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星辰从来没有想过,她奋不顾身守护十年的男人会令她沦为见不得光的第三者

顾星辰从来没有想过,她奋不顾身守护十年的男人会令她沦为见不得光的第三者


第1章 掏心掏肺爱了整整五年的男人

凌晨,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肆意纵情的‘魅夜’夜总会包厢里,刺眼的五颜六色灯光不间断地闪耀着。

“来来来,喝喝喝,继续喝啊,今天谁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张导,来,我敬你。”顾星辰撩了一把长发,精致的脸上带着笑容。

“今天小星辰很放得开啊,平时求你敬一杯酒都不肯!”

几个老板和导演争相给顾星辰倒酒。

顾星辰仰起头,将带着苦味的啤酒一饮而尽,冰凉的啤酒顺着她小巧的下巴滑下了锁骨,周围的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小星辰,今晚陪陪我怎么样?”一个满脸油光的导演将一沓现金放在了顾星辰面前。

顾星辰正想拒绝,钱已经塞到了她的手上,连带着伸过来的还有一双恶心的手。

顾星辰已经醉了,她的眼神忧伤又迷离,眼前突然浮现一张英俊绝伦的脸庞。

那是她顾星辰掏心掏肺爱了整整五年的男人!

她清楚地记得,男人带给她的爱恨纠结以及痛楚。

顾星辰仰着脖颈,想起那疯狂的昨夜,他无情地告诉她:“我明天要结婚了。”

七个大字,顿时压得顾星辰无法喘过气来。

昨晚,她歇斯底里地求他不要走,他还是无情地走了,留给她一室的荒凉……

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脸色阴沉的男人一脸煞气地走了进来,看到顾星辰手里攥着的钱,冷声道:“缺钱花怎么不找我?”

“我哪儿要得起席总的钱啊?”顾星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从男人的面前走了过去。

席慕野闻言脸色更黑,双眸死死地盯着顾星辰,想也知道这不要脸的女人刚刚是怎么引起那些男人的注意力的。

顾星辰刚走到昏暗的走廊上,就被男人扛了起来往外走。

顾星辰顿时像疯了一般激烈地挣扎着,一拳一拳地砸着席慕野的后背。

“再动你试试看!”席慕野冷着脸道。

顾星辰讽刺一笑,“好啊,你试试,被记者拍下来,明天你就会成为整个娱乐圈的头条,所有人都知道,你把新婚妻子扔在家里,偷偷出来会情人……”

“闭嘴!”

席慕野走到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一把将顾星辰丢了进去。

一气呵成地上车,席慕野车速飞快,将车开到了距离顾星辰住的不远的荒凉公路上。

车子一停稳,顾星辰立马想开门下车,下一刻却被席慕野锁在了车里。

顾星辰看着男人,冷嘲热讽道:“席总这是干什么?今晚可是你的新婚之夜!”

“我妻子在家好得很,人家是第一次,我当然要小心对待,不像你,早就身经百战了!”

疼痛逼得顾星辰死死地皱起了眉头。

是啊,在席慕野的眼里她早就身经百战了。

可是在她的记忆里,席慕野是将她带离黑暗的人,也是她真真正正的第一个男人。

只可惜,他不信!

顾星辰疼得皱眉,尖锐的指甲刺入了席慕野的后背......

第2章 她曾是头牌

席慕野看着顾星辰,她清纯漂亮的脸蛋上挂着泪痕。

这个女人的一切,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

“不愧是‘魅夜’的头牌,当初花十万块钱买你下来,一点儿也不亏。”席慕野阴阳怪气地说道。

五年前,她因为母亲重病急需用钱,将自己卖进了‘魅夜’夜总会。

长相漂亮的顾星辰只学了三天,就被‘魅夜’的经理送去包厢,学着对男人魅惑万千。

她一直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直到有一次躲不过去,差点儿被人得逞的时候在走廊被席慕野撞见。

顾星辰只是朝席慕野看了一眼,席慕野便如她所愿地出手了,她的第一次最后也给了席慕野。

那一夜,她虽纯洁,却在别人的刻意教导下伪装成一个老手。

当席慕野问她第一次给了谁的时候,顾星辰笑容灿烂地在他耳边说自己早已身经百战……

她的动作那么熟练,眼神那么惑人,席慕野当然信了她的话。

她也正是因为信了经理的话,才会这样说。

做了这一行沦落了身体不要紧,至少要守住自己的心,她骗了席慕野,却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席慕野花了十万块将她买下来,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可是顾星辰的母亲仍去世了,她脱离了‘魅夜’,却从此沦为了席慕野见不得光的情人!

“看我结婚了,你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你就这么爱钱?”席慕野拽着顾星辰的头发道。

顾星辰吃痛地皱眉,她不确定席慕野爱不爱她,却十分肯定这个男人喜欢她的身体。

“只有钱才能让我有安全感,有什么不对吗?席慕野,你已经结婚了,你放过我吧,五年了,你到底要我怎样?”

顾星辰捂着脸,许多事情,她早已无力承受。

“五年又怎么样?买你不就是为了做情人的?你觉得你配当我的妻子吗?顾星辰,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要!”席慕野恶狠狠地道。

“够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我绝不会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她不可以,她绝对不可以步母亲的后尘。

破坏别人的婚姻,是要用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还的!

席慕野扬起一抹残忍的笑,“来不及了,你已经做了。”

五年的纠缠,他终究是摸不透这个女人的心。

不,这么长的时间恐怕石头都能焐热了,这个女人一定没有心!

除了不肯承认她爱他以外,他让她做的事,没有一样她做不来的。

这个女人简直无所不能!

并且,还在他最信任她的时候,跟他的好朋友滚了床单,背叛了他!

席慕野曾经有多疯狂地爱顾星辰,如今就有多恨她。

爱上一个这样的女人,偏偏人家压根没将他放在眼里!

顾星辰绝望地闭了一下眼睛,之后开始麻木地穿衣服,“回去陪你妻子吧。”

顾星辰攥了一下拳头,以她的身份,早就知道席慕野不会真的看上她。

“还穿什么?下车,我要赶着回家。”席慕野冷声道。

顾星辰冷漠地抬起腿,下一秒,席慕野将她猛地推下了车。

“既然你叫我回去陪她,那你就自己走回去!”

第3章 不会说话的哑巴

顾星辰坐在冰凉的公路上,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裙子,里面的衣物留在了席慕野的车上,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席慕野开着车疾速离开自己的视线。

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席慕野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留给她。

顾星辰苦涩一笑,低头看了看因长年穿高跟鞋而有些变形的脚。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顾星辰马上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在哪?那个小野种又发烧了,你要是不想管她,那就让她去死!”

眼泪突然汹涌而至,顾星辰哆嗦着:“我马上带她去看医生,你先帮我照顾好她……”

“老子没有那个闲心,你上哪捡来的孩子,天天多病多灾的,还是个小哑巴,除了哭什么也不会!”

电话那头传来酒瓶子砸在地上的声音,顾星辰顿时头皮一麻。

“你别这样,爸,我求你了,我拿钱去给你,你等着我!”

顾星辰擦干眼泪,挂掉电话,焦急地在路上打车,一想到父亲口口声声说的那个‘小野种’,顾星辰的心都在滴血……

顾星辰抵达父亲住的居民楼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她的父亲顾朝峰坐在门口喝酒,地上全是玻璃碎片。

顾星辰没有注意,一脚踩了下去,伤痕累累的脚顿时鲜血淋漓。

晚晚躲在角落里,战战兢兢,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顾星辰。

看到晚晚手上的伤痕,顾星辰顿时气急,“你又打她了?她还小!什么都不懂!”

顾星辰不管不顾地抱着晚晚上了出租车,总算听不见顾朝峰骂骂咧咧的声音了。

“晚晚,你觉得怎么样?还好吗?你说说话,求求你,跟姐姐说说话好不好?”顾星辰心疼得掉眼泪。

晚晚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脆弱,始终一言不发。

顾星辰好恨!

这是她差点儿死在病房才保住的女儿,她却只能告诉晚晚:“我是你的姐姐。”

明知道父亲是个人渣,可是除了将孩子放在这里,她想不到更好的住处,她没钱,她也摆脱不了席慕野。

到了医院,护士给孩子吊了针水后,顾星辰一直坐在床边看着晚晚的睡颜发呆。

顾星辰吻了吻晚晚滚烫的额头,天一亮,烧退了后,顾星辰马上将晚晚送回了顾朝峰那里,并厉声警告道:“如果你还想拿到钱,就好好对她!如果你非要鱼死网破,那我就报警。”

顾朝峰气得破口大骂,“果然你生的就没好东西,我早就怀疑你压根不是我女儿了,谁知道你妈当过多少人的第三者!”

顾星辰狠下心离开,回到自己的住处。

泡在浴缸里,顾星辰死死地抱着自己,冷水浸泡着她的身体,冷得她微微颤抖。

顾星辰探手出来,摸索着浴缸旁边扔着的药罐子,一个空了,随手扔掉,再继续摸。

结果摸来摸去,每一个都是空罐子,顾星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声,将脸埋进了冷水里。

门铃像催命符一般响了起来,顾星辰披上浴袍,擦了擦干头发,走出去开门。

“终于找到你了!顾星辰!”站在门外的女人咬牙切齿,一看到顾星辰的脸便扬起手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顾星辰一个字都没说,下意识想关门。

女人用力一推,顾星辰没有防备,顿时倒在了地上!

第4章 凭你也值五百万

“慕柔儿,你有什么火冲着席慕野撒去,别招惹我。”顾星辰看着眼前的女人道。

这个女人是席慕野谈了四年的女朋友,她一直知道这个女人的存在。

慕柔儿花了四年的时间费尽心思终于让席慕野娶了她,但是席慕野对于顾星辰的存在却始终不肯让步。

“你这女人好不要脸,以前勾引我男朋友就算了,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还敢缠着我老公!昨天晚上,他是不是在你这里过夜?!”慕柔儿冷声质问道。

顾星辰看着慕柔儿的脸,她是席慕野公司最红的影后,但是除了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外,她根本没有什么演技!

那几部让她火起来的戏都是由顾星辰出马,费尽心机才帮她拿到的合同。

可是这个女人,却从没有给过她半点好脸色。

“到底是谁不要脸,你跟了席慕野四年,可是我跟了他五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五年,是最美最好的青春!慕柔儿,没有我,你以为你能成为影后?”顾星辰一字一顿地道。

慕柔儿一把拽住顾星辰的长发,“慕野说了,你只是他花钱买来的玩具而已,我们结婚了,他已经不需要你了,识相的话,你就赶紧滚,你这恶心的第三者!”

“我不是第三者,我不是!你想让我滚,好啊,让席慕野放了我,再给我五百万!”

顾星辰一把甩开慕柔儿的手,突然笑道。

“五百万,就你也配?!”慕柔儿瞪着顾星辰道。

“那我就在这儿,等着你老公过来,再见!”

顾星辰想将慕柔儿推出去,慕柔儿却拽住了她的手。

风将门吹关上的那一刻,手指好像要断了一般,两人都痛得几乎晕了过去!

顾星辰忍着一声不哼,慕柔儿却凄厉地喊了出来!

慕柔儿倒在地上的时候,席慕野刚好赶到。

皱着眉头将慕柔儿扶了起来,看到慕柔儿红肿不堪的手,席慕野眼神一冷,“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慕野,我好痛,我只是想来看看她,结果她却关上了门,我的手……”

慕柔儿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看起来弱不禁风,惹人心疼。

“她刚刚还说,只要我给她五百万,她就会离开你。”

慕柔儿看着席慕野愤怒的双眸,嫉妒的火焰在她的胸膛里熊熊地燃烧着。

席慕野一把将慕柔儿抱了起来,下楼直接将她抱进了车里,吩咐司机道:“将柔儿送回去。”

“慕野,你要去哪儿?”慕柔儿一把拽住席慕野的胳膊。

“上去跟她算账!”席慕野一脸戾气地甩开她的手。

慕柔儿眼里闪过一抹阴险,没想到几年前苦心嫁祸让席慕野以为顾星辰背叛了他,可席慕野却还是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真是可恨!

顾星辰以为席慕野走了,怎么也没想到五分钟后,男人突然一脚踹开了大门。

“凭你也值五百万?顾星辰,你想得可真美,谁让你关门夹柔儿的手的?”

席慕野一手狠狠地掐住了顾星辰的脖颈!

第5章 我没有背叛你

顾星辰拼命拽着席慕野的手,额头都泛起了青筋。

直到席慕野看到顾星辰快要窒息的时候,才松开了手。

顾星辰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突然像疯子一样大笑了起来。

“席慕野,我陪了你五年,见不得光地活了五年,不该得到这五百万吗?我替你赚的钱,谈下的生意,早就不止这个数了!可是我活成了什么样子?!”顾星辰轻声地说道。

那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锤子,重重地砸在了席慕野的心上。

为了不让这个女人有离开他的资本,席慕野确实在暗中阻止她赚钱。

他不允许她赚的钱,她怎么也赚不了,否则以席慕野的能力和地位,随便一出手,以顾星辰的样貌都能出道当明星,绝不会这么浑浑噩噩地活着。

席慕野就是故意的,他在故意报复这个女人,没有他的允许,顾星辰哪里都去不了。

“顾星辰,这都是你欠我的!这就是你背叛了我的代价!”

席慕野一把将顾星辰拖了出去,一路拖到了卧室里。

“我没有背叛你!为什么你不信我!为什么!”

顾星辰声音沙哑,喉咙里仿佛有血一般。

看着顾星辰肚子上那碍眼的伤疤,席慕野嘴角露出冰冷的笑。

“我信你?那么多的视频和照片,还有那些痕迹,我怎么信你?顾星辰,你他妈不知道那是我最好的朋友吗?你竟然贱到敢爬上他的床!”

席慕野一手掐着顾星辰的脖颈,不让她挣扎,一手揪住了她肚子上的伤疤,伤口顿时冒出了血。

血珠一滴滴落下,染红了身下的床单。

顾星辰痛苦地嘤咛了一声,可脑子里出现的,偏偏不是席慕野此刻的疯狂与残忍,而是当初将她带离那肮脏地方的温柔与承诺。

他说:“星辰,你只是我一个人的星辰,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你。”

顾星辰的眼眸上沾了湿润的眼泪,席慕野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手。

冷冷地看着像破碎的娃娃一般的顾星辰,席慕野一字一顿地道:“每次看见你这个样子,就让我觉得恶心,我警告你,别再招惹慕柔儿,她现在是我的妻子,给我牢牢地记住这一点!”

席慕野走了,只留下一室清冷。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星辰才有力气爬起来。

肚子上的伤已经止住了血,顾星辰踉踉跄跄地下了床。

走到化妆台前,看着镜子里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顾星辰突然大笑出来。

拉开化妆台下的抽屉,顾星辰将里面厚厚一沓照片全部拿了出来,边笑边将那些照片一张张撕碎。

照片里,她跟席慕野的好朋友在床上纠缠,可她跟席慕野的好朋友分明只有一面之缘,那天晚上,她被人打晕了,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席慕野却认定了是她勾引了他的好朋友,背叛了他。

背叛,究竟是谁背叛了谁?

“席慕野,你曾说过你信我,可这五年来,你有给过我一丁点的信任吗?”顾星辰的眼泪簌簌落下。

突然,她擦干了眼泪,从桌子上拿走了一把水果刀,抬腿走进了浴室。

顾星辰看着浴缸里逐渐溢出来的水,也没有脱衣服,就这样跨进了浴缸里,缓缓地躺下。

‘砰’的一声,手机从她的身上掉落在地上,顾星辰看都没有看一眼。

身上的伤有多痛,她已经没感觉了,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丝毫不亚于心痛的感觉。

如果死了,一切就都解脱了。

她不该爱上席慕野的,这是一场飞蛾扑火的错误,就连席慕野都不会信,她痛彻心扉地爱了他五年。

人生,又有几个五年可以浪费在一个男人身上?

顾星辰恍惚地看着自己的手腕,抬起手,轻轻地往下一割,鲜红的血顿时涌了出来……

第6章 救我

血腥味争先恐后地涌入顾星辰的鼻子,她竟然嗅到了自由的味道。

浴缸的水逐渐被顾星辰的血染红,她的脸越来越苍白,气若游丝。

漂亮却没有一丝生气的瞳孔里倒映着一缸血红色的水,顾星辰噙着绝望的笑意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分钟,浴缸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那是一首熟悉的儿歌,是顾星辰专门为女儿晚晚设置的,温柔的儿歌在此时仿佛成了顾星辰的救命符,一声一声地催促着她睁开眼睛。

顾星辰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脑海中却闪过一张小小的害怕得大哭的脸庞,一声一声地唤着她:“姐姐,姐姐!”

不,她不能死!

她还没有听到晚晚亲口喊她妈咪呢!

她死了,晚晚怎么办?谁来放过她的晚晚?

她真的是太久没有吃药了,竟然将晚晚抛诸脑后想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

顾星辰非常懊悔,她挣扎着睁开双眼,还不断流淌着血的手伸出浴缸,艰难地捡起手机。

接通了晚晚的电话,顾星辰早已习惯了电话那头不出声却抱着期待的女孩,她微微一笑,轻声道:“晚安,我的宝贝。”

那边的小女孩似乎终于安心了,挂断了电话。

随即,顾星辰利用强大的求生意志颤着手拨了席慕野的手机号码。

生死之间,她的脑海里第一个闪现的终究是他。

可是席慕野却没有接顾星辰的求救电话,顾星辰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手指碰触到了另一个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不到三秒,静谧的浴室里便响起一道温润的声音:“喂,星辰?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你怎么回事?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到我这儿来拿药了,这样下去你的病情会恶化的!喂?你在听我说话吗?”

顾星辰苍白的嘴唇蠕动着,极轻地说了两个字:“救...我。”

赵逸轩顿时精神紧绷,“星辰!你在哪里?告诉我在哪里?”

电话那头彻底没了声音,赵逸轩想了想,马上调转车头,往顾星辰的住址开去。

赵逸轩是顾星辰这几年来的心理医生,每个月顾星辰都要到他的心理诊所去看病拿药,这两个月他在国外出差,没想到顾星辰竟然没有主动过去拿药!

顾星辰的抑郁症非常严重,要不然当初赵逸轩也不会为了以防万一,要求顾星辰给了他住处的钥匙,就是怕顾星辰有一天扛不住压力想不开……

赵逸轩越想越担心,车速飙得更快,不到十分钟,他就抵达了顾星辰的住处。

一个很偏僻很普通的地方,一幢很便宜的居民楼,这就是那个男人给她的可怜的住处,那个住处里,藏着见不得光的顾星辰。

这么多年来,顾星辰不知道换了多少次住处,为了躲避狗仔队,也为了躲避慕柔儿!

赵逸轩开了门,将房间全部找了一遍,最后看到了开着门的浴室,赵逸轩清楚地看到,有蜿蜒的血水顺着大理石瓷砖流了出来……

顾星辰从来没有想过,她奋不顾身守护十年的男人会令她沦为见不得光的第三者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3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