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古到现代,他已经修炼整整九千年,本来想低调,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从上古到现代,他已经修炼整整九千年,本来想低调,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第1章 世外高人

夕阳残照,月华辉映。

金川最繁华的夜市,一个名叫秦烈的高中生,望着流火晚霞,不由得一声长叹。

已经整整过去了九千年了,他的挚爱女娲娘娘早已破碎虚空而去,而他,还留在凡人的世界,始终无法迈出最后一步。

“最后一个千年了,我还有希望吗?”秦烈摇了摇头,对自己发出了一声质疑。

他迎着晚霞迈步,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个熟悉的臭豆腐摊。

这个沈记臭豆腐,金字招牌,金川市的每一个人,几乎都对他耳熟能详。

这个时间,摊位外排了二十多人的长队,秦烈自觉的走到了最后一个位置。

忽然,一辆车鸣笛而来。

秦烈和其他人一起回头看去,一辆奔驰缓慢的行驶在路中央,行人纷纷让路。

秦烈微微皱眉,能够把车开进这个不允许机动车在这个时间段进入的夜市,想必来人有点门路。

不过为什么要开车进来呢?

正当秦烈疑惑的时候,车子停在了他的前方五米。

司机开门,穿着黑色背心,露着花臂纹身,带着金链子,黑墨镜,剃着光头的男子走下车。

副驾驶的位置,也走下来一个同样装扮的彪形大汉。

司机朝着豆腐摊走了过来:“闪开闪开都闪开!”

秦烈暗哼一声,心中涌起不悦。

排队的人被司机轰走,无人敢发一言。

其中一个怀抱着宝宝的宝妈,露出了委屈的眼神,她被推搡了一下,怀里的孩子被吓的呜呜之苦。

秦烈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是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由得怒火升级。

奔驰后排这个时候被打开,一个西服革履的中年男子迈步下车,走向臭豆腐摊。

忽然,秦烈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从后面一把抓住了这个中年男子的肩头。

“这位大哥,想吃臭豆腐,请你排队,不要扰乱公共秩序!”

男子回头,那个司机见状,骂了一声:“我次奥!”

他快走两步,直接飞起一脚:“你特码的谁啊!”

这一脚快很准,瞪向了秦烈胸口。

秦烈一看就知道此人是个练家子,若自己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怕是会被一脚踢伤。

“真是过分!”

他忽然信手一抓,直接擒住了司机脚腕,然后顺势一拉。

司机收势不住,直接被秦烈拉倒在地,下了个一字马。

“啊!”惨呼传来,司机的表情瞬间扭曲。

另外一个彪形大汉见状,本能的一拳挥向秦烈。

“找死!”

秦烈不慌不忙,抬手一抓,捏住拉着大汉拳头,轻轻一发力,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

大汉一声惨叫,捂着手后退几步,大汗淋漓,满面惊恐的看着秦烈。

秦烈迈了两步,来到了中年男子面前。

中年男子名叫孙昌,是一个资产过亿的富豪。

在奔驰车里,还有一个他的女儿,名字叫做孙小念。

孙小念得了怪病,孙昌遍寻名医,美国德国都去过了,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前一阵子,他听说金川首富秦柏阳认识一个神秘高人,神秘高人能治奇门杂症,于是求见秦柏阳,秦柏阳和孙昌完全没有任何交集,敷衍一番打发。

他听说这个秦柏阳,有个爱好就是来这里吃臭豆腐,于是买通秦家下人,得到秦柏阳今晚回来的消息,他准备了礼物,想要在秦柏阳来这里吃臭豆腐的时候,再努力努力。

结果没有想到遇到了秦烈这个愣头青。

见秦烈身手不凡,孙昌有些慌张。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稍稍冷静了一些。

“年轻人!”孙昌压低声音说道:“我叫孙昌,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虽然我不知道你是那个家族的,但今天在这里,请不要为难,否则我会让你很难看!”

各大家族的年轻一代,孙昌觉得自己都认识,这个陌生的年轻人他从未见过,应该是一些不如自己的小家族培养的高手。

他不怕,但是有本事的人,他觉得不要轻易去惹。

他把话说的滴水不漏,按道理,秦烈应该知难而退。

可秦烈却冷哼一声:“我不认识你,请你离开,并给刚刚的那些人道歉,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孙昌冷哼一声:“年轻人,不要太猖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真的觉得自己稍微有点功夫就无敌了!”

孙昌挽起袖子,决定自己动手。

忽然,有人从围观的人群中走了出来。

“孙昌!”

孙昌循声一看,赫然发现竟然是自己梦寐以求见到的秦柏阳。

他立刻满面堆笑的走了过去,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抬脸道:“秦爷,真巧,您也来了啊!”

“巧吗?你怕是知道我好这一口,故意在这里等我的吧!”

孙昌刚要回应,秦柏阳忽然怒哼一声:“不长眼睛的东西,谁你都敢惹!”

孙昌一怔。

他哪里知道,这秦柏阳之所以有今时今日的冰城首富之位,全赖秦烈所赐。而他的财富,和秦烈比起来只不过九牛一毛。

秦柏阳快走两步,已经鬓发斑白,佝偻身形的他,竟然对着秦烈躬身施礼:“烈爷,您怎么在这儿?”

秦烈平淡的“哦!”了一声。

“买两块臭豆腐,你也知道沈记这手艺天下少有啊,不过那个你认识的人,不排队,让我教训了一番!”

秦柏阳堆笑道:“我知道了,我这就收拾他!”

他回身对着孙昌使了一个眼色,孙昌立刻乖乖的来到了秦烈和秦柏阳面前。

他的内心深处掀起惊涛骇浪。

这个年轻人,能够让金川首富秦柏阳如此对待,到底有着怎样的背景身份?

“道歉!”秦柏阳的声音不容置疑。

“对不起,我诚恳的道歉!”孙昌哪敢说半个不字。

秦柏阳冷冷道:“孙昌,你不是想请我认识的世外高人为你女儿治病吗?告诉你,烈爷就是!”

孙昌的脑袋“嗡!”了一声。

秦柏阳鄙夷道:“敢惹烈爷不高兴,给我立刻消失!否则你知道后果!”

孙昌马上灰溜溜的来到自己的车旁,他一脸沮丧的迈步上车,对着后排等待的女儿苦着脸说道:“小念啊,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惹祸了,那个世外高人被我得罪了,哎!”

孙小念闻言微微一笑:“爸,没事的,那个高中生,我好像是认识,看着有点面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孙昌惊疑道:“什么?”

第2章 校花来袭

第二天早自习,孙小念刚刚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书包都没有男生径直从教室门口走进。

一瞬间,孙小念想了起来,这不就是昨天那个世外高人吗?

“我竟然和他是高中同学,不过他也太低调了吧,根本不和任何人交流,像个隐形人一样!”

孙小念的心,忽然砰砰狂跳起来。

她觉得自己机会来了。

城北高中是金川市三所重点高中排名最末的一个学校。

在这个学校里,一共有三个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女孩儿,被称为城北三大校花。

孙小念就是其中之一。

她性格活泼,为人外向,追求她喜欢她的人非常多,她的朋友更是遍布各个班级。

秦烈和她正好相反。

他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稳定到令人惊叹,几乎没有同学搭理这个人,他好像是隐藏在了这个班级的角落,就连老师都从来不正眼看他一眼。

在座位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孙小念起身径直的朝着秦烈走了过去。

忽然,一人谄媚着从座位上站起,横身拦住了孙小念。

“小念姐,你看这个本好看不,送你的!”

孙小念看了一眼这个给自己送本的男生。

他叫李峰,家境殷实,父母开了一个木器厂,资产千万,是她众多的追求者之一。

他身材高大,是校田径队的一员,成绩优异,五官端正,算是一个十分出色的男孩儿,但是在孙小念的眼中,却并不出彩。

她处于礼貌呵呵一笑,接过笔记本,径直朝着秦烈走了过去。

“秦烈!”

孙小念娇声呼唤。

一瞬间,李峰的心头怒火直接喷发。

“我李峰是什么人?他秦烈算什么东西,孙小念你不理我也就算了,还去找那种垃圾,这不明摆着是在侮辱我吗?”

他不敢对孙小念发火,直接迁怒秦烈。

于是他径直朝着秦烈走来。

秦烈听到有人喊自己,抬头看了一眼,见是孙小念,他就又把头埋了起来。

他并不知道她就是孙昌的女儿,感觉自己和孙小念没有什么交集,于是便不想理会。

刚一低头,忽然恶风不善,朝脑袋砸来。

秦烈头也不抬,扬手一挡。

“啪!”一个笔袋被击落在地。

原来是李峰顺手抄起了一个女生的笔袋,直接砸向秦烈。

他没有想到秦烈像是脑后长了眼睛一般,轻松挡住。

李峰怔了一下,然后迈步上前,绕过孙小念,双手一起拍在了秦烈桌子上,低头靠近秦烈:“秦烈,小念姐跟你说话呢,你特码的聋了吗?”

秦烈微微皱眉。

这个时候,那个被李峰劫走笔袋的同学心疼的过来,从地上将笔袋捡了起来,十分委屈的朝着座位走了回去。

秦烈认识这个普通的女生,她叫沐白,是学习委员,秦烈经常不交作业,沐白都暗暗照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见其如此委屈,便忽然抬手一指:“跟她道歉!”

李峰忽然哈哈大笑道:“秦烈,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就你这鸟样,老子能给你打出屎来你信不信?”

说着,他直接撸起了袖管。

两个男生见状,立刻来到李峰身边:“峰哥!峰哥!”

李峰一摆手:“没事,回去,老子自己就能收拾这小子。”

“峰哥,我们来吧,这秦烈真是没大没小,竟然跟您老人家大呼小叫,还惹小念姐不高兴,不好好收拾一番,他还以为自己能上天了!”

秦烈暗叹一声,心道我活了九千年,算是你们的祖宗了,你们竟然说我没大没小。

“我也想低调,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他摇了摇头。

孙小念后退两步,她露出了一丝坏笑,心道:“秦烈,以后你甭想低调了,我一定会让你活在风口浪尖,让你为我治病!”

他慢慢站了起来。

再次指了指沐白:“给她道歉!我只说最后一次!”

“道你大爷!”李峰一拳打向了秦烈面门。

秦烈轻轻一抬手,捏住了李峰手腕,然后往负角度一掰,李峰一声惨呼,响彻了整个教室。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孙小念眼前一亮。

秦烈面无表情:“道歉不道歉?”

“断了断了,我手断了!”李峰歇斯底里的大吼。

秦烈继续发力,另外两名男生见状一起冲到了秦烈面前,秦烈左手一晃,抓住其中一人手腕,然后借助他的手掌,拍在了另外一人脸上,直接给这人打翻在地。

他冷哼一声,信手一推,这名男生疼的一咧嘴,跟着就地惨呼。

李峰这边被秦烈继续用力,疼的大汗淋漓。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受过这种教训。

“我错了!”

剧痛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烈哥,你松开我,我给沐白道歉!”

秦烈松开了手。

李峰后退两步,喘着粗气。

他犹豫了一会儿,来到了沐白的书桌旁:“沐白,对不起!”

沐白连忙摆手:“没事没事!”

李峰看向秦烈。

秦烈坐了回去。

李峰咬了咬牙,不再理会秦烈和孙小念,坐回道了自己的位置上。

“秦烈,这事咱俩没完,我绝对饶不了你!”

孙小念在全班人的注目礼下,直接坐在了秦烈旁边。

秦烈疑惑道:“什么事?”

孙小念低声轻笑道:“昨天晚上你在夜市的表演我看到了,没想到你是这样厉害的一个人,我有个小忙,想请你帮一下!”

秦烈扫了孙小念一眼:“是不是晚上睡觉睡着睡着就浑身发冷,哆嗦起来,空调开到上限都没用?然后白天一切正常,去医院根本检查不出来任何东西?”

孙小念一惊:“你怎么知道?”

她心思一动:“秦烈,你果然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你一定知道怎么救我,只要你能救我,我……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说完这句话,孙小念俏脸一红。

这样一位校花级的美女对男同学这么说话,换做一般人岂不是直接拜倒在石榴裙下了,可是秦烈却毫不在乎,好像根本看不上孙小念一般道:“治不了,省省力气吧,我睡觉了!”

第3章 从不求人

秦烈趴在桌子上,准备继续睡觉。

孙小念那能如此轻易的放过秦烈,她一把抓住了秦烈手腕:“烈哥!”

秦烈冷哼一声:“不要烦我!”

孙小念放开了手:“好,我走!”

她本来以为凭借自己的姿色魅力,说出那样一番话,秦烈会百分之百妥协。

可没有想到秦烈用这样的态度。

她从来没有被任何人伤过的自尊心,在这一刻好像受到了羞辱。

她轻咬嘴唇,站了起来,略显不悦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坐下来后,孙小念暗暗发誓,一定不会轻易的就这么算了。

看到孙小念一脸不悦的样子,她的同桌,一个学习成绩一直排在班级前三的矮胖男生张铎问道:“小念姐,这个秦烈有什么好的?他敢这么不给你面子,不如……”

“有你什么事?滚一边去!”孙小念狠狠瞪了张铎一眼。

张铎立刻一声不吭。

班级里的同学们,则是窃窃私语了起来。

“哎呦,看不出来啊,这个一直吊车尾的秦烈,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脾气,连小念姐的面子都敢不给!”

“我看这个秦烈八成是脑子有问题,你看他从来不学习,考试也是次次只蒙选择题,绝对有毛病!”

“有毛病的人,不能按照常理去想,这个秦烈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但是他疯不了多久了,得罪了小念姐和李峰,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你们看看,这个脑残秦烈竟然还敢趴在哪里睡觉,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变得,竟然天天就知道睡觉,大祸临头不知道吗?”

“喜欢小念姐的男生们,很快就会知道今天早上小念姐被他惹生气了,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这个秦烈都会被折磨的很惨。不过要是谁能知道他刚刚到底跟小念姐说了什么,一定可以得到很多好处!”

议论纷纷的人群,不论说什么,其实都被秦烈听在耳内。

他暗叹一声:“好烦!”

千年以来,他最喜欢的就是少年时光,校园生活的无忧无虑,童真而又纯粹的爱情,是他留在这里的根本原因。

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够忘记自己无法踏出最后一步的痛苦。

而且学校生活,永远都不会有人打扰。

可没想到,孙小念却这样突然的闯入他的生活,让他平静的日子,出现一丝波澜。

上课铃声,在秦烈飘走的思绪中响起。

老师跟着走了进来。

秦烈慢慢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台上的老师。

老师见秦烈今天竟没有睡觉,不由得有些意外。

他不由得调侃了一句:“秦烈同学,今天没睡觉啊?怎么?昨天晚上出现意外了?”

面对老师的调侃,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秦烈面无表情。

孙小念回头看了秦烈一眼,露出了一丝冷酷的表情。

“好了!”老师一摆手:“上课!”

“全体起立!”“老师好!”

秦烈并没有站起来,他从书桌里面抽出来了一本书,在扉页空白处,慢慢的画了起来。

没过多久,一张谁都看不懂的道符出现。

趁着大家不注意,秦烈闭上眼睛,将手心按在了道符上面。

灵气慢慢顺着手心进入道符之上。

五分钟后,秦烈睁开眼睛,松开了手,然后将这张纸撕了下来,叠成了一个手心大小的长方形。

道符刻印在上面,看起来和普通的卡片没有什么区别。

“希望你身上的寒毒被压住之后,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

其实秦烈并不是真的治不了孙小念,只不过是不想和她有过多的交集。

女娲走后,这千年以来,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孽缘。

自从化名范蠡,眼看着西施韶华逝去,最后撒手人寰,他就下定决心,此生孤高克己,绝不沾染尘埃。

孙小念看着他时,那火热的眼神,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西施当年拳拳以盼的颦笑。

收起这张道符,等到下课的时候,秦烈站起身,准备将它偷偷的放在孙小念的口袋里。

路过孙小念的座位时,秦烈轻轻一抖手,道符鬼魅般的被送进了孙小念的裤子口袋里。

孙小念毫无察觉的站了起来。

秦烈旁若无人的朝着教室门口走去。

刚准备出门,忽然有几个学生排成一排,拦住了秦烈的去路。

秦烈微微皱眉。

孙小念在秦烈的身后忽然嘿嘿一笑:“秦烈同学,你想要去哪啊?”

秦烈回头,冷冷问道:“你派人拦我?”

孙小念道:“我可没有,是他们自愿的。”

“自愿?”

“不错,上课的时候,李峰在群里面宣传了一下你的英勇事迹,他们就主动过来对我保驾护航,还说要教训你呢,不过你要是肯求我,我可以保证他们不会对你怎样!”

“我秦烈一生,从不求人!”

孙小念不屑的说道:“从不求人?你也太自信了吧?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不求别人的,马云都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

秦烈没有和孙小念争辩。

这个世界,他是独一无二的,凡夫俗子,岂能有资格和他争论。

正想着,门口一人忽然一把揪住了秦烈衣领:“小子,小念姐的面子你都敢不给,我看你是活拧歪了,今天爷爷就给你直一直!”

他另外一只手举了起来,刚要动手,有人忽然一声历喝:“住手!”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带着眼睛,斯斯文文的短发男生,带着几个人,朝着秦烈这里走来。

一看到这个人,周围的学什么纷纷示好行礼:“江哥!江哥!”

孙小念在秦烈身后低声说道:“你完蛋了,江一豪,身家过亿的超级富二代,咱们学校从上到下没有人敢不给面子的真正一哥,追了我很长时间,这次八成是要弄死你了。你快点跟我认错,帮我治病,我就让他放你一马!”

秦烈好像没有听见孙小念的话,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江一豪,就像看着一只蝼蚁。

第4章 食堂纷争

江一豪来到秦烈面前,推了推眼睛,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就是你们说的秦烈?”

“是,江哥,他就是秦烈!”

江一豪不屑的说道:“这不就是一个正常人吗?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不比咱们多啊,又是什么资格嚣张呢?难道是个隐藏的富二代?”

“江哥,我让我二叔差了一下档案,这小子是孤儿院长大的,靠着社会福利过日子,你没看他穷的除了校服什么都没有吗?”

江一豪露出了极其鄙夷的神色:“不是吧,就这样一个废物还敢嚣张,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江哥,这小子脑子有问题是肯定的了,不过身体不错,李峰刚刚就被他给教训了。”

“我呸!”江一豪嘲讽道:“身体不错?李小龙是吗?一个打咱们全校是不是?”

“哈哈!”周围的人哄堂大笑。

秦烈看着他们这群人夸张而又尴尬的表演,不由得微微皱眉。

孙小念忽然从后面拉住了秦烈手腕:“你再不跟我认错,我可真就不管你了!”

秦烈一甩手,甩开了孙小念。

孙小念瞬间露出了尴尬的神色。

“特码的,找死!”

江一豪一把摘下了眼镜:“给我打,打到他管我叫爹,不叫爹不许停!”

一群人忽然一拥而上,秦烈轻轻一侧身“啪!”的一下抓住了第一个冲起来飞踢他的脚踝。

刚要发力,有人一声暴喝:“干什么!都让开!”

秦烈一怔,松开了手。

众人循声看去,走廊拐角,出现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

他有些发福,地中海的发型是他的标志。

此人是他们年纪的教导主任,姓黄。

快走了几步,分开人群,他横身拦住了江一豪:“江一豪,你要干什么?”

江一豪双手一摊:“不干什么,和同学聊天也不行吗?现在可是下课时间!”

教导主任低声说道:“我找秦烈同学有事,你们要谈,放学再谈吧!”

他回头看了一眼秦烈:“跟我来!”

秦烈一声不可能的跟着教导主任离开。

一人来到江一豪身后说道:“江哥,听说秦烈就是咱们教导主任暗中资助的,要不根本上不起学。”

江一豪撇嘴道:“黄老师就是个脑残,资助这样的学生,有病!”

“是挺有病,不过放学了,他就什么都管不了了,我们可以去秦烈宿舍,好好的收拾他一番!”

“行,准备一下吧!告诉他们,秦烈我要亲自收拾,谁都不能抢先,否则就是跟我江一豪作对!”

他显得十分霸气。

孙小念娇笑着来到江一豪面前:“江一豪,你真的要替我出头吗?”

江一豪对孙小念立刻满面堆笑道:“那是必须的啊!”

孙小念从容说道:“好吧,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

江一豪傻笑两声,觉得自己的春天来了。

而秦烈,则是跟着黄老师走进了教导主任室。

黄老师把门反锁之后,恭恭敬敬的给秦烈搬了一把椅子。

“烈爷啊,秦老可一再关照我,不能把你的身份泄露出去,可是你这样做,我很难办啊。你知不知道现在好几个同学群里,都在说你的事情!”

秦烈面无表情的说道:“秦柏阳说让你关照我的时候,有没有告诉你我的事情,你少管!”

黄老师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怕江一豪,可是他们可不知道你的身份,万一今天晚上偷偷去宿舍对付你,你怎么办?好汉也怕人多,好虎架不住狼多啊!”

秦烈道:“没事,这件事情,我自己可以搞定,有劳黄老师费心了,若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先出去了!”

“等一下!”

黄老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要不然我给你转学吧,江一豪真想对付你,我怕你承受不住,之前有一个得罪了他的学生,被他折磨疯了,现在还在精神病院住着,那日子,生不如死!”

秦烈皱眉:“他这么坏?”

黄老师苦笑道:“又不是一个了,被他欺负的男生女生不计其数。那是一头瘟神,我看你还是……”

话音未落,秦烈忽然冷哼一声:“不要管了,我收拾他!”

黄老师一怔。

秦烈直接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欺负老实人?”秦烈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我倒要见识一下,你有什么本事!”

黄老师望着秦烈的背影,不由得长叹一声:“强龙不压地头蛇,秦烈啊秦烈,你真的太年轻了!”

在他看来,秦烈哪怕事后能够找回场子,今天也一定会吃到江一豪的亏。

他迈开大步,回到教室。

江一豪和他的人,已经散去。

第二节课,是英语课。

秦烈若无其事的趴在桌子上睡下,等待着江一豪的出手。

很快,就到了中午放学的时间。

秦烈听到下课的铃声,伸展了一下四肢,然后站了起来。

忽然,一个和他一样坐在最后一排,成绩也是倒数的同学快步来到秦烈身边:“快点跑吧,江一豪带着人准备收拾你,你可不要去食堂了,去外面随便吃一口,否则一定会被折磨死!”

说完这句话之后,这个同学快步离开,显得非常紧张。

秦烈一怔。

孙小念面带微笑,重新朝着秦烈走了过来。

“秦烈,想好了吗?到底需不需要我的帮助!”

秦烈摇头。

“好!”孙小念竟然有些期待的说道:“那我就看看,你怎么对付江一豪!”

说着,孙小念扬手拍了拍秦烈肩膀:“不用害怕,我会为你叫救护车的!”

她转身扭腰,轻移莲步,走了出去。

秦烈眯起了眼睛:“不能去食堂吗?好吧,那我就去看看食堂到底有什么龙潭虎穴!”他默念一声,跟在孙小念得身后,朝着食堂走去。

他好像带着火球,方圆十米,人影皆无,所有人都在躲着他走。

第一脚刚迈进食堂大门,一盆污水,就从侧面直接被人泼来。

秦烈忽然加速,一个前冲,这盆污水从秦烈身后穿过,泼到了另外一侧。

未等他做出下一个动作,正面忽然砸来几个鸡蛋。

秦烈突然发力,凌空一转,双腿旋踢,鸡蛋顺着射来的方向被踢了回去。

“哎呦哎呦!”丢鸡蛋的人被鸡蛋砸了一个正着。

未等秦烈站稳脚跟,西红柿,烂菜叶就纷至沓来。

第5章 有备而来

秦烈鬼魅般的穿过秽物,撞开人群,冲到了江一豪面前。

在所有人都没有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秦烈一把抓住了江一豪脑袋,狠狠往桌子上一压。

他的脑袋直接就被压在了餐盘里面。

食堂鸦雀无声,大家目瞪口呆。

孙小念也傻了。

她看着秦烈,像是看着一个外星人。

若非亲眼所见,她绝对不相信人类会拥有这样恐怖的速度。

秦烈对着江一豪不屑的说道:“江一豪,从现在开始,你不可以在我面前出现,否则我见一次,打你一次。你听明白了吗?”

说着,他猛的一发力,江一豪顿时惨呼出来。

“明白了,明白了!啊!放开我,我要死了!”

秦烈松开了江一豪。

江一豪喘着粗气,慢慢站直了身体。

秦烈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听说你以前喜欢欺负人,今天我就让你尝尝被欺负的滋味!”

说着,他猛的一把揪住了江一豪胸口,用力一甩。

江一豪直接就被摔在了空地之上。

他疼的呲牙咧嘴,不住惨呼。

秦烈四下看了看,不想和他一样,就给我接着丢。

众人没有一个敢动的。

秦烈一把抓起了刚刚丢鸡蛋的那个人手臂,然后猛的一掰。

“咔吧!”一声。

这人惨呼起来:“断了断了,我手断了!”

秦烈抓住他的肩膀,往上一用力,断手晃晃荡荡,非常明显。

“还不把你们的烂菜叶都给我丢出去!”

这一招杀鸡儆猴瞬间说到奇效,这群人纷纷将那些准备好的,对付秦烈的东西全都丢到了江一豪身上。

等到材料消耗一空之后,秦烈若无其事的来到窗口打饭。

打饭阿姨战战兢兢给秦烈打好饭,秦烈就非常从容的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吃了没到一分钟,食堂的人就走了一个干干净净。

只有孙小念一个人,站在不远处,不知所措。

傻了一会儿之后,孙小念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朝着秦烈走了过去。

看秦烈没有反应,孙小念试探着坐在了秦烈对面。

秦烈大口大口的吃着饭,心道千年以来,连辟谷都无法做到,怕是此生,都无缘超脱俗事了。

正想着,孙小念忽然轻轻的说了一声:“烈哥!”

秦烈头也不抬的说道:“走吧!”

孙小念愕然,到了嘴边的话,竟然没有办法说出口。

顿了十几秒后,一阵脚步声,打断了她和秦烈之间的尴尬。

孙小念回头看去,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牛仔裤,帆布鞋,校服上衣,带着鸭舌帽,有点男子气概的女生,迈步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孙小念微微皱眉:“是水柏莲!江一豪的追求者,秦烈,你有麻烦了,她和江一豪一样是个魔鬼。”

秦烈没有搭理孙小念。

孙小念忽然一转念:“不对,是她有麻烦了才对!”

秦烈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

孙小念忽然又道:“不对不对,还是不对,水柏莲肯定知道你的厉害,没有准备,不可能过来找你麻烦的!”

秦烈差点吐血。

“行了,别纠结了,没你的事,你该干嘛干嘛去吧!”秦烈放下筷子,抬头看向水柏莲。

水柏莲笑着坐在了秦烈对面,用手指关节敲了敲桌子:“秦烈是吧,以前从来没见过你,怎么一夜之间,这城北高中变成了你的天下!”

秦烈想说何止是这城北高中,这天上地下,都是我的地盘。

“不过没关系!”水柏莲道:“江一豪受挫之后,终于明白花瓶没有用,能够跟他一辈子的,只有我水柏莲!”

秦烈摇头,心道高中生的爱情,幼稚并且纯粹的让人感到无奈。

“水柏莲!”孙小念冷冷说道:“你不会打算帮助江一豪吧?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

水柏莲一摆手:“你误会了,我不会帮助江一豪,因为我知道,凭他自己,就可以让秦烈生不如死。”

她对着秦烈非常不屑的说道:“秦烈,我听说了,你身手不错,有点校园高手的意思,不过这个时代,不是谁拳头大,谁就能够说话的时代了,江一豪什么身家?他随便动点零花钱,就能让你被玩弄于股掌之上!”

秦烈没有理会水柏莲,他端着餐盘站了起来。

这些蝼蚁,在他看来根本就没有搭理的必要。

水柏莲见秦烈不愿意理会自己,忽然仰天狂笑道:“秦烈啊秦烈,他们说你是精神病,看来一点都不假!”

话音落处,秦烈已经转身往外走。

水柏莲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大声喊道:“秦烈你就等死吧,明天你要是能来上学,我水柏莲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秦烈还是没有理会水柏莲,径直离开。

孙小念不屑的看了水柏莲一眼,心道你们竟然觉得秦烈只是有点功夫而已,简直是井底之蛙,殊不知他是你们根本企及不了的存在!

她也没有理会水柏莲,起身就要走。

水柏莲“啪!”的一下抓住了孙小念手腕。

“孙小念,一切事情,都是因你而起,若没有你,江一豪怎么会折了面子,这笔账,我现在记下了,等秦烈被收拾了之后,你我之间,还有一场战斗!”

孙小念用力的甩开了水柏莲的胳膊:“水柏莲,明天等着被叫柏莲水啊!”

她仰着下巴,快步朝着秦烈追了过去。

来到门口,秦烈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孙小念无奈的一跺脚。

下午的课,一切正常,但等到晚上放学之时,一个名叫阿虎的地痞头头,带着一群成年人,和江一豪一起,守在了校门口。

这个阿虎,身形魁梧,满脸横肉。

五月天气,东北并未见暖,阿虎只穿着一个背心,露着健硕的肌肉,与路人格格不入。

江一豪双手抱胸,冷眼盯着远处的校门:“阿虎,等一会儿秦烈出来,就拜托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哥几个吃的这碗饭,不会让你失望的!”

第6章 救命恩人

秦烈刚从校门走出来,就看到了江一豪和阿虎。

阿虎一招手,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朝着秦烈走来。

秦烈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刚要迈步相迎,孙小念忽然从从侧面冲了过来。

秦烈犹豫了一下,纹丝不动。

孙小念一把抓住了秦烈手腕:“上我车!”

秦烈微微皱眉,未等做出反应,孙小念立刻拉着秦烈放足狂奔。

江一豪忽然吼道:“不要让他们跑了!”

阿虎等人加速追赶,可是还是慢了一步,秦烈被孙小念拉上了车,那个让秦烈收拾过的司机一脚油门,汽车呼啸着挤开学生们离开。

阿虎见状,回身大手一挥:“上车追!”

很快,前后两台价格差了十几倍的车就展开了公路追逐战。

秦烈坐在后排,一言不发。

孙小念笑着对秦烈问道:“我救了你,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感谢我啊!”

秦烈冷冷说道:“我要你救吗?”

孙小念收起笑容,不悦的说道:“你这个人怎么不知好歹啊,你再厉害,还能打得过那么一群豺狼虎豹吗?他们手里可是有家伙的。”

秦烈道:“我能!”

“吹吧!”孙小念不屑的说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你哪怕是少林寺出来的,一是血肉之躯,还能空手抓子弹吗?”

秦烈反问道:“为什么不能呢?”

孙小念怒道:“我最讨厌别人和我抬杠,你能你直接开车门跳下去,跟他们打去吧,什么人啊,救你反而救出错了,要不是因为……”

“喂,你干嘛?”孙小念话音未落,就见秦烈瞬间打开了车门。

汽车正好右转,而且速度很快。

秦烈纵身一跃,单手撑地,鬼魅般的站起。

孙小念当时就傻了!

未等她反应过来,秦烈一转身,冲进了一个胡同。

孙小念立刻吼道:“停车!”

但等汽车挺稳,她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秦烈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孙小念气的一跺脚:“该死!”

秦烈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对他来说,一切只不过是镜花水月,下一个百年,物是人非。

最后一个千年,若是还没有办法破碎虚空,他的寿元,也无法继续坚持了。

翌日清晨,秦烈早早的起床。

他有个习惯,喜欢在天色刚亮之时晨练。

四点左右,金乌破晓,秦烈悄无声息的走出了宿舍,没有惊扰到任何人。

这个时间,很少有人晨练。

秦烈来到了公园。

在一片树荫之下,一个老者,正在独自一人打着太极。

秦烈从刚要从他身前跑过,老者忽然闷哼一声,捂着胸口,到了下去。

秦烈驻足,他侧头看了一眼:“恩?”

这种事情秦烈见过很多,本来他是不想管的,可是看着老者模样,倒是有些脸熟。

忽然,他想起了自己的一位故人,这个老者,怕是那位故人之后。

秦烈调转步伐,走了过去。

“奇怪!”秦烈一下子就判断出来了老张的情况。他是中毒了。

他扶着老者,让他倒在地上,然后缓缓的将一股灵气,注入了老者体内。

几十秒后,老者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秦烈,老者立刻露出了感激的神情:“年轻人,谢谢你了!”

秦烈淡然道:“没事,你可能只是有点缺氧了,今天别练了,回去休息吧,我扶你起来!”

“不!”老者看着秦烈:“我是被人暗算了!”

“暗算?”秦烈疑惑的看着老者。

老者苦笑道:“恩人,实不相瞒,其实我是背着家里人出来的,他们告诉我最近有人因为一些原因要暗算我,我没有相信,但是就在你过来之前不久,有个晨跑的人过来和我说了几句话,他走了之后没多久,我就突然喘不过来气了!”

秦烈闻言,心里一动。

老者道:“恩人能够让我重新苏醒,一定是先天武者吧!”

“先天武者吗?”秦烈摇头:“我不是!”

老者笑道:“恩人既然知道什么是先天武者,就肯定是其中高手,不要谦虚了,我叫齐云天,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今天你救了我,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恩人……”

话音未落,秦烈放开老者站了起来。

和他想的一模一样,他果然姓齐,看来一定是那位的后人了,今次没有救错。

“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秦烈怎么会贪图此人的一点小恩小惠。

他转身就走,齐云天喊了几声恩人留步,可是秦烈依然还是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齐云天的视线之中。

望着秦烈远去的背影,齐云天赞叹道:“小小年纪,竟然到达了先天武者,拥有传说中的内劲,前途不可限量啊,若是能够为我所有,我们齐家……”

说道这里,齐云天拿出手机,立刻拨打了一个电话。

没过多久,一个踩着高跟鞋,体态婀娜,身形高挑的女生,从一辆超跑上下来,轻移莲步,走向齐云天。

她是齐云天的孙女,名叫齐千骄。

看到齐千骄,齐云天不由得皱眉道:“公园不允许开车进来!”

“爷爷!”

齐千骄有些不悦的说道:“什么年代了,你还在乎这个,走吧,快点跟我回家,说你你不听,竟然还偷偷跑出来,还好没出什么大事,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们齐家怎么办?”

面对孙女的斥责,齐云天好不生气的说道:“爷爷错了,下不为例,好不好?”

齐千骄点头:“上车吧!”

齐云天坐上副驾驶,对着齐千骄说了一下刚刚的情况,齐千骄听完之后冷汗直流。

齐云天非常严肃的说道:“好好派人查查那个年轻人,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让他成为我们齐家的人。”

齐千骄道:“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同一时间,在金川地下女老大云柔的卧室外,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沉声槅门汇报道:“柔姐,任务失败了,齐云天被一个高中生救了,据猜测,这个高中生应该是先天武者!”

“查,能用则用,若不能用,也不能让齐家用,杀了!”

第7章 天文数字

“是!”云柔的手下,立刻着手调查秦烈。

秦烈对此一无所知,等他晨练结束,回到宿舍,开始准备上课的时候,金川市两大势力,齐家和云柔,都在竭尽全力的调查他。

金川是个小地方,想要找人,并不困难。

一个早上的时间,秦烈的就被云柔和齐千骄查到了身份。

但是这两方都没有急于出手。

秦烈也是茫然不知的正常上课。

可是当他走进教室,来到自己座位旁边的时候,一股刺鼻的味道,直接冲进了鼻息。

他的书桌,椅子,被人用胶水涂满。

所有的书,作业本,也都消失不见。

看着秦烈在这里发怔,李峰嘿嘿笑着走到了他的身后:“秦烈,这可不是我干的,是江一豪做的,你要是想要报仇,就去找江一豪吧!”

秦烈回头看了一眼李峰。

他冷哼一声,用肩膀将其撞开,朝着江一豪的班级走了过去。

一进江一豪的教室,他就看到水柏莲正笑吟吟的在和江一豪说话。

秦烈径直的走向二人。

教室里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水柏莲和江一豪,也把目光集中到了秦烈身上。

“腾!”江一豪站了起来。

“秦烈!”他杀气腾腾说道:“今天晚上,你敢不敢不找孙小念当靠山,是男人就在宿舍等我!”

秦烈刚要动手,一个老师忽然从门口走了进来:“咦,那个同学,你是那个班的?”

水柏莲高声喊道:“张老师,这是三班的秦烈,不知道为什么过来,好像要找我们麻烦!”

“秦烈是吧,赶紧出去,这件事情我会跟你们班主任说的!”

水柏莲给秦烈做了一个鬼脸,带着示威的意味。

江一豪不屑的说道:“秦烈,我给你一个白天的自在时间,今天晚上你要是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宿舍,我就不会太过分,要是还跑,那就别怪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啪!”

秦烈忽然一把抓住了江一豪的咽喉,未等江一豪反应过来,秦烈瞬间就将他按在了地上。

水柏莲惊叫失声。

其他学生们也都纷纷大吼出来。

江一豪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秦烈。

秦烈冰冷的说道:“我不喜欢有人烦我,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的话,不要怪我不客气!”

他松开了手,打算转身往外走。

“放肆!”

张老师一拍桌子:“班长呢,带他去保卫室,这样的学生,一定要开除不可!”

水柏莲在秦烈的背后低声说道:“秦烈,你就等着开除吧,江一豪已经花钱搞定了学校,你没有好日子过了,以后所有的学校都会不要你。你将没有书念,彻底的沦为社会蛀虫!”

秦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水柏莲一眼:“这么狠毒?”

水柏莲轻笑道:“秦烈,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你已经彻底的激怒了江一豪,不过你放心,在你受尽折磨之前,是不会被开除的,你还能多活两天!”

“哎!”

秦烈叹了口气。

他摇了摇头,迈步往外走。

班长过来拦住了秦烈去路,被秦烈直接一把推开。

他想走,谁能拦得住?

昨天在食堂的表现,所有人都看到了。

来到教室门口,张老师正要说话,忽然间教导主任黄老师走了过来,他立刻上去告状。

黄老师无奈的把秦烈带走。

再次进入黄老师的办公室后,秦烈直接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本应该是黄老师坐的位置上。

“秦烈!”黄老师恭恭敬敬的问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秦烈冷冷说道:“不想那么麻烦,所以买下这个学校,然后开出江一豪,水柏莲,李峰这三个人。”

“什么?”黄老师惊呼道:“秦烈,这……这……”

他这了两声,没有这出来。

秦烈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秦柏阳和我的关系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秦家之所以能成为金川首富,就是因为我把我一个小小的项目,给了秦家,其实我是华夏多年以来的隐形首富。”

黄老师目瞪口呆的看着秦烈。

他完全不敢相信秦烈说的话。

“去吧,约见校董,以市值双倍的价格,直接收购,校长的话,你来当!”

黄老师咽了一下口水:“秦烈……我……”

“我先回去上课了,这件事情,今天上午搞定,有什么麻烦的话,你就直接找秦柏阳就好了!”

“是!”

黄老师哪敢有其他意见。

他立刻去找秦柏阳和校董。

上午九点,当课间操开始的时候,秦烈被黄老师请到了学校的大会议室。

三名校董齐聚,秦柏阳也赫然在列。

四个人见到秦烈走进,同一时间站了起来。

秦柏阳弓着身子,一脸恭敬的说道:“见过烈爷!”

他这样的身份,这么跟秦烈打招呼,其他人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秦烈一摆手:“坐吧!”

三名校董互相看了看,然后坐了下来。

秦烈直截了当的说道:“收购的事情怎么样了?”

秦柏阳带着歉意道:“校方更改,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三位校董都不打算就这样出手,但我和他们谈了谈,若是价格能够提高到三倍的话,三位是可以立刻签订合约的,只是这价格……”

“成交……”秦烈毫不犹豫。

钱对他来说,只不过就是数字而已。

而且这些人不知道,宋朝第一次出现的纸币交子,就是出自秦烈之手。

看着秦烈毫不犹豫,一位李姓校董略显疑惑的问道:“秦烈,你知道三倍是什么价格吗?那可是天文数字!我们知道你的背景,你好像并不宽裕啊。”

秦烈恩了一声:“那就直接转账吧,小阳,电脑给我!”

听到秦烈管秦柏阳叫小阳,这些人同时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秦柏阳恭恭敬敬的把电脑摆在了秦烈面前。

秦烈从容问道:“账户给我!”

从上古到现代,他已经修炼整整九千年,本来想低调,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