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她恨之入骨,一次次的侮辱

他对她恨之入骨,一次次的侮辱


第1章 灵堂受辱

哀乐声声,催人泪下,孟子淇身着雪白的孝服低着头跪在灵堂前。

父母的遗照明晃晃的摆在大堂之上,她木然的跪着,眼中没有半滴眼泪。

不停有人进来吊唁,看着跪在地上的孟子淇都是一脸鄙夷。

“可真是歹毒啊!父母死了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

“谁说不是呢?半年前那样残忍的对待一个孕妇,现在父母双双离世,她竟然都不哭一声,这样的女人简直蛇蝎心肠!”

刻意压低的议论声像是刀子一样戳进她的心脏,孟子淇垂着头充耳不闻。

能够用眼泪来发泄的都不是悲伤,这半年来在监狱里每天被人暴打折磨,她除了流泪就是流泪。

从前她一直以为眼泪是流不完的,现在才知道,眼泪终究是会流干的。

在那些个生不如死的日子里,她的眼泪早已经流干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幕降临下来,吊唁的人也渐渐的减少了,只有孟子淇还是一个人静静的跪在地上。

腿已经麻木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身上的伤牵扯着全身,如果能够这样跪死在这里,也算是解脱了。

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她的面前,一股冷冽之气扑面而来,对顾景深的熟悉程度让她不用抬头就知道是他来了。

孟子淇的头垂得更低了,她静静得看着地上光可鉴人的地砖,地砖上倒映着顾景深的身影,挺拔俊秀,他脸上带了沉痛的表情把手里的花放在灵堂上,又去点香。

顾景深恭恭敬敬的对着遗像三鞠躬插了香,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孟子淇,脸上闪现一丝厌恶。

下一秒修长的手伸过来握住她的下巴:“你竟然还没有死?”

孟子淇被他大力握住下巴和他对视,男人的眼中都是厌恶,她木讷的看着顾景深,没有任何反应。

顾景深恨极了孟子淇这样的表情,明明是一个歹毒到极致的女人,偏偏确又生了一张清纯美丽的脸。

看着她无辜的眼神,看着她依旧青春靓丽的脸,想着她做过的恶毒事情,他心口一股怒气升腾,猛的一把把孟子淇从地上拎起来,大手掐上了她的脖子。

孟子淇没有丝毫的挣扎,只是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就这样看着顾景深,看着这个让她爱得死心塌地的男人,父母双亡,她在监狱里生不如死,以其活着继续回去受罪,还不如被顾景深掐死,这样也算是解脱了。

看她死气沉沉没有丝毫的反抗和挣扎,顾景深猛的松开了手,掐死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算是便宜她了,他这样痛苦,她怎么能够解脱。

狼性的目光落在孟子淇姣好的脸上,心底突然升起一股燥热的感觉,压都压不住。

“贱人!你竟然对我下药?”闻到空气中飘散着的带着甜味的味道,顾景深眼中闪过怒火,大手猛地伸向她。

“撕拉”一声,孟子淇的衣服被他用力的撕开,她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胸前,男人的手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游走。

耳朵里只听到一声接着一声布料被撕碎的声音,寒意侵蚀进她的每寸肌肤。

孟子淇眼中都是惊恐:“不……不要……”

顾景深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留,一把反转过她光裸的身子,把她按倒在地,很随意的拉开裤子前面的拉链,恶狠狠的顶了进去。

身下被撕裂的疼痛席卷全身,孟子淇眼神空洞的跪在地上,目光怔怔的看着灵堂上方的遗像,心里撕心裂肺的疼痛着,眼中却是半滴泪都没有。

顾景深凶猛的在她身体里冲刺,每一下都重重到底,交合出有血水滴落,他的声音寒彻透骨:“处/女膜修补得不错,哪家医院做的?”

跪着的女人没有任何声音,仿佛一具尸体般的任由他发泄着。

她的不出声对于顾景深来说就是无声的抗议,他越发的折腾得凶了,等他发泄完毕从她身体里退出来,才发现孟子淇早已经晕了过去。

第2章 身败名裂

孟子淇是被一阵嘈杂声音惊醒的,浑身像是撕裂般的疼痛着,她木纳的坐起来,脚步声已经进入了灵堂。

姨母瞪大眼睛看着衣衫不整的孟子淇,“你……你……你竟然在你父母的灵堂前偷人?”

“我……”刚吐出一个字,一个耳光恶狠狠的打在她脸上。

“贱人!不要脸的贱人,我打死你这个贱货!”

巴掌拳头雨点般的落在孟子淇身上,她抱着头跪坐在地上一声不吭。

葬礼还没有结束,孟子淇在父母灵堂前偷人的消息就已经散播开来。

“这个贱人,怎么这样丧尽天良?竟然在父母灵堂前和男人做那样的事情?”

“她本来就是一个贱货,我听说一个男人不能满足她,她最喜欢乱交的。”

议论声纷纷扬扬传进孟子淇的耳朵,她麻木的捧着父母的骨灰盒,行尸走肉般的移动脚步。

跪了一夜,又被姨母打得浑身是伤,孟子淇没有等葬礼结束就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浑身疼得难受,嗓子要冒烟了,孟子淇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楼下找水喝。

刚打开房门,听见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一眼看过去,见顾景深的身影出现在楼梯上。

孟子淇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关上门。

从前看见顾景深她两眼放光,现在看见顾景深她则是避之不及。

孟子淇怕顾景深来找她麻烦,闪身进入了洗手间。

顾景深上楼就看见了打开门的孟子淇,她那副避之不及的样子让顾景深心头火起。

她竟然还有脸躲他,他冷笑大步走到孟子淇的房门口,一脚踢开了房门。

孟子淇背靠着洗手间的门侧耳细听外面的动静,那声重重的踢门声响起,她浑身一抖。

下一秒,洗手间门被重重的推开,站在门后的孟子淇被重重的推到在洗手台上。

后背钻心的疼痛着,孟子淇蹙着眉头脸上闪现痛苦之色,顾景深闪身进入洗手间,居高临下的看着孟子淇:“你在躲我?”

“没……没有……”孟子淇垂着眼眸,“顾……顾总……我要上洗手间,男女有别,您能不能出去!”

从前她甜甜的叫他景深哥哥,现在称呼他顾总,还用尊称,还男女有别。

顾景深冷笑一声,伸手托起孟子淇的脸,“昨天晚上你不是想方设法的勾引我么?现在这副生人勿进的样子是想干什么?欲擒故纵啊?”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顾总,我知道错了!从前是我不懂事,对您多有冒犯,我给您道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孟子淇越是这副卑微的姿态,顾景深就越是冒火,“大人不记小人过?那是人命,孟子淇,不是什么错误都可以不计较的!”

“顾总我知道错了,您要是不解气,杀了我吧,求您不要折磨我了,我求求您了!”孟子淇哑着嗓子,卑微的哀求。

她实在是太怕顾景深了,这半年来的经历已经深深的在她心底烙上了痕迹。

她对顾景深的恐惧无法诉说。

“杀了你?杀了你脏了我的手,孟子淇,我虽然答应让你出来参加你父母的葬礼,但是没有说过要放过你!”

顾景深看着孟子淇那张美艳的脸。“媛媛还在床上昏迷不醒,我们的孩子没有了,你说我想怎么样?”顾景深阴森森的。

他果然不会放过她,孟子淇知道顾景深的心有多狠,她绝望的看着顾景深:“顾总,你杀了我吧!”

“呵呵,大义凛然!不错嘛?”顾景深冷笑一声,手下用力,孟子淇感觉下巴都要被她捏碎了。

虽然下巴疼得厉害,但是她抿着嘴唇一声不吭。

顾景深看着她这副倔强的样子,脸上带了冷笑突然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第3章 死岂不是便宜你了

孟子淇拼命的摆动头想要挣脱顾景深,她越是挣扎得厉害,顾景深越是愤怒。

从前她想方设法的要爬自己床,现在竟然这副烈女样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用力扯下她的裤子,把她抵在洗手台上恶狠狠的进入了她的身子。

整个过程孟子淇一直咬着牙一声不吭,半年的牢狱之灾半年的非人折磨让孟子淇知道。

哀求是没有用的,只有咬着牙忍受。

顾景深发泄完毕抽身而退,孟子淇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一样靠在洗手台上,脸色灰白,一双大眼睛里满是绝望。

她那副绝望的样子让顾景深心里莫名的不爽,他冷冷的看着她:“参加完你父母的葬礼,马上你就要回监狱去享福了, 临走之前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监狱两个字让孟子淇打了一个寒颤,目光惊惧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她从第一眼见到顾景深就喜欢上了他,对顾景深穷追猛打,不得到他的人誓不罢休。

顾景深对她一直都很冷淡,顾景深喜欢的一直都是她的表姐方媛媛。

她年轻气盛,想着表姐和姨母家境一般,定会为了钱离开顾景深,于是约表姐见面想用钱劝说方媛媛离开顾景深。

哪里想到到见面的地点竟然被人打晕,醒过来时候躺在室内,手里握住一把刀,方媛媛浑身是血的躺在她旁边。

警察破门而入,方媛媛因为这一刀变成了植物人,孩子也流产了,她成了杀人凶手,被判刑入狱。

在监狱里服刑这半年,顾景深一直让人在“关照”她,她每天都被人打。

顾景深安排的人只对她身上下手,从来不打脸。

所以她的脸还是和从前一样美艳无双,但是身上却是伤痕累累。

好多个晚上她被打得口吐鲜血,以为自己挺不过去了,可是竟然这样日复一日的活了下来。

要不是父母出事情身亡,她永远也见不到外面的太阳,现在她是又要回到那个地方吗?

想到每天无休止的打骂,那种痛楚和折磨……

孟子淇惊惧的看向顾景深:“求你饶了我吧!顾总,我没有杀表姐,我真的没有杀她!”

这不知道是她第几次否认杀人,顾景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孟子淇浑身都在抖,“我只是打电话给她约她见面……我不知道她怀孕……我到那边就被人打晕了,醒过来她躺在我的旁边,我真没有杀她!”

顾景深的目光没有任何温度,她知道他不信自己,要是他相信自己,也不会把她送进监狱去折磨,孟子淇绝望到极点,“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爱你,不该纠缠你!都是我的错,你让我去死吧,只是求你不要把我送进监狱去!”

“死岂不是便宜你了?”

扔下这句冷冰冰的话顾景深拉开门大步离开了,孟子淇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

顾景深是不会放过她的,她活着生不如死,以其再回到监狱去被人折磨,还不如一了百了,孟子淇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出了洗手间。

她翻箱倒柜的想找一个可以了断的工具,顾景深应该早想过她会寻死屋子里没有留下任何可以了断的工具。

孟子淇返身去了露台,打算从露台上了断残生,刚爬上露台,就被顾景深的保镖发现了。

第4章 指证她是凶手

保镖马上通知了顾景深,顾景深抱着手站在楼下看着她:“你要跳就跳吧,不过我提醒你,这是二楼,跳下来是不会死的,只会摔断手脚,你断了手脚我是不会医治你的,继续把你扔进监狱去折磨,继续过猪狗不如的生活!”

顾景深实在是太恶毒了,他的恶毒让孟子淇没有了跳楼的勇气,她害怕自己跳下去不会马上死掉,而是落到顾景深口中所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

看她颠巍巍的站在露台上面不敢跳,几个保镖趁机破门而入把她拉了下来。

孟子淇被保镖捉回房间,顾景深大步上楼来了,进门就是一个恶狠狠的耳光摔在孟子淇的脸上:“想用死来威胁我?你他妈倒是跳啊!”

孟子淇捂住脸浑身发抖的看着顾景深,顾景深伸手掐住她的脖子,“你他妈想死是吧,老子现在成全你!”

脖子被他恶狠狠的掐住,呼吸瞬间困难,孟子淇睁着眼睛看着顾景深。

他的手在一点点的加大力度,突然电话铃声响起,他掏出手机接通说了几句话,一下子放开了孟子淇。

没有支撑孟子淇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一样摔倒在地,顾景深收了手机,目光厌恶的扫了她一眼,突然伸出手把她从地上拽起来,大步往外走。

孟子淇被她跌跌撞撞的拖着出了别墅来到外面的车上,车子箭一般的肺出去。

孟子淇缩在后座,心里惶恐害怕到极点,顾景深这是要送她回监狱了吗?

她不要回监狱!死也不要回监狱,害怕让孟子淇全身都在抖,“顾总,我求你不要送我去监狱,你让我做什么都好,求你不要送我去监狱!”

顾景深嗤笑一声:“孟子淇,你不是说你是冤枉的吗?现在媛媛醒过来了,我带你去看她,顺便看看你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

“她真的醒过来了?”孟子淇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她没有对方媛媛下手,只要方媛媛真的醒过来,她的清白指日可待。

孟子淇被顾景深拎着跌跌撞撞的进入病房,方媛媛虚弱的靠在床头,看见顾景深进来眼中闪过惊喜,“景深!”

当目光接触到顾景深拎着的孟子淇,她往后一倒,发出嘶声裂肺的惨叫:“别过来!别过来!”

“媛媛别怕!”顾景深看见方媛媛惧怕的模样一下子放开孟子淇冲过去搂着她安慰,“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

孟子淇一直被顾景深拎着,他这一突然松手,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摔了一个嘴啃泥。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孟子淇爬起来走到床边,满怀希望得看着被顾景深搂在怀里楚楚可怜的方媛媛:“表姐,我没有害你,求求你为我作证,还我一个清白!”

孟子淇觉得自己并没有害方媛媛,她自己是清白的,现在既然方媛媛醒过来了,一定会说出真相,这样一来她就可以脱离苦海了。

她恳切的看着被顾景深搂在怀里的方媛媛,希望方媛媛能够为自己作证。

顾景深也轻轻的拍着怀里的方媛媛,“媛媛,你告诉我,是不是她害的你!”

方媛媛抱紧顾景深的腰,一副害怕的样子从顾景深怀里探出头,只看了孟子淇一眼,她又是一声惊叫:“景深,让她走!她是凶手!是她害了我!”

“表姐!”一股凉气从孟子淇的脚底一下子升起来直冲头顶,她没有害方媛媛,方媛媛为什么要这样说?

“表姐,你看清楚一点,我是孟子淇,不是我害的你!你看看清楚!”

“是她!景深,是她!让她走,她是杀人凶手,我害怕!你快让她走!”

“不是我!表姐,真的不是我!你看看我……”

“啪!”一记耳光扇在孟子淇脸上,她被打得歪过了头,嘴角一下子流出血来,顾景深声音带着寒意:“孟子淇,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否认?”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没有人相信她,孟子淇以为方媛媛醒过来自己会解脱,哪里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局面,她被方媛媛亲口指认是凶手。

顾景深恨她执迷不悟不知道悔改,赏了她两记耳光后一个窝心脚把她踢出了病房。

顾景深是练武之人,盛怒之下这一脚的力道可想而知,孟子淇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嘭的一声,一阵剧痛席卷全身,她马上晕了过去。

第5章 让她下跪认错

“孟子淇,你他妈给我醒过来!”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一阵猛烈的摇晃伴随着怒喝声音让孟子淇恢复了意识。

身上疼得厉害,她拼命的睁开眼睛,强烈的白光刺得眼睛疼,好一会才看清楚摇晃她的人竟然是顾景深。

见孟子淇睁开眼睛,顾景深冷笑一声放开了她,“别装了,医生说你没有什么事情,现在我有话和你说!”

孟子淇虚弱的看着顾景深,他居高临下鄙夷的看着她:“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本来是不应该得到原谅的,但是媛媛心地善良,可怜你没有父母,现在孤身一人,她决定原谅你,不送你回监狱了!”

这话让孟子淇眼睛一亮,终于可以不用再被送到监狱里受折磨了吗?

下一秒顾景深哼一声,“虽然媛媛决定原谅你,不代表你犯的错就能得到谅解,孟子淇,你去找媛媛道歉认错,跪下认错,我就放过你!”

“我没有害她!我真的没有害她!”如果她做了这样的事情,要她跪下认错天经地义,可是她真的没有做。

“你给我听好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你不认错,那你就不要怪我!”

顾景深的潜台词孟子淇非常的清楚,她不认错,他就会送她会监狱去受折磨。

而她打死也不愿意回那个地方,跪下认错就认错吧,她现在连求死都不能了,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做的?

她闭了闭眼睛:“顾总,是不是我认错你就能放过我不再折磨我?”

“只要你态度诚恳,我自然是会放过你的!”

“好!我认错!我现在就去认错!”孟子淇挣扎着爬起来,她被顾景深一脚踢出内伤,只是动一下,就感觉身上针扎一下的疼,顾景深在旁边冷眼三看着,她强忍住疼痛下床往外走,只是走了几步,一下子控制不住的摔倒在地。

额头碰在地上鲜血淋漓,顾景深没有扶她,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孟子淇,你他妈别给我装,医生说了你没有事情的,装可怜就以为我会不让你道歉吗?”

孟子淇感觉额头刺痛,可是那样的疼痛怎么比得上心里的疼痛,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在顾景深心中是什么。

连狗都不如啊!

她见过方媛媛的狗受伤了,顾景深还把那条狗抱去看医生,而现在,她浑身是伤,他却对她没有一丝的怜惜。

不爱和爱的区别让孟子淇心如刀割,她挣扎了几下想站起来,可是浑身没有力气软绵绵的无法支撑。

顾景深抱着手站在病房里看着她,那目光森寒的孟子淇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她很害怕自己不去道歉他会随时改变注意,于是索性也不站了,就躺在地上往外爬,看她一脸血污的往外爬,顾景深皱了下眉头,一脸嫌恶骂骂咧咧的转身出去了。

几分钟后一个医生和护士进来帮她处理了一下伤口,一把她搀扶到床上,临走时候给她传话:“顾总说了,既然你身体虚弱,那就改天去认错!”

第6章 睡过的破鞋

孟子淇在床上一直躺到晚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来看过她,头昏眼花,几天没有吃东西,她难受到极点。

难道就要这样死了?死了也好,省得去道歉!

她闭上眼睛静静的躺在床上等死,门被推开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子淇!”

孟子淇睁开眼睛,看见顾景城风尘仆仆的出现在病房里。

看见顾景城孟子淇感觉眼睛竟然有些湿润了,她哑着嗓子:“景城哥!”

“子淇,我刚回来,听说你在这里就来看看你!”顾景城看着她额头干涸的血迹,眼中闪过心疼,“这是怎么搞的?怎么会弄成这样?”

“没事……我没事!”

“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海鲜粥,你尝尝!”顾景城打开带来的袋子,拿出海鲜粥给孟子淇吃。

两天没有吃东西,孟子淇真的是饿坏了,她狼吞虎咽的吃着海鲜粥,很快一碗海鲜粥被她吃得一干二净。

顾景城心疼的看着孟子淇,从前的孟子淇风光霁月美得像是仙女一样,现在得孟子淇满脸浮肿,憔悴不成人形。

而这一切都是大哥的手笔,他微微叹口气:“子淇,方媛媛醒过来了,大哥决定不追究你了,等你好了我带你出国吧,我们离开这个地方。”

“真的吗?”孟子淇无神的目光里闪过一丝亮光,离开这里,远离顾景深,这对从前的孟子淇来说让她死也不会做的事情,可是现在却是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真的!你跟我在一起,我会好好照顾你,让你和从前一样的。”顾景城动情的握住孟子淇的手。

“呵呵!”一声冷笑突然响起,两人看过去,见顾景深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正抱着手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冷笑。

“哥,你什么时候来的?”顾景城看见顾景深笑了一下。

“我什么时候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来这里?难道你不知道床上这个破鞋现在是谁的人吗?”

“哥,你什么意思?”顾景城一下子放开了孟子淇的手,愕然的看着顾景深。

“我的意思你听不懂吗?孟子淇被我睡了,是她主动勾引的我,在她父母的灵堂上,景城,我睡过的破鞋你也要吗?”

他说她是破鞋,孟子淇的脸瞬间惨白如雪。

顾景深仿佛看不到她的痛苦,无所谓的往下说:“景城,你值得更好的女人,她这样的贱货你就不要惦记了!”

顾景城看了顾景深一眼又看向孟子淇,脸上是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

顾景深目光深邃:“回去吧,以后都不要来了!”

“哥!”

“我的话你没有听见吗?以后都不要来了!”顾景深加重语气,浑身散发一股戾气。“你是我弟弟我不会拿你怎么样,但是她就不好说了!”

顾景城虽然害怕顾景深,但是更担心的是孟子淇,他看得出大哥很不高兴,为了不殃及孟子淇,他马上站起来:“子淇,我走了,你好好养身体,对了,我会让佣人给你送吃的。”

安慰完孟子淇又转头看着顾景深,语气带了哀求,“哥,你不要伤害她,子淇她太可怜了,你不要伤害他好不好?”

“滚!”顾景深从牙缝里阴森森的蹦出一个字。

顾景城没有停留大步离开了病房,顾景深目光森寒的看着床上瑟瑟发抖的孟子淇:“你胆子肥了,竟然敢勾引景城!”

“我没有!顾总……我没有!”孟子淇全身都在抖,“顾总放心,我道完歉就会离开,再不会出现在您的面前,也不会出现在景城哥的面前!”

从前孟子淇一直甜甜的叫他和顾景城哥,现在他变成了顾总,顾景城的称呼依旧没有改变。

顾景深眸色越发的暗沉了,他大步过来一把抓住孟子淇:“想离开?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第7章 和从前有什么区别

孟子淇抬起惊惶的眼睛看向顾景深,声音打着颤:“你……你说过我道完歉就放过我的!”

顾景深深沉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我说放过你只是不让你去监狱,可没有说过你就不需要赎罪!”

“你还要怎么样?”孟子淇绝望到极点。

“我要怎么样?”顾景深幽深的眸子落在孟子淇洁白的脖子修长的上面。

身体一阵燥热,他发现他真的是见鬼了,从前对孟子淇弃之如履,可是自从那天在灵堂上上她后,竟然有种食髓知味的感觉。

大概是太久禁欲的关系,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心里愤愤的想着,上前一步大手猛的伸像孟子淇,孟子淇捂住胸口:“顾总……顾总你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从前你不就是一直求着我上你吗?现在这抗拒又是想干什么?为了顾景城?孟子淇,我警告你,别打景城的注意,他那样美好的人不是你这样肮脏的女人可以肖想的!”

“我没有!”

“你最好没有!你要是敢有那样肮脏的想法,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扔下这句话他急切的捞起她羸弱的身子,恶狠狠的从后面顶入。

病床不堪重负发出嘎吱嘎吱的吟叫,孟子淇紧紧的抓住床头,眼中死寂一片!

顾景深折腾完孟子淇后毫不留恋的抽身而退,孟子淇像具尸体一样躺在床上,眼中没有半丝生气。

看着孟子淇那副活死人的样子,顾景深心中升腾起一股怒火,恶狠狠的瞪着孟子淇:“既然你还能找男人,就证明没有事情,明天一大早就去道歉认错!”

孟子淇没有说话,只是这样僵尸一样的躺着。

原来以为道歉就可以远离他,可是现在看来和从前有什么区别?

反正都是要受折磨,她为什么要去道歉?让他弄死算了!

次日早上方媛媛病房,顾景深满脸笑意宠溺的坐在床边和媛媛说着话,等待孟子淇过来道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孟子淇还是踪影全无,顾景深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方媛媛看出他不耐烦了,善解人意的开口:“子淇既然不想道歉,就算了吧,我只是失去了孩子,她却是失去了父母,不用为难她了!”

“这是什么话?她害你这样道歉天经地义,至于她父母的死和你有什么关系?”顾景深说着站起来,沉着脸愤愤保镖:“去把那个女人给我拖过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让她跪下道歉!”

保镖答应着离开了,方媛媛娇弱的靠在床头,脸上带了期待的神情,孟子淇,你当初不是那么嚣张吗?没有想到会落到在我面前匍匐下跪的一天吧?

门口传来脚步声,保镖急匆匆的回来了,“孟小姐高烧不退,医生在给她处理呢!”

“高烧?”顾景深一脸不相信。

“景深,她既然不愿意来道歉就算了,不要强迫她了!”方媛媛哪里相信孟子淇会高烧不退,这个贱人,一定不想来道歉,她不想做的事情她非要她做,你不是不愿意过来下跪道歉吗?我过去,到你病房去让你下跪,怎么也要折辱你一回。

心里想着她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景深,我们过去看看她吧,看她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好!”顾景深是完全不相信孟子淇会高烧不退的,马上同意了方媛媛的提议。

第8章 搬进顾家

顾景深和方媛媛去了孟子淇的病房,推开门看见孟子淇脸色通红双目紧闭的躺在床上。

护士在给她输液,顾景深皱了下眉头:“怎么回事?”

“顾总,孟小姐发高烧,四十度,我们在给她输液降热!”

“四十度?这么严重?”方媛媛哪里相信孟子淇会发高烧,直觉一定是她为了逃避道歉在搞鬼。

她脸上带了关切的神色走到病床边,佯装关切的伸手去摸孟子淇的手,孟子淇的手温度非常烫,的确发烧无疑,方媛媛心里带了怨恨:“烧死你这个贱人活该!”

心里咒骂,动作却是一副关怀备至的样子,伸手帮孟子淇掖掖被角,无意间发现了孟子淇脖子上的吻痕。

心里咯噔一声,这个贱人脖子上的吻痕一看就是新鲜的,难道?

她复杂的看了顾景深一眼,发现顾景深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孟子淇身上。

方媛媛心里瞬间明白过来了,一定是顾景深!

这个贱货,没有弄死她竟然还让他爬上顾景深的床,真是气死她了!

孟子淇在医院躺了两个礼拜高烧才慢慢的退了下去,这场大病让她整个人瘦得不成人形。

因为她这场病,顾景深倒也没有逼着她去给方媛媛道歉,而是吩咐佣人把孟子淇接回了顾家。

孟子淇机械的迈着步子跟随接她的佣人进入了顾家老宅,客厅里坐了不少人,顾家老爷子,方媛媛母亲,还有搂着方媛媛腰深情款款的顾景深。

看见孟子淇顾景深脸上的笑容慢慢寡淡下去, 眼中带了厌恶的神色:“媛媛大度不计较你的恶毒,可怜你没有父母让你暂时住在这边,我可说好了,你给我安安分分的,切不可再像从前那样歹毒,明白吗?”

“是!顾总!”孟子淇垂着头低低的答应一声,她是一点也不想住进来。

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顾老爷子叹口气,吩咐佣人:“带子淇小姐去自己的房间吧!”

“我来吧!”方媛媛站起来,热情的走到孟子淇身旁身上拉住她的手,“子淇,跟我来!”

她的手挽上孟子淇的手像是毒蛇的信子一样,孟子淇打了一个寒颤,想甩开方媛媛的手的,可是顾景深在旁边盯着她什么都不能做就这样被方媛媛挽着手拉到了楼上。

关上门方媛媛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厌恶的看着她:“孟子淇,你这个贱人,怎么还不去死!”

孟子淇沉默的站着一声不吭,方媛媛怨毒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我可警告你,安安分分的给我呆着,别像从前那样犯贱,要是让我发现你犯贱……”

孟子淇垂着头,“我知道了,表姐请放心,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的!”

见她低头垂目温顺乖巧,全无从前的半点骄横,方媛媛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这个贱人现在学乖了,想弄她并不容易,且让她消停几天,慢慢的来收拾她。

晚餐孟子淇是最后一个进入餐厅的,她挑了离顾景深最远的地方坐下。

整个吃饭过程都听见方媛媛娇滴滴的在和顾景深说话,看得出顾景深和方媛媛的感情非常好,亲手帮她布菜,帮她盛汤,方媛媛一直在娇笑,很幸福的样子。

孟子淇全程低着头,静静的往自己嘴里扒饭,安静得像是一个透明人。

她几乎没有吃菜,把佣人盛在碗里得饭菜白饭吃光,轻手轻脚的站起来:恭恭敬敬的:“我吃饱了,您们慢用!”

她说的是尊称,看她这副样子顾景深眸子里闪过一丝危险,转瞬即逝。

孟子淇安安静静的回了房间,关上门她坐在露台上看着外面夕阳发愣,不知道发了多长时间的呆,突然听到一阵耳热心跳的声音传来。“景深……嗯嗯……你太坏了!”

他对她恨之入骨,一次次的侮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