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总在她需要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救她于水火,面对父亲的告诫,她终于发现,她怀上了他的孩子。

他总在她需要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救她于水火,面对父亲的告诫,她终于发现,她怀上了他的孩子。


第1章 帅哥,一个人?

姜淑桐收到过很多这样的微信。

对话框里一对男女赤身裸体地躺在酒店大床上,没有丝毫羞耻和避讳。

照片里的男人是姜淑桐的丈夫——陆之谦,结婚半年从不碰她,却在外面花天酒地,包养小三小四。

“姜姐姐,之谦让我给你发个信息,说今晚不回来睡了,他喜欢我陪他。”

姜淑桐神情淡漠,想用这种方式气她?

“告诉陆之谦,和女人上床前记得戴套,每天晚上从这个女人肚皮爬到了另一个女人的肚皮,弄出了艾滋我嫌脏。”

她都能想象到,收到这条信息的女人有多气急败坏。

陆之谦在别人那里是个宝,在姜淑桐眼里,只能算作一个会呼吸的雄性生物。

姜淑桐只要一想到自己和陆之谦生活在一起,她就觉得恶心!

发完信息,门外边就非常适宜的传来了一阵砸门声,婆婆在外头骂骂咧咧——

“你又在房间里偷什么懒!让你做个饭就像要了你命一样,想造反?结婚半年了肚子还没动静,我家之谦好吃好喝地供着你,就算是只公鸡也该下蛋了吧?”

“真当自己是皇后命?生不出孩子连饭都不做了?你是想饿死我?”

刺啦一声,姜淑桐把卧室门打开,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陆母。

陆母被她的目光吓到了,后退了几步,脸上的愤怒就像是破了洞的皮球,顿时泄了。

她边往客厅走,边嘟嘟嚷嚷道:“做个饭都不情不愿,你这种女人活该管不住之谦!

姜淑桐在心里一阵冷笑,呵,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你儿子就是圣人?

你儿子在外面花天酒地,我一个人在家生的出孩子?

这天晚上,姜淑桐也没有回家。

她一个人走在酒吧街中,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形形色色的人都在深夜中出没。

结婚半年,她过着丧偶式婚姻,丈夫出轨,婆婆谩骂,这样的生活她过够了!

姜淑桐靠在酒吧门口,心里头喷涌出放肆前的快感。

与此同时,酒吧街正前方走过了一个男人。

夜色下他的五官并不清楚,但可以看出他穿着妥帖的西装,长身如玉,通身散发出神秘的气息。

姜淑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帅哥,一个人?”

甜腻的女声传过来,顾明城皱眉,下意识想把这个凑过来的女人推开,在酒吧前喝得烂醉,这种人他看不上,脏。

就在顾明城伸手把姜淑桐推开时,一道车灯闪过,他看清了她的脸,那副五官在醉酒后显得格外美艳,红唇黑发,媚眼如丝,呵,又是她?

顾明城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他伸手揽着姜淑桐的腰,语调暧昧低沉,“当然。”

姜淑桐心里头有些怕,但她一想到手机里那些恶心人的照片视频,她咬牙,攀上了男人的肩膀,“既然如此,做个伴吗?”

酒店套房内,昏暗的灯光落在姜淑桐遍布泪水的脸上。

顾明城吻了吻她的眼角,柔声道:“后悔吗?”

姜淑桐倔强地摇头。

后悔什么?后悔嫁给陆之谦当活寡妇?后悔嫁进陆家当一个生子机器?

这都是她自己选择的结果,有什么好后悔的!

柔弱无骨的双手攀上腰腹,那双手冰凉无比,放肆而又诱惑。

顾明城握住了那双手,翻身而上,他吻着身下小女人的肩膀,从她的身体中贯穿而入。

最后那一瞬间,始终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的姜淑桐猛然睁眼,浑身颤栗。

“乖,别乱动。”

最后的最后,姜淑桐脑海中就只剩下了这一句话浮沉。

第2章 很好,她又跑了

天刚放亮,清醒过来的姜淑桐落荒而逃。

她前脚走,后脚顾明城就睁开了眼睛,他望着空荡荡的酒店房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很好,又跑了?

顾明城眼底一片阴翳。

说实话,姜淑桐回家后,对昨晚的冲动还是很后悔的,毕竟她不该用放纵自己为代价来报复陆之谦。

砰的一声,客厅门被人撞开了。

姜淑桐回头,默然地看了一眼陆之谦,眼神中尽是鄙夷不屑。

“你这个臭婊子,还敢瞪我?看我不打死你!”陆之谦抽起衣架上的皮带就往姜淑桐身上打。

“妈的,跟个木头一样,打你都没反应。”

一身酒气的陆之谦摇摇晃晃进了卧室,坐在沙发上的姜淑桐捡起地上的皮带,越缺乏自信的男人越喜欢在女人身上找存在感,呵,孬种。

两人结婚半年,这半年里,姜淑桐眼睁睁看着陆之谦从婚前的彬彬有礼变成了酗酒易怒,动不动就在家里发脾气,骂她‘贱、货’,‘臭、婊、子’,怎么难听羞辱人就怎么骂。

浴室里水声渐渐小了下来,陆之谦光着身子出现在了卧室中。

抬头,他就看见穿着一身居家服的姜淑桐在晾衣服。

这个女人很美,身材凹凸有致,腰肢盈盈一握,站在阳光下就像是会勾人的妖精。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她会是他最美的妻子。

陆之谦咽了咽口水,他快步走过去,用力把姜淑桐推到床上,像是突然发了狠一样,抽出皮带把姜淑桐的双手绑了起来。

他眼眶通红地骑在姜淑桐身上,一双手用力捏着她的腰,与此同时他还伸手拿过了姜淑桐的手机,找出之前他发给她的视频。

视频中一男一女在阳台上孟浪,女人的呻吟声一阵比一阵高昂。

“给老子叫,你不是很骚吗,结婚前就没了初夜,像这个女的一样叫!”

姜淑桐一声不吭,望着陆之谦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堆垃圾。

‘啪’!一阵清脆的巴掌声。

陆之谦一把揪着姜淑桐的头发,扬手又是想给一巴掌。

“你到现在还不肯告诉我,那个结婚前和你上床的男人是谁?”陆之谦仿佛失去了理智,恨不得直接这样掐死姜淑桐。

第3章 我的‘好太太’

“半年前我就说过了,不知道!”

“而且我也说过,我们可以离婚,没必要这样互相折磨。”

姜淑桐说的冷静有条理,她甚至还想和陆之谦分析一下离婚后他们各自都会过得很好。

“呵呵,当初你爸求我娶你、把你家那笔欠款还了时候,也没和我说嫁给我的会是只破鞋,现在钱还完了,就想离婚?”

“姜淑桐,你别做梦了,我还没玩够你,怎么舍得离婚。”

说完这番话,陆之谦从她的身上爬了下来,慢条斯理地进了衣帽间。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他扔了一套裙子出来,“晚上陪我去参加宴会,记得打扮得漂亮些,我的‘好太太’!”

陆之谦没说去哪,也没说见谁,车内谁都没有说话。

在外,陆之谦还是那个彬彬有礼的陆总,名校毕业、家有美妻,夫妻恩爱。

姜淑桐乐的陪他做戏,每次他高兴了,就会少回家,这样她也不用面对陆之谦的臭脸。

半年前,陆之谦对她还不是这种态度,直到婚前两人去医院体检,他得知姜淑桐不是处女后,一切都变了。

“今天晚上我要宴请‘明城’集团的顾明城顾总,拿下他的分包合同,该怎么做,不用我提醒你。”陆之谦冷冷地对着姜淑桐说道。

“知道,真恩爱不会,假恩爱谁还不会秀。”姜淑桐这种置身之外的态度让陆之谦着恼,不过,他没再说什么。

晚上七点,明光楼包间。

陆之谦约的人还没到,姜淑桐有些不舒服,先去了卫生间。

过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她从包厢外推门而进,抬头,她就看到包厢主位上坐着一位男人。

诺大的包厢只有陆之谦和这位贵客。

“顾总,这是我太太,姜淑桐,桐桐,过来坐!”人前陆之谦一向喜欢装恩爱。

在这之前,陆之谦和这位顾总的谈判并不顺利,双方都不愿意让步。

陆之谦有点能力,但绝对成不了大事,顾明城早就谈的没耐心了,但就在他不耐烦准备抽烟的时候,姜淑桐来了。

比起昨夜,她穿的正式了许多,那一身黑裙更是把她的好身材衬托的十分完美,那双修长笔直的腿让每一个男人都忍不住咽口水。

就是这双腿,昨天晚上架在他身上,一声声地向他求饶。

想到此,顾明城忍不住笑了。

他转着手上的打火机,压抑着心底那团火解开了衬衫的最上面一颗扣子,整个人懒散的靠在椅背上,他冲着姜淑桐笑了笑,语气暧昧不明——

“原来是你啊,陆太太!”

姜淑桐有些发愣,在此之前,她并未见过这位顾总,这句“原来”从何而来?

她算是迟到,自罚一杯,因为看出了陆之谦和顾明城之间的尴尬,所以她特地敬顾明城一杯。

顾明城轻轻侧头,仰起来看旁边的姜淑桐,勾唇浅笑,“陆太太要亲自敬我?”

“不喝么?”

顾明城拿起了手边的杯子,整杯的红酒下肚。

这个项目就这样成了。

酒足饭饱后,陆之谦去找服务员结账。

包厢内只剩下了姜淑桐和顾明城两人,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气场强大,且神情晦暗不明,看的人心里无端发毛。

“怎么,不认识我了?”

男人突然开口,姜淑桐一愣,“我应该认识你吗?”

“呵呵……”一声轻笑。

很快,一道阴影突然出现在了姜淑桐眼前。

顾明城手下一用力,就把穿着短裙的女人一把抱起,他的手摸到了姜淑桐的大腿,下身用力一顶,“这样呢,想起来了吗?”

第4章 你还要脸吗

“顾先生……”

姜淑桐下面那句‘请你自重’还没说出口,包厢门就被拉开了。

被顾明城抱着的姜淑桐立马跳开了。

明眼人都看出了包厢内旖旎的气氛,偏偏陆之谦就像没长眼睛似的,自顾自拿起来外套,瞥了眼像兔子似眼睛通红的姜淑桐。

他的眼中带着不怀好意的笑,“顾总,我太太漂亮吧?”

顾明城的神情晦暗不明,他站在桌旁,身形比陆之谦高了一个头。

他带着居高临下的威严气势,抿唇,目光射向姜淑桐——

“很漂亮。”

人前陆之谦面色还算和缓,但在回去的车上,他一口一个“荡妇”地骂着姜淑桐——

“姜淑桐你可真行,顾明城这种级别的大老板见了你眼睛都直了,我是不是该夸夸我老婆能帮我勾引甲方?”陆之谦的口语气尖锐讽刺。

姜淑桐目光看向车窗外面,她不想和疯子说话。

这场宴会风波过后,陆之谦又过起了像以前一样几天不回家的生活。

对此姜淑桐乐得清闲,她巴不得这辈子陆之谦都别出现在她面前了。

但天不遂人愿,在陆之谦没回家的第五天,姜淑桐在商场撞见了这对恩恩爱爱旁若无人购物的男女。

“谦哥,我想买这个包!”

像是故意挑衅一般,女人那双原本拎着购物袋的手攀上了陆之谦的臂膀,甜腻的声音传来。

姜淑桐笑了笑,她迎着店内众人的目光,径直走向了陆之谦——

“亲爱的,你说你在开会,我还想着晚上煲好汤去你公司陪你吃饭,原来,你要开的会在女人身上啊——”

话音拖得有些长,再加上姜淑桐本就长得美艳引人注目,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陆之谦和那个女人身上。

呸,原来是个包养小三的渣男,不要脸!

陆之谦顶着众人鄙夷的目光,刚想叱骂姜淑桐。

“啧啧啧,你挑女人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鼻子韩国整的吧,有些歪了,做小三你这模样也不够格啊!”

周围传来一阵哄笑。

姜淑桐满意的离开了。

果然,她没离开多久,陆之谦兴师问罪的电话就过来了——

“姜淑桐,你故意的吧,让我在外人面前丢脸你是不是很开心?”电话那头一阵咆哮。

“是啊,你不是最要脸吗,陆之谦,我是真的很好奇,你说你连人都不做了,要那张脸有什么用?”

嘟嘟嘟,一阵忙音。

姜淑桐把手机扔到一旁,原本还带着笑的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

意料之中的,五天没回家的陆之谦出现在了客厅中。

他回来的时候姜淑桐还在厨房做饭,隔着磨砂玻璃她就见着了一道人影。

饭菜端上桌,她直接忽视了气急败坏的陆之前,自顾自吃起了晚饭,不急,今天还有正事没处理,她得吃饱了再干活。

一向好脾气的姜淑桐给了第一次给了陆之谦冷脸。

“姜淑桐……”

陆之谦起身,面色不悦地喊了她一声。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往常就算两人吵得再凶,她作为妻子,端茶倒水该做的事情还是不会少的。

“过来给我倒水,然后给我放洗澡水去。”

陆之谦大爷似的又坐回了沙发上,姜淑桐拿起水杯,面无表情地走到他边上,然后扬手,玻璃杯里的水哗啦啦地浇在陆之谦的脑袋上。

姜淑桐扯了扯嘴皮子,语气淡漠,“我们离婚吧,如果你不离婚,我就上法庭,如果法院不判决,我就把我们的这点烂事捅到网上去。”

“陆之谦,但凡你还要点脸,应该不会想婚内出轨包养小三家暴妻子这种新闻满天飞吧?”

第5章 求求你,带我走

听到这话,陆之谦顿时就把茶几上的东西往门边砸去,“看上哪个野男人了,啊?想和我离婚!门儿都没有,我就是要万花丛中过,你不是觉得寂寞吗,寂寞你也出去找男人啊!”

他把姜淑桐推在了墙上,这股力道撞得她被生疼,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这样的日子,她真的过够了!

“你是看上那个顾明城了吗?觉得他比你我有钱,长得比我帅?我告诉你,你就算脱光了躺在他的床上,他也不会要你的,烂货!去找你的野男人。”他推搡着姜淑桐。

姜淑桐的眼泪早就干涸了,这是第一次,陆之谦骂她“烂货”,骂得她如此不堪,难以承受。

姜淑桐半年前因为在酒吧喝醉酒,没了第一次。

她只是做错了一件事,为什么陆之谦对她的人生都打上了耻辱的钉子!

因为父亲的生意,姜淑桐听话的嫁给了一个在这之前她并不熟悉的男人;为了恪守妇道,她对婆婆孝顺,对丈夫谦让;为了让丈夫放下心里的芥蒂,她愿意付出一切。

她错了吗?

她哪里错了?

人为什么就不能有犯错的机会!

姜淑桐愣愣地看着陆之谦,她摇头,讽刺地笑了笑,“脏的人看什么都脏,陆之谦,我嫌你恶心!”

今晚和陆之谦吵成这样,姜淑桐失了理智,她穿着拖鞋,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深夜了,马路上唯有疾驰而过的车辆。

姜淑桐坐在小区前的花坛上,正在她发呆之际,一双精致干净的皮鞋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我怎么不知道,陆之谦口中的恩爱妻子,会深夜一个人坐在马路边流眼泪?”

姜淑桐抬头,泪眼汪汪地望着顾明城。

两人还没说话呢,就见陆之谦从小区内气势汹汹地往外走了出来。

她不想看到那个男人!

最起码今夜,姜淑桐不想和陆之谦再有任何接触!

姜淑桐语气急促,她一把抓住眼前人的衣袖,乞求道:“带我走。”

“带你走?这可是勾引别人的老婆。”顾明城声音浑厚,低沉有磁性,还带着些许的玩味。

姜淑桐黑色的瞳孔放大,她仔细看了看这个男人,她有些不安。

她知道此时此刻和丈夫的甲方有这种举动是多么不明智的事情,可现在,她已经骑虎难下,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带我走,求求你,带我离开这个家!”

顾明城抬头,夜色下,陆之谦的目光正好向这边望过来——

第6章 吵架了?

他把手边的烟蒂扔掉,说了句,“走吧!”

离开之际,顾明城伸手,把姜淑桐拥入怀中,“别乱动,如果你不想被发现的话。”

男人低沉的嗓音让人莫名地觉得安稳,姜淑桐仓促上车,她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没关系了,今夜只要离开这里就好。

“吵架了?”顾明城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姜淑桐点了点头,眼睛看向窗外,陆之谦那一句“烂货”还在她的心里回响。

被丈夫用这样不堪入耳的词骂着,心情怎么可能会好?

眼泪落了下来,到现在她才发现,她身上穿着睡衣,头发蓬乱,脚上穿着拖鞋,衣冠不整。

顾明城在一栋高档公寓前把车停下,让姜淑桐下车。

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姜淑桐越来越后悔,因为顾明城如一团迷雾一样,姜淑桐不知道他的过去,不知道他的为人,她觉得,跟着这个男人来,真的是太危险了。

他不过是她只见过一次的男人。

进了一栋装修豪华的房子,顾明城开了门,把西装脱在了沙发上。

姜淑桐四处打量,这应该是一套没有人住过的房子,因为地面光洁如新,很多的家具都用白布蒙着,好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顾明城转头对着姜淑桐说了一句,“愣着干嘛?去洗澡。”

洗澡?姜淑桐低着头,细细琢磨这两个字的含义,这里是顾明城养女人的外室吗?

姜淑桐咬了咬牙,今天是她自己撞到枪口上的,她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让顾明城带她走,是她不知廉耻地上了他的车。

男人嘛,既然有女人自投罗网,他们自然乐意收着。

她咬了咬牙,进了洗手间。

而她也想让陆之谦看看,他不要,肯要她的人很多。

再出来的时候,她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黑色的直发在滴水,身上还有一些未擦干净的水珠滚落。

不是陆之谦说的,让她出来找野男人吗,那她豁出去了,而且这个男人还是陆之谦的甲方,是不是只要和顾明城上了床,那是否和陆之谦合作,就是她说了算?

顾明城坐在沙发上,正在抽烟,审视着她。

姜淑桐扯掉了身上的浴巾,凹凸有致的身材,白嫩光洁,胸部高挺,腰很细,臀很翘。

“陆太太这是什么意思?”顾明城问道,平淡的声音,仿佛根本没有受到姜淑桐的蛊惑。

“不要吗?”姜淑桐终于抬起头来,“顾先生把我带到这里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否则,完全可以把她送去酒店,一个人离开的。

顾明城唇角微微勾了起来,他把烟蒂熄灭在烟灰缸里,站了起来,开始一颗一颗地解自己的衬衣纽扣,一步一步地朝着姜淑桐走了过来。

姜淑桐的心紧张到要死,砰砰地跳着,她本能地要后退的,可是一想,后退,这不是她现在该有的姿势。

顾明城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露出他精健的胸膛和腰腹。

就在姜淑桐呆呆地看他的时候,这件上衣,披在了姜淑桐的身上,带着他温热的体温,他把衣服给姜淑桐裹了裹,说了一句,“好女孩,要懂得自重!去睡觉,钥匙在桌子上。”

姜淑桐呆呆地看着他,自从她嫁给陆之谦,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叫过她“女孩”了。

在顾明城的指引下,她走进了卧室,临关门以前,顾明城的声音传来,“我今天只是路过你们家而已,还有,这套房子我不住,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小姑娘,这个社会上坏人太多了,注意安全。”

姜淑桐站在原地,她很想大声问一句,“那你呢,你是坏人吗?”

不过她忍住了,萍水相逢而已,哪来那么多矫情。

过了今晚,她和顾明城桥归桥,路归路,谁也不会认识谁。

第7章 我是你选中的野男人?

今夜,姜淑桐是怎么都睡不着了,没有哪个女人在和自己的老公吵了架以后还能安然入睡

她瞪眼看着天花板,清醒的很,没有睡觉的心思,想干点儿什么。

她忽然想找一份工作,越快越好,这样在陆之谦找到她的时候,她至少不再是摇尾乞怜的人,她自食其力,能够养活自己,离婚,她更不害怕。

她穿好衣服,起身,因为刚才她看到卧室里有一台苹果电脑的。

填写简历,她根本就没有工作过,经历一片空白,不过好在毕业的院校不错——海城大学,专业也不错——园林设计,园林设计这个专业报考的人很少,她一毕业的时候,就有好几家公司要找她签约,可因为要结婚,她一一回绝了。

智联的批量投递系统很好,她今天晚上投了上百家公司。

第二天,就有一家公司给她打电话,让她去面试,公司急用人,又是周五,所以公司规定:一天时间,初试复试全部完成。

姜淑桐从衣橱里找了一件白色衬衣,一条黑色的包臀裙,去了“盛世装修公司”。

初试是公司的人力面的,很成功,还说本来复试是要两天以后的,可是一会儿集团的老总要来,为了显得公司有规模,就提到今天了,让姜淑桐不要介意。

不过,不管人力怎么说,姜淑桐都觉得这是一件和她无关的事情。

很快她的复试也通过了,她毕业后只是半年没工作,而且,她的婚姻情况也写的是未婚,在学校的时候,她又是学霸,很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得到周一上班的消息,姜淑桐是喜滋滋的。

可随后,人力通知她去一趟总裁办公室,姜淑桐有点儿不明就里。

等她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大吃一惊,才知道为什么总裁钦点了她。

“虚假简历,品行不端!如果是这样的人,陆太太要吗?”顾明城悠悠然地说了一句,桌子上摆着姜淑桐的简历。

姜淑桐的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她很羞赧,她没想过盛世的总裁竟然是顾明城。

“我不认为一个已婚妇女能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工作上,尤其是在她不差钱的情况下。更何况,你的婚姻状况,还作了假。”顾明城看着姜淑桐。

姜淑桐的眼睛里,委屈,无措,被人当场抓住的窘迫,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贼一样。

“请您给我这份工作,我需要一份工作。”她的声音梗在喉咙里。

“过来。”顾明城盯着姜淑桐。

姜淑桐不明就里,走到了顾明城的身边,刚刚站定,顾明城的手一把扣在了她的后腰处,把她拉向他的身体。

顾明城微微抬头看着她,“陆太太,你是有多希望我上你?”

姜淑桐的脸慢慢地爬上了红晕,这话从何说起?难道他以为她是故意来他的公司应聘的吗?

不过也对,住在他的房子里,昨天在他面前主动脱衣服,他有这种想法也不奇怪。

姜淑桐扬了扬脸,“顾总,我觉得您可能误会了,我和陆之谦很恩爱,之所以有那些举动,不过是想气他的,我现在后悔了,我今天会搬出您的房子,你女人的衣服,我要过几天还给您。”

顾明城的桌子上,多了一串钥匙。

“很—恩—爱?”

顾明城一字一顿地重复姜淑桐说过的这三个字,带着玩味的不可置信。

姜淑桐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可他的态度,并不重要。

“昨天是他气我,让我出来找野男人。”为了增加可信性,姜淑桐又加了一句。

“所以,我是你外面选中的野男人?”顾明城冷冷的目光攫住她。

他总在她需要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救她于水火,面对父亲的告诫,她终于发现,她怀上了他的孩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