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夏初言和秦沐风却成了互看生厌的怨侣。

五年后,夏初言和秦沐风却成了互看生厌的怨侣。

第1章 装什么

初秋的夜晚除去了燥热带了些凉意,从窗户的缝隙里吹了进来,掀起细滑的绸缎,露出一双纤细精致的脚踝。

夏初言翻了个身想将被子裹紧一些,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一道急促气息掺杂着酒香落在了头顶,随后慢慢的开始游移,从脸颊、鼻尖、下巴、最后停留在了颈侧。

她全身狠狠的哆嗦了一下,瞬间清醒了过来。

借着朦胧的夜色,她一眼认出了伏在自己身体上方的男子。

“秦慕枫,你在干什么!”

闻到秦慕枫身上的酒味,她心底有些发慌,伸手想挣开那滚烫的体温。

秦慕枫双眼中斟满了鄙夷,扯来床头的幔绳轻而易举的将她的手捆在了头顶,讽刺出声:“呵,夏初言,你费劲心思嫁到秦家来,现在如愿以偿了还在这儿装什么?”

夏初言愣了一愣,不大明白他这番话的源来,晃神之间只觉胸口一凉,吊带睡衣被撕成了两半随之落在了地上。

“秦沐风,你混蛋!”

她奋力挣扎着,可双手被秦沐风困着,完全无法动弹。

他们五年未见,心中本有无数个疑惑待他解答,可是婚礼当天,她却在床边枯坐一整晚都没见着他的身影。

却没想到一个月后再次遇见,就是这般光景。

“结婚两个多月不见你回来,今天一回来却这样对我!”

秦沐风的双眸在黑夜中分外皎洁,带着些许醉意朦胧直勾勾的对上夏初言满含怒意的双眼,一字一顿语气平静得吓人。

“夏初言,像你这种厚颜无耻的女人,如果不是你们夏家利用爷爷对你们的愧疚之情提出联姻,你觉得我会娶你吗?你不会是觉得我还像五年前那么傻吧?”

夏初言长长得睫毛抖了抖,脸上得血色微微退了一些,嘴角泛起一抹苦涩得笑,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秦沐风目光变得凌厉起来,话语刻薄低沉:“夏初言,你们夏家把我这当垃圾桶,还想顺便从我这个垃圾桶这捞些什么好处去拯救夏家,你以为就这么容易?”

垃圾桶?

他的意思是说她是被人丢弃的垃圾吗?

秦沐风陌生的嘲讽像是一盆冰冷的水,将她火热的希冀浇成一团死灰。

她放弃了挣扎,呆呆看着头顶的幔帐,周围黑漆漆一片,唯有男人压抑的喘 息声时不时的在耳边响起。

一结束,秦沐风从床上抽身而出,赤身走进了浴室,夏初言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身体宛如被拆开重组了一般酸痛不已。

就在她快要睡着得时候,浴室的门忽然被推开,洗过澡的秦沐风发丝上还挂着些许水珠,他从衣柜里取了件新的衬衣,一边走,一边系着衬衣的口子。

经过她身边时,视线都没在她身上停留一眼,直接站到床头柜前,拿起皮夹从里面随便抽了一张金色卡片扔在了她身上。

“这卡是不限额的,就当犒劳你了。”

说完,他就往外走去,到了门口又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顿住了脚步,却没转过身来。

第2章 避.孕药

“还有,秦氏欠你们夏家的也还得差不多了,你接下来就给我安分守己做扮好你的秦太太,讨爷爷欢心就可以了。你如果做了一点对不起秦氏的事,我必定不会饶过你。”

他的话就像和着冰刀的水,毫不留情的泼在了夏初言的身上,割出了一道道无形的血痕。

她颤抖着身子,大脑一片空白,耳边是皮鞋撞击着地面,一下一下渐行渐远,最后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她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第二天,管家一如既往的端来了早餐叩响房门,提醒她到了上班时间,可这次却没和平常一样马上离开,而是将一颗白色的药丸递到了夏初言跟前。

“太太,这是秦总要我交给您的。”

夏初言侧头瞄了一眼,她心中隐隐升起些许不安,问道:“这是什么?”

管家犹豫了片刻,回道:“避.孕药……”

夏初言随之一怔,嘴角挂起一抹苍凉的笑,他还真是残忍,将她的尊严一次又一次的践踏。

她从枕头下面拿出秦沐风留下的那张银行卡交给了管家: “这个你拿去还给他吧,我不需要。”

说完,她转过身子走向床边躺下,顺势将头埋进了枕头间,声音闷闷的说道:“避.孕药你先留下,我等会再吃,你先走吧,我再睡一会儿。”

管家应允着出了房门,房间里陷入了寂静之中,夏初言却越发觉得不畅,随便往嘴里送了一些早餐后起身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出门。

刚到车库,外套袋子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忙着拿车钥匙,便侧着头用将手机抵在肩膀上,也没看来电显示,询问了几声,电话里头却无人应答。

她坐进驾驶座,看了眼手机屏幕,是个陌生的号码,正打算挂线,却传来一个冷漠熟悉的声音。

“听管家说,你没要那张卡,怎么?还嫌少?”

夏初言手上的动作顿住,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像是压了千斤重的石头,心脏每跳动一下都会在身体里掀起一股让人无法挪动的疼。

她努力压抑着情绪,尽量让自己好过一些,可秦沐风接下来的话直接将她坠到了万丈深渊。

“夏家已经不复当年了,我劝你最好学会知足,给你多少你就拿着。毕竟……你也不是第一次,值不值这些钱你应该心里有数。”

她心底升起一阵恶寒,身子止不住的发起颤来。

她咬住了下唇,直到感觉到一丝血腥味的时候,秦沐风再次出声,打破了平静:“我还听说,你曾怀过……”

夏初言听到这句话,全身狠狠的一哆嗦,难道他知道了那个孩子……

夏初言心底闪过一丝惊慌,她怕再继续说下去,秦沐风会知道些不应该知道的,连忙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我要S市的那块沿海地皮。”

不知道是不是夏初言接得太快的缘故,秦沐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电话里又静默了半响。

夏初言的车停在了车库的门口,挡住了不少车辆,一阵催促的鸣笛声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没等得秦沐风出声,就慌忙挂了电话。

不过几分钟时间,手机传来“叮咚”一声,一条简讯跳了出来。

“夏初言,说你厚颜无耻还真的一点错都没有。”

第3章 谣言

夏初言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句简短的话,直到长长的睫毛上结了一层雾气,最后还是没忍住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放声大哭起来。

她根本就不稀罕要那块沿海地皮,她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秘密不被秦沐风知道,才不得已出口要了那块秦氏刚入手的沿海地皮罢了。

而那个秘密,是只属于她一人,那就是关于她与秦沐风那个未出生的孩子。

是的,她曾与秦沐风有过一个未成形的孩子。

可是她没保护好他们的孩子,那时他正经历集团接班人竞选,她不想让他难过分心,就选择了隐瞒。

而现在她想和他重新开始,上天还会赐给他们一个宝宝,所以她想将之前的一切就此遗忘。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将这一切藏得很好,可是秦沐风还是知道了她曾怀孕的事,但幸好,秦沐风并不知道那是他的孩子。

三天后,夏初言接到一个邮件,是S市的沿海土地转让协议书。

夏初言知道这是秦沐风的安排,她只是稍稍瞄了一眼,正打算删除文档,工作台的座机却适时响了起来。

夏初言接听,里面传来的是秦沐风助理的声音:“夏小姐,秦总要我通知您,秦老先生今天出院,下午秦总会来接您去老宅吃饭。”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夏初言下意识的想要开口,可是话到嘴边,她又想起秦沐风前些天给的警告。

他说,要她扮好秦太太讨爷爷欢心,若两人分开去老宅肯定会遭爷爷怀疑吧。

夏初言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应允了下来。

下午五点半不到,夏初言就收拾好了东西在楼下等着,看了眼空荡荡的双手,又转折到附近的商场打算给爷爷买些礼品。

找到了个高档的男装定制店,刚踏进门,就被人认了出来。

只见一个营业员装扮的女子,一脸惊喜的打量着她。

“夏初言,你不是去英国结婚了吗?怎么回来了!”

夏初言不敢出声回应,她只觉得面前这个女子面容十分熟悉,却实在想不起来她的名字。

“好家伙,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我是你同桌晓琪呀。”

夏初言眨巴了几下眼睛,脑海里浮出个短发假小子与眼前这穿戴精致的营业员模样一点点重合,她眼中泛出一丝光芒,这可是她回国后第一次遇见老友啊。

可是,这姑娘刚刚是在说她去英国结婚吗?

这是从哪里传来的谣言?

“你刚刚说……我去英国结婚?”

“难道不是吗?你去英国的那一年,你的怀孕症断书在学校都快传疯了。”

可是她的诊断书在去英国之前就已经被她销毁了啊,夏初言下意识的想追问诊断书从哪里传出的,转而又怕再惹出一堆疑问,最终她只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转头挑起礼物来。

晓琪见状也识趣的没有继续说下去,与夏初言互换了手机号码后就回归工作岗位了。

等到秦沐风已是下午六点半了,夏初言正坐在公交站内出神,秦沐风的车停靠过来都浑然不知,直到一声短促的鸣笛声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第4章 误会?

夏初言呆呆的盯着秦沐风看着,她想看透眼前这个男人,在他心中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是否当初也和其他人一样,以为自己是急着结婚才跑去英国的。

“秦沐风……”终于她鼓起了勇气,打算直接问他,可刚唤出他的名字,却又不知如何问起,她埋下了脑袋迅速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厢内的隔音极好,静得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夏初言莫名紧张了起来,好不容易重组上了语言打算说出口,却被秦沐风抢了先。

“坐前面来。”

秦沐风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或许是车厢内太安静的缘故令夏初言的心底狠狠的哆嗦了一下,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说道:“其实我坐后座也挺好的,宽敞。”说完,她又往中间挪了些。

“我不想让爷爷误会我们之间出了问题。”秦沐风的语气变得有些不太耐烦,仿佛她再啰嗦一句,就要爆发一样。

夏初言吞咽了口唾沫,只好推开车门转到前座,末了还不甘心的嘟囔:“我们之间确实出现了问题啊,这算误会吗?”

秦沐风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车厢再次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夏初言轻咳了两声,开口打破了沉静:“我刚刚逛街……遇到了大学同桌……她说……”

她边说边偷瞄着秦沐风的表情,却见他还是那副淡漠的模样,自顾自的开着车,仿佛没听到她说话一样。

她深吸了口气,眼一闭心一横,下定决心将所有话一口气说出:“你应该也看过我的那个怀孕检测报告吧,我觉得有些误会,我必须……”

解释清楚,四个字还没等她说出口,车子就一个急停,夏初言差点撞上前挡风玻璃。

她惊惶又疑惑的看向秦沐风,只见他双唇紧抿着,面色覆上了一层冰霜,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关节都泛了白。

“秦……”她怯生生的开口,却被秦沐风厉声打断。

“误会?”秦沐风像是遇到了一个特别好笑的笑话一般,轻笑了一声:“指的是当初你怀孕这事是个误会,还是说你瞒着我出国结婚这事是个误会?”

夏初言被问得一时语塞,她提不起丝毫底气去否认这些,因为他说的所有事情都是事实。

“所以,你连问都懒得问我就选择不相信我?”

她垂下了头,双手紧紧的揣着胸前的安全带,喃喃着,像是问他又像是自语。

“那你告诉我,我要怎么相信你?难道说你当初根本就没有怀孕,也根本就没有和其他人结婚?”

秦沐风的声音淡淡的,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卑微。

夏初言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猛地抬头对上了秦沐风的幽深双眸竟有些无法自拔。

她有些不忍,但最终还是垂下了眼眸:“你说的那些……都是事实。”

夏初言的话音一落,秦沐风的瞳孔剧烈的开始收缩,仿佛在极力的压制着怒气,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都跟着颤抖了起来,下一秒,他便怒极反笑:“夏初言,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傻到你不管说什么我都会相信你?”

第5章 夏梦

夏初言强撑着不流泪,摇了摇头,视线却越发的模糊,渐渐的眼角变得湿润起来。

她摸索着车门把手打算推开,秦沐风却将油门一脚踩到了底,车子猛地窜了出去,夏初言的身子不受控制往后倒去,狠狠地撞在了座椅上。

一路上,秦沐风都挂着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而夏初言则是心事重重的盯着窗外的景色,这种无声的沉默一直延续到秦家老宅的院子里。

秦沐风熄了车火后将车钥匙扔给了管家,转到后备箱去拿买好的营养品。

侧方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清脆女声。

原本到了屋门口准备按门铃的夏初言闻声也回过头来,看到来人十分疑惑:“你们怎么来了?”

夏梦蹦跳着上前,一把挽住了秦沐风的胳膊,笑嘻嘻的回答道:“秦爷爷今天出院,我们当然要来看他呀。”

说完扭头向不远处提着礼品的夏致远招手唤道:“爸,你快点!”

秦沐风冷着眸子瞥了他们一眼,不着痕迹的将手臂从夏梦手中挪了出来,冲着不远处笑容灿烂的夏致远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夏致远面上热情的笑容瞬间凝固,打算去拥抱秦沐风的手也弱弱的收了回来,视线尴尬的四处张望了一番,最后落在了夏初言身上。

他摆出一副长者的架势,清了清嗓子说道:“言言,出嫁这才几个月,就不认识娘家人了吗?”

夏初言看在眼里,明知他是在秦沐风那里碰了壁,故意找台阶下,却也没揭穿,语气淡淡的回了声:“爸爸。”

对于这个称呼,她早已觉得生疏,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她与夏家早没了关系。

如果不是她还有些利用价值,恐怕夏致远完全记不起她这个女儿了吧。

此时秦老爷子应该是在屋内听到了声响,吩咐保姆开了门,夏梦率先看到了屋内的秦老爷子,一把推开愣在门前的夏初言,凑了进去。

秦老先生上了年纪,看到人多热闹甚是开心,忙招呼着:“都来啦,来,进来坐。”

夏初言是最后一个进的,换好鞋时所有人已转移到客厅聊得正欢,只是不见了秦沐风的身影。

她将下午挑选的礼品给了秦老先生,还没来得及拆开看,便听见一声惊呼。

“呀,秦爷爷你和我爷爷年轻的时候这么帅啊!”

秦老先生的注意力瞬间从礼品上转移开,被她的话逗的大笑:“可不是,我和你爷爷年轻的时候很多女孩子追的。”

夏梦顺势拿着相册坐到秦老先生身边,又是一阵畅谈,让老爷子将夏初言带来的礼物完全抛之脑后。

夏初言在一旁听了几分钟只觉得无聊,便起身去了厨房帮忙。

正巧保姆端了碗刚熬好的热汤打算放去餐桌,她便自然而然的接了过来。

可刚转过身没走几步就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整碗汤全倒在了夏初言身上,滚烫的汤水不偏不批的全泼在了她的胸口。

第6章 痛晕

大片灼热感令她不自觉地弓下了身子,瓷碗落在了木地板上发出闷闷的声响,保姆闻声从厨房出来查看情况,却被夏梦给拦了下来。

“没事没事,我姐不过是没拿稳汤,掉地上了,我们来收拾就好,你去忙吧。”

打发走了保姆,夏梦一把扯过夏初言的手臂,将她拉进了洗手间,然后狠狠的一推,使得她的后背直直的撞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墙壁上。

“你不是在英国已经结婚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来和我抢沐风哥?”

夏初言忍者疼痛抬眼看向跟前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记忆中她与夏梦并没什么交集,唯独一次见面还是在母亲的葬礼上,夏致远将夏梦带到她的跟前,说这是她的妹妹。

可那天她太过于伤心,根本没多的心思去理会这个所谓的妹妹。

之后她离开了夏家,与夏梦更是没有机会接触,但她感觉夏梦应该是个乖巧讨人喜欢的孩子,不然夏致远也不会每次提起夏梦都是一脸宠溺。

可直到刚刚,她才知道自我产生的感觉往往都是错觉。

“你喜欢秦沐风?”

夏初言说完这句话,胸口的灼痛感更加的明显,她深吸了好几口凉气,贴着墙壁僵站了好一会才稍微好了些。

夏梦看出了她的不舒服,故意用力的戳了戳她的胸口:“哼,要不是你,我早和沐风哥在一起了,不管是五年前还是现在你为什么总要坏我得好事!”

夏梦的手恰巧拍到了她烫得最严重的位置,猛烈的刺痛突然涌了上来,瞬间额角冒出了一层虚汗。

她抬起无力的双手抓住了夏梦的手腕,有汗珠落进了眼睛里,她也顾不上去擦,直勾勾的对上夏梦的双眼毫不示弱。

两人僵持了半晌,夏梦被她的眼神弄得有些心慌,手腕使了些劲的挣脱开来,却见夏初言随之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状况令夏梦有些不知所措,她愣在原地看着夏初言倒在地上的身子,脑中一片空白。

这时夏致远敲响了卫生间的门唤她俩出去吃饭,夏梦缓过神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拉住了他的手腕。

夏致远见她眼眶红彤彤的一片十分的担忧,将她前后检查了一番,急忙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夏初言……夏初言她……晕过去了。”夏梦慌慌张张的说道:“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怎么办呜呜……如果沐风哥知道了会不会讨厌我啊?”

夏致远皱了皱眉,虽然不明白来龙去脉,但大致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听明白了。

他探头往洗手间里看了眼,又看向一脸无措的夏梦,最终他叹了口气,说道:“我先偷偷把她带出去,你随后再去告诉秦老先生,就说你姐姐旧病复发,我带她先去医院了。”

从始至终他的表情都是淡淡的,没有说夏梦一句不是,还主动帮她出主意隐瞒秦家人,仿佛此刻晕过去的人不是他的女儿一般。

第7章 前夫

夏初言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医院通用病房里,她环顾了一眼四周,和她一样,都是些烧伤烫伤的病人。

不一样的是,除了她以外,其他的病人都有家属相伴。

若不是周围的人说着她熟悉的普通话,她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英国的时候,那些在医院与孤独为伴的日子。

她挣扎着起身从一旁的柜子里找到了自己的衣服换上,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恰时屏幕弹出一条未读短信:夏初言,现在沐风哥讨厌你,爸爸也不喜欢你,而在夏家你早已没了后盾,你既然选择了回来,那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活下去。

虽然是个陌生的号码,但通过短信内容不用猜就知道是夏梦发的,对于夏梦的挑衅,她并不畏惧,五年前的她就已经将生死置于了脑后,更何况现在。

她面无表情的盯着短信看了半晌,最后按了删除后将手机放回了袋子。

末了,她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往外走去,路过护士值班室的时候一眼就被认了出来,不等她进到电梯就有护士追了上来。

“夏小姐,你现在还不能出院。”

夏初言根本不理会她,径直往前走着,她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个地方,或者说,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再来这个地方了。

为了躲避护士,她转移路线跑到了楼梯处,刚推开那扇门却与人撞了正着。

突如其来的冲击使得她的胸口再次疼痛起来,她往后摸索着退了几步,直到靠在了墙壁上才停下来,闭着眼倒吸了好几口凉气,疼痛才稍微缓解下来。

本打算起身赔个不是继续往楼梯处走的,却听见和她相撞的那个人,说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语气里夹杂着一些意外:“夏初言,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初言抬眼看去,眼前这位金发碧眼身形高挑的男人竟然是她的老熟人艾伯特?

可是,他现在不是应该待在英国好好的做他的医师吗?

她呆楞着,完全没注意身后的门被推开了,追她而来的小护士气喘吁吁的扶着门把手,一边喊着夏初言的名字一边抬起头来,一看到艾伯特,白皙的小脸顿时一红,磕磕巴巴问道:“艾伯特教授……您怎么在这啊……”

“我在和我前妻聊天啊。”艾伯特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那小护士的瞳孔瞬间无限放大,捂着嘴一脸不可思议:“艾伯特教授……您结过婚了啊?”

艾伯特眼中覆上了一层戏谑,以夏初言对他的了解,这小护士的脸等下怕是要红成猴子屁股了。

所以趁他的话还没开口,夏初言迅速将他拉离了现场。

“我亲爱的前妻女士,你就这么担心我和其他女人产生情愫吗?”

“是啊,担心你祸害无辜单纯少女。”

夏初言白了他一眼,就往楼下走去,忽然她想起什么事猛地止住了脚步,使得艾伯特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地上。

“艾伯特,你怎么突然跑到中国来了,英国医院最近福利不好吗?”

她抬着毫无血色的小脸,往艾伯特凑近了些。

五年后,夏初言和秦沐风却成了互看生厌的怨侣。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