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死网破之时的乔影遇到了那个男人——陆景年。

鱼死网破之时的乔影遇到了那个男人——陆景年。


第1章 不下蛋的鸡

夏日的季节,知了聒噪,声声入耳,扰人清梦。

半梦半醒间,房门 被‘叩叩’敲响。

乔影揉着惺忪睡眼,趿着拖鞋倦怠的走向门口,拉开了门。

入眼是一张拉得老长的脸,厚重的粉底掩饰不住面色的青黑。

“妈。”

乔影微微怔忪,身体便被人大力推开。女人大步流星冲进房间,拿起她搁在沙发角的包,抽出检验报告。

“妈!”

乔影心急,想要阻止却为时已晚,一沓纸劈头盖脸的就朝她砸下。

她被砸偏了头,纸张散落一地,责骂声刺耳难听:“输卵管堵塞!你这骗子!难怪三年不下蛋!还有脸带之信一起去检查!”

乔影脸色阵青阵白,她该把检查报告藏好的……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卢婷厉声责问,食指戳着她脑门,“问你话呢?你妈就这么教你骗人的?”

乔影被戳得一步步后退,咬着唇踌躇良久,“妈,我也是刚刚……”

“刚刚才知道?”卢婷冷声截断,嘴角一丝讥讽,“装什么蒜!不会下蛋你早不说!我儿子娶你是传宗接代的!你这就是赤 裸裸的骗婚!”

“妈,你怎么来了?”房间里玩网游霍之信闻声走出,惊讶的看着卢婷。

“我怎么来了?我不来,你们打算瞒着我多久?”卢婷怒火中烧,指着乔影鼻子骂:“我早说过单亲家庭的女人不能要!骗婚骗感情!孩子都不能生!要她有什么用!”

“妈!”霍之信的脸色不大好看,拉开卢婷低声道:“你别说了,要不是她,我能有今天的成就?”

“呸!”卢婷吐了口唾沫,“我看她就是故意的,仗着自家家有两个臭钱,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早说不能生,就是天皇老子,我霍家也不要!”

“妈……你凭良心说,我对之信哪里不好?我要车要房要彩礼没?之信娶我的时候一穷二白,这些年,我有哪点对不起他?”

乔影泪眼模糊,输卵管堵塞并非她愿意看到的结果,她和之信是大学同学,相知相恋。所以也不计较之信穷的叮当响,房车都是她家的,她妈又给之信找了工作,同学这个年纪留在市里的,有谁混的比之信轻松?什么都不愁,就在家里打游戏!

霍之信脸色煞白,不等卢婷发火,忙道:“妈,现在医学发达,医生说了,可以做试管婴儿,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听到霍之信这么解释,乔影心头稍微暖和了些。

“试管婴儿?”卢婷稍稍一愣,碰了碰霍之信的胳膊问:“能生男孩吗?”

乔影脸色黯然,听着霍之信与卢婷讨论,心凉不已。

“我去洗衣服。”她及时抽身,抱着衣服来到阳台。

“妈,生男生女不都一样么?这都什么年代了,一定要生男孩干嘛?”

“你懂什么!我们家就你一个独苗,只有男孩才 能延续香火!将来继承遗产!生丫头片子有什么用?跟她一样,赔钱货!”

乔影红肿的眼抬起,迎来卢婷一记白眼。

第2章 代,孕

她翻出衣服,却在霍之信的口袋里揉到硬物,掏出一看,竟是两个未拆封的避 孕套。

“怎么会……”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两枚避 孕套,只觉得天旋地转,她与霍之信长久备孕,根本用不到避 孕套的。

除非……出轨!

她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背脊骨窜起一阵寒意来。“不,不会的”她安慰自己,:“他不会背叛我的。”

卢婷倚着餐椅,端着一副老佛爷的架势。

霍之信诚惶诚恐的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卢婷,一杯放在乔影跟前。

正要续第三杯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卢婷身旁的小姑娘忙道:“信哥哥,不用,我不渴,谢谢。”

乔影从上往下的打量着女孩,胸大,腿长,臀翘,生着一张端正清秀的脸,白T配短裤,一双牛仔布的鞋洗得发白。

她坐在椅子上抓着裤子有些不安,那双眼睛骨碌骨碌转动,闪着奢望的光。

乖乖,早听说信哥哥发达了,住的地方和电视里一样,可不是?这墙上的花纹漂亮的不得了。

“你是谁?”乔影从未见过她,不由细细打量,她不过在阳台洗个衣服清静的时间,家里怎么就多了这么一号人物。

“我……”女孩软软糯糯,垂着头揪着手,腼腆支吾。

“村里的亲戚,林萧萧。”卢婷帮她回答,牵着林萧萧的手到身边,眉眼含笑。

乔影眉头拧起,霍之信忙补充道:“老婆,她是我表妹。”

表妹?

乔影狐疑,卢婷眉梢一挑,轻蔑的睨过来,“萧萧家里不富裕,她爹是汽修,得了肺结核,她娘身子骨弱,萧萧这丫头懂事,愿意代 孕赚钱。”

“什么?!”乔影愕然,看着林萧萧粉黛未施的脸,讶异道:“她才几岁,就要代 孕?”

“萧萧今年19了!”卢婷又是一记眼刀子,声情并茂道:“在我们村,15,6结婚的多了去了,19岁冰清玉洁的小姑娘为我们家代 孕怎么了?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乔影怔忪,发怵的瞧着卢婷拉着林萧萧的手放手心轻轻拍着,柔声细语问道:“萧萧啊,代 孕很受罪的,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放心吧,卢姨,我不怕吃苦受累。”林萧萧生如蚊蝇,仍是被乔影听得字字明晰。

“妈,不是说好了做试管婴儿?”乔影愕然,她今天已经咨询过大夫,也和霍之信商量过。

“砰!”

卢婷兀地一拍,桌子上的水跟着晃荡,震得乔影瑟缩了下。

“我打电话问过医院的梁大夫了!试管婴儿弊端多!再说,试管不花钱的?万一生下来个缺胳膊少腿的,我们霍家一辈子抬不起头!”

“妈,试管婴儿花不了多少钱,现在大龄女都是做试管,你别听风就是雨行。”霍之信眼看怒火高涨,握着乔影冰凉的手。

“我听风就是雨?那新闻上报道的没胳膊没眼的孩子是假的啊?”卢婷冷言讥讽,颧骨过高的面部刻薄不已,“不能生还有理了?萧萧身体好,怀个孩子顺利生下来不比她强?”

“现在能做四维,孩子畸形会看到,妈,消消气。”霍之信温声细语,乔影反握住霍之信的手,只有他温暖的手心,才能给她安定。

第3章 挑衅

“妈,对不起。”乔影深深愧疚,作为女人她何尝不想当个母亲。

见乔影低下头,卢婷冷哼了声:“对不起有什么用,我要的是健健康康的孙子!”

“妈,给我们点时间。”霍之信手更用力了几分,乔影感到了他对她的重视。

她眼角湿润,抬起头正见林萧萧四顾的眼,发光发亮。

一副清纯可人的模样,似乎对这个家十分新奇。

“行,也别说我这老太婆不近人情, 萧萧千里迢迢来也不容易,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卢婷收敛了火气。

乔影无言反驳,住下就住下吧,这也不是第一次。乡下来人,借着找工作的由头,时常在他们家入住。

“我去做饭。”乔影心里堵得慌,兀地起身,衣角挂倒了桌上的杯子。

热水倒一地,玻璃杯 ‘哗啦’一声摔得粉碎。

她低下头正准备捡起,却瞥见正对面的场景,一只白嫩的脚横跨过整个桌底搭在霍之信的跨上。而那脚趾,竟然轻轻触碰霍之信的裆下。

她徒然睁大了眼,蹲下的动作凝注,霍之信脸色一变,忙把林萧萧推开,俯身挽住了她,“老婆,别收拾了,我打扫就行。”

“你!”乔影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又看了看林萧萧乖乖缩回拖鞋里的脚,目光落定在林萧萧脸上。

林萧萧臊红了脸,似做错了事的孩子耷拉下了脑袋。看起来人畜无害,竟公然勾 引她的丈夫!

“老婆,走吧!我给你打下手。”

霍之信连拖带拽将她带到厨房,但桌下勾搭的场面却在她的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她那人就有那毛病,来到陌生的地方没有安全感,所以搭在我腿上。”霍之信解释着,抱着她的腰,谄媚笑问:“老婆,我们晚上吃什么好吃的?”

乔影半信半疑,惊惧不已,靠着他厚实的胸膛,回想这些年的不易,不安叮嘱道:“之信,答应我,这辈子都不能背叛我。”

“放心吧,老婆,你是我最爱最爱的女人。”霍之信脑袋压在她肩头,亲昵的往她脖子里蹭了蹭。

乔影松了口气,不管怎样,她嫁的是霍之信,不是卢婷。

早出晚归,工作累到身心俱疲。

乔影脱下衣服正准备泡澡,忽然瞥见垃圾桶里一件熟悉的东西。

她两根手指掂起来,黑色的蕾丝丁字裤,还挂着吊牌,沾了水,湿漉漉的。

“谁把我东西乱扔?”

正坐在沙发前悠闲看电视嗑瓜子的林萧萧霍地站起来,看着乔影拧着丁字裤站在浴室门口,脸色一瞬的白,“不好意思,我以为是没用的东西,你看它破破烂烂的,我以为是没用的破布。”

“破布?”乔影啼笑皆非,“林小姐,这是丁字裤,我们公司的试验品。”

她在内衣公司上班,公司每次有新品都会派发给她。

这款,还是她主刀设计的。

“我……”林萧萧低下了头,唯唯诺诺道:“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萧萧,你不用给她道歉。”卢婷是恰好撞见,讥诮的扫了乔影一眼,“孩子生不下,还买什么丁字裤,风 骚!”

第4章 偷 情

“妈,你怎么是非不分?明明是她乱动我的东西,这里是我家!”乔影不悦,陌生人赖在家里不走不说,居然还敢翻箱倒柜。

“我怎么是非不分了?你家还不是我家?我这个妈住不得?”卢婷扬起下巴,颐指气使道:“一条破裤子而已,丢了就丢了!至于大惊小怪的吗!萧萧来者是客!你就这么对待客人的?你妈没教你素养是什么吗?”

“妈,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可你为什么要诋毁我妈呢?”

话不投机半句多,每次交锋必是吵得不可开交。

“你们怎么又闹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玩游戏了?”霍之信烦躁的挠着头发发,穿着睡衣走出来。

乔影撇开头,卢婷哼哼道:“还不是你娶了个好媳妇。”

“老婆,萧萧没见过世面,你就大度点吧?”霍之信推着她塞进浴室,“内裤而已嘛,我明天下班给你买一条新的。”

“之信,这不是内裤的问题好吗?”乔影头疼,忽然觉得有点难以沟通,“每个人都是有隐私的,她住在我家,什么都不做,还要侵犯我的隐私!你去问问你妈,她究竟什么时候走。”

“好,好。去洗澡吧,老是生气会长皱纹的。”

乔影洗了个澡,缓解了满腔郁堵,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11点了,床头的时钟 ‘哒哒哒’响着,她侧了侧身,霍之信埋着脑袋在被窝里,正刷微博。

“之信,你问过了没有?你表妹什么时候走?”

乔影总觉得有个外人在不方便,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而且林萧萧虽然看起来一副朴质的样子,但乔影想到她就想起那天她把腿搭在霍之信腿上的样子。

“呃……”霍之信迟疑了两秒,长臂搭在她腰际,“我忘了,明天再问吧,现在很晚了。”

乔影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作罢,缩着身子枕着他的手臂,“你表妹回去的时候,顺便劝劝妈,让她也回去吧,休息日我就去打暖巢针,尽快怀上个宝宝。”

“笃笃笃。”

就在这时,房门敲响,门外糯糯的声音问道:“信哥哥,你睡了吗?”

是林萧萧!

两人皆坐起,望着门口对视了一眼。

“没,没呢?怎么了?”霍之信疑惑,乔影更疑惑,黑暗中竖起耳朵捕捉门外的声音。

“浴缸的出水口堵住了,我弄不开,信哥哥能不能帮帮忙?”

霍之信沉默了少倾,看了乔影一眼征询意见。

浴缸要是堵了,她明天一早看见一缸洗澡水,光是想想就闹心。

“去,去。”乔影推了下霍之信,倒在床上,被子蒙住了头。

房间里亮了又暗,乔影耳边唯有秒针的脉搏,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霍之信还不见回来。

她掀开被子下床,诽腹着要是修不好,还得打电话叫通下水道的来。

“嗯……轻点,受不了了,不行了……”

修下水管道,修到温柔乡去了?

黑漆漆的客厅里,呻 吟声无限清晰,乔影僵硬的站在门外,望着洗手间的方向。明明是盛夏时节,却仿佛置身凛冬。

“信哥哥,啊……”

第5章 波声浪语

不,不会的!

霍之信不会背叛她!

乔影咽了口唾沫,强迫自己冷静,一步步的往浴室走,迎着一声声的娇啼,眼神一寸寸黯淡。

浴室的门上,有女人的身影趴着,靠得越近,YIN靡的响声就愈真实。

仿佛能看到那道墙内,那对狗男女巫山云雨的场景。

“撅起来,快了……”是霍之信的声音……

乔影蓦然怔忪,这一句话将她所有的侥幸和希望碾灭。

避 孕套,桌下搭脚……

她就像个傻子一样,被这对奸夫淫妇玩得团团转!

靠近浴室的房门忽然开了,卢婷蹑手蹑脚的站在门外,敲了敲:“你们啊,真是大胆,乔影还在家,小声点。”

攀至巅峰霍之信罔若未闻,狠狠拍了她一下,“你个浪蹄子真是极品,你嫂子在床上死鱼一样!”

娇吟声伴随着男人沉重的呼吸声,像一把铁锤将她的心敲得粉碎。

乔影听着隔壁波声浪语,昂着头拼命的把眼泪逼回去,可眼睛却像在下雨,怎么也掩不住,湿润了半颗枕头。

霍之信是后半夜摸上 床的,心虚的埋怨无良奸商的地漏。

她没应,只是掩在被子下的手绞紧了床单。

傍晚时分,橘色的阳光将一切渲染似镀了金。

乔影慢条斯理的将U盘插在电脑上,转过屏幕推到霍之信面前,“要不要看看,这一个星期的剪辑片?”

“什么啊?”霍之信莫名,电脑里突然发出酥到骨子里的欢爱声,“信哥哥,沙发不行,脏了……”

一对男女,白花花的身体交织在一起,不停的索取。

一切都记录在U盘里,YIN乱的像某国的动作爱情片。

霍之信刀削的面庞蓦然一寒,反射性的往客厅的西侧角看去。

墙角一枚针孔摄像头正亮着红灯,若不仔细观察,根本注意不到。

“你在家里装监控!”霍之信涨红了脸,屏幕里十八禁的场景切换到了玄关。

乔影鼻尖一酸,没想到他连解释也省了。

看着眼前与自己同床共枕三年的男人,她把苦水生生咽回肚子,一双漆黑的眸子黯然沉着,“我要是不装摄像头,还不知道,原来结婚三年的丈夫,竟然会迫不及待的在家偷 腥。”

霍之信被这猝不及防的证据打得措手不及, ‘啪’的一声盖住电脑,挺直了腰板,“我还不是为了给我们家添个孩子!萧萧是代 孕的,不做孩子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么?”

“行,你跟她生,我退出。”乔影吸了口凉气,抿了抿唇,从包里抽出一份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你签个字,我们就去办理离婚手续。”

“老婆,说什么傻话!”霍之信眼底爬上了慌乱,兀地摁住了乔影的手,“老婆,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传宗接代是义务,不能和感情混为一谈。”

“霍之信,这种话你竟然,竟然说得出口?”乔影闭上眼,眼泪终是忍不住落下。

哪怕他说,是一时意乱情迷,被林萧萧引 诱,真诚的认错,她可能都会心软地原谅他。

可他怎么能将出轨说得这么光明正大!

第6章 离婚不可能

“老婆,你放心,等萧萧生下孩子,我就跟她划清界限!”

“放开!王八蛋!”乔影从没有过的心灰意冷,眼泪簌簌落,模糊了视线,模糊了眼前这个她深爱的男人的脸。

她用手背胡乱拭去泪水,狠下心道:“离婚!我要跟你离婚!”

把离婚协议往他面前推去,乔影吸了吸鼻子,“你霍之信现在所拥有的,全是我乔影给的,净身出户,带着你小三还有你妈给我滚!否则,你会名扬四海,皮囊俊俏的男-优。”

‘男优’两个字,刺得霍之信神经一紧,他甚至能想象到各个网站贴出他照片的情景。

“不可能!”

他双手撑在桌面上,虎视眈眈的俯视着乔影,嘴角勾起一抹阴邪的笑容,“你要离婚是吧?那我就告诉你妈,是你不会生,还在外面劈腿!你妈的心脏病这么一刺激,不知道承不承受得了!”

“霍之信!你无耻!”乔影反手就是一巴掌。

响亮的耳光落下,霍之信歪着头,舌尖抻了抻口腔,不怒反笑:“乔影,你知道你哪点最讨人厌吗?”

他徐徐摆正头,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你自以为是,高高在上!没错,我是因为娶了你,才有今天,但你知道别人怎么在背后戳我脊梁骨的?他们说我小白脸,说我孔雀男!而你呢?不过是工作上小有成就贬得我一文不值!”

乔影忘了呼吸,她第一次见到这个温柔俊朗的男人脸红脖子粗,宛如咆哮的野兽。

“我是人!我妈也是人!别老高人一等的样子,我不欠你的!”

唾沫星子溅到她脸上,乔影死死的握着拳头,哭笑不得:“这就是你出轨的理由?冠冕堂皇的在家里嫖?”

霍之信看向别处,理了理情绪,“我说了,只是为了生孩子。”

“好,你生你的孩子,我离我的婚!”乔影脚步虚浮的走开,这一番唇枪舌战,掏空了这些年她付诸的真心。

临到门口,她扶着门框脚有些发软,“别忘了,把协议签好。”

她关上门,门内几张纸 ‘哗啦’一声砸在门板上,“想要离婚,门都没有!”

乔影闭上眼依着门板蹲下,心痛到简直要窒息。

黑暗来临,将她淹没,万家灯火明明灭灭,她的心,却冰冰凉凉无所依。

电话在这寂静的夜里响了起来,蹲得发麻,她扶着墙走到床边。

“喂,妈。”她接起贴在耳边,收拾了神伤,勉强露出了丝笑容。

“影儿,你跟之信是不是有事?”

“妈,你怎么这么问?”乔影豁然清明,怵惕反问。

那头,乔欣冉顿了顿,“今天之信跟我打过电话,说有些事不知道该不该跟我聊一聊,我问他什么事,他就挂了。”

乔影提到嗓子眼的心,随着乔欣冉的话,犹如坐了一场过山车。

她深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安慰母亲道:“妈,没事,我跟他能有什么事啊!大概是工作上不顺心吧!妈,你要记得吃药,救心丸要时常带着,情绪不要激动也不要胡思乱想。”

第7章 威胁

她不能跟霍之信彻底撕破脸,霍之信没别的长处,就是嘴甜,哄得妈什么都信他的,她一个女人单身带她长大,吃尽了苦头,所以结婚那天就和千叮咛万嘱咐家和万事兴,夫妻之间吵吵闹闹很正常,无论怎么样也不能离婚!

如果霍之信胡说八道,刺激到母亲心脏病复发怎么办?

可是,要她怎么忍得下去!

……

乔影打开门,抬眼,就见林萧萧侧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枕着霍之信的大腿,惬意闲适。

“信哥哥,荔枝好甜,你也尝尝。”

她剥开一颗水嫩的荔枝送到霍之信嘴边。

霍之信慢慢咀嚼,桃花眼里笑意化开。

“怎么样,很甜吧?”

“没你的小嘴甜。”霍之信垂下的手,划过林萧萧的嘴唇,暧昧的气息像是粉红色的泡泡填满了整个家。

“讨厌。”林萧萧娇嗔拍开他的手,两人相视一眼,竟情不自禁的吻在一起。

乔影闭上了眼,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自从摊牌了,他们连掩饰也没有了。

小三堂而皇之的和霍之信秀恩爱,她却不能徒手撕了她!她必须冷静,为了母亲!

难得的休息日,约三五好友购物是乔影的日常。

家里透不过气,正好可以出门放松。

拉开抽屉,乔影就傻眼了。

“我的项链呢?”

她的首饰,收纳得很整齐,一个个盒子原本该罗列有序的摆在抽屉里,眼下却只剩下两个盒子,盒子里还是空的!

“林萧萧!”

她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名字,风风火火的冲出门。

果不其然,舒适躺在贵妃榻上的女人,穿着她CHANEL的高定红裙,套着她冰糯种玉镯,佩戴者她Cartier星辰系列项链!

“起来!”

乔影拽着她的手拖起:“你给我起来!”

“表嫂,干嘛呢?你弄疼我了!”林萧萧不情不愿的站起,来了半个月模样大变,用着乔影高档化妆品,已经妆容精致,肤如凝脂。

瞧着她娥眉拧起,楚楚可怜的样子,乔影气不打一处来,“镯子,项链,衣服,通通给我卸下来!以后不准再动我的东西!”

“干嘛这么小气?不就是点破东西吗?我用用怎么了?”林萧萧甩开她的手,揉着手腕,还不忘给她个白眼。

“我小气?是你不道德!抢我老公,鸠占鹊巢,你还想怎么样!”乔影声音拔高了八度,扯着镯子往外拽,“我的就是我的,不告而取就是偷!”

“谁偷了!你嘴巴放干净点!放开!”林萧萧奋力抵抗,护住镯子抵死不松。

“想要是吧!我让你偷!”乔影气火攻心,拖着她的手往桌角上狠狠一磕,光滑润泽的镯子瞬间四分五裂。

厮打的声响惊动了卢婷,她急忙跑来,不分青红皂白推开乔影,“反了天了你!”

“卢姨,表嫂凶我……”林萧萧欲语泪先流,可怜的样子令人作呕。

乔影一见她矫揉造作,火冒三丈,薅住她长发就往墙上撞:“贱人,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我今天就弄死你!”

第8章 流产

“砰”的一撞,林萧萧头破血流,急急的叫起来:“有本事你往肚子上打啊!”

乔影手上动作一滞,一个激灵,怒意退了七八分。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我打你肚子?”她猛力一推,林萧萧蹲坐在地,两腿之间有鲜血潺潺。

…….

“你们要好好照顾,胎儿已经九周了,打点黄体酮,住院两天留观,不是很大的问题。”

医生的话迂回在乔影耳畔,如魔咒般挥之不去。

“吃点东西。”

霍之信端着盘咖喱鸡块饭放在她跟前,拉开椅子坐下。

“两个月,你当我是傻子是吗?”乔影没有动碗筷,冷冷的盯着霍之信。

“周数重要吗?反正迟早都是要生的。”霍之信不以为然,靠着椅子,半点惭愧也没有。

乔影点了点头,自嘲笑了笑,“是啊!婚内出轨,或早或晚,有什么区别?”

是她当年太傻太年轻,是人是狗没看清。

“然后呢?你想怎么办?”她很平静,平静得像是旁观者。

“生下来,孩子我要。”霍之信的回答也很从容,说完,拉着乔影的手温声道:“不过,老婆你放心,我心里只有你。萧萧就是生孩子的工具,等生了孩子我就把她送回老家。反正你又不能生育,不是一举两得吗?”

他的手心不再温暖,如他的话冰冷刺骨。

乔影兀地抽手,心里明镜似的:“霍之信,你敢不敢再无耻一点?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得到我家的财产不是吗?”

“乔影,你话要不要说这么难听?”霍之信面色一冷,“你家是有钱没错,我娶你不是为了钱也不是想得到你家的公司!”

“哦?说得好听,霍之信你扪心自问!大学毕业你是个什么东西!分文没有,穷困潦倒!要不是我,你能住得上房还是开得起车?”

乔影忆起往昔,揪着他领带道:“就你这身狗皮,你省吃俭用一辈子也买不起!”

“啪。”

霍之信被刺到痛处,扬起手就干脆地落下。

乔影捂着火辣辣的脸,瞠目结舌的盯着霍之信顿在半空的手,不敢置信:“霍之信!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打的就是你!口无遮拦,活该生不出孩子!”

“你!”乔影气得胸口起伏,扫过桌上的果盘,抓着水果刀就往他身上扎去,“杀了你个负心汉!你该死!”

“乔影,你TM是不是疯了!”

霍之信闪身躲开,终究是晚了一步,手背上被刀刃划开了一条口。

“我杀了你!大不了一起死!”乔影红了眼,像是脱缰的野马。

“乔影,你失心疯了吧你!”刚从医院照顾林萧萧归来的卢婷见状,挡在霍之信面前,扼住乔影的手腕,一脚踹在了乔影肚子上。

“滚!我霍家没有你这样的儿媳妇!”

房门重重的甩上,乔影站在门口,看着门牌号愣了好半晌。

她竟然,被扫地出门了……

鱼死网破之时的乔影遇到了那个男人——陆景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4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