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樱二十岁与江辰西结婚,至今已有五年,她倾尽所有去爱他,包容他,连尊严都彻底放下。

苏樱二十岁与江辰西结婚,至今已有五年,她倾尽所有去爱他,包容他,连尊严都彻底放下。


第1章 离婚吧

苏樱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当她正满心甜蜜地在厨房做着“爱心早餐”,听着莫扎特的胎教音乐时,江辰西居然将离婚协议书甩在了她的脸上。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辰西,你……你这是做什么?”

她二十岁与他结婚,至今已有五年,倾尽所有去爱他,包容他,连尊严都彻底放下。

可现在,自己已怀有他的孩子,他为什么突然要离婚?

“做我应该做的事。”

江辰西的瞳孔是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看着苏樱就像看一个陌生人。

“我不明白。”苏樱委屈地说道。

江辰西冷笑出声,指着她说道:“好,既然你装傻,那我不妨再提醒你一次。五年前,你给萱萱的那场手术,把她害得不孕不育不说,还用下流的手段上了我的床,让我不得不娶你,最后害得萱萱背井离乡。现在我告诉你,萱萱回来了,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至于你,签了离婚协议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当然,肚子里的孩子必须留下,我会给你一笔钱,从此以后,你都不许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听到这番话,苏樱整个人完全懵了。

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脑袋“嗡”得一声,变得一片空白……

“难道……难道你当初娶我,就是为了让我生下小孩,然后把我的孩子给安萱萱抚养?”

苏樱难以置信地看着江辰西,身体因为悲伤而颤栗,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这是梦吗?

此刻,她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梦啊。

“没错,你对我而言,只是一个代孕的工具。”江辰西冷冷地说道,声音毫无感情。“让你走,是因为你欠萱萱,也欠我的。现在,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不!我没有害她!辰西,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害她!五年前的手术,我都没有碰过她的子宫!至于我为什么会睡在你的床上,还被记者看到,这个我自己也不知道。辰西,我也是受害者啊!”

苏樱崩溃地大喊着。

这些年以来,她无数次的跟江辰西解释过,然而这个男人却从来没有相信过自己。

或许,在他的心中,自己就是一个心狠手辣,卑鄙无耻的女人吧?

泪水模糊了苏樱的眼眶,大颗大颗地顺着脸颊滚落下来,肚子一阵绞痛,似乎孩子也感应到了母亲的情绪,跟着悲伤起来。

“够了!”

江辰西皱起了眉头,猛地冲到了苏樱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怒声说道:“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手术结束那天,萱萱亲口对我说,是你害了她,当时我还找人做了检查,一切都和她说的一样,你还想怎么狡辩?就算她骗我,你同事总不会骗我吧?苏樱,你这个无耻的女人,明明做了这么恶毒的事,却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实在太让我恶心了!我告诉你,我受够你了!要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小孩,你以为我会忍你这么久?今天这离婚协议无论如何你都得给我签上!”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笔用力塞进了苏樱的手里。

“不!我不要签!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啊!你凭什么把我的孩子送给安萱萱?凭什么?”

苏樱哭喊着,挣扎着,然而她的力气,却远远不如江辰西。

只能任由这个男人,握着她的手用力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第2章 绝望

苏樱从未想过,会有如此绝望的一天。

虽然她很清楚,江辰西一开始并不喜欢她,但是在这么多年的夫妻生活里,她以为总会摩擦出些感情的。

原来,这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他碰自己,只是为了自己给安萱萱做代孕。

这种结果,如果一开始她就知道,说什么都不会让自己怀孕的。

苏樱嚎啕大哭,想去抢夺江辰西手上的离婚协议。

江辰西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将协议书放进了口袋里,并将苏樱用力推开。

“苏樱,你和我相处了这么久,应该知道我江辰西是什么性格。那些得罪过我的人,现在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绝不会轻饶你!但是,如果你还妄图抢走孩子,伤害萱萱,我一定会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

江辰西冷冷地说道,转身就走。

啪嗒!

苏樱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耳边,回荡着他的无情的话语,心就像被撕裂了一般。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怀胎十月,眼看孩子马上就要分娩,却要被人抢走的痛苦。

为什么?

她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江辰西这么无情,要把自己和孩子分开?

“江辰西,我不会让你抢走我的孩子的!”

苏樱哽咽着喊道,四处看了看,然后猛地站起身,冲到餐桌面前,拿起上面的餐刀,抵在了自己的喉咙上。

“不要逼我!不然我就……我就和孩子一起死!”

苏樱流着泪,握着刀的手腕微微颤抖,因为过于激动,刀锋不小心划破了她的皮肤,丝丝血痕流淌而出。

江辰西眯起了眼睛,平日里那无可挑剔的俊脸,此刻却散发出咄咄逼人的杀气,就像一道寒池,将整个房间给包裹。

“你找死!”他冰冷的声音从喉咙中挤压出来,“本来,我还打算让你和孩子多待几天,一直到预产期。不过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来人,把她给我带到医院去,立刻进行生产,是死是活无所谓,我只要孩子!”

江辰西愤怒的命令刚刚落下,门外立刻冲进来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一拥而上,将苏樱往门外拖拽而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苏樱的挣扎无济于事,江辰西甚至都不在乎她手上的刀子是否会伤到自己,任凭这几个保镖,粗鲁地按住了她。

苏樱感到肚子疼得厉害,就像有什么东西踢打在上面一般。

但是,这般疼痛,却远不及江辰西话语对她的言语伤害。

“是死是活无所谓,我只要孩子!”

他的一字一句,就像利刃一般,切割着她全身的皮肤,血肉,肝肠。

五年了,这五年的感情,究竟换来了什么?

本以为怀孕之后,他会开始在乎自己。哪怕,只有一丁点一丁点的情感,都能让她欣喜若狂。却没想到如今,他会如此残忍,如此冷酷。

“辰西,算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好不好?辰西!江辰西!!”

保镖拽着悲痛欲绝的苏樱往门外走着,她的目光却始终盯着那个高大冷漠的背影,希望他能回头,希望他能改变心意。

可是,他没有。

直到自己被拖进车里,他都始终没有回头。

是那样的决绝,那么的冷酷。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自己在这个男人眼中,终究是不值一提……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年轻女人走到了江辰西身边,她看着车内苏樱圆鼓鼓的肚子,脸上涌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嫉妒与阴毒。

只是在江辰西目光看向自己的瞬间,立刻变得楚楚可怜,眸中含着泪,身子仿若无骨地靠在了江辰西的身上,柔柔弱弱地说道:“辰西,我可能一辈子都当不了母亲了,你让我也进去陪产好不好?”

第3章 阴谋

在车内看到这一幕的苏樱脸色大变,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这个女人的脸她再熟悉不过了,正是污蔑自己,说自己害她无法生育的安萱萱!

她要做什么?

她是不是要抢走自己的孩子?

不!

不可以!

“我不要这个女人陪我!我不要!”

母爱的力量何其强大,她居然瞬间从几个保镖手上挣脱开来,疯了一般往外面冲去。

可她才刚刚走出几步,就撞在了一个结实高大的胸膛上。

苏樱抬起头,不禁打了个寒颤。

高处,是那张熟悉且俊美的脸庞,他的眸光不带半点起伏,冷漠的五官华美而又冰凉,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子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

“你们怎么做事的?连一个女人都抓不住吗?”

他低沉的嗓音,就像一把利剑,让身旁几个高大的保镖们噤若寒蝉,一动不敢动。

“把她给我绑起来!”

江辰西冰冷的嗓子,犹如一道冰川,眼中的决绝更是让苏樱心碎撕。

“不要!不要这样对我,辰西……”

苏樱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用求饶地语气哭嚷道。

江辰西用力将手抽回,大声喝道:“都聋了?还愣着干嘛!!”

保镖们再次冲了上来,手里拿着绳子,不顾苏樱梨花带雨的哭泣,将她五花大绑,往车上推去。

苏樱眼眶泛红,手指甲按在江辰西的手臂上,划过了一道血痕,犹如火烧一般的疼着。

江辰西脸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脸上终于涌出几分不忍。

可是,他并没有任何动作。

就这么任凭苏樱被拖进车里,看着汽车扬长而去,直到消失。

“辰西,苏樱这么被迫生产,一定会很紧张很害怕的,我怕到时候出什么事,毕竟那可是你的孩子啊!这样吧,你让我进去一起陪产,反正这辈子我都做不成母亲了,好歹让我看下女人到底是怎么生孩子的,满足一下我当母亲的心愿。”

安萱萱依偎在江辰西怀中,说着说着就哭了,滚烫的泪水落在江辰西的手背上,伤口似乎变得更疼了,却也掩盖了那莫名其妙的愧疚与心痛。

“傻瓜,我答应你就是,别哭了。”

江辰西轻轻擦拭着安萱萱的泪水,之前的冷漠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温柔,然而脑中,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苏樱之前悲痛欲绝的模样。

他想不明白,那个女人结婚后从来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就算自己再怎么欺负她,折磨她,她始终都是笑呵呵的。

可是,为什么她今天却哭的如此伤心?

难道……

“不,这一定是她的伪装,这个女人心机很深,知道用眼泪博取同情。可惜,她不是萱萱。”

江辰西吐出一口浊气,压下了心中的焦躁。

……

金花市第三妇产医院。

产房内。

苏樱肚子疼得不行,加上全身被绳子绑住,心中格外恐惧。

眼见安萱萱来到了她的面前,压抑许久的怒火,“腾”得一下涌了上来,眼睛死死地盯着安萱萱,恨不得冲上去咬她一口。

“安萱萱,你为什么要害我?你明知道,五年前的手术我没碰过你子宫!”

安萱萱面无表情地看着狂躁的苏樱,嘴角浮现出讥讽笑容,说道: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江辰西是我的男人!你要抢走我的男人,我就要让你死!”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放在了苏樱的肚子上,脸也贴在上面,笑吟吟地说道:“其实啊,我不孕不育是天生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怀孕。就算没有五年前那场车祸,没有你给我做手术,我也生不出小孩。不过这种事,我怎么能让辰西知道呢?他可是江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如果生不出小孩,我哪有资格嫁入豪门?所以呀,五年前那场车祸,都是我一手安排的。我知道你在哪家医院上班,所以特地指名道姓让你做手术,为的就是陷害你,毕竟成为江太太身体虽然可以有缺陷,但是心肠歹毒可就会遭人恨了!”

第4章 生产

安萱萱的声音很轻柔,但听在苏樱的耳中,却像是世上最残忍,最恶毒的话语。

苏樱在床上不安地挣扎起来。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就算我喜欢辰西,可曾经你们在一起时,我并没有对你们做什么!我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份卑微的爱情,甚至我对他的感情只是暗恋,根本没有影响到你们……安萱萱,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姐妹啊!”

苏樱哭喊着,心中更多的却是失望。

安萱萱冷哼一声,用力捏住了她的下巴,恨声说道:“没错,就因为我们是表姐妹,我才更不能让你爱上江辰西!”

无论如何,这件事都不能让江辰西知道!

否则,自己所有的计划都将泡汤!

想到这里,安萱萱眼中闪过一丝凶狠之色,一把掐住了苏樱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苏樱,我不会让你活下去的!我不妨实话告诉你,其实五年前是我给你和辰西酒里下了药,记者也是我找来的,我要让辰西对你恨之入骨。这五年来,我不断地在他面前展现我的痛苦,就是为了避免他爱上你。现在你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而我安萱萱,则会成为这个孩子的母亲。可是,我只要一想到,这个孩子并不是我的,而是你和辰西生下来的,我心里就不很不舒服!所以,你认为我会让你把孩子生下来吗?”

苏樱瞪大了眼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你……你想对我做什么?”

“看在咱们姐妹一场,我就让你和你的孩子一起上黄泉。这样的话,起码你路上不会太孤单不是?”安萱萱冷笑着说道,抬起拳头,狠狠打在了苏樱的肚子上。

“啊——”

苏樱惨叫出声,痛得浑身直哆嗦,几乎要晕倒过去。

安萱萱眉头一皱,伸手按住了苏樱的嘴巴。

她知道,现在是弄死苏樱最好的机会,因为是临时生产,医生和护士还没有来,正好趁这个时机,把这个心头刺给摘掉!

苏樱想尖叫,但因为被安萱萱捂着嘴巴,叫不出声,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人生头一次,她感到如此绝望。

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近乎无情身影。

江辰西,你在哪?你的孩子就要被人害死了!你快来救救你的孩子啊!

泪水,夺眶而出。

苏樱绝望地在心里呼唤着那个名字。

可惜,他并没有来。

鲜血犹如涌泉般顺着腿根流下,腹中的疼痛不断加剧。

她感受到,那个小小的生命正在离自己而去……

就在这危急时刻,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很快,医生和护士们从外面走了进来。

安萱萱脸色一变,连忙把手松开,不动神色地挤出了一行眼泪,嘶声哭喊道:“苏樱表姐,苏樱表姐你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孩子怎么办?苏樱表姐!”

苏樱喘着粗气,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个心如蛇蝎的表妹,很想立刻揭穿她的真面目。

可是,经过这一番折磨,她终于还是忍受不住,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

医生们吓坏了,连忙对苏樱进行抢救。

毕竟这可是江家太太,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他们一辈子都别想在这个城市混饭吃。

一旁的安萱萱静静看着一切,双拳紧握,心中怒火滔天,充满了不甘。

这孩子,终究还是要生出来了么?

第5章 无情

黑色的幕布盖住了辽阔无垠的天空,点点繁星在夜空中闪烁着,窗外的草丛里,不时传来阵阵虫鸣。

病房内,苏樱幽幽转醒,发现安萱萱已经不在了,身边是一脸焦急的陈嫂。

她心头一颤,下意识地捂住了肚子,惊声叫道:“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有没有事?我的孩子呢?!”

之前所发生的一幕幕,就像走马灯一般在苏樱的脑海中交叠闪烁。

离婚协议书,江辰西的无情,狠毒的安萱萱……

苏樱突然很恐慌,想要站起来,可刚一起身,小腹处便传来撕裂的疼痛,又迫使她倒在了床上。

“太太,你刚生完孩子,身体还很虚弱,千万不要乱动!”

陈嫂吓得脸色发白,连忙说道。

苏樱转过头,紧张道:“陈嫂,我的孩子现在在哪?有没有事?”

她急得都要哭了,紧紧地抓着陈嫂的手,脑中全是安萱萱恶毒的表情。

十月怀胎,她吃尽了苦头,承受着别人不知道的心酸。

她怕,安萱萱针对自己无所谓,不过孩子是她的命!

作为一个母亲,她绝不能容忍自己孩子出现任何一点意外,就算是付出自己的性命,也绝不能!

陈嫂看着悲痛的苏樱,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连忙说道:“太太别担心,小少爷很健康,白白胖胖的,已经被江先生带走了。”

苏樱愣住了。

小少爷?

原来,是男孩啊……

孩子和江辰西在一起,应该是安全的。

她的嘴角扬起了笑容,仿佛之前所受的痛苦与委屈,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

不过,江辰西之前说过,这个孩子生下来之后是要给安萱萱抚养的。

一想到安萱萱之前的所作所为,那恶毒的嘴脸,苏樱顿时全身发凉,心好像被拴了块石头似地直沉下去。

“不!不可以!我不能让他带走我的儿子!那是我的儿子!”

苏樱越想情绪越是失控,猛地掀开被子,发疯般就往外冲。

可刚走几步,却因身子虚弱,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陈嫂连忙上前搀扶,急得劝道:“您才生完小孩,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否则对身体……”

“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儿子!你放开我!”

苏樱的泪水肆意的飘洒着,胸口像被刀子割了一般难受,脑中又想起了江辰西绝情的话语。

“是死是活无所谓,我只要孩子!”

为什么?

为什么他不让自己看一下孩子?

至少,应该让她知道,孩子是像江辰西多一点,还是自己多一点。

苏樱因为过于激动,伤口再次撕裂,白皙的双腿间又渗出了鲜血,身体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

安萱萱站在门外,鄙夷地看着这一幕。

“啧啧,好多血啊?陈嫂,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叫医生!”

陈嫂连忙点头,跑出去叫医生了。

听到安萱萱的声音,苏樱愣了愣,刚准备问她自己的儿子怎么样了,脚背突然感到一阵剧痛,竟是被安萱萱用高跟鞋踩在了上面……

第6章 对错

钻心的疼痛让苏樱全身都微微战栗着,但她不能此时虚弱给她看,强撑着迎上安萱萱的目光。

安萱萱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不堪的苏樱,之前满心的不甘和愤恨在此刻都化作无比的满足。

“怎么?不甘心啊,没用了,以后你的孩子都只有我这一个妈。呵,你还没见过那小东西吧,皱巴巴的丑死了,哭个没完没了,吵得我耳朵疼,我当时真的想捂住他的嘴帮他永远停下来,那哭声真是让人心烦。”

“你疯了吗安萱萱!他就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你这样做会不得好死的!”

苏樱想到孩子和心如蛇蝎的安萱萱待在一起,心中一阵揪痛。

安萱萱用手掰过她的下巴,冷笑道:“不得好死?现在生不如死的到底是谁?他承受的所有都要怨你自己。苏樱,我是没办法生育了,所以我才没办法把你送到辰西的床上,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如果不是江家那什么破规矩,我怎么会把自己深爱的男人拱手让人!凭什么你的儿子可以继承江家的所有?!我告诉你苏樱,他哭的我太烦了,我给他喂了药让他睡会,如果他醒来后再吵个没完,保不准我会怎么对他! 你记住,我才是他的妈,你放心,你永远都不会见到他的!”说罢,安萱萱加重了脚下的力度。

“你这个贱人!”

听完安萱萱一番话,苏樱心中如同刀割一样痛。

她怀胎十月拼死生下的孩子,竟然被她这样对待!

她简直是个恶魔!

“江辰西就不管吗?这好歹是他的亲生儿子!”

江辰西是苏樱最后的希望了。

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再怎么样他也不会任由安萱萱这么对待孩子的。

安萱萱嘲讽的看着苏樱,用力撕碎她涌上来最后的一点希望。她笑着说:“你以为只有你能给他生孩子吗?生个孩子谁都可以,但是我,是独一无二的被他放在心上的人!所以他才不会在乎你儿子怎么样!”

苏樱感觉自己的希望彻底破碎了,连带着心也一起。

“安萱萱你胡说!一定不会这样的!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她推开安萱萱猛的将自己的手从她脚下抽出,完全无暇顾及手上的疼痛。

想到自己怀胎十月艰难生下的孩子被安萱萱虐待,而孩子的亲生父亲也放任不管,苏樱心中又气又悲愤,她好像身体里迸发出了一股子力量,猛的推倒安萱萱的同时,翻身骑在安萱萱的身上,并用双手勒紧她的脖子。

“你这个贱人!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你敢动他一根手指试试!去死!”

苏樱像疯了一样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安萱萱撕扯着苏樱的头发,可一阵阵窒息感依旧袭来。安萱萱用力挣脱着,她万没想到一个如此虚弱的女人此刻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苏樱你快放手!你是不是疯了!”

江辰西推门进来就看到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的场面。

“辰西,帮帮我,这个疯女人想要杀了我!她说我抢了她的孩子!”

安萱萱脱离了苏樱,终于逃脱那股子窒息感,她急促的喘着气,脸吓得煞白。一旁的江辰西看到安萱萱如此,心中泛起一阵心疼,他转身猛的扯过苏樱,按着她的肩膀用力往外一推。

只听到病房中的玻璃破碎的声音,接着苏樱就直挺挺的向窗外摔去。

第7章 他从未爱过她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猝不及防,没有人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江辰西脸色微变,想伸手抓住下坠的苏樱,然而身后的安萱萱“啊”的吃痛一声,使江辰西晃了晃神而停顿了一下。

在愣神的瞬间,苏樱的手顺着他的指尖滑过,随着破碎的玻璃一同坠落,从他的眼前消失。

一瞬间他觉得心突然被揪了起来,好像被人用手紧攥,疼的他难以喘息,又悄然平复。

苏樱万万没有想到江辰西会因为安萱萱对她大打出手。

她应该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的,只是她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记得她初见他时,她就爱上了他,仅仅一眼,她就深陷不能自拔。她喜欢他,悄悄为他做了许多事,然而一切都是无用功,在得知他喜欢自己的表妹安萱萱的时候,她就将自己爱恋的心偷偷收了起来。

从来没期盼能和他有什么故事,然而没想到一个阴谋把他们推到了一起,他娶了她。

尽管江辰西从未把她当作妻子,但和他在一起的那两年仍旧是她最幸福的时光。

她明白那段美好的时光是不属于她的,是因为安萱萱的算计,她才有了和他说话的机会,才能离他近一点。所以在这两年来的生活中,不管江辰西怎么看不起她,怎么羞辱折磨她,她都无怨无悔,只要在他身边,就可以了,就够了。

得知自己怀孕之后她多么开心啊,她有了一丝丝期盼,甚至奢求着有了这个孩子后,他们的关系可以近一些。

说不定她能够得到他的一点点喜欢,说不定他会因此“施舍”她一些爱,只要一点点就好啊。

凭借着孩子去挽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她从来不屑如此,然而对于江辰西的爱让她卑微的如此渺小,她终于是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怀孕的每一天里,她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幻想中,她想着有了孩子他们就能慢慢过上美满的生活,然而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骗局,是江辰西为了能和安萱萱在一起而设的局。

她知道江辰西的心中甚至连他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比不上安萱萱,但是为什么在他伸手的那一刻,她心中还有一点点期盼,希望他能伸手拽住自己。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她的意识也逐渐涣散。

她一定是活不了了,这么高的楼层落下。

这可能是她的命吧,深爱他四年之久,为他生子,然而在第二天自己就即将坠亡。

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吧。

从始至终,他都不爱她啊。

苏樱感觉身体越来越轻,她闭上眼睛,嘴角扬起一丝笑容,一下子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入骨的疼,她仿佛能感觉到自己的骨头七零八落的被打碎。

在江辰西扶起安萱萱的时候,苏樱坠楼时绝望的眼神在他脑子里不停地回放。

他的瞳孔猛的放大,手抖的几乎没法控制。心像是被浸在冷水里又捞出,有人走过又狠狠的拿鞋尖碾过。疼痛和窒息猛的冲上他的身体。

“都愣着干什么!救人!”

江辰西一把推开了安萱萱,迅速冲到了阳台边上,在苏樱身下蔓延开的血色深深扎入他的眼中。

她就这么死了吗?

第8章 她也只是如此

被甩出去而扑倒在床上的安萱萱愤愤的抬头看向江辰西,却看到他眼里的阴郁漫延开来,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这样的江辰西看起来好陌生。

是他爱上苏樱了?不会的,他为了自己的可以和苏樱离婚!那为什么刚才他那样着急?

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辰西,表姐还好吗,这里这么高,她不会……”

“你吓到了吧,先回去吧。”

江辰西的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安萱萱读不出他的其他情绪,但也不敢再开口说什么。

“那好吧,我先回去,顺便去照看一下孩子。”

“别去了,有专人照看孩子,先让阿强送你回去。”

江辰西紧紧扣着窗框,关节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白,看着楼下的救护人员将苏樱抬上担架,然后推入了电梯中。他一下子感觉好像窒息一样,胸口像堵了一团棉花,越来越难以呼吸。

他没想过会这样。

他没想把她推下去。

她竟然那么轻瘦,像一片纸一样。

此时的江辰西完全忽视了安萱萱,他的心全在苏樱身上,他从未这样过,这让安萱萱心里很不舒服。

她眼里一瞬间闪过一些嫉妒和狠绝,但很好的被她压了下去。

安萱萱突然哭了出来。

“辰西,你是不是觉得这是我的错?都怪我这一切才会发生,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意啊,我就是想来看望一下她,我……”

“萱萱,我知道。但在外人眼里,她还是我名义上的妻子,况且刚生产不久,这件事情我必须处理好。”

江辰西眼里掩着些不耐烦,但也还是温和的安慰着安萱萱。

看到江辰西情绪比较稳定,不似刚才那般让人看了有些害怕,安萱萱才有些安心下来。

“那好,那我先回去了。”

“嗯。”

江辰西让人送安萱萱回家。

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冲到了急诊室,眼睁睁的看着毫无生气满身血污的苏樱被人推进去,苏樱看上去比平时还要小一点,她毫无生气的样子就像个坏掉的洋娃娃。

苏樱这样一副模样让江辰西一时间不能面对。

婚后的这几年,他有许多事都对她很过分,甚至是两人夫妻生活的时候都喜欢用绳索捆绑住她,看她挣扎,看她痛苦,他就有一种发泄性的快感。

他以为他都已经这样对她,她总会怕他,惧他,然而到了第二天,她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还是会温柔的为他准备好他喜欢的早餐,在自己出门前会贤惠的替他整理好衣领。

所以他一直觉得苏樱就像块石头一样,永远都不会生气,可现在脆弱苍白的苏樱在他面前静静地闭着眼,他心中很闷,好像是突然被抽走了所有的氧气。

到底她也不过是个柔弱女人。

抢救室的红灯像血一样的刺眼,也刺痛江辰西的心。

没过多久护士慌忙冲出来,匆匆抱了许多袋血浆又跑了进去。

医护人员各个都匆匆忙忙进出着,在门开合之间,江辰西看到失去意识的苏樱静静地躺在床上,毫无生气。

“江总,江太太伤势太重了,一只腿恐怕是……而且刚生产完又高楼坠下引发了大出血,现在情况很危险,家属需要签字。”

主刀的医师站在江辰西身旁小心翼翼的说着,额头上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苏樱二十岁与江辰西结婚,至今已有五年,她倾尽所有去爱他,包容他,连尊严都彻底放下。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