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初见她便钟情于他,为了嫁他,她受尽屈辱,一无所有。

那年初见她便钟情于他,为了嫁他,她受尽屈辱,一无所有。


第1章 南柯一梦

迟薇薇蜷缩在床上,手紧紧抓着被子,小巧精致的脸上渗满了汗渍,她的表情十分痛苦,仿佛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顾凉城刚喝了些酒,脸色还有些泛红,他原本想休息片刻,却看到迟薇薇躺在他床上,心里一阵恶寒。

“迟睿……迟睿……不要走。”迟薇薇嘴里不停喃喃着什么,声音越来越小。

她不仅躺在他床上,还叫别的男人的名字,谁给她的胆子?

顾凉城本就有些泛红的脸盛满了怒气,那双好看的眸子变得赤红,手上暴起的青筋透露出他现在非常生气,趁着酒意,毫不犹豫的把迟薇薇从舒适的床上拖下来。

“顾凉城你是不是疯了!”迟薇薇痛的大叫,看清了来人后,想挣扎着起身,脚却被顾凉城死死的压着。

“我是疯了,我竟然不知道你对迟睿这么深情,做了我的女人还不安分,还想着他,若是他知道他最爱的女人就是背叛迟家的真凶,你猜他会怎么做呢?”顾凉城的手死死掐着迟薇薇的脖子,眼神犀利的像把刀。

“咳,咳……”迟薇薇猛烈的挣扎,想要摆脱顾凉城的手,无奈她力气太小,怎么挣扎都挣扎不掉,只好颤抖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你……你放过他,我……我……都答应你。”

这是她和顾凉城两个人的事,她并不想牵连无辜的人,尤其这人还是她哥。

“贱女人,你竟然为了迟睿求我,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别忘了,你是我顾凉城明媒正娶的妻子,你的身体和心都是我的,你要是敢再提或者想别的男人,我就让他从这世界上永远消失。”

顾凉城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就在迟薇薇以为她快要死的时候他冷哼一声,像玩具一样将她丢开。

他表情厌恶的转身去卫生间用消毒液洗手,洗了许久,而后出门,关门,下楼,动作一气呵成。

迟薇薇挣扎着爬到门口,手紧抠着门,从半掩的门缝中隐约传来顾凉城愤怒的声音。

“余妈,从此以后那个女人就睡客厅地板,不准给她准备被子,还有,把我房间所有关于那个女人的东西全部换掉。”顾凉城掏出手机按了一串数字后对电话里的人说道。

迟薇薇拖着沉重的身体瘫倒在地,眼泪顺着眼眶滑落,一滴滴打在地板上,也打在她的心上。

顾凉城说的那些话就像一把刀一刀刀扎在她心上。

他竟厌恶她到如此地步,连碰她都让他如此恶心吗?还要消毒?

呵,真是讽刺。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可是她心心念念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呀。

她原本以为如愿以偿嫁给顾凉城后可以得到幸福,却没想到等待她的只有无尽的噩梦。

自从她嫁顾凉城那日杜若若跳楼自杀后,他再没给过她好脸色。

这十几年的一切,不过是顾凉城编织给她的美梦,她想沉溺在梦中,不愿醒来。

但偏偏顾凉城却亲手打破了这场梦境,慢慢将赤淋淋的真相一点点摊开在自己面前,逼她承认他不爱她……


第2章 没有妻子

迟薇薇醒来时,她的东西全都不见,余妈扔给她一件佣人的衣服,一双拖鞋。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皱巴巴的睡衣,又看了看那件衣服,自嘲一笑,起身走向卫生间。

迟薇薇啊迟薇薇,你早就不是那个千金小姐了。

你所有的一切都被你自己亲手毁掉……

出门前,她给顾凉城发了条短信:“你答应我的事,不要忘记,公司见。”

办公室里,杜芊芊正依偎在顾凉城怀里,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四处游动,长腿勾在他腿上,顾凉城揽着她的腰,把玩着桌上的签字笔。

叮……叮……叮……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

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快速滑动,顾凉城扫了一眼后,便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于秘书来汇报工作,办公室里散发着浓烈的暧昧气息,于秘书理了理头发,正色道:“BOSS,迟小姐在公司门口大吵大闹。说一定要见到您,不然……”

“不然如何?”顾凉城斜眼看了一眼于秘书。

顾凉城犀利的眼神让于秘书周围的空气骤降成冰,她浑身冒冷汗,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双腿止不住的抖,低着头颤颤巍巍“不然她就不走了。”

“喔?我倒要看看她到底在闹什么。”

顾凉城到公司门口时迟薇薇和司机正僵持不下,看到他出来,迟薇薇突然不再言语,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试图在他脸上看到点什么,但自始至终顾凉城脸上都没任何表情。

司机看到顾凉城后,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害怕的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说:“您好,这个女人坐车没带钱,她说是您的妻子,让您来付钱。”

顾凉城听到这话后双手合拢放在胸前,薄唇微勾:“你觉得我会看上这种货色?我没有妻子,这个女人是个疯子,既然她欠了你钱,那你想怎么处置她都行。”

“轰”顾凉城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给迟薇薇的心重重一击,她的身体瞬间僵硬,他居然说“我没有妻子。”

呵,没有妻子,那这些年的爱恋算什么,这两年的婚姻又算什么

她迟薇薇在顾凉城心里,真是一文不值。

但即便这样,她还是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早就习惯了他的冷嘲热讽,知道他对自己的厌恶,又何必对这句话过分在意。

她今天来找他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绝不会因为顾凉城的几句嘲讽奚落就放弃。

“顾凉城,你可以不帮我,但是你别忘了我今天来的目的,如果我有事,迟家剩下的股份你永远别想拿到。”

顾凉城眼里的阴鸷愈发浓烈,他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迟薇薇的威胁对他并没有什么作用,他有的是办法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只是从迟薇薇手里拿到股份可以省去很多麻烦,要不然,他也不会留她到现在。

“好,好的很,看来我平时对你太好,导致你这般骄纵,如今还敢威胁我。”顾凉城不在多言,迈着大长腿幽幽的走进了公司,走之前眼神扫了秘书一眼,秘书领会立即拿出一沓钱给司机,领了迟薇薇进公司。


第3章 离婚协议

顾凉城的办公室在顶楼,从顶楼可以看到整座城市的风景。

迟薇薇年少时曾来过这里,自从结婚以后,她连别墅都很少出,更别说来公司了,如今只觉得两年时间,一切都变了。

于秘书对于迟薇薇的事情有所耳闻,对她也有些许同情,到办公室门口时忍不住多叮嘱了几句:“迟小姐,我不知道你和顾总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你们毕竟是夫妻,就算真的吵架只要你服个软撒个娇顾总一定会心软的。”

“我没有丈夫,他早就死了。”

门被砰的一声打开,迟薇薇被顾凉城骨节分明的手拖着进了办公室,重重的甩在地上,纤细的手臂上留下一道醒目的抓痕。

“迟薇薇,你平时不是张口闭口就说喜欢我吗?如今就这么盼望我死?怎么,以为我死了你就可以解脱了?我告诉你,就算死我也要先杀了你给若若偿命。”

迟薇薇没有理会顾凉城,只是眼神茫然的看着前方。

对于她来说,喜欢的顾凉城早就死了。

死在了20岁那天。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扫把星。”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女子,穿着今年最流行的长裙,黑色长裙衬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脸上的泪痣显得整个人楚楚可怜。

“杜芊芊!”听到声音,迟薇薇空洞的眼睛瞬间恢复了神采,死死的盯着走向顾凉城的女人。

杜芊芊是杜若若的姐姐,两人样貌有八分相似,性格却截然不同。

杜若若安静,温柔,像只温顺的兔子,毫无主见,不管在学校还是家里都是乖乖女,也是杜家的掌上明珠。

杜芊芊为人自私,仗着自己有几分美貌便有恃无恐,心高气傲,瞧不起任何人,却独独看上了顾凉城,在顾凉城面前总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顾家,迟家,杜家在丰城三足鼎立,顾迟两家表面交好实则竞争激烈,顾凉城喜欢上杜若若,可为了得到迟家,却不得已和迟薇薇联姻。

如今丰城只剩下顾杜两家,杜家为了防止被顾凉城继续吞并,这才将杜芊芊送到他身边。

顾凉城娶迟薇薇,是为了对抗迟家,留杜芊芊在身边,不仅可以将她当做杜若若的替身,还能趁机吞并杜家。

顾凉城从来就是这样,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人,毫不手软。

迟薇薇不想在他们面前认输,艰难的站起来,手撑着桌子,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甩在桌子上。

“签了吧。”

离婚协议。

顾凉城看到文件上醒目的四个大字,眼神突然一冷,如同寒冰般的眼神毫不留情的落在迟薇薇身上,话语却对准身旁粘着的杜芊芊:“你先出去。”

“城哥哥。”杜芊芊揽着顾凉城的胳膊,丝毫没有要走的想法,眼神甚至还有意无意的看向迟薇薇。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出去!”

杜芊芊知道顾凉城是真的生气,内心嫉妒的发狂,这个女人凭什么霸占着顾凉城。迟薇薇,总有一天我要你永远消失……

离去前,杜芊芊深深的望了一眼迟薇薇,眼神里夹杂着浓浓的怨恨、与燃烧的火焰。

也就是这一眼,便让迟薇薇以后的人生堕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第4章 至死不休

“顾凉城,我们结婚时曾签署协议,若夫妻和睦,能生下一子,便可将我手中30%的迟家股份转让于你,但如今结婚两年,你也已经得到了迟家半壁江山,留下我这么一个让你厌恶的女人在你身边,谁都不好过,希望你能放我自由。”迟薇薇被顾凉城盯的身子有些发凉,她的手心已经浸出一层冷汗。

“放你自由,让你去找迟睿?”顾凉城眯着双眼,望着迟薇薇讥讽一笑。

“迟薇薇,当初可是你自己死皮赖脸的说喜欢我,想方设法的要做我的妻子,如今你却跑来跟我说你要离婚,怎么,你以为我顾家的大门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

迟薇薇深吸口气,竭力保持平静,绝对绝对不可以让顾凉城看到她内心的忐忑和害怕。

“顾总说笑了,我们虽是夫妻,但也只不过是虚名罢了,我想顾总也不想成天看到我这张脸心烦,既然都不情愿,为什么还要互相折磨?倒不如放彼此一条生路。”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他从前怎么不知道她这般巧舌如簧。

那声顾总让顾凉城面色铁青,他抬手捏紧迟薇薇的下巴,力道渐渐加深:“迟薇薇,折磨你,是我最大的乐趣,你我之间,至死不休。”

“顾凉城,你要不然就弄死我,否则我一日不死,就一日闹一次离婚,闹的顾家永无宁日。”迟薇薇看着顾凉城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心底的委屈突然蔓延,眼泪不争气的浸湿了眼眶,眼底除了泪光还有着深深的绝望。

顾凉城微微一愣,迟薇薇看像自己的眼神让他心里某个部位一阵刺痛,掐迟薇薇下巴的力量也轻了很多。

他曾经很喜欢她的眼睛,清澈干净,如赤诚天真般让他念念不忘,可如今这双眼却常年覆盖着深不见底的阴霾。

只一瞬间,顾凉城又恢复了原先狠厉的模样,他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直接撕碎。

“这就是我的态度,要离婚,不可能。”转身,摔门而去。

窗外,不知何时刮起了风,黑云乌压压一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整个天空,颇有破土而出与天地一较高下之势。

顾凉城,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顶层的风透过窗户的缝隙吹进办公室,真冷呀,可迟薇薇却感受不到,她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一地碎纸,茫然的蹲坐在地上,瑟缩在办公室的角落里,脸深深的埋在双臂之间,嚎啕大哭起来。

迟薇薇刚踏出公司门口,空中就响起了一阵沉闷的雷声,伴随着瓢泼大雨,隐隐有排山倒海之势。

迟薇薇没带钱包,顾凉城也不会帮助,自己又无处可去。

在打不到车的情况下,她只好硬着风雨,颤颤巍巍的走向那个无比熟悉却又十分恐惧的地方。

这天气仿佛知道她的心事一般,源源不断的雨水从天而降,像要把一辈子的雨都下完似的。

雨越下越大,伴随着大雨,迟薇薇已浑身湿透,乌黑柔顺的头发也早已凌乱不堪。

余妈开门时,迟薇薇已经体力不支晕倒在别墅门口。

她只是很随意的看了一眼,再确认迟薇薇没死后,毫无表情的关上门,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迟薇薇在顾家本就毫无地位可言。

此刻没有顾凉城的准许,谁都不敢让迟薇薇进家门。


第5章 生不如死

夜,寂静的可怕,不远处三三两两的灯光孤零零的闪烁。

别墅内。

“她怎么还没醒?”顾凉城质问。

“迟小姐本就体弱多病加上又淋了雨,这一时半会醒不来也是正常的。”

既然没死装什么装,顾凉城叫余妈倒了一大杯冷水,准备全泼在迟薇薇脸上。

顾凉城自是不相信迟薇薇会这么容易生病的,在他心里,她一向擅长伪装。

“凉城,不管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她终归是你妻子,现在都这样了,你别太过。”说话的男子带着金丝框眼镜,一身干净的白大褂,好看的睫毛闪动着奇异的光,侧过身子挡在迟薇薇前面。

“噢?我怎么不知道你对我的妻子如此关心?”顾凉城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毫无反应的迟薇薇,继续说道,“她是我的妻子,我爱她还来不及,怎么舍得让她死,毕竟就算是死,我也要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再死。”

“凉城。”男子与顾凉城相识多年,深知他的性格,他能将迟薇薇带回来已实属不易。

不管顾凉城和迟薇薇之间有何恩怨,作为医生,对自己的病人负责,这是基本的原则,更何况,她还是那人的妹妹。

摸了摸金丝眼镜,他沉声道:你们的恩怨暂且放下,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把迟薇薇治好,她毕竟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如果你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让她死了,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也不好,我先去开几服药,还有,她这身湿衣服肯定是不能穿了,你找身干净的衣服给她换上吧。”

“傅子遥,你话太多了。”顾凉城瞪了男子一眼,沉着脸下楼。

“余妈,给那个女人换身衣服。”

迟薇薇感觉自己做了个漫长的梦,梦里她一会热一会冷,顾凉城坐在她旁边悉心照料她,不仅为她换衣服,还亲手喂她喝药。

她紧锁多日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沉沉睡去。

这一睡就是三天。

这三天里,顾凉城从没来看过迟薇薇,只吩咐了傅子遥别让她死。

而醒来的迟薇薇,因为那个梦,以为是顾凉城照顾了自己三天,决定表示感谢,缓和一下彼此之间的紧张气氛。

她在房间来回踱步,心里有些紧张,如果顾凉城回来了,她要怎样说出那句谢谢?

咔擦。

“你来了。”迟薇薇听到声响迅速将门打开,看顾凉城的眼神亮了一分。

“迟薇薇,你命真硬,竟然还活着。”顾凉城拍了拍身上的寒气,径直走向沙发,直接从她身边无情略过。

顾凉城的话扎的她体无完肤。

“你……就这么希望我死?”满心期待落空,迟薇薇眼里掩不住的失落,到嘴边的谢谢两个字生生被咽了回去。

“收起你那副虚伪的面孔,看到你就倒胃口,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随便,只会让你生不如死。”

顾凉城看到迟薇薇这张比哭还难看的脸就来气,觉得这个家一秒都待不下去:“跟我出去。”

“去哪?”迟薇薇诧异,这还是顾凉城第一次主动邀请自己。顾凉城没有理会,拿着钥匙迈着长腿就往门外走去。

迟薇薇疑惑,难道顾凉城知道今天是她生日,善心大发想要给她过生日?


第6章 她的忌日

商场。

“这件,给我包起来。”顾凉城指着专柜最高处那件做工精细,质地优良的纯白色裙子。

“换上。”裙子被丢到迟薇薇手上。

迟薇薇看了看手中的裙子,默默的走向换衣间,这也是顾凉城第一次主动给她买衣服。

迟薇薇出来时,顾凉城有一瞬间失神,他从不知道她穿白色这么好看,白色的长裙衬出她白皙的肌肤,恰到好处的身材,美的惊心动魄,顾凉城心里有个地方莫名悸动。

“很好。”顾凉城又恢复了原先淡漠的口气。

淡淡的两个字,在迟薇薇听起来却像是夸赞她好看。

如果没有后面的事,迟薇薇真会以为顾凉城突然发现他的好,想要好好对待她。

在车上时顾凉城又丢给她一个礼盒,突然说是送她的礼物,让她一定到了才能拆开。

直到车停下,迟薇薇看着外面一座座坟墓,才明白顾凉城的目的。

顾凉城拽着迟薇薇到杜若若的坟前。

“若若,今天是你的忌日,我带这个杀人凶手来祭拜你了。”顾凉城拽着迟薇薇丢在地上,一手扣着她的头,一手压着她的腿,逼她给杜若若下跪。

“顾凉城!不要!”迟薇薇挣扎着大喊。

“不要?这一切都是你欠若若的,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轰,脚被重重压在地上,迟薇薇被逼着以及其屈辱的姿态给杜若若叩了三个头。

顾凉城从迟薇薇手里抢过礼盒,打开,里面赫然放着一束白菊。拿出白菊摔在迟薇薇身上。“送你的礼物,你还满意嘛?”恶魔般令人恐惧的声音。

送她白裙是为了让她给杜若若祭拜,送她白菊是为了让她陪葬,可怜她还痴心妄想的以为顾凉城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自己。

心,痛到窒息。

迟薇薇瘫倒在地,发疯似的朝顾凉城大吼,边吼边打顾凉城:“杜若若的死与我无关!与我无关!!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迟薇薇的脸上,精致的脸上印出一个清晰的手掌印。顾凉城掐着迟薇薇的脖子,一只脚踩在她的脚上。

“你这个疯子,还敢打我,如果不是因为你,若若怎么会死,要我信你,除非你死!你怎么不去死!你死了我就相信你!!”

“就算我死,杜若若也永远不会回来!!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迟薇薇歇斯底里吼到嗓子都嘶哑了,她的手紧紧的抠着顾凉城的手,指甲抠进肉里,顾凉城修长的手瞬间变得血肉模糊。

“那我就永远折磨你。”顾凉城笑着,语气却无比残忍,仿佛这个跪在地上的女人是随意玩弄的垃圾一样。

他恨透了她,恨不得她立马就死。

顾凉城厌恶的松开迟薇薇,将她一个人丢在墓地,开着车扬长而去。

迟薇薇咬牙,顾凉城,你心里眼里只有杜若若,你是不是忘了,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迟薇薇看着墓碑上那张满脸笑意的脸,又看了看甩在身上的白菊,眼底满是悲凉与恨意。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

她接过,里面响起一道沉稳的男声:“薇薇。”

迟薇薇一听到这无比熟悉的声音,再也抑制不住自己,鼻子一酸,大声哭起来……


第7章 我回来了

迟睿赶到时迟薇薇已经一个人在墓地坐了一下午。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白菊,瞬间明白了情况,眼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朝那个单薄瘦弱的身影走去。

小心的将迟薇薇横抱起来,温柔的擦拭她脸上的泪,将她的头靠在自己怀里。

轻声道:“我回来了。”

“嗯。”迟薇薇实在是太累了,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肩膀让迟薇薇十分安心,她沉溺在他柔软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迟睿是迟家养子,一直被迟父作为继承人来培养,也是迟父心里的准女婿,迟薇薇和顾凉城结婚那日,迟睿黯然伤神远走他乡。

这一走,就是两年。

这次回来,他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

迟睿将迟薇薇放在车里,替她系好安全带,开着车驶向他在丰城的别墅。

顾家别墅内。

顾凉城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眼睛有意无意的扫向门口。

从墓地到别墅,就算是爬的现在也该到了。

“那个女人呢?”顾凉城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吓了一跳。

“迟小姐还没回来。”

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心里闪过迟薇薇在墓地朝他吼时绝望的眼神,她是害死若若的凶手,他应该恨她才对。

“既然她不想回来,那就别回来了,死在外面最好。”压住心里的异样,顾凉城最后看了一眼门口,转身上楼。

迟睿的别墅是迟薇薇和迟薇一起设计的,所有风格完全按照迟薇薇的喜好布置。

别墅里漆黑一片,迟睿抱着迟薇薇进了卧室。

将迟薇薇抱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捋了捋她两侧的头发,握着她的手,面色沉静:薇薇,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就算顾凉城也不行。

迟睿将迟薇薇抱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捋了捋她的头发,握着她的手,面色沉静:“薇薇,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就算顾凉城也不行。”

顾宅。

顾凉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迟薇薇那双绝望的眼睛。没有迟薇薇来骚扰他,他应该开心才对,可他却莫名有些烦躁,起身下床,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打开窗户,一根又一根的抽着烟。

抽到第三根时,他鬼使神差的拿起床上的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

嘟……嘟……嘟……无人接听。

不接,顾凉城面色一沉,再次按下通话键。

迟睿看着迟薇薇手机上醒目的“顾凉城。”三个字,冷笑一声,将手机调成静音。

依旧无人接听。

顾凉城的耐心快要耗尽,他掐断抽了一半的烟,吐出一口气,第三次按下通话键。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砰”的一声,手机被甩出几米远,顾凉城面色铁青,脸上的青筋暴出,整个人都冷了一圈,

手在窗户的边缘抠出一道长长的裂缝。

迟薇薇,夜不归宿,不接我电话,还敢关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第8章 他的怒火

迟薇薇醒来时,迟睿正做好早饭,看她过来帮她拉开了椅子。

“哥。”迟薇薇甜甜一笑。

这声“哥”让迟睿的心更柔软了,他情不自禁摸了摸迟薇薇的头发。

“傻丫头,快吃吧。”迟薇薇大口扒拉着饭,毫无形象的吃起来。

迟睿见迟薇薇的饭空了又起身给她盛了一碗。

“哥,吃完我就回去了。”迟薇薇笑着挡住了迟睿递过来的碗,摸了摸肚子。

“薇薇,你就这么喜欢他?他都这样对你了,你还想着回去。”迟睿放下碗,原本平静的语气渐渐加重。

迟薇薇苦笑:“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没有任何方法,我终究是她的妻子。”迟薇薇收拾好碗筷,准备去刷碗。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迟睿从她手里拿过碗,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我送你。”

“嗯。”

顾家,别墅内。

顾凉城正坐在沙发上,周身散发着浓烈的阴冷之气,一张俊朗的脸已经发紫,手握成拳头,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

佣人们恭敬的低着头,谁都不敢开口说话。

门开时,顾凉城快速走到门口,挡在迟薇薇身前。

“跪下。”无比冰冷的口气。

没有反应。

“跪下。”命令的口吻。

顾凉城挟住迟薇薇,抓住她的手,让她跪在别墅门口。

“顾凉城,你放手,你弄疼她了!”迟睿上前扯开顾凉城的手。

“迟睿?呵,你终于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打算在国外躲一辈子!怎么,迟薇薇是我老婆,我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迟少是以什么立场说这种话?”顾凉城看到迟睿后,讥讽一笑。

“你……”迟睿哑口无言。

“哥,你先回去吧!”迟薇薇揉了揉吃痛的手臂。

“这是我和顾凉城两个人的事,我们自己解决。”平静毫无波澜的眼神望着迟睿,希望他能安心。

可迟睿哪里会安心,他依旧站在原地。

顾凉城见迟睿毫无动作,不由分说拖着迟薇薇进了家门,从客厅拖到二楼卧室,迟薇薇的手脚重重磕在楼梯护栏上,她吃痛的叫了一声。

迟薇薇被顾凉城丢到床上,他欺身而上,将她压在身下,双手将她的手禁锢在头顶,用皮带绑住。

“他碰了你哪里?这里?这里?还是这里?”顾凉城的冰凉的手在迟薇薇手上游动。

迟薇薇眼神悲凉,冰凉的触摸让她的身体本能的向后缩了缩。

“不说?”裙子被撕开,顾凉城的手探入她的腿间,手指在某个敏感点用力一捏。

“啊!”迟薇薇倒吸一口凉气,身体弓起,又落下。

“我没有!我没有!!”

“啊……”没有任何扩张,身体被狠狠的贯穿,他压在她身上,面色如霜,眼里散发着嗜血的光。

猛烈的撞击让迟薇薇感觉整个身体都散架了,她闭上眼,死死咬住唇,如同一滩死水,任由顾凉城在她身上驰骋。

顾凉城见她这副样子,莫名烦躁,冷着脸下来走向卫生间洗澡。


那年初见她便钟情于他,为了嫁他,她受尽屈辱,一无所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4603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