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父亲三十万的救命钱而替小舅子顶包三年,出狱之后却发现美丽又冷艳的老婆竟然…… 这是一个上门女婿的崛起之途!

为了父亲三十万的救命钱而替小舅子顶包三年,出狱之后却发现美丽又冷艳的老婆竟然…… 这是一个上门女婿的崛起之途!


第1章 出狱

“宋齐,出去之后,好好做人!”

“出去之后,莫再相见!”

老狱警拍了拍宋齐的肩膀,铁门缓缓拉开。

宋齐看了看外面的天空,满脸都是感慨。

一晃三年,自己终于出来了!

他坚定地踏出去一步,越过大门,回头对着老狱警鞠了一个躬,然后转身离开了。

“好好做人啊!”老狱警在后面高声叫着,“我可不想再看到你了!”

说完之后,他还摇头嘀咕了一声,“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明明看着都还是挺老实的一个人,怎么就犯了这种事情呢。”

宋齐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大步走了开来。

外面的空气真好啊!

三年前,宋齐的小舅子程前捅人,宋齐为了替父亲拿到三十万的款项治病,不得已替程前顶包。

一晃三年过去了,真快啊!

就在他出来的时候,车子吱的一声便停在了前面。

“上车吧!”一个冷漠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他扭头看了过去,银白色的宝马中,坐着一个红唇女人。

女人看着很冷,但她的头发竟然是波浪型的,再加上她的身材极端爆表,这让她看起来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女人坐在那里,就好像是女王审视着平民一样,看向宋齐的眼神里似乎有一丝不屑。

她叫程雪,是宋齐的妻子。

宋齐上车,坐到了副驾驶上。

程雪挑了挑眉,大概是没想到他会坐到这里来吧,因为三年前,宋齐入赘到她家的时候,就只是一个有些畏缩的男人。

不要说是坐到前面去了,哪怕是同坐一辆车都会感觉到很不自在。

不过三年不见,她发现宋齐确实是有些不大一样了,最起码看着都没有那么瘦弱了。

难道监狱里的牢饭油水多?

“去回我家吧。”宋齐开口了,声音竟然还有些磁性,“三年没见我父母了,我想先看看他们。”

程雪并没有多说什么,启动了车子带着他回到了他老家。

他的老家在清河,只不过并非是中心,而是在郊区。

下了车,进到了房子里,发现父亲跟母亲正在那里做饭。

“妈!爸!”宋齐将包放下,轻轻叫了一声。

两个人猛然间回头,然后就看看到了宋齐。

“儿子!”两人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下子就将宋齐抱住了,然后嚎啕大哭。

程雪就站在门口,也没有说要进来,只是看着他们抱头痛哭。

大概过了几分钟之后,一家子才算是停止了哭泣,宋齐这才问父亲宋德,“爸,您的病好了没有?”

“好不了了!”宋德摇了摇头,“但是医生说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剩下的只是需要静养了。”

宋齐这才点头。

“程小姐,进来坐吧。”宋德又看向了自己名义上的儿媳,邀请说。

“不了,谢谢程叔叔!”程雪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家里还有些事情,还得赶回去呢,没有时间坐。”

“那让小齐一起跟您回去吧。”宋德赶紧就说。

宋齐原本想拒绝的,但是看着父亲那样,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这样,程小姐先等等吧,我跟小齐多说两句。”说完宋德就将宋齐拉到了房间里面去,又将门关上。

程雪没有兴趣听他们说什么,干脆就出去了,坐回到了车子里去。

“儿子,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爸,所以你才去他们家入赘,才替她弟弟顶包。爸都知道……”宋德的声音听着已经有些哽咽了。

“这三年来,虽然程小姐的父母还是那么刻薄,但是程小姐对我们家还是不错的,钱每个月都准时送到,甚至逢年过节的,还有一些红包给我们,其他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看得出来,她是个好女孩。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是你已经蹲过班房了,现在要是离了,你以后可怎么娶老婆啊。听爸一句话,跟她好好过下去,让爸早点抱上孙子好不好?”

宋齐沉默了起来。

面对着父亲的眼神,他感觉自己无法反驳。

过了一会,他才缓缓地说,“爸,我自己会考虑清楚的,这样吧,我先跟他回去一趟,晚点我就回来。”

“别回来了!”宋德摇了摇头,“跟着她好好过,她不会亏待你的!”

宋齐没再说什么,很快便已经出去了。

不过父亲很快又追了上来,递过了一个包裹,宋齐打开看了一下,一部崭新的手机跟自己用的银行卡之类的。

上了车,闻着来自程雪的体香味,宋齐面无表情。

程雪也没有问他们说了什么,就只是启动了车,然后便已经离开了这里了。

程雪家,算是城里挺有钱的人家了,据说,最重要的不是他们家有钱,而是他们程氏家族有钱。

当然了,程氏家族到底多有钱,宋齐是不知道的。

但是他知道一件事情,程雪挺有钱。

“进去之后,如果我爹妈还有我弟我姐他们有什么很难听的话,你别放在心中。”临下车之时,程雪倒是开口说话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听着有些冷漠。

“程雪,我们离婚吧。”宋齐考虑了一下,认真地说。

程雪愣了一下,然后脸色就冷了下来。

“进去吃个饭再说!”过了一会,程雪便已经不再说什么了。

宋齐皱起了眉头,她看着好像不同意啊?

这是怎么回事?

按道理来说,她应该同意才对啊,她一直都看不起自己,怎么会不同意呢?

这样想着,他就已经进了程家的门。

这是第三年内第一次进门,进去一看,发现那里已经坐着四个人了。

两男两女。

程雪的父母程磊以及朱雪梅,还有程雪的弟弟程前以及姐姐程杏。

可以说,他们一家子都已经在这里了。

只是看到宋齐进来之后,朱雪梅就皱起了眉头来,“先不要进来……”

她甚至都跳了起来,灵活得就好像是一只兔子,将宋齐挡在了大门那里,“多么晦气啊,你可是刚刚从牢里出来的,这么进来把我们家风水都弄坏了,给我出去出去……”

说完朱雪梅的手就要去推宋齐。

“妈!”程雪却抓住了母亲的手,“那怎么办?人家今天出来,总要进来换身衣裳吧。这样,你先去二楼程前的房间换衣服。”

“姐,这么晦气的事情可不要去我房间啊!”程前一脸不爽的样子说,“我可不想再沾惹这种事情。”

“去我房间!”程雪沉吟了一下,开口说,“我不怕。”

第2章 吃饭

宋齐嘴角有一丝嘲讽,这家人可真是有意思啊。

三年前,程雪患了重病,而且还是传染病,怎么都治不好。程磊夫妻都是信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于是便请了一个大师来看,大师说要程雪这是走了霉运了,需要找个人跟程雪成亲,这样一来,就会把霉运转到他老公的身上去。

因此,程磊立刻招婿,而且是入赘为婿,还得照顾程雪。

程雪很漂亮,有很多仰慕者,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家都不愿意。

这是传染病啊,会被传染的,会出人命的。

只有宋齐愿意,因为他父亲得了重病,需要三十万医药费。

他没有选择,于是就提出了这么一个条件。

程磊答应了,于是他成了程家的赘婿。

只是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刚刚进户,程雪的病竟然奇迹地好了。

可是另外一桩事情却不大妙,程前因为一些小事跟人斗殴,把人捅伤了。

程磊夫妻商量之后,立刻便让宋齐顶包,因为当时他也在场。

宋齐当然不愿意,便拒绝了,可是程磊说如果他不顶包,那么三十万就不给,没有办法,宋齐只好替程前顶包了。

三年前,他们对自己的态度便不怎么样,我替你程前替了三年包,没想到回来竟然还是这么一个样子。

但是你们不知道,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宋齐了啊!

如果刚才朱雪梅的手敢推到自己身上来,宋齐绝对会让她好看的。

不过既然程雪已经同意了,朱雪梅也没有办法,只是很不甘心地瞪了宋齐一眼说,“宋齐,赶紧上去把衣服给换了,给我洗干净下来,要不然我可就不让你上桌吃饭了。”

势利的女人!

宋齐摇了摇头,甚至都没有理她一句,然后就上楼了。

楼上的房间他很清楚,因为他在这里睡了好几个晚上,只不过都是睡地上。

没办法,上门为婿,还能怎么办?

里面很香,闻着有一股特别的味道,宋齐知道,那是程雪身上的味道。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却没有半点绮念,而是打开浴室的门,开始洗澡。

同时,下面的人说话他竟然能清楚地听到。

“小雪啊,我不管其他的啊,但是现在宋齐这个小瘪三出来了,你们马上离婚!”朱雪梅的声音非常大,好像就想要宋齐听到似的。

“就是啊!”程磊也开口了,“我们已经给钱了,我们跟他们家两清了,不欠他们的了!而且你的病也已经好了,这还不够吗?离了,像这种人,完全就是一个废物,根本就配不上你!”

“就是!”程前满不在乎地说,“姐啊,要我说啊,这个家伙就是个白痴,留着也没用的。”

“行了!”程雪缓缓地开口说,“这是我的事情,你们不用管。”

“你这人怎么就不听话呢!”朱雪梅有些生气了,“你条件这么好,我们清河这么多年轻俊彦,随便你挑,难道你还非得跟他在一起?要是挑个好的,我们程家就能更上一层楼啊!”

“我跟谁在一起,不关你们的事情!”程雪看着他们说,“好了,吃饭。”

“你!”朱雪梅气得不行,但是也知道女儿的脾气,自己还真奈何不了她。

没多久,宋齐就已经洗漱好出来了。

不得不说,宋齐其实人长得不错,这么随便一打扮,竟然还有些帅气。

这三年来,宋齐在里面锻炼,学东西,整个人都已经很不一样了,特别是跟三年前的畏缩相比,现在的宋齐沉稳了许多,更不可能像之前那样看着他们都有些紧张。

有了这份自信,整个人看上去都已经精神饱满了许多。

他来到了桌子前,坐了下来。

气氛在这个时候沉了下来。

“坐哪呢?”朱雪梅现在是越看宋齐越不顺眼,这个家伙家里穷得要死,根本就不配做自己的女婿,“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啊,那里是你能坐的吗?坐到外面去!”

外面,其实就是在桌子的两米处有一张椅子,看着很突兀地放在那里。

那里是给宋齐坐的地方。

三年前,他在程家短短的几天,都是那样过来的。

虽然很羞辱,但是他没有办法。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不想坐那张椅子。

于是他缓缓开口了,“你要是自己对那张椅子有着特殊的爱好,你可以坐过去,我没有意见。”

这句话一出来,程家所有人都已经惊呆了。

反了反了,他宋齐真是反了,竟然敢跟自己这么说,真是找死啊!

“宋齐,三年不见,你还真是牛逼了啊!”朱雪梅立刻就好像是母老虎一样跳了起来,“我告诉你,这里是我们程家,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就是一个倒插门的女婿!”

“妈!”程雪马上便出声了,“你坐下来,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哪有不准人上桌的道理!”

虽然程雪是他们的女儿,但其实现在程雪却掌管着他们程家的生意。

没办法,她能力高。

朱雪梅这才瞪了宋齐一眼,坐了下来。

宋齐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坐在那里吃着饭。

程前眼睛里闪现了一丝狠意。

这个家伙竟然敢对我妈这么说话,我看你是不知死活吧。

虽然三年前宋齐替他顶了包,但是程前可没有什么感恩之心啊,他认为都是应该的,再说了,我不是给钱了吗?我还觉得钱给多了呢!

因为程雪出言,所以这顿饭就这么吃完了。

宋齐吃饭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没有办法,这都是在牢里练出来的,而且他吃的非常干净,一粒米都没有剩下,最后,他将碗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就走开了。

“哎,你干什么啊!”程雪的姐姐程杏不干了,“吃了就想走啊?把碗洗了!”

宋齐扭头看了一眼她,平静地说:“你自己洗。”

程杏立刻便要跳起来了,这个家伙真是胆子大了啊,竟然都敢跟自己这么说话了。

“你洗吧!”程雪再次开口把这件事情给浇灭了,“他刚刚出来,让他休息一下。”

程杏怒声说:“你这么护着他干什么?你不会真以为他救过你的命吧,我告诉你,当时他过来的时候,你都已经快好了!”

程雪认真地说:“我知道,但是……他是我老公对吧,你们这么跟我老公说话,一点都不尊重他,也不尊重我啊。”

程杏立刻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是宋齐也不感动,因为太简单了,程雪做这些并不是对自己好,而是她在维护自己的面子。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自己好歹算是她名义上的老公吧,要是他们这么对自己,她脸上也挂不住啊。

于是,宋齐潇洒地便出去了。

出到了外面,他松了一口气。

可以说,进了监狱再出来,感觉就是两世为人了。

在监狱里面,除了学到了不少东西,他也认识到了不少人的。

原本他的打算是很简单的,出狱之后就跟宋齐离婚,然后再想着发展自己的事业,有了那三年的经验,他对于多事情都已经能看得通透了,胆子也变大了,做起事情来也绝对可以事半功倍。

当然了,他已经三年都没有好好看看清河了,还得先了解一下大概才行,看看情况如何,然后再做决定。

带着这种想法,他很快就已经离开了程家,向着街上而去。

程前一直都在后面看着,直到他离开了程家,然后就拿出了电话,“喂,刚子,给我叫上几个人,宋齐那小崽子出来了,而且还挺嚣张的,对,给我找几个手黑的,把他好好教训一顿,要不然,这小舅子我就白当!”

那边听到后很快就笑了起来,“前哥放心吧,我保证找几个手最黑的,把这个家伙的屎都打出来!”

第3章 五爷

变化确实是大,当宋齐看着前面林立的高楼大厦,忍不住就叹了口气,自己这三年到底是错过了什么啊!

他摇了摇头,同时充满着信心。

入狱三年,可能自己错过了很多,但是也得到了很多。

当然了,哪怕是这么想,可是心里还是会有一丝遗憾的,毕竟这可是青春年华啊,这是任何都比不了的。

三年前,他二十二岁,现在已经是二十五岁的人了!

看了看,然后他就要离开这里了。

“宋……宋哥?”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宋齐抬头一看,也是一愣,然后就笑着打了一个招呼,“老张啊,你在这里?”

“哎哟,真是宋哥啊,我说你出来怎么不跟兄弟我说一声呢!”老张看着四十多岁,有些胖,个子也高,看着很魁梧雄壮,再加上早就已经秃顶的脑袋,看起来还真有一股逼人的压迫感呢。

他很热情地上前,一把就将宋齐抱住,“宋哥,我比你提前半年多出来,这半年多没见,可想死我了。走,我请你吃饭去!”

“刚刚吃完呢。”宋齐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下次吧。”

“那哪能呢!”老张哪里肯,“要不是您,我进去的时候就被人给打死了。当初那么多人,就您一个人敢站出来保护我,我老张这辈子都忘不了。吃过饭了,那咱们喝茶。”

老张这么热情,搞得宋齐拒绝也不是,于是便点头说,“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去喝茶。”

茶馆在附近不远的地方,最起码看着是挺高档的。

老张上前熟络地在泡着茶,边泡边说,“宋哥,您出来了,准备干些什么没有?”

宋齐摇了摇头说,“暂时还没有这种想法,我倒是想做什么,可是没有头绪。”

“也是!”老张点点头说,“我之前出来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不过呢,我运气比较好,让我碰到了一位贵人,所以现在过得还不错。对了,要不然我让他帮您找个事吧?”

宋齐本来想拒绝的,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老张比自己先出来,对于很多事情比自己了解,不介意让他介绍一下,看看情况。

要是不符合,自己大不了不干了就是了。

“那我给五爷打个电话,让他过来!”老张一听甚是高兴,他确实是想报答一下宋齐,当时他被那班狱友狂打,要不是宋齐出手,自己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没多久,老张便已经重新进来了,一脸高兴地说,“五爷说马上过来,让我们先等等。”

宋齐点了点头。

没多久,就看到三个人从外面走了过来,老张看到之后,马上一溜烟小跑了过去,同时也把身体给躬成了虾米一样,“五爷,在这里……真是多谢五爷肯我这个面啊!”

五爷看着也就是五十左右,秃顶,大肚子,脸上油很多,一看就是吃得比较好的那种人。

至于身边那两个大汉,身高足有一米八,非常魁梧,应该是他的马仔。

“五爷,这位就是我的朋友宋齐,之前在蹲班房的时候认识的,要不是我这位兄弟,可能我都得死在里面。”老张介绍说。

五爷只是斜看了宋齐一眼,然后就大剌剌地坐了下来,也没有对老张的那番话有什么反应,只是呵呵一笑说,“狱友啊,看样子也就是犯过事的人了。很好,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我问问你,胆子大吗?”

宋齐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还论胆子的啊!

“还行!”于是他这么回答说。

“还行?”五爷眯起了眼睛,似乎不大满意他的回答。

“五爷,这位兄弟在狱里帮我挡过拳头,那时候人多啊,那么多人都没怂过,确实是胆子大。”老张赶紧解释说。

“行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啊。”五爷这才满不在乎地说,“蹲过班房的人嘛,出来都不好好找工作。这样吧,城西那里有一个叫友丽制衣厂的小厂子,人不多,也就是七八十个人,我可以安排你进去,对了,你懂制衣吗?”

“懂!”老张又接过话去,“以前我们在班房的时候还是要做事的,很多时候就是车衣服,我这兄弟手脚好得很呢,没问题的。”

“老张,你话接的挺快啊!”五爷扭头看了他一眼,带着一股寒意问。

老张吓得脸色都白了,赶紧就说,“五爷,是我的错,我错了……”

“懂!”宋齐皱起了眉头,回答说。

“很好!”五爷这才满意地点头,“给你五万,去厂里直接找他们的经理李意萱,听说他们现在正在招人,而且还是招保安,我看你还是挺合适的。”

五万!

宋齐的心就是一颤,他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么多的钱。

上一次听到这么大数额的钱,还是从程雪嘴里。

其实宋齐不大喜欢五爷,因为宋齐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但是这五万却是一个巨大的好处,他现在还只是一个上门女婿,而且还被他们看不起。

最重要的是,父亲的病还没好,还得静养。

他虽然有心思要闯一番,但是哪有那么容易能闯出来啊,还是得一个过程的,之前回到家里看着情况便知道不大好,要是自己有了这五万,可能接下来父亲要的静养自己就可以有钱处理了。

当然了,他也知道这五万绝对不好拿。

“五爷,进了他们厂子就有五万,我想这钱不是那么好拿吧。”沉吟了一下,宋齐问。

五爷呵呵一笑,眼睛中带着一丝冷意,“小伙子,该你做的事情不用多问,你只管做就是了。至于别的事情,给我闭嘴。人啊,最重要的就是不要知道那么多。”

宋齐蹙了蹙眉头,有些不大喜欢。

“给你一天的时间想清楚,要是可以,让老张给我打电话,要是不行……”五爷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那么就算了,今天我们说的话,就当是没有听到。”

说完五爷压根就没有多说什么,很快便已经走了。

老张一脸微笑地将五爷送了出去,之后才回到了宋齐的面前,一脸激动地说,“你看看,我就说五爷不会亏待人的吧,进去就有五万啊。”

宋齐看了一眼老张,只见这家伙身上还戴着大金链子,“这都是你跟着他赚的?”

“我这就一条是真的!”宋齐一沉下脸来,老张就有些害怕,赶紧解释说,“其他的都是假的,戴在身上看着气派而已。”

“离他远点!”宋齐想了想,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不想再进去,给我离他远一点。”

说完宋齐就已经走了。

第4章 冲突

出去之后,宋齐再溜达了很长的时间,直到吃过晚饭之后才往程家走去。

之前自己跟程雪提出离婚的时候,程雪好像是跟自己说过不要提,但是宋齐觉得还是有必要再说清楚,要不然自己就这么悬在这里不是回事。

刚刚来到了程家的小区外面,突然间就听到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跟着便看到四周来了不少人。

这些人大概得有七八个,瞬间便到了宋齐的前后,将他围在了中间。

当头一个正是小舅子程前,还有一个家伙拿着根木棍,不停地拍打着手,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宋齐皱起了眉头,很快便明白过来了。

“小子,真不错啊,长胆了啊!”程前一脸阴鸷地来到了他的面前,“三年不见,敢以这样的态度跟我姐还有跟我妈说话了啊。三年前,你忘了当时我是怎么教训你的吗?”

三年前,宋齐就曾经被程前打过,那时候的宋齐就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被欺负了也不能怎么样。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挑了挑眉毛,摇了摇头说,“程前,先不论我对你妈对你姐怎么样的态度,但是我好歹替你顶了包,坐了三年牢吧,你就这么跟我说话?”

“顶包坐牢?”程前冷笑一声,“小子,你还真以为我会感谢你啊?我告诉你,就算你不顶包,难道我找不到别的人了吗?妈的,给了你三十万,你还想怎么的?还真以为我程前欠你的了?我看你是坐了三年牢,都忘了以前过的是什么生活是吧。行啊,今天我就让你再记记。你这种垃圾,根本就配不上我姐!”

说完程前一挥手,对着身后那个家伙说,“给我上,打!”

“程前,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手。”宋齐后退了两步,认真地说。

“小子,你废话真多啊!”持棍的正是程前的发小兼打手刚子,听到话之后就笑了起来,狠狠地向着宋齐的身上砸了下去。

宋齐眼疾手快,赶紧就用手一挡。

嘭的一声,这根棍子竟然一下子便砸断了。

宋齐的手有些疼,赶紧就伸了回来。

不过他手够快,竟然在缩回来的时候把另外一半的棍子捡到了手中。

刚好这个时候后面的人也已经上来了,宋齐想都没想,手中的棍子便已经出手,狠狠地砸在了那个家伙的脑袋上。

那家伙只感觉脑袋有些晕,瞬间便倒了下去。

嗯?

程前想都没想到宋齐三年没见竟然还有这样的身手了,这种速度和力道,好像很厉害啊。

不要说程前了,其他人也都愣了一下,得重新评估一下这个对手了。

宋齐挥动了手中的木棍,对着他们说,“我现在不想跟你们打,你们最好不要惹我,如果把我惹恼了,我可不会跟你们客气啊!”

这是宋齐的真心话。

“打!”但是程前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啊,怒吼一声说,“给我狠狠地打!”

刚子一咬牙,跟着便上了。

既然要真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宋齐冷笑一声,看着他们上前,就好像是一只豹子那样敏捷,瞬间便冲到了最前面的那个家伙面前,狠狠地一棍子砸了下去。

他的速度和力量都是最顶级的,这一下下去打的那个家伙直接就趴下了,连一点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还不止,宋齐瞬间便杀入到了人群中。

虽然他也会挨打,但是那些人打在他身上的力量远不如他打在他们身上的力量,也就是说,你打我,我顶多就是痛一下,要是你让我打中一下,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可能得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战斗没两分钟,就只剩下刚子还站着了。

宋齐的身上也已经挨了很多棍子了,但是相对于他们来说,却还是很足精神的。

刚子都懵了,站在那里,“你……”

宋齐一脚踹在他的身上,刚子瞬间便已经飞了出去。

程前已经感觉到不妙了,回身就想逃。

但是宋齐怎么会让他就这么逃掉,一把将他抓住。

程前虽然是一个混子,但是论打架,十个都不是宋齐的对手,这么一抓就被抓住了。

“你给我放开,要不然我弄死你!”程前在宋齐面前就好像是一个小鸡子那样。

啪!

宋齐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落在了脸上,程前都懵了,然后定在那里,不敢相信。

宋齐这才将他松开,冷笑说:“程前,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再惹我,我是一个赘婿不假,但是如果惹到了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说完宋齐就已经进了小区。

“宋齐,你给我等着!”之后,程前才反应过来,对着宋齐的身后便大骂,“你长能耐了,看老子不弄死你!”

宋齐压根就没有理会程前,这个家伙看着虽然横,但其实也就是一个小混混而已。

当年的宋齐怕你,但是现在的宋齐可不会怕你了。

想到这里,宋齐就摇了摇头,然后进到了程家。

进去之后,程前直接就上了二楼了。

大门紧闭着,程前推了推,发现竟然反锁了。

他皱起了眉头,于是便敲了敲。

过了一会,才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动静,接着又过了两分钟,才把门打开。

程雪就站在门口,皱起眉头看着他,“去哪了?”

宋齐没有回答,就要进去。

但是程雪却把手放到了门框上,不让他进去。

宋齐想都没想,瞬间便将她的手推开。

程雪没防备,差点就要摔在门框上,然后扭头,勃然大怒地看着宋齐说:“长能耐了啊,竟然还敢跟我甩脸色了是吧。宋齐,你最好给我看清楚,自己就是一个上门女婿!”

“离婚!”宋齐看着她,冷冷地说,“你既然这么看不起我,那就离婚吧。”

程雪差点就要咆哮起来了,但是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看着宋齐说,“想离婚?你以为你想离就离啊,我告诉你,便是要离婚,也是应该由我提出来,而不是由你来提,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

宋齐冷笑了一声,“程雪,别给我摆出这种架子,你要是真不想过,那就离,别怂啊。”

“你倒是能耐了啊,你爸的病好了,就想着离开我们程家是吧?我告诉你,我们程家的钱没有那么好拿,没有我的允许,你想都别想离婚!”

第5章 信息

程雪看起来确实是很愤怒。

宋齐冷冷地盯着她,缓缓地说:“我没有欠你们家的东西,我爸的救命钱,是我花了三年的青春换回来的,别给我这么说得好像施舍过我什么似的,在你们家,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意外的东西。”

“行,那咱们就再来谈谈!”程雪深吸了一口气,“你去我公司上班,不准跟人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给你发工资。”

“凭什么?”宋齐冷笑一声。

“你爸的病还没有完全好,而且也完全好不了!”程雪看着他,都是拿捏的眼神,“这件事情我比你更清楚,因为有好几次都是我陪着你爸去的,这件事情,你可以问你爸。当然,我并不是在这里跟你邀功,因为你帮了程前一把,所以我愿意做这些事情。医生说过了,得好好静养,但是这里面还得花不少钱。宋齐,说句不好听的,你怎么赚那么多钱?”

宋齐沉默了下来。

“工作就不用你安排了……”宋齐摇了摇头,“我自己会去找工作的。”

“一万一个月!”程雪甚至都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对着宋齐淡淡地说,“你自己想要去找工作,我没意见,毕竟你们男子汉大丈夫,还得显示一下自己的男子气概嘛。你只要不跟我离婚,我就给你一万块钱一个月,至于你拿着这一万块钱做什么,我不会管,更不想管。”

宋齐沉吟了一下。

正如程雪说的那样,现在确实是需要钱,他一下子也确实挣不到那么多钱。

这就是生而为人的无奈。

“行!”宋齐认真地说,“我答应你,但是……你家的人最好不要再惹我,要不然我可不会管这么多。”

“这也是我想警告你的地方!”程雪冷冷地说,“别对我家人呼来喝去的,要不然我可对你也不客气。”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听到了敲门声,接着便听到了朱雪梅的声音,“小雪,宋齐那个兔崽子是不是在那里,把他给我叫出来,竟然敢打你弟弟!”

程雪脸色一变,马上便指着宋齐说:“你做了什么?”

“这个废物找了几个人来打我,我也就是给了他一巴掌而已。”宋齐一脸不在意地说,“对了,你现在可以打开门试试,或是让你妈冲进来对我大骂,但是你得掂量一下。”

“你!”程雪没想到对方竟然将了自己一军。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要是敢让你家人再对我恶言相向,那么我就跟你离婚。

“行,算你能耐!”程雪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门,自己出去了,同时将门反锁,不让他们进来了。

宋齐冷笑一声,不用说,肯定就是程前去告状了,接下来的话肯定会很难听的,也不用再听了。

宋齐摇头,然后就进浴室洗澡了。

进去一看,这才发现里面还有程雪的衣服呢,合着刚才她是在里面洗澡。

不过他无所谓,就那么走了进去。

刚刚进去,就听到了浴室里嘟嘟嘟的声音,他忍不住就看向了一边,发现程雪的手机竟然还在。

仔细一看,他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是微信的消息,能看到三条。

“小雪,你等着我,等我赚到钱了,我一定会上你们家提亲的,到时候你爹妈绝对不会看不起我的!”

“小宝贝,你千万不要跟你家那个废物老公上.床啊,你得等着我啊!”

“我现在正在投资一个大项目,到时候赚钱了,你立刻跟他离婚,我们俩过,我一辈子对你好!”

就这么三条。

但是宋齐看懵了。

三年前他刚入赘的时候,其实还是想着好好融入到这个家庭来的,但是这个家庭不允许啊,高高在上,所以到了后面他也断了这种念想,再加上程雪对他又不怎么好,心里也就没有把程雪当成老婆。

可再怎么说,法律意义上她已经是自己的老婆了。

你这么勾搭她,是要给我戴帽子吗?

一瞬间,宋齐就火大了。

妈的,这个贱人原来在外面还有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程雪也已经进来了。

看到宋齐在里面,她的脸色就是一变,马上便已经跑了进来。

宋齐正好就脱了裤子在里面洗澡,看到她开门,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啊……你……”瞬间,宋齐的全身就被她看了个遍,她吓了一跳,马上便红着脸怒骂说,“谁让你进来的?”

“洗澡不行吗?”宋齐冷冷反问,“你这么着急,该不会是做什么亏心事了吧?”

“胡说八道!”程雪快速扫过,赶紧就拿过了手机,然后便出去了,看了一下手机上面的内容,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应该没有看到吧,毕竟他开不了锁呢。

没多久,宋齐已经洗好了澡出去了。

程雪扔下了一床被子跟枕头,“你睡地上。”

宋齐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说,“程雪,我得提醒你一句,你我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是毕竟有夫妻之名,你要是在婚姻期间敢背着我在外面做什么,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程雪脸色一变,怒气冲冲地说:“宋齐,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齐冷笑一声,不再说话了。

程雪的心中惴惴不安,不好,绝对是被这个家伙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了。

越这么想,她就越是睡不着,猛然间便下床,踢了一下宋齐的被子,怒声说:“宋齐,你给我小心一些说话,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那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宋齐懒得理她,其实内心却愤怒之极。

不过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人应该暂时是没有什么的,程雪对自己虽然不好,但确实不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

你跟我离婚我并不介意,但你要是给我来顶帽子,那我可就不行了。

宋齐也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程雪不跟自己离婚。

她现在跟微信那位打的火热,之所以不想跟自己离婚,就是拿自己做挡箭牌,要不然以她父母势利的性子,只怕会让她去嫁给其他人。

这个女人倒是挺聪明的啊,难怪刚才自己打了她弟弟都能不跟自己计较,这个算盘打的可真是精啊!

第6章 应聘

第二天,宋齐早早地便起床了,洗漱过后便下楼了。

刚刚下楼,朱雪梅就在后面骂骂咧咧地说,“大清早的吵什么,等着投胎啊!”

宋齐懒得理会这个老女人,直接出门去了。

到了外面之后,宋齐叫了个的士,直接去了城西的友丽制衣厂。

友丽制衣厂,其实并不大,也就是几十个人而已,司机很快将宋齐带到了那里。

下了车之后,宋齐看到大门外果然就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招工。

保安?

月薪三千到四千!

宋齐皱起了眉头,这倒是有些少啊。

不过这一次宋齐不是来找工作的,而是因为他对于上一次五爷找自己的事情比较感兴趣。

这么一个明明不大的制衣厂,他竟然就让自己进厂来就给五万,太反常了。

当然了,要都是这些,他还是不会到这里来的,这种钱赚着烫手,没必要去惹这种麻烦。

最为重要的是,当时五爷说这个女人叫李意萱。

宋齐那就想来看看了。

当年他入狱之时,受过很多欺负,能不死,甚至在最后将他们给打倒,成为狱中一霸,都是因为一个叫李海河的人。

李海河,宋齐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那个家伙是干什么的,但是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够狠够厉害。

当时宋齐被人打了个半死,是李海河出手将其他人阻止了,然后还偷偷教了宋齐很多格斗的技巧,在里面,宋齐跟着他学了一年的本事,之后李海河便已经转了监狱,消失不见了。

不过李海河好像早知道自己会转监狱,临走之前就先嘱咐了宋齐,说他在外面还有一个妹妹放心不下,宋齐只判三年,希望出去可以照顾一下。

而李海河的妹妹,名字就叫李意萱。

对此,宋齐记得很清楚。

既然有恩,那么宋齐就得报,所以他来了。

来到了保安那里,宋齐对着一个大约三十的保安说:“我来应聘的。”

保安看了他一眼,“应聘什么的?”

“保安!”宋齐回答说。

保安点了点头,“你等等,我带你进去。”

保安带着宋齐来到了里面。

外面就是制衣车间了,从这里进去,就是办公室。

这种地方,很嘈杂,因为有机器不停地在那里运转着。

从这里穿过去之后,前面就是办公室了。

保安敲了一下门,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之后才将门打开,对着里面说,“李总,有人来应聘保安。”

里面哦了一声,然后开口说:“行了,把门给关上,让他进来,你可以出去了。”

保安应了一声,很快便已经出去了。

宋齐走了进去,当他看到里面的人那一刻起就已经知道了,这人确实是自己要找的人。

当时李海河身上有一张照片,他见过。

照片上的女人大概是二十三岁左右,看着还很青春,长得很漂亮。

虽然从外表上看过去,这个女人已经比照片上看过去要大上几岁,但是那种气质却让宋齐记得很清楚,所以一眼看出来了,这个李意萱就是自己要找的李意萱。

“坐!”李意萱一身小西装,高挑的身材,坐在那里,却能衬托出前面的伟岸。

最反常的是,她是一头短发,这让她看起来有一股异样的美感。

宋齐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女人,竟然让他感觉有几分亲近之意。

“我们这里要找保安,但是要找那种比较有气势的保安,你以前做过什么?”李意萱打量了一下宋齐,身高还行,就是人看着还有些瘦,不够魁梧。

“蹲过班房。”宋齐沉声说。

李意萱脸色有些讶异,不过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竟然有些神伤,摇了摇头说,“犯了什么事进去的?”

“捅人了。”宋齐回答说,“因为一些小事,当时年轻,一急就把人给捅了,坐了三年。”

“光蹲过班房可不行啊。”李意萱认真地说,“不是说蹲过班房就是狠人的,再说了,我这里只是需要保安而已。你明白吧?”

“明白!”宋齐点了点头。

刚刚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听到了外面一阵嘈杂声,然后就看到好几个男人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我说李老板啊,你这里要招保安啊,你看看我们兄弟几个行不行啊?”

这几个人长得倒也算是高大,但是这发型就有些一言难尽了,要么就是染着色,要么就是好久都没洗,一闻都是臭味。

“你们怎么进来的?”李意萱的脸色就是一变,“赶紧给我出去!”

“李老板,别这样啊!”带头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嘻嘻一笑说,“你说我们都这么熟悉了,我们兄弟几个人也算是天天都在你们厂子附近玩的,对于这里很熟悉啊,做个保安正好,四千一个月是吧,我们不介意!”

“你们给我出去,三个月前,你们刚刚被五刚机械厂给赶出来了,听说你们偷了他们不少材料,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情,赶紧给我出去。”李意萱脸色有些难看。

这些人就是小混混,经常在这里跑来跑去的,其实就是想偷东西,附近的厂子都明白。

“李老板,给脸不要脸是吧!”带头的人火了,指着李意萱说,“你这么诬陷我,我可不高兴了啊!我告诉你,在这里,没有我炎哥镇着,你这厂子能不能开下去都是一个问题。今天你要是让我们做保安了,我保你厂子太平无事,要是不给我做保安……以后你们厂子要是犯点什么事,那我们可就无能为力了。”

这话听着好像很正常,其实就是威胁。

李意萱很愤怒,但是她一个女人却没有办法。

“炎哥是吧……”宋齐在这个时候开口了,微微一笑说,“早就听说过炎哥在这边的大名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

说着宋齐便已经伸出了手,想要握手。

炎哥看了他一眼,很不耐烦地说,“滚滚滚,你就是来应聘保安的吧,赶紧给我滚蛋,别给我套近乎,我告诉你,这个保安之位现在没有了,就是我炎哥的了,你要是识趣,赶紧给我滚一边去,要不然等下我可就不客气了。”

“是吗?”宋齐呵呵一笑,一把将他的手抓住,然后用力一压。

“啊!”炎哥惨叫一声,就感觉宋齐的手好像是机械似的,自己的手在那里已经被抓得都快要失去知觉了。

第7章 会所

其他也吓了一跳,都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敢先动手,一时间他们都愣了,反应过来的时候炎哥已经让宋齐给收拾惨了。

“嘭!”宋齐只是轻轻地扬起了手臂,然后那个家伙就已经飞了出去,最后摔在墙壁上,落到了下面去。

“哎哟……”炎哥瞬间就已经掉在地上,感觉双腿都软了,爬不起来。

有两个稍微有些眼力见的人赶紧就上前,把老大给扶了起来。

“你……你给我等着!”炎哥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是个狠角色啊,自己压根就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马上便对着宋齐放了句狠话,跟着便离开了这里。

那些人很快就跟着离开了,一个人都没有留下。

李意萱惊讶地看着宋齐,显然,他的身手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李经理,可以了吗?”宋齐笑着看着李意萱。

李意萱沉吟了一下,这才点头说:“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得先跟你说一声,这里可是文明社会,我不管你之前是做过什么的,但是行事准则可得按文明社会的来。”

宋齐倒没有反驳,只是想了想指了指刚才炎哥他们离开的地方说,“那如果像他们这样的呢?”

“那就别客气!”李意萱想都没想便回答说,“如果真遇上这样的,那就别跟他们客气。”

宋齐笑了,这味道倒是挺合自己胃口的,跟李海河有几分相像。

“对了,现在我们这里总共是有两个保安,你来的话,就是第三个保安,我看你身手不凡,这样吧,你做我们这里的保安队长吧。”李意萱刚才确实是被宋齐的身手震住了,“我给你月薪四千,怎么样?”

月薪四千?

不高不低,但是看着还可以。

宋齐这次并不只是来找工作的,主要是还情,现在既然知道有人对这里有些阴谋,他自然得在这里留下来,反正自己也还没有想到应该做什么,就暂时在这里留下来吧。

“那行!”宋齐点了点头说,“对了,需要登记一下吗?”

“拿你的身份证来,我登记一下。”

登记好了身份证之后,宋齐就算是他们这里的正式员工了。

“明天早上八点,你正式入职!”李意萱提醒他说,“到时候你不要迟到,我不喜欢迟到的人。”

宋齐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看了一会之后,李意萱这才回身进了厂子里面去。

宋齐出了这里之后,松了一口气,现在自己暂时算是稳当了,最重要的是不用再去程雪的公司上班,这才是他最高兴的事情。

刚刚出了这里,就接听到了一个电话。

号码是陌生的,让宋齐都分不清楚是谁。

不过一听声音,他就算是明白了。

“宋哥,听说你出来了?”那边高兴地说,“我是猴子啊,还记得我吗?你现在在哪里,我开车过来请您吃饭!”

宋齐马上便知道这个家伙是谁了,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是一想好像自己也没有地方去,于是便说:“那行吧,我现在在城西这里呢,你过来接一下我吧。”

“好,等着!”那边猴子高兴地说。

没过半个小时,猴子便开着车子来了。

车子不算好,也就是十几万的普通车,但是猴子看着挺开心的,刚刚停车便跑了下来,给了宋齐一个大大的拥抱。

“宋哥,你出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要不是碰到老张,我都不知道你已经出来了。”

猴子,真名叫侯贵,因为长得很瘦,在狱中大家都称呼他为猴子。

他犯的是小事,判了半年,那个时候进来的老是招人打,之后宋齐看不过眼,出手救了他一次,猴子才没继续挨打,猴子很感激,就认了他做老大。

当然了,宋齐自己是没有同意的,因为他不喜欢拉帮结派的。

“看样子混得还行啊……”宋齐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连车都开上了。”

“我这算什么啊!”猴子看着宋齐这样子,心里有些感慨,“宋哥,走走,我请你去玩吧……”

猴子根本就不给宋齐拒绝的机会,拉着宋齐上了车,就向着市里开过去。

当然了,宋齐也没有矫情。

毕竟是在里面共过患难的,他也看重这个情啊。

“宋哥,在里面憋了几年,应该已经要憋疯了吧?”猴子开着车在前面嘿嘿一笑说,“不怕你笑话啊,我刚出来的那一天,拿了三千块钱,就疯玩了一个晚上,我叫了三个女人!”

宋齐不由好笑,拍了一下他说:“你这样子,还能叫三个女人呢?”

猴子嘿嘿一笑说,“我在里面可是憋了半年啊,你说说呢……把她们给弄得那真是爽飞了。今天要不然弟弟带您去玩玩?”

“算了吧!”宋齐摇了摇头说,“我还没有憋到你那程度。”

“哈哈……”猴子有些尴尬,自己这追求好像有些低了啊,“那行,我们不去找女人,但是去那里玩玩还是可以的,那里有酒喝,有美女,要是您看上哪个了,您跟我说,行吧。”

宋齐这倒是没有拒绝,既然已经出来了,是什么都得看看。

看到宋齐没有拒绝,猴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带着宋齐来到了蓝晶会所前面,猴子停好了车,带着宋齐就进去了。

这里面的装修确实是很豪华,宋齐看到之后都不由感叹一声自己确实是已经落伍了,光看这里的装修都觉得自己是个穷逼了。

再往里面去,可就听到了很热闹的声音了。

虽然是白天,但是这里却弄得跟晚上一样,黑不溜秋的,除了那些彩灯之外,几乎都没有光。

这也很正常,在黑暗中,人总是更容易释放自己。

猴子带着宋齐在一边坐下,又叫来了一个服务生,点了两杯酒,最后贼兮兮地说,“宋哥,要不要叫两个妹子过来陪酒,你喜欢什么样的,我都能给你叫过来。”

宋齐拍了一下他的头说,“行了,坐一会看看他们就行了。”

猴子干笑了一声,刚想要说什么呢,突然间便看到了两个穿着很暴露的漂亮女孩走了过来。

猴子看到之后就快要流口水了,这两个女人长得也太漂亮了吧,而且穿的衣服又是半遮半掩的,确实是很让人心思欲动啊。

只不过……

看这两个美女竟然一下子就坐到了宋齐的身边去。

宋齐任她们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但是眼睛却看向了对面。

只见那里有好几个人走了过来,正对着宋齐微微一笑。

为了父亲三十万的救命钱而替小舅子顶包三年,出狱之后却发现美丽又冷艳的老婆竟然…… 这是一个上门女婿的崛起之途!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4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