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华夏第一神医,扁鹊传人,活死人、生白骨。

她是华夏第一神医,扁鹊传人,活死人、生白骨。


第1章 私奔,这狗血的人生

“咚!”重重的一棍子打在后背,楚九歌发现自己居然被打得趴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他大爷的,居然这么狠!

不就是嫁给死了八个未婚妻的北王吗?

她楚九歌都答应嫁了,这些人还想怎么样?饿了她两天还不够,现在还得把她打到生活不能自理,才满意吗?

楚九歌正想骂人,耳边传来小丫鬟苦天抢地的声音:“小姐,小姐……你不能这么做呀。聘者为妻,奔者为妾。你是堂堂楚家千家,你不能无名无份的跟人走。”

“小姐……明天就是你出嫁的日子,你这要跑了,咱们楚家可要怎么办呀?小姐,你不能这么自私呀,北王可不是好惹的人,他要知道会杀了我们的,小姐……奴婢求你了,趁没人发现,咱们赶紧回去吧。”

……

“我去……”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她被人陷害了。

楚九歌忍不住低咒一声,暗暗缓了口气,无视背上火辣辣的痛,强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作为官方认定的华夏第一神医,楚九歌知道刚刚那一棍子虽然不轻,但并没有伤到筋骨,最多就是背上红肿了,缓过这口劲就好了。

“小,小姐……你,你没……事?”跪在楚九歌身边哭嚎的粉衣丫鬟,看到楚九歌站了起来,顿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生生把到嘴的“死”字,改成了“事。”

主子不是说,给小姐喂了毒丹吗?

为什么小姐先前活过来了一次,这又活过来了?

难道她还要再打一次?

“我没死,你很震惊?”楚九歌虽然在这个世间上醒过来已有三天,但前三天一直处在半昏迷中,对外界的事几乎没有感知。

这三天,她的身体与灵魂像是分开了一般,身体笨重的不受控制,脑子也是昏昏沉沉的。

她隐约知道自己死了,那个年少成名,风华无双,被首长亲口肯定的华夏第一女神医死了,现在的她是东林楚家大小姐。

“不,不不,小姐你没事就好了,小姐咱们回去吧。萧家是世家高门,萧家小公子只是随口一说,并不是真的喜欢你,他不会带你私奔的,小姐我们回去吧,趁北王没有发现你跟人私奔,我们回去吧。”粉衣丫鬟吓得脸发白,但嘴皮子却很利索,甚至悄悄的爬到她刚丢掉的木棍旁,想把木棍捡到起来,可惜……

现在的楚九歌,早已不是当初的楚九歌。

“啪!”楚九歌一脚踩在粉衣丫鬟的手上:“怎么?还想再打我一次?”

“不,不……小姐,你误会奴婢了,奴婢拿起木棍是为自保。”粉衣丫鬟吓得口不择言,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等到她反应过来,立刻扯开嗓子大喊:“对,对,小姐,奴婢是为了自保。咱们回去吧。你身上带了这么多银子和首饰,要是被人抢了怎么办?而且,这些银子和首饰是二爷家的东西,咱们不问自取这是偷,要让……”

“嘭……”楚九歌一脚踹在粉衣丫鬟的胸口,“你!该死!”

在城外,在只有她们两个弱女子的情况下,这丫鬟扯嗓子说银子的事,这不是要她们的命吗?

“啊……小姐。”粉衣丫鬟被楚九歌打得摔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楚九歌,嘴上终于不再胡说,但是……

晚了!

第2章 威名,她没有选择

财帛动人心!

原先楚九歌主仆二人缩在角落,排队进城的人,根本没有人注意她们主仆二人,这会粉衣丫鬟高喊她们身上有银两,立刻就有一群排在队尾,不怀好意的围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这是哪家的大小姐?带着银子,这是要私奔?”这些人虽心生贪念,但想到城门口不远处的官兵,却迟迟不敢动手。

没办法,他们又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土匪,做不到真正的把脑袋别在裤腰上,不管不顾的抢了就跑。

看到有人围过来,粉衣丫鬟不顾心中的害怕,连滚带爬的远离楚九歌,拉着看热闹的人就哀求:“求求你,帮帮我,找官兵来,把我们家小姐带回去,我们家小姐是……”

“再说,我杀了你。”楚九歌的脸色很难看,她习惯性的去摸手上的藏着银针的戒指,却什么也没有摸到。

左手尾指光秃秃的,上面什么也没有,她的梅花尾戒没了!

这个认知让楚九歌很暴躁,她的尾戒是她爷爷传给她的,是楚家的象征了,传承几百年了,现在却没了……

而她亦不知被人喂了什么,头疼的厉害,虽然有记忆,但意识仍旧处在混沌中,眼前的人与景就像是黑白画面,在她面前上演,她能听到、能看到,但却融入不进去……

“救命,救命呀,小姐……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呀。”粉衣丫鬟看到楚九歌上前,吓得往人群中一躲,嘴上仍旧在喊:“小姐,我求你了,我们回去吧,再不回去,让北王知道你跟人私奔过,你就嫁不成了,咱们楚家也要倒霉了。”

“什么?私奔!”

“北王?这是楚家小姐,要嫁给北王的那个?”

“她居然还没有死?不对,这是不肯嫁,要跟人私奔?这不怕北王杀了她吗?”围观的看了看楚九歌,又看了看楚九歌脚下的包袱,瞬间就收起了心中的邪念。

这可是楚家大小姐,北王妃,他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抢到北王妃身上去,谁知道北王会不会为他的未婚妻报仇?

毕竟,北王曾经可是单枪匹马杀入土匪窝,将劫杀他第七任未婚妻的劫匪全杀了,为他的未婚妻报仇。

“求求你们,帮我叫官差来,带我家小姐回去,我家小姐要跑了,楚家上下都要遭殃了。”粉衣丫鬟躲在人后,不敢看楚九歌。

楚家?

楚九歌的意识终于清晰了,看人也不再是隔着一层雾,模糊不清的……

听到粉衣丫鬟的话,楚九歌笑了。

楚家会遭殃?

开玩笑,踩着原主攀上了太子的楚家,会因为她不嫁给北王就遭殃?

真要这样的话,原主也不会拼着丢命的可能,认命的嫁给北王了。

想到原主对楚家的怨恨,楚九歌没有一丝犹豫,转身就朝城外的方向走去。

她不是原主,她虽然不相信什么克妻不克妻的,却不想嫁给北王。她独自一个人惯了,她不想嫁人,更不想再背了一个私奔的名声后,嫁去北郡……

但,就在她转身的刹那,出事了……

第3章 名门,鲜衣怒马少年郎

“啊……”脑袋传来一阵刺痛,像是利刃戳脑,楚九歌身子一晃,抱着头惨叫一声,险些摔倒在地。

我嫁给北王,我要做北王妃,我要让太子后悔!

楚九歌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句话,如同烙印在她的脑海里一样,久久不能散去。

这是原主的执念,是原主死前最深刻的执念,而她……

在刚刚的那一刹那,明显感觉到意识再次混沌

这是要告诉她,想要活下去,必须要按原主的想法,嫁给北王吗?

“该死!”楚九歌低咒一声,用力握了握拳,让自己站稳,然后转身往城内走。

至于脚下藏着金银的包袱?

楚九歌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作为深受大首长信任的国手圣医,她楚九歌从来就没有缺过钱,也从来没有把钱放在眼里。

包袱里那点不值钱的东西,楚九歌还真不看在眼里。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围观的人看楚九歌一会往外走,一会又往城内走,一时傻眼了。

楚家大小姐不是要私奔吗?

“让开!”不得不进城,不得不嫁人,楚九歌这会十分烦躁,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大早赶着进城,会围在这里看热闹的大多是普通人,被楚九歌气势凛人的一呵,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本能的就退开了,把路给楚九歌让了出来。

没有看热闹的人遮挡,粉衣丫鬟再次暴露在楚九歌面前:“小,小姐……”

“背主!我记下你了,我倒要看看,你身后的人会不会管你的死活。”楚九歌冷冷地看着粉衣丫鬟,在粉衣丫鬟以为楚九歌会杀了她时,楚九歌却收回目光,从她身边走去……

“小,小姐……你要去哪里?”粉衣丫鬟反应过来,楚九歌已经走到城门口了。

粉衣丫鬟见状,飞快的捡起地上的包袱抱在怀里,在原地上顿了一下,咬咬牙跟了上去……

小姐突然变得好可怕,她很想跑,但她要跑了,没有做好那人交待的事,她肯定会死。

她必须把小姐私奔的事闹大,让她嫁不了北王。

不知是碍于楚九歌周身的气势,还是知晓了楚九歌的身份,排队进城的人看到楚九歌走过来,纷纷让开,很快楚九歌就走到队首。

但在步入城门的刹那,被守城的官兵拦住:“姑娘,你的碟牌。”

“我……”楚九歌正要解释自己的身份,一匹白马飞奔而至,扬起一阵尘土,停在楚九歌面前。

“景安,你过来看看,这个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对你死心踏地,不肯嫁给北王,死活要跟你私奔的楚家大小姐。”

红衣女子坐在白马上,一手持马鞭,一手拉着缰绳,居高临下,轻蔑而鄙夷的看着楚九歌,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低贱的脏东西。

“我的姑奶奶,你就不能慢一点,我骑马也赶不上你。”一鲜衣怒马的少年,策马飞扬而至,不多时,便和红衣女子一样,骑着高头大马,停在楚九歌面前。

骏马吐出来的热气,逼的楚九歌后退一步,也让楚九歌看清了少年的脸……

第4章 出手,毁了脸

俊逸潇洒美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前!

少年一身玄衣,气质高洁不凡,五观尤其的出众,精致却不显女色,白皙却不显病态,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世家小公子,与胯下的汗血宝马相得益彰。

“萧景安?”萧家的小公子,一个出身不凡,长相不凡,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世家小公子,但这个人跟她有什么关系?

不对,这个人还真跟她有关系,这个萧景安就是她那粉衣丫鬟嘴里的萧家小公子,她私奔的对象。

所以,这是连环计?

但什么人,能说动萧家大公子,配合演这一出私奔的戏码?

“好了,姑奶奶,人也看了,咱们走吧。”萧景安面上带着世家子弟,特有的温润笑容,朝楚九歌点了点头,并没有下马的意思,但却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在拿大。

出身萧家的萧景安,他有这个资本。

“长成这样也敢肖想你?这女人胆子还真大。”红衣女子一脸不屑的看着楚九歌,眼中闪过一抹狠毒,右手一扬,手上的马鞭朝楚九歌的脸甩去:“今天,本姑娘就教你一个道理,癞蛤蟆没有肖想天鹅肉的资格。”

楚九歌脸色一变,后退一步……

“云华,小心手。”萧景安看到了红衣女子的动作,却没有阻止,而是面带微笑,一脸宠溺。

“啪!”红衣女子手上的皮鞭抽了下来,城门口的人都吓了一跳,纷纷后退,有几个更是同情的看着楚九歌……

惹上了袁家大小姐,这位楚姑娘,准北王妃惨了。

毁了脸,北王还会娶她?

就算娶了,恐怕也只是迎回家,当尊摆设。

“啊……”一声惨叫响起,但是……

众人预想的惨状没有发现,楚九歌好好的站在原地,反倒是坐在马背上的红衣女子了,袁家大小姐袁云华从马背上栽了下来。

袁云华手中的马鞭甩下来,被楚九歌接住了,马鞭尾部带刺,袁云华用力将马鞭抽回来,楚九歌本能的松手,袁云华用力过度,往后一仰了,摔了下去……

“我的天呀!”有生之年,居然看到了,有人对王谢袁萧的袁家出手,这楚家大小姐果然胆子不凡。

“云华。”坐在汗血宝马上的萧景安,脸色一变,翻身下马,跑到袁云华身旁,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我,我的脸……”袁云华很倒霉,摔下来时脸着地,娇艳的脸庞正好硌在地面的石子上,破了一个口子。

袁云华的脸毁了!

“云华别怕,萧家有一位丹药师擅长炼制养颜丹,我回头让他给你做最好的养颜丹。”萧景安低声安慰袁云华,语气温柔,眼中的深情似能溢出来。

转身看向楚九歌时,萧景安脸色一沉,世家子弟特有的笑容,从他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腔怒火与杀气:“楚九歌,你最好祈祷云华无事,她的脸要是毁了,我要你楚家上下死无葬身之地。”

楚九歌将袁云华拽下来,只是为自保罢了,并无伤人之意,看到她脸上有伤,本着医者仁心,想上前为袁云华查看伤势,听到萧景安的话,她笑了:“怎么?只许她打我,就不许我还手?”

她不记得,她有惹过这两人……

第5章 活路,你的命保住了

离城门不远处的一间茶楼里,有两个气质不凡的男子坐在雅间,将城门口发生的一幕,尽收眼底。

两人一个身着黑衣,冷漠尊贵;一个身衣白衣,潇洒倜傥。两人的气质截然不同,但坐在一张桌子上,却没有丝毫违合。

“你这王妃还真是……不一般,她喜欢萧景安那种小白脸?”白衣男子拎着一个酒壶,也不用杯子,直接往嘴里灌酒,举止风流肆意却不显粗俗,好看的让人着迷。

“她不是。”黑衣男子便是北王北天骄,按说他这个时候应该驻守在北郡,不可能在皇城出现,偏偏他就出现了,还好巧不巧,看到楚九歌私奔的丑楚。

“不是喜欢萧景安?还是不是你的王妃?”白衣男子一脸戏谑,眼神时不时扫向城门口的楚九歌。

别误会,他虽然爱凑热闹,但也不是什么人的热闹都凑的,他看城门口,不过是在看他等的人到了没有。

“你废话太多。”北天骄斜了白衣男子一眼,显然不愿意多说。

“实话而已,圣旨已下,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得娶她。”白衣男子半点也不怕,继续撩虎须。

“本王死了八任未婚妻,不介意再多死一个。”他北天骄又不是收垃圾的,皇家不要的女人,全往他北天骄手上塞,真当北天妃这么不值钱,什么女人都能嫁进来?

“袁、萧二家最是不讲理,得罪了袁、萧二家,她确实不可能活着嫁给你。啧啧啧,可惜了一个如花美貌的少女。”白衣男子嘴上说着怜香惜玉的话,眼中却没有一丝温情。

当他看到人群中,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头,白衣男子眼里就再也没有楚九歌,他倏地站了起来:“丹青真来皇城了,王爷,你的命保住了!”

话落,白衣男子如同一阵风,消失在雅间,北天骄却是没有动,他的目光落在城门口……

王谢袁萧是东林四大门阀,权势直逼皇室,楚九歌惹上了袁家大小姐,除非北王亲自出面保她,不然她绝无活路。

世家门阀从来就不是讲道理的,是袁云华先出手没有错,但楚九歌没有事,受伤毁容的是袁云华。

萧景安一句废话都没有跟楚九歌说,直接下令:“来人,把她带回去。”

话落,三个身形精干的灰衣人,不知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将楚九歌困在中间:“楚姑娘,请!”

“我要不走呢?”从原主的记忆中,楚九歌知道王谢袁萧四家有多么的霸道,更清楚落到他们手上,下场会是什么?

但是,她仍旧不后悔刚刚出手。

她楚九歌从来不是软柿子,更不是木桩子,袁云华要打她,她就得站在原地任人打?

她楚九歌脸上有写“犯贱”两个字吗?

“不想现在死,就跟我们走,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三个灰衣人往前逼近一步,不给楚九歌逃走的可能……

“黄蜂尾上针,最毒妇人心,你这样的女子也敢说爱慕于我,真叫我恶心。”萧景安毫不顾忌世家子弟的风度,将最恶毒的评价烙在楚九歌的身上,欲毁了她……

第6章 评价,一句毁一生

拥有原主记忆的楚九歌很清楚,在东林这个消息靠口口言传的国家,出言评价一个人是件很谨慎的事,你的评价很有可能,会影响那人一生。

在东林,非常重视师长的评价、德高望重之人的评价、来自世家阀门的评价。

这些人说一句“你不好”,你就永远会被定在耻辱柱上,日后哪怕你做得再好,你也是个“不好”的人。日后与人打交道,旁人见你第一句话,很有可能就是:“别和这人说话,谁谁谁都说了这人不好。”

萧景安是门阀萧家的小公子,他的品性是被世人认可的,他当众说楚九歌是恶毒的女人,没有意外的话,这个评价将会伴随楚九歌一生。

任何人提起楚九歌,就是“哦,就是那个萧家小公子说的恶毒女人,那个女人肯定很坏,你别理她。”

甚至,哪怕是有皇上赐婚,北王也能拒娶楚九歌,因为楚九歌是一个,被世家公子认定为恶毒的女人,这女人只会更坏,绝不可能好。

日后,她就是被人污辱,被人杀了,官府也不会管,因为她是恶毒女人。

“道歉!”楚九歌清楚“最毒妇人心”这五个字对她的影响有多可怕,当即冷下脸来。

“你说什么?要我道歉?”话说出口,萧景安也觉得自己太过了。

他虽气楚九歌伤了云华,但却不该随意用“最毒妇人心”来指责楚九歌,这句话足已毁了楚九歌一生,但是……

世家子弟的骄傲,注定他不会为这种小事后悔,更不会改口。

道歉那就是更不可能了。

“对,我要你道歉,萧小公子!”今天萧景安不道歉,她基本上就没有活路了。

就算北王远在北郡,不知今天发生的事,楚家和皇室也不会准许,她这个被萧家小公子说“最毒妇人心”的女人嫁给北王,丢楚家和皇室的脸。

“萧家人不会错,我们萧家人从来不道歉。”萧景安傲气不凡地看着楚九歌,根本没有把楚九歌的话当回事。

就算他先前有那么一点点,觉得自己过分了,现在也不觉得了。

道歉?

开什么玩笑!

让他一个世家子弟,去跟一个平民道歉?

就算楚家这几年发展不错,已晋入官身,但在萧景安人眼中,寒门出身的楚家,就是平民百姓,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

袁云华捂着受伤的脸,双眼燃着愤怒的火焰:“别跟她废话,把人带走。”

“是。”三个灰衣人猛地伸手去抓楚九歌,本以为这是一个件简单的事,但就在他们伸手的刹那,楚九歌动了……

“不道歉,就死!”楚九歌身形一动,灵活的避开三人的攻击,不仅如此,楚九歌还在萧景安反应过来前,上前一步,撞开了他身侧的袁云华,一把掐住扯住萧景安的衣领。

袁家大小姐的脸毁了,萧景安说她恶毒,并派出护卫要抓她走,这事摆明不会善了。既然如此,她就只能先下手为强,逼萧景安当众放过她……

她是华夏第一神医,扁鹊传人,活死人、生白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