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家致富,种田养家。 穿越女的发家之道!

发家致富,种田养家。 穿越女的发家之道!

第1章 魂穿异世

云小小现在感觉全身疼痛难忍,耳边全是嘈杂的声音,脑子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一股风吹来,全身不禁打了个冷颤。

“娘,求求你,给小雨请个大夫吧!”

“呸!请什么大夫,现在家里都揭不开锅,哪还有银两?死了倒也活该,她自己不小心,命该如此的赔钱货!”

娘?什么娘?还有这个说话那么缺心眼的又是谁?我在哪?实验室发生爆炸我被救出来了吗?云小小艰难的睁开双眼,刺眼的阳光让她突然的不适应。

陌生的环境,破烂的土泥房顶,周围都是破洞的砖墙,躺在冰冷的床上,不,应该说不是床,应该说是炕,虽说是盛夏,还是感觉周围凉飕飕的。

“娘,您怎么可以这样说,小雨也是您的孙女啊!”

“呸!我不缺这一个!”

云小小转过头去,映入眼前的是,妇人跪在地上求一个年纪看起来稍大的妇人,床边站着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男孩,这是什么情况?该不会是做梦吧?可是又感觉很真实!

“娘亲娘亲!姐姐醒了,姐姐醒了.....”

突然之间还在吵闹的声音消失了,瞬间进入一片安静。

云小小觉得阳光特别的刺眼,想要伸手去挡一下阳光,结果发现自己的手像断了一般疼痛,一点力气都没有,抬都抬不起来。

“小雨,你醒了,娘亲好担心你,身子疼不疼?”

她看着快步走到床边抱起自己的这个妇人,破烂的黑色麻衣上一堆补丁,乌黑的头发挽了个简单的妇女髻,五官姣好但是皮肤暗黄,眼角还有些许皱纹,头发上还沾着丝丝柳絮,但是并没有让这位妇人失去美感。

云小小没有说话,她还沉浸在不知所以为然中,眯着眼看着而周围的一切,她现在感觉喉咙特别疼,想说话却发现很艰难。

“小雨?你怎么样了?为什么不说话?别吓娘啊!”妇人着急得眼泪都落了下来。

“呸!赔钱货,估计是摔傻了,连说话都不会了!”站在旁边的老妇人冷不防的来了一句嘲讽。

左一句赔钱货右一句赔钱货的,云小小瞬间怒了,刚想说话,脑子里有一堆片段涌现出来,头痛欲绝,脑子快要炸掉了,她闭上眼睛咬紧牙关低着头。

“小雨怎么了?怎么回事啊?娘,求您给小雨请个大夫来看看....”

脑中的片段越来越清晰,原来这是澜月国一个而特别偏僻的农村,叫七星村,这里特别贫穷,几乎与外界隔绝。

自己现在的身体名叫云小雨,和自己就差了一个字,有一个长兄和一个胞弟,父亲云三是一个憨厚老实的农民,娘亲郑氏是父亲当初从隔壁村娶过来的,温柔善良从不参与婆媳妯娌之间的争吵。

郑氏嫁过来不久就生下这三兄妹,原本拮据的日子就开始变得越来越苦,致使家里经常揭不开锅。这个老妇人就是原主的祖母元氏,为人尖酸刻簿,自私自利没有一点慈爱仁心,经常使唤原主的娘亲去做各种粗活,还经常打骂原主,而旁边这个应该就是自己的胞弟云小天了。

郑氏当年在生原主和胞弟的时候难产,那时天边突然出现一片黑云,电闪雷鸣,顿时下起了小雨,所以云三给刚出生的她取名为小雨,胞弟为云小天。

“小雨?”妇人现在抱着原主着急的喊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直往下落。

“娘亲!”云小小张开嘴喊了一声,因为喉咙干哑,此时发出来的声音像锯木头一样。按照这种情况,自己应该是穿越了,想不到实验室这场爆炸并没有让自己死去,老天给了自己一次重生的机会。

云小小被原主娘亲抱着,全身疼痛让她下意思的看了一下自己,她看到自己的胳膊后惊呆了!

这?这怎么回事?这双瘦不拉几的小胳膊,她不明白怎么会有小孩子胳膊这么细,像一条藤曼一样大小,而且布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伤痕,最严重的是左手,虽然被草药敷着,但是她能明显感觉到胳膊内部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

郑氏的触碰让她身体一阵阵抽痛。

云小小用鼻子轻轻嗅了一下草药的味道,发现这股味道就是艾叶的味道。

她在现代时是一个农科院园艺专业的高材生,对于各种植物以及种植等都很熟悉,而且最大的能力是只接触一次就可以把每一种植物的形态特征以及味道记住,与此同时她还兼修了中医学,不过才刚开始学了一点皮毛,只认识一下简单的药用植物!

“嘶——”

“小雨,怎么了?哪里疼?”原主母亲看着她迫切的问。

云小小看着这个眼里流露出真切关怀的妇人,心中不由得一颤。

“渴.....”按照脑中的记忆,原主是一个脑子不灵光的人,说话结结巴巴的,有时候疯疯癫癫的像个傻丫头,所以经常被堂姐堂弟欺负。

“好!你先躺下,娘亲给你找水。小天你先照顾一下姐姐。”

“好的娘亲。”小弟云小天听到母亲的吩咐之后,爬上床把云小小抱在怀里,“姐姐不疼,狗蛋给你呼呼。”

云小小内心一颤一颤的,瞬间一股暖流在心里流动。是啊!很久没有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了,前世自己是个孤儿,上大学之后,唯一关心自己的教授也因故去世了,在学校因为成绩过于优异,经常与各种各样的植物待在一起,这种怪异又特殊的行为,身边没有人愿意和她成为朋友,更别说有人关心了!

“呸!赔钱货醒了啊,怎么不直接死了呢,还省口粮!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更浪费粮食,死了倒也干净利落!”

第2章 便宜老爹

“娘,您怎么可以这样说小雨,她好歹也是您的孙女啊!”一声细细弱弱的女声从门口传来。

郑氏回来之后发现婆婆说话居然这么狠心,自己的孙女都就可以下得去嘴去各种辱骂,她的脸上一片苍白,虽然早已习惯被元氏咒骂,可是现在听到她居然诅咒自己的闺女,她的心又寒又恨。

“我呸!她就是赔钱的,还是一个灾星,当初就不应该让她活着,你看你看,十天半月就发生一些事,不就是摔了山吗,能吃能喝能说的,还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郑氏不敢顶撞婆婆,被外人听到会落下不好的名声。她忍着怒气,默默不出声,端着用破碗盛着的清水走到床边,从小天手中接过云小小。

“来,小雨,娘亲喂你喝点水。”在清水入喉的时候,云小小瞬间觉得嗓子好了很多,身上稍微有点力气,但是胳膊还是动不了。

“现在这个赔钱货也醒了,都快傍晚了,你快去淘米洗菜做饭,你想饿死我们是不是,一天天就知道偷懒!”

“娘,小雨刚醒,能不能......”郑氏把碗放到床边转过头对着元氏刚想说能不能今天让二嫂做饭,结果被元氏凶狠狠的打断了她。

“你个偷懒的败家玩意儿!我是你婆婆,让你去你就去,反正这个小赔钱货还死不了!”

元氏叉着腰对着郑氏一阵唾骂,突然外边有声音响起,“徐伯,求您来帮我看看我家小雨,她现在依旧昏迷不醒....”

“莫急莫急,待我看看!”

接着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后面跟着一个白胡子老人,旁边还跟着一个约莫十三岁的男孩。如果云小小猜得没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原主的爹云三和兄长云小清。

“小雨!小雨你醒了吗!”云三原本还一脸悲伤的神情,在看到郑氏怀里的她时,脸上不禁染上一丝喜悦,快步往床边走来,后面那个小男孩看到云小小醒后也是惊喜不已。

“徐伯,您来….您来看看!”云三激动地从郑氏怀里接过原主,抱了一下就慢慢把她放躺平,让老人过来诊察。徐伯不是大夫,但在村里生活多年,曾经也是一个士兵,因受伤而回到乡下养伤,如今懂一些小伤小病痛怎么医治。

经过老人一番检查之后,他先是沉默,然后摇摇头,语重心长的说,“这小雨头全身都是伤,不过其它都是小伤养养就好了,严重的是这左胳膊,伤到了筋骨,只怕.....如果弄不好的话,会落下个残疾的后果啊!”

“啊!不会的.....”郑氏捂住嘴,受不了打击,眼前一黑,倒在了云三身上。

“娘亲!”“娘亲!”两兄弟看到郑氏晕倒,不禁冷呼一口气。

徐伯看到,连忙上去掐人中穴,这时郑氏才慢悠悠醒过来。

“徐伯,请问您能帮忙医治一下她的胳膊吗?”

“唉!恕我无能为力,这伤到筋骨,我也没办法!”徐伯长叹了一口气,觉得特别惋惜,多小的一个姑娘要落得个胳膊残疾的后果,真不知道是遭了什么孽啊。

“呜....我的小雨,年纪还那么小....”听完郑氏不禁落泪,连云三眼中都不禁湿润,云小清脸上也是神情难过,云小小看到这一幕不禁觉得心中一暖,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她决定了,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上天给了她这样的安排,那她就代替云小雨好好活着吧,从这一刻起,自己就是云小雨!

“呸!果然是赔钱货,疯疯傻傻也就算了,现在还残疾了,直接死去多好,省下一口粮食…”元氏听到后在旁边碎碎念,但是不管怎样,声音再小在场的人也能听到,云三脸上一阵红一阵黑,连云小清都不禁发怒。

“祖母你怎么可以这样诅咒小妹!”

“娘,小雨也是您的孙女,您能不能不要这样说,您真让儿子觉得寒心!小雨放心,爹爹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胳膊的!”云三有怒却不敢做什么,毕竟这是自己的母亲,古以孝为重,不顶撞父母则是孝道之一。

徐伯察觉到现在气氛的尴尬性,他摸了一下胡子,觉得自己不该掺和云家的内部矛盾,“云三,我先走了,你等下按照我说的,去山上看看,把那些草药挖回来捣碎给小雨头搓搓敷敷,过段时间就好了,只不过这胳膊......唉!”

说完,徐伯砍了云小雨一眼,便往门外走去,“好!徐伯慢走,麻烦您了!”云三松开郑氏,把徐伯送至门口后折了回来,结果自己母亲还在那里依依不饶!

“老三媳妇,你现在还不去淘米洗菜做饭,要等到什么时候,太阳都快下山,就知道在这瞎折腾偷懒!大家都饿了!”

“是.......”郑氏抹了下眼泪,一脸无奈的转身正准备出去,“娘亲,不要走....”

郑氏闻言一脸惊喜的回头看着自己闺女,小雨刚才说什么?小雨说让她不要走?她听到后,连忙快步走向床边坐了下来,她看着云小雨瘦小的脸,“小雨.......”

刚出口,郑氏的眼泪就流了下来,一想到小雨的命,云三和云小清的眼也不禁湿润,小天看到娘亲哭了,不知所措,眼泪直在眼里打转。

“怎么还没有做饭,大家都饿了!”接着,随着门外妇人的声音响起,云小雨能察觉到又有几个人往这边来。进门的是原主的二伯娘杨氏,后面跟着那一男一女就是她的二堂姐云小怡和堂弟云小河。

女主看着那个眼里带着惊吓的胖胖小男孩,突然想起来,就是他把原主推下悬崖的。想不到小小年纪心思却那么狠毒,云小雨本来平静的脸上闪现一丝怒气,但只是一闪而过,她现在只是一个小孩,不该有成年人的情绪,要学会收敛情绪,接着又恢复了平静

第3章 二伯娘杨氏

“老三媳妇,怎么还不去做饭?”原主的二伯娘杨氏看着这一屋子的人,又看了看坐在床上的郑氏。

杨氏心想,郑氏抱着的不是云小雨那死丫头吗,不是说被小河推进悬崖了吗,怎么现在好端端的在这里,呸!真的是大难不死!

杨氏一边想一边看着坐在床上的云小雨,发现那死丫头现在脸色苍白,脸上没有一丝神情,杨氏眯着双眼琢磨着!

“哎哟,这是咋回事啊?小雨这是怎么了呀?上午不是还一直和小怡两姐弟取采松果的吗,他俩说你去掏鸟窝去了,怎么现在躺床上了呢?”杨氏一边惊奇的说着一边往床边走去,同时还把那两姐弟往身后拉了拉,示意他们不要有什么举动。

云小河被云小雨一直盯着,她那深邃的眼睛搭着她那苍白的脸色,让云小河看着心里发毛,但毕竟不管怎么说,云小河都只是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根本不懂自己刚才那一推会造成做什么样的伤害,他只知道二姐让他做他就得做。

“二嫂,今天上午,村里去打猎的牛二在经过断崖时发现崖底躺着一个人,他走近一看发现是小雨,就连忙背回家里来了,然后我就连忙让当家的回来…..”郑氏抱着云小雨一边说还一边抹眼泪,“谁知道,小雨回来的时候全身都是伤痕,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那现在行了不就没事了吗,行了,让小雨好好休息吧,你先去做饭,大家估摸着都饿了!”杨氏深呼了一口气,幸好这死丫头没有把他们俩供出来,说完连忙郑氏去做饭。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云三出声了,“二嫂,现在小雨还没有完全缓过来,她娘现在得照顾她一下,今晚的晚饭能不能你来做?”

杨氏听了瞬间就不高兴了,“老三,不是我不想做,而是我今天收稻谷的时候闪着腰了,现在动一动都可疼了,哎哟我的老腰啊!”说完,杨氏揉了一下自己的腰。

云小雨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她们简直欺人太甚,明明是看自己母亲这性格软弱好拿捏,所以才会什么都让娘亲做,不过她现在刚苏醒过来,不方便说什么,只能一直盯着她们这些恶心的嘴脸看。

云小雨觉得这二伯娘虽然说表面上一副很关心女主的样子,其实只要看眼神和脸部表情就知道,她绝对不会是个善茬,看起来还比较擅长伪装,一副虚伪的嘴脸,现在的云小小可不是原主,她虽是小孩子的身体,灵魂却是一个成年人,不可能连这些都不会分辨。

“老三媳妇,你快去做饭,这里交给你二嫂去照看就行了,快去快去,是不是连老婆子我的命令你都敢违抗?”元氏大声吼着,眉毛都皱在一起了。刚才就让郑氏去做饭,居然又折回来耽误时间,现在一想起来心里就一股火,这败家玩意居然敢违抗我的命令,简直不知死活。

“娘….”郑氏看着生气的元氏,身体一颤,不知所措,婆婆的命令自然不能违抗,可是现在小雨还没有缓过来,自己实在是放心不下啊!

“娘亲,抱!”云小雨用微弱的声音对着郑氏说,这个声音小得只有郑氏听得到,郑氏听完连忙把女主抱在怀里。

云小雨凑近郑氏的耳边,轻轻地跟她说,“娘亲,你先去做饭,不然等下祖母又该骂你了,你不用管我,我没事!”

郑氏一脸惊奇的抱着云小雨,“小雨,你….你说话.....”郑氏特别激动,因为刚才哭太多声音沙哑了,所以声音并不是很大。

“嘘——娘亲小声一些,我没事今晚我再细细跟你道来。”云小雨用右手轻轻地捏了捏郑氏的手臂,示意郑氏不要让别人知道。

郑氏立马反应过来,压抑住自己的激动,摸了一下云小雨的头,就把她放平躺在床上,“小清,你来照顾一下妹妹,娘亲现在去给大家做饭!”

“是的娘亲!”云小清闻言立刻过来床边,郑氏看到自己这么懂事的儿子,觉得很欣慰,只可惜小雨这胳膊…..说完郑氏就开始往门口走去。

杨氏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云小雨,不知道想什么,然后也拉着云小怡两姐弟往外走,元氏看到她们都走了,自己留在这死丫头这里,等下一身的晦气,嫌弃的看了他们几个一眼,冷哼一声也走了出去。

云三看着她们都出去了,估摸着外边天气应该不是很晚,觉得自己应该趁早去给小雨挖点草药回来处理伤口,“小清,你照顾好妹妹。”

“我会的爹爹!”

“嗯!”说完,云三也走了出去,刚好碰到在外面倒米水的郑氏,“当家的,你这是要去哪?”郑氏倒完淘米水看到云三这一副急匆匆的样子。

“我去给小雨挖草药,可能会晚点回来!”

“当家的你小心!”

“我会的。”说完云三就开始往山上走去,他一脸凝重,他必须要快点把草药挖回来给小雨敷着,不然这伤口好不了可怎么办。

云小雨听到外边父母的对话,不由得感叹,爹娘的感情真好!

第4章 讲话变利索了

荒凉又寂静的山村在落日的光辉笼罩下变得极富色彩,原本闷热的空气中带着丝丝清凉。

云小雨躺在床上思考着,自己前世本是农科院高材生,谁知道实验爆炸的威力居然会让自己丧命,不过幸好,自己能重生,既然上天给了自己第二条命,自己得好好珍惜。

她看着床边二人。

长兄云小清一头墨黑的头发只用一根细绳绑起来,露出了小麦色的颈项,斜飞的英挺剑眉跟云三如出一辙,细长的眉毛下蕴藏着尖锐的黑眸,双眉间有一颗鲜红的朱砂痣,瘦削的脸庞,冷漠淡定的神情却不失温文儒雅之气。

胞弟云小天和云小雨面容极其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双眼,云小天的瞳孔是纯黑色,而云小雨的是黑中偏带棕色。云小天的脸上有着一道较浅的伤痕,云小雨清楚的记得,那是堂弟云小河小时候用树枝划破的,因为没有愈合的伤药,所以,最后留下了一个疤痕。

云小清看到云小雨一脸审视的眼光,他觉得很疑惑,感觉自己小妹好像有什么不一样,“小妹,你怎么了?为何这样看着哥哥?”

云小雨原本是在神游中的,现在被云小清这样一问,突然的懵了,不知道作何回答,“没….”

云小清还是一脸疑惑,之前小妹从来就不敢这样一直盯着他看,现在怎么会盯着自己发呆呢?很不对劲!

就在云小清准备再次问她的时候,郑氏这时走了进来,她把菜篮子放在桌子上,拿起桐油灯点了起来。这桐油是云三上山摘得的桐子,然后经过捣碎,把油渍沥出来,再放于碗中用柴火点燃,可以用来照明。

“来,我们吃点东西填填肚子。”

“娘亲,爹爹还没回来吗?”

“你爹爹应该快回来了。”

郑氏刚说完,云三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我回来了!”

“哎呀,当家的,你这肩膀是咋回事?”

云三走进来,在亮光下,郑氏看到了他的肩膀上有着一大块血迹,吓得连忙过去查看。

“没事,不小心刮到流了点血,我们先吃东西吧。”云三走进来把背篓放到墙角,简单的处理一下肩膀上的伤口,然后过来打算抱云小雨到板凳上。

云小雨看到云三往她走来,她立刻就知道为什么,她当即就爬了起来,躺了一下午,现在好多了,只不过伤口还是发疼。她不可能让云三来抱自己,就算自己现在是一个小孩子,但是灵魂都成年了。

“小雨,怎么起来了呢?来,爹爹抱你!”云三看着云小雨爬起来,吓到了,生怕一不小心又出现什么问题。

“爹爹,我没事,您放心吧,我现在能自己起来!”云小雨看着云三这一脸慌张的样子,不禁内心一暖。

“小雨,你你你….”云三一脸惊讶的我看着自己的闺女,怎么闺女现在说话变得这么利索了呢?他既惊讶又有些许喜悦。

“爹爹是否想问我说话为什么利索了?”

“你这——”

“爹爹莫慌,咱们先吃东西,小雨都饿了呢!待会我慢慢跟爹爹说。”

云小雨一边说一边在他们几个的惊讶的眼神下,慢慢走过去,她掀开篮盖子,发现里面只有两个小地瓜,还有一大盆粥水,说是粥,还不如说是一大碗清水里面只有几粒大米,上面漂浮着几根青菜。这,这简直吃不饱吧,云小雨顿时额头上布满了黑线。

“娘亲,咱们这怎么吃啊?”云小雨带着一脸茫然看着郑氏。

其实云小雨知道,之前原主还在的时候,家里每天只有一小碗粥水和几根青菜,长那么大都没有吃过荤菜,所以说一个个长得这么瘦,一点都不像正常那个人家的孩子。

“小雨,你受伤了,这两个地瓜是娘亲从村口黄婶哪里求来的,你补一补身子。”郑氏说完就把地瓜拿到云小雨面前,然后在拿几个破碗,给每人都盛了一碗粥水摆在桌子上。

云小雨看着这样的画面,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决定了,她要快点好起来,她要改变这种现状。

云小雨坐下来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地瓜,她想把地瓜掰成五份,却发现自己的左右根本就动不了,稍微挪一下就疼得脸部抽筋!

“小妹,怎么了?要不要哥哥喂你?”

云小清看着妹妹脸上的表情,心一阵阵抽疼,自己最宝的妹妹居然这样。

“哥哥你能帮我把这两个地瓜掰成五份嘛?”云小雨眼里带着水雾,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云小清。

“好好好,哥哥帮你。”云小清以为她是嫌地瓜不好拿所以要掰开,看着妹妹那带水汽的眼眸,他心疼极了!

接着云小雨把掰开的地瓜一块块放到这几个人面前,他们看着云小雨的动作一头雾水。“小雨你这是?”

“我们一起吃,小雨不要自己一个人吃….”说完便开始拿着自己这块地瓜吃了起来。

“小雨这是给你补补的,我们不要,你拿回去吃!”

云小雨见他们要把地瓜放回来,她立马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努力挤出两滴眼泪,“我不!我就要你们也吃,不然我就不开心了!”

大家见到云小雨煞白的小脸上挂着两行清泪,瞬间心疼极了,“好好好!小雨不哭,我们一起吃!”

见此,云小雨又重新展开了笑脸,她觉得一家人就应该有福同享。这时云三的心里想着,自己的闺女长大了,他很欣慰,今晚要给她好好敷一下草药,顺便问一下小雨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5章 菩萨保佑

吃过晚饭后,云三便开始从背篓里取出今天上山挖到的草药放到石头上用木棍碾压,用烂布把草药装起来,开始给云小雨身上一些小伤口包扎。

“嘶——”当草药敷到伤口上的时候,汁液流到伤口上,不禁让云小雨倒吸一口冷气,这刺骨般疼痛,真不明白原主是怎么带着身上这些新伤旧伤活这么大的。

“爹爹是不是弄疼你了?爹爹小心一点。”云三看到云小雨那皱起来的小脸,不由得放轻手中的动作,可怜了自己的闺女,以后可怎么办,不知道林家那边会不会介意。

“没事爹爹,只是这草药有点冰凉,有点受不住罢了!”

“那,那就好!对了,小雨你跟爹爹说说你怎么说话变得利索了?”

“这从何说起呢.....其实那天我摔下悬崖之后,有个菩萨在我脑海里说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什么的,然后醒来之后我就不知道怎么说话就利索了,脑子也变好了,爹爹我不笨了啦!”

云小雨扬起那张乖巧又带着真诚的脸看着云三,慢慢说着,她还特地把堂弟推她跌下悬崖这个事略过,不然被云三知道肯定又要大闹一番,她现在要自己去解决,她现在必须装傻充愣,不然就不能解释为什么说话变得利索了。

郑氏听到之后,立刻到门口对着东南方向念叨,“菩萨保佑菩萨保佑,谢谢菩萨保佑小雨大难不死.....”

云小雨听到郑氏的念叨,内心不由的一笑,在乡村就是这样,越偏僻越相信神佛,不过这次真的是大难不死,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后福了!

微风从墙缝跑了进来,扑在云小雨身上,有一丝丝沁心的感觉,云小雨低头看着自己简单包扎了的左手,沉思了一会儿!

就在云小雨沉思的时候,胞弟云卲天拿着两块小木板往墙角走去。木板?啊!对了,可以用木板啊,云小雨虽说现在是一个古代人,但是她完全可以效仿现代的方法来治啊!

云小雨不由得脸上一番喜悦,云三看着自己闺女这一时沉默一时开心的脸,眉头皱了起来,心想小雨这莫不是又傻了?

就在云三刚想问她的时候,她突然出声了,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老爹,“爹爹,你能帮我找两块薄木板和一块烂布过来吗?”

“木板?薄的?我记得在外头好似有两块,你要来作甚?”

“爹爹你先找给我嘛?”

“好好好,你等着爹爹。”云三说完就往外边走去。

郑氏一脸茫然的看着云小雨,她这个闺女自从醒来之后就奇奇怪怪的,不过,不管怎么变化,都是自家闺女。

接着,云三就从门口走了进来,手里掂量着两块薄木板,云小雨看着云三手里的两块板子,发现大小刚好合适,她惊喜至极!

“小雨,你看这样的合适吗?”

“是的是的爹爹,就是这样的。对了爹爹,你能帮我把刚才剩下的草药放到两块木板里吗?”

“放进去?是这样吗?”云三虽然很不懂云小雨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按照她说的去做。

“对对!娘亲娘亲,你能帮我把这块破布撕成一条一条的吗?”

郑氏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父女俩,看到云小雨一脸激动带着微笑的样子,她的心也瞬间被暖化,小雨现在笑得可开心呢!

云小雨看着自己爹娘忙活的样子,不禁有些懊恼,这具身体太瘦弱了,一点忙都帮不上,而且现在左手还伤了,唉!

因为左手伤到了筋骨,她现在想用木板夹起来,就像现代那种摔骨折了然后用木板固定一样,云小雨为了自己能方便一点,为了让自己好的快,她决定用木板去固定,然后用破布条当成绷带来使用,这样固定的话会让手好得快一点!

等到云三和郑氏把所有东西准备齐全的时候,她琢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然后开始让父亲把木板夹着手臂,接着就用布条把木板绑住,固定住整个手臂,让其内部肌肉组织慢慢愈合。

云小雨应该庆幸自己老爹找到了这些好药,白茅花、菊三七、艾叶等都有止血消炎的作用,相信不久之后云小雨的伤口就会开始愈合。但是让云小雨担心的是,自己左手的药,现在敷的药只能消炎用,并不能活络筋骨,所以云小雨必须去找新的草药。

一屋子的人都在看着云小雨这个举动,大家都特别好奇,然后也特别敬佩她这种做法。

“小雨,这是什么方法,你从哪里学来的?”云三盯着云小雨的手臂,思考了很久,决定问一下她。

“爹爹,我之前在山里遇到一个老爷爷,他的腿受伤了,这种包扎方式是他教我的!”云小雨实在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自己会这样的包扎方式,只能瞎掰了。

“好吧,那我们大家休息吧。”说完云三就带着两兄弟去旁边炕上躺下,而云小雨则和郑氏在床上睡。

第6章 寻找草药

夜幕开始降临,天空中出现繁星点点,勾勒出一幅美丽的画面。

随着夜幕越来越大,里屋的人都已渐渐进入睡眠,但是云小雨却怎么都睡不着,今天经历了很多事情,让她觉得这一切就好像在做梦,可是现在却又那么的真实!

云小雨辗转反侧一直都睡不着,直到夜幕开始变亮,她才有了困意。

当她起床的时候,家里没有人,她起来走到外面的水桶旁打算洗漱,在看到自己的脸的时候吓了一跳。

这脸,真的丑,又瘦又黄,看起来就是很严重的营养不良,不仅如此,脸上还长着许多疙瘩,各种斑点都冒出来了,有的脓包里的脓水都流出来了,她看着自己这副脸,胃里都在倒酸水,一阵阵恶心感!

胡乱抹了一下脸之后,她去厨房找了一下看有没有吃的,然后就打算去找点草药回来把胳膊弄好,才能去做其他的事,她琢磨着接下来的打算。

她今天要去熟悉一下周围的地形,然后看看能碰到什么。

云小雨拿起放在墙角的背篓往外边走去。

她出来后看了下周围,周围都是群山环绕,自家就在之后这些群山之间,她挑了最近的一条路往山上走去,她不能走太远,不然等下回家晚了,爹爹和娘亲会担心的。

一路往上爬,云小雨并没有看有用的药草,火辣的太阳在她的上方不断照耀着,满头大汗,连呼吸频率都不禁加快。她看了前方的道路,看了看上方的烈日,她似乎有点想放弃了,突然她看到远处那几株紫色的植物......

她走进一看,发现那是几株将近一米高的植株,这,这好像是当归?她用木棍把植株挖起来,看到根部呈圆柱状,分枝有许多肉质须根,黄棕色且有浓郁香气,这无疑就是当归了。

当归的根可以入药,又补血活血,活络筋骨的作用。

她很兴奋,终于可以看到这一味药物,但是她还需要其它的,她硬着头皮往深处走去!

进去一看,发现那里不仅仅有当归,还有杜仲、桑寄生、红花、白芍等药物,云小雨之前兼修中医学的时候,上了一堂关于筋骨方面草药的应用,这些药混合起来一起碾碎,敷到伤口上可以舒筋活血,通络止疼。

原本她还不抱什么希望能找到这些药草的,结果现在一找一大堆,看来她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云小雨看了看时辰,发现正午已经过了,就把挖出来的这些草药放到背篓里,开始往山下走。

因为熟悉了一下地形,云小雨回去的时间明显比上来用的时间快,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有一堆人围在自家门前,她好奇的看着这些围观群众,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挤在这里干什么?难道是家里出事了?

“借一下借一下。”云小雨急忙用自己那瘦小的身体挤了进去,结果发现那里站着一个男子,他旁边坐着一个妇人,她努力回想,却发现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人的记忆。

她看了一下这个男子,黑色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用一根粗糙的木簪挽住,清秀的面孔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出完美的侧脸,干净的衣衫,全身带着一股书香之气。

云小雨看到父母也在里边,就迈步朝云三夫妻俩走去。

“小雨,你去哪了?你身上的伤还不好,你不要到处乱走。饿不饿?”郑氏看到云小雨从门口走进来,满脸慈爱的看着她,可是当云小雨看到那个男子之后,脸色不禁一沉。

“娘.....娘亲.....我.....回来....了。”云小雨看到那么多人在这看着,暂时还不能暴露自己变正常了。

郑氏听到云小雨的话脸色不禁疑惑,心提了起来,小雨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现在说话又变结巴了?刚想问她就看到了她给自己的眼神,郑氏瞬间把心放了下来。

第7章 林家退婚

旁边那个侧对着所有人的男子在听到云小雨的声音之后,也转过身来看她。

“小雨,这是你林晟哥哥和你张姨母。”

林晟对着云小雨,没有一点好脸色,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子是自己从小定下的未婚妻,满眼嫌弃之情显露了出来。

张氏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瘦瘦小小的身体,脸上全是一些疙瘩,有的还在流脓,脏脏乱乱的头发,破破烂烂的衣服,左胳膊用木板夹着,还用布条缠在脖子上。

“张......姨母.....好.....林....哥哥......好!”云小雨一猜就知道这应该是原主定下来的未婚夫,就立刻用一副乖巧和害羞的表情看着他们两个,再搭配着她那一张脸,简直就是一副美丽的“风景”。

此时林晟的内心一阵恶心。

与此同时,张氏看着这个女孩子也是脸色一沉,一个姑娘家那么丑那么邋遢,谁敢娶啊!

但还是憋住往上冒的酸水,张氏没再看她,转过身和云三夫妻商议她今天所来之事。

“妹子,我今天其实是为了晟儿的事来的。”

“林家媳妇,你的意思是?”云三看着张氏这一副嫌弃小雨的表情,脸色一沉。

“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林家这经济不能给小雨幸福,我家晟儿说暂时不想那么快成亲,你瞧小雨也快到嫁人的年纪了,我们林家商量了一下,觉得不能耽误小雨的终身啊!”

张氏强忍住恶心感,抓起云小雨的手,一副认真诚恳的模样。

“这?”郑氏听着郑氏这句话,不知意义何在。

云小雨这时已经听出来了,无非就是想解除婚约,还说得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

“我要退婚!”林晟实在忍受不了这破泥房了,也忍受不了像云小雨这么丑陋的女孩子在自己眼前晃。

“什么!林家小子,你!”云三顿时被气到了,整个人都站了起来了,云小雨看到自己老爹这火冒三丈的样子,不禁一惊,在自己的印象里,云三一直是一个和蔼亲切的人。 “你们家女儿哪里配得上我?我今年就要考取功名了,而且你们看她又丑又残,倒贴都没人要!”

“你你你.......”云三被气得呼吸都打结。

“反正我是不会娶她的,不退婚的话,那就等着被休吧!”林晟说完甩了下衣袖就往外走,不再看屋子里的人。

这是在门口看热闹的人瞬间纷纷谈论起来。

“这云老三家闺女也太惨了~”

“是啊是啊!你看这原本就是个穷丫头,不仅长得难看,现在还残疾了,如果我是林家人肯定也会退婚。”

“可怜了,被夫家退婚的人一辈子都会受人戳脊梁骨的!”

“唉——”

“这林家小子也是太过分了,云三他闺女怎么说也是好好的一个姑娘家,现在他为了以后不被拖累竟做出退婚这等事!”

“对啊,这林家人莫不是脑子有问题吧?我听说上次隔壁村李家那女娃被退婚,她一时间想不开就自尽了。”

“这么严重?那这云家闺女.....”

郑氏听到门外热闹讨论的人,心里一寒,看着云小雨,眼泪就留了下来。

云小雨冷冷的看着这一幕,终有一天她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张氏听到外面的议论,老脸有点绷不住,毕竟外面的人也在侮辱着自己的儿子,她收起脸上的表情,往云下雨走去,她现在只想快点把这件事解决了,不能给儿子拖后腿。

“小雨啊,这是一幕从家里带过来给你补补身体的,你拿着吧。”

张氏把放在旁边的篮子拿给云小雨,她认为像云小雨这种人,见到吃的,什么都会答应,所以她不再和云三讨论这么多,直接哄云小雨。

“小雨啊,你能不能帮姨母一个忙啊?”

张氏看着云小雨一脸疑惑的样子,就接着说,“你以后就不要缠着你林晟哥哥了!”

云小雨听到张氏的话,内心不禁冷笑,真当她云小雨是笨蛋吗,不过云小雨心里这样想,但表面上还是保持着疑惑的神情。

“这样吧,你拿着着这篮子,然后就当答应姨母了。怎么样?”

就在郑氏想要阻止她的时候,云小雨笑嘻嘻地伸出手去拿那个篮子了,对于云小雨来说,不要白不要,她可不笨。

张氏看到云小雨接下篮子后,立刻转身跟云三夫妻说,“那啥,云三,既然你家小雨已经接了我给的篮子,那么这婚事就此作废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林家人也是过分,大的说不动,就在哄小的。”

“不过你看云小雨那个傻样,自己被夫家抛弃了还在那里傻笑,唉!”

门外的人还没有散去,看到张氏的做法,不禁一阵鄙夷,有这样的娘亲,这林家小子就算成了秀才也没什么出息。

张氏此时老脸再也装不住了,她没有反驳众人的话,快步往外走,外面的人见此,就给她让了一条道。

众人看到林家人都走了,也就散了。

等到所有人散去后,有一个小黑影一闪而过。

“爹爹不气不气,小雨给你拍拍背。”云小雨见自家老爹还在为刚才的使气得眉头紧皱,赶紧跑上去给他拍拍背,她脸上虽然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内心却寒如冷冰。

“小雨,你千万别想不开,以后等我们小雨长大还能找到更好的。”郑氏想起刚才在门口外面议论的那些人,说隔壁村那个小姑娘.....想到此,郑氏不由得后怕!

“娘亲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想不开呀,小雨以后不成亲了,要一直陪着爹爹和娘亲。”

“那怎么行!小雨以后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娘亲相信以后会有一个人对你好的。”

“小雨,都怪爹爹不好,不能给你找到一个好的夫家!”

“爹爹这不是你的问题,我相信缘分天注定,而且啊,爹娘,有一句话说得不错,命里无时莫强求!”云小雨昂起头抬着认真的小脸对着他们说。

“唉——我命苦的娃儿!”云三摸了摸云小雨的脸颊,看着她的胳膊,内心一阵阵绞痛。

瞬间,整个里屋都陷入一片安静。

第8章 不再伪装

云小雨看着自己刚才放在桌子上的篮子,她估摸了一下,那个重量应该是粮食,接着她走上去把盖子掀开,发现里面有五个鸡蛋,一小块肉和两个苞米还有一点生米。

云小天看到篮子里的东西,嘴边都流出来一丝口水,云小雨看着胞弟的样子真是哭笑不得。

“娘,收起来吧,我们等会做来吃,反正这是给我们的。”

“好,今晚娘给你们做好吃的。”郑氏微笑的看着云小雨,充满爱意的双眼把云小雨的心都看化了。

“趁现在还早,我去地里看看。”云三看着外面的天色,觉得现在在家里待着也是待着,还不如去地里看看有什么需要干的活。

郑氏看到他出去之后就开始把篮子拿去厨房开始忙活,还有一个多时辰就该吃晚饭了。

另一边,刚才在门口一闪而过的黑影此刻出现在二房杨氏的房间里,原来她是云小怡,刚才她看到一堆人围在云小雨那个小贱人的破土泥房外,她一猜就觉得没好事!

“娘,我刚才看到林晟哥哥来找云小雨退婚了。”

“哦?那个小贱人长得这么丑,林晟会娶她才怪。”杨氏懒洋洋的躺在炕上,外面有多闷热她就有多懒惰。

“对啊。林晟哥哥这样的人只有我能嫁。”云小怡听到杨氏的话,脸上一副骄傲自满的样子。

“你呀!也不嫌害臊!”

杨氏点了点云小怡的头,满脸无奈的看着她。

“对了娘,刚才我还看到张大娘给云小雨那个小贱人一个篮子,说是什么补偿她的东西。”

“什么?把你有看到什么东西吗?”

“没有,盖子挡住了。”

“走,叫上你小弟,我们瞧瞧去。”

“小弟在哪?”

“你祖母那里!”

“好,我现在就去叫。”

杨氏看着云小怡走出去,就起来穿鞋。那个死丫头篮子里应该有好东西,趁现在还早,去看一下,不然等下被收起来就不知道有什么好东西藏着了。

随着太阳慢慢往西边落下,一天又快结束了,云小雨轻轻动了一下自己左胳膊,发现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疼痛了,看来愈合得差不多了。

“好了,准备可以吃饭了!”这时郑氏从厨房出来把菜一个一个的端上桌子上。

“哇~”云小天看着桌子上的食物,五个水煮鸡蛋,还有猪肉,两根苞米,香飘飘的味道把口水都馋出来了。就连一旁的云小清都被这诱人的食物给馋到了。

“别急别急,还有米饭。”郑氏看着他们这个样子,心里犹如五味杂陈,说完就去厨房把米饭用大碗装了出来,这次张氏给的生米够煮两天呢!

当郑氏把米饭端出来的时候,云三还没有回来,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夜幕也开始降临。

“小清,你去地里找你爹回来,我们准备吃饭了!”

“好的娘。”云小清听到母亲的话之后就开始往地里走去。

“娘亲去给你们拿筷子。”

云小清前脚刚出去,后脚就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云小雨看着元氏带着杨氏和云小怡两姐弟走了进来。

“祖...母好!”

元氏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云小雨,直接牵着云小河越过她往桌子走去,拿了个水煮蛋往云小河怀里塞,就在她还想拿第二个的时候,云小雨一掌拍了过去。

“啪——”听到这个声音就只知道云小雨用了多大的力气。

“你个死丫头,竟然刚打我!”元氏看到自己竟然被云小雨打了一巴掌,眉头一皱,火气冒了出来,她抬起右手往云小雨的脸上拍去...

并没有想象中声音,云小雨用右手挡住元氏挥过来的手掌。元氏看着眼前的云小雨,发现云小雨眼神一片冰冷,让她心里不禁打了个颤。

杨氏和他们几个看着云小雨的动作都惊呆了!

云小天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居然有这个胆量去打祖母,心里不由得敬佩,他们几个被祖母欺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时云小天的心里很是解气,对这个姐姐也越来越喜欢了。

“小雨你这是干什么?连你祖母都敢打?”杨氏看到云小雨的动作惊呆了,这云小雨那么柔弱的一个人是哪来的勇气打祖母!

“谁让你们动我们桌子上的东西了,还有你,把鸡蛋拿出来!”此时的云小雨被眼前这几个不要脸的人逼急了,不想再伪装了,她要站出来!

她指着云小河的鼻子,让他把刚才元氏给她的鸡蛋拿出来放回碗里。

听到这句话,大家彻底惊呆了,云小河被吼得一愣一愣的。

“我不!”云小河听到云小雨的话,把鸡蛋收得更紧了。想想都知道,他怎么可能会把到手的东西还回去。

“你个死丫头,弟弟吃一个鸡蛋怎么了,你作为姐姐,就应该把好的先给弟弟吃!”

“他不是我弟弟!”

“你个小杂种!你说什么呢!”元氏看着云小雨这冰冰冷冷的样子,怒气更甚!

她再次抬起手往云小雨左脸拍去,云小雨习惯性把左手伸起来挡,结果整个左臂都被震麻了。

云小河看到云小雨被元氏打中后,也伸手把她往地上一推,云小雨没站稳直接趴在地上了。

“呸!小贱种!”元氏对地上的云小雨呸了一脸口水,不再看她,拉着云小河走到椅子上坐下,杨氏和云小怡也屁颠屁颠的走过去。

云小天看着姐姐摔倒了,上前去扶她站了起来。

云小雨看着这几个人快要把手伸出去拿桌子上的东西的时候,她一个箭步往元氏撞去,元氏和云小河连同椅子一起摔在地上。

“哎哟你个小杂种,居然敢推你祖母!”杨氏看到元氏被推到在地,立马上去扶她起来。

“哇!娘好疼!”

杨氏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被云小雨撞摔到地上,心疼极了,二话不说,抬起脚就往云小雨身上踹去。

云小雨瘦小的身体扛不住杨氏的一脚,直接踹到门口去,她的嘴角开始溢出一丝血,她冷冷的看着她们几个。

“死丫头!看什么看,连弟弟和祖母你都敢推,不要命了你!”杨氏踹完云小雨之后就去把云小河抱了起来。

这时的云小天看到杨氏居然踹云小雨,他跑过去狠狠的踹了杨氏一脚,杨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得膝盖发麻,半跪在地上。

云小河看到自己娘亲被打,直接扑过去和云小天扭打了起来,两人在地上滚来滚去,你一脚我一脚的踹,你一拳我一拳的打,瞬间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

发家致富,种田养家。 穿越女的发家之道!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