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乔思语的原因,这段婚姻面临毁灭。

因为乔思语的原因,这段婚姻面临毁灭。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屋外,夜凉如水。

屋内,火热旖旎。

男人痴迷地看着躺在他身下的女人,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情欲,他急霸道地吸允着女人的唇瓣,一双大手急切地解着女人保守睡衣上的纽扣……

如果不是身下的女人紧咬着牙关脸色惨白,如果不是身下的女人紧闭着双眼瑟瑟发抖,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

察觉到靳子尘的双手已经解开了她的睡衣,乔思语内心的恐惧和恶心感又越来越浓烈,她很想反抗,但也知道这是夫妻之间最基本的‘交流’,尽管努力的在说服自己,可当那双手袭上她胸口的时候,她紧闭着双眸骤然惊恐地睁开……

“不要!”

像是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嘶吼声让靳子尘浑身一僵,眼里情欲也随着那撕心裂肺的两个字变成了浓浓的挫败,不甘以及愤怒。

“乔思语,我是你老公!”

乔思语撞进靳子尘痛苦又有些崩溃的眼里时,又自责又难过,她知道靳子尘的不甘,知道他的痛苦和愤怒的来源,当初他为了娶她差一点跟靳家人断绝关系,可她却在两人婚后无法正常跟他同房,乔思语知道靳子尘很爱她,可就算爱,谁又能接受自己的老婆性冷淡呢?

“子尘,对不起,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一定会克服……”

未说完的话被靳子尘痛声打断,“一年了,乔思语,我给了你一年的时间,可你呢?一年多了,你对我还是没感觉对吗?”

“我……”乔思语紧抿着双唇,脸色越发的惨白,她并不是对靳子尘没感觉,她是对所有的男人都没感觉,甚至一想到男女之事,她就会恶心的想吐。

乔思语的欲言又止像把刀凌迟着靳子尘的心,看到乔思语惨白的小脸,他很心疼,可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肯接受自己,他又觉得很恨,明明结婚之前一切都好好的,可婚后一切都变了样。

新婚夜,她说很累,他心疼她,所以放过了她,第二天他想亲热的时候,她眼里的恐惧,不安和抗拒让他心寒,后来,他才知道她性冷淡。

一向高傲自负的他自然不相信以自己的热情和手段还搞不定一个性冷淡,可事实证明,他败了,一年了,乔思语还是不肯接受他。

“小语,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你爱不爱我?”

听出靳子尘语气里的绝望,乔思语心里一颤,想都没想就脱口问出,“爱,子尘,我爱你,不然我也不会嫁给你!”

“呵!”靳子尘冷笑了一声,“爱我却不愿意跟我做.爱?”

紧握着双拳,乔思语有些不敢看靳子尘的脸,直到一道剧烈的关门声响起时,乔思语才抬起了头,靳子尘已经不在了,刚刚还暧.昧旖旎的房间里只剩下满室的凉意。

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乔思语像是想到了什么,冲到阳台边一看,只看到靳子尘的车驶出了别墅。

乔思语知道,靳子尘今晚肯定不会回来,或者说今后的一个星期或者是一个月他有可能都不会出现了。

乔思语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走了!

还好,他没有提离婚!

可一想到欲求未满一脸痛苦不甘的靳子尘时,乔思语自责不已!

如果不是五年前发生那件事儿,她也不会……

刚想着,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那是独属靳子尘的铃声!

乔思语心里一紧,靳子尘该不会是想返回来吧?如果他用强的,她该怎么办?

在原地纠结了几秒,乔思语还是走过去接通了电话,电话刚接通,靳子尘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小语,我们离婚吧!”

靳子尘终究还是提了离婚,可乔思语的态度很坚决,她不肯离婚。

两人开始了冷战,那晚家里的不欢而散,电话里的离婚无果后,乔思语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到靳子尘了。

这让乔思语松了一口气,起码靳子尘没有再提离婚的事儿,只是乔思语明白,如果自己还是不能接受靳子尘,就算靳子尘再爱她,这段婚姻恐怕很快就会走到尽头。

乔思语又做了那个噩梦,她被压在身下,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游走,她很想反抗,可身子好像被钢架固定在床上,完全动弹不得。

惊恐地看着熟悉的面容,她看到他满脸爱意,邪笑着脱下了她的衣服……

第2章 一百零一块

“ling……”

骤然想起的手机铃声让乔思语从噩梦中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如白日般的灯光和持续作响的铃声时,乔思语重重地舒了一口气,擦了擦满头的汗和满脸的泪水,乔思语一下子瘫在了床上。

该死的,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她还是不能忘记,为什么她还要被噩梦纠缠!

“linglingling……”

手机铃声依旧响着,听出是靳子尘专属的铃声,乔思语心有余悸地拿过手机接了起来,电话是蓝海湾酒吧的服务员打过来的,说是靳子尘喝醉了,电话联系人的头一个号码就是她,所以才打给她。

“好好,我马上到,请你们在我到之前务必要照顾好他。”

挂上电话,乔思语来不及洗去一身的汗,急匆匆换上衣服出了家门,这才发现下了雨。

还好雨势不大,乔思语没有返回拿伞,而是直接冲进了雨幕中。

凌晨两点多,不好打车,尤其是乔思语和靳子尘所在的这片小区,更不好打车。

担心靳子尘喝醉酒会出事儿,乔思语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车,希望能尽快打到一辆车,可一路上私家车居多,出租车就算有,也已经有人了。

雨势越来越大,乔思语浑身都湿透了,半个多小时,她还是没能打到一辆车,而此时,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

乔思语很怕死,可想到醉倒在酒吧的靳子尘,她来不及多想,在看到一辆车过来时,冲过去拦住了它。

“刺……”

因为乔思语不怕死的举动,车子在寂静的马路上刹车,引起了一道刺耳的摩擦声。

车内的司机心有余悸地看到车灯前一个披头散发脸色煞白的女人时,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该死的,不会是半夜遇上女鬼了吧?

“怎么回事儿?”

身后传来了一道冷若冰霜的声音,司机透过后视镜一看,果然,自家老板的脸很可怕,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副驾驶旁的窗户就急切地响了起来。

车窗缓缓降下,一道好听的女声响了起来,“你好,半夜打扰很抱歉,但我有急事,却又打不到车,你行行好,能不能送我一程?价格好商量。”

原来不是碰瓷的,也不是女鬼,是打车的。

司机朝后看了一眼,寻求自家老板的意见。

厉默川冷冷地瞥了一眼司机,厉声道:“开车!”

“是!”

乔思语见堵车失败,又看到车窗缓缓升起时,想也没想就把胳膊伸了进去,疼痛一下子袭来,可她坚持道:“不会耽误你们太长时间,我真的有急事,看在咱们都是中国同胞的份儿上,别见死不救啊!”

司机看到乔思语痛苦扭曲的表情和惨白的脸时,下意识地降下了窗户,可意识到后座寒冷的气息传来时,心里顿时一惊。

就在司机觉得完蛋了的时候,身后的男人突然开了口,“让她上车。”

奇迹啊,最讨厌女人的老板居然让一个陌生女人上了车。

知道自己拦车成功,乔思语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谢谢谢谢……”

连忙说了两声谢谢,打开车门坐了上去,“蓝海湾酒吧,谢谢……”

报了地址,乔思语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随后给靳子尘打了个电话,连打了几个,都无人接听。

乔思语心急如焚却又不敢让司机加速快点,毕竟她有求于人家,而且这又是下雨天,万一出了车祸,就得不偿失了。

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乔思语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抬头从后视镜里看了一下,只看到后座有个人,却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唯独拿到不可忽视的目光让她心里有些发寒。

一直到目的地,那道冰冷的目光都没消失过。

急着出门,乔思语没带包也没带多少钱,对方没跟她要钱,她就从裤兜里取出一百块递给了司机。

一百块钱,车费足够了。

司机看着那一百块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乔思语以为对方嫌弃一百块少了,摸了半天又从兜里找到了一块钱,一起放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谢谢你们,好人会有好报的。”

说完,关上车门直接冲进了酒吧,自始至终都没再看后座的人。

看着乔思语娇小单薄的身影冲进酒吧时,厉默川掏出了一根烟点上,一双深邃的重瞳微微闪了闪。

好人有好报是吗?呵!

第3章 都给我滚出去

乔思语冲进酒吧时没看到靳子尘的身影,找到服务员一问,才知道他在包间。

一路担着心冲进包间,却因眼前的一幕愣在了门口。

豪华的包间里有四个人,一个男人,三个女人。

靳子尘慵懒地坐在沙发中央,上身的衬衫开着三个纽扣,胸前露了一大片,隐约还能看见性.感又结实的胸肌,他左拥着一个打扮清纯的俏丽少女,右抱着一个穿着一身红色露骨装的魅惑女人,而其中一个染着金发的女人正跪在地上,脑袋正抵着他双腿之间,不用想也知道在干什么!

昏黄暧.昧的灯光让乔思语有一瞬间的眩晕,一颗为靳子尘担着的心瞬间变得冰冷。

尽管心里早已想到血气方刚的靳子尘在她身上得不到满足时,不可能不会碰其他女人,可想是一回事儿,看到又是一回事儿。

想到以前他说:“小语,今生我靳子尘只会有你一个女人。”的誓言时,她眼热的想哭,可她知道,她没有资格哭,因为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乔思语的突然闯入打破了包间里的充满激.情的暧.昧。

“谁啊这是,这么不懂规矩!没看到靳少在这里吗?”

坐在靳子尘右边的女人纤细的手指在靳子尘胸口暧.昧地画着圈圈,目光却冷冷地瞪着乔思语,似是讨厌她的到来。

乔思语和靳子尘领了证,但却是隐婚,这是靳家人答应靳子尘娶乔思语的条件,所以除了两家人外,外人根本不知道靳子尘结了婚,更不可能知道他老婆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

看着紧闭着双眼享受的靳子尘,乔思语紧握双拳,压下心痛深呼了一口气后,缓缓朝靳子尘走去。

什么叫寸步难行,乔思语第一次感受到。

“喂,跟你说话呢,你谁啊,没看见我们在忙吗?打扰了靳少的兴致,你担当的起吗?”

乔思语看都没看三个女人,目光只是一直看着靳子尘,轻声道:“子尘,我来接你了。”

乔思语的话音刚落,一直闭着眼享受的靳子尘突然睁开了眼睛,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精准地看到乔思语的身影,看到她浑身湿漉漉,脸色惨白哀怨地看着他时,心里闪过一丝心疼,只一瞬,眼里的心疼被冷漠取代。

低下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时,他嘴角邪邪一勾,“怎么停下了,继续啊……”

跪在地上的女人看了看乔思语,想着既然靳少都不在乎,她怎么可能跟钱过不去。

“遵旨!”

魅惑一笑,又低下头继续着刚才的动作。

靳子尘的脸上满是享受的表情,可那双桃花眼里却没有意思温度,看到乔思语紧咬着唇站着,一股无名之火突然涌了上来,一脚踹开跪在地上的女人,他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裤子拉上了拉链。

乔思语没想到靳子尘会在她面前无所顾忌地那么做,一股股强烈的恶心感让她有些崩溃,可她还是忍了下来。

看到靳子尘整理好后,她走到他面前,强硬扯出了一丝笑容,“子尘,很晚了,我们回家吧?”

乔思语的笑容像一把刀子插进了靳子尘的心里!

很痛很痛,痛的好像要流血一样……

果然,她还是不爱他,否则看到他跟别的女人这样,她不但不生气,还在笑……

冷笑一声,靳子尘接过身边的女人递过来的香烟,猛吸了一口暧.昧地喷在女人脸上后,嘲讽道:“回家?回家干什么?”

乔思语知道靳子尘是在为难她,今晚的电话包括看到的这一切,或许都是他安排的,否则,看到她来的时候,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慌乱。

“很晚了,该回家睡觉了。”

“睡觉?哈……”靳子尘冷笑道,“为什么要回家睡觉,你会跟我睡觉吗?你会跟我做.爱吗?”

乔思语原本苍白的脸颊变得毫无血色,她就知道他一直在介意这件事儿,也对,是个男人估计都会介意吧!

见乔思语抿着唇不说话,靳子尘流里流气地将大手伸进了旁边清纯的女人衣服里,捏了两把,又朝乔思语笑道,“这里多好,只要我想要……”

说着,靳子尘还朝三个女人暧.昧地问道,“你们会拒绝我吗?”

“靳少说哪里的话,我们求你上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拒绝你呢?”

“是呀,那个女人能拒绝的了靳少的魅力啊?”

“靳少,这位小姐喊你回家睡觉,那我们姐妹三个怎么办啊?你刚刚不是说要跟我玩个通宵吗?”

三个女人你一言我一句让乔思语恨不得将她们的嘴都堵上,可下一秒就听到靳子尘狂笑道:“没人拒绝我?哈哈……错了,你们都错了,你们眼前的这个女人就会拒绝我……”

乔思语脸色一边,打断了靳子尘,“子尘,你喝醉了,我们回家……”

她和靳子尘的婚姻不被靳家人看好,万一靳家人‘不小心’知道她们夫妻性生活不和谐,甚至知道她是性冷淡,她和靳子尘结婚一年多两人一直都没同房,靳家人肯定会不顾一切让靳子尘跟她离婚。

当年靳子尘爱她,所以不顾靳家人反对娶了她,现在……

她忽然不确定了。

“我说这位小姐,你没看到靳少不愿意跟你回去吗?你还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做什么?”

靳子尘怎么可能看不出乔思语的紧张,明明今天就是像让她吃醋让她发怒的,可她今天的表现太让他失望了,可尽管如此,他还是舍不得让她担心,让她难过……

“滚,滚,都给我滚出去!”

三个女人以为今晚靳子尘会留下来,或者是带着她们出去过夜,这样,她们就能多赚一笔,运气好的,还会成为靳少的女人,可现在看来,似乎是没戏了。

带着不甘却又不敢惹怒靳子尘的心情,三个女人都离开了包间。

乔思语看到她们羡慕,嫉妒,又怨恨的目光时,秀眉紧皱,但却没忘了今晚来的目的,走到靳子尘身边,她小心翼翼地抓住了靳子尘的胳膊,“子尘,听话,我们回家好吗?”

“小语,听话,我们离婚吧?”

第4章 你可真是中国好老婆啊!

淋了春雨,乔思语浑身湿透,冷的瑟瑟发抖,抓着靳子尘胳膊的手却异常用力,一双漂亮动人的明眸里满是不安,此刻的靳子尘很可怕,眼神冰冷,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

乔思语很害怕,怕极了生气的靳子尘,更怕自己打扰了靳子尘的好事儿,靳子尘欲求未满之下强迫她做那种恶心的事儿。

乔思语只想着怎么把靳子尘哄回家,怎么才能让他高兴的放过自己,完全不知道她此刻狼狈的某样和惊恐想逃的表情让靳子尘的心痛的在滴血。

回家,呵!那个没有温度,没有激.情,自己的老婆见了他还要想着怎么躲的家,他还回去干什么!?

“小语,听话,我们离婚吧,就当是放彼此一条生路。”

累了,一年的时间,他终究还是累了。

他本以为只要是她,就算没有性,他也能跟她一辈子长相厮守,可是他错了,一段不在乎的爱情,一段无性的婚姻,他坚持不下去了。

明明是温柔的语气,可乔思语却听出了浓浓的疲惫和绝望,心下一惊,乔思语紧张了起来,一个星期都没再提的离婚,怎么今晚又提起来了。

心里的不安又深了几分,乔思语微微一笑,柔声哄道:“子尘,你喝醉了,我们先回家好吗?有什么事儿,等你醒过来我们再慢慢聊。”

看到乔思语脸上的微笑,靳子尘觉得格外刺眼,他都提离婚了,为什么她还在笑!

大力甩开乔思语,靳子尘愤怒道:“我很清醒,没有那一刻是比现在清醒的……小语,我本以为只要我努力了,你就会打开心扉,放开身体,可一年多了,我碰你的时候,你依旧会害怕,会惊恐,会拒绝,看到我在外面玩,你甚至都没有愤怒,没有质问,更没有一点伤心,你根本就不爱我,我们守着这样的一段婚姻又有什么意义呢?”

靳子尘声嘶力竭的吼声让乔思语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毫无血色,她是个正常的女人,怎么可能不在乎自己的丈夫在外面乱搞呢?

“子尘,我爱你,我不会离婚,我已经在努力的接受治疗了,你再等等好不好?再给我一点时间……”

“小语,一年的时间还短吗?”

乔思语紧咬着唇,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看到乔思语沉默,靳子尘冷笑了一声,“你口口声声态度坚决的表明不会离婚,那我问你,如果我今后有了别的女人,你会怎么办?”

靳子尘的话音一落,小小的包间里陷入了可怕的沉默和寂静中。

靳子尘能问出这番话是乔思语始料未及的,但她却想过血气方刚的靳子尘总会有其他女人的时候。

动了动嘴唇,乔思语艰难地回答,“只要不离婚,我会尊重你的一切做法。”

闻言,靳子尘狂笑了起来,可他知道自己的心在滴血!

“好一个尊重,哈哈……乔思语,你可真是中国好老婆啊,我靳子尘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才能娶到你这么大方的老婆。”

第5章 老公,我错了……

新婚之时,靳子尘也对乔思语说过这句话,可是当时他满脸笑意,那双迷人的桃花眼里也全是爱意,这句话是情人间最美的呢喃。

可现在,他虽然在笑,但却是讽刺的笑,眼睛怨恨地盯着乔思语的时候,乔思语心里闷疼闷疼的……可她却毫无办法,只祈祷自己赶紧治好病,巩固这段婚姻,但在这之前,她坚决不离婚,就算是死也不离婚。

紧紧地握了握双手,乔思语抬头对上了靳子尘灼人的目光,“如果我说我不喜欢你在外面找女人,你会听我的吗?”

乔思语问这句话的时候很没有底气,她没法让靳子尘满足,又有什么资格让他禁yu呢?

靳子尘先是一愣,随后紧紧地盯着乔思语,不答反问,“那么你呢?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住进你的心里?”没等乔思语开口,他冷笑了一声,又道:“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要先经过她的yin道,我们相爱一年,结婚一年,两年的时间,我一次都没到达过你的心……”

乔思语的脸因为靳子尘的歪理论变得一阵白一阵红,虽然她知道性是巩固婚姻的法宝,但却不理解靳子尘的想法,为什么没有性就不能有爱?

上了年纪的老人,不也没有性生活吗?可你敢说他们之间没爱情吗?

靳子尘嘴里的热气喷在乔思语的耳旁,她有些痒痒的,但又怕,还不敢动。她想也许被强迫一次也好,忍忍就过了……

包间里开着空调,温度适宜,可乔思语却浑身难受,试衣服贴着身子,一冷一热间,她鼻子有点塞,靳子尘不在家的这些日子,她几乎夜夜失眠,到了此刻已经有些头晕眼花了。

靳子尘没有对乔思宇继续做什么,乔思宇打算哄他回去,然后美美睡一觉,其他的,等他酒醒之后再说吧!

反正只要不离婚,靳子尘怎么闹都行。

“子尘,你知道的,我爱你,自从我们相识以来,你一直在我心里,你找女人我很心疼,让你无法满足我很自责难过,作为你老婆,我真的很失职,但我不能没有你,我们先回家好吗?”

“你说你心里有我,那你为什么一直不肯接受我?”

“我……”

“你口口声声说让我给你时间让你治病,可你却不愿意告诉我你到底得了什么病!”说着,靳子尘紧紧地抓住了乔思语的肩膀,“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你不接受我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乔思语脸色骤然一变,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一下子浮现在了她的眼前,她惊恐慌乱的摇着头,一张小脸瞬间煞白,她大力地推开靳子尘,粗喘着气紧张道:“没……没有。”

毫无防备之下的靳子尘被乔思语这么一推直接倒在了沙发上,他心里想的是乔思语说的答案,完全忽略了乔思语脸上痛苦的表情。

“没有任何事儿,就是不愿意接受我,不想跟我做.爱!”

带着无奈,苦涩,心痛,怨恨的心情,靳子尘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乔思语,他冷冷道:“乔思语,我再说一遍,我们之间该结束了,这段无望的婚姻再这么下去只会让我们彼此都很痛苦,所以,离婚吧……”

离婚两个字让深陷噩梦恐惧中的乔思语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抬起头刚想说话,靳子尘却没给她说话的机会,“我不想闹得满城风雨,所以最好是和平离婚,但如果你一直不同意……我会采取法律措施。”

说完,靳子尘没再看乔思语一眼,直接走出了包间。

乔思语心里一惊,慌乱地站起来想去追靳子尘,可刚站起来,眼前一暗,头脑一昏,一下子跌在了沙发里。

强忍着浑身难受,挣扎着起身追出去时,才发现靳子尘已经不见了踪迹,拿出电话想给靳子尘打电话,却发现手机进水已经黑屏了。

不能离婚,绝对不能离婚!一定要找靳子尘说清楚,否则下一次见面,她真不敢保证会不会是在法院。

正当乔思语心急如焚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背影一下子进入了她的眼帘。

心里一喜,她直接冲过去从后面抱住了那人,“老公,我错了……”

第6章 抱抱我好不好?

厉默川厌恶女人就如同厌恶蟑螂一般,所以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女人存在的地方,他都会比较警戒,自动与她们拉开距离或者用冰冷的眼神示意对方‘不想死的话,就滚远点。’

可今晚心事重重加上凌晨四点周围也没什么人,所以不小心松懈了下来。

这一松懈不要紧,要命的是,还是有不怕死的冲上来送死!

“滚开……”

剑眉紧皱,他寒着一张脸毫无温柔可言地去掰女人放在他腰间的胳膊,可当手触到那柔软滑嫩的肌.肤时,微微一怔,仅仅一秒,他加大了力度,甩开了身后的女人。

“滚!”

被甩开的乔思语在毫无防备之下差点摔倒在地上,勉强站住,她头更晕,眼更花了,可她知道靳字尘在生气,不,是相当生气,所以今天绝对不能让他离开。

不然,她真怕没有再挽回的余地了。

想着,她使出浑身力气,又冲了过去。

厉默川有严重的洁癖,想到刚被女人抱过,他紧皱着眉满脸厌恶地脱下了外套,刚想扔了外套,一道娇小的身影在他还没来得及防备之下冲进了他的怀里。

“老公,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去找别的女人好不好?别跟我离婚,我不能没有你啊……”

乔思语抱的很紧,生怕靳字尘会再一次推开她!

可厉默川却黑了脸,现在什么情况,这该死的女人是认错人了?还是想接近他故意演的戏?

不管是哪一个,他都很厌恶……

在厉默川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怜香惜玉”四个字,他只想尽快摆脱这个该死的女人,所以推乔思语的力道很大,大到乔思语痛的叫了出来。

“疼……老公,小语疼……”

尽管在喊疼,可乔思语的双手却紧紧地抓着厉默川的黑色衬衫,丝毫没有松开的迹象。

委屈温软的声音让厉默川浑身一僵,记忆力也有一道声音对他说:“厉大哥,涵涵不疼,一点也不疼……”

“老公,我好难受,我好难过……”

乔思语的再一次出声拉回了厉默川的思绪,感觉到靠在自己胸口的小脑袋很烫,他紧皱着眉低头看了一眼,女人紧闭着双眼呼吸急促,巴掌大的小脸红的很不正常,她的身体明明很烫可她却好像很冷一样在瑟瑟发抖。

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上了她的脑袋,厉默川原本紧皱的眉头又深了几分。

“厉……厉总!?”

从地下停车场开车过来的司机兼秘书王国均见自家BOSS怀里抱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时,一张脸上写满了震惊,可当看清楚他怀里的女人是那一百零一块的主人时,有疑惑又好像有些了然。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该死的女人给我拉开!”

王国均反应过来,立刻冲过去拉乔思语,可乔思语就好像一个八爪鱼一般死死地缠着厉默川就是不肯松开。

王国均见厉默川的脸越来越黑,好像下一秒就会爆发时,拉着乔思语的力道稍微大了一点。

“好痛……”

乔思语吃痛的呢喃让厉默川的脸色又黑又青,他冷冷地瞥了王国均一眼,厉声道:“滚开,拉个人都不会拉!”

王国均瞬间无语,他还没用多大的力好不好?况且,那女人就算力气再大,BOSS不可能推不开啊,干嘛让他上啊,现在又怪他,怎么觉得自己成炮灰了呢?

“老公,我好冷,你抱抱我好不好?”

见怀里的女人烧的意识有些模糊,厉默川暗咒一声,将她抱了起来朝车的方向走去,边走边朝身后呆愣地王国均吼道,“还不滚过来开车!”

王国均好像从见到外星人一般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后,心情复杂地跑了过去……

厉默川将乔思语抱到后座上,想抽出手,却惊动了昏迷中的乔思语,她紧紧地抓着厉默川的胳膊,急切地又不安地开口,“别离开我,别不要我……”

厉默川的脸色在遇到乔思语之后就没好过,明明很生气,可当他看到她绯红的脸蛋时,却发不出任何脾气。

坐上后座,他冷冷地看了王国均一眼,“看够了没?”

王国均干咳了一声,“老大,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医院!”

厉默川的话音刚落,有些昏迷中的乔思语就挣扎了起来,她紧闭着眼,惊恐地摇头,“不!不去医院,我不要去医院,死也不要去医院……”

第7章 喂药

乔思语从小身体就不怎么好,不病则已,一病吓人。

一冷一热,加上心理压力过大,她这次的感冒可谓是病来如山倒,昏昏沉沉烧了一天,还是不见烧退,身体很烫,可她一直在发抖,嘴里也说起了胡话。

厉默川听不清乔思语在说什么,但看到她痛苦苍白的脸蛋和干的快要起皮的嘴唇时,心里要多烦躁就有多烦躁。

该死的,他怎么会鬼迷了心窍,把这该死的麻烦精带回家呢!?

“厉总,这位小姐不吃药,高烧一直退不下去,再这样烧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大半夜从被窝里叫过来的医生见乔思语又将喂进去的药吐出来时,小心翼翼的开口。

厉默川心里更烦躁了,“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还有一种消炎痛栓药……是插进肛.门里的。”

闻言,厉默川脸更黑了,他冷冷地看了眼医生,又将目光放在了乔思语身上,过了良久,才冷声道,“你们先出去……”

王国均和医生点头走了出去,顺便还带上了门。

厉默川走到乔思语身边,清冷的目光在她绯红的小脸上游走了一圈后放在了床头柜上的药盒上。

想到她反反复复五次都将药吐出来时,皱着眉取出退烧药放进自己嘴里后,低头覆上了乔思语发烫的樱.唇。

强有力的舌尖挑开乔思语的贝齿将药送了进去,随后退出,在乔思语还没来得及将药吐出来时,又喝了一口水送了进去。

生怕她连水带药都吐出来,他紧紧地贴着她的唇,舌尖将药抵到了她的喉咙处……

发烧的缘故,乔思语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行走在沙漠中的行者,又渴又难受,好不容易遇到了一点水,自然是不会放过。

“咕噜……”一声,乔思语将药和水都吞入了腹中。

只是依旧不解渴,不解热。

而此时,她察觉到一条清凉柔滑的东西,想也没想她含住它吸允了起来,企图吸取水分。

伸出胳膊环住厉默川的脖子,她吸的更急切了。

乔思语的动作让厉默川全身一僵,她口中的馨香和她那像小泥鳅一样的小.舌让他体内涌现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心里微微一颤,明明很厌恶女人的触碰,可却忘记了推开她……

于是乎,一个简单的喂药演变成了缠绵火热的拥吻,厉默川的双手紧紧地抱住乔思语,由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老公……”

细碎的嘤呜声让厉默川一僵,原本渐渐染上情yu的重瞳瞬间变得冷冽,一股浓浓的不爽袭遍了他的全身,用力一口咬在乔思语的嘴唇上,尝到她腥甜的血液后,厉默川心里才稍微舒服一点。

毫不留恋地推开乔思语,他转身离开了房间,可当手放在们把锁上时,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身走到床边低头再一次吻.住了乔思语,直到将她樱.唇渗出的鲜血吸干净后,才冷着脸离开.房间。

绝对不能让她的血弄脏他的枕头,被子以及床单,嗯,就是这样!

楼下的王国均看到自家BOSS脸色难看的下来时,立刻迎了上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厉默川犹如寒冰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女人醒来后,赶紧让她滚!要多远,滚多远,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第8章 嘴巴怎么破了?

乔思语醒来的时候,浑身酸软乏力,头疼的厉害,喉咙更是难受的如火般在燃烧。

强忍着各种难受睁开干涩的双眸,她才惊愕的发现周围的环境很陌生,黑暗系的装修风格和一股清冷的陌生男人味让她浑身一寒。

这里不是她和靳子尘的家!

这个认知让乔思语原本混沌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她记得靳子尘愤怒离开包厢后,她追了出去,可明明追到了他,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推开自己,之后她脑袋又晕,浑身又难受,却记得绝对不能和靳子尘离婚,所以死死地抓着他……

之后,她便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隐约感觉有人一直抱着她,那人的怀抱很温暖,很舒服,很安全,除了靳子尘外,还没有其他男人能给她那样的感觉。

可如果说抱着她的人是靳子尘,那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来不及多想,乔思语掀开纯黑色的被子下床出了门,刚打开门,一个男人就迎了上来,“小姐,你醒了?”

乔思语看着眼前有些面熟的男人,努力想了想,才想起这人是半夜载过她的司机,不是她有被迫.害妄想症,是一个陌生人因为载客一次就把你带回家,是谁,谁都会防备。

“车费我已经付过你了,而且还是平时打车的两倍,你为什么还要把我带到这里?”

王国均看着乔思语满眼的戒备和她给的那一百零一块钱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且不说是这女人死皮赖脸地缠着他家BOSS的,就是那一百零一块也够让人蛋疼的,他亲自开车,还跟他家BOSS共乘一辆车的女人能从景腾市拍到法国,就是给十几万也不会发生的好事儿让她遇上了,她居然还觉得自己亏了。

怪不得BOSS会生气呢,这女人,果然不一般!

清了清嗓子,王国均用公式化的语气将那晚发生的事儿,包括乔思语死缠着厉默川嘴里一直喊“抱抱我”的话一字不落地全数告诉了乔思语。

闻言,乔思语眼里的戒备转换成了浓浓的羞愧,她是隐约记得自己很难受,身上一热一冷的,感觉中了寒冰烈火张似的,有个温暖的怀抱抱着,只想让他抱紧一点,原来那人不是靳子尘,而是一个陌生人。

“很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和银行账号吗?医药费和住宿费,还有你们辛苦照顾我的钱,我一定会还给你们的。”

乔思语向来不喜欢欠人,想到如果自己不是有幸碰到他们,在鱼龙混杂的酒吧门口还指不定会遇上一些什么人呢,再者,她知道自己生病的时候很不听话很难伺候,所以现在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而不是医院,他们应该费了不少心了。

看到乔思语终于认错,王国均心里这才舒服一点,但想到自家BOSS的话,他又公式化开口,“不用了,浴室里有新的牙刷和毛巾,请你收拾一下马上离开,我家BOSS不喜欢陌生人在家里逗留太长时间。”

乔思语看到王国均一副让她“赶紧滚”的表情时,尴尬地点了点头,火速冲进了浴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都很难想像在一个陌生男人家里过了一夜,而且还是一夜无梦!

这是她自十八岁以后,嫌少有不做噩梦的夜晚。

“嘶……”

因为思绪飘远,牙刷刚塞进嘴里时,嘴上突然一疼,她看向镜子,才发现自己的下嘴唇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微微皱了皱眉,她还是想不起来嘴巴怎么破的……

……

尽管王国均急着赶乔思语离开,但还是遵循自家BOSS的意思,还是叫人给她准备了精品的粥,为此,乔思语更是不好意思,可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再加上病刚初愈,她的肚子着实饿的不要不要的。

管不了什么面子里子的,乔思语火速干完两碗粥之后,才心满意足的离开厉默川的别墅。

这粥,可真好吃!

乔思语回到家的时候,靳子尘不在家,卧室还是她临走之前的样子,被子床铺都没来得及整理。

看来靳子尘一晚上都没回来!

心里有些失落也有些难过,但她知道此刻不是伤怀悲秋的时候,收拾好床铺,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后,乔思语出门赶向了医院,今天下午三点是她和心理医生约好治疗的日子,这会儿已经两点半了!

而此时的医院里,沐云帆看着一进门就抽了四五根烟的厉默川,一张俊脸上满是惊讶,但也不难看出惊讶下还带着一丝戏谑,“你是说你的小川川起了反应?”

因为乔思语的原因,这段婚姻面临毁灭。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825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