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替嫁,她沦为妹妹逃婚的牺牲品,成为权贵霍司擎的妻子。

一场替嫁,她沦为妹妹逃婚的牺牲品,成为权贵霍司擎的妻子。


第1章 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吗?

天有不测风云,而你是命中注定。

-

“痛……”

撕裂般的疼痛骤然袭来,疼得云安安惊呼出声,她刚想说些什么,就被男人微凉的唇堵住了接下来的话。

男人身上淡淡的冷香混杂着浓郁酒气钻入鼻尖,烈得云安安有一瞬的失神,抵着他肩的小手逐渐收紧。

是他。

“馨月,馨月……”

低沉柔溺的呢喃忽然从霍司擎唇边溢出,那双以往看向云安安时只有疏离厌恶的墨眸,竟柔和得不像话。

云安安娇躯一僵,睁大了双眸不可置信地看着霍司擎,心口霎时充斥着难堪的情绪。

“馨月……”霍司擎却并未察觉到她的错愕与异样,俯身含住她的唇,墨眸迷醉。

云安安颤着双肩,一时忍受不了,抬起手臂一巴掌扇在了霍司擎脸上!

“霍司擎,你看清楚,我是云安安,你明媒正娶进霍家的妻子,不是我妹妹云馨月!”

她和霍司擎结婚这半年,夫妻关系如同虚设,除非是去见霍爷爷,否则他连家都不会回,将她视若无物。

直到现在云安安都记得新婚之夜霍司擎是以何种口吻,羞辱她就是两个家族间交易的货物,就算费尽心思嫁进霍家,也别指望他会碰她。

云安安咬牙强忍着阵阵汇聚到身下的酸疼,眸子染上隐忍的水光。

她早就心有所属,他爱的人亦不是她,却这样莫名其妙地被绑在了一起。

可她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被他当成替身这样糟践!

那一巴掌太重,重到霍司擎混乱不堪的神智都逐渐清醒了过来,他低下头,墨眸在触及到云安安屈辱又倔强的小脸时。

霎时间柔情尽褪,只剩下冰冷与厌恶。

“云安安,”霍司擎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俊脸上满是愠怒,“这个明媒正娶里掺了多少你的阴谋诡计你心里清楚!”

云安安被他的话刺得眼眶泛红,“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吗?是馨月逃……”

“闭嘴!”霍司擎厉喝了声,讥讽地打断了她的话音,“事到如今,你还想反咬馨月一口?如果不是你做了什么,她怎么会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云馨月失踪最大的得益者除了云安安还能有谁?

若不是爷爷硬要让他娶了云安安,他根本不会让她进霍家的门!

“我没有!”云安安咬唇想要辩驳,可想到父母拿性命嘱咐她的事情,却又哑了声。

她不能说。

如果半年前没有嫁给霍司擎,现在她还是中医院的学生,也不会因为霍家不待见中医而被迫离开校园。

云安安心中再委屈难忍,也只能把这口气死死咽进肚子里。

见云安安一句辩解都说不出,霍司擎更认定自己说穿了她的目的,冷笑了声。

“你不是费尽心机想要取代馨月么?那你就别喊痛,通通都给我受着!”

话落霍司擎冷嗤一声,丝毫不顾忌身下人的感受,仿佛要将她生生撕碎。

云安安娇躯狠狠颤了下,疼得脸色惨白难看。

她挣扎起来想要推开他,可以她的力度怎么敌得过他此刻的疯狂侵占,只能被迫承受着,没有丝毫退路。

那一瞬间,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报复的快感……

第2章 她等了他十五年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霍司擎毫不留恋地扔下云安安,起身离开。

云安安躺在一片凌乱间,目光空洞地盯着天花板,许久才用被单裹住身体,走进了浴室。

看着肌肤上肆虐过重的红痕,云安安小脸发愣,许久竟然笑出了声。

笑着笑着眼泪却落了下来。

她这下,是彻底没有资格喜欢她的小哥哥了。

半小时后,云安安走出浴室时发现霍司擎坐在床沿抽烟,讽刺地笑了笑,刚要转身,整个人猛地僵住了。

霍司擎上半身赤着,流畅结实的背部朝着她,腰侧下方一个歪歪扭扭的半月疤痕毫无错漏地落入云安安眼中。

当年她为了遮住小哥哥腰侧的烧伤,亲手给他纹上的半月,为什么会出现在霍司擎身上?!

云安安瞪大了双眸,心口的酸楚瞬时被狂喜与失而复得的激动取代,双腮泛起一抹粉色。

原来霍司擎就是她一直在等的小哥哥?!

就在这时,手机的震动声忽然响起,云安安刚看了一眼,就见霍司擎接起手机。

不知电话那端是谁,此刻霍司擎那张淡漠不耐的俊脸忽然涌上一抹狂喜,狭眸的温柔仿佛快要溢出来般,恍惚了云安安的眼。

“……你在原地等我,我马上过去找你,听话。”

挂断电话后,霍司擎便直接起身换衣,看也没再看云安安一眼,拎起外套大步离开了房间。

云安安眸底的惊喜退散了些许,抿着唇在心里告诉自己,霍司擎只是没有认出她,所以才会这般冷淡。

然而犹豫了一会儿,云安安决定跟上去看看。

只要一想到霍司擎知道,自己就是小时候他说过一定要娶回家的女孩,会露出什么样的神情,云安安的心脏就情不自禁怦跳个不停,难以抑制。

她等了他十五年。

一刻也不想再等了。

吱——

车子骤停,云安安俏脸煞白地看着不远处那两抹相拥亲吻的男女,密密麻麻的刺疼感扩散至整个心房。

雨下的淅淅沥沥,可他们依然没有要分开的架势,吻得难分你我,羡煞旁人。

云安安倏地红了眼,不受控制地把车开了过去,刚要落下车窗,就听到霍司擎温柔却残忍的嗓音传入她的耳中。

“馨月,我爱的人从来都只有你,至于云安安,她取代你坐了那么久霍太太的位置,也是时候物归原主。”

“我会和她离婚,此生不再负你。”

字字锥心,声声刺耳。

云安安身形猛地晃动了下,她隔着车窗看着霍司擎温柔安抚着怀中女人的模样,被亲耳所听得事实刺激得眼前一阵发黑。

不会的。

她……一定是听错了。

-

霍司擎一夜未归,直到天快亮云安安才怀揣着心事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却又被不停震动的手机吵醒了。

屏幕上显示“霍司擎”三个字,云安安的睡意顿时没了,划开接听。

还不等她开口,便听到云馨月温温柔柔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姐姐,我有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谈,就在第一医院512病房。”

“你怎么会用霍司擎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云安安蹙眉问道,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云馨月像是听到什么笑话般,笑声轻柔地传来:“对不起啊姐姐,因为我身子骨不太好,司擎不放心所以一直在陪着我,刚刚……才睡下呢。”

第3章 你就不怕我拆穿你?!

说完云馨月便挂断了电话,云安安看着手机,唇瓣紧抿。

半小时后,第一医院VIP病房内。

云安安把探病礼物放在桌上,抬眸看着靠坐在病床上的云馨月。

她的脸蛋温婉却显苍白,身体好似弱柳扶风不堪一折,穿着病人服,看起来很能激起人的保护欲。

“姐姐,你抢了我的男人霸占着霍家少夫人这个位置,看来过得很滋润嘛。”云馨月打量了眼云安安身上的衣服首饰,柔声讽道。

虽然简约却都是名家定制,价值不菲,浑身上下加起来都要小百万。

而这些东西,本该是属于她的。

云安安坐了下来,听到这话时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眸光仿佛被人刺痛,“我为什么会嫁入霍家难道你不清楚吗?!”

也因为她嫁进去,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哥哥竟爱上了她的亲妹妹。

真是可笑。

“呵呵。”云馨月无辜地笑起来,美目含讽地看着云安安,“这么说姐姐应该谢我,如果当初不是传言司擎车祸重伤,就要命不久矣了,否则凭你也配?”

霍家是帝都数一数二的显赫贵族,要从清朝追溯至今的百年世家。

如今霍氏集团在霍司擎的打理下,旗下的产业更是遍布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现在更是朝着医药行业进军,前途无量。

若非当初谣传霍司擎会丧命,霍氏集团因此差点被霍家人划分干净,否则云馨月怎么可能便宜了别人?

云安安细眉紧蹙,霎时间想明白了什么般睁大了双眸,“你不是为了寻找真爱才会逃婚?”

“这种话也就你会相信了。”云馨月扬起了下巴,“以我的资本,当时那种情况不逃婚,等着守寡么?”

她是喜欢霍司擎,可她更不想年纪轻轻就葬送了自己。

“所以,你突然回国,是因为已经确定了霍司擎没事!”云安安气得浑身发抖,强忍着心口的怒气,“云馨月,你就不怕我拆穿你?!”

云馨月毫不在意,笑得十分无辜,“姐姐,你觉得谁会相信你的话呢?我一个心脏病患者,会冒着生命危险做出逃婚出国的事情么?”

“更何况,你以为这件事只是我一个人策划的?”

云安安看着她那张红唇一张一合,心里的郁气仿佛要喷发而出一般,双眼止不住地发晕,喉间甚至迸发出一丝猩甜。

云馨月有心脏病,自幼体弱,她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爸妈也不会允许。

更何况云馨月还是云氏制药的未来继承人,她在西医上的天赋一直让爸妈引以为傲。

除非……

看见云安安不太好的脸色,云馨月笑得更甜美了,“爸妈提议让姐姐你去替我守寡的时候,我是真心感谢姐姐的。只不过现在我回来了,姐姐如果识相,最好主动提出离婚,否则别怪我们不给你脸了。”

她这半年躲在国外唯恐被霍家发现,可云安安这个下作东西却霸占了属于她的富贵,属于她的男人。

如今她回来了,一定会让她十倍奉还!

云安安深吸一口气,压下眼眶里的涩意,冷冷勾起唇角,“云馨月,你以为我还会任由你们操控?”

“呵呵,是么?”云馨月愣了下,冷笑了声,突然抓起桌上的水果刀狠狠在手臂上划了一刀!

刀落在地上,云安安还没反应过来,就猛地被人扣住肩膀狠狠往后扯开了。

云安安猝不及防,后腰“嘭”地撞在了尖锐的桌角上,刺骨的疼让她脸色都变了,红唇张合发不出半点声音。

第4章 学什么狐狸精

“馨月!”霍司擎丝毫没有理会身后的云安安,阔步走到云馨月面前,神色阴沉又怜惜地看着她流血的伤口,鹰眸划过一道戾气。

“没关系,小伤而已,我不疼的。”云馨月勉强地对霍司擎露出一个娇弱的笑,“姐姐也是不小心,你别生她的气……”

不小心?

霍司擎冷厉的目光扫过靠在桌旁脸色难看的云安安,嫌恶浮上俊脸,“云安安,你想死?”

“不是我,是她自己割的,我……”云安安咬了咬唇,想要解释。

“够了!”霍司擎厉声截断了她的话音,眼底的不耐似要溢出来,“云安安,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这副丑陋恶毒的嘴脸,馨月是你的亲妹妹!”

云馨月素来怕疼,怎么可能无端自己割伤自己?

这个女人撒谎也不打打草稿!

“我真的没有。半年前云馨月之所以会逃婚都是因为听信了你将要命不久矣的传闻,不是我为了取代她设计的!”云安安忍着让人牙齿打颤的痛楚,明眸带着希冀,定定看着霍司擎。

只希望他能相信自己,哪怕一次。

云馨月整个人虚弱地靠在霍司擎怀里,听到云安安这话脸上划过一丝细微的嘲讽。

霍司擎怎么会信她?

毕竟从小就谎话连篇,欺辱妹妹的人,是“云安安”啊。

“再有下次,我不会放过你,滚。”霍司擎声若寒冰,再厌恶多看云安安一眼,立刻按铃让人来给云馨月处理伤口。

云安安失神落魄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心口像是被人活生生掏空,灌进了冷风。

从头冷到脚底。

她勾起唇,半是自嘲半是不相信地笑了。

时间竟能把一个人变得这么彻底。

-

云安安一身疲倦地回到霍宅,也没胃口吃东西,径直上楼。

婆婆戚岚恰好迎面走过来,穿着雍容精致,那张保养得当的脸看不出半点岁月的痕迹,十分贵气。

云安安脚步顿住,轻声喊道,“妈。”

“你是不知道霍家有门禁么?成天在外边做些什么勾当这时候才回?”戚岚打量了云安安一眼,扯了扯唇讥道。

“我下次会注意的。”云安安没疑惑怎么突然有了门禁,神色未变地接道。

“还有,司擎每天公事繁忙,你身为他的妻子帮不上他什么就算了,别总是缠着他做那种事情,又不是勾栏里来的,学什么狐狸精。”

戚岚意有所指地昨晚他们的动静,光是想想心里都膈应。

这么个从高中起就传出和一些流氓地痞厮混,声名狼藉的女人嫁进他们霍家,也不知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有这好命。

要不是老爷子惦念老友旧情,不同意司擎和这个女人离婚,否则她早就将她扫地出门了!

云安安咬咬唇,眸底有些泛红,喉间发梗,一时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不信戚岚不知道,从结婚到现在,霍司擎只有昨晚碰过她。

忽然的,云安安就不想再忍耐了。她看着戚岚道,“妈,如果这种行为是不耻的,那么以后霍家传宗接代可就难了,您说是不是?”

“你——”

戚岚还要开口教训她,云安安就微微颔首,直接上楼去了。

戚岚没想到向来软弱好拿捏的云安安竟然敢反驳她,怒气腾腾地下了楼。

恰好林嫂从厨房出来,她立刻板着脸重复每天的吩咐,“记得盯着她把牛奶给喝下,听见没?”

想给霍家传宗接代?呵,也不看看她有没有资格!

第5章 她不能怀上霍司擎的孩子

“是,夫人,您放心好了。”林嫂连忙应下,照着戚岚的吩咐,把一小包东西下进牛奶里,然后端上楼。

戚岚亲眼见着林嫂做完这一切,这才满意地拎着包转身离开。

云安安刚好沐浴出来,看见放在桌上的热牛奶就知道是林嫂准备的。

虽然那味道闻着奇怪,不过她不想辜负林嫂对她的关心,每次都会喝的干干净净。

喝完牛奶,云安安从行李箱底部拿出了自己藏起来的针包。

一排整齐闪着冷光的金针排列在上,云安安有些落寞地抚过上面。

她不能怀上霍司擎的孩子。

起初发现霍司擎就是小哥哥时,她产生过无数个念头,狂喜的激动的,想要把这十五年来每个她幻想的未来都一一与他经历。

生儿育女,白头偕老。

可她唯独没算到,他会爱上云馨月,也早就忘记了她。

婚姻只有一头热是没有用的,这样的环境下出生的孩子也不会幸福。

所以她要给自己避孕,这种方式并不会伤到身体,三次即可。

扎完针,云安安看了会爷爷留给她的医术秘录,越看便越发惋惜。

她从小在爷爷身边长大,父母和妹妹都没能继承到的金针和独门医术,爷爷全部交给了她,甚至还在帝都留了家小医馆作为送她的成年礼物。

可父母向来看低中医崇尚西医,爷爷去世时她还未成年,小医馆就被父母擅自卖掉了。

如今中医式微,世人把中医当成了洪水猛兽,一些沽名钓誉之辈就差没把中医最后一点价值榨干,惹人唾弃。

云家是这样,霍家更甚。

她该怎么做才能不辜负爷爷的嘱托……

-

翌日。

云安安还没睡醒过来就接到了小医馆现主人的电话。

“云小姐,我下月就要移民了,你如果还想买这家医馆,我可以优先考虑你,就是价格方面……”

云安安登时就激动地差点跳起来,努力稳着自己的语调,“价格方面不是问题,请您一定帮我留着,我现在就过去和您面谈!”

她等了这么久,几乎都要以为再也没可能买回爷爷的小医馆,谁知竟峰回路转了!

云安安没敢耽搁,连忙洗漱好出了门。

小医馆现主人也是个中医师,当初买下这家小医馆也是因为当时中医行业很有前景,可现在却要经营不下去了。

当初这家医馆卖出去只要了一百万,现在云安安想要买回来,竟要三百多万。

云安安心跳都停滞了下,许久才恳求道:“能不能烦请您给我一周时间,我一定会尽快凑到钱过来。”

“我只能给你三天时间,还有一堆事等着我处理哪来那么多时间等你?”

“三天够了,麻烦您了!”云安安深吸一口气,向他道谢。

不论如何她都要试一试。

云安安迫不及待回到霍家,把自己所有身家加起来算了算,她这些年省吃俭用也只存下来一百五十万,还差了一大半。

她没有工作,霍家觉得她从事中医行业会丢了他们的脸,这件事不仅不能找霍家帮忙,更不能让他们知道。

就在这时,林嫂上楼来喊云安安,“少夫人,老爷子来了。”

“爷爷来了?”云安安从思绪中回神,听到这话有些惊讶,霍老爷子住在郊外的庄园里修身养性,寻常不轻易来霍宅的。

她赶紧收拾好东西,然后下楼。

刚走到楼梯口,她就听到争吵声从客厅里传来。

“爷爷,我根本不爱云安安。”霍司擎神色略显冰冷地坐在单人沙发上,眉宇间有着些许倦怠。

第6章 霍太太这个空名

也不知道云安安到底哪儿入了老爷子的眼,让他老人家这么护着她,不同意他提离婚。

云安安脚步顿在楼梯口没有再往前走一步,心尖泛疼,抓着扶栏的小手攥的紧紧的。

霍老爷子不紧不慢地品茶,老脸上精神不是特别好,语气却稳而重,“我们霍家只有丧偶,没有离异这一说法。你硬是要离,可以,净身出户,东西全部留给安安那丫头做补偿,老头子我随你怎么着。”

就是不知道以后这拎不清的小混蛋会有多后悔今天说过的话。

“爷爷,她并不是我们霍家的人。”霍司擎眉宇轻蹙,语调平静地陈述道。

“我说是,那就是。”霍老爷子呵呵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小混蛋想干嘛,有老头子我在一天,你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安安那丫头已经够可怜了,你还欺负她,是人吗你?”

一旁的佣人个个强忍着才没笑出声,被霍司擎寒眸一扫,顿时低下头去。

“除了霍太太这个空名,我不会给她其他任何东西。”

霍老爷子听了,气笑般哼道,“司擎啊,不是爷爷说你,你打小什么都好,就是这眼光不行。”

霍司擎没有答话,眉宇间凝着淡淡的不愉。

云安安缓缓回神,抬手揉了揉双颊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好一些,这才走进客厅里,向霍老爷子打招呼,“爷爷。”

见她出现霍司擎的神色淡了下去,鹰眸冰冷地睨着她。

“爷爷这才小半月没见我们安安丫头,就变瘦了。”霍老爷子却是对云安安喜爱非常,脸上都笑开了,“如果有哪里不习惯,可一定要说出来,别委屈自己。”

“爷爷,您知道最近都流行骨感美呢,安安这样已经很胖了!”云安安浅笑着坐在霍老爷子旁边,抬头时唇角笑意倏地有些凝滞。

老爷子的面相……怎么像是中毒了?!

霍老爷子顿时笑出了声,“你这丫头,都快皮包骨头还说胖!司擎,你平时也别光顾着你那堆没有感情的文件,多陪陪安安,你下半辈子那些文件能陪你养老吗?”

听到这话,云安安扯唇轻笑,心底有些凝重。

霍司擎则是面露无奈,从云安安进来到现在都没有正眼看她,语气冷硬道,“我倒是宁愿和文件度过下半生。”

“成,你哪天和文件生出个继承人来,也让爷爷能够在有生之年开个眼!”

霍司擎:“……”

云安安眼眸轻转,忽然福至心灵,拉着霍老爷子的手臂撒娇,“爷爷,安安看您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夜里总是会惊醒,难以入眠?”

“安安丫头怎么知道的?”霍老爷子有些惊奇地看着云安安,这件事除了医生,就连儿子儿媳都不知道。

旋即他又想起,云安安的爷爷医术了得,当年经他手的病人哪怕半条腿踏进鬼门关,都能给他拉回来。

安安丫头自幼跟着老友,医术方面必然不会逊色,只是她仿佛在暗示什么……

第7章 任人买卖的货物

“爷爷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医生对症下药才能快些好起来啊!”云安安弯眸浅笑,不动声色地探霍老爷子的脉象。

还好只是轻微中毒,只要霍爷爷去医院检查一趟,解了毒就没事了。

其实她萃取的解毒剂就可以解毒,并且没有副作用,只是如果被霍家人知道,不仅不会让霍爷爷喝,还会认为她想要下毒。

她被怀疑事小,霍爷爷体内的毒素如果再累积下去,恐怕还要牵引出陈年旧疾来,到时就棘手了。

“好好好,爷爷答应你,这还不成吗?”霍老爷子笑眯眯的,心里有了思量。

云安安这才轻松地抿唇一笑,却未发现一旁的霍司擎似察觉到什么般睨了她一眼,眉宇皱起。

吃过晚饭后,霍老爷子要留在霍宅住一晚,霍司擎也留了下来,陪着老爷子下棋解闷。

霍老爷子端着骨瓷杯,颇为感叹地看着自己这出类拔萃的孙儿,“司擎啊,你父亲的失踪一直是爷爷的一块心病,爷爷不希望你步他的后尘,你懂吗?”

霍司擎捻着一粒棋的指尖微顿,敛下眸光,久久不言。

-

云安安回到房间,沐浴后要进行第二次施针。

就在第七根金针准确扎进穴位中,云安安感受了下,正准备扎下一针时,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了,她猛地抬起头。

霍司擎俊脸沉冷地从门外走了进来,抬眸便见到云安安一脸错愕地看着自己,眉心刚蹙起,便发觉她此刻不太对劲。

她只穿了件白色浴袍,衣领褪至腰间,露出大片白皙如雪的肌肤,从这个角度能够看到些许春.光。

那一抹纤腰尤其晃眼,不堪盈盈一握。

更别说云安安此刻眸光震晃,小脸上满是惊慌失措,但凡是男人就难以忍住。

可当霍司擎看到她身上那几根金针时,鹰眸中刚浮起的旖旎便迅速冷却下去,只剩下冲上脑的怒火。

他阔步上前,不由分说地扣住了她的手腕,“云安安,你真是长本事了,先是哄得爷爷不同意我们离婚,现在还打算用苦肉计是么?”

云安安猛地一颤,抬眸撞进他那双讥诮讽刺的眼里,唇瓣抿得死紧。

“默认了?呵,”霍司擎冷笑一声,看着她肩上的金针,“你最好还是省省,别再耍这些小手段,你的苦肉计对我而言没用。”

话落,他抬手将其中一根金针用力地碾了下去,只留下小半截在皮肤外。

云安安的脸色霎时就变了,慌不迭地依次将所有金针都拔了出来,唇上血色尽褪。

饶是如此,她的右肩还是迅速地红肿了起来,皮肉里细密的刺痛让她攥紧了床单。

痛……

霍司擎低眸看着她香肩上红肿的地方,眼底划过一抹冷冽。

随即他松开她的手腕,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直接甩到了她脸上,语调冷然,“这张卡里有两千万。”

“你可以提任何条件,只要你能说服爷爷同意我们离婚。”

银行卡边缘刮过云安安腮边留下一道微疼的血痕。

她忍着肩上的痛意拉好浴袍,心脏像被一只大手死死揪住,难以呼吸,却没敢让自己显露出半点异样。

否则他一定会以为,她在装可怜。

云安安看着那张冷冰冰的卡,自嘲一笑,云家用爷爷的股份买她代替云馨月嫁给霍司擎。

现如今霍司擎用两千万买她同意离婚。

她真像个任人买卖的货物。

第8章 霍太太的位置只值两千万?

“霍司擎,你觉得我会同意么?”云安安眨了眨干涩的眼眶,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可以提任何条件。”霍司擎双手环胸,神色烦倦地看着她,语气淡漠,“只要我给的起。”

谁知云安安却笑出了声,笑得眼角都有些湿。

她随手把那张卡扔到了地上,然后站了起来,“你觉得霍家少夫人的位置,只值两千万?”

“霍司擎,我不傻。”

说完云安安就进了浴室里,没再看霍司擎脸色,反正一定很难看。

婚是不可能离的,要她笑着用自己的血泪痛苦成全别人的幸福?

不好意思,她又不是盛世白莲,没这种舍己为人的好心肠。

霍司擎狭眸阴霾遍布,薄唇冷冷地掀起,这个女人终于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她真以为霸占着这个位置就能得到更多东西?

他会让她什么都得不到。

-

距离和小医馆现任主人约定好的时间只剩下一天,云安安左思右想,回了云家。

刚走到客厅门口,她就听到沈秋玉打电话的声音传来,语气宽慰:“别想那么多,乖乖把身体养好才是重要的,你姐姐那边我跟她说。”

“好好好,你的东西妈妈绝不会允许别人抢走的……你姐姐也不行,你就安心啊。”

云安安瞳眸骤然瑟缩了下,那种无所适从的距离感再度涌上心头。

直到沈秋玉挂了电话,云安安才攥了攥手指,走进客厅。

看见她来沈秋玉还有些诧异,“怎么回来了,惹霍家那边生气了?”

云安安唇角的笑意僵了僵,微微摇头,“不是的,我有事想找您帮忙。”

“什么事你跟霍家说一声办不到的?”沈秋玉皱着眉,目光放到了电视上,没接她的话,“你妹妹回来了,你知道吧?”

“知道。”云安安点头,坐在了沙发另一边,想到云馨月那天说的话,柳眉轻蹙。

爸妈……真的知道这些事吗?

她也是他们的女儿,就算他们再偏疼云馨月,也不会那样对她的吧?

可下一刻沈秋玉的话,直接粉碎了她最后一丝幻想。

“安安,馨月自小身体不好,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吃尽了苦头,你身为姐姐,应该多体谅下她,凡事不要和馨月争,也不要和她抢,知道么?”

从爷爷死后,云安安被接回这个家开始,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些听似劝说实则警告的话。

如果她做不到这些,就会被爸妈用送回乡下,变成没人要的野孩子威胁。

她害怕再被丢下,所以从来不敢不听他们的话。

“你也知道,霍总和馨月是两情相悦。从前馨月身体不好所以才会突然出国休养,并不是真的要逃婚,只是让你暂代,等她回来了还是要还给她的。妈知道你是个识大体的好孩子,知道该怎么做吗?”

沈秋玉一改半年前用云爷爷股份威胁哄骗,让云安安不要把云馨月逃婚真相说出去的说法,语重心长地对云安安道。

云安安低着脑袋,放在膝上的小手攥得紧紧的,“您的意思是?”

“等馨月病好,你就主动提出离婚,这样也保全了你的脸面,不会造成影响。”沈秋玉斜着眼,不咸不淡说道。

一场替嫁,她沦为妹妹逃婚的牺牲品,成为权贵霍司擎的妻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