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命中真的出现了这个人,那就不要思前想后,只管把他和阳光都抱个满怀!

 如果生命中真的出现了这个人,那就不要思前想后,只管把他和阳光都抱个满怀!


第1章 今晚你死了也是白死!

夜,暗黑无边。

豪华的别墅里有一片狼藉,巨大的水晶吊灯已经破碎,房间里光线幽幽暗暗。

莫暖诗胆战心惊的往后一步一步退着,直到纤弱的脊背贴到了冰冷的墙面,退无可退……

忽明忽暗之中,有人踩着一地破碎的水晶,缓缓走来,她手上的钢刀反射着阴森可怖的寒光!

“南星星,你……你不要乱来!”莫暖诗没有底气的警告着,青紫淤痕密布细胳膊无力的挥动。

这都是这段日子被南星星抠的,打的还有烫伤的痕迹。

对方是一名燥郁症患者,也是莫暖诗丈夫秦晗桢的初恋,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秦晗桢也只会选择相信这个女人。

“放心,我不会让你怎么轻松的去死!三年前,你把晗桢从我身边抢走,我已经死过一回,那种锥骨剜心的痛,我会一点不落的都让你尝尝!”南星星走到了离莫暖诗不到两米的地方,忽然停了下来,阴侧侧的盯着她。

莫暖诗被南星星盯得心里发毛,下意识伸手寻找着防身的东西,然而手指触及之处,只找到了一块水晶灯碎片。

这个碎片与南星星手里的钢刀相比实在不是一个重量级,可是此时此刻她没得选,细白的手指握住了这块水晶尽量把尖锐的地方冲着前方。

南星星不屑的勾勾唇:“你还真是蠢呢!不过,我也不会让你痛快的死,我要一刀一刀的割掉你身的肉,让你生不如死……”

“杀人是犯法的,你敢!”莫暖诗大声提醒。

“是哦!”南星星笑得更加冷森:“只可惜我在发病期不用承担法律责任,今天晚上你死了也是白死!”

莫暖诗哑口无言。

三前年,因为莫家与秦家二十年前订下的婚约,她嫁给了城中商业巨子秦晗桢,原本以为多年的暗恋有了一个美好的结果。可是没有想到,这段婚姻却让她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我与晗桢的婚事是祖辈早就定好的,我并没有抢他,况且我和他成婚时候,并不知道他的初恋是你。”莫暖诗尽量让自己语调平缓温和,然后想伺机逃出去。

可是她的打算早就被南星星识破,在莫暖诗想夺路而逃之时,南星星狠狠刺出去一刀。

幸亏,莫暖诗身形苗条,错身一躲,让过了刀锋,但是刀刃还是在她臂膀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艳红的鲜血汩汩而出。

血光映在南星星惨白脸上,交错出猩红的恨意:“当初要不是你那个该死的爸爸要挟我,我绝不会离开晗桢!因果报应,现在你们莫家没落了,你那个老不死的爹躺在医院不死不活!你就该替他受这千刀万刮!”


第2章 你血口喷人

莫暖诗猛的抬起头:“我爸爸根本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你血口喷人!”

南星星哪里肯听,举起刀子再次冲莫暖诗冲了过来!

她眼里映着赤红的血光,整个人都透着狰狞恐怖的杀气,反正她现在是杀了人也不用法律责任,今天晚上绝不能让莫暖诗活着走出这间屋子……

千钧一发之际,一束耀眼的车灯光柱从窗外照入,秦晗桢回来了!

莫暖诗看到了生的希望,凄厉的大声呼救,而刚才还杀气腾腾的南星星,迅速收起架式。她眼珠转了转,斟酌考量了几秒后,把手里的刀扔到一边,然后抓住莫暖诗的手拽向自己这边……

莫暖诗手里还有一片水晶灯碎片,在拉扯过程中,不出意外的划破了南星星的衣服, 并且有丝丝血迹从里面渗出来……

“你……”莫暖诗诧异的盯着眼前这个复杂多变的女人。

她反应迅速,举止果断,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在发病期的精神病人!

这都是她装的!

莫暖诗奋力的挣脱她的钳制,把手的碎片一把扔开:“你想栽赃给我,休想!”

这时,楼梯上响起了,稳健有力的脚步声……

两个女人同时转身,一起往楼梯口跑去!

然而,跑了没有两步,南星星就“扑通”一下子摔倒在地,一言不发的流起眼泪。

这一幕正好被快步走上来有秦晗桢看到,他深邃清隽有眉眼带上一丝凌厉,看也没看刚想说话的莫暖诗,直接把抬手把她推到一边。

这一下正好触到了莫暖诗受伤的胳膊,她痛得抽气,手扶着楼梯阑干才没有让自己倒下。

“星星,你怎么受伤了?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一向冷清的秦晗桢,此时因为担心,声音开始发抖:“还流了这么多血?!”


第3章 让她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莫暖诗冷冷望着这对抱在一起的男女,心里凉得透透的——秦晗桢手上明明沾得是自己的血,南星星身上的血早就干了!

“晗桢,我住在这里给你添了许多麻烦!莫暖诗嫌弃我,今天下午就把所有佣人打发走,晚上就拿我开刀,如果不是你回来的早,我可能就没命了!”南星星梨花带雨的倒在秦晗桢怀里,说得没有一点心虚。

莫暖诗当即反击:“明明是你,你要刀杀我,现在反而诬陷我!我身上的伤比你重,而且地上的刀子上留有你的指纹,你……”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有烈风扑面而来,一道高大的黑影压下,接着脖子被冰冷大手卡住,坚硬有力的指关节死死抵住莫暖诗喉咙,让她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随即她的身体悬空起来,脸部在巨大的挤压之下扭曲变形,涨得通红!

秦晗桢面无表情的把莫暖诗提下楼,像扔个破麻袋一样扔到地毯上!

缺氧已久的莫暖诗爬在地上大口喘气,眼睁睁的看着秦晗桢抱起南星星,像抱着一个名贵瓷器,无比温柔,低声哄着:“别怕,我马上就送你去医院!”

很快整个别墅里只剩下莫暖诗一个人,大门开着,冷风飕飕的灌进来,她整个人被冻僵,心口传来碎裂的声音。

三年的婚姻抵不过初恋的几滴眼泪,现实真是无比残酷!

深陷绝望的莫暖诗忽然听到外面有关车门的声音!

她晦暗的瞳眸深处亮起微光,难道秦晗桢终于想起来,我也受伤了吗?

兴冲冲的,莫暖诗仰起头,只看到穿着制服的几个身影立在眼前。

“莫女士,刚才接到报案,你意图谋杀未遂,现在我们请你去警察局协助调查!”

“是谁这样胡说!我没有,这完全是诬蔑!”莫暖诗满心委屈,极力挣扎抗拒着。

警察已经说明了来意,自然不会再有耐心,直接反剪莫暖诗的双手,冰冷的手铐落下,利落的把她拖出了别墅……


第4章 复仇计划

医院急诊室旁,取药回来的秦晗桢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南星星手里握着自己的手机,就随口问了一句:“你怎么从病房里出来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

南星星满是委屈的抬眸:“我找不到你嘛?我害怕,才会出来的,你再也不要离开我!”

秦晗桢宠爱的抱紧她:“不会的,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三年了,我找了你三年,现在你回到我身边,我再也不能放你走!”

“莫家的势力你不考虑吗?”依偎在他怀里有南星星试探的问:“你现在可是莫家的女婿呢!”

不提这个茬还好,一提秦晗桢一肚子火:“三年前,爷爷告诉我新娘是你,我才同意结婚。新婚之夜过后,躺在床上的女人竟然是莫暖诗,到那时我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这三年来,我一直都在筹备着复仇计划,最近一年终于找到机会给了莫氏企业致命的打击,现在莫氏已经一败涂地,再也起不来了!他们一家之前对你做的一切,我都要加倍还在他们身上!”

南星星听罢,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但她说出来的话却依然委委屈屈:“你不知道,这三年来我过得有多苦。被莫家威胁,不敢回国,呆在国外天天打着黑工,生怕被移民局的人抓到被遣送。就是因为这么大的压力,我才,我才会得这种病的。”

秦晗桢听到这里心如刀绞。

“放心,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你再也不用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你会不会嫌弃我?”南星星一脸无辜的问:“三年前我被迫出国,颠沛流离,还意外流产,身体受到了很大伤害,以后也不一定能正常受孕,你会在乎吗?”

“怎么会,不管你能不能受孕,在我心里都是最完美的存在。”秦晗桢把她紧紧搂在怀里:“我平生最恨心肠歹毒的女人,我一定会让害你的人受到惩罚!”

南星星攥紧了秦晗桢的衬衣,得意洋洋勾起了唇。


第5章 警察局

天刚蒙蒙亮,警察局大门打开,莫暖烟被推搡出来。

“这一次因对方伤势不重,你侥幸逃脱惩罚,以后好自为之。”

铁门在身后轰隆一声合上。

清晨的冷风凉得透骨,衣衫单薄的莫暖烟,一步一步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忽然手机响起来。

她麻木按下接听键。

“小姐,老爷这个月的护理费还没有给呢,这个星期再不交,医院就赶人啦!”张姐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把莫暖烟一下子喊醒。

张姐是莫家的老仆人,一直照顾着父亲,她这么心急火燎的找莫暖诗,肯定是医院那边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身边莫氏大小姐,秦氏大少奶奶,莫暖诗大学毕业后就没有工作过,之前父亲住院时,她已经透支了信用卡上的钱,现在身无分文,只能给秦晗桢打电话。

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法律上的夫妻,岳父等着钱救命,秦晗桢不会真的见死不救吧?

然而,当她的电话打过去时,接听的却是秦晗桢的首席秘书方淮:“夫人,总裁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他说您什么时候签了离婚协议,什么时候再来找他。”

莫暖诗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绝情至此,一时气急:“他不是想让我离婚吗?告诉他,休想!我绝不会让他和那个南星星称心如意!”

方淮沉默了一下道:“夫人,这件事情您还是三思,必竟莫氏现在不比当初,如果总裁真的要为难您,您……” 

“他都能打电话让警察来抓我,还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他对我无情,别怪我对他无义,离婚事情免谈!”说罢,莫暖诗就挂了电话。

虽然吐了一口心中的恶气,可是父亲还等着用钱,自己在街道上游荡也不个办法,只能先找个工作了。

昨天晚上,被南星星划伤的胳膊上血迹干涸,深紫色的印记斑驳狰狞,莫暖诗无论如何也不能穿着这个样的衣服去找工作。

怎么办呢?

她从皮夹里翻来倒去的找,终于找到了一张健身房的会员卡。


第6章 救命的健身房

莫暖诗大喜过望,记得这个健身房的柜子里还放着一套自己的衣服。于是她火速飞奔到这家健身房从洗了澡,换了衣服,吃了点小零食,就开始找工作。

但在找工作之前,她还是给张姐打了个电话:“现在莫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变卖了,除了在东山上的墓园。你拿着我父亲的身份证去把这块地卖了吧,不管怎么样,要先把住院费交了!”

抖擞精神的莫暖诗碰了好几次壁总算是在傍晚的时候在一家西服订制店里找到了导购的工作。

对方看中了莫暖诗清秀甜美的外形,再加上她曾是名动全城的莫大小姐,有了这块金字招牌,还怕没顾客上门吗?

那些城中权贵就算是充门面也要来一趟啊!让秦大总裁的夫人量体裁衣,这走到哪里也值得炫耀的谈资!

果然,有了莫暖诗的这家西装订制店生意好了很多。只不过三天,就完成了平时一周的单子,店长特意把莫暖诗叫到办公室里夸奖了她,并且告诉她,以后提成还能再提高10%。

莫暖诗从店长办公室里出来后,终于松了口气,按这个态势发展下去,这个月过后,她就有能力租个房子,把父亲从医院里接过来好好照顾……

可是没等笑容从唇边散去,她就觉得周遭的空气骤然低了几度,有两道强光从背后射过来,照得她脊梁骨发麻。

莫暖诗转过身,果然看到了那张让他胆战心惊的俊颜。

她第一反应就是藏起来,可是个念头一出,她就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

公然把初恋接回家养着人又不是她莫暖诗,她有什么不自在的?

自己现在是凭自己有能力在工作,又没有用他秦晗桢半毛钱,他凶什么凶!

想到这里,莫暖诗一扫刚才颓然,昂首挺胸的从秦晗桢面前走过去。

秦晗桢本就冷清的面容,更像是挂上了一层霜。

他回头对满脸堆笑店长说:“我要她来给你量体。”

店长顺着秦晗桢手指的方向看去,接着就开口道:“暖诗,怎么站那么远,没看到有客人来了!”


第7章 来者不善

莫暖诗咬紧了后槽牙,努力让自己不发作,毕竟这家店虽然小,可也是自己的职场,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乱子。

她好不容易挤出一点笑,看似平静的走过去:“秦先生想订哪种西服?”

“订几身秋装,用最好的面料。”秦晗桢高大的身影伫立在莫暖诗面前,让她有总说不出的压迫感,总觉得来者不善。

管他善不善,先把这个座瘟神送走再说,莫暖诗低头不看他,却一直在用疏离语调说:“好的,您身形尺寸我已经记录下来了,我的同事会陪您挑选面料……”

“没有测量,就要记录,做出来不合适,耽误了我的时间谁负责?”秦晗桢神色寡淡,眼皮都不抬。

莫暖诗咬了咬唇,终于抬头直视着他:“您衣服的尺寸,我心里有数,不会有错。”

秦晗桢毫不让步:“你已经三四天没有见过我了,怎么知道我体形有没有变化?再说,别的男人你都认真量了,怎么到我就轻慢起来?”

还没等莫暖诗说话,店长就急走两步把软尺塞到莫暖诗手里,冲她一个劲的使眼色。

秦晗桢是城中首富,得罪了他,这辈子就别想再开店啦!

莫暖诗心里骂着三字经,但身体还是微微躬下道:“那请秦先生到贵宾室测一下身形尺寸吧。”

秦晗桢浓黑的剑眉微扬了一下,沉测测的说:“你平时就是这么给其他男人量的?”

莫暖诗没有理他,径直走到贵宾室打开门道:“请吧。”

秦晗桢轻嗤,大步走进去。

贵宾室里环境很好,有柔软的真皮沙发和光洁明亮的大镜子。

莫暖诗拿着皮尺,站在镜子前为秦晗桢耐心测量。

不知是不是种错觉,莫暖诗觉得自己在给秦晗桢量体时,他的身体微微有些僵硬。


第8章 你到底有没有廉耻?!

等量到裤腰时,也不知触动了秦晗桢的哪根弦,他当时就翻脸了,直接提着莫暖诗的头发,把她举在面前!

“这几天你给多少男人量过,嗯,你到底有没有廉耻!?”

莫暖诗痛得眼泪都要出来,她奋力挣开男人的手:“你发什么疯?说得怎么这么难听,我的工作是给别人量体裁衣,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走的都是一样的流程。明明清清白白的事情怎么到你嘴里就这样不堪?”

秦晗桢面上的怒气没有因为莫暖诗有解释有丝毫减退,反而更加凶狠,像是恨不能把她立即撕碎在眼前!

莫暖诗下意识退了一步:“你……你到底做不做衣服,不做就快走!”

“你这么急着赶我,是不是想摸其他男人的身体?”秦晗桢一把扣住莫暖诗的手腕。

他力气很大,莫暖诗霎时就觉得骨头剧痛,快要破碎!

她又疼又气,可是偏偏摆脱不了这种桎梏,只能气恼的喊着:“你放开我!你不是要和我离婚吗?管我这么多做什么?”

秦晗桢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绷紧了,凛冽之气骤然散开:“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你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再钓一个凯子是不是,我早该想到,你一直就是无耻卑鄙的心机女!”

说别的,莫暖诗还能扛住,可是平白诬陷她是心机女,她真忍不了!

“你对心机女这么感兴趣就快点回家好好看看你的星星去,那才是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绿茶!……”莫暖诗歇斯底里的喊出来!

秦晗桢墨黑的瞳眸紧缩,大掌一下子扣住莫暖诗纤细的脖子。

莫暖诗被掐得喘不过气,低哑的说:“我……我努力工作要给父亲交医药费有什么不对的?你……凭什么管我?”

秦晗桢一下子松开了手,像是十分嫌弃似的,掏出手帕一根一根的擦着手指。

莫暖诗扶着沙发大口喘气:“你如果觉得我恶心就快点走!我还有其他客人要招呼,没有时间和你浪费!”

秦晗桢刚刚缓和一点的神色再一次阴沉下来:“你一口一个客人,觉不觉得自己很下贱?”

“下不下贱,我心里有数!”莫暖诗冷笑着:“我凭双手劳动赚钱照顾父亲有什么可下贱的?倒是你,看起来人模人样,实际上却是让小三鸠占雀巢,赶走正妻的衣冠禽兽!”


 如果生命中真的出现了这个人,那就不要思前想后,只管把他和阳光都抱个满怀!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0095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