医院的好,中医内科你看怎么样,我们医院的中医科室虽然不是江中市最好的,却也算是小有规模,到时候我会打招呼,直接让你转正,最多三年保证你成为主治医生。”彭建辉坐在林源对面,满脸笑意,就像是在看自己的亲儿子。

林源怦然心动,彭建辉的承诺简直太诱人了,估计换个人在这儿,立马要抱着彭建辉舔脚尖。

眼下国内医疗体制很是森严,大医院的正式编制很难混,即便是转正,别说主治医生,即便是住院医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一般刚毕业的大学生,进了医院,至少要熬两三年资历才能成为住院医,成为住院医运气好也要三五年才能成为主治医生,也就是说满打满算,从毕业到主治医生少说也要六七年的时间,眼下社会上很多主治医生年轻一点的也都是三十出头,二十五六岁的很少见。

林源今年才二十四岁,按照彭建辉的保证,那就是说二十七岁之前,他绝对能成为主治医生,在一些小医院,主治医生已经有资格开专家门诊了。

“谢谢彭院长,我会考虑的,能留在医院我可是求之不得。”林源表态道,同样没有给彭建辉准话。

林源虽然年轻,却不代表他不懂世事,眼下医院江海潮和彭建辉明显不对付,他如今已经算是和江海潮走的很近了,自然不可能再和彭建辉走的太近,脚踏两只船是很容易翻船的。

当然,林源也不想把彭建辉得罪的太狠,毕竟彭建辉才是医院的一把手,在实习结束之前,没必要得罪医院的老大。

这两天外面已经有传言,彭建辉可能要倒霉,但是这倒霉不倒霉的不是林源要操心的,即便是彭建辉要倒霉,真要铁了心,收拾他一个实习医生还不是手拿把攥。

“好,那我就等你的消息。”彭建辉笑呵呵的道:“眼下像小林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可是不多见,我们医院可是不会放过人才的......”

从彭建辉的办公室出来,林源就是一阵苦笑,之前在学校还不觉得,这出了学校才能发现社会上的尔虞我诈,他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竟然不知不觉搅合进了医院一把手和二把手的斗争之中,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张昕在医院又住了一天,第二天就办了出院手续,林源自然免不了相送,临走的时候,张开江递给林源一张名片,表示林源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找他。

张昕出院后的第三天,市卫生局的一大群领导突然前来江中二院检查,检查之后的第二天,彭建辉就被撤去了院长职务,消失在了医院之中,医院的常务副院长江海潮成了代院长,一时间江中二院风云变幻。

彭建辉的消失,让林源是彻底松了口气,他再也不用夹在医院的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打太极了,而且因为江海潮的上位,一时间林源在内科炙手可热,即便是主任见了林源也是满脸笑意,嘘寒问暖。

没过几天,一个消息不胫而走,不知道是谁把林源治好张昕的事情透漏了出去,一时间林源在江中二院成了名人,不少人都知道了彭建辉的倒台竟然是因为一位实习医生。

“林医生早!”

一大早,林源走进医院,不管是认识的,不认识的,本科室的或者外科室的,见了林源都是满脸带笑,热情的招呼,不知情的估计还要以为是大领导前来视察。

“林医生来了,我给您泡茶。”林源走进值班室,一位其他院校的实习生就急忙给林源倒了一杯茶过来,殷勤无比,搞得林源很是不适应。

“小林来了。”王文辉的脸上更是笑出了褶子,一位主治医生见到林源这样的小实习医生竟然就像是见到了院长。

“王医生,我说句话您不要生气。”林源很是认真的道。

“你说,我不生气,我是那种容易生气的人吗?”王文辉呵呵笑道。

“您笑起来其实并不好看。”林源道。

王文辉满头黑线,呵呵一笑,转身离开了,麻痹这小子竟然还记仇。

早上查过房,林源刚刚回到办公室,手机就响了,电话是他的一位同学打来的。

“林源,你是不是在江中二院实习呢?”电话接通,一个男声传来,正是林源的寝室同学高飞。

高飞实习的地方是江中市妇幼医院,平常和林源关系不错,有事没事的都会打个电话吹吹牛。

“是啊,你不是知道吗,怎么又闲了,你们妇幼医院最近又有什么新鲜事?”林源笑着问道,高飞这货上学的时候学的就是妇幼科,将来很有可能成为一位男妇产科医生。

“别提了,我妈生病了,我们家小区不是距离二院比较近吗,所以找你这个老同学走走后门。”高飞道。

“阿姨生病了,你们现在在哪儿呢,我这就过来。”林源急忙道,高飞的母亲生病,他可不敢再插科打诨了。

“快到医院了,你到门口等我。”高飞道:“对了,不影响你上班吧,你毕竟还是实习期,要是因此留下不好的影响就不好了。”

“没事。”林源道:“好了,我在门口等你们。”要是之前,林源自然还有所担心,现在嘛,估计王文辉不敢给他穿小鞋。

在医院门口等了大概十多分钟,一辆出租在门口停稳,高飞扶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士从车上下来。

“飞子,阿姨。”林源大步迎了上去,高飞是本地人,之前林源也去过高飞家,和高飞的母亲宋玲玲并不陌生。

“林源,没耽误你上班吧,我说了一点小毛病,不用麻烦你,高飞就是不听。”宋林林笑着道,不过整个人看上去有气无力,林源仔细看了两眼,大概可以确定是高血压这种大众病,别的问题不大。

“不耽误,我扶您进去,有我领着,挂号什么的能方便很多,也能少花一些冤枉钱。”林源笑着道。

眼下全国各大医院,套路基本上都差不多,挂号什么的,有时候人多,根本挂不到,特别是一些专家号,基本都要一大早。

挂了号看病之前各种化验之类的一大堆,有的患者甚至等不到化验结束就被送去急诊,这种事不少见。

江中二院也算是大医院,患者不少,进了门诊,林源让高飞等着,自己去了里面找人要了一个专家号,穿着医院的制服,一般这种小事不难办,都是一个单位的,谁没有求到人的时候,谁没有个亲戚朋友?

高血压属于心内科,和内科相邻,林源平常没少打交道,上了楼,附近的医生护士大多都认识林源,一路上招呼声不断,林源挂的号是心内科的专家胡秋林,副主任医师。

来到心内科坐诊室附近,还没进门,林源几人就碰到胡秋林的助手医生从坐诊室出来,林源急忙迎了上去:“程医生!”

“呀,是小林啊。”程医生是个住院医,三十岁,负责给胡秋林打下手,平常见了林源绝对没这么热情,不过现在嘛,那是满脸笑意,现在整个医院谁不知道林源和院长江海潮关系好。

“程医生,我的一个朋友母亲生病了,胡主任现在有空没?”林源问道。

“有空,没空也要有空啊,谁让是林医生您的朋友呢。”程医生很会说话,一边说着还一边扶着宋玲玲:“阿姨,里面请。”根本就不问宋玲玲挂的号是多少。

进了坐诊室,程医生在胡秋林耳边轻语两句,胡秋林满脸带笑:“林医生啊,来来来,快坐,患者和家属也都坐吧,什么情况,说说。”

高飞看的膛目结舌,轻轻凑到林源边上,竖起大拇指:“哥们,你真牛!”

第6章 急黄之证(上)

林源也没想到自己如今在江中二院竟然如此有名气,连胡秋林对他也这么客气,要知道胡秋林可是副主任医师,他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人家根本不用搭理他。

“这就是权利的驱使啊。”林源不由的感慨,他知道,这一切并不是他林源的面子,而是江海潮,无论是程医生还是胡秋林,都是看在江海潮的面子上对他客气。

宋玲玲的情况并不算严重,只是高血压,胡秋林检查过后让宋玲玲又去做了个化验,然后开了一些降压药,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林源就陪着高飞和宋玲玲离开了。

走出医院,高飞是一个劲的道谢,他自己也是实习医生,自然知道去医院看病的麻烦,今天若不是林源,他们这个时候别说出院,就是能不能挂到号还是两说呢,有林源陪着,从进门到出门,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多小时。

“林源,今晚下班我请客,记得一定要来。”高飞临走的时候向林源挥了挥手,叮嘱道。

“好,晚上我一定去。”林源点了点头。

作为实习医生,林源的工作也就是查个房,登机一下患者的情况,并不算多么复杂,一晃就到了下班。

正在换衣服,高飞的电话就到了:“林源,来了没有,福清大酒店,到了打电话。”

“正在换衣服,马上就到。”林源呵呵笑道:“今天高总倒是舍得大出血啊,福清大酒店的饭菜可不便宜。”

“嘿嘿,感谢林医生今天出手相助,怎么也不能吝啬不是。”高飞嘿嘿一笑道:“来的时候带上陈颖,我们几个老同学正好聚一聚。”

“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大方,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林源调笑道:“那我这个电灯泡是不是半路要离席让座?”

“你要是舍得,我自然不介意,陈颖可是我们系的系花,追求者无数。”高飞同样开着玩笑。

林源换好衣服,正好也碰到了陈颖,陈颖同样也换好了衣服,林源直接邀请,陈颖也不拒绝,两人出了医院拦了车直奔福清大酒店。

福清大酒店是五星级酒店,档次很高,平常林源可来不起这样的地方,按说以高飞的家境也来不起这样的地方才对,不过人家说了,林源也不好多问。

两人下了车,一边往进走,林源一边打着电话,询问高飞在什么地方,正说着,突然和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两人都是一个趔趄,还好没栽倒。

“你长没长眼睛,怎么走路的?”对方刚刚站稳,就是一声质问。

林源也知道自己打电话可能没注意,因此急忙道歉:“对不起,正在打电话,太专注。”

“对不起就完了,知不知道走路要长眼睛,这也是撞到我了,倘若撞倒的是老人孩子或者孕妇,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是是是,您说得对,以后我一定注意。”林源可不想因为一点小事和对方纠缠,再次笑着道歉。

“是是是.....你这是什么态度,敷衍了事?”对方竟然有些不依不挠,如此一来,陈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正打算开口,不过还没来得及,远处就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小黄,怎么回事?”

“噗,小黄!”陈颖当下没忍住,捂着嘴一声轻笑,这小黄倒是很像小狗的名字,怪不得对方不依不挠。

对方是个三十岁出头的青年,听到声音,急忙回头,身后走来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

“董事长!”

“怎么回事?”老人满脸威严,走过来龙腾虎步,不过林源却看出对方的脸色有些蜡黄,而且明显中气不足。

“没什么,刚才我不小心撞了这位大哥。”林源急忙道:“我正在道歉呢。”

“一点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青年也急忙摆手,当着自家老板的面,青年明显不敢较真,林源再次道了一声谦,这才和陈颖进了酒店。

高飞订的是福清酒店的梅花厅,林源和陈颖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好几个人,感情今晚的这顿饭并不是高飞请客。

“哈哈,陈颖来了。”包间里面一位个头高大的男生站起身来,呵呵笑道:“林源也来了,自从开始实习,我们这些老同学可是很少聚会了,今天机会难得。”

林源之所以判断今晚的这顿饭不是高飞请客,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青年,对方也是他的同学,名叫赵全明,父亲是包工程的,家境很是不错,要说今天这个包间里面唯一能在福清酒店请得起客的也就是赵全明了。

看到赵全明,林源就有些埋怨高飞,他对赵全明倒也不是有什么偏见,而是他知道,赵全明一直在追求陈颖,而陈颖对赵全明兵不待见,有这个事在里面,他今晚邀请陈颖,回去之后难免被埋怨。

陈颖看到赵全明,脸色明显不太好,恶狠狠的白了林源一眼,自己找个了座位坐下,林源倒是笑着向几人打了声招呼,也找了位子坐下,今天总共就七个人,加上陈颖,四男三女。

“哈哈,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上菜。”赵全明见到陈颖不搭理自己,微微有些尴尬,干笑两声就吩咐服务员上菜。

吃饭的时候,高飞就说了今天在江中二院的事情,几人都笑着夸赞林源有面子,而且一个劲的问陈颖林源在江中二院的事情。

陈颖倒也打开了话匣子,说起了那天早上的事情,而且说得兴致勃勃,这一幕看的赵全明很是不爽。

原本今天请客,赵全明就是打算问一问陈颖的打算,他父亲认识中心医院的副主任,正好可以帮助陈颖去中心医院工作,可是眼下,林源竟然认识江中二院的院长,他的话就说不出口了,一个副主任和院长可是没法比。

这顿饭吃到最后味道明显不怎么对劲,因此几人也就早早散了,出了包间,刚刚走出电梯口,几人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悠扬的警笛声,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用担架抬着一位老人急匆匆的往外走,一大群身穿西装的青年人和中年人护在周围。

“是之前的那位老人?”陈颖轻轻凑在林源耳边道。

“嗯,应该是急黄之证,刚才进门的时候我就看出那位老人脸色发黄。”林源点了点头,轻声道。

两人说话的功夫,老人已经被送上了急救车,车子拉着警报一路扬长而去。

林源一群人在医院门口分别,他和陈颖都住在医院宿舍,算是同路,其他人各自分道扬镳,临走的时候,赵全明忍不住恶狠狠的看了林源一眼,当初实习的时候他就想争取和陈颖一个医院,没想到便宜了林源。

在宿舍附近,林源和陈颖告了别,回到宿舍,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看着医书,边上放着一壶清茶,很是有些悠然自得。

陈颖正准备回宿舍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电话是他的父亲打来的,说是有一位远房亲戚生病了,让她跟着一起去探望。

不多会儿,一辆银白色的奔驰在宿舍附近停稳,陈颖上了车,车子缓缓启动,半个小时后在省医院门口停稳。

“爸,生病的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我以前没听说过?”父女两人一边往进走,陈颖一边问道。

“你爷爷生前的故交,这一次来江州看一个项目,没想到突然发病。”陈俊荣解释道。

“哦!”陈颖应了一声,没再多问,跟着陈俊荣一起进了医院,来到医院的一间病房内。

进了门,病房里面一大群一声正在忙碌,几个身穿西装的中年人守在边上,陈颖下意识的向病床上看了一眼,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呼:“是他?”

“怎么,你认识你乔爷爷?”陈俊荣惊讶的问道。

“刚才我和几个同学去福清酒店吃饭,进门的时候见过一面,当时我一个同事就看出了他的症状,说是急黄之证。”陈颖轻声道。

“你的同事看出了你乔爷爷的病症?”陈俊荣脸色一变,心中顿时打起了小算盘......

第7章 急黄之证(中)

老人的身份看上去很不简单,此时病房内省医院的专家不少都在场,好几位陈颖甚至都知道,不仅有西医方面的专家,更有中医方面的专家,其中一位老人陈颖如果没认错,对方应该是省保健局的,名叫顾森全,是江州省很有名的杏林圣手,平常负责给省一级的领导看病。

“陈老弟来了。”

陈颖和陈俊荣正说着话,一位身穿西装的中年人就迎了上来,中年人和老人长得有六七分的相像,国字脸,个头很高,身材魁梧,看上去倒不像是商人,很像是当兵的。

“乔大哥。”陈俊荣和对方打了声招呼,关切的问道:“乔叔叔的情况怎么样?”

“眼下还说不准,省医院的专家正在检查。”中年人有些担忧的道:“这一次突然发病,真是让人戳手不及,原本这一次的事情我是没想让他老人家亲自来,他老人家却想着顺便过来散散心,没想到......”

说着话,中年人就看到陈俊荣身边的陈颖:“这位就是世侄女吧,我记得上次见他还只是几岁的小女孩,没想到转眼间这么大了,长得这么漂亮。”

“毛头丫头一个。”陈俊荣微微一笑,然后板着脸向陈颖介绍:“这位是你乔叔叔,还不叫人。”

“乔叔叔好。”陈颖甜甜的叫了一声,乖乖的站在一边,他对眼前的人不熟,不过看得出,他父亲对对方很重视。

大概十多分钟,一群专家就检查完毕,所有人都出了病房,到了边上的会诊室,陈颖和陈俊荣也跟着进了里面,站在角落听着。

“从症状和检查的结果来看,乔老先生应该是病毒性肝炎,而且比较严重,此时更是伴随着低烧,具体情况还要等一些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知晓。”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首先下了定论。

“张主任说的没错,确实是重型病毒性肝炎,这种情况中医称之为重症黄疸,又称之为急黄之证。”有一位中年医生接口,这位中年医生很显然是中医专家,说着话,他还看向顾森全。

顾森全点头:“小赵说的不错,乔老确实是急黄之证,这种病症往往发病迅速,猝然发病,命在顷刻,耽误不得。”

“急黄之证!”陈俊荣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识的看向陈颖,心中有些微微的吃惊,好像之前陈颖就说他的一个同事就看出乔老是急黄之证。

“小颖,你说之前你的一位同事就看出你乔爷爷是急黄之证,他给你乔爷爷检查了?”陈俊荣问道。

“没有,我们只是进酒店的时候遇到了,以乔爷爷的身份,我们哪有资格给他检查。”陈颖摇头道:“不过林源确实很厉害,往往只要远远的看一眼,就能看出谁得的什么病,我们学校不少人都叫他小神医。”

“远远的看了一眼?”陈俊荣更是吃惊不小,远远的看了一眼就能看出病症,这个人的医术该要如何的了得,至少也是国手水准。

就在陈俊荣和陈颖说话的时候,乔老的又一项检查结果出来了,胆红素200,氨基转氨酶两千多,这一下可是吓坏了所有的专家和医生。

“二百多的胆红素,从黄疸的角度看,这是中度以上的黄疸,氨基转氨酶也严重超标,用药很不好用啊。”顾森全也皱起了眉。

人体的氨基转氨酶是一种分解食物的催化剂,由肝脏产生并且存储在肝脏之中,作为胆汁的重要组成部分,胆红素一般也只存于肝脏、胆囊和小肠之中,此时乔老的血液之中居然有大量超标的氨基转氨酶和胆红素,这说明他的肝细胞严重受损,因为胆红素是黄色的,出现在血液中,人体的肤色就会发黄,因而出现黄疸,这种情况如果继续下去,乔老极有可能会出现肝性脑病或者肝坏死。

“使用激素吧。”医院的副院长佟根生犹豫了一下,开口表态。

“以患者眼下的情况,大量使用激素,极有可能会引发股骨头坏死或者伤害其他脏器。”顾森全提醒道。

“可是耽误下去,病情恶化,情况将更加严重。”佟根生皱了皱眉,顾森全说的是实情,这个问题他不得不考虑,因此看向了中年汉子,也就是乔老的儿子乔焕明。

乔焕明此时的心中也已经是七上八下,他的父亲年纪不小了,很多事情不得不考虑,要是引起的后果太严重,他自然不能同意,沉吟了一下问道:“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那就只能采用中医保守治疗。”佟根生看向顾森全:“如此就只能拜托顾老了。”

顾森全也知道佟根生说的是实情,因此也不推脱,点头道:“这样,我开一个方子,先试着服用,再看看效果。”

说着话,顾森全就写了药方,然后把药方递给乔焕明:“乔先生,你先看一下方子。”

顾森全的话听上去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乔焕明接过方子下意识的问道:“顾老,不知道您有多大把握?”

“这个不好说,患者的病情比较严重,具体还要看服药后的效果。”顾森全可不敢打包票。

“这样啊。”如此一来,乔焕明有些为难了,刚才他已经听出来了,自己父亲的情况耽误不得,而顾森全有没有多大把握,要是耽误下去......

看到乔焕明为难,顾森全也不催促,他虽然名气不小,肚量同样不小,乔焕明犹豫,他也不生气,这个病确实复杂,医生也不能保证包治百病,他也只能尽力而为。

“乔大哥,若是不介意,我推荐一位医生。”这时陈俊荣犹豫了一下,走到乔焕明身边道。

此时陈俊荣也是有些破釜沉舟,他们陈家也算是江中市的大企业,以前他们家老爷子在的时候,陈家在江州可谓是如日中天,只是老爷子去了之后,很多人脉也丢了,眼下企业自然不如往昔。

这一次乔老前来江中,带来了一个大项目,这个项目陈俊荣也想争取合作,只是乔老为人严谨,而且陈俊荣自认为在同等条件下,陈家不见得占优势,虽说乔老和他们家老爷子有旧,可是这几十亿的大项目不是完全靠关系就可以的。

眼下乔老生病,陈俊荣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倘若自己推荐的医生治好了乔老的病,这个项目陈家就有了优势。

乔焕明眼睛一亮,急急问道:“不知道陈老弟推荐的是哪位名医?”

“算不上名医,是小女的同事,不过他的这位同事之前和乔老有过一面之缘,远远的一眼,竟然就看出乔老是急黄之证,想必有些本事,试一试总没错。”陈俊荣道。

“既然如此,就麻烦陈老弟了。”乔焕明听到对方只是远远一眼就看出自己父亲的病症,心中不由一动,急忙道。

陈俊荣这才松了口气,他就怕乔焕明不同意。

“小颖,还不给你的同事打电话。”陈俊荣向陈颖催促道。

陈颖很是有些不乐意,他看得出乔老身份不一般,给这种人看病有时候麻烦事很多,不过父亲催促,她却不能不在意,只能拿出手机给林源拨了过去。

第8章 急黄之证(下)

林源赶到医院,进了会诊室,就看到会诊室里面人满为患,不少都是省医院的专家,立马就猜到这一次生病的人绝对不简单。

在学校那么长时间,他倒是不知道陈颖竟然也背景不凡,竟然认识这样的大人物。

“林源!”陈颖急忙迎了上去,眼中有些歉意,大晚上的把林源叫来,又是给这种大人物看病,她的心中很是过意不去。

“这位就是小林医生吧。”陈俊荣也走上前,脸上难掩失望之色,他万万没想到陈颖口中的同事竟然只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毛头小子,今天这个人是丢到家了。

“爸,这就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大学同学,林源,林源,这是我父亲。”陈颖是双方做了介绍。

“陈叔叔好。”林源客气的打着招呼。

“好。”陈俊荣微微一笑,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了,毕竟人是他叫来的,他要是这个时候打退堂鼓,那么可就更加丢人了。

会诊室里面一大群专家此时都看着林源,不少人都微微摇头,陈俊荣他们是认识的,万隆集团的总裁,原本他们都以为陈俊荣介绍的医生是哪位名家教授,却不曾想竟然是个毛头小子,他们一群人等的竟然就是这么一个人,真真是大失所望。

“乔大哥,这位就是小林医生。”陈俊荣硬着头皮向乔焕明介绍,只觉得脸上发烫。

乔焕明也有些生气,不过他的涵养还是不错,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挤出一丝笑容,向林源点了点头:“林医生好。”

“小林医生,这位是东江省圣丰集团的总经理乔焕明乔总,生病的正是圣丰集团的董事长乔润生乔老先生。”陈俊荣向林源介绍道,同时也有些提醒林源的意思,千万慎重,实在不行就算了。

“乔总好。”林源向乔焕明点了点头:“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先看一下患者。”

“林医生请!”乔焕明点头,前面带路,一群人再次进了乔润生的病房。

病房里面,乔润生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伴随着低烧,林源上前,先查看了乔润生的眼眸和舌苔,然后走到边上,摆开架势,开始给乔润生把脉。

林源开始把脉,边上又是一片嘘声,这个年轻的毛头小子竟然是个中医大夫,要知道,中医比西医更难养成,哪个有名气的中医大夫不是头发花白的老头子,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竟然学人家把脉,真真是不知所谓。

在场众人唯独顾森全眼睛一眯,他是老中医,自然看得出林源的架势,绝对是很熟练的,无论是下手还是姿势,都是老练无比,并不是装模作样。

中医诊脉,讲究很多,不少学了几年中医的郎中都不见得会诊脉,眼下医院,很多中医医生诊脉,都是一边把脉,一边看着手表掐算,说是诊脉,其实也就是算患者一分钟之内的脉搏次数,简直是给中医人丢脸,什么脉玄、脉滑他们是一窍不通。

过了一分钟,林源松开乔润生的右手,又换到左手边诊了一次,这才站起身,一群人再次回到了会诊室。

“乔老是急黄之证,用西医的说法就是重型病毒性肝炎,病情已经到了刻不容发的地步,发病很急,命在顷刻。”不等众人发问,林源就首先开口。

林源一开口,在场的不少人都是脸色一变,收起了原本的轻视之心。刚才他们确诊,还是研究了半天,看了化验结果,可是林源,只是靠着诊脉,前后也就几分钟,下的结论竟然和他们一般无二。

刚才陈颖打电话,众人都在边上,陈颖绝对没有提前透漏乔润生的病情,别的不说,单说林源能做出这么一番结论,就绝对有着真本事。

“林医生,不知道该如何治疗?”乔焕明也收起了轻视之心。

林源精通中医,同时也学过西医,可以说是中西医精通,闻言斟酌了一下道:“按说这种情况采用激素治疗效果最好,只是眼下患者的情况必须大量使用激素,后果不好说,大量使用激素,有可能引起股骨头坏死或者伤害其他脏器,还是采用中医保守治疗最为妥当,这样我开个方子,可以试一试效果。”

众人再一次面面相觑,林源的话竟然和刚才顾森全的话一般无二,顾森全那可是省保健局的专家,有名的杏林圣手,林源一个毛小子,能说出这么一番话,当真让人不敢小觑。

顾森全同时也起了爱才之心,不由的开口道:“林医生,之前我开了一个方子,你先看一下,指正一番。”

顾森全开口,可是吓坏了一群人,搞什么鸡毛,顾森全竟然让这么一个毛小子指正,以顾森全的本事,全国有资格指正他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

林源也认识顾森全,闻言急忙道:“顾老折煞我了,我哪里有资格指正您老,跟着您老学习还差不多。”

“呵呵,先看看方子。”顾森全呵呵一笑,对林源的表现很满意,他刚才说是指正,其实是考教,林源真要是大咧咧的受了,他才要生气。

说着话,顾森全把方子递给林源,林源接过方子看了一眼,就不由的道:“仲景名方,小柴胡汤和菌陈蒿汤加减,顾老的方子果真对症,小柴胡汤清热解毒,针对患者体内的热毒,菌陈蒿汤清热利湿,针对患者体内的湿热,郁金汤可以活血化瘀、疏肝利胆,很是中规中矩的方子。”

听到林源的前半句话,顾森全都满意的点头,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中医基础很扎实,这几个方子或许很多中医人都能认出来,可是能说的这么详细的绝对不多。

可是听到林源最后的评价,顾森全却眉头一皱,他就知道林源的话没说完,他的方子确实中规中矩,可是别人这么评价,却显得突兀,要么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要么就是还有补充。

其他人也有些暗骂林源冒失,一个年轻人,评价顾老的方子中规中矩,真是有些过了。

“不知道林医生打算用什么方子?”顾森全并不生气,而是很客气的问道。

“这个方子没什么问题,如果再加一味药或许效果更好。”说着话,林源提起笔,在顾森全的方子后面加了一味药,然后递给顾森全道:“还请顾老指正。”

顾森全接过药方,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久久无语,顾森全的边上一位中医专家探头一看,也同样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喝道:“胡闹!”

这时不少人都凑过去看向药方,只见药方的最后确实加了一味药,药名是赤芍,只是这个药量很是吓人,整整500克,足足一斤的量。

出身平民的小郎中,靠着精湛的技艺,使得死神绕路,病魔屈服。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9996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