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里的一次迷路,竟引领我来到了清朝,热情如火的十三


故宫里的一次迷路,竟引领我来到了清朝,热情如火的十三


第1章 新生(1)

头好疼,怎么眼前一片漆黑?睁大了眼仔细地看了看,好像是在布幔里,外面有光。我挣扎着坐了起来,推开身上的薄被,想着这是哪里,小秋的宿舍吗?没听她提起过呀,算了,先下床再说,我掀起了布帘……

古香古色的布置,我试着走到窗户往外看,我是在故宫的哪个办公室里,我看……

什么也看不见,因为窗户上糊的是窗户纸,这是怎么回事呀,我赶紧告诉自己要冷静,先找到小秋再说,一回身,左手墙边放着的一个铜镜里映出了一个身影,好像是我。走近前看看,没错是我,可是这长辫子是谁的呀?我一低头抓住辫子狠狠地扯了一下,妈呀好痛!!眼泪都流出来了,仔细地再打量一下自己,除了这张脸没换,头发、衣服这都不是我的呀!难道说,我真的碰到这种人类未知的时光隧道回到了过去?还是老天爷看我故宫去得太多,干脆让我实地考察一番?

虽然我一直都是这样地幻想着,可从没想过真的会这样呀。低头看着衣服样式,是清朝的没错,好在没去别的时代,相对而言我对清朝的人事历史还熟悉一些。可我还是不明白,我这是整个人过来了,还是什么借尸还魂呀?这么半天也没人来理我。好在我是个乐天派,想着八成过不了两天我又回去了,所以得珍惜现在,四处看看。

正想着,突然听见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接着听见碎步声向我的门口走来,“吱呀”一声门开了,进来了一个梳着把子头的女人,穿着深蓝色的褂子,同色的裙子,一抬头看见我站在这里,“啊”的一声尖叫,冲了过来,把我抱个满怀,哭喊着:“小薇,你可算醒了,吓死娘了!”我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只能安慰地拍哄着她,听她激动地自言自语。仔细瞅了瞅她,眉目端庄,肤色白皙,很是文秀大方的一个中年妇人。正琢磨着,忽听她问道:“小薇,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娘去找大夫?”

“啊……不用了,我觉得挺好的,没事……”这声“娘”我还是有些叫不出口,因此含糊带过了。“真是老天保佑呀,你大福大贵,一切安好!”这夫人双手合十,不停地念着佛号,“这下好了,娘现在去叫丫鬟们过来,帮你梳洗一下,你也憋屈好几天了。我还得赶紧派人告诉你阿玛一声,省得他担心。”说毕转身走了出去叫人,我傻乎乎地站在那里,心想好像是来到了一个富贵人家,而且是满人。只是不明白这家的女孩怎么会跟我长得一样呢?唉!看样子只能找机会再问清楚了。

两个女孩走了进来,福身向我问安,个个很是清秀,均面带欣喜,看来是很高兴我的康复,又很是利索地帮我梳洗起来。我借机跟她们聊天,大概弄清楚了我在哪里,为什么生病,我又是谁。只是觉得复杂得很,没想到来这个时代的第一天,就已经有麻烦事等着我了。

雅拉尔塔茗薇,这就是我现在这个身份的名字。父亲英禄是镶黄旗的,官任户部侍郎,是个肥差。祖上本是武人出身,随太祖太宗征战沙场,浴血奋战换来了现在的富贵荣华。母亲文氏出身书香世家,家境却不甚富裕。父亲因为仰慕外祖父的才华,去上门求亲娶了文氏回来。而文氏只生一女——就是现在的我。大宅里的丫头知道的都很多,我从这两个丫头嘴里知道了我还有两个姨娘,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而我今年16岁了,之所以生了这场病,最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是待选的秀女。

“您不记得了吗?老爷跟您讲要您进宫去,您不乐意,跟老爷大吵一架,气急攻心,才昏倒的呀!”丫头小桃睁大了眼睛问我。“啊……记得记得,只是一时有些糊涂了。”嘻嘻哈哈地我把这个问题遮过去了。“小姐,您变得有点奇怪。”另一个丫头小菊说,“以前您不爱笑的,只是温柔沉默,现在看起来好像开心了不少。”

“真的吗?可能是因为病好了,心情也就跟着好了很多吧!”我笑眯眯地说。

“这样好,您就是什么话都不说,闷在心里,才会生病。”小桃说,“您想不想吃些东西?”

“好呀,我的肚子还真的饿了呢。”我摸摸肚子,想起早饭吃的是麦当劳的吉士汉堡。唉!虽说是垃圾食品,看来也有一段时间吃不到了。

“那您稍等,这就去给您备膳。”两个丫头施了礼就下去了。

还真是善解人意又体贴呢!我暗想,这样被人伺候着还真是从未享受过。不过选秀的事情,还真得好好弄个明白,我只是想在这玩玩,可没想过什么“红颜未老恩先断”呀!

正想着,那蓝衣妇人,就是……唉!算了……就是我现在的娘好了。笑盈盈地进来,跟我说:“小薇,你阿玛回来了。他听说你病好了,还没下职就先赶了回来。”话未说完,又轻轻皱起了眉,“女儿呀!不要再倔强了,你这次把你阿玛气得不轻,自己又生场病,何苦来呢?”说完看着我。

第2章 新生(2)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也只是静静地瞅着她。她轻叹口气:“我们这样的人家,这种事情是免不了的。虽说进了宫,想再见面就难了。可这也是咱家的荣耀,你爹娘的脸面。更何况要是不去,那就是抗旨不遵,是要满门抄斩的呀!”她拿起手绢擦了擦泪水,既无奈又期盼地看着我。我心想,原来如此。可是我答应了好像也没什么作用,这要是哪天我刷的一下又回去了,人不见了,那岂不是还得满门抄斩呀?!

“小薇?”

“啊,女儿知道了,不会再任性了,您放心吧!”我微笑着说,只能船到桥头自然直了,总不能让这个可怜的母亲一直对着我哭吧!“您不是说阿玛等着见我吗?别让他久等了,我们就过去吧。”我走上前拉着母亲的衣袖,笑着说道。

“啊,好好,真是我的乖女儿!”母亲万分高兴,拉着我的手,穿廊过院。

我边走边欣赏着周围的景致,百花齐放,小桥流水,浓淡相宜。空气自有一种清甜的味道。我暗暗地深吸一口气,听着耳边母亲的絮叨,暗想,据刚才丫头们说,现在应该是康熙四十年,那么这位伟大的皇帝也是奔五张儿去的人了,要是被他选中,难道要去跟个老头过下半辈子?转念又一想,看了那么多史书,还有一些电视剧,好像被选中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各个方面勾心斗角都得顾及到,更何况我又不是什么天仙美女,充其量只是清秀可人罢了。算了,何必庸人自扰呢?放下了这块包袱,心里更是觉得轻松,脚步也轻快起来,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一间正屋,门口的丫头看我们到了,立刻挑起帘子来。我随着母亲进去,一抬头就看见一位身穿官服、端正威严的中年男子坐在正中的太师椅上。母亲福身去请安,我一愣,也赶紧跟着做,虽然不太标准,也算是行了礼。

“听你母亲说,你身子好多了,已经没事了?”他问道。“是的,有劳父亲挂心,女儿身子确实好多了。”我低眉敛目轻轻说道。据说以前这位小姐是个温柔沉默之人,那我现在这副模样,应该不会引人怀疑吧。正想着,听到上面说:“那就好,再过两日就是初选,也望你能为我雅拉尔塔家增光耀祖,可万万不要再任性了。”

“是,女儿知道了。”我福了福身,看见他挥了挥手,我就下去了。门口小桃正等着我,真是太好了!要不然我可不知道怎么走回去。回去的路上想,这个时代的女人真是可怜,比书里写的还要没人权。就算生在富贵人家,也只是吃穿不愁罢了,一样还是附属品,被人用来交易。刚走到一个拐角处,小桃内急,我让她去茅厕,我留在原地等她,突然伸出一只手,把我拉到了假山后面……

“小薇,你没事了吗?真是太好了,我又没办法去看你,只能干着急。现下看见你没事,总算松了口气……”我正吓了一跳,还没回过味来,就听见这些话语像子弹一样射了过来。手腕被攥得紧紧的,很疼!可又挣脱不开。没办法,抬头往上看看是哪位仁兄如此激/情澎湃。

先是看见一个宽阔的胸膛,再往上,斯文端正的一张脸,只是因为激动或别的什么原因,红红的,觉得五官有些扭曲。见我瞧他,他很开心地笑了:“怎么了,几天未见,不认得了?”

“呵呵……”我傻笑了两声,心想,还真的是不认得呀!不过看他的穿着打扮,又能在这户人家来去自如,想来应是熟人,听他的口气,难不成是这个女孩的男朋友……

“小薇?”

“啊?怎么了?”我正在琢磨,突然手腕又被握紧了一下,一激灵,回过神来,“你先放开我的手,这样很疼呀。”我对这个陌生人说。“呀,你瞧我,一高兴就忘了形,没伤着你吧?”我看他又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正想安慰他两句……

“表少爷,您怎么在这儿呀?”回身一看,小桃回来了。表少爷!?不是吧?这可是近亲呀!怎么能……我暗自吃了一惊,可转过又想到这在封建社会很正常,可是对于我这个现代人来说,可就大大地不正常了,看来我那几句安慰的话也可以省了,耳边传来了他们的说话声,赶紧定下神来凝听。

“我听说表妹身子好了,赶紧过来看望,正好在路上就碰见了。”小桃向我望来,见我默默无言,转身说:“老爷太太都在前庭,小姐也是刚好转,正要回去休息,那您……”

“这样……那表妹你先回去休息,我去给舅父他们请安,过会儿再来看你。”

我淡淡地点了个头,福了身,转过头就走,也不想管这年轻人心里会有何想法。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贵族小姐了,只是一个迷了路的过客,男女之间的是非恩怨我可不想搅和进去。一路走着,小桃不停地窥视着我,我心里有数,想来以前那位小姐见了他表哥不是这副表情和态度。

第3章 新生(3)

弯弯绕绕的,总算走了回去,进了屋顿觉一室凉爽,本想立刻躺倒在床上,但随即想到两个丫头还在旁边,只好顺势依床坐下,静下心来细细想想这半天的遭遇。

“小姐?”“啊,怎么了?”一抬头看见小桃站在我面前,“您是不是……啊……我是想问您是不是现在就吃东西?”

“好呀!刚才就很饿了,经你这么一说,觉得更饿。”我笑着说。两个丫头都笑了,转身要出去。

“等等。”我叫住了她们,“我平时待你们如何?”二人面面相觑,不知我为何发问,小菊说:“很好呀,小姐虽然不爱说话,但从未责罚我们,总是温柔相待。”

“哦,那我的心事你们也应了解了?”小菊愣住了,小桃立刻明白了过来,“您是说对表少爷的事?”

“嗯。”我点了点头,心想借这个机会弄明白,省得日后应付不来。

“您二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自是相厚,您这次跟老爷争执,不也是为了……”说到这,小桃顿住了,可能是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脸色有些惶恐。

“不碍事的。你今儿个也瞧见了,为了爹娘亲族,我得去参加选秀,所以不想再节外生枝,又或耽误了谁。”我微笑着说,“你们与我如此亲厚,定会明白今后该怎么做了吧。”

“是,奴婢明白了。”小桃福下身去,又拉了一下还有些迷糊的小菊,小菊也赶紧弯下身去。“好了,你们赶紧去帮我弄些饭来。”我挥了挥手,让她们下去了。

终于安静了,我站起来在屋中走动,想着远方的家人会不会为我担心,而我又什么时候,又怎样才能回去?想来想去,觉得心中好像油煎一样,却怎样也理不出个头绪。只是隐隐觉得,好像还是得回到故宫去,回到那间让我迷失的房子,才能找到答案。也就是说,无论如何,我得去参加选秀,这样才有机会进入到那个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进去的地方。

理清了方向,觉得心里好过了些,不禁又有些激动。想想到了那天一定很有趣,是不是真像书中、戏里那样?就可以见分晓了,而且还有机会见到那些历史中的人物,又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

屋外传来了脚步声,还隐约有着饭菜的香味。呵呵,我的口水都快要出来了,这里的可都是真正无污染的蔬菜呀,肯定很美味。我伸了个懒腰,心中大声说,今天先来吃饱了饭,明天是好是坏,也是明天的事情了。但我那时还不知道,明天真的有一个好大的惊奇在等着我。

第4章 选秀(1)

空气中有种淡淡的香气,蓦地张开了眼,仔细想了想,才明白自己这是在哪里。看着绫罗纱帐,织锦棉被,一时之间有些恍惚。正想着,听见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吧,我醒了。”我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些。“吱呀”一声,门开了来,小桃小菊端着梳洗的用具走了进来,“小姐醒了,昨夜睡得可好?”

“还好,就是梦太多,睡得不安稳。”我笑着打了个招呼。一翻身起来坐在床沿上,小桃走上来帮我更衣,我觉得别扭,可想想又忍住了,就随她去了。洗漱完毕,小菊帮我梳头。“别盘什么花样了,编个辫子就成了。”制止了这个丫头想在我头上大做文章的举动,我可不想一天扛着个沉重的脑袋晃来晃去。等她梳完了,我自己在照身镜里瞅了瞅,雪白的褂子,绯红的比甲,乌亮的头发,看来极是清朗文秀。不禁心中暗喜,原来自己穿上了古装,倒是比牛仔、衬衫来得漂亮有气质。

“小姐起身了吗?老爷太太已经在前厅了,等着小姐呢!”门外传来了一个丫头的声音。“就来!”小桃答道。

“小姐,太太的丫头来请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好。”想来是要去问安。我肚子饿了,可又不好意思提,想想过会儿子总是要吃早饭吧?现在也只好忍忍了。

早上的空气很新鲜,带着那种让我从睡梦中醒来的香气。我不禁做了个深呼吸,又挥了挥手臂,突然发现几个丫头正睁大了眼睛看我,回过神儿来,悄悄吐了下舌头,又装作敛容端庄地向前走去。过了一个穿花小门,进了一间采光良好的厅堂,看见老爷太太正坐在主位,我走上前去,福下身:“女儿给阿玛,额娘问安。”

“好好,小薇呀,你昨天睡得可好?”太太满脸温柔地问我。

“很好,劳额娘费心。”

“你今天收拾一下,就要过去了。”老爷的声音突然传来,吓我一跳。“过哪去?”我直愣愣地就问了出去。“你这孩子,生了场病,就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了,今天你就要去海子边的别院呀!所有的秀女都在那里,以备初选呀!”太太赶紧答道,显是怕我又惹老爷生气。“是。”我低头答道,心中有些惶恐,虽然一直想去见识,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我对这里的人情世故还不太了解,就被送去那种规矩多多的地方,要是出了纰漏,要了我小命,那可就不好玩了。正在胡思乱想,又听见老爷说:“有丫头跟你去,你不用担心没个贴心人,不过到了那里要事事谨慎,规行矩步,不可再任性妄为了。”

“是,女儿知道了,请阿玛额娘放心。”我心中暗喜,好在还有人跟我同去,有了问题也可以问询一下,至于其他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太太走上来拉住我的手:“走,先去用早点,娘再帮你归置归置。晌午就该去了,也不知道以后……”说着话就抹眼泪。我眼角瞥见老爷一脸的不以为然,心中苦笑,赶紧拉着她往外走,心想不管如何,填饱了肚子是正事。我心里虽然不踏实,不过想想过了中午就可以看见一群美女去争奇斗艳,想来也是件蛮有趣的事情。昨晚上又打听出这家的小姐也只是略通文字,不是什么一代才女。这时代的女人大部分都是不识字的,要读也都是些《女诫》、《三字经》什么的。想来好笑,我现在这个爹是因为仰慕外祖父的才华,才去娶了娘,却偏又认为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不过这样也好,要是他把自己女儿教得琴棋书画无所不通,那我今天可就只有撞墙的份儿了。

我走在这花团锦簇的院子里,呼吸着依然香甜的空气,带着期待而又不安的心情等着那个时刻的到来。这是我误打误撞回到这个时代以来,第一次有机会去看看她真正的风貌,而那正关系着我的将来,就像一团迷雾,而我正努力地把它拨开。

“咣当、咣当”声中,马车缓缓地走在官道上,过去的车子也没有什么减震装置,甚是颠簸。好在是在京城,天子脚下,路面均铺着细黄土,感觉还好。只是到了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晕车——晕马车。不过这不能减少我半分的激动和兴奋。

我略掀开车帘,望着外面的繁华景象。天儿正是春夏交汇之际,是北京最舒服的天时气候之一,街上人头涌动,卖凉糕的、消暑用具的、剃头的、杂耍的,看起来好像是在拍电视剧,却又是那么的真实。我贪婪地用眼睛吞噬着眼前的一切,幻想着有天要是能四处去走走看看,那真是不枉来此一遭了。正看着,只见车头一转,顿觉一股凉凉的微风扑面而来,眼前一亮,一大片海子顿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四下看看,感觉好像是到了北海附近,只是还未看见白塔,想一想,清朝的内务府好像就在这边。马车沿着海子边走,又是一个转弯,哇!我眼前出现了好多的马车,许多人在忙碌着。很多看起来跟我一样的女孩,在下车,进府。丫头、老妈、下人充斥其间,真是乱糟糟的一团。

第5章 选秀(2)

“小姐,前面就是了,马车过不去,咱们就这儿下车吧。”丫头小桃在车边问我。“好。”我对她点了点头,放下窗帘,扶着小桃的手下了车,跟着她往前走去。后面家丁拿着我的行李,紧随着。我四下张望,看见那些姑娘,有紧张的,有羞涩的,有兴奋的,也有些不知所措的。我暗想,像我这样好像看戏一样的,只怕也是独一份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起来好像是电影学院的招生考试,只是没有男生罢了,我不禁低笑了出来。

小桃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摆摆手,示意她继续前进。连拥带挤,总算走到内务府门前,丫头上去报出我的出身、来历、姓名,专有一个太监负责核对名册,只见他吓死眼地看了我两眼,在一个本子上勾了一下并示意我上前,我走了过去,对他微施一礼,那太监又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几眼,“在这儿按个手印。”

“啊,是。”他那个嗓音吓了我一跳,还真是难听,说不出的一种声调。我按了手印之后,就有人上前去接了行李。“你们回去吧。告诉老爷太太都挺好,不必挂心。”我回头打发了家人,“请公公带路。”而后随着那小太监进入府中,也终于迈出了我进这个神秘宫廷的第一步。

府第很大,小太监带着我们七拐八绕地来到了一排偏房,一躬身:“姑娘就住这一间吧,天字三号房。跟您说,住过这儿的秀女,人人都有个好出路。”我一愣,看着他谄媚的笑容,心下有些明白了:“那多谢公公了,小桃……”丫头机灵地拿出一锭银子,看着他眉开眼笑地收了起来,“姑娘要是有什么事情,就找我秦柱儿,保证给您办得妥当。”

“那可真是多谢了,望公公今后多多照应了。”我心想这书里戏里都是这么说的,照本宣科应该没错吧!“成,那您歇着吧,后半晌还有几起子事呢!”小太监躬身退下。

推门进去,甚是简单的屋子,只有一些生活必备的物件,想来大家也都住不长,也就没什么必要布置了。

“您歇会儿,我去收拾归置一下。”

“好,辛苦你了。”丫头自去忙活,我随便拣张椅子坐下,刚想伸伸懒腰,就听见人声传来,看来我暂时的邻居来了。还没等我站起来看仔细,就听见人说:“这间房好,住过着的秀女都有好出路……”我不禁喷笑了出来,看来这内务府有好出路的房子还真多,要照这个架势,那皇宫里怕是早满员了吧?“嗯,真是谢谢公公了。”突然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好奇心大起,顺着窗户望去,蓦地,与一双美丽的眼睛不期而遇……

“呀!”窥探的时候被人看了个正着,有点儿不好意思,可是那美丽眼睛的主人却对我温柔地笑了笑,我不禁回她一笑,看她向隔壁走去。看着小桃忙忙碌碌,我自觉无事可做,随手拿了一本从家里带来的书,一看是《竹枝词》。心里虽然腻烦,可也别无他法,只好耐着性子看下去,不一会儿,倒也看了些滋味出来,只当是进行一次中华传统文化的再熏陶吧。

正看着,听见了轻轻的敲门声,小桃走过去开了门,我一抬头,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孩正微笑着站在门外,正是我的邻居。我站起来走上前去,还未说话,只见她优雅地福了个身:“这位姐姐,我擅自过来拜见,没有打扰了您清读吧?”我一笑,把书随手递给了丫头,“怎么会,我正愁没人说话聊天呢!”我本性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本能地对任何人和物有着高度的好奇。

“快请进,请坐。小桃,去沏茶来。”

这姑娘袅袅娜娜地坐了下来,抬起那双美丽的眼睛,仔细地打量着我,我也老实不客气地看了回去。真的很漂亮,比我好看多了!杏眼,娥眉,白肤,樱口,乌黑的头发,纤细的身材,看来16米左右,甚是娇小玲珑,年岁也不过十五六,却偏有一种成熟.女人才有的风韵。

“姐姐好美。”

“啊?”我一愣,才反应过来是她在夸我,“您过誉了,跟您比起来,我不过尔尔罢了。”这是真心话,我确实比不上她容貌出众。

“姐姐过谦了,您自有一种文秀清朗的气度,定是出身不凡。”

我心下有些明白,莫非是来盘我的底,看看是否够得上竞争对手?转念一想,我的来历确实不凡呀,来自未来,她倒是没说错,暗自偷笑。那姑娘看我表情怪怪的,有些不知所措,轻微地咳了一声,我一惊,反应过来自己又在乱想失态了,端起了笑容:“我小字茗薇,镶黄旗的,父亲是户部侍郎英禄。”

“哦!原来是雅拉尔塔家的小姐。”我笑着点了点头,小桃正好把茶水端了上来,我谦让了一下,端起一杯,吹着上面的茶叶沫子。

忽又听见她说:“我是汉军旗郑家的女儿。”

第6章 选秀(3)

“噢,这样呀……”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背景,只好端起茶来喝,以做遮掩。又听她道:“小妹小字春华。”噗……我的一口茶全喷了出去,郑……郑春华???那不是小说里才有的人物,杜撰出来的吗?我拼了命地咳嗽,吓得小桃和这位郑姑娘赶紧走上前来帮我拍抚。好一阵子,才算压了下去。我惊疑不定地望了她一眼,看她也正奇怪地看着我,赶紧把我内心的惊讶和疑问都压了下去。“这茶好烫呀。”我向小桃抱怨道。丫头笑道:“哪有像小姐那样喝茶的,一大口就灌了下去。”郑春华也笑了出来:“姐姐真有趣。”

“呵呵。”我跟着傻笑,心想总算是掩了过去,忍不住又看了她两眼。她抬头望望窗外,“时候也不早了,姐姐也请休息吧!过会儿子还有事情呢!小妹也回去休息了。”

“啊,好啊。”我赶忙站起来送她。到门口,她突又回过身来:“真是与姐姐一见如故呢!不知往后能否继续交往呢?”

“好呀,我也很是开心认识了你呢。”我微笑着说,心下真的不讨厌这个初识就吓了我一跳的姑娘。她开心地笑了:“过会儿再来找姐姐同去。”同去?去哪儿?本想问她,又一想一会儿就知道了,就点点头,看她回屋去了。我转身回来坐下,心中还是激动得很,但又有些糊涂。是巧合呢?还是历史中真有其人?这可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了。现下想破了头也无用,顺其自然吧。刚到这儿就有这么大的惊奇给我,真不知后面还有什么。人受了刺激好像比较容易困,我打了个哈欠,看看时辰,好像离着集合时间还早,告诉小桃到时辰了叫我,翻身上了床,立刻香甜地就睡去了。反正有什么事情也管不了,总得养好了精神才能对付,睡梦中不知又会有什么,真希望能梦到家人……

“嗯……”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真是好舒服呀!一觉醒来,觉得神清气爽,心里头很熨贴,觉得今天一定有什么好事发生。昨个下午,我和小春(是她让我这样称呼她的)一起去大厅集合,略数了数,总有五六百人汇集在一起待选,真是环肥燕瘦,各有春秋。以前认为古人长得并不出色,看了那么多现在复原的古人模型,也没觉得哪个很漂亮。不过现在看来真有那么几个是有当明星的素质的,即便在现代,也是美女一名呀!

叽叽喳喳……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的女人凑在一起,效果就可想而知了。我和小春一走过去,就有无数道目光扫射过来,从头到脚,无一遗漏地被X光了一下。小春很美,我也不差,俩人走在一起是满扎眼的。我倒是不在乎,在我那个时代,谁走在大街上,不是周围得有个上千号人,还会怕人看?可小春就略有些羞涩了,攥着我袖子不肯撒手。我无奈之下,也就随她去了。

“当!当!”忽听两声锣响,看见一个内务府的官员走上厅前台阶,放大了声音,“各位待选的秀女,从今个儿起两个月内,你们都要在这里,学习皇宫内院的各种规矩,不能离院;过了这段日子,是凤凰是凡鸟也就知道了。望各位安生养息,好自为之。”四周的女孩们又叽叽喳喳地谈论了起来,过会儿也就各自散去了。晚饭都送到房里,自由也不是很限制。正想着,小桃推门进来,侍候我起床,自从穿越到这儿以后,天天有人把我照顾得舒舒服服的,这要是能回到现代,还真得好好地适应一番呢。

“小姐,下午才学规矩呢,您上午想做点儿什么消遣呢?”

“嗯,让我想想……对了,我想出去走走,就四处转转。”

“啊,可是昨个儿不是说了,不让出门呀。”小桃接着说。我笑笑看着她:“干吗?怕我逃跑呀。”这丫头腾地红了脸:“瞧您说的……”

“我知道了,别担心,我只是在这府里四处走走,昨个儿来的时候,看见有好几处不错的景致,想去瞧瞧罢了。”

“那我跟您?”

我摆摆手:“我自个儿想清净一下,午饭前就回来,你要没什么事就歇着吧。这几天也辛苦你了。”

“是,谢谢小姐。”小丫头有些意外但又很开心地目送我出去。

我顺着甬道按我的记忆往海子边走去。想着小桃,丫头人不错,但肯定是受了现在我那爹娘的吩咐,要紧盯着我,显是怕我再闹点儿什么事情出来。我摇了摇头,不去想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跟我都没关系,我有我自己要做的事情。渐渐地听到了水声,我不禁精神振作了起来。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自小就喜欢那有山有水的地方,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智仁兼备呢?“呵呵……”想来好笑,不禁低笑了出来。

转个弯子后,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水域出现在眼前,翠柳拂岸,波光粼粼,一阵清爽的凉风扑面而来。我深深地为之陶然,深呼吸了一下,大步向海子边走去。到了岸边,看见好多石头砌成的河岸,野趣盎然。我四下观望,除了杨柳、春花,并无别人在,放下心来,拣着一处平坦又紧挨着水面的石头坐了下来,闭上眼睛,感受着微风拂面,点点阳光的照射,心下极是惬意,嘴里不禁哼起歌来。

突然,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赶紧睁开眼睛四下打量。没有呀……真是奇怪了。转念一想,自从来了这儿每时每刻都很紧张,生怕出了什么漏子被人瞧了出来。过了一会儿,没什么异样的感觉,也就放下心来,自在地享受着难得的安宁。太阳慢慢地上来了,有些热度了,我用手遮着眼,心想反正此处很是僻静,不如……

身随意动,我脱了鞋袜,光着脚浸入了水里。“唉!”我大大地叹了口气,真是太舒服了!这也算是人世一大享受呀!用脚拨弄着水,心下庆幸好在满人不缠足,不然现在看着一双畸形的脚丫,别人不知道,反正我是笑不出来了。看着水面,觉得底下好像影子闪过,是鱼吗?我又往前凑了凑,想看个清楚。

“喂,你好自在呀。”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啊!”吓得我不禁向水面栽了过去,心中正大喊倒霉,胳膊就被人攥住,硬拉了回来。我用手捂住心口,让自己赶紧平静下来,过会儿觉得好多了,定神看时,一双皂靴,雪白的下襟,再往上……

“啊……”我低呼了一声,一双我从未见过的漆黑双眸正定定地望住了我。

第7章 初见(1)

傻傻地看一阵子,发现那双眼睛里传来好笑的意味,我这才猛地惊醒了过来:“你是谁?”

“你是待选的秀女吗?”他不答反问,本不想理他,可转念一想算了。“嗯,现下这儿的姑娘不是秀女的真不多吧。”我讽了回去,心想我这身藏蓝的袍子,一看就是选秀时穿的制服,他还真是明知故问。我抬眼,笑问:“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你是谁了吧,小鬼?”只见他脸上腾地就红了起来:“你说谁是小鬼?”

“就是你呀。”我仔细地看着他,分明超不过十五六岁,姑娘今年已经二十五了,叫他小鬼有什么不对?他退后一步,忍了忍,可终究忍不住:“你还不是一样,也是小鬼,又跟我有什么差别了?!”

“啊!”我一愣,这才想起来我现在可不也是十五六吗?呵呵!还真是开心呀,返老还童了。那男孩看我不怒反笑,也是愣住了,呆呆地望着我。我这边高兴完了,一抬头,看见他傻乎乎地,又是一笑:“你说对了,我也是个小鬼,那么我们算扯平了。”我自转过身去,望着水面,觉得身边一动,转头发现那个男孩坐在了我的身边,也望着水面无语。我不想说话,只是闭了眼静静地体味着这份祥和。

“你是谁家的姑娘?”他突然问我,我睁开眼,看见他细细地望着我,不禁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暗自叹道,这孩子长得真俊,长大了可不得了,迷死一大票呀!英姿勃勃,很有男儿气概,显是年纪尚轻,身量还未发育足。

“喂,为什么不说话?”嗬!吓我一跳,我发现他沉了脸,却极有一股威严感,我下意识地回答道:“我是雅拉尔塔家的。”

“噢,户部侍郎英禄是你父亲?”

“对。”我看着他,又转过头去不说话了,心想这小鬼还真是臭屁。“咦,你的额角怎么有伤?”我发现那里青紫了一片,还隐约有血痕,凑上前去看,却被他推开,还瞪了我一眼,还真是……我瞪了回去,还真是不可爱。我把手帕浸入了冰凉的水里,拧干,上去扳过来他的脸,轻轻地擦了上去,他一惊,想挣扎……

“别动,我只是看它碍眼而已,擦干净了我才懒得管你。”我感觉手下的身体一僵,不动了。我淡淡地笑了开来,不知为什么,这个男孩给我一种很心疼的感觉,也许是他眼睛里的那份与他年龄不符的愁闷,也许是他那倔强的脾气,总之很想照顾他。擦干净了,又把手帕重新洗了洗,敷在了他的额头。歇口气,我又坐了下来,发现他在看我,很认真地,让我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很显然他发现了,因为他眼里浮现出了一种揶揄的笑意,我有些生气,竟被一个比我小十岁的小鬼嘲弄。转过头去不想理他,可他竟凑了过来,挨着我。我浑身不自在,反手去推他,好重,他懒洋洋地任我乱推,也不说话,我倒是出了一身躁汗,也懒得理他了,忽然发现他专注地在看什么,顺着他的眼光一看——我的脚,可能因为过去的女人不穿凉鞋,那双脚雪白纤细,肢理分明。“很美。”他笑着说。这人小鬼大的小色狼,本来我是不在乎的,这在现代很正常,脚有什么不能看的,可不知怎的,就是不想让这小子看。我转过身去穿袜着鞋,收拾完了,起身想走,却被他一把拉住,差点跌进他怀里,再挣扎着想站起来,被他按住。抬头想骂,却骇然发现他离得近近的,彼此呼吸可闻。

“你好特别,我很喜欢你,一定要讨了你去。”

“是吗,那还真是荣幸呀!只要你能有这个本事。”我很幼稚地反驳了回去,这个小子很是能够撩我的火气。他笑了,很坏的那种,一个黑影压了过来,我下意识地一闪,一个温热的吻留在了我的颊边。

“你等着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闪了闪,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我站那里哭笑不得,竟被个小孩吃了豆腐去,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呀。摇了摇头,看看时间不早了,也该回去了。一路走还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觉得这个时代的人还真是早熟得很,想想那男孩临去之前所说的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穿着、气质倒像是个好出身。算了,无非是个孩子,怎能把他的话当真,下午还得听规矩呢。想来真是头疼,最讨厌开会了。心里乱糟糟的,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摸摸脸,热腾腾的,不知是太热还是因为刚才……我加快脚步往回走去,想把一切的迷乱抛在脑后。

我的天呀,累死了,我晕头晕脑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也不管丫头怎么看了,一头就倒在了床上,不肯动了。小桃吓了一跳,赶紧上来轻推我:“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别吓我呀!”我头埋在枕头里,本是一句话也不想说,可听着小丫头明显是带了哭腔,只好转了头去看她,“没事呀,你别急,只是觉得好辛苦。”我扮出了一副苦相给她看。“哧!”丫头笑了出来:“您还真会唬人呢,下午不是学规矩吗,怎的就累成了这副模样?”说着上来给我按摩推拿。“嗯……真是舒服呀。”按了一会儿,“您渴不渴,我去给您倒碗茶来?”

故宫里的一次迷路,竟引领我来到了清朝,热情如火的十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