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三年前出过车祸,楚若几乎每天都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

自从三年前出过车祸,楚若几乎每天都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


第1章 该跪下说道歉的人是你

自从三年前出过车祸,楚若几乎每天都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

然而当她躺在床上好不容易有了些许的困意,却突然被人用力拉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阴狠暴戾的怒斥声音:“楚若,你这个贱人,到底有完没完!”

服了药的楚若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冰凉的触感顿时让她清醒了不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又被男人一个狠绝的巴掌扇偏了脸颊。

楚若颤抖的捂着自己受伤的右脸,艰难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震怒的凌浩辰。

“晴晴因为你差点自杀了,自杀了!”凌浩辰死死的捏住楚若光滑的下巴,愤恨的一字一句说道:“她有多疼你知道吗!我今天就要你百倍偿还!”

“我...不知道”楚若强忍着脸上的疼痛,暗哑着嗓子解释道:“我什么也没做,她自杀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居然还敢说和你没关系!”凌浩辰真的是气急了,捏住她下巴的大手瞬间又扼住了女人纤细柔弱的脖颈,按到在地,“要不是你一直揪着过去不放,不停的骚扰晴晴,骚扰我,她也不会抑郁的想要自杀!”

骚扰?

凌浩辰居然把她对他的爱当成了骚扰?

明明三年前他们是那么的相爱,那么的幸福,眼看就要结婚成为真正的夫妻,然而谁都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不仅仅失去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失去了他。

那个有着他们美好爱情记忆的他......

楚若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整个大脑也因为缺氧已经开始出现眩晕,或许在等上几秒钟,她可能真的就被掐死了。

直到一个娇嫩柔软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阿浩,阿浩,你在里面吗?”

凌浩辰迅速的甩开了脸色涨红的楚若,站起身抱住刚刚进门的楚晴,温柔说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在房里好好休息的吗?”

“我放心不下你...还有妹妹,所以就过来看看。”楚晴虚弱依靠在凌浩辰的怀里,“你们刚才怎么了,为什么妹妹会躺在地上?”

凌浩辰微微低头,在楚晴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小傻瓜,她把你害的那么苦,我怎么可能让她好过呢,你说是不是?”

“不要了,阿浩,妹妹她也不是故意的,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她才会嫉妒...”楚晴抬起一双美眸,深情又缠绵的看着凌浩辰,“阿浩,我真的没关系的,我们走吧。”

“晴晴,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总是被你这个恬不知耻的妹妹压在头上,今天我必须给讨回一个公道。”凌浩辰怜惜的摸着楚晴的脸颊,然后又冷漠的扫向倒地不起的楚若,阴冷说道:“这样吧楚若,别说我没给你机会,看在晴晴的面子上,只要你给晴晴下跪道歉,我就放过你。”

“不可能!”楚若捂住自己被掐青的喉咙,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她轻轻抬起一根手指,指向那个本该是属于她的怀抱,凄然说道:“该跪下说道歉的人是你,楚晴!”

第2章 我跟你没完

此时的楚若苍白着一张秀雅的小脸,披头散发的模样就好像是地狱里来索命的女鬼,目光阴森的看着好似柔弱不堪的楚晴,狰狞说道:“就是你,楚晴,生生夺走了我最爱的男人,现在还要反过来让我给你道歉,凭什么!凭什么!”

原本她的出生就不被楚家人认可,对楚家这样有头有脸的家族来说,私生女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要不是后来意外发现她和楚晴的血型相同,被当做储备血源一样的留在了楚家,或许她连姓楚都不被允许。

看到这样疯狂咆哮的楚若,楚晴吓了一跳,似乎是被刚才的话给伤到了,眼底泛起丝丝痛楚,“妹妹,你别这样,我看了真的很心疼。”

说着便伸出一支缠着绷带的纤细手腕,想要安抚楚若快要崩溃的情绪。

楚若冷着脸打开了楚晴的手,“别碰我!”

楚晴吃痛的皱着眉头,惊叫一声,“啊...我的手...”

凌浩辰眼看着楚晴被包扎的地方渗出丝丝血迹,脸色变得异常阴郁,大力的把楚若推到一边,扶着娇弱的楚晴,急切道:“晴晴,你没事吧,快让我看看。”

“阿浩,救我,阿浩...血...我不能流血...”这时楚若的头也砰地一声磕在了床角,流出了很多血。

鲜红的颜色流在楚若苍白的面容上,凄美的好似他从来都不认识她一样。

凌浩辰蓦地身体一僵,心里泛起一丝心疼,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从大脑里跑出来一样,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怀里娇美的人儿吸引了过去,“阿浩...我...我好难受啊,头好晕啊,阿浩....”

话音刚落,楚晴就整个人昏倒在了凌浩辰的怀里。

“晴晴!晴晴!”凌浩辰动作迅速的抱住她的楚晴,俊逸深邃的脸上满是担心的神色,直到救护车到来,他都没有放手。

急救车外忽然传来几声女人虚弱的呼救声,“阿浩...等等我...救我...”

医生正在给楚晴做急救,没有听到,而凌浩辰阴沉的回头撇了一眼声音的来源,刚好看到楚若拿着毛巾捂头,出现在车门前。

就在她扶着把手准备上车时,凌浩辰一把拍掉她的手,沉声低吼:“滚!”

楚若吓了一跳,浑身一颤,满是血迹的手巾也掉落在地,但她还是咬着牙说道:“我流太多血了,必须去医院。”

凌浩辰现在所有心思都在楚晴身上,看都不愿多看楚若一眼,“楚若,你别逼我,晴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滚开!”

说完便啪的一声,紧闭了急救车的大门,催促司机开车。

楚若呆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头上的血流和眼里的泪,混合着划过她略显苍白的脸颊低落到地上。

她或许怎么也想象不到,当年的那场车祸不仅带走了凌浩辰的记忆,还带走了他对她全部的爱。

有时候她实在是坚持的太痛苦了,恨不得自己当初就死在了那场车祸当中,但是她知道她不能死,因为她舍不得她的阿浩......

第3章 我是你姐姐的未婚夫,不是你的

到了医院以后楚晴的检查结果很快便出来了,是急性肾衰竭,而现在医学上最快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换肾。

凌浩辰死死攥住楚晴的检查报告,眉头紧皱,不一会儿他便拿出手机安排人寻找最合适的肾源。

其实以他的能力即使是花钱买来一个肾也不成问题,可偏偏难就难在楚晴是Rh阴性A型血......

“真是气死我了,楚若那个死丫头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晴晴还等着她的肾救命呢!”刚刚在重症监护室看过女儿的楚建国气愤说道。

“楚伯父,您刚刚说什么,”在病房里烦躁了一整天的凌浩辰,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要等楚若的肾?”

“你不知道吗,楚若和晴晴都是Rh阴性A型血,以前晴晴需要献血,都是从楚若身上抽的,这次晴晴生了这么严重的病,当然也要从楚若身上拿了。”楚建国说的理所当然。

凌浩辰听了,有些惊讶楚建国的理所当然,但是也没说什么,只要能救活他的晴晴,他才不会在意肾是从谁身上拿的,更别说是他最讨厌的那个女人。

大不了之后多给楚若一些经济补偿,只要钱到位,他不相信她不会动心。

可是过了一天一夜,派出去的人还是没找到楚若,她就好像忽然之间,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凌浩辰熬了一夜的眼睛变得更加猩红,最后他无奈的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他早就应该遗忘的手机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听,凌浩辰气的直接把手机砸向了地面,摔的粉碎,紧接着他也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阿浩...阿浩...醒醒...阿浩...”

“你要是在不醒来,我就真的不要你了...”女人细腻的嗓音不停在凌浩辰耳边响起,像是威胁又像是撒娇。

是谁在叫他呢?

那样好听,又那样熟悉...

或许是真的是害怕那个声音的主人不要他了,凌浩辰挣扎了好久,终于冲破黑暗,找到了光明,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才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他这辈子最厌恶的女人,楚若。

眼看着凌浩辰慢慢转醒,楚若欣喜若狂的抱住了他,“太好了,阿浩,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

“放开我。”凌浩辰皱着眉阴冷说道。

楚若身体蓦地一僵,缓缓松开了双手,“对不起,阿浩,我只是太高兴了...”

“和你说过很多遍了,不要这么叫我。”凌浩辰漆黑的双眸凌厉的盯着一脸憔悴,头上还裹着纱布的楚若,冷冷嘲讽道:“毕竟我是你姐姐的未婚夫,不是你的...”

脸上本就没有多少血色的楚若一下子变得更加苍白,她扯了扯唇,苦涩说道:“可是,阿浩...是你让我一直这么叫你的,你不记得了吗?”

又是这句话!

凌浩辰已经不知道每天要听她说多少遍,你不记得了吗?你不记得了吗?

“楚若你够了,不要老是拿这些无聊的借口纠缠我,真的很烦!”凌浩辰阴沉着一张俊脸,语气里满是毫不遮掩的厌恶。

楚若的心口倏地一紧,痛的她差点连呼吸都忘了,轻眨着已经哭到干涩的眼睛,黯然失神,“凌浩辰,你真的就这么讨厌我吗?。”

躺在病床上的凌浩辰身体一震,不知道是因为她落寞的神情,还是她说的话,俊逸的脸上全是冷漠,“呵呵,我不讨厌你难道还要爱你吗?”

真是可笑,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是楚晴的妹妹,能够和他搭上那么点可怜的关系,就妄想要勾 引他,简直下贱至极!

第4章 我不要脸,我要你

楚若已经不敢再看那双对她充满厌恶的深眸,因为那样只会让她想起,这个男人曾经有多么爱她,又有多么宠他,而现在的她又有多么的痛苦。

“好,我知道了...”楚若微微低头,然后漠然转身,声音沙哑的继续说道:“你放心,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了,祝你们幸福。”

“等等!”凌浩辰突然伸手抓住了要走的女人.

楚若受宠若惊的回头看他,以为凌浩辰终于记起她了,却只听到男人微薄的唇瓣里发出冰冷刺骨的声音,“如果你是真心祝福我们,那就把你的肾留下...”

把她的肾留下?

楚若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她爱了五年的男人,“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是真心祝福我和晴晴的婚姻,就把你的肾留下,晴晴病了,她需要你的肾。”只要能治好他的晴晴,凌浩辰不介意在和她多说几句话,“晴晴是Rh阴性A型血,你也是,再加上你们有血缘关系,所以把你的肾移植给她,最合适不过了。”

Rh阴性A型血是世界上极为罕见的血型,又被成为“熊猫血”,楚若平时过马路都会小心翼翼,前一天的头部受伤,已经够让她心惊胆战了,现在又想要拿走她的肾。

倒不是因为她怕死,而是曾经的凌浩辰告诉过她,如果她死了,他也不会苟活......

然而现在的凌浩辰却是那么的无所谓,一点都不在乎她的生死。

太残忍了,老天爷,你真的是太残忍了!

怎么办,阿浩,我好想你......

“你竟然在犹豫?”凌浩辰满腔怒火的看着一脸不愿意的楚若,“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冷血的女人,连你亲姐姐都可以见死不救!”

他以前一直以为楚若最多就是对他有一些心机,本性不坏,没想到她真的可以自私到这个地步。

“说吧,你要多少钱才会同意把肾捐给晴晴?”凌浩辰咬牙切齿的瞪着楚若,恨不得将她现在就扔进手术室里。

多少钱?

楚若微微挑了一下眉,如果说失忆前的凌浩辰和失忆后的凌浩辰有什么是没变的话,或许就是独属于他的商业头脑,不然他也不会让奄奄一息的凌氏集团东山再起,再创辉煌。

看来他是打从心眼里认定了她就是那种贪婪的女人了......

楚若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敛去情殇,神色坦然说道:“我不要钱。”

凌浩辰嗤笑一声,这种女人他见多了,嘴上说着不要钱,心里还不是想要更多钱,反正他这辈子最不在乎的就是钱,只要她敢开口,她要多少,他就给多少,就怕她要不起!

“我给你一千万,足够你下半辈子的生活了。”凌浩辰鄙夷的冷笑道:“别想跟我狮子大张口,你不配!”

说完他便起身找来他的西装,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黑卡扔到了楚若的身上,“拿着钱,滚吧。”

楚若捡起地上的黑色银行卡,触摸着上面凸起的每个数字,忽然淡声问道:“密码还是我的生日吗?”

凌浩辰狠狠的盯着面色苍白的楚若,好像要把她盯穿一样,厉声道:“你少自作多情!”

“是么?”楚若拿着银行卡在两手之间来回摆弄,“既然密码不是我的生日,那我就更不能要了。”

话才刚说完,她就一个用力便把黑色银行卡给掰断了。

凌浩辰猛然上前,居高临下的呵斥道:“楚若,你别给脸不要脸!”

楚若虽然身体在颤抖,但是她还是异常坚定的望着凌浩辰那双此刻只有她的深邃眼眸,“嗯,你说对了,我不要脸,我要你。”

第5章 只管保住楚晴小姐

“什么?”凌浩辰震惊自己听到的话,“你给我再说一遍!”

楚若脸色微红的,仔细说了一遍自己的交换条件:“用你的婚姻来交换楚晴的一条命,你是商人,应该知道没有比这在划算不过的买卖了。”

毕竟这也是她拿命换来的,不是吗?

“你做梦!”凌浩辰想都不用想的就拒绝了楚若提出的条件。

除非他疯了,才会娶她那种下贱的女人当老婆,况且手术成功后,他也没办法像楚晴交代。

一想到楚晴会因此伤心难过,他的心就疼的厉害。

“你不同意就算了,反正马上要死的人又不是我。”楚若也不强求,平静的就好像是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和之前她死缠烂打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凌浩辰本来想和她好说好商量的解决这件事,却没想到她不仅趁人之位,甚至还诅咒他最心爱的女人去死。

“楚若,这是你逼我的!”凌浩辰高高抬起右手,劈向了女人柔弱的肩膀。

楚若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凌浩辰击晕在了怀里,这是也是凌浩辰车祸之后,第一次和她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楚若本身看上去很瘦,没想到摸起来更瘦,瘦的他抱在怀里都觉得硌得慌,难道平时楚家都不给她饭吃的吗?

随即他又摇了摇头,楚若在楚家过的怎么样,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他没必要去关心一个道德败坏,又心思恶毒的女人。

可是当他的目光触及到她额头上的纱布时,他的心却不知道为什么又莫名的疼了一下,下一秒,他的身体就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样,竟然主动而且小心翼翼的把瘦弱的楚若抱上了他刚刚躺过的病床上。

等他回过神来,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楚建国已经急匆匆的找了过来,“我听说楚若那个不要脸的死丫头过来找你了,人在哪呢?”

凌浩辰眼神示意了一下 身后,冷漠说道:“我把她打晕了,在床上躺着呢,一会儿你就叫医生给她检查一下 身体,我不希望晴晴因为她在染上什么不该有的病。”

一个连自己未来姐夫都敢勾 引的女人,凌浩辰可不认为楚若自身能干净到哪里去,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楚建国点点头,表示同意,“这个你放心好了,楚若以前给晴晴抽过不少血,身体应该是没问题,现在就看她的肾能不能配上晴晴的身体了。”

如有所思的看着病床上那位呼吸薄弱的女人,凌浩辰漠然收回眼神,冷峻的脸上逐渐缓和道:“那剩下的事就麻烦楚伯父了,我去看看晴晴。”

在凌家和楚家的共同干预之下,楚若的身体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除了有一些的营养不良和贫血外,身体还算健康,但是因为她和楚晴同样是Rh阴性A型血,所以在换肾手术上必须谨慎再谨慎,否则两个人都有生命危险。

因此手术前医生不得不在凌浩辰面前再次重新确认一遍,“凌先生,您确定如果手术出现意外,只管保住楚晴小姐吗?”

第6章 你不会是心疼楚若了吧

医生知道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换做是谁都不可能这么快下决定,毕竟这涉及到了另一个人的生死。

“其实这种手术我们做过很多,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什么意外,但是两位楚小姐的血型太过特殊,血库那边又只有一千毫升的血液备用,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不得不问清楚,凌先生,你决定好了吗?”

凌浩辰张了张嘴,刚要和医生说什么,楚建国就拉着妻子万红梅从不远处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了过来。

万红梅更是急的脸色发白的问着医生,“医生,我女儿怎么样,手术开始了吗?”

医生秉着职责安慰了两句,“楚夫人,您先别急,手术还没开始,两位楚小姐现在情况都很稳定,只是有一些事情需要再跟你们家属确定一下。”

“什么事情,是晴晴的换肾手术出现什么问题了吗?”楚建国紧忙问道。

医生摇了摇头,“不是的楚先生,手术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需要你们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但是这时楚若小姐,这时楚晴小姐,你们是她们的父母,看看吧,要是没什么意见就签字吧。”

说完便把两张单子交到了楚建国手上。

楚建国扫了一眼手术同意书上的内容,看到上面写着手术过程中的种种危险情况,心就颤抖起来,“这...这手术风险这么大,万一出现了意外,晴晴可怎么办啊?”

医生抬头看了一眼神情沉寂的凌浩辰,无奈开口说道:“所以我们在最后一条附加说明当中提到了,如果真的不幸出现了意外,只能保住一个的情况下,我已经问过凌先生了,只是他还没有给我明确答复,要不楚先生楚夫人你们二位在和凌先生商量一下?”

“商量?这还用商量吗,当然是保住晴晴了,浩辰,你说是不是。”万红梅理所应当的说出来心里话后,又想得到凌浩辰的肯定。

凌浩辰深沉的站在一边,没有正面回答。

这一反应让楚建国心急了起来,以为凌浩辰想起了什么,对楚若余情未了,于是皱着眉,沉声问道:“浩辰啊,你不会是心疼楚若了吧,你要知道我们晴晴才是你的未婚妻!”

未婚妻三个字的出现,让有些恍惚的凌浩辰即刻清醒了许多,看到楚建国和万红梅一脸的怀疑,他正了正脸色,态度坚定的说道:“怎么会,楚伯父楚伯母应该知道我的心里就只有晴晴,又怎么会心疼楚若。”

转身他有对医生冷声说道:“一会儿手术开始,你就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进行,一旦出现意外,只管保住楚晴。”

至于楚晴能不能平安的活下来,就看老天爷给不给她这个命了......

医生接过两张已经签好字的手术同意书,没有再说什么,虽然觉得那个叫楚若的女人可怜,但是他也无能为力,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低声说道:“好,那我就通知主任开始手术了。”

只是医生的话音刚落,手术的大门就被里面的人用力打开,一个穿着手术服的女人疯狂的跑了出来,刚好撞到了医生。

摔倒在地的同时,他手里的两张单子刚好就落在了同样摔倒的楚若眼前。

楚若面如死灰的看着手术同意书上的最后一条附加说明,和他父亲毫不犹豫的签名,她死死的咬着牙,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所有人:“你们想要我死?”

第7章 让你死无全尸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楚若从小就知道,她生活在楚家的意义,也从来不敢和姐姐楚晴相提并论,难道她隐忍的还不够,非要看到她死了,他们才开心吗?

就连她一直深爱着的男人凌浩辰也为了楚晴不惜牺牲她的健康和生命,亲手打晕了她,送上了手术台,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谁也没想到楚若会在这种关键时刻,从手术室里冲了出来。

万红梅更是情绪激动的,去拉扯楚若,“你这个贱丫头,死野种,你出来干什么,赶紧给我进去,把肾换给晴晴!”

私生女楚若一直是她眼中钉肉中刺,从知道她存在的那一刻,就恨不得她去死,可惜她的亲生女儿是早产儿,体弱多病,要不是看在楚若的血可以无限提供给楚晴,她才不会允许这么大的侮辱存在。

而她居然还想在楚晴最需要她的时候,想逃走,绝不可能!

楚若拼命挣脱了万红梅的抓住她的双手,退到了墙角,喘着粗气喊道:“我不进去!我不进去!我就是死也不会进去的!”

随后手术室里跑出来的护士,见到疯狂嘶吼的楚若,不禁愣了一下,但很快她定了定神,急切的对门口的众人说道:“不好了,楚晴肾衰竭严重,不能再等下去了,必须马上进行肾移植手术。”

听到这话,楚若变的比任何人都紧张,死死的抵在墙角不动,眼睛瞪的极大,生怕有人靠近,逼她进去换肾。

凌浩辰已经顾不得其他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想让楚若进去换楚晴出来,高大阴沉的身影逐渐笼罩在楚若身上,只听他用冰冷死寂的声音说道:“进去手术!”

楚若要紧牙口,全身颤抖的拿着从手术室里偷来的手术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死命拒绝:“不去,我死都不会进去的,你别逼我!”

凌浩辰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楚若的威胁,沉郁猩红的双眼,带着嗜血的光芒,“那你就去死吧!”

楚若胆战心惊的看着自己爱到骨血里的男人,以前他不管说过多么冷血,多么侮辱她的话,她都拿他失忆了,不记得她了,所以才会这么说为借口,一直不放在心上,可是现在短短“那你就去死吧”的这几个让她忽然意识到,她爱的那个凌浩辰,不是失忆了,而是死了。

此时此刻,她面前这个男人不过是和他同名同姓,又长着同一张脸的陌生人罢了......

凌浩辰嘴角挂起一丝残忍的笑容,然后死死盯着那个几乎陷入绝望的楚若,眼里没有半分温度的说道:“你放心,我一定让你死无全尸,把两个肾都完整的留给晴晴。”

楚若眨了眨已经流不出任何眼泪的双眼,心里一片死灰,她知道凌浩辰是认真的,绝对说到做到。

凌浩辰以为楚若会因此甘心认命,把一个肾移植给楚晴,这样最起码她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但是当他注意到楚若手里的那把手术刀转向背部肾脏时,他的心也跟着紧张的揪了起来,“楚若,你想干什么?”

第8章 把肾亲自挖给你

到了这个时候,楚若似乎没有什么可在意的,也没什么好害怕的,拿着那把锋利无比的手术刀,精准无误的抵在所有人最在意的地方,轻轻一笑,“阿浩,你不是想要我的肾吗,我给你,我亲自挖给你好不好?”

“楚若,你疯了!”凌浩辰浑身一震,刀削一般的侧脸带着一抹难以言喻的凝重,说出来的声音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颤抖。

“疯?”楚若很明确的摇了摇头,“我没有疯,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刀划过后腰,笑着说道:“你们不是都想用我的肾去救楚晴吗,我同意了,所以现在就挖给你,绝对新鲜。”

看见凌浩辰的脸色阴沉的几乎想要杀人,楚若反而越发的平静,“阿浩,楚晴活了,我死了,你高兴吗?”

你高兴吗?

短短四个字,就好像是无形的咒语一样,生生的印在了凌浩辰的脑子里,头痛欲裂,他狠狠的咬合牙齿,力度大到嘴里都隐隐泛着血腥的味道。

沉默之中,他看着楚若的血几乎已经洇湿了整个后背,凌浩辰再一次开口,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楚若,把刀放下。”

因为头痛而快失去焦距的眼眸,忽然变得集中起来,然后他听到自己冷的像冰一样的声音,“不要逼我。”

楚若苍白着一张小脸,了无生趣的轻笑一声,像是和他告别一样,“阿浩,不会了,我再也不会逼你了。”

凌浩辰脸色一变,“楚若,你敢!”

楚若高高举起冰刀,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露出一抹极致的唯美笑容,轻声说道:“阿浩,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我没能遵守诺言,一直健康的活下去。

对不起,我没能坚持到你恢复记忆继续我们的爱情......

“啊!不要!”站在一旁的护士傻了眼,她从来没想到一个手术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一步。

楚建国也没想到楚若竟然会想要自杀,但是他更担心楚若死了,楚晴怎么办,她病的那么重,已经没时间等下去了!

这时万红梅也吓的立刻差点昏了过去。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一直厌恶到她到极点的凌浩辰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冲过去,急速的打掉了她手里的手术刀,然后将人整个紧固在他的怀里,久久没有松开。

这一刻,或许是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刚刚他的身体反应速度会高于他的大脑,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一样,甚至完全抱住她之后,连松手都舍不得。

而他怀里的楚若,面对这突如其来又祈盼已久的怀抱,愣住了。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平时连看见她都觉得无比厌烦的男人,在这一刻竟然紧紧的拥抱着她,保护着她,真的是她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难道说...他想起来了!

楚若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手里不知不觉中紧张的沁出了不少汗水,她期许的抬头对上男人男双讳莫如深的眼眸,颤抖出声“阿浩,你...”

她的话还没有来得及问完,就被神情阴晦的男人无情打断:“医生,给她打麻药,继续手术!”

“阿浩,为什么?”楚若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为什么一定要让她活着面对他的残忍,他的冷漠,他的无情!

凌浩辰双眼血丝密布,神情冰冷而又陌生,他一把将楚若从地上拉了起来,无所谓的推到医生身边,冷漠说道:“死人的肾太脏了,配不上晴晴,所以你必须活着手术才行!”

自从三年前出过车祸,楚若几乎每天都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5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