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被人隐婚五年,身心都陷入囹圄后才发现,她只是一个笑话

18岁被人隐婚五年,身心都陷入囹圄后才发现,她只是一个笑话

第1章 十八岁的生日

别人家的孩子过生日,都是在酒店或者KTV这种奢华的地方大包大办,而她却只能默默的祝福自己生日快/乐。

是的,今天是她的十八岁生辰。

她叫禾弋,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时至今日,还没有来一个收养她的人。

“禾弋,生日快/乐。”她微笑着,只是嘴角上扬的弧度,有些凄凉。

从小到大,她的愿望永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有人能来收养她,救她脱离这个地方,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过什么样的生活——每天与脏为伴,吃的饭里有别的孩子吐过的口水,喝的水杯里,小朋友会往里面尿尿,睡觉的被褥里,有顽皮的孩子揪住的死老鼠,好看的衣服会被他们剪烂,冰天雪地的时候要被他们赶出去倒那如山高的垃圾……

日子就这样重复着,她所许下的愿望,终究没有成真,所以这一次,她也不打算许什么生日愿望了,因为她知道,许再多的愿望,有再诚挚的真心,也不会实现。

“禾弋,HappyBirthday~”突然,她眼前一黑,有一双手蒙住了她的视线,紧接着,温婉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禾弋笑笑,伸手拉过挡在眼前的手。

说话的人是她的好友——徐娇,同她一样,在这里长大,不同的是,徐娇知道她的父母是谁,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真的不打算许个愿吗?”

禾弋摇头,“不会成真的愿望,许它有什么用?只会让自己伤心难过。”

“谁说的,说不定你这次就能愿望成真了呢,你许一个吧,就当是为了我?”徐娇央求的目光,还是让禾弋舍不得拂她的意。

“好吧,就看在你的面子上。”

她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很诚心的祈祷着愿望能够成真。

愿望许好,她准备吹蜡烛,余光一瞟,却发现院长正火急火燎的朝着这里跑过来。

“徐娇,快跑,院长来了!”

禾弋跟徐娇两人分头离开,但最终,她还是被院长逮住,并且得到了一顿训斥。

“你跑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走,跟我换衣服去,有人来接你了!”

有人来接她?

这个问题一直在她心里徘徊,但她并没有说出口,只是注视着院长给自己换上干净的衣服,清理凌乱的头发,以及藏污纳垢的指甲,顺便还给她扎了个马尾辫。

衣服很好看,是那种高级的定制款,她被打扮的就像是个精致木讷的瓷娃娃。

“院长,来接我的人是谁?”禾弋没忍住,还是把疑惑问出了口。

“北城有名的董先生。”

董先生?是谁?

她好像记得徐娇跟她说过一个人,恰巧他也姓董,而且经常出现在财经新闻,商业报纸里,偶尔也能在娱乐版面里找到。

她有些懵懂,又有些期待,当她跟着院长走出孤儿院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排排只能在电视上看见的豪华轿车,场面很是壮观。

率先进入禾弋视线的,是一个背对着她的高大挺拔的黑色身影。

他就站在那个地方,孤傲的像个高高在上的王者,身边的下属也都对他毕恭毕敬。

他们尊敬的称呼他——董先生。

“董先生,我把禾弋给你带来了。”院长下意识出声,而后她看见,那个背影动了动,就要转过身来。

第2章 董正楠

这是她第一次,在除报纸以外的地方看见这个男人,应该算是跟他的正式会面吧?

以往见到他,都是在报纸上,狗仔记者抓拍的不同角度,很少有正面照。

像董正楠这样身份尊贵的人,虽然不能近距离的采访他,但是关于他的报道消息,在北城这个地方,可是铺天盖地的盛行。

而眼前的这个他,要比杂志报刊封面的照片看上去,更加的俊朗秀逸。

笔挺的天蓝色立领衬衫,浅灰色领带系的一尘不染,黑色及膝长风衣加身,两只手随性的揣在口袋里,眉目分明,薄唇轻抿,脸部线条如雕刻的那般清晰,棱角分明,只是简简单单的站在这里,就足以让人沦陷。

禾弋有些紧张,积存着汗液的手不知道要往哪里摆才更合适。

他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与生俱来的尊贵,即使是不说话都能让人感觉到自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冷冽,仅此,就足够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仰望他。

禾弋愣了,就这样直直的盯着他,毫不避讳自己打量探究的目光,都忘了要先开口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

直到董正楠蹙起了好看的眉头,眉心跳跃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她竟然就这样看他看到出神!

实在是太失礼了,不知道董正楠会不会认为她太花痴而重新换个收养的人选。

她硬着头皮,期期艾艾的开口,“董……董先生你……你好,我是禾弋……禾苗的禾,弋是戈字去掉一撇的那个弋……”

一段话说的吞吞吐吐,一点也不自信。

不过禾弋还真是不由的佩服自己的勇气,换做是别人,见了董正楠的真容,怕也激动的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吧?不说远的,就说徐娇,她肯定就是这样的人。

“禾弋……很好听的名字。”董正楠突然接过她的话,连说话的嗓音都听起来有种淡泊的意境,“你十八岁了?”

“是……董先生。”

禾弋能感觉到董正楠那深邃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逗留一圈,然后眉尾微微一挑。

“你想要什么礼物?”

禾弋有些受宠若惊,传说中跺两脚能把北城翻一翻的董正楠竟然询问自己想要什么礼物?传出去不知道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

但就算是这样,她还是要学着矜持。

禾弋的脸颊浮起一抹不自然的燥热,这种被大人物问话的感觉还真是不太好受,“都……都好……礼物什么的,不重要。”

“你很怕我?”

董正楠朝她迈进一步,低头轻声问道。

禾弋摇摇头。

反倒是他表现的有些诧异,“哦?”

“没有,你是收养我的大善人,是带我脱离苦海的恩人,我怎么会怕你?只是……只是有些敬仰你罢了。”

她说完这番话,董正楠的目光有一秒的闪动,但流逝的太快,谁也没能抓得住。

禾弋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她估计,没有人敢揣测,也没有人能猜到。

董正楠微微转过身体,领带也随着他的动作轻微的晃动着,然后禾弋就听见他低沉的开口,“嗯,不怕我就好。”

第3章 带你去拿你的生日礼物

禾弋还在疑惑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又听见他把话锋转向了院长,“她的证件,都带齐了吗?”

“带齐了,董先生。”

“好。”他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用命令一样不容他人拒绝的口吻说道,“跟我走!带你去拿你的生日礼物。”

他的声音富有磁性,就如同他的容貌一样,一不小心就会把人给吸进去。

带她去拿她的生日礼物?

初初见面,她也能拿到礼物吗?她还以为刚才董正楠问她的问题,是开玩笑的。

她迟钝的脚步让跟在董正楠身边的一个年纪较大的男人所不满,“禾小姐,你要跟上董先生的步伐,他从来不等人的。”

“喔……好……我知道了。”

禾弋应着,加快了速度,跟了上去。

她不敢跟董正楠太近,也不敢跟的太远,一路跟着他,眼睁睁的看他上了最前面的那辆轿车,他正要关车门的时候,她伸手拦了下来,只身坐在董正楠的身边。

禾弋听到开车的司机倒抽一口冷气,有些纳闷,就听刚才那位提醒自己走的太慢的大叔开口说话,“禾小姐你……”

“季叔,不妨事。”他还没说完,董正楠便打断了他的话。

微风从车窗缝隙里掠进来,她隐隐闻见身旁男人身上的薄荷清香。

这个男人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禾弋用余光瞄着他找不到任何瑕疵的侧脸,神情一时间也有些恍惚起来。

她突然很想知道他在想什么看什么,也很想靠他更近一点,哪怕是帮不上什么忙。

也是,董正楠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锋芒毕露的模样,而今他三十岁了,岁月在他的身上留下的,除了眷顾,更多的还是意气风发。

所以北城人一提起董正楠这三个字,总是会让人衍生出一种敬畏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会让北城的女人都为之着迷的地方。

“禾弋……禾弋……”董正楠不断的揣测她的名字,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让她更想不透的,还有一点,那就是他临走之前问院长的那个问题。

——她的证件,都带齐了吗?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怕她哪一天要用到了发现没带过来,觉得去取又太麻烦的意义吗?

禾弋觉得没那么简单,再说她如果哪一天真的要用到自己的个人证件,就是忘了也不可能会差遣董正楠替她去取吧?

她想了一路也没想明白,车停了,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董正楠,“老板,到了。”

禾弋跟着他下了车,却发现路边站着一个女人,看到董正楠的那一刻,她的表情是激动的,应该是他的某个女伴。

她很自觉的没有跟过去,却听驾驶座上的司机说,“你很厉害,老板从来不让别人跟他同坐一辆车,你是头一个。”

不让别人跟他同坐一辆车?

这是什么怪癖?

完了……那她刚才还自作多情的跟他上了车,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第4章 敢情是看上这样一个

她已经在董正楠的面前失态两次了,加上这次……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脸可以面对他。

她不经意的瞟了眼站在街对面的董正楠,他的神色依然淡漠,只是浑身上下都透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彩。

董正楠看了那个女人一眼,竟然主动跟她开口说话,让禾弋怔愣在原地。

三两句话后,那个女人贴在他的身上哀求什么,凄惨的样子让人为之动容。

但董正楠的脸上,只有嫌恶!

其实不需要靠近他们,也大概能猜测出两个人在争论什么,应该和电视剧里放的相差无几,像董正楠这样的男人,身边必然不缺女人,他们换女伴就跟换衣服一样,而这个女人多半就是被他换下来的。

因为董正楠这个名字可以给她所有想要的,所以她并没有想过要放弃这棵能傍身的大树,相反,如果董正楠只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正常人,她眼前的这一幕就要互调一下/身份,改成他死乞白赖的挽留她了。

纠缠了一会儿,女人觉得没什么意义,于是擦去眼泪,冲着他大吼一声,“董正楠,你会后悔你今天的决定!”

禾弋猜到这个女人会这么说,因为这些都是狗血电视剧里必然会出现的桥段。

但此刻,她的注意力没有落在两位主角的身上,而是他们的背景板。

民政局?

禾弋这才发现,董正楠竟然带她来到了民政局门口,一时间,她觉得脑回路不正常,有些转不过弯来。

她不明白他们分手为什么会选在民政局这个地方,还是说这个女人其实是想过来跟董正楠登记结婚的,但他不愿意?

不管事实的真相是什么,都和她禾弋无关,所以等一下就算这个女人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捅进董正楠的肚子里,都不会和她有半毛钱的关系。

但让禾弋想不通的,是他的态度。

既然是他不喜的女人,为什么先开口说话的人会是他?但如果是他喜欢的人,为什么他看这个女人的眼神那么冷淡?

禾弋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正巧,她看见董正楠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过来的意思,禾弋转身看看两边,这才温吞吞的朝着他走过去。

“是要去民政局吗?”她指了指门牌。

“嗯。”

禾弋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身体,她还从来没听说过在民政局里能买到什么东西的。

“真的确定吗?”她又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总觉得可能是董正楠弄错了地方。

“嗯。”

在男人的再三确定下,禾弋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走进了民政局。

此时已经是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民政局里也没有多少办证的人了。

禾弋站在一楼大厅,显得格外的扎眼。

之前与董正楠争吵的女人也一个劲儿的打量着她,随即发出一声突兀的冷笑,“董正楠,怪不得你要跟我分手,敢情是看上这样一个雏儿了,只是我很怀疑,她那弱不禁风的身子,真的能承受你那野蛮的暴力?”

第5章 我们还没有熟到可以结婚的地步

禾弋冷汗涔涔,她还从来没听说过董正楠有暴打人的习惯,要真这样的话,她估计自己捱不了多久就得被他打死了吧?

但是她那句,敢情是看上这样一个雏儿了是什么意思?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闻言,董正楠连眼角余光都不屑瞥给这个女人,只是冷冷的拉开嗓子,如大提琴上被拨动的音籁,“闭嘴!”

话音刚落,他侧过身子,与禾弋挨的很近,她甚至能听见董正楠的浅浅呼吸声,“明楼,她的证件呢?拿出来给我!”

明楼是他身边的特助,跟着他已经十多年了,可以说是忠心耿耿。

他大步上前,递上了所有能代表禾弋身份的个人证件。

董正楠接过,匆匆扫了一眼,大掌一合,淡淡的对她开口,“走吧。”

禾弋还没反应过来,左手已经被他牵住,小小的手掌包裹在他厚实,充满薄茧的大手里,感受到源自他体温的热度。

“董先生,我们要去哪里?”

“结婚登记处!”

禾弋的脚步顿了顿,双脚就像是被灌上了铅液,没办法抬起来。

“董先生,您在开玩笑吧,今天……今天不是愚人节,是我的生日,您别逗了……”

董正楠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没有开玩笑的天赋,所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笑话,一般人都会把他当真,而且没有质疑。

“十八岁的生日,对吗?”他问。

禾弋连连点头,“是是是……”

“那就没错。”

她被董正楠的话弄的是一头雾水,还是无法消化目前的状况,有些呆傻的看着他。

这是要跟自己结婚的意思吗?

但这又是为什么?

说实话,禾弋一点也不想嫁给他。

这董正楠可是全北城的女人除她以外梦寐以求的结婚伴侣啊,多少女人想要倒贴给他,怎么会是她禾弋变成他的妻子了呢?

而且,今天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哪有两个人第一天会面就去民政局领结婚证的?

这也太不可思议,太难以想象了吧?

禾弋狠狠掐了一把大腿,痛感袭来,疼的她呲牙咧嘴。

然而这清晰的疼痛同时也在告诉她,这不是梦,是现实,是现实!

是真真实实发生在她眼前的事情。

董正楠,要跟她禾弋,登记结婚!

这比他在孤儿院这么多孩子当中却独独选择了收养她,还要令她不敢相信。

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结婚?

董正楠站在她的面前,神情有些许不耐烦,“你还磨蹭什么?我不喜欢浪费时间在一件事情上,要结婚你就跟我走,不结婚你可以回去孤儿院,继续等着别人来收养你。”

禾弋听了这话是真的想要破口大骂他一顿,这什么男人啊!收养自己就是为了要跟他结婚?不结婚的话还取消收养协议!

当然,她是不敢这样说出来的,因为她不想再回到孤儿院那样的牢笼里熬日子。

“可是……董先生,我觉得我们还没有熟到可以结婚的地步。”好半晌,禾弋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她舔了舔有些干涩,好久没有被水源滋润的唇瓣。

第6章 领证结婚跟要你去死一样

她几乎是鼓起勇气才说出的后面那半句话,因为董正楠一直在盯着她,那种强大的压迫感,抑制的她不能呼吸。

“熟悉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说过,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一件事上,所以你想要熟悉,只要付出时间就可以了。”

“可是……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知道跟您结婚的原因,我不能莫名其妙的就这样多了个丈夫吧?”禾弋又追问一声。

“明楼等下会跟你解释,距离民政局下班还有十分钟。”董正楠不疾不徐的看了看腕表,神态自若的继续说道,“或者说你希望,所有人都等你一个人,我当然是不介意,因为董家,有的是钱,而且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用钱买不到的东西。”

“我……”

“最后再问你一遍,这婚,是结?还是不结?你只需要回答我是一个字还是两个字,其他的话,无需多说。”

“结!”禾弋硬着头皮回应道。

“走。”

董正楠言简意赅的丢下这个字,转身就往结婚登记处的方向奔去。

明楼站在禾弋的身旁轻声提醒道,“禾小姐,老板的想法,不是别人能够左右一二的,他决定的事情,也是绝对不会变更的,嫁给老板,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我不明白您还在犹豫什么?”

“我只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嫁给他?做什么事不是都应该有理由的吗?为什么他连理由都不给我,就要逼着我跟他结婚?”

明楼一板一眼的回答,“禾小姐,在老板的字典里,从来不会出现为什么这三个字,他可以为你破例,但不代表他能迁就你。”

禾弋望着董正楠渐行渐远的背影,她咬咬牙,跺跺脚,跟了上去。

算了,结就结吧!既然他想娶,那她嫁又何妨?反正她不吃亏,要亏也该是他董正楠亏,就算将来他后悔了,也怨不得自己!

禾弋这个时候才算是彻底明白,董正楠所说的带她去拿她的生日礼物,就是跟他一起去领证结婚,拿到这本红色的结婚证。

这份礼,可真够大的!

她都想把董正楠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不,应该是谢谢一遍,还是跪地磕头,感激涕零的那种!甚至还想问一遍他们,是哪个天杀的基因能生出他这样的异类!

拍结婚证上的照片时,摄影师还一个劲儿的的嚷嚷着,“对,老婆再靠近老公一点,嗯好……老公也别板着个脸嘛,领证结婚跟要你去死一样……老婆再笑的甜一点。”

禾弋笑的脸都快僵了,大概是这个摄影师没有发现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是名噪北城的董正楠,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她微扬着脑袋看了眼他,依旧是淡漠的神情,只是增添了几分阴郁,连笑都没有!

禾弋突然恶作剧的把头靠在董正楠的肩头,因为个子太小,只能抵在他肩膀与手肘之间的位置,和他紧紧挨着,一副新婚夫妻不胜娇羞的模样,对着镜头笑颜如花。

第7章 该改口了

她正得意董正楠无力回击的时候,腰上莫名一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手伸了出来,圈揽住了她的细腰,灼热的呼吸也随即接踵而至,禾弋僵直了身子。

就在这个时候,摄影师按下了快门,不断的对着照片咂舌,“拍过那么多结婚证的照片,就你们这对儿是最和谐,最养眼的。”

而禾弋就只感觉到眼前白光一闪,然后她嘴角抽搐了一下,仅此而已。

同时,董正楠也收回手,不温不淡的整理衣袖,嘴角还噙着一抹略似狂佞的淡笑。

禾弋才真真感觉到,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跟一个比自己大一轮,还是男人中的老男人玩,能玩的过才有鬼!

取结婚证不过三两分钟的事,红本本一到手,禾弋只觉得的热乎乎的有些烫手,女方年龄一栏已经被改成了22岁,而当她看见了里面的照片,恨不得把结婚证往董正楠的脑门上扣去,当然,只是说说而已。

借她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这样做。

她终于明白摄影师说的那番话的意思,照片上董正楠顶着面瘫一样的脸,居然还那么上镜,而她!笑的那么开心却跟个傻妞一样,所谓养眼和谐的意思,就是这个男人太过优秀,抹去了这个女人的所有缺点,通俗一点说,就是负负得正。

她愤恨的合上结婚证,董正楠正好从她身边走过,无视她的存在。

禾弋出声叫住他,“董先生……”

“该改口了。”

“喔……”

她装傻似的应了一声,没再多说。

开什么国际大玩笑,要她叫他老公?

她做不到,也无法做到。

好在董正楠并没有再要求什么,禾弋也就顺其自然的蒙混过关。

董正楠把结婚证交给了明楼,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但距离太远,她没听见。

与此同时,她发现那个被所谓“老公”分手的女人,竟然还站在大厅里!

她有些奇怪,照电视剧里演的,不应该是女方怒不可遏的丢下那句话之后,挽尊高调的走开吗?还在这里守着是几个意思?

那个女人的眼神锋利如刀,恨不得能在董正楠的身上剜出个窟窿来,而且以禾弋现在的身份来说,看见她还是比较尴尬的。

她不知道要怎么样应付这场面,缩着脖子弯着腰如一只斗败的公鸡就准备跑路。

“你站住!”

眼看着快要到民政局的门口了,离成功只剩几步,没想到这个欧吉桑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自己,还不怕死的大喝一声。

禾弋感觉脊背一僵,装没听见,继续低头往前跑,这个时候怎么能停?前女伴和现任妻子……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接下来两个人会发生什么事,她不跑难道等着挨打?

除非她脑子有洞。

而且这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回忆她最后说的那句话就知道了。

——只是我很怀疑,她那弱不禁风的身子,真的能承受你那野蛮的暴力?

这话一听就知道,她平时跟董正楠没少打架,对于自己这样一个打架总处于劣势的人来说,跑路是最好的法子。

董正楠抬眼,看着禾弋低头快走的样子,嘴角上弯了一个弧度。

这丫头……装傻的伎俩倒是一绝。

那女人见禾弋没有搭理她,气的一跺脚底的高跟鞋,在民政局门口,拦住了她。

她眼皮往上一翻,正脸直视着禾弋,“没想到他真的是为了你才跟我分手的。”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现在的局势就是,越早撇清关系越好,最好能把责任全部都推到董正楠的身上。

“听不懂?结婚证都领了,你还装什么听不懂?狐狸精!”一脸懵逼的禾弋把那女人气的大口呼吸,连胸脯都不断的起起伏伏。

狐狸精?她的话里寻不到一个脏字儿,却在字面上将禾弋的尊严踩在了脚底。

“沈思辰,你还要我说几遍?”

原来这个欧吉桑就是最近被几个导演捧红,欲要进军影视圈的名模沈思辰。

董正楠温淡的口气里听不出悲喜,但他身上所散发的冷冽气息让禾弋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生气了!

“什么狐狸精不狐狸精的,我禾弋至于这样做吗?还有,请你看清这个,”她挥动着手里的结婚证,反唇相讥,“现在我才是名副其实的董太太,别说我没有当过狐狸精,就是有,我也转正了,倒是你,一个劲儿的缠着我老公不放,不如让大家伙儿评评理,看看谁才是狐狸精,小三?”

说到这里,禾弋顿了顿,她知道自己这样说,依照沈思辰睚眦必报的心理,必然会对自己采取一些措施。

沈思辰没想到,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嘴皮子居然这样利索,一时间,她竟然找不到可以反驳她的话。

被董正楠分手的怨气,还有亲眼看着他们两个领证结婚的种种,怒气越积越多,沈思辰想都没想,抬手就准备给她个教训。

禾弋闭着眼,瑟缩着身子,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模样,反正她今天在董正楠的面前也失态三次了,多一次又何妨?

那一巴掌眼看着就要落下来,董正楠扬手扼住她的皓腕,朝后一掰,随后像是丢垃圾一样甩她出去,疼的沈思辰横飙眼泪,“我董正楠的妻子,你也敢打?”

“董正楠,算你狠!”沈思辰揉着吃痛的手腕,眼神像是淬了毒的利器,直勾勾的盯着禾弋,“你给我等着!”

“在我的心情没有被破坏之前,你知道应该怎么做,还有,我董正楠从来不怕人威胁,如果我的妻子出了什么事,我会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北城待不下去!”

董正楠轻描淡写的说着,禾弋感觉自己所处的空间都像是被静止了一样,这样的话她只在电视小/说里能看到,没想到现在,却真真切切的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沈思辰那愤懑的恨不得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表情,自然也不会让禾弋感觉到害怕,她现在有董正楠撑腰,何至于要怕她?

董正楠不由自主的勾起嘴角,他的小妻子,居然还有狐假虎威的一面。

赶走了沈思辰,禾弋躲在男人的身后,用无辜的表情睨着他。

第8章 我没有昭告这件事的准备

其实这些事都怨不得她的,毕竟……她也是刚刚才知道,董正楠带自己来到这里,是为了要跟她结婚的事情。

嫁给这样的男人,禾弋也说不出来自己的心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她一直不知道,董正楠娶她的理由。

当然,她也没奢望他会跟她解释。

就像明楼说的,在董正楠的字典里,永远都不会出现为什么这三个字。

禾弋是他收养的,从那一刻开始,他是她的主宰,她的一切,不论是身,是心,还是命,都逃脱不了董正楠这个人。

所以今天来了这民政局,就算她再不想嫁,也必须要嫁,没有理由。

她拗不过董正楠,也无法拒绝他,只有服从,绝对的服从,仅此而已。

他强势,果断,狠厉,行动永远快过语言,至少这一点,比那些只会耍嘴皮,一肚子花花肠子的男人,要强得多。

沈思辰的身影消失在街角,董正楠双手插兜,正如她在孤儿院门口看到的那样随性,“我们结婚,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董太太,但是我希望,走出这里,你就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因为我没有昭告这件事的准备。”

他不慌不忙的说着,一种禾弋只能同意,不能拒绝的态度睥睨着她。

看着他那张脸,禾弋感觉她随时都能冲着董正楠喷出三昧真火,但越是这样,她脸上的笑,就越是灿烂无比。

董正楠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见她笑,他紧锁的眉头也不由的舒展开来。

“喔,这是要隐婚的意思吗?”禾弋轻笑反问,带几抹讽刺的意味。

董正楠微微一愕,随后点头,“你可以这么理解,另外你想要的,我都会满足你。”

其实禾弋巴不得跟董正楠隐婚,她从没想过要嫁人,更没想过要嫁给他。

“最好一辈子都藏着掖着,我也乐的清闲,毕竟董太太这个名号,和幸福,扯不上什么关系,而且我也不太想替你清理你的花边新闻,比如刚才的沈思辰。”禾弋呼了一口气,忽视董正楠越发阴沉的脸。

她秀眉轻挑,又看了眼他流畅的侧脸轮廓,“只是我还想问个问题,之于你的理解,董先生,在你看来,和我结婚,有什么意义?换句话来说,我并没有觉得,我身上有什么好处是你能够得到的。”

董正楠顿了顿,似乎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照着心去走而已。

从孤儿院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的思想,他的心,都为这个女人所沉淀。

“我收养你,该是你报答的时候了。”他想了想,轻轻吐出自认为比较满意的答案。

“你认为的报答,就是以身相许?”

“除了以身相许,你觉得你全身上下,有什么东西是能够和报答划上等号的?”

禾弋哑口无言。

的确,董正楠把她从孤儿院那个苦海里救出来,光是这一点,就让她无以为报,现在又跟她结了婚,他说,她想要的,他都会满足,这一切的一切,是她禾弋穷其一生,都不一定能够还清的。

但是不论这份恩情再怎么珍贵,也不至于让她以身相许吧?

18岁被人隐婚五年,身心都陷入囹圄后才发现,她只是一个笑话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6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