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枫因帮女友顶罪,入狱五年,却在监狱中得到神秘传承,回归都市保护美女总裁,女友背叛,亲人遭辱,这笔账,咱们慢慢算!

李枫因帮女友顶罪,入狱五年,却在监狱中得到神秘传承,回归都市保护美女总裁,女友背叛,亲人遭辱,这笔账,咱们慢慢算!


第1章 背叛

秦岭监狱,坐落于华夏东北人迹罕见的崇山峻岭之中,据说关押在这里的犯人,每一个的危险程度都能达到S级以上。

可今天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秦岭监狱的大门外边,停靠着十多辆劳斯莱斯幻影,两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正规规矩矩的站在旁边,翘首以盼的看着监狱大门。

若是有其他人在场,不知道会不会震惊掉下巴,这两个身着西装的男子,一个是堂堂东海市排名前五的天豪集团的董事长于庆辉,而另一个,则是东海地下世界的霸主,海狼娱乐会所的老板,张义华!

而此时,这两位平常眼高于顶的大佬竟然像个小学生一样,恭恭敬敬的站在这里等人?

看这样子,还是在等一个囚犯?

这个人,究竟是谁?他又是怎样一个身份?

......

三天后,东海市北区一栋出租屋楼下,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这里。

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不少人看到这青年的第一眼,情不自禁就被他身上散发出那种出尘的气息所吸引住了。

不过,再看看这青年一身农名工打扮,还有身后那个大大的帆布包口袋,纷纷捂着鼻子离得远远的。

毕竟,帅又不能当饭吃。

李枫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对周围人的反应置之若罔。

“小雅现在就是住在这里么?她见到我,肯定会很高兴吧?”

想到这里,李枫的嘴角忍不住浮起一丝笑意,快步朝着公寓里走了进去。

按道理来说,他回来的第一时间应该是先回家的,但是这里正好顺路,又近点,所以先过来看看。

可还没打开门,里面就传出来一阵阵娇哼声。

“罗少,快点,你真棒....再快点...”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李枫的脑子一下子就炸开了。

这个声音,绝对错不了,肯定是他的女朋友,刘雅丽。

“哈哈,你这个小骚蹄子,舒服吧?”

这是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但即使在门外,李枫也能从声音里听出来,这个男的现在到底有多兴奋。

而听到这个男声的那一刹那,李枫只感觉自己的喉咙一甜,差点吐出一口鲜血。

罗少?罗恺威?

他没想到,自己的女朋友,竟然跟自己不共戴天的生死仇敌搞在一起了?

五年前,就是因为罗恺威看上了刘雅丽,带着几个小混混强拉她去宾馆。

为了救人,李枫直接拿了根棍子,打断了刘恺威的一条腿,刘雅丽慌忙之中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把其中一名小混混敲成了脑震荡。

而李枫为了帮刘雅丽顶罪,主动向派出所投案自首,结果这一呆,就是五年!

可是,自己刚刚出狱,这对狗男女竟然堂而皇之的在床上做着这种事情?

那可是五年啊!人这一辈子,到底有多少个五年?自己在监狱蹲了五年,竟然就是为了这样一个女人?

这一瞬间,李枫实在是忍无可忍,一脚把那精钢制作的防盗门给踢开了,大步的走了进去。

屋子里的两个人吓了一大跳,连遮挡的东西都没有,只能勉强用手挡住了关键部位。

“李,李枫?怎么是你?”

刘雅丽惊慌失措的看着门口一脸杀意的李枫,整个人直接呆住了。

“呵?我当是谁呢?小丽啊,这不是你那前男友么?怎么,李枫,五年不见,你是专程来看我怎么干你马子的么?”

看到是李枫,罗恺威反而冷静了下来,看向李枫的眼神当中也满是兴奋与轻蔑:“小丽啊,你看,你前男友既然有这个兴致,不如我们就当着他的面来一次?我想,那肯定会很刺激的,对吧?”

一边说着,罗恺威伸出手,狠狠的在刘雅丽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呵呵,刘雅丽啊刘雅丽,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李枫的心里充满了悲凉,肩上背着的帆布包不自觉的就掉到了地上,这就是他在监狱里五年的坚持!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本以为,自己出狱以后,就可以带刘雅丽过上好日子,可是...

“李枫,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跟罗少很早以前就在一起了,以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不过以后,咱们就别再联系了。”

刘雅丽的语气很是洒脱,似乎她已经忘了,如果不是李枫替她顶罪,坐牢的将是她自己!

“哦,对了李枫,也不怕告诉你,你当年被判了五年,其实就是因为我没让雅丽给你作证,所以你的罪名是故意抢劫罪加上故意伤害罪,要不然,你本来就有自首情节,怎么可能会判五年?”

看到李枫的样子,罗恺威一开口,竟然说出了另一个内幕!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哦,对了,还有件事要谢谢你,你跟雅丽在一起三年多,她竟然还是个雏儿,啧啧啧,谢谢你把这些留给我啊!”

罗恺威的眼睛微眯着,脸上满是享受的表情。

其实凭他罗大少爷的名头,快五年了还是喜欢刘雅丽这个早就玩腻了的女人,就是因为李枫!

只要一想起这是李枫的女朋友,他就觉得特别刺激!

一直到现在,他的右腿在阴雨天都还有些隐隐作痛,每次腿痛的时候,只要把刘雅丽叫过来押在身下,听到她叫床的声音,就觉得特别的兴奋。

“李枫,听说你和雅丽之前连嘴儿都没亲过是吧?今天让你开开眼界,雅丽是怎么亲我的!”

一边说着,罗恺威一把揪住了刘雅丽的头发,就把她的嘴往自己那里凑。

“我艹尼玛的狗杂种!”

李枫终于是忍不住了,一把操起公寓里那两百多斤的沙发,重重的砸在了罗恺威和刘雅丽前面。

“啊!李枫,你要干什么?”

刘雅丽被吓了一大跳,一下子躲在了罗恺威身后。

而罗恺威看到李枫举起了那两三百斤的沙发,浑身也是一震,还以为自己死定了,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可等了好久再睁开眼睛,却看到那沙发只砸在了他面前的地板上,并没有砸到他身上来,更是疯狂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李枫!你不敢!你不敢弄死老子!你怕坐牢!哈哈哈,你这个废物,就算是过了五年,你依旧是个废物!”

第2章 撞破

“呵呵?废物?”

李枫笑了,咧着嘴巴,笑得很开心。

可不知道为什么,罗恺威两人看到李枫脸上那看似轻松的笑容,竟然不自觉的打了个了冷颤。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们么?”

一边笑着,李枫逐渐往罗恺威靠近了一些,一双黑白分明的瞳孔直视罗恺威的心间。

“因为我要留着你们,让你们享受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我这五年来在监狱里受过的每一次伤,吃过的每一点苦,你们都要慢慢的给我偿还!所以,我怎么舍得你们去死呢?”

“啊!!”

一声凄厉的叫喊声从出租屋里传了出来,听到这个声音的所有人心里几乎都下意识的一颤,这要受了怎样的折磨,才能发出这样的惨叫声?

“李,李枫,你疯了吗...罗少是什么身份,你竟然敢...”

刘雅丽看着地板上晕厥过去的罗恺威,脸上止不住的震惊。

“呵呵,我不敢?刘雅丽你记住了,从今以后,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李枫不敢做的事情,还有你,我为你顶罪坐了五年牢,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好,很好!呵呵...咱俩的事情,慢慢算!”

李枫凄厉的摇了摇头,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若说真的不在乎,那怎么可能,毕竟是自己的初恋,而且在牢里受苦的时候,唯一的坚持就是能再见到刘雅丽,得到了老头子的传承以后,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她。

甚至于,自己的爷爷因为自己坐牢的事情,心脏病复发去世了,他也没有第一时间去吊唁,反而是先来见刘雅丽。

可没想到的是,这一片痴心,换来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李枫摇了摇头,直接打了个出租车,往家里赶回去。

这一刻,他竟然无比期待和家人见面的场景。

五年时间,奶奶应该都老了很多吧?

不过也是,毕竟自己唯一的孙子竟然会因为抢劫坐牢,恐怕任何一位父母都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吧?

想到这里,李枫的心里莫名多了很多愧疚,但同时,对刘雅丽那忘恩负义的贱人也更加痛恨了。

李枫的家在东海市郊区一一处贫民窟,他爸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车祸去世了,一直都是爷爷奶奶把他拉扯大的。

也不知道五年过去了,奶奶的身体怎么样了,不过想来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奶奶也应该憔悴了不少吧?

到家以后,大门被从里面反锁着,李枫敲了敲门,却没人回应。

这下子李枫有些着急了,他爷爷死后,就奶奶一个人在家,这大白天的房门紧锁,莫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想到这里,李枫随便从地上捡了跟废铁丝,稍微扭了几下,然后把铁丝伸进了了大门的锁孔里。

咔嚓一声,铁门打开那一瞬间,李枫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

爷爷已经去世了,如果奶奶再有什么事情的话,恐怕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卧室厨房都找了一下,却没看到奶奶的踪迹。

可当他打开厕所门的时候,却一下子愣住了。

浴缸里面,一个浑身赤果的女孩儿拿着手机躺在浴缸里,目瞪口呆的看着闯进来的李枫,而那手里上还在播放着苍老师的教学视频。

女孩儿睁大眼睛,看着站在门口直直盯着自己的李枫,竟然也愣住了,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而李枫看到这副绝美的图画,也彻底看呆了。

女孩儿的身材恰到好处,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洁白的皮肤尽显青春的活力,一头长发随意披在脑后,上面还沾染着点点水珠,而女孩儿的脸蛋红红的,在雾气的映照下更显妩媚。

“咕咚!”

看到这一幕,李枫瞬间觉得小腹热热的,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啊啊啊!!!流氓啊!救命啊!”

女孩儿终于反应了过来,张开嘴巴,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呼喊声。

“诶诶诶,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的!”

李枫心里一急,连忙冲上去,一把捂住了那女孩儿的嘴巴。

这才刚出监狱呢,万一要是再被人误会,说他入室强X少女,那他这辈子就真的完蛋了。

“唔唔唔...放开我,你个混蛋!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犯罪!”

女孩儿的脸上满是慌乱,在李枫怀里不住挣扎着,好在现在的李枫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了,不然这次恐怕也悬了。

“那个,你听我说,我以为这是我家!我真不是故意的!”

李枫捂着女孩儿的嘴巴,连忙解释。

“你...你是李枫哥哥?”

听到李枫这么说,那女孩儿一下子愣住了,嘴里呜咽着问道。

当年李枫被判了五年,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额,你认识我?”

听到这话,李枫一下子愣住了,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女孩儿的面容,脑子里陡然想起来一个人。

那是自己领居家的女儿,名叫王小微,

“你是小微?”

“是啊,李枫哥哥,那个,要不你先出去?我穿好衣服再跟你说好不好?”

知道浴室里的人是李枫以后,王小微也没有再吵闹,低着头,脸色红红的。

“噢噢,好,那我再外面等你。”

李枫摸了摸鼻子,恋恋不舍的站起身,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细心的把浴室门带上了。

等到李枫走了以后,王小微这才抬起头,想起刚刚李枫那要吃了她似的眼神,就直感觉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不过,想到刚才两个人尴尬的样子,王小薇的心里竟然出现了一丝甜蜜!

五年前,她只是个小毛丫头,就算是喜欢李枫,也只敢藏在心里。

可如今不一样了,她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还被人称之为校花,那现在,应该没有谁能抢走她的枫哥哥了吧?

第3章 真相

穿好衣服以后,王小薇红着脸,打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门外的李枫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王小薇娇俏的模样,不由得小腹一阵热热的。

“那个,小微,你怎么在这里啊?”

为了避免尴尬,李枫连忙岔开了话题。

“啊?我啊,就是,那个,我们家热水器坏了,所以我过来洗个澡而已,没想到你就回来了...”

王小薇低着头,根本不敢跟李枫对视。

被自己心心念念的邻家哥哥撞破了那种事情,任何女生都会不好意思的吧?

“哦哦哦,这样啊,那奶奶去哪儿了啊?”

正当李枫问这话的时候,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李枫下意识的转过头,进来的人不是自己的奶奶韩桂琼还有谁?

“枫,枫儿,是你吗...”

看到李枫的第一眼,韩桂琼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

而看到奶奶这幅样子,李枫心里一阵愧疚,冲到韩桂琼面前一膝盖跪了下来:“奶奶,是我!我回来了!”

“好好好!回来就好!”

韩桂琼颤颤巍巍的摸了摸李枫的脑袋,满是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

...

两个小时以后,在韩桂琼的坚持下,李枫跨了火盆,吃了豆腐,用她的话来说,以后清清白白做人。

做完这一切以后,趁着王小薇收拾屋子洗衣服的空档,韩桂琼悄悄把李枫拉到了卧室里。

“小枫,从你进去以后,你爷爷也生病走了,这些年一直都是小微在照顾我,我跟你说,以后你可不许辜负了她,不然,奶奶绝对不会轻饶你,明白吗?”

“额,奶奶,你说什么呢,什么辜负不辜负的...”

李枫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明白呢?人一个女儿家,帮你照顾家里,要是对你没意思,说出去谁信啊?那闺女的心思我知道,你听奶奶的,晚上留小微在这儿吃饭,顺便请你二伯一家人也过来,托他帮你找个工作,到时候你好好上班,听到了没?”

韩桂琼白了李枫一眼,对着他叮嘱道。

“额,是是是,我知道了奶奶。”

看到奶奶生气了,李枫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现在奶奶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人了,他不想看到她失望的样子。

“等会儿吃完饭,跟小微一起去看看你爷爷,他走得时候还念叨着你的名字呢...”

说到这儿,韩桂琼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是,我知道了奶奶...”

李枫有些沉默,爷爷是被自己气死的,这是他自己最不愿意却也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草草吃过午饭,李枫在商店买了一些香烛冥纸,跟王小微一起来到了城郊的墓园。

“噗通。”看着眼前的墓碑,还有上面那黑白色的遗照,李枫一膝盖跪在了地上。

“啊!!爷爷!孙子不孝啊!”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给刘雅丽那个贱人顶嘴,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了吧?爷爷的身体一向硬朗,如果自己在身边的话,又怎么可能发书这种事情?

李枫跪在墓碑面前,放声大哭。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枫哥哥,你别太难过了。”

王小微站在李枫旁边,轻轻把他的脑袋抱在了自己怀里。

“枫哥哥,其实我有事情想告诉你,虽然奶奶不让我说,但我觉得,不管怎样,你都必须要知道真相。”

一边抚摸着李枫的脑袋,王小微抬起头,眼神当中闪过一抹强烈的怨恨:“其实李爷爷根本就不是病死的!那只是奶奶怕你出来了再惹事,编造的借口而已!”

“嗯?什么?不是病死的?什么意思?”

听到这话,李枫下意识的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向王小微。

“枫哥哥,你答应我,你听了以后绝对不可以惹事,好么?”

王小微抱着李枫,怜惜的摸着他的脸颊。

“嗯,好,你说。”

李枫虽然低着头,但是眼里的泪水却没有再流了下来。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是自己入狱的事情给了爷爷太大的打击,所以被自己气得病死了,难道说,这里面还有其他隐情不成?

“其实...其实当初因为你进监狱的事情,确实把李爷爷气病了,但经过两个月的调理,也恢复了很多,可这时候,咱们这片儿被规划进了拆迁区,本来这是好事儿,可是拆迁公司欺上瞒下,克扣居民们的拆迁费,本来一万一平的价格被他们压到了两千一平,可是在咱们这里,两千一平,能干什么?所以大家都不同意,他们就找了群混混,在居民们家里泼粪水,砸家具。”

说到这里,王小微低下头头,看了看李枫的脸色,见他冷着脸没什么反应,才放下心继续说。

“你应该也知道李爷爷的脾气,他见不得邻居们受欺负,要去政府反应情况,可是你知道,这些人怎么敢让李爷爷去...那些人在半道上拦住了李爷爷,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躺在马路边的排水沟里。”

说到这儿,王小微再次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李枫:“然后...颅内出血...没抢救过来...由于事发地点很偏僻,没有监控,也没有目击证人,所以报警也没办法,枫哥哥,你答应,绝对不要再惹事了好么?”

“呵呵,你放心吧,我不会惹事的!”

李枫跪在地上直起腰,笑了,笑得很是凄厉。

可是,给自己爷爷报仇,也不算惹事吧?

...

从墓园回来的路上,李枫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王小微知道他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说什么,一路小跑跟在他后面。

可刚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

“狗日的,你个老不死的,今天你要不搬出去老子就送你去陪你那死老头子!”

随后更是一阵锅碗瓢盆被砸烂的声音。

“奶奶!”听到这个声音,李枫脸色一变,连忙冲了进去。

刚一进门,就看到屋子里乱糟糟的一片,奶奶抱着腿,蜷缩在墙角,几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手持钢管砍刀的小混混正在打砸家里的东西。

“你们不能这样,这可是老婆子我的全部家当了,你们这样砸,让我们以后怎么活啊!”

韩桂琼站起身想要去阻止那些人砸家具,却被一个头发剪成板寸的青年推了一把,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我去你妈老太婆,还不赶紧滚?那死老头子也是,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时候挂了,害得劳资们拆迁被拖了这么长时间,狗日的,你知不知道劳资们拖两年会损失多少钱?劳资砸你点东西怎么了?惹毛了我,信不信马上送你下去跟你那死老头子团聚?”

半寸青年站在韩桂琼面前,抬起腿就往韩桂琼的脸上踩。

第4章 杀意

“砰!”

只听一声脆响,没等半寸男的脚落下去,一个硕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他脸上,鲜血和牙齿瞬间从嘴巴里喷了出来。

“啊!!”

板寸男身子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捂着嘴巴大声惨叫着。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李枫直接来到板寸男身前,单手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照着鼻梁又狠狠的砸了一拳。

那一瞬间,板寸男整个鼻梁一下子塌下去了一大半,鲜血流了一脸。

“你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李枫站在板寸男跟前,脸上满是杀意。

这个时候,板寸男那几个小弟才反应过来,操着手里的武器冲了上来。

可是无一例外的,全被李枫一脚一个踢飞了。

“全给我滚!”

几个小混混咽了咽口水,拖着那不知死活的板寸男连忙逃出了屋子。

“奶奶,你没事吧?”

李枫走到韩桂琼身边对了下来,神色当中满是关心。

“小枫,我没事,你是不是又打架了?你这孩子,你要是再去坐牢了,奶奶可咋办啊!”

韩桂琼轻轻摇了摇头,抬起头看向了李枫。

“奶奶,我...”

看到奶奶那责备当中含着关切的眼神,李枫心里一下子就软了。

其实他刚刚已经很留情了,若是换成两年前的性格,今天这几个混混已经是具尸体了。

“好了好了,快收拾收拾吧,晚上还要请你二伯他们吃饭呢。”

韩桂琼在王小微的搀扶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一眼不发的开始收拾屋子。

看到这一幕,李枫感觉自己心痛到无以伦比。

自己坐牢的这五年,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一向性格开朗的奶奶变成了这样一副样子。

想到这里,李枫捏了捏拳头,在心底暗暗发誓,等他调查清楚这些事情以后,所有欺负奶奶和王小微的人,都将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收拾了一下午,韩桂琼在王小微的帮助下做了一大桌子好菜,满屋飘香的香味让李枫的心情稍微安定了一点,这才有了回家的感觉。

二伯李国平由于今晚要加班,所以没过来,只有二婶何艳一个人过来了。

李国平是李枫父亲的亲二哥,可是自从父母车祸去世以后,没有了收入来源,爷爷奶奶带着李枫,生活就变得拮据起来,有的时候甚至还需要二伯一家人接济一下。

可正是因为这样,二伯一家人觉得李枫和爷爷奶奶成了拖累他们的累赘,两家人的关系也逐渐恶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来往过了,这次如果不是因为给李枫介绍工作的事情,恐怕奶奶也不会找到二伯吧?

“哟?这不是小枫吗?你出来了啊?”

这时候,一个身材微胖,打扮得浓妆艳抹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李枫,眼神当中的不喜一闪而逝。

这个该死的臭小子,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出来了,可怎么偏偏是要拆迁的时候回来?怎么不死在监狱里?

“呵呵,二婶你好。”

李枫淡淡的笑了笑,冲着胖女人点了点头。

这个女人叫何艳,是自己的亲二婶。

而对于自己这个二婶,以前是这周围出了名的泼妇,小时候李枫经常无故被这个二婶打骂,后来二叔在厂子里当了领导,在城里买了房,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

一直到现在,李枫都还记得小时候跟着父母去他们家拜年,想看看彩电的时候,二婶那讽刺的神情:“小孩子家家的,看什么彩电啊?万一弄坏了你们家赔得起吗?”

可李枫毕竟坐了五年牢,父母也车祸去世了,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就这么几个,他也不想因为以前的事情把关系闹得太僵。

“二婶,里面坐吧,倩倩和二伯没来么?”

李枫弯腰鞠了一躬,把二人请进了一屋。

李倩倩是二伯的女儿,自己的堂妹,要比自己小上一岁。

“你二伯在厂子里加班呢,来不了,倩倩啊,她现在可是在上市公司上班呢,她说这里臭得很,就不来了。”

何艳丝毫没有顾忌,进了屋以后,当着李枫的面从兜里掏出一张卫生纸,在板凳上擦了又擦,生怕沾上了什么病菌一样。

而听到这话的李枫身形一顿,嘴角抽了抽,儿不嫌娘丑,狗不嫌家贫,今天是周末,哪个厂子里要加班?

“小枫啊,既然出来了,那以后就好好做人,千万不要再惹是生非了知道吗?”

何艳坐在主座上,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呵呵,我知道了二婶。”李枫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好了好了,小艳啊,这次把你叫回来,就是想跟你商量商量,国平不是在厂里当车间副主任么,你看你们能不能帮忙,给小枫介绍个啥工作啊?”

等到所有人都落座以后,韩桂琼看了看李枫,又看了看何艳。

“妈,你说啥呢,国平他们厂里是正规工厂,不收劳改犯。”

而且开口就是劳改犯三个字,让王小微和韩桂琼的脸色齐齐一变。

“这...”

听到儿媳妇的话,韩桂琼语气一滞,转过头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李枫。

“奶奶,不用了,我能找到工作的,就不麻烦二伯和二婶了。”

这个时候,李枫勉强笑了笑,对着奶奶说道。

“呵呵,你自己能找到工作?你一个劳改犯能找到什么工作?不被人赶出来就差不多了!”

看到李枫这幅无所谓的样子,何艳就来气,一个劳改犯,神气什么呀?肯定是回来以后,知道家里要拆迁了,打算坐吃山空呗?

这一下,别说是李枫了,就连王小微都放下了手里的碗筷。

“何姨,你这一口一个劳改犯的什么意思?”

虽然王小微平时就是一副温柔的邻家小妹的模样,但是自己一直喜欢的枫哥哥被人这样贬低,她怎么可能受得了?

第5章 谁也别想走

“怎么?我说错了?难道他不是劳改犯吗?”

听到王小微的话,何艳讥笑着指了指李枫。

“你...”

王小微语气一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好了小微,坐下吃饭吧。”

李枫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吧,妈,要让国平给小枫介绍工作也不是不行,可是你自己也知道,小枫坐过牢,要介绍工作也得打点关系,肯定要花钱啊,我们家现在花费也大,再说了我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

说完以后,何艳愤愤不平的坐到了凳子上,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就现在李国平处的位置,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可以帮李枫解决工作问题,可是她也知道,这个棚户区马上要拆迁了,虽然这老房子破是破了一点,但是占地面积足足有近两百个平方呢,算下来得有好几十万呢!

原本她还想着,韩桂琼就两个儿子,死了一个就剩下李国平了,那这拆迁款岂不是说迟早都是自己家的?

可没想到的是,这个该死的李枫竟然出来了!这让她心里怎么好受得了呢?

“啊?这样啊?那可怎么办啊...”

听到这话,韩桂琼原本对自己这个二儿媳的反感也少了一些,她也知道,现在不管走到哪儿,万事都离不开一个钱字。

“我是想着,咱们这老房子不是马上拆迁了吗,要不您把这房子过户给我们,我们家国平就帮小枫花钱打点关系,到时候拆迁款下来就算是还我们的了。”

说到这儿,何艳两眼忍不住泛起了亮光,这房子要一拆迁,她马上就又可以在市区买套房了!

“砰!”

“何艳你还要不要脸了?”

王小微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拍桌子指着何艳的鼻子就开始骂。

“我看你身为长辈敬你三分,你也别太过分了吧?你找个工作打点关系用得着用房子来还么?你分明就是看上了老房子的拆迁款而已!”

“臭丫头你说什么呢?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你一个外人在这儿瞎咋呼,你以为关系很好打点啊?自己混账坐过牢,难道还能怪不成?杀人抢劫啊!那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吗?”

何艳被戳穿了心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其实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惦记拆迁款,可能今天晚上这个宴会她都不会来,就更别说什么介绍工作了。

“小艳...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不管怎样,小枫也是你侄子啊...”

这下子,连韩桂琼都有些坐不住了。

“呵,我难道我说得不对么?这老房子本来就有我们国平一份,我就算是要拆迁款又怎么样?过分了?”

听到韩桂琼的责怪,何艳仿佛是被踩了尾巴一样,神情很是激动。

“呵呵,何姨,这老房子什么时候有你们一份儿了?连我这个外人都知道,当时你们分家的时候说好了,你们拿走家里十万现金,就留下了这么个老房子归李叔叔,还要他们负责赡养老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连过年都没回来看一下,唯一回来的一次,就是李叔叔他们出车祸,车主赔了三十万抚恤金,那个时候你们干了什么?你说你的宝贝女儿重病,要钱动手术,结果呢?你们全家拿着这笔钱出国旅游!现在怎么好意思说这房子有你们一份儿?”

王小微的情绪很激动,她就住在隔壁,所以对这些事情很清楚。

而李枫安安静静的在旁边吃着饭菜,听到王小微的话,往事一幕一幕的附上心头,心里一片悲凉。

这就是他亲二伯和亲二婶儿啊!

“呵?还跟我拽起道理来了是不?王小微,我们家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我就拿了钱又怎样?是他们自己求我们给他找工作的,难道不应该花钱么?”

何艳脸上火辣辣的,连忙大声说道。

“哼,我枫哥说了,不用你们介绍工作!”

王小微头一甩,根本不屑那正眼去看她。

“自己能找到工作?就凭他?一个劳改犯?呵呵,现在就算是当个保安都不要劳改犯,他自己要是能找到工作,我何艳就不是人!”

听到王小微的话,何艳不怒反笑。

“哟呵?挺热闹哈?”

正当这时候,外面的大门却被一下子推开了,一个头发染成黄色的小混混走了进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多个手持钢管砍刀的打手,其中就有中午被李枫痛揍的那几个人,只是没有见到那个板寸青年。

“你,你们是什么人?”

看到这一幕,何艳一下子慌了。

“我草你妈,我是谁?你们把我小弟打成这样,还好意思问我是谁?”

黄毛手里拿着一把西瓜刀,手上满是文身,看起来确实有几分气势。

“黄毛哥,就是他!现在我们平哥还躺在医院里呢,绝对不能放过他!”

一名中午被揍过的小混混躲在黄毛身边,指着李枫说道。

“妈个比的,臭小子,就是你动我兄弟的?”

黄毛看到一挥,十多个小弟瞬间把屋子围了个遍。

“那个,这位大哥,这不关我的事啊,我们能先先走了么?”

看到这满屋子混混杀气凛冽的样子,何艳战战兢兢的站起身,对着那黄毛问道。

而这话一出,李枫不由得摇了摇头,看了看自己奶奶一眼,却正好看到了奶奶那如死灰一般的眼神,心里也是一片悲凉。

“何姨,韩奶奶可是国平叔的亲妈啊!”

看到这一幕,王小微实在忍不住,站起来问道。

“呸!什么亲妈?连拆迁款都不分我们,有这样当妈的吗?”

何艳先是朝着王小微怒吼一通,随后转过头唯唯诺诺的看了看那黄毛混混。

“大哥,我跟他们真的没关系,你们放心,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看见...”

一边说着,何艳就想往门外走。

“站住!老子管你们什么关系,只要在这个屋子里的,想走可以,一人留下一只手,把拆迁合同给老子签了,不然谁也别想走!”

黄毛把西瓜刀往桌上一插,大大咧咧的说道。

“大,大哥,这真不关我的事啊!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何艳被黄毛的举动下了一跳,一膝盖跪在了地上,抱着黄毛的裤腿哀求道。

看到她这幅样子,李枫不由得摇了摇头,这种亲戚,当真是不要也罢!

“让他们走吧,人是我打的,有什么冲我来!”

李枫站了起来,直直的盯着黄毛,脸上带着丝丝邪笑。

第6章 自己滚还是我送你

“对对对,都是他干的,大哥,真的跟我没关系,你就放过我吧!”

看到李枫站出来了,何艳心里一喜。

“让她走?也行啊!不过,如果放过她,那就让那个妞儿陪老子爽一爽!”

一边说着,黄毛指了指和韩桂琼一起站在角落的王小微。

两年前他来这里的时候就看上了这妮子,一直想着要把她强上了,可由于死了人,上面让他收敛了一段时间,才一直没有行动而已。

“啧啧啧,看这个小妞儿的样子还是个雏儿吧?只要她陪我晚上,把劳资伺候好了,这事儿就算了,而且,你们不是嫌拆迁的价格低吗?到时候老子做主,给你们按照正常的价格算,怎么样?”

黄毛混混一脸的淫笑,仿佛已经看到王小微在他身下玩转承欢的样子了。

“呸,你个混蛋!想也不要想!”

王小微啐了一口,直接拒绝了。

“哎哎,小微,你说什么呢?快给这位大哥道歉!”

任谁都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跪在地上何艳竟然跳了出来,冲着王小微劝道。

黑虎帮何艳是知道的,东南市北区地下势利当中能排进前三,旗下拥有十多家KTV,酒吧,资产上千万呢!

最主要的是,黑虎帮杀人不眨眼,李枫动了那黄毛的小弟,如果不平息他的怒火,包括她自己,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道歉?凭什么?”

王小微面色一怔,直直的盯着何艳。

“这位大哥不是说了吗?只要你陪他一晚上,就放过我们,而且拆迁的价格还按照正常的价格来算,知道这是多少钱吗?”

何艳一个劲儿给王小微使眼色,示意她答应下来。

“呵呵,既然你喜欢,那你怎么不去去陪他?”

听到何艳的话,王小微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她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我是为你好,你知不知道,你要是跟着这位大哥,以后吃香的喝辣的绝对不在话下!你说对吧大哥?”

一边说着,何艳还掐媚的看了看那黄毛混混,一脸的讨好。

“不错不错,以后要是跟了我,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黄毛混混满意的看了看何艳,他没想到这个胖女人丑是丑了点,还挺上道的。

“就是就是,小微,你快答应了吧。”

何艳看着王小微,一脸的期盼。

如果拆迁按照正常的标准来,那这套老房子可是上百万啊!而且还为此讨好了这位大哥,简直是一举两得啊!

“啪!”

何艳刚说完,一声响亮的耳光,直接把在场的人给搞蒙了,而何艳捂着脸,颤颤巍巍的看向了旁边刚刚收回手的李枫。

“你,你个狗杂种,竟然打我?”

“我打你?呵呵,我真恨不得杀了你!”

李枫一双眼睛满是杀意,直直的盯着何艳,如果不是因为奶奶在旁边的话,说不定李枫真的会杀了她!

“你...我可是你二婶!是你的长辈!”何艳被李枫的眼神吓了一个趔趄。

“二婶?长辈?呵呵!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长辈会无耻到这种程度!竟然让自己的晚辈去陪一个白痴混子睡觉!”

李枫邪邪的笑着,如果以前有跟他一个监狱的人在场的话就会知道,当他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就说明真的有人要倒霉了!

“我草你妈,说谁是白痴呢?”

听到这话,黄毛一下子不乐意了。

“啪!”

然而,回答他的还是一个耳光,力气之大,直接让他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给劳资闭嘴!”

李枫满含杀意的一声怒喝,竟然直接把场中十多名混混给镇住了。

随后,他转过头,看向了捂着脸的何艳:“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是我二婶,也不会跟我有半点关系!以后再来这里,我一定杀了你!”

“哼!你个劳改犯拽什么拽?得罪了这位大哥,我看你怎么死的!”

何艳冷冷的笑了笑,站起身走到了门外,但是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她要亲眼看到李枫被砍成肉泥才甘心!

“你们是自己滚呢?还是我送你们?”

李枫回过头,看向了一脸呆滞的黄毛,眼神当中满是杀意。

“我草你妈,敢跟劳资狂!给我上,砍死他!把那女的衣服扒光,劳资就要在这儿上了她!”

黄毛恼羞成怒,大手一挥,十多名打手拿着钢管砍刀就朝着李枫身上招呼。

可是很快,让黄毛一辈子的忘不了的场景出现了。

原本想象中鲜血四溅的场景并没有出现,那十多个打手就像是一群绵羊要去攻击老虎一般,不到半分钟,全部躺在了地上,惨叫一片。

李枫拍了拍手,从桌上拿起刚刚黄毛的那把西瓜刀,看向了黄毛:“该你了!”

“不不不,大哥!大哥!我错了,我错了大哥,别杀我!饶了我吧!”

黄毛哪儿敢抵抗,一膝盖跪在了地上,没见十多个打手全被干趴下了吗?

“饶了你?你觉得可能吗?”

李枫笑了,即使不用想,他也知道这个黄毛就是逼死自己爷爷的凶手之一,自己怎么可能放过他?

“大,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被猪油蒙了心,您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一边说着,黄毛混混一巴掌扇到了自己的脸上,自己打起了自己的耳光。

他混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狠的人,一个人赤手空拳就把自己十多个手持武器的小弟给放倒了,这特么还是人么?简直是魔鬼啊!

而本来在门外打算看好戏的何艳也彻底惊呆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这些混混都是纸糊的么?

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站在屋子里的场景,原本嚣张的不得了的混混们全躺在了地上,领头那黄毛竟然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抽自己耳光。

而李枫,站在屋子中央,宛如一个王者!

第7章 自断一臂

“现在知道错了?”

李枫一步步朝黄毛走去,爷爷的仇恨堵在胸口,眼中的杀意让整个屋子的温度都降了下来一般。

就连门外已经有些失神的何艳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还是李枫吗?

在何艳的印象中,李枫是一个善良又乖巧的孩子,怎么进去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果然劳改犯没一个好东西!

她看着李枫,腿上打颤,就那样睁大了双眼,看着李枫一步步走到黄毛面前,然后把小黄毛的衣领提了起来。

这小杂种要干什么,难道他还想杀人不成!

“小枫啊,别、你别打人了!你快住手!”

韩桂琼眼看李枫衣服要杀人的样子,更是心急如焚,急忙跑上来拉着他的手,语气近乎哀求。

这要是李枫再因为这事关进去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下去见李枫的父母还有爷爷了!

“是啊,李枫哥哥,杀人是要坐牢的,虽然他们都该死,但是你这样不值得!”

王小微也面带焦急的走了上来,生怕李枫做出什么事情来。

李枫本来杀气四溢的眼神,在听到韩桂琼和王小微的话之后,也逐渐冷静了下来,虽说他现在杀个人的顾忌也没那么大。

自己在大牢里面都纵横了那么长的时间,还会怕这些?就算进去也只会是一方霸主。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也终究是一个麻烦,更别说这个麻烦还会带到自己的奶奶和小微身上去。

但是就这样放过他们李枫也不甘心,爷爷的仇,不能就这样算了!

“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

小黄毛看着李枫的眼睛,感到李枫真的会杀了他,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平时欺负一下老奶奶就算了,真的遇到硬茬子,立马就熄火了。

现在眼看李枫神色稍缓,哪里会不知道抓住这个机会啊!

“自断一臂,然后……滚!”

李枫把小黄毛狠狠的仍在地上,眼神扫视了小黄毛一行人一圈。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倒一了一口冷气,小黄毛一行人脸色更是惨白,因为他们看得出来,李枫这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枫儿,算了吧!”

韩桂琼一把年纪了,哪里受得了这个。

李枫心里终是叹了口气,仇早晚可以报,但是不能让奶奶再收刺激了。

想罢,他看着小黄毛一行人,冷声道:“三秒钟,带着你的人立马滚出去!”

小黄毛一行人又是一愣,互相看了看,一时间有些看不懂李枫的意思。

“一!”

李枫哪里管那些,直接开始读秒。

这下子小黄毛一行人是听懂了,光速起身,死命往外跑。

看着平时让他们战战兢兢的小黄毛一行人狼狈的模样,王小微欢呼一声:“小枫哥哥好厉害!”

那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的心上人是英雄?

现在李枫的样子,就是她心中的英雄!

“呵!你还不知道你到底惹上什么人了吧?”

但是不合时宜的声音在哪里都有。

何艳在门口冷笑一声,眼中充满了不甘。

本来眼看要到手的拆迁款因为李枫的回家出现了了变数,但是李枫从小性格比较乖巧善良,这在她眼里就等于软弱可欺。

再就是李枫是劳改犯,这种人一般出来之后性格都会比较卑微,所以她本以为拆迁款会很容易就到她手中。

哪里能想到李枫不止和她想的情况大相径庭不说,现在的李枫,连她看着都有些害怕。

不过害怕归害怕,好歹韩桂琼还在这里,这小杂种怎么都不敢大逆不道的对自己二婶做出什么事情来吧?

想到这些,她脸上又重新浮现出一抹笑容来。

“哦,忘了告诉你了,刚才我叫滚,自然也包括你!”

李枫把目光移向了何艳,神色冷峻。

何艳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开就戛然而止,随后变成满脸的惊怒,她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来指着李枫:“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我可是你二婶!”

“那你到底滚不滚?”

李枫看着何艳那满肚肥肠的脸,心里一阵恶心,不想再和她废话。

“好好好!”何艳连说了三个好字,忽然疯狂大笑起来:“你听说过黑虎帮吗?你完了你知道吗?哈哈,你现在是不用去劳改了,因为去不了了!小杂种,你等着吧,我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忽然,李枫上前几步,瞬间便来到何艳的身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把何艳整个人甩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

他这样做倒不是因为恼羞成怒,而是何艳话太多了,至于黑虎帮?那算什么东西!

何艳嘴角溢血,这下子不敢再说什么了,眼中恐惧之色一闪,连滚带爬,站起来就朝外面一步三回头的跑了。

“小枫啊…她毕竟是你二婶,这样不好…”

韩桂琼欲言又止,还是觉得李枫有些过了。

李枫摇了摇头,知道自己奶奶心好。

“奶奶,她刚才的做法你也看见了,我反正不会把她当二婶的。”

听见李枫的话,韩桂琼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

王小微有些担忧的看了李枫一眼,有心提醒他黑虎帮的可怕,但是韩桂琼在这里,她也没说什么。

她帮忙把屋子收拾好之后,就把李枫拉到一个角落。

“小枫哥哥,你真不担心黑虎帮吗?黑虎帮能在东南市北区地下势利当中能排进前三呢!”

王小微眼中充满了担忧。

李枫笑着摇了摇头,一个区能排进前三算什么,整个东海地下世界的霸主叫我一声哥我都没当回事!

所以他摸了摸王小微的脑袋,想起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小微啊,你知不知道我们市有一个博雅集团么?”

听见这个问题,王小微先是有些狐疑的看了李枫一眼,随后眼中警惕之色一闪。

这弄得李枫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没有吗?”

不对啊,在监狱里的时候,老爷子明明说离我家不远的啊,难道是老爷子糊涂了?

“有是有,但是你一个大男人找内衣公司做什么?你不会告诉我你去找工作的吧!”王小微小脸紧张,不知道在担心什么事情。

但是李枫眼中却是一亮,对啊,反正现在要找个工作,干脆去博爱工作不就行了吗?

这样既能保护老爷子那孙女,又能解决当务之急,何乐不为呢?

第8章 餐厅偶遇

“小微啊,你看小枫哥才从里面出来,正好需要一份工作,我听说博雅集团的待遇很好,所以想去试试!你告诉我方位,我明天就去。”

有些事情李枫也解释不清楚,索性顺着王小微的话说了。

“我看你不是去找工作,是去找你那个表妹吧!”

王小微咕哝了一声。

“什么表妹?”这弄得李枫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李倩倩啊!你真不知道吗?她就在博雅公司工作呢!每次回家遇见我她都要炫耀一番呢!”

王小微脸上很不高兴,提到李倩倩这个名字的时候更是流露出一种不喜。

李枫听见王小微的话也是一愣,随后摸着下巴仔细回忆了一下,瞬间一个自己不太喜欢的面孔出现在了自己脑海中。

李倩倩是何艳的女儿,也是他二叔家的独女,再加上大人的影响,所以李倩倩从小就特别骄纵不说,还特别看不起李枫。

小时候他们没少打架,长大一点也是互相看不顺眼,所以他怎么可能去找李倩倩?

他没好气的揉了揉王小微的头发:“想啥呢?我以前和李倩倩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躲她还来不及呢!找她干啥?”

李枫肯定语气让王小微立马眉开眼笑起来:“那就好,我就怕小枫哥哥你被她看不起!”

……

第二天一早,李枫就循着昨天王小微给他说的路线,辗转了两个小时,终于是来到了博雅集团。

博雅集团占地超过十万平米,李枫所站的地方不过是他们人事部一个普通的大楼,但是就这栋楼,也有二十层高。

李枫心里也不得不感叹,老爷子果然没骗他,慕容雨果然是一个商业天才,硬是靠自己的实力打下了这么大一片天。

要知道李枫还比慕容雨年长几岁,想想自己的以前,李枫真觉得活到狗身上去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先是走到博雅集团对面一家餐厅,准备吃早饭。

餐厅的外面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内部真的很大,里面虽然人来人往,但是给李枫的感觉还是有些空旷。

不过李枫刚一踏进餐馆的门,眉头就是一皱,随后他抬头一看,果然看见餐馆的四个角都安了监控。

“这么多监控?真有钱!”

他心里咕哝了一句,要知道以前在牢里的时候,老爷子首先教他的就是如何避开这些东西,所以比较敏感。

就在这时候,李枫背后忽然被人撞了一下,出于本能,他整个身体一绷,像是一张拉满的弓,一张一弛,那个撞他的人瞬间被弹了出去。

还好李枫及时收力,不然这人估计就飞出去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李枫还是听见身后咚的一声传来,像是有什么重物落地一般。

他回过头来,只见一个胖胖的女人坐在地上。

“小姐对不起啊!”李枫连忙道了个歉,把她扶了起来。

“小姐?谁是小姐?你这人走路不长眼睛的吗?”

胖女人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刚把她扶起来,她就指着李枫的鼻子一通乱骂。

李枫心里嘀咕:我眼睛也没长后脑勺啊!

本来他走在前面,这胖女人自己撞上来,现在成了他没长眼睛了?

不过李枫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心里嘀咕归嘀咕,却没有理会她,而是转身就往餐厅里面走。

不过他不理会并不代表事情就会这样算了,那个胖女人见李枫没有理她,反而更生气了。

跑到李枫面前,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枫,最后不屑的碎了一口。

“原来是个乡巴佬!你不会是来博雅集团面试的吧?”她说到这里忽然笑了起来,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得意。

“我告诉你,博雅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如果你刚才不得罪我的话,可能还有机会,不过现在晚了,我告诉你,我表侄女儿可是博雅集团内部的人!”

这么明显的暗示应该听得懂吧?

胖女人侧对着李枫,头仰着,好似在等李枫痛哭流涕的给她下跪。

但是李枫没有理她,而是往旁边撤了一步,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

胖女人见李枫这样,神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

“机会我可是给过你了,既然你自己不把握,那到时候自己找地哭去吧!”

说完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对着餐厅的服务员大声道:“老板,来三碗牛肉面!”

“四碗!”李枫也对着服务员说道。

“五碗!”胖女人冷冷的看了一眼李枫,眼中充满了战意。

这让李枫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摸了摸鼻子,四碗面属于他的正常饭量,他没想到会让这胖女人想多。

对于他这样见惯了生死的人来说,他是真的没有在意胖女人。

就在这时候,李枫鼻子忽然用力嗅了嗅:“好香啊!”

他朝门口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女子,她有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小琼鼻,貌美肤白,一头短发看起来异常干练。

正常来讲,这样一张偏向于可爱的脸,配上一身严肃的职场西服应该会显得极为怪异。

但是她例外,因为她有一双精明的眼睛,时而有光芒闪烁其中,也正是因为如此,这身西服反而衬托出了她那双眼睛下的自信。

她就是慕容雨。

李枫的钱包里面现在还留着老爷子给她的慕容雨高中时候的照片,所以他一眼便认了出来。

“其它的都有些变化,唯独这双眼睛,一直这样好看。”李枫心里感叹了一声,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

餐厅里面的其他客人也把目光移向了慕容雨,他们虽然不认识慕容雨,但是忽然多了这样一个美女,任谁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

胖女人扫视了餐厅一圈,心里有些不舒服。

“服务员,你能不能快点!要是我的面比那个乡巴佬慢,我找我表姐拆了你这个餐厅!”

胖女人嚷嚷的声音让整个餐厅的人都侧目,就连刚进来的慕容雨也蹙了下眉。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虽说这个餐厅是她名下的,但作为一个商人,是不会轻易去责怪自己的客户的。

她打量了一下大厅里面,然后选了个方向朝前走去。

比较巧的是,她前进的方向竟然在李枫这边。

这么好的机会,李枫不想错过,反正迟早是要认识的,所以他直接站了起来,就想和慕容雨互相认识一下。

李枫面带微笑,释放者他认为的善意,同时他朝着慕容雨伸出自己的手。

看着身旁的陌生男子,慕容雨眉头一皱,像这样的人,她不知道遇见过多少,所以她也没有打算理会,但是她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识趣,竟然主动伸手。

不过就算这样她也没打算理会。

忽然,她看见那男子脸色一变,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

下一刻,她感觉自己的腰被那男子的一只手死死抱住了,随后她整个人被那男子往怀里一带,一道惊呼声这才在她耳边响起:“小心!”

李枫因帮女友顶罪,入狱五年,却在监狱中得到神秘传承,回归都市保护美女总裁,女友背叛,亲人遭辱,这笔账,咱们慢慢算!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