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痕累累的时候,他却像天神一般的降临了,从此,他宠她无度……

伤痕累累的时候,他却像天神一般的降临了,从此,他宠她无度……


第1章 不要死在这里

丰满!

性感!

软软的腰肢扭了一下!一双纤长的腿妖娆的往前一步,露出下面弧形优美的PP,

……

叶紫两眼放光的盯着前面那个没有一丝丝遮盖,光溜溜的身体,这个时候再来一点荷叶,香菇,姜,精盐,白糖,茴香,八角……哇,简直是人间美味,……叶紫嘴角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叶紫搓了搓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整个人朝着那白晃晃的大白鸡就扑了上去。

而现实情况是……

“嘭……”扑通一声,叶紫整个人从石头上摔了下来,一头阖在地上。

“哎呦……”本能的用手扶住了额头,一摸,才发现额头全是冷汗……

好看的眉头立即拧成一把。

鸡没了……眼前又回到现实……耳边是一片呼噜乱刮的海风……

原本她刚刚只是做梦了……

什么“汉宝宝”,什么“大白腿”“白斩鸡”……全是梦……

看到现实的场景,叶紫心里顿时哀凄凄。

从来就没有想到,她和男朋友的毕业旅行竟然会成为一次灾难,手用力的按住了胃,把手伸向背包,拿出手机才记起,原来手机早就在拨了一个求救的电话之后,彻底没电关机了。

她一觉醒来,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在这孤岛上,而且,一连两天了。

她真的不知道,小岛遇到上了强台风,所有人都撤离了,一天前,她却是在一个被掀了顶的小木屋里醒来,要不是木屋的屋顶没了,雨打在她的脸上,把她冷醒,她估计要被砸下来的木屋给砸死了。

现在想到她一爬出木屋,木屋就轰然倒下的那一幕,她仍然心有余悸。

岛上什么食物也没有,沙滩是到处是人们烧烤后丢下的垃圾……

原本还算美丽的小岛,经过了台风的肆虐,此时早已经面目全非了。而她本身就有胃病,一饿胃就疼,唯一一包方便面早就在昨天晚上啃完了。

不过,也就是啃了那包东西,所以,才会让她的胃病发作,抬头巴巴的看了一眼昏暗的天空,估计一场大雨就要来临了。

这里连一个乌龟都没有,叶紫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

阴冷的天气,海风无情的呼啸,她想起了那一句特别恐怖的话: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这个地方,完全是被恶魔洗劫了……连漂亮的玻璃房也被掀开了顶,大型的建筑此时歪歪扭扭的。

她尝试了许多方法,最后才让自己已经关机的手机发出一个求救的信号。

因为又累又困又难受,所以,她睡了一觉,没想到,睡醒之后场景却更凄凉。

“胃啊胃,求你不要再疼了,再疼,我们两个都要死在这里了。”没人可以说话,她自己自言自语。

不知道会不会死在这里?

叶紫撑着身体,看向了自己之前有沙滩上写下的字母SOS,但是此时哪里还有影子!

都被大雨给洗掉了……

不管怎么样,她还要再去试一下,没有留下坐标,她就什么机会也没有了,小岛虽小,但是要找她这个人, 还是有点难度的。

也不知道,大使馆有没有接到她的求救信息,会不会有人来救她,她不想客死在异国他乡。

想到男朋友和妹妹都离开了,她却在这个地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眉头便不由的皱了皱。“嘶……”胃又是一阵搅疼,疼得她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疼痛似乎让她的脑袋清晰了一些。

这一次,男友带着她来这边就职前旅行,叶宝珍非要跟着来,她鉴于继母周树梅的压力,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

却不想,男友和妹妹都走了……剩下她一个人在这。

叶紫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失落的弧度……

这中间要是没点什么,她都不相信,但是她不能这样就死了,拖着难受的身体,她用一截倒下的树枝在沙滩上继续写那几个字母。等到最后一笔快要完成的时候,她突然的眼前一黑,身体发软,来不及扶住自已,整个身体倒在沙滩上。

……

天色灰暗,随时有暴风雨袭击这个小岛。

一架飞机在上空飞旋着。

“队长,天气开始转变,我们必须要回航。”

司霈霆深邃的眸中透着淡漠的锐利,没有半丝犹豫:“往前绕一圈,定位一下。”

下面这个小岛是一个私人开发的岛,来岛上旅行的人不多,但是也不排除没有。

他也是执行任务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若有似无的求救的信号,因为当时他还有特别紧急的任务,不得不去执行,刚一回来,特意绕过来看看。

“队长,下面有信号。”

蜿蜒无际的沙滩,上面有一个几个SOS的求救字母,字母后面的S上面突然多出了一撇,仔细一看,那不是沙子,那是一个晕倒的人。

“下去……”

“暴雨来了……”

“下去。”司霈霆说道。

“下去,这是命令。”一个军人的职责,就是执行命令。

小赵只好降落下飞机。

第2章 想不想听

滴滴滴滴……

急救室里面传来了仪器的声音此起彼伏,床上躺着的女孩子闭着眼睛,睫毛浓密卷翘,一张精致的脸,此时没有一丝血色,眉头紧紧的皱着。

两个军医正在一边操作着仪器。

这是第一个来到他们基地的女人。

两个医生心里不由得好奇这个这女人是谁,值得司霈霆亲自带过来。

不过司霈霆带来的人,他们也不敢有任何的马虎,极力的医治,经过检查。

其中一个军医说道:“生命体征倒是平稳了,不过还是很脆弱。”

小赵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司霈霆说道:“队长,我们时间到了。”

“嗯,你们看着她,如果情况好转立即送出基地。”司霈霆说完转身转身就走。

小赵跟着他离开。

两个医生对视着,还以为会是他们老大未来的女人呢!

没想到一醒过来就得送出去!

……

“怎么样了?”

“还没醒。”

“你说这女孩子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会醒?”

“你现在变得这么八卦?”

“这不是没事嘛,反正咱们两个现在也没事,猜一下嘛。”

“猫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一方静默之后,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从来没见到过他亲自抱着一个女孩子进来。”这个声音越说越激动。

“难道你不知道,当时刚好爆风雨么?那样的天气你让他把女人送到哪去?再说了,就咱们这里最近了。”

……

好长好长的时间,叶紫只感觉到自己一直漂浮在水里面,海水把她淹没了,她的脸刚要浮上水面,顿时就被一股力量给席卷了下去,让她浮浮沉沉的,上不去下不来,生不得死不能,这种感觉太特么痛苦了。

耳边一直有着嗡嗡的声音在絮絮叨叨。

叶紫睡得极不安稳。

好吵!

她好想把这些吵到自己的苍蝇赶走,但是她的手动不了,全身被浸湿在海水里面。

“叶紫,你咋不去死?”

眼前突然出现了叶宝珍狰狞的嘴脸,她那鲜红的指甲差一点就戳到她脸上去了。

“维琛。”叶紫喊着胡维琛的名字,这个时候,胡维琛出现在叶紫的面前,就在叶紫要过去的时候,叶宝珍突然冲了过来,拍开了她的手说道:“琛哥是我的,你给我滚一边去。”

叶宝珍还朝她踹了一脚过来。

“不……”叶紫受不了,胡维琛是她的男朋友啊。

“爸……妈……”

“谁是你爸,你是个贱种,宝珍才是我的女儿。”

“我也不是你妈,但是,维琛是我的女婿。”

叶紫在一阵心肺齐裂的痛苦之中睁开了眼睛。

白色的房间里面隐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阳光透过了没有完全拉紧的窗帘透射进来,这个房间里面空旷干净。

只有各种冰冷的仪器。

这是哪?

叶紫的眉眼里都是疑惑,她不是在岛上吗?

怎么就到这里了?

难道她求救成功了?

胃也没有以前那么疼了,叶紫撑着身体想坐起来,但是没力气。

她这一动,外面的人立即通过了摄像头,看到了她。

有人走了进来,来人白色的长长大褂,还有一个白色的口罩遮掉了半边脸,口罩的上面,还是一个金框眼镜……

叶紫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人问道:“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现在身体还难受吗?”对方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而是把探测器放在她的额头上,测量了一下温度,问了这么一句。

对方的声音有些冰凉,隔着眼镜都能感觉到眼神里的淡漠。

叶紫点了下头,“嗯。”

“把你的名字,住址和联系电话留下来。”

叶紫看着对方递过来的笔和纸。

接过,在上面写下了名字和地址。

“等一下会有人给你送吃的过来。吃完之后 ,我们就安排送你回去。”

叶紫刚醒,这个时候脑袋还有些迷糊,对方这么说,她也没找出什么要问的话。

饿得久了,人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很快的,有人给叶紫送来了一碗粥,喝完之后她有些迷糊,之后就睡了过去。

……

铃铃……

电话的声音响了好几遍。

叶绍杰这才将电话接听了起来,只是他的脸很黑,乌云密布。

“什么?你说什么?叶紫?我没有这样一个女儿。”叶绍杰瞬间就要将电话挂掉。

这一次他秘密的做了一次亲子鉴定,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养了20年的女儿,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此时,胸腔里的怒火几乎可以燎原了。

周树梅看了他一眼,伸手将他即将要挂掉的电话拿了起来。语气温柔的说道:“先弄清楚了,再发脾气。”

而这个时候坐在他们对面的叶宝珍神情高度集中,刚刚听到叶紫的名字,她就竖起耳朵了。

这个电话是来让收尸么?

周树梅扫了父女俩这才开口,声音轻柔得问道:“我是叶紫的母亲,请问什么事?”

原来是叶紫在医院!

现在医院打电话来通知他们!

“好,我会去医院处理的。”周树梅挂掉了电话,看向叶绍杰。

“你还说要去处理,让她死在外面好了。”

“你发什么脾气?”

“陆海心那个贱人,竟然给我戴了绿帽子。”

周树梅看着一脸怒容的叶绍杰,缓了一下才说道:“虽然这样,你也不能气坏自己的身体,你要是气坏了,你让我和宝珍怎么办?”

叶绍杰听到周树梅这话,原本起伏的胸腔才缓和了一些,还是一脸阴沉。“你说现在怎么办?”

“你总是这副火爆脾气,不就是陆海心给你带了绿帽子吗?这笔账完全可以算在叶紫的身上呀,反正她也不是你的亲女儿,既然你不要,我觉得倒不如物尽其用。”

周树梅的嘴角勾着意味不明的笑。

叶宝珍微垂着头,嘴角却暗暗的勾了起来。

“什么意思?”叶绍杰狐疑的看着周树梅,微微眯着的眸闪着阴鸷的光芒。

周树梅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潋滟的笑。

“想不想听?”

……

第3章 DNA报告

挂掉了电话,小护士皱了皱眉头,都是什么家人,害她一开始以为打错电话了。

“叶紫,已经帮你通知家人了。”护士在给叶紫拿药的时候,跟叶紫说道。

“谢谢”

叶紫等护士离开,用手扶了扶额头。她所有证件都在这一次的事故没有了,所有的东西都得去补办,还真的很麻烦。

想起了自己在岛上的遭遇,原本想要想办法通知胡维琛的,但是叶紫想了想,后来只通知了自已死党闺蜜燕霓。

燕霓接到叶紫的电话,着急八百的赶了过来,看到了叶紫,不由得摇了摇头问她:“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现在先别说太多了,先帮我弄个手机,我要找回号码,我的身份证,所有的证件全部都丢失了,这些都得重新去弄。”

“这一些我来处理没关系的,可是有一些得你自己出面啊。呐,这个手机是我在家里拿来的,里面也有一张卡,你可以先用,其他的事情再想办法,还有你现在先把身体养好再说。对了,叶家的人来了吗?”燕霓噼里啪啦一下了说了好多。

都不知道该回她哪一句了。叶紫呆了一下说道:“还没有。”说话的时候,她的眸光微暗。

她是先通知了叶家,后来才想到燕霓的。但是燕霓先过来了,叶家的人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出现。

“要不要我通知胡维琛?”

“不用通知他了。”叶紫垂下了眸,掩去了眼里的冷意,身为她的男朋友,在事情发生的时候,他竟然带着自己的妹妹走了,而她差一点就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这样的男朋友……要来好看的么?

看到叶紫是眼底闪现的失落,燕霓也收住了声,说道:“我去帮你买个吃的。”

“我只能吃喝粥,其他的不要。”叶紫提醒道。

“好。”燕霓说着离开。

看着燕妮给自己的手机,叶紫登陆下了自己微信,用手机拍了一张病房里的照片,然后附上了几个字,大难不死。

她的信息一发出去,后面的评论瞬间就炸了。但叶紫并没有去看那些评论,而是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能活着回来,就是最庆幸的事情。

因为叶紫更新了动态,胡维琛给她发了信息。“这几天去哪了?”

叶紫看着信息,嘴鼻腔发出了一声冷哼。

“是你去哪了?”她的心极度发涩,这个时候很想质问胡维琛一句,你是怎么照顾自已女朋友的?

“我去找你,现在在哪个医院,我过来。”

叶紫把信息发完,垂眸坐着,她以为会等来胡维琛,但是却等来了周树梅。

周树梅这个女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她在人前做得挺好,所有的人都公认她是一个合格的继母。

两个女儿一视同仁,对叶紫视如已出,好得不得了。然而背后的冷暖,只有叶紫知道。

叶紫抬头便看到了已经走到了门口的周树梅,喊了一声:“阿姨。”

周树梅对着她笑了笑,走了进来,顺便把病房的门给关了。

叶紫警惕的看着她,周树梅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走到了叶紫身边,问道:“怎么样?怎么会住院?伤到哪了?”

“没有,就是胃不好,饿太久了。”

“那就好。”周树梅点了下头,将一份DNA的鉴定报告放到了床头,说道:“这个你看一下吧。”

“这是谁的?”

“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周树梅笑笑。

但是那笑容一看就不单纯,叶紫的眉头微蹙,狐疑的看着周树梅。一边伸手将DNA报告拿起来,看了一眼,她的手瞬间就抖了起来,原本就略苍白的脸,此时一点血色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

“看清楚了没有?上面白纸黑字还有权威的认证。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

面对周树梅的问话,叶紫只是静默的坐着,但是,她只知道自己的手在发抖,脑子嗡嗡嗡的,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连要回答周树梅的话都觉得脑子有点梗住了。

“你现在知道,你就是陆海心留下的绿帽子,你的存在只证明了一件肮脏的事情。”

“不……”

“还说不?白纸黑字的证明,难道还有假吗?”

“不……不是这样。”叶紫一直在摇头。

“你是叶家养大的,但是你和叶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些年你在叶家的吃穿用度,我给你粗略的算了一笔账,不多,拿个一百万来就好了,至于其它的,关于你爸的绿帽子,让他戴了那么多年,这些年,你占了宝珍多少资源,我们叶家还供你上大学。所有的这一些,我也给你算起来了,大概就一千万吧。你看看。”

周树梅慢条斯理的说着话,又把另外几张纸放在了叶紫面前。

周树梅才不管叶紫怎么想,志高气扬的看着她说道:“你已经不是叶家的女儿,好好的看看一看我给你算的这一些,没有问题的话,就签名吧。”

“你不觉得你说这种话很可耻吗?”叶紫抬头,冷冷的看着周树梅。

“搞清楚了,你的存在才是一件可耻的事。”

叶紫长得特别像母亲,以前,每一次看到叶紫,周树梅都在特别的隐忍。今天太好了,终于不用隐忍了。

第4章 逼她签名

叶紫的脸色发青,抬头看着眼前嘴脸恶毒的女人。“既然这样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等你签名啊。难不成你以为天底下有那么好的事,跑到别人家里吃穿用度二十年,想走就走?”周树梅说着把鉴定证书从叶紫手里抽了回去。

“这里面有你爸亲自写的欠账单,把所有的单子把名字签上去,一个月内我要看到钱,否则的话,那就……法庭上见。”

从来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叶紫顿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不过,你也别怪我没给你指条明路,你看一下这个。”周树梅从自已的皮包里摸出一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这个男人是一个大财主,如果你想要来钱来得块,我建议你可以找他。”

叶紫眼神如冰,盯着周树梅,“你不觉得你过分了吗。”

“哦,这么说你不要了?”周树梅一点也不生气,仿佛也不在意叶紫的态度。把照片收了回来放进了皮包里面。

眼神盯着桌子上的单子,“把名字签了,我也可以跟你爸爸交差了。”

突然之间遇到这样的事情,还被追债了,叶紫只觉得胸口憋着一口气,但是,她想要站起来据量力争,却因为那一张DNA而没有底气。

虽然她对叶家感情并不深厚,那个家冷冰冰的,没给她多少温暖。但是,一直以来坚定不移的信念和隐忍却因为一张纸而改变。

“怎么,你不愿意签,还想抱着叶家不放,看清楚,叶家和你一关系都没有,你妈是个骗子,让我们为她服务了这么多年,你现在应该给点表示了。”看叶紫苍白的脸,周树梅越笑得越发的得意。

叶紫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压抑住自己心里冒起来的疼痛。看着周树梅递过来的笔,还是一动不动。

“你是要我动手是不是?”

周树梅挑了挑眉头,眼神一点点变冷,身体靠近了一点,一张阴鸷的嘴脸贴在叶紫的眼前,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好好的想清楚,要是不签,我立即把你卖掉,你这么细皮嫩肉的,卖出去或许不只这个价钱。到时候,去侍候那些糟老头……”

周树梅的话戛然而止,叶紫的心抖得厉害。

叶紫的眼底闪过了浓重的郁色,但是,好女不吃眼前亏,这个时候她一点力气也没有。而且她现在不是爸爸的女儿,周树梅要把自已给卖了,她真的是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卑鄙。”

“我就是卑鄙了那又怎么样,你到底是要自已主动签名还是要我动手?”

周树梅来的时候还带了两个人在外面,叶紫也看出了周树梅的野心了。

她的手攥了起来。

“把笔拿好了。”周树梅说道:“既然你不想嫁给张老三,那就好好的签名,你还能自已选择一个金主,要不然……”

叶紫的眉头微动,对方的手段明明这么的卑劣,但是她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眼前的纸张,她一张张的签下了自已的名字,甚至连看也没看。

她只知道心很疼,疼有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她也要为自已争取一点时间,与其被卖掉,还不如自已选择。

周树梅站在一边,嘴角阴险的勾起。

叶紫刚把名字签下,她立即将纸收了回去,看也不看叶紫一眼,转身就走了出去。

走到了外面,周树梅的嘴角轻轻的扬起,心里冷哼:叶紫,我要你永不超生!

陆海心,你以为你什么都胜我一筹,现在看到了吧,当年你爱的男人不爱你,追你的男人现在是我的。你的女儿最后也一败涂地。

周树梅得意的嘴角扬起了一抹阴森的笑,等她走到电梯 ,就看到从电梯里出来的胡维琛。

“阿姨。”胡维琛也看到她打了个招呼。

周树梅的眸光微闪了一下,立即苦着脸说道:“维琛啊,你是来看阿紫的?”

“嗯。”

“她刚刚睡下了,你过来,阿姨有话要跟你说。”

“阿姨什么事?”胡维琛被周树梅拉到一边,要不是看她是叶紫的母亲,他真的想甩开她的手。

“叶紫让我跟你把话说清楚。”

“什么?”胡维琛完全跟不上周树梅的节奏。

“叶紫说她跟你不可能了,让你用再来看她了。”

胡维琛逸脸色一变,不敢置信的看着周树梅说道:“你说什么?”

“阿琛,我知道一时之间你可能很难接受,不过,这件事阿姨也真是一言难尽,没想到,阿紫竟然这么的任性,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坦诚,今天骗了你,以后你要是知道了,我也没脸面见你。你知道阿紫为什么住院吧?”

“她受伤了。”

“她的身上没有伤,今天才通知家里她在医院,她来这边住了几天了,是因为她一回来就来这里做人流,把肚子里的孽障打掉。”

胡维琛的脸色瞬变,后背顿时抵到墙壁上,完全没想到会遇到到这样的事。

那一天叶紫提前离开,竟然是为了回来做人流!

第5章 不想你被骗

“怎么,难道你不知道她怀孕了?只是,连我都不知道,她怀的是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胡维琛的脸色更难看,他都没有真正的碰到她,怎么可能知道她怀孕?

周树梅从皮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里面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说道,她今天跟我说,就是为了嫁给这个人,所以,才回来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的。”

胡维琛不相信叶紫会和这种男人有关系,摇头说道:“我不相信。”

“不相信?你跟她在一起那么久了,你不知道她是不是个处?”周树梅恨不得把叶紫贬得一无是处。

胡维琛的眸死死死的皱了起来。

难道是真的?

所以,每一次想要和她亲近,她都很躲闪,原因就是因为怕被自已知道她不纯洁?

看着胡维琛纠结的脸色,周树梅的眼神微微一转说道:“我刚刚还劝她说你们两个的感情很好,不要乱想。但是……”

周树梅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她说她担心,以后你要是发现她……你会不要她的。现在这个张老三什么都不求,只要她,所以,她不想放过机会,哎……这种事,男人和女人之间你情我愿的事情,你说我这个当妈的,能阻止得了吗?她自已都把名字给签下来了。”

“你说什么?”

“阿琛,孩子,你,阿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表达歉意。”

“我不信。”

“她让我跟你说清楚,要是你不相信,就看看这个,这是她刚刚给我的,说了一堆她自愿嫁给这个人的话,像是下足了死决心一样,我是怎么劝都没有用。”

“什么?”胡维琛从周树梅的手上拿过那张纸,从头到尾,一字一字的看清楚,下面的签名是叶紫的签名,真的是叶紫的笔迹。

怎……怎么可能……是这样!

看着胡维琛意外到极致的脸,周树梅问道:“现在你相信阿姨的话了吧?”

胡维琛不说话。

“阿姨不瞒你,是觉得你是一个好孩子,不想你被骗。虽然阿紫是我的女儿,但是我不能因为她是我女儿,就让别人蒙弊。”

胡维琛还是不说话。

“你别这样,阿姨看着真的心疼。”

“琛哥,你也在这里,你来看姐姐的吗。”叶宝珍从电梯出来,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的朝着胡维琛过来。

甚至,伸手就要搂住胡维琛的手。

“不要碰我。”胡维琛甩开了叶宝珍的手。

“要不,你去跟阿紫说清楚吧。”周树梅看到胡维琛紧紧攥着的拳头,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处在一种盛怒的边缘,以她对胡维琛的了解,在越是生气的时候,他越是不会去找叶紫吵架。

因为那种情况下,所说的,都可能错误的话,就因为这样所以,她才极力的挑起胡维琛的怒气。

胡维琛抬头看了周树梅一眼,只觉得她这话说得很恶心,转身,朝电梯走了回去。这个时候,进去,他可能会直接跟叶紫动手。

叶宝珍回头看了母亲一眼,两人的眼神对上之后,叶宝珍嘴角微扬跟上胡维琛。“琛哥,你等等我。”

“你到底怎么了?不去看姐姐了吗?”

……

“琛哥,姐姐的事我之前就知道了,我就是怕你伤心,所以才不敢跟你说的,你不要难过。”

叶宝珍整个人扑到胡维琛身上,抱住了他的腰,说道:“你这样子我会心疼的。你知道,从你第一天和我姐到我家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你这样子我很心疼。”

胡维琛的脑子一片空白,只停在叶紫有了别的男人的孩子这一件事情上,一时都没甩开叶宝珍。

燕霓在外面找了半天才找到了一家卖粥的小店,刚刚拎着小米粥回来,就看到胡维琛和和叶宝珍抱在一起。

这对狗男女!

燕霓的眸子眯了一下,真是太过分了!居然跑到医院来秀恩爱了。

燕霓受不了,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走了过去,远远的就喊:“胡维琛,你真是太混账了。”

突然被骂,胡维琛抬起头看燕霓。

“我的事不用你管。”他此时心情坏透了,还被燕霓劈头盖脸的骂了一句,心情更加郁闷到了极点。

“你这么做对得起叶紫吗?”

好像被踩到了尾巴一样,胡维琛脸色发冷:“你去问问她做了什么。”

说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就离开,极力的压制,才勉强控制住自已不上去找叶紫的冲动,他怕他现在上去,一定会掐死叶紫的。

叶宝珍则是瞪了燕霓一眼说道:“多管闲事。”

燕霓也没跟叶宝珍客气,她狠狠的瞪着叶宝珍,“不要脸。”

叶宝珍才不管燕霓说什么,早就飞跑着追胡维琛过去了。

燕霓转身朝楼上走去,她怒气冲冲,电梯的门一打开,差一点就撞上了要从电梯里出来的周树梅。

看到燕霓,周树梅的神情顿了一下。

燕霓看到周树梅直接说道:“阿姨。你来了呀,我还以为你没来,叶宝珍才敢明目张胆的抱自已的未来姐夫。”

“你说的什么话。”电梯里的人很多,周树梅这么劈头盖脸的被质问了一句,心情顿时不爽了。

“我说什么,你去问问叶宝珍。女孩子家家的,像是没见过男人一样,直接就扑过去,对方还是自已的准姐妹 ,也不害臊。”

“你这人是谁,怎么这样乱说话?”周树梅不认识燕霓一样,说了一句转身自顾自的走了。

害得其它的人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燕霓。

燕霓就这么被“神”化了!

第6章 四面都是墙

“叶家的人真没一个好东西。”

燕霓气愤的坐进了电梯,一脸怒气的回到病房里面,一进去就看到不知道在看什么,失神的叶紫,她的眉头皱了一下,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才走过去。

把粥放到了桌子上说道:“先吃点粥吧,什么事都没有自己的身体来的重要。”

“嗯。”叶紫应了一声,神情很淡,淡得让人看不出什么,伸手接过粥,但是被她拿在手上,就是没吃。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

看着叶紫分明就很难过的神情,燕霓坐在一边,没开口,但是她胸口起伏着,她向来就是那种风风火火,嫉恶如仇的人,现在让她把话憋在心里,真的跟拿一把刀放在她脖子上一样的,她忍了一会儿,等到叶紫把粥吃下去,她就彻底的憋不住了。

“你猜我刚刚上来的时候遇到谁呀?”

“谁?”

“我遇到……”燕霓刚想说,但是又顿了一下。

“是不是我……”叶紫刚想说我妈,顿了一下说道:“周树梅?”

“就是这个人精,我还遇到一对狗男女,不要脸。呸……胡维琛他上来看你了没有?”

叶紫摇头。

燕霓一脸不敢置信,嚷了起来:“他刚刚在楼下和叶宝珍抱在一起。”

一想到刚刚周树梅害她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的一幕,燕霓觉得更气愤。

叶紫刚要把碗放,手却顿了一下。

燕霓继续说道:“我上前质问他,你猜他怎么回答我,他说他的事情不要我管,真是气死我了。”

9月的天,说热不热,说凉不凉,燕霓因为太过激动,手不停在脸颊边,当扇子一样的晃着。

但是叶紫却感觉深身发冷。

“那对狗男女,当着我的面就抱在一起,真是太猖狂了。”

等她说完,才发现,叶紫脸上的眼泪,顿时吓得惊慌失措的说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该跟你说这件事情,你别哭啊,你别哭啊。”

她就是这么藏不住话,怎么办!

叶紫用手抹了脸上的泪,缓了一下说道:“我没事。”

但是心疼,那种疼让坐在床上的她,几乎要昏厥过去,却又生生的疼着,晕不过去。

好像这一次经历了生死,对于胡维琛的事,早在小岛上,面临生死的时候,就释怀了,她现在难过的是,原以为的家,其实是没有的。

“你……”燕霓担心的看着她。

“放心,我没事,我会照顾好自己。”

“你这样子了还跟我说会照顾好自己?你要是不开心就发泄出来,像我一样,不开心,一定要吼一通,不然没法过日子。”

叶紫点了下头,又摇头说道:“他的事不是最重要的,还有更恶劣的事情。”

“什么是更恶劣的事情?”燕霓低头问道。

“你知道吗?我根本就不是叶家的孩子。”

“啊?”燕霓消化了叶紫的话,接着,不确实的又问了一句:“你真的不是叶家的孩子?真的吗?”

看着燕霓脸上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叶紫好想打她。

痛苦的闭上眼睛,才说道:“真的。”

“哈,要是真的,那我要去买两束烟花庆祝一下。你为这个伤什么心,你看叶家哪一个像样的?不是他们家的人最好,我为你庆幸。”

突然间听到燕霓这样的话,叶紫的心好像不那么难受了。

对于叶家的人,她是有些麻木,但是突然之间接二连三遇到这种事情,不管是胡维琛的事情还是叶家的事情,都是不小的打击。

“好了,你别难过,上天是公平的,他给你关了一扇门,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的。”

“是吗?”叶紫苦笑,她怎么感觉她现在一片黑暗,四面都是墙呢?

“是啊,你相信我,我从来不骗人,上天会给你打开一扇360度的无死角的全景大天窗。”

叶紫眉头轻皱。天不天窗的是一回事,现在她签下了名字,一时间要去哪拿那么多钱是个问题。

周树梅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你怎么啦?”看叶紫还是闷闷不乐的,燕霓问道。

“周树梅让我签了欠条。”

“签什么欠条?”

“她说我在叶家吃的用的都要给我算账,利滚利……”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燕霓瞬间炸了,义愤填膺的叉着手。

“太过分了,不要管她。”

“我欠下的不是一笔小数。”回了神,现在她才意识到那个名字无论如何不能签,当时只是因为周树梅的眼神让她受不了,而她一时之间接到这样的信息,难免接受不了,至于没有多作考虑,只想让周树梅滚蛋,没想到自已要面临的后果。现在想想,心口有些发麻。

“她拿你大做文章了?”

“我签了欠条,要不然,她不会那么干脆的离开。”周树梅这种人,会在医院里面闹,闹得人尽皆知。

而且她刚准备地去盛天集团,这样的丑闻出来,什么都不用想了。

但是……

她还是欠缺考虑了。

“她逼你签了多少?”

“一千万。”

“她是不是要冥币?”燕霓一听到这个数字,顿时觉得头皮发麻,急吼吼的问道。

“你是怎么想的,干嘛要签?”

“当时我也是被逼的,要不然她要把我卖掉。”

“真是一个恶毒的女人,这件事我们要想想办法,医院这边,我来处理。但是,周树梅那里,得想想办法”

叶紫看着燕霓,感觉的说道:“谢谢。”

“好了,我们两个之间还用说这么多客气的话。”

“我不跟你客气啊。”

“对,跟我客气什么?”

第7章 洗不干净

叶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的在医院里面又呆了一天,这两天叶家的人没再来过,甚至胡维琛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燕霓来接她出院,感觉叶紫好像瘦了半圈,燕霓有些心疼的问她:“你这是干什么?难道还因为那个负心汉?”

叶紫摇头说道:“不是,这两天我想了很多了。”她说着苦笑了一下:“你知道吗,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出院之后,她要去哪,成了一个问题。这两天叶家人的态度足以说明一切,那就是她已经被弃,无家可归了。

看着叶紫的差得不能再差的脸色,燕霓说道:“要不,跟我回家吧。”

“我怎么可能去你家。”

“那你还想回叶家呀?”

这一问,叶紫沉默了,天地之大,竟然无她容身之处了。

叶家人不来找她,就说明真的不要她了。而她也不可能再厚着脸皮回去,只是她即便是要走,也得回去拿自已的东西!

“我想拿回自已的东西。”

燕霓想想也对,“嗯。那我陪你去。”

其实这两天,不止叶紫,包括胡维琛,也是过得水深火热。

前天从医院里面出来,胡维琛就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带了两大箱的酒,到了湖边,坐在那里不停的喝。

叶宝珍一直就陪着他,从一开始的劝说再到后来的陪喝,胡维琛在酒精的麻醉下,竟然把眼前的叶宝珍当成了叶紫。

当错误一旦产生,胡维琛就是后悔得肠子绿了想跳湖把自己洗干净都没办法。

他浑浑噩噩的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叶宝珍看着他,开心极了,伸出手来搂住了胡维琛的腰,一脸满足的说道:“琛哥,你好坏,人家的腰到现在还酸着。”

胡维琛头疼不已,根本就不知道今夕何夕,突然听到叶宝珍的声音,猛的一低头,看到抱着自已腰的女孩,睡意顿时消失,人也醒了不少,等到意识到两人竟然在床上,惊愕的问道:“你怎么在这?”

说着,用力的伸手拉开叶宝珍的手。

叶宝珍伤心的看着胡维琛说道“琛哥,你忘记了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了吗?”

“我们……”胡维琛喉咙发疼,现在这个情况他就是想要装傻也装不出来,头很疼,按住了头,掀开被子的时候,看到两个都是赤果果的身体,他手顿时就僵住了。

“琛哥。”叶宝珍垂着眸,暗哑的说道:“我知道你的心很疼,所以才把我当成姐姐的,但是你说你会对我负责的。”

听到了叶宝珍的话,胡维琛的头更疼了,声音带着几分冷淡无情:“我和你不可能的。”

胡维琛说话的时候,推开了叶宝珍,脚踏到地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是谁的房间。声音顿时冷了几度:“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琛哥,是你说,姐姐背叛你了,你一定要在她的房间里找回感觉,所以……”

“什么!”胡维琛整个身体顿住了,僵硬的停在了那里。

……

“唉呀,你走慢点,你小心一点。”燕霓假在叶紫的后面说道。

从出租车里面下来,叶紫抬头看着眼前这叶家的房子,深吸了一口气才走进来。

家里静悄悄的。

叶紫的心猛的就抽了起来。

一直以为的的家,即便是再怎么不温暖,也是遮风挡雨的地方,但是一下子,说没就没了。

“我们去收拾东西吧。”燕霓在后面说了一句,拉回了叶紫的思绪。

叶紫这才觉得自已又矫情了,没有人要她,她都不知道在留恋些什么,明明已经被变成别人家的孩子了。

何苦还要留恋这个地方。

看了客厅一眼,叶绍杰和周树梅都不在,这样更好吧。

“别再感慨了,既然想好了就不要犹豫,拿好了咱们就走吧。”

“嗯。”叶紫正准备上楼。

身后传来了声音:“原来是大小姐啊。”

是叶家负责厨房的佣人卢新,但是卢新仅是探出头,看了叶紫一眼知道不是别人,就又把头缩了回去。

叶紫也没有在意,点了下头,然后朝楼上走去。

楼上很安静,燕霓从身后跟上来,叶紫伸手要打开房门,房门被锁了,她顿了一下,回头对着燕霓说道:“等我一下,我去楼下拿钥匙。”

而这时候在房间里面的吴维琛在地上找了一圈,竟然没发觉自己的衣服。

他冷眼看着叶宝珍问道:“我的衣服呢?”

叶宝珍心里失落,在胡维琛看来的时候,她朝着他走来说道:“琛哥,你真的要这样子吗?”

“我的衣服?”

“你的衣服都扔在浴室里了。”一想到他们之前在浴室里的激烈,叶宝珍这个时候,心里仍旧高兴不已。

叶紫的男人,现在是她的了。

胡维琛额头突突的跳,猛的吸了一口气,伸手摸起了自己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他回头盯着叶宝珍。

叶宝珍双手抱在胸前,垂着眼皮,一脸惊慌委屈无助,可怜兮兮,我见犹怜。“我不知道,我没动你的手机。”

胡维琛用手按住了额头,再不看她,转身往浴室里面走去。

他的衣服就躺在浴缸里,伸手将自己的衣服捞了出来,用手拧干,原本准备这样穿上去的,但是那湿湿的布贴在身上特别的不舒服。

一穿上身,胡维琛维琛就骂了一句:“shit!”

第8章 抓到了

从楼下拿来了钥匙的叶紫走到门前。

燕霓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都疼了,用手扶住了她的肩膀说道:“你要坚强一点,千万不能让他们看扁了。”

“嗯。”叶紫点了下头。

手往门一推。

“啪嗒”一声。

无助的叶宝珍还有站在浴室里面一脸怒气探出头来的胡维琛,站在门口的叶紫和燕霓。

四人八目相对……

叶宝珍率先尖叫了起来,紧接着跳到床上,用床单把自己的身体盖住了,胡维琛在看到叶紫的那一瞬间,有一种气血翻涌,胸口窒息的感觉。

叶紫则是在看到自己房间里面出现两个赤果果的人,只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倒流,脚底发寒,天雷轰顶,一时之间没了反应,握着钥匙的手一哆嗦,钥匙掉到地上去了。

叶宝珍回了神,立即喊道:“姐,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你听我说。”

胡维琛已经“嗖”的一下,把浴室的门给关上了。

燕霓的火气瞬间升上来了,在叶紫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她冲着里面两个人就开启了机关枪模式:“真的没想到,你们这对狗男女,这么过分,竟然跑到叶紫的房间里面来做这种勾当。”

听说燕霓啪啪怒骂的的声音,叶紫却像是麻木了一般,她没有动也没有说话。非常安静的盯着叶宝珍看。

叶宝珍被看得头皮有些发麻,她以为叶紫看到这一幕,至少得有什么反应吧,但是没有。

姐姐抓奸妹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现在知道了。

虽然不是亲的,但是,胸口贼难受……

叶紫淡然的收回了眼神,转身往衣橱那边走了过去,从衣橱里面拿出了几套衣服,把自己剩下的证件全部都收了起来,拉开了行李箱,看也没看,一股脑的塞进去。

胡维琛懊恼的站在浴室里,一开始他觉得事情是叶紫做得不对,可是为什么在叶紫打开门进来的时候,他只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像是要凝结了一般,有一种捉到的感觉,觉得自己为什么那么没理呢?

不!

他不应该这么想,这一切都是因为叶紫有错在先,现在他们扯平了,但是,自已安慰了自己一番的胡维琛心里还是不舒服。

湿漉漉的衣服直接套在了身上,他打开门出来。

叶紫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拉着行李要就走。

胡维琛朝着叶紫就走过来。

叶宝珍的眸光微微一闪,急忙喊道:“姐姐,你听我说。你要上哪去啊?”

胡维琛看叶紫一点也不停顿,把他当成空气,心里的怒气蹭蹭的往上。他几个大步走到叶紫身边,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抢回了她的行李,说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你放手,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叶紫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想说话。

燕霓一肚子火气,淡淡的挑起了眼眸,原本轻灵的眸里面渗着阴郁的气息,定定的看着胡维琛说道:“胡维琛,你放手。”

“我们的事用不着你管。”胡维琛冷眼看着燕霓。

叶紫用力的掰开了胡维琛的手,垂了垂眸说道:“我们之间在你撇下我的那一刻就结束了,祝你幸福。”说完这句话,叶紫拉着行李往外面就走。

胡维琛想要追过来,燕霓往前一站,挡在了他的前面说道:“不要脸的,不要再让我见到你,简直就是贱男配骚女,你们两个都是不要脸的货,以后不要在出现在叶紫面前,否则见一次骂你们一次。”

胡维琛脸色发黑。“别以为我不打女人。”

“你这种人三观都没有,我还敢指望你绅士,你敢打一下就试试。”燕霓不怕死的昂着头说道,身体却做好了十足的准备,胡维琛要是敢打下来,她一定让他以后断子绝孙。

“霓霓。走了。”叶紫在前面喊道。

叶紫拖着行李从楼上下来的时候。

叶绍杰和周树梅刚刚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了拖着行李的叶紫。

叶绍杰的脸色立即一变,浑身泛着冷冽的气息,而周树梅的眉头轻轻一扬,嘴角莫名的一勾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霓觉得刚看完了小不要脸,现在又看到老不要脸了,心脏都要不好了。她走到了叶紫的前面,将叶紫护在了身后。

叶紫不说话,只站着,沉默看着自己的脚。

“你来回来干什么?”叶绍杰问道。

燕霓看叶紫一直不说话,只能替她说道:“没什么,叶紫只是回来拿自已东西。”

“叶家哪里有她的东西?”叶绍杰脖子上青筋突起,说话的神情好像要过来揍叶紫一般。

“我只拿自己的衣服和证件。”

“你的衣服是用你的钱买的吗?”周树梅问道。

伤痕累累的时候,他却像天神一般的降临了,从此,他宠她无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