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林大小姐,脸盘棒,身材靓,还是海归硕士,你猜她嫁了个什么人?

堂堂林大小姐,脸盘棒,身材靓,还是海归硕士,你猜她嫁了个什么人?

第1章 被傻子睡了

“啊!”

林言兮一觉醒来,看着眼前的男人,整个人一下子僵住。

“你……我们……”

卓衍森仰躺在床上,露着精壮的上半身,一张无比英俊的脸在女人呆愣的面庞上蹭了蹭,“兮兮,昨夜你流了好多血,疼不疼啊……”

男人声音异常温柔,全无往日里的清寒,闭眼撒娇求欢的样子,俨如一只可爱的小奶狗。

“血?我们?不要啊!”

她再次尖叫一声,把落地窗外的几只麻雀都吓跑了。

卓衍森手指划过她优美的曲线,满心满脑都是她昨夜那勾人的模样,心里想着,脸上便嘿嘿嘿地傻笑起来。

“兮兮,那个……其实昨夜之前,我也是处男呢。”

处男?

“别再说了,我不听!”

林言兮捂住耳朵,闭起眼睛。

无论如何,她都接受不了现在这个结果。

“我昨晚精神状态不好,不作数!”

她寻了个借口,随手扯了一件浴袍裹在身上,就要下床。

卓衍森却不干了,身子一倾,大掌伸出,三下五除二把她给捞了回来,极好看的深眸里淬出一道隐怒,“林言兮,你不想对我负责?”

林言兮满脸的震惊,心里咆哮道:我才不会对一个傻子负责!

“昨夜明明是你主动,明明是你把我睡了,现在,你就翻脸不认人了!”男人脸色青黑,仿佛真的生气了。

女人见他这幅熊样,索性也不挣扎了,一脸不耐烦地问:“说吧,你想怎样,给钱还是怎么着?”

没想到男人表情突然为之一变,脑袋埋到她的胸上,左亲一下,右亲一下。

“其实,以后你每晚都能这样让我舒服就好了,我是个很容易知足的男人……”

每晚!

“我说,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好不好!”

林言兮伸出手指头,在他阳刚的额头上狠狠弹了一下,“滚开,你把老娘的胸压疼了!”

卓衍森却怎么也不愿意,“不嘛,我还想要……”

“要你个大头鬼!”林言兮一阵暴躁,下一秒,卓四少一脚踹翻在地,四脚朝天。

林言兮不禁扶额,千防万防,也没防住,最终,还是被这个傻子给睡了!

卓衍森可是云城有名的大傻子,这要传出去,她林言兮以后还想不想混?

哎呀,哎呀,这可怎么办才好,林言兮捂着脸作懊悔状,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几个月以来的一幕幕。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被一个傻子搞上了床?

……

三个月前,卓家四少大婚。

新婚之夜,奢华而温馨的婚房内,新郎酩酊大醉,躺在床上流着口水呼呼大睡,而新娘,则一条腿正跨向窗外。

不知闯过了多少道关卡,在终于溜出卓家大门的那一刹那,她大大松下一口气。

这个身穿黑色女仆装的女人,正是那位新进门的卓家四少奶奶——林言兮。

伸手拉低了帽子边沿,林言兮内心里暗自得意,幸好自己留了个心眼,把那傻子活活灌醉,不然,怎么会有她出逃的机会?


第2章 逃婚的女仆

哼,卓家人也不过如此嘛,以为她出身名族,是大家闺秀就一定能乖乖听他们的话?

门都没有!

想当年,她只身一个人游学美国,亲生父亲不管她死活的境况下,她都能活地自由潇洒,现在这点事儿,不还是小菜一碟吗?

这样想着,林言兮飞快地朝兰溪方向赶去,她不想回林家,也不想就这样一逃了之,她要去兰溪找某个人。

……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哗啦哗啦的雨滴声,掩饰盖了逃婚新娘急促的步伐。

夜深,商业一条街上,男男女女的身影逐渐减少,刚从某条小道上横插进来的女人,裹着一身不合时宜的女仆装,有点尴尬地站在一家成衣店前面,身体微微发抖。

解下头上的伊丽莎白帽,林言兮微微缓一口气,然后,抬起头,看了看成衣店的招牌,完美的小脸被不断滑落的雨滴打地生疼。

然而此时的她,并没有太多空闲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悲哀,快速将心情调整好,进入成衣店,用仅剩的几百元钱买了套衣服,然后转身,进入了隔壁的杂货店中,借了一个公共电话给那个男人拨了过去。

只是,没人接,林言兮等了足足有五分钟,最终还是无人接听。

“这位小姐,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杂货店老板是一位慈祥的大伯,一脸亲和的模样,见姑娘实在心急,不由好心问了一句。

林言兮沮丧地放下话筒,朝大伯浅浅一笑,“没事了,谢谢大伯。”

就在她垂头丧气地即将走出杂货店时,身后传来了大伯意味深长的声音:“年轻人,有时候不要一味向前追逐,说不定,幸福就一直默默守护在你背后。”

林言兮心里有些惊奇,却也没多问,说了句谢谢,就迈步离开了。

现在,她满脑子里都是男友冯楚龙的形象。

他为什么不接电话?他曾说过,这个号码是专门为他心爱的兮兮预备的,可现在为什么却是无人接听?

林言兮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卓家人肯定在此处追捕她,林家人说不定也在找她,她很怕被他们抓到,很怕自己再次落入虎口。

但,这所有的恐惧加起来,也比不上冯楚龙带给她的迷茫与惶恐的十分之一。

林言兮跟冯楚龙在八岁时便认识了,言兮虽是林家大小姐,但从有记忆起就被后妈欺负,而亲生父亲从来不管不顾。

在言兮拖着小小的身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疗伤的时候,冯楚龙这个小哥哥,总会出现在她身旁,安慰她,保护她。

他说,他要保护她一辈子,从八岁到八十岁,让她不再受一点委屈。

他说,等她完成学业顺利归国,他就会拿出钻戒,求她做他的新娘。

可是,如今的冯楚龙人在何方?

林言兮泪眼婆娑,抬头,看着布满灰云的天。

“楚龙,你看这钻戒适合我么?”

一道熟悉的女音,让林言兮飘渺的思绪回到了现实。

她目光怔忡地向不远处的珠宝专柜看去,只见被雨水洗刷的透亮的落地玻璃窗内,一对绝配青年男女,正在言笑晏晏地挑着钻戒。


第3章 背叛的滋味

霎时,林言兮眼里的神光变得无比晦暗。

盯着玻璃窗内的那双璧人,她的心几乎停止跳动。

“楚龙,这套怎么样啊。”

专柜前的女人撒着娇,扬了扬右手无名指的钻戒。

“很衬你。”男人笑地一脸幸福。

“楚龙,我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女人踮起脚,在男人的下巴上轻轻咬了一口,然后,脸快速绯红了。

边上的女导购见他们如此黏腻,不由更加卖力地推销起来。

“冯先生,既然您的未婚妻这么爱不释手,进就随了她的心,订下这款钻戒吧,我们现在正在做活动,除了送礼品外,还可以在钻戒内壁上刻上您和你未婚妻的姓名,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玻璃窗外的林言兮,此时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的世界,逐渐变得迷糊不清起来。

虽然,父亲已经亲口告诉过她,虽然,她也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可是,她不相信!

不,这一定是她在做梦!

冯楚龙长相俊朗儒雅,眼睛弯弯的样子让人无端想起春天的暖阳。

“行,就要这款吧。”说着,他低首,嘴唇在林语萱的秀发上点了一下。

林语萱的脸更加红了,如一头小鹿般,乖巧地将脸埋在了男人的怀抱里。

冯楚龙竟然真和林语萱在一起了!

林言兮只觉心口很疼很疼,她冒着生命危险,把那傻子灌醉,费了如此周折,从卓家逃婚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能见到这个曾经与自己海誓山盟的男人,为了坚守她一直相信可以至死不渝的爱情吗?

林言兮很不服,为什么老天爷总是如此对待她!

她要解释,她要一个答案!

忽然之间,珠宝店的门一下子被打开,风雨瞬间灌进,女导购正要皱眉,却看见一个女人气势汹涌地走了进来。

女人的表情,让女导购立马闭了嘴。

这分明就是原配打小三的架势,果不其然,女人接下来的一个动作,让女导购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直觉。

那个一直赖在未婚夫怀中不出来的小姐,被女人直接用手拽了出来。

“啊,好疼!”

林语萱毫无防备地栽倒在了地上。

冯楚龙一时也未反应过来,他条件反射地要扶林语萱,却不想下一秒,“啪”的一声,一只巴掌直接呼到了他脸上。

冯楚龙心里气愤,转眼就去找那个扇他的泼妇。

可当目光对上那双熟悉的清眸时,男人的俊脸顿时呆住了。

兮兮怎么会在这儿?她不是已经……

顿时,冯楚龙心虚地别过了眼。

林言兮的一双丽瞳,永远都是水波荡漾,让人心醉,可此时此刻的他,却再也不敢迎接这双眸子的注视。

“冯楚龙,你怎么解释?”

即使心里怒火滔天,可林言兮的眼睛还是止不住地湿润了。

冯楚龙讷讷开口,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言兮……”

“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瞬间,林言兮再也控制不住,癫狂了一般,拼命推搡着男人。

自从母亲去世后,林言兮就再也没有哭过,无论受了多大委屈,她都把泪水往肚子里咽,可是今天,她实在忍不住了。

冯楚龙就是她的一切。


第4章 败给白莲花

“楚龙,求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都是我的噩梦,梦醒了一切就都好了,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就像外面的大雨,泪水止不住地簌簌往下淌,仿佛是要把她经年以来遭受所有的苦楚都倾泻出来。

“兮兮不要哭。”

冯楚龙颤抖着伸出手,看着女人惨白的小脸,他的心真的很痛。

“言兮,不要哭。”

男人正要将言兮拥入怀中,这时,倒在地上的林语萱冲了上来,一把推开了她。

“姐,你都已经是卓家四少奶奶,麻烦有点已婚女人的操守,不要再来纠缠楚龙。我想,卓家人不会如此开放,竟准许他们的四少奶奶到处勾搭野男人吧?”林语萱的话极度恶毒。

她挡在冯楚龙面前,就是不让他与林言兮接近。

“给我住口!”冯楚龙对着林语萱大声喝斥。

林语萱一脸委屈的看向未婚夫,两行泪顿时流到脸颊。

“楚龙,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我才是以后跟你白头偕老的人!”她看着男人,变脸一样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冯楚龙一时左右为难,拍打着林语萱的背,“萱萱,我只是……”

迟疑间,他看向倒在地上的林言兮,千言万语,汇成眼底的一抹浓浓的愧疚。

林言兮看着男人的样子,突然失笑,难道这就是她一直坚信的爱情么?

太荒唐了,林言兮,你真是太傻。

面对此情此景,珠宝店里的导购、客人都纷纷避开目光,尽量不去看。倒在地上的女人,长得极美极美,正是因为如此,当人们看到她此时傻笑的样子时,不由觉得心痛可惜。

“言兮。”

冯楚龙心猛地一拧。他情愿言兮骂他打他,也不愿看到了她现在痴傻了一般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林言兮慢慢从地上支撑起身体,抬起手,缓缓地把泪拭去。

咬着牙,站在了这对狗男友面前。

“冯楚龙,以前我是瞎了眼……以后,我们就是陌生人!”

她的心极痛,可表情却无比冰冷,眼神无比坚定。

冯楚龙瞪大了双眸,他怎么也没料到,有一天,他心爱的女人,会对他如此决绝。

“言兮……”

男人的话还未出口,身旁一脸浓妆的林语萱便迅速打断他,“姐,再怎么说,楚龙现在是你的亲妹夫,而且,看在我怀了他骨肉的份上……”

骨肉?

林言兮眉心紧紧拧着,简直要把下唇都咬出血。

呵呵,真行啊,原来孩子都有了!

“祝你们白头偕老。”

无力地说了一句,她转过身,走出了珠宝店的门。

冯楚龙的目光一直追着那道柔弱的身影不放,在他迈出步伐的一刹那,身旁的林语萱紧紧揪住了他。

“冯楚龙,她现在可是卓家四少奶奶,你不想活命了吗?”

一句话斩住了男人脚步。

他并未追随而去,唯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那个背影,直到女人消失在雨幕中。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而夜空下飘洒的雨水却无半点消退的样子,深冬季节,雨水打在林言兮苍白的脸盘上,冰凉冰凉,一直凉透到心底。


第5章 打死不孝女

全身都湿了,新买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异常难受,只是,渐渐的,她的身体却麻木了。

分不清是泪还是雨,水滴不断从她惨白的脸盘上滚落。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纤弱的身体像丢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她该怎么办?

她要去哪儿?

她还能去哪儿?

倏地,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林言兮重重地摔倒在了街道上,然后,瞬间失去了意识。

……

林家大厅,一桶凉水泼在了林言兮身上,让她浑身猛的一个激灵。

“不孝女,给我醒醒!”

一声巨吼让林言兮迷糊的视野顿时变得清晰起来。

“我想……”

林言兮感觉喉咙又干又痛,正要开口要水喝,又一桶冷水迎面泼了过来。

“好冷……”她的牙齿都在打战。

“你还知道冷啊!你这个不孝女,害得老子公司都快没了!”

刚看清眼前的世界,一条沾了辣椒水的辫子劈头盖脸朝她挥了过来,白皙娇嫩的皮肤上立即血红一片。

她忍着火辣辣的痛,睁大眼睛,死死瞪着被她气得失去了理智的林禹山。

“你这个不孝女,简直是个白眼狼,今天我一定要活活打死你!”

林禹山气得直跳脚,本来无比完美的计划,让林言兮一个逃婚,全都毁了。这下可就彻底得罪了卓家人,以后他林禹山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一想到这种后果,他就恨不得剥了林言兮的皮!

“禹山,你打她又有什么用呢。”

忽然,一道无比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禹山转头一看到体贴的妻子郭碧仪,心里顿时好受了些,冷哼一声,将手中的皮鞭扔在了地上。

“言兮,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说你什么,为了尽量减少损失,你现在必须主动回到卓家赔罪认错,否则,我们一家人都会被你连累,都会没有好果子吃。”郭碧仪一脸同情的看着地上的林言兮,“你被你爸打得这么恨,妈看了也心疼,听妈一句劝,别这么倔,乖乖低头认错,对大家都好。”

“骚狐狸,你装什么装,这一切明明都是你一手操纵的!”

林言兮忍着满身的疼痛,对着这个恶心的女人大吼。

“不孝女,不许对你妈这么说话!”林禹山眼睛猩红。

林言兮听到林禹山的话,不禁冷笑,“我妈?她不配!她不过是一个上位的小三,一个毁灭别人幸福的骚狐狸!”

说着,她用尽气力站起来,狠狠地朝郭碧仪踹过去。

“哎哟!”

郭碧仪应声倒地。

都是因为这个骚狐狸,如果没有她的存在,她的亲生母亲就不可能早早地离她而去,她的亲生父亲也不会对她如此冷漠无情!

郭碧仪痛地在地上大叫,旁边的林禹山立马吓得丢了魂,急忙扔下林言兮,跑到了妻子旁边。

“哪里疼?我去打医院电话!”

郭碧仪慌忙止住他的动作,一脸委屈地凝视着男人的眼睛,“言兮一直在怨我,怨我从她母亲那抢走了你……禹山,你不会怪我吧……”

说到这里,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


第6章 绝不回卓家

“我怎么可能怪你呢,真傻!”林禹山一边安抚着娇妻,一边对着亲生女儿咬牙切齿,“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今天,我就将那个不孝女赶出林家。”

林言兮看着两个中老年男女黏黏腻腻的样子,只觉得无比恶心。

咽下嘴里的血腥,她艰难地支撑起身子,扶着墙,慢慢地朝自己卧室的方向走。

“不孝女,给我回来!”

林禹山见她居然要走人,立马冲上前去,挥起大掌朝林言兮的腮上甩了一耳光。

瞬间,林言兮感到自己半边脸都肿了,她愣在了原地,脑子里嗡鸣一片。

从小到大,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她,为什么别家的爸爸总是那样疼自己的女儿,而她林言兮的爸爸,却待她如仇敌?

心里想着,她猛地瞪大了双眸,一字一顿道:“我绝不再回卓家,绝不!”

“这件事由不得你,你回也得回,不回也得回!”

林禹山看着她那张脸庞,即使已经被他打得几近毁容,却依然睁着坚定的双眸透着倔强的目光。

真是不知好歹!

林言兮看透了林禹山眼底里对她流露出的深深的厌恶,不由一阵冷笑。

“爸,我是不听话,可您还有一个听话的女儿呀。”林言兮嘴边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林语萱不是特别听你话么?为何不让她嫁到卓家呢?她那么懂事,为你为林家牺牲一点个人的幸福又算什么呢?”

林言兮目光直直的看着林禹山,清眸里的神色尽是讥刺。

殊不知,父亲口中乖巧的林语萱,竟是一个明目张胆抢走姐姐男友的贱人!

“语萱现在怀着楚龙的骨肉……再说,她可是你亲妹妹,你怎能这样狠心让她嫁给一个傻子!”郭碧仪闻言,立马卸下伪装,变得无比狰狞起来。

狠心?

林言兮无力地闭上双眸,将林语萱嫁去卓家就是狠心,那将她嫁进去又算什么呢?

“林言兮,我就把话撂在这儿,卓衍森那个傻子,你必须嫁,绝无其他可能!”林禹山将郭碧仪护在身后,满嘴喷着口水。

看着丈夫主动袒护自己,郭碧仪又恢复了楚楚可怜的样子:“当初卓家为卓衍森准备婚事,为了他的继承权,云城多少人家的小姐都恨不得嫁给他,可在那么多佳丽的照片中,他就偏偏一眼看中了你……言兮,我们瞒着你,骗你回国,将你嫁到卓家,也实在是无奈之举,你也晓得卓家在云城的势力,谁就得罪不起的……你就老老实实回去给森爷道个歉,想必看在你们已经成婚的份上,卓家人会原谅你的过错的。”

听着郭碧仪假惺惺的劝说,林言兮实在无法忍受,“骚狐狸,闭上你的臭嘴!”

她紧紧咬着下唇,郭碧仪对上充满怒火似乎已然失控的眼睛,吓得浑身一哆嗦,怯生生地退到林禹山身后不再说话了。

林禹山见林言兮屡教不改,数次对继母出口不逊,瞬时恼羞成怒,再次挥起手,朝林言兮脸上打去。


第7章 牵起她的手

林言兮并未躲闪,她的心已经死了。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不会再有人关心她的生死安危,就这样被活活打死才好呢,早死早超生!

“卓家的人,我看谁敢打!”

正在这时,倏然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传来,震动了整个林家大厅。

林禹山背后一凉,手僵在了半空,循着声音,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朝门口找去。

只见,三十几号彪形大汉赫然现身林家大厅门口。

人群簇拥的最中间,站着一个男人,身姿如古希腊雕塑一般英武挺拔,一双幽邃的深眸散发着冰冷的寒光,极为英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男人目光自然扫过,林家主仆瞬间就陷入到了一种冰冷的氛围之中,所有人都不大气不敢喘一声。

来人,是卓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卓衍森。

他并没有说话,而是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率先开了口:“林爷,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你这么狠,对亲生女儿都能下如此毒手!”

林禹山一眼就认出了说话的男子,此人是卓家管家,人称强叔,是卓家老爷的心腹。

被对方的一个佣人如此教训,他自然面子上过不去。不过,鉴于对方势力强大,而他又有女儿逃婚的把柄在人家手里,便只能将这口气忍下。

轻咳一声,他不动声色地将鞭子扔到一边,露出笑容道:“森爷亲自到访寒舍,真是给林某面子,方才……方才只是个误会而已,望森爷和强哥不要对我林某有什么看法。”

林禹山的语气带着明显的讨好之意,而强叔看向他的眼神里则毫不掩饰地带着几分蔑视,瞟了一眼,没搭理他,然后,走到林言兮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不由紧紧皱起。

这个当父亲的,真是一颗红心喂了狗了,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儿,竟然被他打成这样!

“少奶奶。”

在林言兮耳边轻轻喊了一声,态度比面对林禹山时不知要恭敬多少倍。

听到有人貌似在喊自己,林言兮这才慢慢睁开眸子,对上了那双充满沧桑却依旧无比犀利的眼睛。

然后,别过头,淡淡一句:“谁是你们少奶奶?”

此时的林言兮虽然一无所有,但她还是在为自己最后的尊严做着抗争,她是死都不愿再进卓家门了。

“林言兮,你别不识好歹,强哥叫你一声少奶奶,是看得起你!”边上的林禹山急的大吼大叫。

虽然他对林言兮公然逃婚的行为深恶痛绝,但现在卓家人亲自找到他林家来,并且他们的大管家也主动叫她少奶奶,这就说明事情还有希望,他林禹山借助卓家势力振兴家业的希望就没有完全破灭。

强叔正想出言制止林禹山对少奶奶的无礼叫骂,谁知无意中一个回首,却彻底呆住了。

只见,他们的四少走到了林大小姐身边,然后牵起了她的手!

四少患有自闭症,自小到大,绝少与人接触,别说肢体碰触,就是向他鞠个躬问声好,他都指不定会大发雷霆。

强叔也是在卓衍森身边陪了二十几年,才逐步获得了他的信任。

林言兮感受到了手上的力道,有些疼,下意识的,她想甩开那只大掌,却怎么甩都甩不开。


第8章 冯楚龙救我

抬起头,一双幽邃的深眸让她顿时怔住。

林言兮浑身湿透,被鞭子抽过的白肤上是一道道的红肿,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狼狈。

不知是否是林言兮的幻觉,那双眼睛在与自己对视的同时,手上的力道又猛然加重了几分。

他好像生气了,而原因竟然是他看到了她皮肤上的伤口……

“别碰我!”

林言兮拼命地想将男人的手甩开,却是依旧徒劳,卓衍森将她的纤弱的葱指攥地更紧。

这下她真的疼了,甚至比身上的鞭伤还要疼。柳眉紧紧皱起,小脸越发的苍白。

看来,只灌醉他算是便宜他了,早知道,就应该在那酒里下点药,毒死他一了百了!

“滚……”

林言兮从来就不是个轻言放弃的女人,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手,想要摆脱男人的桎梏。

然后,就看到一道充满杀气的冷厉的闪过卓衍森眼底。极冷的目光宛如利刃般直直刺入了她的胸口,让林言兮简直要窒息。

卓衍森身上,天然具有一种能让人臣服的气场。

随后,男人用力一扯,直接将林言兮拖出了林家大厅。

前面的男人力气大地可怕,林言兮几步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塞进了卡宴的后座里。

“回卓家!”

男人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略带有烟熏的质感,林言兮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一时间竟然怔住了。

这是林言兮第一次听卓衍森说话。

此时,卡宴开出林家大门,一辆熟悉的玛莎拉蒂迎面开来。

林言兮猛地回神,心里倏地一个激灵,立即趴到墨色的车窗前大叫,“冯楚龙!冯楚龙!”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叫那个男人的名字,那个男人上了继妹的床,原应十分恨他才对,可当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时,她的心里却只有痛。

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希冀,盼着冯楚龙能突然醒悟,追上来救她于火海。

然而她还没喊几句,脖子就被一只大掌掐住了气门。

旁边的男人几乎不带半点犹豫地,狠狠地掐住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林言兮立刻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嘴里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卓衍森看着不断颤抖的女人,一个用力,直接将她裹到自己怀中,然后,粗暴地扳过她苍白的脸,让那双眼睛正对着自己的双眸。

林言兮被桎梏在男人怀中,身体丝毫不能动弹,看着那双毫无温度的冰冷深眸,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死亡的恐惧。

……

卡宴直接驶入卓府。

卓家是云城第一豪族,其住宅不是一般的阔绰,整个卓府占地几千亩,由六大部分组成,而卓衍森身为卓氏集团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他自己一个人就占据了六大区域中的一大块,跟卓老爷、太夫人等长辈享受同样的待遇。

“四少。”

卡宴稳稳停下,北庭的佣人赶忙上前开门。

卓衍森并非卓家长子,仅排行第四,上有三位哥哥,下有一个妹妹,不过除他之外,卓家其余的子女都是庶出,并没有合法继承权。

从卡宴里出来,卓衍森神情有些阴冷,佣人们见到他,纷纷低首垂眸。


堂堂林大小姐,脸盘棒,身材靓,还是海归硕士,你猜她嫁了个什么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3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