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他们结婚,她却成了他最厌恶的女人

三年后,他们结婚,她却成了他最厌恶的女人

第1章 她的婚礼原来是场骗局

C市。

乐华大酒楼。

此刻酒店内外布置一新,各种奢华的布置让人们不得不感叹陈穆两家联姻的盛大。

记者宾客都已经早已到齐,只不过原本早早出现的新郎却迟迟不见踪迹。

休息室。

繁复而精致的新娘妆早已画好了,此刻穆欣然闭着眼睛听着舒缓的音乐,可闺蜜姜若梅的声音却响起:“欣然,陈琨他还没来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穆欣然睁开眼,看着自己的闺蜜。

“陈琨他爱的不是你,他娶你也是为了他的女朋友白薇薇能够得到叔叔的骨髓捐赠,现在手术做完了,陈琨他……”

“不论是因为什么,现在,他陈琨的新娘是我穆欣然!”穆欣然的声音透着笃定,因为什么结婚不重要,她要的是结果!

可是她话音刚落,原本还在播放着舒缓音乐的液晶电视上突然出现了——陈琨和白薇薇两人并肩而立的画面!

“在婚礼现场能看到这段视频的诸位,当你们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我已经和我的女朋友白薇薇小姐在国外度假了。”

所有看到这段视频的众人都呆住了,这场盛世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但是新郎却带着女朋友在国外度假?

顿时众人议论纷纷,记者也拼命的拍摄着这段视频。

“穆欣然小姐的确是我法律上的妻子,但是,那是我为了救我的女朋友白薇薇做出的牺牲,在我心中。只有白薇薇小姐才是我的妻子,利用了穆叔叔和穆欣然小姐我表示抱歉,如果穆欣然小姐愿意提出离婚我愿意给予穆小姐10%的陈氏集团原始股票作为补偿。”

陈琨话音落下,画面消失了,电视里头再次开始播放舒缓的音乐。

婚礼现场顿时炸开了锅。

休息是里头姜若梅更是气愤的骂着陈琨忘恩负义。

“原来,我的婚礼,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穆欣然盯着电视的液晶屏幕,声音冰冷中透着冷静,都说商人重信誉,陈家的百年声誉更是雷打不动的金字招牌,所以在陈琨找上门希望爸爸能做骨髓捐赠救白薇薇的时候,她提出了联姻的要求,陈琨答应了,她以为这就是板上定钉的事情了。

不过她没想到,在陈琨心中,要给白薇薇一个名分比陈家的信誉更重要!

可笑她穆欣然自从独立掌管公司开始还没被人戏耍的如此彻底!

姜若梅看着穆欣然沉着一张脸只感觉心疼,陈琨来这么一出,穆欣然可就彻底的成了C市的笑柄了。

“欣然,不要为这个渣男难受,你……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好男人找不到,你……你甩了……”

姜若梅的话还没说完,穆欣然就冷冷的打断:“若梅,帮我出去通知一下大家,婚礼照常进行!”

穆欣然一字一顿说的缓慢而认真。

“欣然,你?”姜若梅难以置信的看着穆欣然。

“若梅,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穆欣然漆黑的眼眸中一片平静,或许换作别的女人今天这场婚礼就取消了,毕竟陈氏集团马上就上市了,10%的原始股价值不可估量。

可是她穆欣然不是别的女人,而他陈琨的太太也只能是她穆欣然!

看着穆欣然淡漠的模样,姜若梅咬咬牙转身出去,只是不过片刻,她却慌乱的跑进来:“欣然,不好了,叔叔刚才看完视频气的心脏病发作晕过去了,阿姨已经打了120。”

第2章 陈太太只会是我穆欣然

“什么?”穆欣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手下意识的抓着婚纱的下摆,“爸爸!”

等到穆欣然到大厅的时候,早已没有了爸爸的身影,她匆匆下楼,还没走到一楼,就看到原本在大厅本是要做婚礼转播的记者全都如同潮水一般的朝着她涌动过来。

“穆小姐,关于陈先生的这段视频您事先是否知情?”

“穆小姐,您和陈先生的婚姻真的是您用您爸爸给白小姐做骨髓移植的事情威胁陈先生做出选择吗?”

“穆小姐,出了今天的事情您会选择离婚吗?”

……

一个个问题都无比尖锐,记者们激动无比,都想挤到穆欣然面前得到她的亲口回答。

摄像机镜头对着穆欣然疯狂的拍摄,酒店的保安根本就阻拦不住。

看着这一幕,穆欣然抬了抬手,漆黑的眸子淡淡的扫过在场激动的记者,精致的妆容下红唇轻启:“关于这些问题我只有三句话想要回答。”

“第一:我和陈琨陈先生已经领了结婚证是合法夫妻,诸位记者朋友,请注意你们的称呼,名正言顺的陈太太,只有我穆欣然一个人。”

穆欣然的声音平平静静的,漆黑的眸子也只是淡淡的注视着你,可就是如此,也让不少想要靠标题博出位的记者手下意识的一抖。

“第二:陈穆两家联姻是多年前就已经订好的婚约,我和我先生一直都是未婚夫妻,至于我爸爸救了白小姐,那更是巧合,我爸爸多年前就已经加入了中国骨髓资源库。”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所有人看着穆欣然的表都有了细微的变化,不过她话锋一转:

“当然,如果我爸爸早知道他会救一个破坏她女儿婚礼,还把他本人给气的心脏病发作的人吗?我想应该是不会救的了,只是可惜,已经做出的选择无法反悔。”

穆欣然嘴角划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让她原本就艳丽逼人的面容愈发的让人不敢直视。

“第三……”所有人都期待着穆欣然说些什么,她却顿了顿才开口:“第三:这件事,我穆欣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的!”

掷地有声的话音落下,穆欣然一步步的走下旋转楼梯,原本还挤在一起的记者都自发的为她让路,虽然他们心中比刚才还要好奇,到底穆欣然会怎么样不会轻易算了,毕竟穆欣然的手段在商场上,可是出了名的雷厉风行、冷酷无情。

可是她们更知道的是,就算再问,穆欣然也不会说出半个字,而且如果惹恼了穆欣然,他们的下场怕是不好,就今天的这些信息也足够让整个C市沸腾了。

顺利离开酒楼的穆欣然坐上车后却是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林总,24小时之内,我要知道陈琨的下落!”

“好的,穆总,我们的人一有陈先生的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挂了电话,穆欣然不过闭目养神片刻就到了医院。

推开病房的大门,看着妈妈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疼惜,爸爸还昏迷着,看到这一幕,穆欣然不由得快步上前:“妈,爸爸没事吧?”

“你爸没事,已经抢救过来了,欣然,陈琨他……他这样对你……你必须需和他离婚!”母亲季芷兰的话音刚落,穆欣然就一口拒绝了:“妈,这不可能。”

第3章 酒吧的房间,不需要身份证

“什么?欣然你……你竟然不肯和陈琨离婚?”季芷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话。

“妈,我爱陈坤,一直都爱的,如果我连尝试都不去尝试就让我放弃,那这不是我的作风,再说,今天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就过掉,离婚,他陈琨想的倒是非常轻巧!”

穆欣然一字一顿声冷如冰。

“欣然你……”

“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穆欣然握着季芷兰的手一字一顿说的认真。

手机铃声响起,“穆总,我们已经找到了陈总的下落了,他和白小姐现在在……在C市的宠爱酒吧,二楼的208包厢。”

听着耳边的地址,穆欣然眼中划过一丝愕然,她怎么也没想到陈琨竟然会出现在C市的一家酒吧里头!

不过就算如此,穆欣然也是飞快的拿起了自己的手提包直接就开车离开了医院。

宠爱酒吧。

夜晚的酒吧喧嚣不已,劲歌辣舞嗨爆全场。

站在酒吧二楼的包厢门口穆欣然的表情很冷。

“开门。”

“穆总,这……这不太好吧?”酒吧的经理赔笑着,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额头,已经一层冷汗了,开门得罪了里面那位,不开门得罪外面这位。

“的确不好。”穆欣然话落,只听轰的一声,一直站在她身边沉默不言的黑衣男子已经直接就踹开了紧闭的包厢门。

他的这一举动,也让包厢内的情景一清二楚的映入穆欣然眼中。

散落满地的各式男女衣裳和床上交缠的身体,穆欣然还真没想到在自己的新婚之夜会目睹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的活春宫。

而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下,陈琨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先把白薇薇紧紧地保护在了怀中,还安慰了她一声:“没事的。”这才抬起头来。

两人四目相对。

“穆欣然怎么是你?”陈琨在看来清楚眼前的女人是穆欣然以后,脸上闪过一丝厌恶。

“怎么,不该是我?”穆欣然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眼角的余光也看到了那个紧紧地被陈琨保护在怀中的白薇薇,果真是一张我见犹怜的面孔。

“穆小姐,对不起……可是我真的爱阿琨,你能成全我们吗?”她仰着脸,眼中满是歉疚,眼眸中水光闪烁。

嘴角一勾,穆欣然听到自己淡淡的声音响起:“白小姐这话说的轻巧一句对不起就什么都能抵消吗?我爸救了你,你把他气得进了医院,你抢了我老公,却说让我成全你们的真爱?白薇薇世界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穆欣然,你想怎么样?难道10%的陈氏集团股票还不够?”对上陈琨眼中的警告和厌恶,穆欣然眼中神色冷了几分,“有了命就想要感情,两位还真是,不知足,不过,世界上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陈琨还想开口,白薇薇却摇了摇头,紧接着她怯怯的声音响起,“穆小姐,我和陈琨是真心相爱的,还请穆小姐成全我们。”白薇薇的姿态愈发的低了。

“你们真心相爱与我何干?”

穆欣然话落,白薇薇脸色直接就惨白了,“穆小姐……”

可是穆欣然却根本没看她,倒是陈琨的声音响起:“薇薇别难过,在我心中我的妻子只有你一个人,我只爱你一个人!”

与对着她的那种厌恶和冰冷的眼神简直判若两人,这一幕穆欣然很不舒服。

“陈琨,我穆欣然最擅长的就是以牙还牙,你现在当着我的面和白薇薇睡了,明天娱乐报纸上说陈太太夜会牛郎,希望你别惊讶!”

第4章 穆欣然,你……你竟然……

找牛郎?

听到这个词,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

陈琨更是只感觉怒气上涌,穆欣然竟然敢说出这种话,她到底有没有把他陈琨看在眼中?

可那个女人又是那样说一不二的性格,万一真的给他……

想到这,陈琨心中顿时杀气狂飙,不过,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包厢里头哪里还有穆欣然的身影!

想到这陈琨直接就抓起衣服急匆匆的套上,然后快步冲了出去。

可此刻穆欣然去世站在舞台上,她一把扯掉了自己的坎肩丢在地上,一条V领的包臀长裙把她的好身材展露无遗,素手清扬,乌黑的长发散落下来如同一道流光一般。

见台下的男人惊叫连连的时候,酒吧经理却是脑门上的冷汗不由自主的滴落,穆总这到底是来捉奸还是来爬墙?

等到陈琨再次看到穆欣然的时候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幕!

这个在舞台上疯狂舞动的人会是穆欣然,身后的长发如同一道流光一般随着她的举动摇曳着。

她的一举一动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可是组合在一起,她的一个眼神,一个举动却又偏偏都透出无尽的诱惑,就连打光师都为她配合,此刻的她就是酒吧中最瞩目的焦点!

台下的男人疯狂的为她叫好,一个个人眼中的欲望都毫不掩饰,甚至于还有男人想要上台和她共舞!

行动总是比思想更快的,毕竟穆欣然现在顶着的还是陈太太的身份,他怎么能看着她做出这种举动,当他冲上台拽着穆欣然的手,穆欣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顺势就倒在了陈琨的怀中,搂着他的脖子,“真怕别人动了我?”

穆欣然竟然笑了出来,对上陈琨已经要喷火的双眸。

陈琨的目光却是看着穆欣然的领口,由于是V领,她现在的动作难免就有些许春 光外泄。

陈琨一把脱下自己的西装盖在穆欣然的身上,抱着她就大步的往外走去。

出了酒吧,陈琨就狠狠的把穆欣然推开。

“刚才不是还挺在乎的吗?”穆欣然笑了起来,看着陈琨恼怒的样子,心情大好,果然男人就算不爱,也没法接受属于自己的女人被别人亵渎。

可下一秒她的脸色就冷了。

“穆欣然,离婚条件,你开!”

“我不会和你离婚?”穆欣然的声音骤然没了温度,只是下一秒,她的手机响起,穆欣然接起电话却是脸色一变,紧接着惊叫一声:“怎么会这样,爷爷……爷爷……”

“爷爷怎么了?”陈琨一把扣住穆欣然的手腕,动作有点大了,她握着的手机直接就甩了出去。

“你心中还有位置关心爷爷?”穆欣然脸上露出个嘲讽的表情。

“爷爷到底怎么样了!”陈琨手上猛地用力。

“爷爷怎么样你回家看看不就知道了?”

穆欣然话落,陈琨猛地甩开她的手,下一刻,只见一辆奔驰飞驰而出。

穆欣然捡起手机,看着陈琨汽车消失的方向,嘴角微微一扯,这就是她的新婚之夜,果真难忘!

第5章 穆欣然,你把薇薇交出来

当穆欣然踏入陈家的大门的时候,就听到了大厅内隐约传来了怒骂声和吵闹声。

“我没错,我为什么要认错?”陈琨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来,紧接着就是啪的一声。

“琨儿你说什么,你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出格了,你不现身婚礼现场这让欣然多没脸啊。”陈琨的母亲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虽然心疼儿子挨打,可是,今天的这个事情,让陈穆两家的脸面在C市都丢尽了,如果不做出点表示,这事就没法了结。

“她没脸面与我何干?是你们满意她,又不是我,再说,当初本就是她用薇薇的病威胁我,要不我怎么可能会肯娶她?”

穆欣然只感觉自己的心有些疼了,陈琨竟然说他没错?是她威胁了他?

可是他不找上门来,她去哪里能威胁他?

难道说披着真爱的外衣,什么事情都能被原谅吗?

穆欣然走进客厅的时候就看见陈琨跪在地上,梗着脖子,白衬衫下是隐约的戒尺痕迹。

只是看着她进来,陈琨眼中的怒火仿佛要把她给烧起来一般,眼中的厌恶愈发的浓了。

“欣然,你放心,爷爷今天一定为你教训陈琨这个死小子,让他再也不能做出格的事情!不会再让你委屈了,我们陈家的孙媳只有欣然你一个!”

爷爷话落,陈琨就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我心中的妻子只有薇薇一个人!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穆欣然的!”

“混账东西,混账东西你……”

爷爷话未说完,陈琨脸上就脸上满是决绝,盯着穆欣然一字一顿的说道:“分居两年,一样可以申请离婚!”

他话落就毫不留情的转身走了,看着他的背影,穆欣然不由得沉默了,先是婚礼上让她提离婚,她不肯,现在,竟然还说分居两年后一样可以申请离婚?

他对白薇薇还真是够痴情的!

竟然把商场上的各种周全手段都用到了她身上,就是为了逼她离婚!

可是陈琨,你怎么能不爱我,难道你把三年前的事情都忘了吗?

当初得你不是这样子的啊!

“混账东西,你要敢出这门一步,你……你就别认我这个爷爷!”爷爷中气十足的一句话吼出来,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陈琨的身子也是一僵。

可下一刻,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接起电话,“薇薇,你别胡来!”陈琨的身子闪电一般的冲了出去。

这就是陈坤的选择!

穆欣然,沉默了。

“欣然,你别难受,爷爷一定……一定为你做主,如果……如果陈琨那混蛋小子敢做糊涂事,爷爷一定不认他这个孙子了。”

看着眼前的老人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穆欣点点头,不过心中还是觉得自己还真是输的一塌涂地,再多的人的支持都比不过陈琨的一颗真心在她心中来的重要啊。

只不过,穆欣然没想到会那么快见到陈琨!

“穆欣然,你把薇薇藏到哪里去了?!”陈琨带着周身的怒气就这样的闯进了她的办公室,表情狰狞,语气极冷。

第6章 你费尽心机不是就是为了让我来上你?

看着陈琨愤怒的样子,穆欣然愣了愣没说话,陈琨却是倾身撑在桌子上定定的看着她:“穆欣然,薇薇在哪!”

“白薇薇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

穆欣然皱眉,对于陈琨眼中迫人的冷意她是不怕的,可是凭什么白薇薇不见了,陈琨找她要人?

穆欣然话落,陈琨脸色一沉,“除了你谁会对付薇薇!”

“住口,陈琨,我没那么卑鄙!就算要出手我也会光明正大!”穆欣然冷冷的瞪着陈琨。

“我不信!”

“不信就滚。”穆欣然一字一顿的说道。

穆欣然话落,陈琨眼中杀气一闪而过,抬手就捏住了穆欣然的下巴,“你会后悔的!”

“我从不后悔自己的举动!”穆欣然拍掉陈琨的手冷冷的瞪着他,纤纤玉指指着大门的方向:“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穆欣然话落,陈琨却是站着没动,,可他看着她的眼神却是从未见过的冰冷。

“还站着做什么?把我盯出个窟窿来,我也变不出你的白薇薇!”穆欣然盯着陈琨的眼睛,她真的感觉自己嫉妒的要发疯了,明明她才是陈琨的妻子,他为什么要在她面前,表现他对白薇薇的在乎?

明明最初的时候,是他那么温柔的牵着她的手,对她说过要娶她的……

穆欣然只感觉手腕很疼,整个人踉跄一下竟然撞进了陈琨的怀里,鼻尖撞的发疼,“陈琨你发什么疯!”

穆欣然话落,陈琨却是猛地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狠狠的凌虐着她的唇,真的很疼,穆欣然不自觉的低叫出声,可是所有的呜咽声却都被他狠狠的堵回去,这个吻愈发的深入,愈发的失控,穆欣然感觉自己都能在这个吻里头感受到陈琨现在身上带着的怒气,他是把找不到白薇薇的愤怒和痛苦都发泄到她身上吗?

下一秒穆欣然只感觉整个人就狠狠地被陈琨压在办公桌上,真丝衬衫接触到冰冷的桌面,一瞬间穆欣然只感觉后背一片冰凉,可眼前的男人眼中却有清晰可见的欲望!

“陈琨,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最爱白薇薇吗?那你现在,在干什么?”穆欣然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伸手去推陈琨,可是却毫无作用。

“你费尽心机的不就是为了让我来上你!”陈琨的声音极为冰冷。

穆欣然听到陈琨的声音冰冷的响在耳边,他呼吸的热气扑在耳廓上,有点痒痒的,穆欣然心中一惊,他什么时候竟然会说这种粗俗的话了?

下一秒穆欣然感觉到胸前一凉,水晶扣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穆欣然只感觉大脑空白了一瞬,然后发疯了一样的伸手去推陈琨,他……他……他竟然……

“怎么,现在后悔了?”陈琨扣住穆欣然的手按在头顶,从脖颈间抽出自己的领带结结实实的把她的手捆住:“这是你该承受的!”

承受?

承受什么?

承受他的施、暴?

穆欣然只感觉,陈琨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寒冰一般的狠狠凌迟着她的心!

没有任何前戏的强硬闯入让穆欣然疼的忍不住皱眉,可陈琨却是不管不顾的仿佛的冲、刺起来,穆欣然只感觉自己疼的都说不出话了,张口就狠狠地咬在陈琨的脖劲处,他不让她好过,那大家就一起痛吧!

“穆总,策划部有一份文件需要您紧急批复一下。”门外传来敲门声。

门外是秘书林萱熟悉的声音,穆欣然却是一愣,整个人下意识的紧绷,如果……如果让人看到这一幕……

“不许进来!”陈琨的怒喝声响在耳边,紧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巨响,他把桌上的文件和摆设都一股脑的扫到了地上,门外顿时没了声响。

陈琨的动作却骤然加重,穆欣然只感觉眼前一阵发黑,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办公室的休息室里头。

穆欣然只感觉浑身都痛的不行,换了套衣服从休息室里头走出来,穆欣然看着眼前的满地狼藉,到底陈琨要有多恨,才能这样对她!

第7章 我们之间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穆总,有人在股市收盘前两分钟突然大批量抛售公司股票,现在公司股价暴跌,我们连阻拦都做不到,如果明天还这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有人暗中收购公司股票,你们为什么不提高警惕?为什么不告诉我?”穆欣然看着眼前的K线图,声音冷冷的,这事情分明是有人蓄意为之。

“穆总,我们查了记录,最早的一笔可疑的股票买入记录是去年十月八号,由于时间太早了,而且那些人都是长时间小批量的购进公司股票,所以我们没能引起关注。”

“去年的十月八号?”穆欣然只感觉自己的心猛地一沉,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日子,那是陈琨答应说要娶她的日子!

“是的,穆总,从那天之后就有零零散散的人开始陆续购进公司股票。”

“那些散户背后的人你们查到了吗?”

“是……是陈氏集团的陈总。”

听到陈琨的名字,穆欣然只感觉心头一阵阵的发冷。

“穆总更糟糕的是,现在公司除了股东之外,公司最大份额的持股人就是陈氏集团的陈总。”

金融部的负责人话落,穆欣然脸色就变了,“陈琨什么时候大批量购进公司股票的?这事情怎么没人和我说过?”

陈氏集团大肆购进公司股票是从三个月前开始的,那时候您和陈总已经公布了婚讯,您正在准备婚礼,我把这个事情告诉过董事长,不过董事长说互相购进亲家的股票这是正常的事情,让我不必和您说了。”

圈套、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穆欣然冷笑一声,怪不得陈琨能那样有恃无恐的和她提离婚,准备的还真是充分!

“穆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调集所有资金购进公司股票,明天股市一开盘就让人高价收购。”

“穆总,如果这样的话,公司资金就非常的紧张了,如果再有一点的风吹草动……”

“按我说的办!”穆欣然话落就站起来离开了办公室。

当再次看到陈琨的时候,穆欣然只问了一句:“陈琨,是不是从答应娶我的那一刻起,你就在算计着怎么逼我和你离婚?”

“是。”

听到陈琨毫不犹豫的笃定回答,穆欣然只感觉自己真的很可笑,想起自己曾经因为能嫁给他而兴奋不已,想到自己为了那场可笑的婚礼尽心尽力,他却时时刻刻都算计着怎么让她答应离婚!

“薇薇在哪,你现在还不肯说吗?”

陈琨话落,穆欣然气的发笑,白薇薇、白薇薇,又是白薇薇,陈琨对付她都是因为白薇薇,男人啊,对不爱的女人可真是狠心!

“陈琨,你凭什么就认定了是我把白薇薇藏起来了,还因为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对我下这样的狠手?陈琨,当初有本事你就别求上门来,现在想要我和你离婚,我告诉你,我们之间只有丧偶没有离异!”穆欣然话落,陈琨却是比她更笃定的开口:“这事由不得你!”

“是吗,陈琨,那你看看这份合同再说吧!我穆欣然从不打无准备之仗,我看上的人,除非是我不要,要么,谁也没法从我手上把他抢走!”

穆欣然话落,陈琨不由得皱眉,可当他看到穆欣然递过来的合同的时候脸色直接就变了!

第8章 这种痛,我要你感同身受!

“那块地怎么会在你手上?”看着陈琨震惊的样子,穆欣然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买的东西自然是在我手上。”

“三年前你就开始算计我了?”陈琨话落,穆欣然只感觉自己的心好痛,他为什么都要把她想的那么不堪?

“怎么会是我算计你,明明是你告我,你要整体开发城东的那片地……”

穆欣然话还没说完,陈琨就冷冷的打断道:“穆欣然你说话多可笑你知道吗?三年前我们都不认识,我怎么会告诉你我最重要的商业秘密,还把最中心的这块地让你去买?让自己落得现在一个没你配合,我就进退不得的局面?”

“你……陈琨你……你说你三年前你不认识我?”穆欣然看着陈琨嘲讽的模样只感觉浑身发冷,不认识她?

他怎么可以这样轻描淡写的推翻三年前他们的生死与共?!

他已经那么残忍的移情别恋了,怎么还能够这样轻而易举的说出不认识她的这种话?

“穆欣然,你到底是怎么打听到我要整体开发城东那块地,并且买下我最需要的那块地这个事情我不想探究了,现在,穆欣然,你开价吧!”

“我的价码就是这辈子我们之间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穆欣然,你真卑鄙!”

看着陈琨怒而不发的样子,穆欣然只是苦笑,陈琨,你彻彻底底的忘记了我,我们两个人的故事,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回忆里,我和你,到底是谁更残忍?

“随你怎么想好了!卑鄙也有好,不择手段也罢,陈琨,最终得到你的只能是我穆欣然!”

话落,穆欣然直接就转身离开了,她不敢再看陈琨的脸,他现在一定恨透了她,可,他们之间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明明三年前他那么温柔的说过要娶她,三年后他们真的成了夫妻,他却恨她入骨!

只是刚刚走到陈氏集团的门口,穆欣然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承翰,什么事?”穆欣然话落,电话那头蒋承翰的声音却是非常急迫,“欣然,你赶紧去找陈琨,让他来为叔叔献血,你和叔叔的配型配不上,我刚才查了血库里头的配型,只有陈琨的配型和叔叔符合,你赶紧去找他,让他马上来医院为叔叔献血!”

“什么,怎么会这样?不是说直系亲属的配型成功率可以到99%吗?我和爸爸的配型怎么会不合适?”穆欣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欣然,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吗?99%的成功率也还是有1%不符合的概率,现在什么都别说了,你马上让陈琨过来,时间就是生命,越快越好!”

话落,蒋承翰就挂断了电话,看着黑了的手机屏幕,穆欣然愣了愣立刻往楼上跑去!

推开办公室的门,穆欣然清晰的听到陈琨急迫的对着电话的那头人说道:“我不论你们用什么手段,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白薇薇给我找出来!”

看着陈琨急迫的样子,穆欣然只感觉自己很可悲,婚姻能困住的只有一个名分,他的心,已经不属于她了!

陈琨看着她眼中透出的厌恶让穆欣然急迫的开口:“陈琨,我知道你厌恶我,可是我爸爸现在要做手术,整个C市能和他的血型配得上的只有你……你……”

“你想让我去给你爸献血?”看着穆欣然期待的样子,陈琨冷笑一声,在穆欣然期待的眼神中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会去的!”

“陈琨你……你什么意思?”穆欣然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不是你薇薇怎么会不知所踪?”

“陈琨,你要我说多少次,白薇薇的失踪和我没关系!”穆欣然感觉自己要失控了。

“就算这事情和你没关系,但是,如果不是你,薇薇本该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是你的介入毁了我们两个人的幸福!穆欣然,我怎么可能还会帮你?这种痛苦我要你感同身受!”

三年后,他们结婚,她却成了他最厌恶的女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0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