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城最年轻有为的裴佑祁正值风华气盛的时候却得了一场重病,而只有她能救...

谁能想到锦城裴家最年轻有为的裴佑祁正值风华气盛的时候却得了一场重病,而只有她能救裴佑祁


第1章 交易的是命不是爱情

“林沐沐,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吗?你觉得我会娶一个肚子里揣着别人孩子的女人吗?”

裴佑祁眼里的鄙夷毫不掩饰,林沐沐并不觉得有任何的意外,或者说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是裴佑祁这样的表情,或者比他更甚。

只是别人的孩子吗?林沐沐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她也想说这个孩子是别人的孩子但是几个月的相处血浓于水的亲情让她不得不为这个孩子考虑。

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林沐沐眼神再次恢复平静,她看着裴佑祁声音冷静:“裴总,我们交易的不是爱情,而是你的命。”

没错,裴佑祁的命现在在她的手里。

谁能想到锦城裴家最年轻有为的裴佑祁正值风华气盛的时候却得了一场重病,而她的骨髓是救治他的良药。她以此为挟要求裴佑祁娶她为妻,在所有人眼里她不过是抓住了一个嫁入豪门的机会,只有她知道她想要的不过是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你是不是把自己看的太高了!”这个女人居然想用这样的条件逼他娶她,简直痴心妄想,她觉得她的一份救命之恩值得这么大的回报吗?

原本裴佑祁还想如果林沐沐能同意手术他可以给她一笔钱保证她以后的衣食无忧,却没想到林沐沐这么贪心。

林沐沐自然看明白了裴佑祁的想法,嘴角微动露出几分略显惨白的笑意:“不是我把自己看的高,而是裴总的命值得这个价,不是吗?”

林沐沐越是这样的冷静,裴佑祁越是生气。

他从来没想过一个女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连要挟别人都能做的这么的理直气壮,捏着别人的命来达成自己的私欲,简直让人恶心。

“既然知道我的命值什么价就别痴心妄想,我劝你认清自己的身份。”裴佑祁说着不想再理会林沐沐,他不信这么大的锦城找不到第二个跟他骨髓相配的人。

大概是太过生气,裴佑祁离开的动作没有任何的顾忌就那么撞在林沐沐身上。

林沐沐下意识的想要护住自己的肚子,却还是撞到一边的桌椅摔在地上。

身体的疼痛瞬间被肚子里的疼痛掩盖,林沐沐终于露出今天见面以来第一个惊慌失措的表情,她抓着裴佑祁的裤脚忍着疼痛求救:“孩子,我的孩子…”

尽管这个女人让裴佑祁觉得恶心,但他还是不能对一个无辜的孩子见死不救。裴佑祁正准备去叫护士却突然一阵头晕目眩,撑着床头的扶手他努力的做深呼吸却被更大的痛感侵袭甚至连抬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该死的,低声的咒骂却不能缓解身体的疼痛,裴佑祁很快觉得他连呼吸都快要被剥夺了看了眼地上的女人却终究是什么也做不了的摔倒在地上。

林沐沐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她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扯着嗓子一遍遍的喊着护士。

好在这儿是医院,不过几声的功夫护士就进来。

一时间兵荒马乱的。

第2章 同意结婚

不记得谁说过,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门关走一趟,能不能顺利全看平时积善。

林沐沐躺在病床上看着身侧已经入睡的宝宝,不知怎么就想起这句。

苦涩一笑,林沐沐觉得如果她平时真的积的善足够多的话,现在就不该是这个样子。

不过这种话也只是当成玩笑听听,林沐沐小心翼翼的伸手触碰着宝宝的脸颊,瞬间被这种神奇的感觉带动。这是她的孩子,以后会叫她妈妈,想到这儿林沐沐脸上的笑意更大,那是初为人母的喜悦。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打断这一室的寂静,林沐沐抬头看向进来的两人并不意外。

“你是林沐沐?”苏秋珍明显是才哭过,整个眼睛都是红通通一片。

林沐沐自然知道这个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女人哭成这样是因为什么,任谁的孩子危在旦夕只要不是铁石心肠的怕都是这个样子,她安静的点点头等着苏秋珍接下来的话。

“沐沐,阿姨知道现在求你有些为难了,毕竟你才生了孩子。”苏秋珍坐在林沐沐床头试图去拉林沐沐的手被林沐沐巧妙的回避,苏秋珍尴尬的笑了继续,“但我相信你能体会我的心情,我希望你能救救佑祁,好吗?”

“可以。”林沐沐如此爽快的答应出乎了两人的预料,但下一秒林沐沐提出的要求却让两人同时变了脸色,“只要裴佑祁跟我结婚,认了这个孩子,我就救他。”

“这…”苏秋珍有一瞬的愣神,她想过这个女人会要一大笔的钱只要不过分她都可以接受毕竟这关系到自己儿子的命,但现在林沐沐提出的要求是裴佑祁娶她同时还要带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进他们裴家,这个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

“沐沐,佑祁现在还在手术室这个我们不能替他答应,你换一个其他的要求,不管是多少钱我们都会答应你的。”

林沐沐摇头,她想要的是给这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那是再多的钱也买不来的。

“算阿姨求你了好吗?”苏秋珍见林沐沐摇头更加慌了,直接对着林沐沐就跪了下来,“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还怎么过啊!”

林沐沐错开眼神只看着睡着身侧的孩子不语,她想她走到现在这一步大概真的是因为平时善事做的太少了吧。

“你提的要求我们同意了,但是手术必须马上就做。”一直沉默的裴言博终于开口答应了林沐沐的要求,比起娶一个女人自然是儿子的命更重要,如果命都没了其他还有什么值得去计较的。

苏秋珍下意识的就想反对,但想起现在还在手术室里的裴佑祁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看到结婚证,我就进手术室。”林沐沐坚持,以他们两个人现在的特殊情况由裴家出面办个结婚证并不是问题。

“好,我现在就让人去。”

第3章 做个了断

初秋的阳光带着夏末的余热透过玻璃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裴佑祁睁开眼正好迎上了那寸阳光。

“佑祁,你醒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苏秋珍激动的拉着裴佑祁的手,几乎是颤抖着声音,“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你没事了。”

“手术?”病发之前的记忆瞬间回笼,裴佑祁有些意外,“林沐沐同意做手术了?”

提到林沐沐,苏秋珍脸上闪过一丝不快话到嘴边忍了忍什么也没说。

裴佑祁将目光转向一边的父亲:“你们答应了她的条件?”

裴言博点头,他知道这件事裴佑祁是不同意的:“那姑娘这样做应该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既然结婚了以后好好相处。”

“就算处不来也没什么,现在离婚的多了去了。”苏秋珍接着说道,不说林沐沐有没有用救裴佑祁这件事来威胁他们,就算是没有这件事一个肚子里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她也是不能作为儿媳妇接受的。

“你现在别想那么多好好休息,养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裴佑祁点头,面色如常任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许久之后,裴佑祁才重新开口:“小雪现在在哪儿,她知道这件事了吗?”

“她还没回国,事情已经这样你跟她解释清楚后就别联系了。”裴言博知道这个决定对裴佑祁而言是痛苦的,但对方雪他却不觉得有多愧疚。

裴言博身子不好不是一天两天了,做为最亲密的恋人怎么会毫无察觉,除非是压根就不关心。更何况这一个月以来裴言博住院到处找合适的骨髓配对早已不算什么隐私的事只要有心总会知道,但那个女人只是忙于事业从来没露过一次面。

但这些话他不知该如何跟裴言博说起,现在断了也就罢了。

裴佑祁并不知道裴言博心里对自己的恋人是这样的看法,但如裴言博所说的他跟方雪之间确实要做一个了断了,只是这个了断还需再做吗?

一个月前方雪闹着要出国巡演,那个时候他病情加重打算住院想要她留下甚至提出如果方雪离开他们就分手,他原想等她留下后告诉她自己的病情,却没想到方雪还是走了甚至等不及他的解释。

他也以为他可以像以往那样守在原处等她回来,只是这一切是不可能了。

而这一切都因为林沐沐那个贪婪的女人,他本来可以给她足够的钱她却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她毁了这一切!

第4章 求你离开他

国际机场,来往的行人拖着行李箱或谈笑风生或形色匆匆。

人群中女人一身连衣长裙极为显目,宽大的墨镜将她的容貌遮去大半却掩盖不住她浑身的气质。

“我的姑奶奶,你这是不怕狗仔追来是不是?”经纪人从身后赶上来拉着女人快速的上了一辆黑色的越野车。

“姐,你别激动行不行?”一上车方雪就摘了墨镜,撩着自己的波浪长发随意的倚在椅背上,“送我去雪园。”

那是裴佑祁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公寓,也是她的住处。

经纪人有些为难的看着方雪,“我给你安排了其他的地方。”

“为什么要去其他的地方?”方雪不解,笑道,“你怕他生我气?放心吧,他就算真的生气只要我回头肯定不会跟我计较。”

这几年他们之间不一直如此吗?所以她从来没有因为这次巡演跟裴佑祁吵架的事而担心过,谁让裴佑祁爱她呢?

“他结婚了。”经纪人如实道,她并不想管方雪感情的事,但她没想到方雪居然会完全不知情。

“结婚?”方雪并没有将经纪人的话当真,“他要真的结婚那新娘子肯定是我,可惜我还没同意呢。姐,你就别逗我了。”

“你自己看看。”

方雪不在意的接过经纪人递来的手机,等看到上面那则新闻时脸上的笑终于绷不住了。新闻是在大半个月之前的,很简单的几句话大意就是裴佑祁奉子成婚,最后还有一张应该是记者偷偷从医院拍来的照片,方雪盯着照片的女人满是不可置信。

……

看到方雪出现在医院的时候,林沐沐以为方雪是找错了病房,毕竟她们之间的协议早就终止还是被方雪主动要求终止的,实在是没什么见面的必要了。

所以当方雪拿出一张支票的时候,林沐沐很是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一千万,离开裴佑祁。”方雪居高临下的看着病床上的林沐沐,在她看来这笔钱可比之前约定的多了多,林沐沐没有拒绝的理由。

“抱歉,做不到。”

“为什么?这笔钱足够你支付你母亲的生活费也足够你过很好的生活了。”她知道林沐沐缺钱,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觉得林沐沐没有拒绝的理由,“还是你觉得不够想要更多?”

林沐沐并没有看向那张支票,她只是看向方雪重复着刚才的话:“钱你带走,这件事我做不到。”

“你…”方雪压下心里的怒火看着从始至终都平淡如常的林沐沐,终于一改之前的傲气拉着林沐沐委屈道,“沐沐,你知道的我跟他是真心相爱,如果你们是因为这个孩子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我知道,我当初让找你帮忙后来是我做的不对,但我真的不想失去他,你成全我们好吗?”方雪说着突然拉着林沐沐的手跪了下来,“算我求你了好吗?”

林沐沐最是见不得别人苦着求她,可这段时间她已经连续被人求了两次,而这一次她也只能拒绝连可讲的条件都没有。

第5章 让他恶心

裴佑祁的手术做的很成功,骨髓匹配的远比预期中的好,虽然还不不能行走如常但精神状态却是不错的。

从能借着轮椅行动开始,裴佑祁就想着见一见他这位法律上的妻子,他倒要看看林沐沐那个女人现在是什么样子,别当真以为领了证她就是裴太太了。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看到这一幕,这个女人不仅仅是贪心还很可恶,他居然看到林沐沐让方雪给她下跪。那一刻,他恨不能冲过去将方雪扶起来,他都从来没舍得让方雪受一点委屈这个女人凭什么让方雪给她下跪。

听着方雪哭着求林沐沐成全他们,裴佑祁更恨自己的无能。

可他还是忍住了想要进去的冲动,现在的他是不配出现在方雪面前的,不管是他现在坐着的轮椅还是他已经结婚的事实,都让他明白他已经对不起方雪了。

不知道房间里她们又说了什么,方雪没再跪在地上。

裴佑祁看着方雪要出来赶紧让自己的身子面对墙壁,他连呼吸都紧张的要停止,但方雪从病房出来满心只是对林沐沐的愤怒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裴佑祁。

看着心爱的人一路往前进了电梯,裴佑祁才转动轮椅进了林沐沐房间里。

“我说过了,我不会同意跟他离婚的,你别来了。”

“你就这么想跟我在一起还是这么想守着你裴太太的头衔?”

林沐沐刚才以为是方雪去而复返所以才说那样的话,直到听到裴佑祁的声音转过身来才发现自己刚才说的话对象错了。

这是手术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林沐沐没想到裴佑祁会主动来找他,“你怎么来了?”

“我如果不来又怎么会看到你那么恶毒的心肠,你就那么喜欢让人跪着求你?”

“我没让她这么做。”从一开始她就拒绝的很干脆,她不会要她的钱也不会答应她的要求。

但是裴佑祁显然不会相信林沐沐的话,更何况他刚才亲眼看到方雪给林沐沐下跪了,想到这儿他心底的怒火燃烧的更旺:“林沐沐,你就这么想舍不得裴太太的位置?”

“其他人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觉得你也能骗的了我吗?”裴佑祁眼里的鄙夷毫不掩饰,“说起来你为什么不让你儿子的父亲娶你,还是说你也不知道他是谁?”

看着林沐沐咬着唇不说话,裴佑祁以为一切都被自己说中了更加觉得林沐沐恶心,说出的话也就不再有任何的遮掩:“你的私生活到底是脏成什么样子,怎么,连谁搞大了你的肚子都分不清,所以才赖着我来娶你?”

“不是的,我…”

林沐沐没想到裴佑祁会对她有这么大的误解,其他的她都可以不在意但关系到孩子她必须要解释。

只是不等她的解释,裴佑祁嘲讽道:“我没兴趣听你编故事,你好自为之。”

看着裴佑祁消失在视线里,林沐沐真的很想拦下他告诉他所有的一切,告诉他这个孩子的父亲就是他啊!

第6章 秘密协议

一年之前的林沐沐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有着最爱的人每天的憧憬就是有天可以买所大房子给她的母亲住,可以和心爱的人一起走进神圣的殿堂。

但这一切都随着那场噩耗彻底的破灭。

林妈妈被查出癌症晚期的时候林沐沐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她们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林沐沐几次听到妈妈跟医生说偷偷把药停了因为她们已经支付不起这昂贵的药费,她偷偷的求了医生继续治疗,想尽办法的筹钱直到遇到方雪。

那个时候也是在医院里,方雪在她给妈妈拿药的路上拦下了她跟她提出了协议。

“只要你帮我把孩子生下来,你妈的医药费我负责。”

林沐沐是犹豫的,但她的犹豫敌不过现实的无奈,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不愿意自己去生孩子:“他不是你的爱人吗?你为什么不愿意为他生一个孩子呢?”

在她看来相爱的两个人共同孕育一个宝宝,是这天下最幸福的事。

但方雪却不这么认为,她现在正年轻事业处于上升期这个时候如果结婚生孩子她的身材会走样对她的事业将是灭顶之灾。所以她才想到偷梁换柱的办法,只要让裴佑祁认定了这个孩子是她生的,就什么都解决了。

林沐沐最后还是同意这份协议,因为林妈妈的身子再也拖不住了,没有钱她们连明天的药费都付不起。

但她没想到方雪要的这个孩子是需要她替了方雪去完成的,那一晚上她压抑的哭声埋藏了她自己的感情,只可惜身上的男人自始至终喊得都是别人的名字,不管是温柔还是疯狂所有的都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的身子随着男人的动作疯狂而她的精神却冷眼看着这一切。

好在那一晚她就怀孕了,在之后的几个月她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肚子里的孩子一边照顾着妈妈。

只是她没有想到方雪会突然毁约,毫无预兆得她告诉她这个孩子不要了并且停了妈妈的所有医疗费。那一刻林沐沐心底里是恨的,方雪永远也不会明白从她答应了这场协议的时候她到底牺牲了什么。

但她更加知道她要救她妈妈,还有肚子里这个被舍弃了的孩子,完完全全属于她的孩子。

母亲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哭的说不出一句话,一个劲的责备自己让林沐沐看的心疼不已,因为对这件事的自责让林妈妈的病情加重,那一刻林沐沐知道如果想要救妈妈让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将来能够名正言顺的生活,她就必须去找裴佑祁。

只是这些裴佑祁都不知道,她答应过方雪对这件事保密虽然方雪最后毁约了但她毕竟在最初的时候给予过帮助,就当是因为最开始方雪给的那些钱,林沐沐也会将这件事保密下去。

第7章 因为爱他

林沐沐原本是想独自照顾肚子里的孩子,但她来母亲的医疗费都应付的艰难又怎么能好好将一个孩子养大。更何况单亲的她更加明白,她虽然能给这个孩子最大的爱却永远也抵不过一个完整的家对孩子的影响。

所以她才决定找裴佑祁,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都是他的。

她原本还在想着用什么样的办法让裴佑祁娶她却正好碰到裴佑祁生病住院,第一次来的时候她被误会成是来进来骨髓捐赠配对的,稀里糊涂的被拉着去做了配对分析,结果却帮了林沐沐一个大忙。

只是林沐沐没想到裴佑祁对她会有这么大的成见,看着安静睡着的孩子林沐沐心中酸涩。

“宝宝,妈妈想要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可现在爸爸这么排斥我们,妈妈是不是做错了?”

睡熟中的孩子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更加无法回应林洛洛的问题。

林洛洛自嘲的笑了笑。

再次听到脚步声的时候林洛洛没有再先入为主的认为是谁,她转过身子有些意外的看着进来的裴言博:“您来了。”

不管林洛洛提了怎样的条件,林洛洛始终都救了裴佑祁这点裴言博是记得清清楚楚的,之所以同意她的条件也不仅仅是被当时的环境所迫还有就是林洛洛对待孩子时的那种自然的母性。

阅人无数的裴言博总觉得这样一个女孩子不该是贪得无厌的女孩,甚至比起方雪他觉得林洛洛会是那个更加适合裴佑祁的人。

“休息的还好吗?”

“挺好的,谢谢您。”林洛洛诚心的道谢,这算是到目前为止她收到的关于裴家的第一份友好了。

裴言博走近了看着熟睡中的孩子,忍不住露出几分慈爱的笑意:“给孩子取名字了吗?”

“还没有,我想等他爸爸一起给他取名字。”林洛洛自然而言的说着,就像这个孩子真的是裴佑祁的一样,但除了她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孩子跟裴佑祁没有任何关系。

裴言博自然也明白这点,所以他很是意外的看着林沐沐,他相信这个女孩因该明白之前对外宣布的奉子成婚只是不想因为这个孩子给裴佑祁带来污点而言,“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佑祁?你应该知道他不爱你。”

裴言博的慈爱让林洛洛有一瞬失神,她笑道:“因为我爱他。”

气氛在这一瞬间有些凝滞,裴言博看着林洛洛脸上的认真,开口道:“那就好好爱他,总有一天你不会后悔这份爱情的。”

“谢谢。”林洛洛真心的道谢,她知道裴言博跟她说的这些也许仅仅是出于一个父亲对自己儿子的关系,但何尝不是对她的鼓励和默认。

只是好好爱裴佑祁吗?林洛洛不确信自己能不能做到,她唯一能保证的大概只有好好做好裴佑祁的妻子而不是他的爱人。

谁能想到锦城裴家最年轻有为的裴佑祁正值风华气盛的时候却得了一场重病,而只有她能救裴佑祁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