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骂霍海窝囊废的丈母娘根本不知道,女婿帐户有一千多亿、论功夫天下无敌。

总骂霍海窝囊废的丈母娘根本不知道,女婿帐户有一千多亿、论功夫天下无敌。


第1章 一千多个亿

莲泽市维多利亚风情别墅区,一栋三层别墅内。

将近晚上七点钟了,霍海扎着围裙靠在餐桌前,无聊地翻着手机。

桌子上的菜已经发凉。

脚步声传来,一个四十几岁的女子走过来不耐烦地喝道,“几点了,晴晴怎么还没回来吃饭?”

那是霍海的岳母,杨柳。

霍海赶紧站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要不然,您给她打个电话?”

“我打?你是死人哪?这点儿小事还用我?没用的东西。”杨柳厉声骂了过去。

“好,好,我马上打”,霍海赶紧拿起了电话给老婆云晴拨了过去。

“有事么?”电话那边传来云晴冷漠的声音。

“妈问你啥时候回来吃饭”

“朋友过生日,不回去吃了”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嘟嘟”,电话盲音。

霍海无奈地向杨柳道,“晴晴说她朋友聚会,不回来吃了。”

杨柳懒得看他一眼,站起来走到餐桌那边,霍海给她拉开凳子坐好,然后拿了个盘子盛了些饭菜躲到旁边的角落里坐在小马扎上吃了起来。

“嘟嘟”,杨柳向外面喊道,一只小泰迪跳上了椅子,与杨柳并排坐着,吃起饭来。

衣不如新,人不如狗!

吃过饭收拾完,伺候丈母娘洗完脚,霍海缩到了地下室杂物间的床上,刚叨起枝烟来,电话响了。

一看电话,他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师傅,你出关了?现在怎样?”

“还好,应该还能再活一年”,对面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你再坚持坚持,最多再有一个月,我就把掌门令牌给你拿回去,你就可以安心地死了”,霍海嬉皮笑脸地道,与之前那个窝囊女婿的样子判若两人,可眼底深处有着担忧与焦虑。

“混帐东西,有这么跟师傅说话的吗”,电话里的老者怒道,咳了一声,“小海,这一年过得怎样?”

“还好,结婚了。怕影响你闭关延寿,没敢告诉你”,霍海嘿嘿一笑,挑些轻松的说。

“小王八蛋,你结婚都不告诉我?”老者再次愤怒。

“你在闭关延寿嘛”,霍海咧嘴一笑,心中发苦。

若不是为了让师傅高兴,他就不想说这个事。这叫结婚?一年了,云晴连手都没让他碰过一下!同住一间房都不可能!

“就你孝顺,小王八蛋……一会儿我给你青云门账户的授权,你成家了,手里得有点儿钱省得让人瞧不起……小王八蛋,都结婚了……早点儿给我抱重孙子”,电话挂了。

霍海知道,师傅时间有限,马上就要回去闭关延寿了。

电话刚摞又再响起,里面传来了一把甜美的女声,“您好,我是华兴银行超级VIP客户私人顾问兼帐户管家余曼诗,请问您是霍海霍先生吗?”

“我是”,霍海点了点头,不过也小吃一惊,华兴银行可是世界级大银行,能成为它的超级VIP客户,得多少钱有这个资格哪?

“受原账户持有人萧逸尘也就是您……师傅……的委托,现将号码为#$%……的账户所有人变更为您,账户里所有资金全都归您支配”,私人顾问的声音愈发甜美。

“账户里有多少钱?”霍海很是期待地问道。

“一千四百六十亿七千八百三十六万五千零四角九分”,私人顾问准确地报出了一长串数字。

“啥?”霍海傻了!

包房里,云晴正和几个高中同学聚会,都是女孩子,算她五个人。

因为今天是高中同桌衣影儿的生日,大家约好了一起聚聚,同时也要送衣影儿生日礼物。

“小富婆,到你了,快点儿把你的礼物拿出来,小影儿还等着惊喜呢”,叽叽喳喳地说笑了一会儿,其他几个人就笑道。

“急什么”,云晴笑道,不过随后就有些尴尬,“我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落在家里了”。

她赶紧拿起了电话,想了又想,最后还是皱着眉头给霍海拨了过去。

这么晚了,唯有让这个想起就让她心烦的家伙送一趟过来。

霍海正蹲在外面的草地上看着帐户上的一堆零发呆,电话响了。

“媳妇?”霍海一看电话惊喜交加,这还是云晴头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

“闭嘴,不许这么叫我”,云晴怒斥,“我的卧室床头柜上,有一个新买的包包,给我拿过来。我给你定位,快点儿”,云晴命令地道,懒得跟他多说一个字。

霍海揣起了电话就一阵风地冲了出去。

凭心而论,他确实喜欢云晴,否则也不会这般惟命是从。

爱情让人有时很卑微!

不过也是倒霉,他骑着电动车跑了一半路的时候发现,挂车把儿上的包巅没了,只剩下一个底儿破了的包装袋在风中摇舞。

“真特么背……这咋整”,他吁出口气,有些发愁。

不经意间抬头,看见对面有间叫做“云扬”的奢侈品店,他眼前一亮,立马就冲过去了。

不过刚推开玻璃门要往里走,那个高挑漂亮的大堂经理就走过来了,喝斥道,“出去,送外卖的不让进”。

霍海穿件蓝体恤,下面一条短裤,穿着双拖鞋,手里还拎个袋子,看上去特别像外卖小哥。

“我不是送外卖的,我来买东西”,霍海赶紧道。

“就凭你?这屋子里哪件东西是你能买得起的?”那个大堂经理漂亮的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里面就透出深深的鄙夷不屑!

她细长白晰的手指向着各个专柜一指,爱马仕、阿玛尼、香奈儿……各种奢侈品大牌。

“你这不狗眼看人低么”,霍海愤怒了。

“你骂谁?给我滚出去,再不滚出去,我叫保安了”,大堂经理指着霍海怒斥道。

旁边两个保安向他虎视眈眈。

“行,你等着”,霍海愤怒了!

“滚”,那个大堂向外一指,撵狗一样!

第2章 两个滚出去

霍海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到了外面掏出了电话拨了出去。

“霍先生您好,我是您的帐户管家曼诗,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余曼诗甜美的语气让人心情舒畅。

“现在你把莲泽市这家叫云扬的店给我买下来,我给你一枝烟的时间”,霍海霸气地道。

“没问题,霍先生”,余曼诗毫不含糊。

才半枝烟的功夫,余曼诗的电话就过来了,“老板,这家店是您的了,经理王宇马上下楼迎接您。”

“OK”,霍海打了个响指,重新推门往里进——有钱就是好办事!

“哎,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滚出去了吗?还敢进来,保安,保安……”大堂经理叫了起来。霍海缓缓拔直了身体,盯着那个大堂经理,“我给你个机会,道歉。”

“你特么有病吗?滚出去”,大堂经理感觉遇到了神经病,使劲向外推他。

“住手”,远处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一个西装革履、地中海发型的中年胖子拿着手机跌跌撞撞地跑过来。

他老远就死盯着霍海,边跑边看着手机照片,没错,就是他。

“王总?您别生气,我马上把这个神经病赶出去”,大堂经理以为工作失职惹经理生气了,赶紧道。

可“王总”看也没看她,直接向着霍海躬身成九十度角,“董事长,您好”。

“你是经理王宇?”霍海负手问道。

“我是,我是……”王宇点头哈腰地道。

“把她开了”,霍海向着那个大堂经理一指。

“去财务拿上你这个月的工资,滚”,王宇二话不说,向着大堂经理一挥手,如赶苍蝇。

“二姨夫……”大堂经理傻了,颤颤地道。

“滚”,王宇的怒火终于爆发,他妈的狗眼看人低到新老板身上来了,不找死么?

别说二姨夫,大姨妈来了都不好使!

那个妆都哭花了的大堂经理被保安撵了出去。

“BOSS,请您视察并指示工作”,王宇巅儿巅儿地跟在霍海身后。

“视察个屁,赶紧帮我找款包,算了,就那个吧……”霍海一转头看见左边柜台里摆着一款包包跟丢的那个挺像,一指道。

“老公,就是这款包包哎,我喜欢好久了,你一定要买给我”,这时旁边走过来一对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夫妇,女人指着那款包向老公撒娇。

“好的宝贝儿”,那个男人笑着走过来。

“对不起先生,这款包已经售出去了”,王宇赶紧走过去,将包装打好奉给了霍海,同时向客户道歉。

霍海拎起来就走,不过这一次怕纸袋底子又坏掉,赶紧在门口随手找了个黑色的塑料袋子套上,包得严严实实的,夹包出门,上了电动车就走。

“宝贝儿,那包,卖了”,男人歉意地向老婆道。刚才那款是限量版的,整个专柜只有这一个,再没有多余的了。

“我不管,我就要”,女人跺脚撒娇。

“走,跟那个小兄弟商量一下”,男人带着老婆急匆匆地追了出去。

霍海都快将电门拧断了,一路闯红灯,终于在十五分钟后赶到金壁辉煌大酒店。

到了包间门口,推门而入。

“出去出去,我们没人点外卖”,屋里面几个时尚靓丽的女孩子冲着他嚷道,个个白白的长腿、大大的眼睛,颜值都很高。

“是找我的,快把东西给我”,坐在右边的云晴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好好”,霍海赶紧把袋子递了过去。

“你有病啊?这个包包三千多,你就用个破垃圾袋装的?”云晴一看那个垃圾袋子险些气死过去。

“我怕丢了……”霍海赶紧解释。

“这谁啊?”几个高中同学都好奇地问道。

“我……老公,霍海”,云晴垂头道。

“什么?你老公?”气氛炸裂。

早听说云晴找了个没钱没权没出息的废物老公,甚至结婚的时候嫌丢人都没通知她们,这次可好,见着真人了。

半晌,她们爆发了。

“晴晴,你有病啊?凭你如花似玉的,家庭条件还那么好,怎么嫁这么个人?”

“就是,看他跟个二傻子似的,你是哪根筋搭错了选他?”

“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几乎所有同学痛心疾首。

“你们过份了吧,人家怎样关你们什么事”,一个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正尴尬着的霍海感激地转头望去,就看见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女孩儿站了起来,正不满地向同学说道。

那女孩儿又细又白的一双长腿,容颜俏丽无比,大美女一枚,和云晴坐在一起,一时瑜亮,都那么漂亮。

“我叫衣影儿,是晴晴曾经的同桌。霍海,谢谢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快请坐”,衣影儿热情地招呼着霍海。

“谢谢”,霍海要往云晴身旁去。

“离我远点儿”,云晴瞪了他一眼,已经打开包装,可是仔细一看,登时大怒,“这是我买的包吗?”

“呃,不是”,霍海摸了摸鼻子,只好说实话,“那个包,我骑电动车巅丢了,就又去买了一个,应该差不多……”

“居然丢了?真是废物!这个包,你在哪儿买的?”云晴怒火冲顶。

“我在麻纺路那边……”霍海拼命回忆。

“麻纺路?那不是夜市吗?霍海,这包是在地摊儿上买的?”眼睛大得像动画片女主的赵菲叫了起来。

周围响起了一片哄笑声,云晴臊得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

“不是不是,是在麻纺路旁边的……云扬,对,就是云扬,那家店里买的……”霍海赶紧摆手。

“这破包,一看就是麻纺路地摊货儿,顶多二百五一个”,另外一个皮肤白得发光的同学马晓倩撇嘴道。

“确实是真的”,霍海无奈了。

“听晴晴说你就是个龙盘山的导游,赚那点儿钱都不够抽烟的吧?能买起真包?要是真的,我把它吃了”,胸前超有料的丰腴女孩儿刘莹满脸不屑地道。

“哐”,怒极的云晴直接将包扔了出去,砸在掩着的门上,将门都砸开了。

“马上滚,你这个废物”,云晴怒斥。

可门口却传来一声惊叫,“哎呀,谁这么缺德把包包扔在这里啦,我的爱马仕小宝宝哟,妈妈终于找到你了……”

第3章 三个小流氓

一个中年女子出现在门口,一把抱起了包包,像抱着孩子一样,心疼得脸都抽抽了。

不过一抬头就看见坐在对面的霍海,登时惊叫,“老公,快来呀,他在这里……”

门口旋即出现一个文质彬彬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子,一见霍海就是惊喜交加,赶紧走进屋子,一把握住了霍海的手,“小兄弟,可找到你了,你好,我叫孙浩……”

“孙董事长?”那边的衣影儿站了起来,眼中有着震惊的神色。

“你认识我?”孙浩一怔。

“我曾经在您的酒店打过工,当然认得您”,衣影儿笑着解释道,同时看着门口正给包擦灰的中年女子。

“原来如此……是这样,我和爱人逛街,她想要那款看中好久的限量版爱玛仕包包,可慢了一步被这个小伙子买了,我爱人实在太喜欢那款包包了,这不,我就一路紧赶慢赶地追过来……”

孙浩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真是云扬的货?”所有人石化,眼珠凝固了。

“是啊,我们就是从云扬一路追出来的”,孙浩点了点头。

“那这个包,是真的?”赵菲和马晓倩几乎齐声惊问,云晴也有些发傻。

“当然是真的,这可是爱玛仕的最新款Bolide的限量版,十二万,莲泽市就这么一个,我喜欢好久了……”,门口孙浩老婆满心喜爱地道。

“十二万……”周围牙疼似的吸气声响起。

“我擦,这么贵啊?早知道挑个便宜点儿的了……”霍海一咧嘴。

“这个,小兄弟,商量一下,这个包,可不可以转售给我?我可以加价两万……”孙浩小意地向霍海商量。

“十二万,还要加价两万?他是干什么的啊?这么壕?”几个同学震惊了,小声地问衣影儿。

“他亿豪星辰酒店的董事长,身家近百亿,超牛的”,衣影儿小声地道。

“百亿身家……”几个女孩子眼前都是小金星!

“这个,不好意思,孙……董事长,我是送给朋友的礼物……”霍海轻咳了一声,不想卖。

“这……好吧,那就不强人所难了,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我爱人实在太喜欢这款包包了,如有可能转售,联系我。这桌的单,我买了”,孙浩十分绅士范儿,并没有强人所难。

将包还给霍海,他拉着满腔不舍的老婆走了出去,在外面关上了门。

“谢谢啊”,霍海拿着包,很不好意思地在后面道。

一回头,满屋石化的眼眸。

“你哪儿来这么多钱?”云晴眼神复杂地盯着他。他只是个导游,老妈天天骂他是个吃软饭、没出息的窝囊废,他每个月还要往家里交三千块钱食宿费呢。

“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原本想给你买结婚一周年礼物的,谁知道我把包弄丢了……”霍海满口瞎编。

“买完这个包就更是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了吧?你还真能打肿脸充胖子啊”,旁边的刘莹为了掩饰错误,继续打击他。

“你不用打肿脸也是个胖子”,霍海根本不惯着她,虽然她很有料。

“你说谁呢?”刘莹被刺到痛处,跳起来骂道。她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一百一十五斤,微胖而已!这个混蛋嘴太黑了。

结果刚叉起腰来要骂人,一个包就怼脸上了。

“别整没用的,刚才你说包是真的就把它吃了,要说话算话,吃吧”,霍海从一侧露出脸来,挑眉道。

饭吃到这个份儿已经吃不下去了,赵菲、马晓倩和刘莹几个人借故告辞,灰溜溜地走了。

“欢迎有时间来我家吃包,啊不,吃饭”,霍海笑眯眯地在身后向刘莹补刀。

踩着高根鞋的刘莹险些跌倒。

“给,拿着吧,祝你生日快乐”,霍海将包递给了衣影儿。

衣影儿却不接,摇了摇头,“十几万的礼物,太贵重了,我可不敢要。”

“没什么,高兴就好”,霍海笑笑,想了想又补充道,“只要你是云晴的好朋友”。

“行,那我就接着了”,衣影儿抿嘴一笑,但始终没伸手,转头看着云晴。

“拿着”,云晴很豪气地一挥手,可心头又羡慕又恨,霍海这该死的。

一起下了楼,道了声“再见”,分头而走。

望着霍海的背影,衣影儿眼神饶有兴趣,这小子,蛮有些小帅嘛。

借着去洗手间的功夫,霍海给云扬的经理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务必再淘弄一款差不多的包包去送给孙浩的夫人。

毕竟,孙浩买了单,他必须投桃报李,因为他不习惯欠别人的。

至于钱不钱的……他差钱儿吗?只差事儿。

……

云晴坐在车,将车打着火,刚要开走。

“你喝酒了,不能开车”,霍海骑着电动车到了她车畔,轻敲了下车窗。

“不必你操心”,云晴摇下车窗冷冷地道。

“可前面有交警夜检”,霍海指了指前面的路口。

云晴抬头望去,依稀有红蓝暴闪的灯光,她犹豫了。

“我载你吧”,霍海笑道,眼神很期待。

“用不着,我打车”,云晴关火锁好车,走向路边。

霍海叹口气,转身便走。

“混蛋”,云晴看着他的背影,莫名其妙地更加愤怒。说走就走?

“哎哟,小姐姐真漂亮啊,这么晚一个人,不寂寞吗?”旁边传了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

云晴循声转头,就看见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晃晃当当走了过来,身上有着浓重的酒气,盯着她的眼神里满是不好怀意,尤其盯着她高耸的胸和纤细的腰看个不停,眼里冒着带颜色的火来!

第4章 四个大脚印

云晴心头一紧,赶紧向着旁边走了两步,该死的,等了这么半天都没有一辆出租车过来。

“别害怕嘛小姐姐,我们不是坏人”,领头的那个身高体壮的家伙走了过来,喷着酒气,来搂云晴的肩膀。

“你滚开,否则我报警了”,云晴脸色煞白,掏出了手机,连连后退。

“报警?哈,先抱哥哥吧,保证你很舒服”,几个人不怀好意地围了过来,那个身高体壮的家伙已经伸出了胳膊去,手已经快要搭在云晴的肩膀上。

“救命啊……”云晴抱住肩膀尖声喊道。

“叫吧,叫得越厉害,哥儿几个越兴奋”,领头的那个家伙看着云晴美艳无比的脸蛋儿,色火狂涌,狠狠地伸手搂了过去,准备先嘴儿一个。

不过他的手还没等搭在云晴的肩膀,却被一只大手抓住,就像是被老虎钳子夹住一般,痛得他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对面,一个高大的人影及时出现,挡在了云晴的面前。

霍海回来了。

“啊,好痛,放手,他妈的放手”,那个高壮的家伙痛呼失声,一身肥肉都颤了。

“放手么?好”,霍海咧嘴一笑,随意抡了下胳膊,然后松手。那个家伙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孤线,一个倒栽葱摔到了后面的水泥地上。

他浑身骨节子乱响,趴在那里气都喘不匀了。

剩下的两个人眼睛都直了,天哪,豹哥二百多斤,这小子直接抡飞了摔地上了?这是什么大力怪物?

“一起做个叠罗汉的游戏吧”,霍海叼着烟,直接出手,一手一个抓起了两个扔在了那个领头的家伙身上,砸得“哐哐”做响。

名符其实的人堆成形,完美!

领头的那个家伙被压得屎都快出来了。

云晴的大眼凝固了,盯着叠罗汉的那几个人,她还没反应过来呢。

一打三,几秒钟,这家伙好厉害啊!

“太晚了,不安全,还是我载你吧”,霍海拍拍手,向云晴发出二次邀请。

云晴终于回过神来,她刚才委实被吓到了,实在不敢在这里久留,不得不上了霍海的车子。

“走喽”,霍海吆喝一声,猛加电门。

车子虽然破,可加电很冲,云晴没坐过电动车,一时没坐稳,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霍海的腰,也让霍海很是兴奋,结婚一年了,连云晴的手都没拉过。

这一次,云晴不但上了他的车,还搂了他的腰,啧啧,小手真软,小胳膊真柔……哎呀我草,咋还掐人呢,好疼。

夜风吹拂,让他想起了过去的一年。

一年前他初出江湖,年轻气盛,自认为修为超群,不顾师傅之前的警告,夜闯龙盘山瑶光派,要拿回掌门令牌,结果触动禁制,身受重伤跌下悬崖。

当时就是云晴救下了他。

因为需要养伤,再加上还要拿回掌门令牌,他同意了云家的要求,与云晴结婚——云家当时正经历经济危机,需要找一个好控制的上门女婿套取家族嫁妆。

婚后,他留下来还做了一名龙盘山的导游,也是为了抵近更好地摸清龙盘山上瑶光派设下的禁制,再去拿掌门令牌。

而自从云晴救他的那一刻起,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留下来,既是报恩,也为了能天天见到云晴。

躺在床上,想想今天晚上经历的事情,霍海有些兴奋。

照这样下去,明天,一定会很美好吧?

明天如约而至,但委实不咋美好,因为大清早他就被人从床上揪起来骂了个狗血喷头。

“你个窝囊废、没出息的东西,眼都不眨就送出去个十几万的包?你装什么大瓣蒜?我是你岳母,你不先孝敬我,却充壳子孝敬别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

杨柳破口大骂,她昨天晚上已经听女儿说了,这个蠢货,居然买了个十几万的爱玛士包包送人……

她快气疯了!

“妈,你干什么?这事不怨霍海,他只是替我撑场面的,有气你冲我撒”,云晴也生气了。

她原本是带着惊奇兴奋跟老娘说的,没想到自私的老妈一听就炸了,这让她面对霍海有些小小的尴尬。

正在这时,门铃声响起。

“滚去开门”,杨柳怒吼道。

霍海赶紧穿好衣服去开门,开门一看,眼睛却眯紧了起来,“是你?”

霍海认得门口这个矮自己半个头、一副白面书生的家伙,他叫张沛林,老爸是一家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勉强算是莲泽市上流社会里人物。

张沛林半年前从外地回来跟老爸做生意,也认识了云晴,尽管知道云晴有老公,却依旧对云晴展开狂热的追求,家里门坎快被他踏平了。

而云晴的岳母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纵容他的这种追求。

因为在她心里,只有张沛林这样的人物才能醒得上自己的女儿。

至于霍海……他算哪根葱?所谓的婚姻不过一张纸而已。

张沛林却是连看也没看他一眼,捧着一大抱鲜花走进来,一见云晴,登时眼里放光,“晴晴,送你的,你比花儿还漂亮……”

云晴犹豫了一下,刚要伸手去接,旁边的霍海却一把抢过了花儿,狠狠在上面跺了四脚,踩得稀碎!

“媳妇,咱不要他的破花,想要我给你买”,霍海边踩边道。

“你特么有病啊?”张沛林大怒,指着霍海的鼻子咆哮,却被霍海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指,只是轻轻一拗,他就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嚎声。

“混帐东西,给我住手”,杨柳刚从客厅出来,一见打起来了,立马消防车一样冲过来怒斥道。

“别再让我见你追我老婆,否则见一次打一次”,霍海冷冷一笑。

他可以对云晴包括她的父母忍让,那是因为爱乌及乌,但张沛林算哪根葱?

“小子,告诉你,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刚才是让着你,你别得寸进尺!”回过神来的张沛林来回跳动比划着!

话未说完,“啪”,一个耳光就落在了脸上,张沛林几乎原地转了半圈儿。

第5章 五个大耳光

“小畜牲,你怎么动打人?沛林,有没有事……”杨柳将霍海连踢带打地推到了一旁去,扶住了张沛林,无比心疼地道。好像张沛林才是她女婿。

“没事没事,其实他打不过我,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就是刚才没防备”,张沛林兀自嘴硬,可脸痛得直抽抽,盯着转身走掉的霍海直磨牙!

“没事就好,别跟那个窝囊废一般见识”,杨柳赶紧安抚张沛林。

一转头,看见云晴正要往外走,杨柳一皱眉,“你干什么去?”

“去宗堂啊,今天是家族季度例会,我们都要参加的”,云晴道。

“晴晴,我送你”,张沛林不顾脸上火烧一样的疼,赶紧走过去道。

“不用了,你继续跟我妈聊天吧”,云晴爱理不理地道。

“不不不,我是来找你的”,张沛林连连摆手。

“有事?”云晴站在那里。

“晴晴,再过些日子,就是你们家族五年一次的嘉年华盛会吧?”张沛林道。

“嗯?怎么了?”云晴心头一动。

“据说,嘉年华上,可是评选你们家族的形象代言人呢,如果真成为家族的形象代言人,以后家族会给予很多资源重点培养,甚至执掌某一项重要产业,是吧?”张沛林嘿嘿一笑。

“是。真难为你了,没少下功夫”,云晴点了点头。

其实她也想成为家族形象代言人,并且也一直在努力。

她不是为了虚名,而是为了资源。有了家族资源,以后对自己的发展会更有利,也能帮家里分忧。

可是云家情况复杂,老爷子就重点偏爱那么一两个孙子孙女,她可能性不大。

一想到这里,她就有些灰心。

“我帮你准备了一件礼物,到时候送你,你一定会在家族嘉年华盛会上大放异彩,甚至有可能成为家族的形象代言人”,张沛林眉飞色舞地道。

“不必了,我自己有准备”,云晴颇有些心动,但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家族代言人,又岂是靠一两件出彩的外在东西就能拿得下来的?

“什么有准备?你准备什么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傻吃憨睡的,这可是人家沛林的一片心意”,杨柳一听却急了,赶紧在身后走过来,嘴里狠狠地训斥道。

“我开会来不及了,你们聊”,云晴不予理会,往外就走。

“你车子昨天没开回来,我送你吧”,霍海骑着电动车过来了。

“就你这破车,有资格载晴晴吗?”张沛林满脸的不屑,一想到那记大耳光就愤怒得不要不要的。

走到外面拍了拍自己的奥迪Q7,他高傲地扬起了头,“晴晴,我送你”。

“你还想找揍是么?”霍海脸色冷了下来。

“玛的,你是真想见识一下跆拳道的厉害么?”张沛林眼神凶狠地走了过来。

“啪”,反手又是一个耳光,张沛林根本就没看到他伸手,结果自己就被打了,然后他把刚才那耳光剩下的半圈儿转完了。

“霍海,别打人”,云晴见事情不好,赶紧冲过来拉架。

杨柳扶着张沛林,气急败坏地指着霍海骂道,“你这个小畜牲,打人上瘾了是不是?”

“他先惹我的”,霍海手一摊。

“没事没事,我抗击打能力很强的”,张沛林赶紧站直身体,千万不能让云晴看低。

“别跟这个窝囊废一般见识了,进屋喝茶去”,杨柳扶着他道。

“不,阿姨,我是个男人,男人就得有血性,他这样侮辱我,那就实在对不起了,我今天必须要教训他一下”,张沛林坚定地摇头,缓缓脱去了西装。

“好啊,我等着你的教训”,霍海笑了,坐在电动车上叼起枝烟来。

“张沛林,你打不过他的,赶紧走吧”,云晴见张沛林居然来劲了,赶紧劝他。

她昨天可是亲眼所见霍海有多能打,张沛林这样的再来上三五个怕都没用。

可这一句话却把张沛林刺激到了,在要追求的女人面前这般丢份儿,那太特么寒碜了!

“打不过他?他刚才偷袭,根本没有武德,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绅士比无赖更会战斗”,张沛林脱去了西装,恶狠狠地盯着霍海。

“不错,有血性,继续”,霍海向他招手。

“妈,你拦着他们呀,还真要看他们打架呀”,云晴又急又气,向杨柳叫道。

“沛林,你是斯文人,别跟这种废物较劲”,杨柳拦着张沛林。

可一把没拽住,张沛林就已经冲出去了,上去就是一个恶狠狠的下劈腿。

可腿是上去了,却根本没劈下来。

一只有力的大手凌空抓住了脚脖子,架住了他的腿,让张沛林单脚站地,上下不得,来了个金鸡独立的尴尬姿式。

“表演结束了”,霍海伸了个懒腰站起来,从从容容地伸出手去,“噼哩啪啦”,又是三个阴阳大耳光。

打完一松手,张沛林一下坐在地上,脸上红肿得跟个猪头一样,眼中又是惊惧又是耻辱。

“下次记住了,腿别抬太高,否则撕裤裆”,霍海哈哈一笑,重新坐回到电动车上。

张沛林低头一看,可不是,西装裤子太紧已经把裆都撕开了,露出了里面花花绿绿的裤衩!

“晴晴,我载你,走吗?”霍海转头望着云晴道。

云晴看了看时间,实在来不及了,就上了他的车子,向张沛林说了声,“对不起”,车子一耸,向前冲去,她不得不再次抱住了霍海的腰。

这一幕落在张沛林眼里,更是让他抓狂。

“小子,有种你今天晚上去弘武道馆找我,我会让你怀疑人生”,张沛林爬起来怒吼道。

“行,等我吧”,风中飘来四个字,那都不是事儿。

“今天西装碍事儿,我没发挥好,要不然把他屎打出来”,张沛林脸皮委实够厚,还在那里跟杨柳硬充壳子。

“跟这种废物一般见识不值得,再说,我马上就要让他跟晴晴离婚了,到时候他想赖在家里都没这个资格。”杨柳望着远去的霍海电动车尾灯,眼神冷冷地道。

“让他们离婚?什么时候?”张沛林眼睛亮了。

第6章 七人精英团

“等家族嘉年华盛会结束后,就让他们离婚”,杨柳哼了一声道。

“为什么非要嘉年华盛会后?现在就不能让他滚蛋吗?”张沛林恨得直咬牙根。

“不,现在还不能让他滚。他们结婚须满一年才可以离婚,否则就会引起家族怀疑,认为是套取家族嫁妆。不过到嘉年华盛会之后,就满一年了,正好也在盛会上让家族中人看看他的无能和窝囊废,这样我们就有充足的理由撵他走了”,杨柳冷冷一笑。

“原来如此”,张沛林恍然大悟。

“所以你要耐心,不要着急”,杨柳安抚他道。

“还有十几天而已,不急,不急”,张沛林终于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不过摸摸肿起的脸庞,他眼里又露出怨毒的神色,心下暗忖,“急是不急,但这个仇得报,小子,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今天晚上你要敢来道馆,我就让你去医院待几天”。

“你慢点儿”,云晴在电动车后怒道。

霍海这个混蛋一路疯骑,道路还不平,她因为害怕不得不一直搂着他的腰,让她很羞愤。

“好的”,霍海使劲一刹车,云晴猝不及防,一直撞在了霍海的身上,高耸的胸与霍海的后背来了个亲密接触,让她粉颊霞飞。

“有病啊你”,云晴狠狠给了他一拳。

“你让我慢点儿的”,霍海很委屈。

但他也很开心,结婚一年了,终于有机会和云晴这样长时间单独相处,还有肢体接触……事情似乎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嘀嘀,嘀嘀……”身后响起了刺耳的车笛声,霍海不得不靠边,快被挤到马路牙子上去了。

一辆宝马X5停在旁边,车窗摇了下来,司机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云羽?”云晴皱起了眉头。

那是三伯家的儿子,因为会事来,嘴巴甜,虽然没什么本事却很得家族不少长者喜欢,也向他倾斜了不少资源,他今年也雄心勃勃想成为家族新一任的形象代言人。

只不过这个人素来自高自大、期软怕硬、谄上媚下,一旦得势,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完全小人一个,只是平时家族宠他,没人敢得罪他。

“云晴,你真是越混越回去了,连车都开不起了,要坐电动车?用不用我给你点儿油钱加油啊?”云羽哈哈一笑,语气里说不尽的嘲讽。

“不劳你担心”, 云晴不想得罪这个小人,强忍下怒火,向霍海道,“我们走”。

云羽却不依不饶,“云晴,你也是去参加例会的吧?那就不妨提前告诉你,我可是刚刚谈成了一笔大单子,下午就要签合同了,到时候我会在例会上无比风光,而你,只配在旁边鼓掌罢了。”

云羽狂笑着故意道。

他知道云晴很有能力,也是这一届家族形象代言人有力的竞争者,所以,他始终在不遗余力地打击云晴,最好让她知难而退,自己少一个对手。

“怎么还不走?你耳朵聋了吗?”,云晴眼里无比愤怒,却不敢和云羽公开撕破脸大吵一场,只得把一腔火气撒在了霍海身上。

霍海却动也不动,只是盯着云羽,眼中冷光迸射。

云羽刚要走,却发现霍海正看着他,他满眼鄙夷,“哟,这不是我那个好妹夫吗?啧啧,瞧你那个德性,跟街上的要饭花子差不多少。云晴,都不是我说你,找这么废物点心,连个车都买不起,你真是瞎了眼。”

“云羽,你最好别寸进尺”,霍海缓缓开口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云羽一怔,卧槽,家族里的年轻人还真没谁敢这么跟他说话的。

“没有威胁你,我只是警告你。你骂我,我只当放屁。你无故骂我媳妇,要付出代价。”霍海冷冷地盯着他道。

旁边的云晴一怔,深深地看了霍海一眼,没说什么。

“代价?就凭你?骑着破电动车还敢这么吹牛逼,行,我等你。”云羽狂笑,故意将劲一踩油门,原地腾起一阵呛鼻的白烟来,车子呼啸而去。

霍海盯着他的车子,眼神森然。

却不提防,身后的云晴已经下了车,向前走去。

“怎么下车了……”霍海骑车追了过去。

“你走吧,我打车”,云晴招停了一辆出租车,上车而去。

“云羽,是么?等我”,霍海回想了一下刚才说过的话,摸出了电话,拨了几个号码。

“霍先生您好,我是曼诗”,余曼诗甜甜的声音在电话里响了起来。

“给你个任务,帮我查一下莲泽云氏家族,有一个叫云羽的年轻人,在谈什么合同”,霍海道。

“好的,马上”,余曼诗道。

她很给力,三分钟后,电话便已经打过来了,“霍先生,已经帮您查到了,这个云羽正在跟亿豪星辰谈后勤保障方面的合作。”

“哪儿?”霍海一怔。

“亿豪星辰”,余曼诗放慢了语调道。

“哦,知道了”,霍海点了点头,心中有了计较。

不过,余曼诗却没有摞下电话,而是停顿了一下,小意地问道,“霍先生,您现在,缺人手吗?”

她心细如发,发现霍海肯定在这方面有需求,所以,她很想给自己寻找一个机会,打拼出一片广阔的未来。

“人手?”霍海挠了挠下巴,瞬间明白了余曼诗的意思,“很缺,奇缺,你能过来帮我吗?”

“不胜荣幸,我的老板”,余曼诗强自压抑着内心深处的喜悦,声音更甜了。

“好,你来吧,到了联系我”,霍海道。

“我已经到了”,余曼诗笑得很灿烂。

霍海转头,结果就看见远处一辆加长改装的奔驰斯宾特房车缓缓开了过来,车门打开,里面首先走下了一个大美女。

那女孩子大概二十六七岁左右,身高将近一米七五,白衫黑裙OL装,黄金比例九头身,两条腿怕不是有一米长?

黑瀑般的长发,白到几乎透明的肌肤,浑身上下散发着惊人的魅力,简直超级御姐范儿。

她夹着文件夹,向霍海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六个人,三男三女。

男的彪悍英武,女的知性美艳。年纪都不大,最大的大概也就三十左右岁。一看就是个个精英的那种。

“老板您好,我是余曼诗,现在带领我的团队向您报到”,领头那位大美女向霍海躬身道,其他六人齐齐恭敬地躬身。

第7章 我想搞他

“你不是,一个人么?”霍海张大了嘴,怎么一齐来了七个?

“为老板您这样的人服务,必须要有齐全的专家团队,我只是代表他们而已”,余曼诗微笑。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霍海懵了好半天才期期艾艾地问道。

“高明是一位网络安全专家”,余曼诗微微一笑,转头望向了旁边一个瘦小但眼睛很有神的男子。

“老板,我叫高明,定位您的手机很简单”,瘦小的高远躬身微笑道。

“有两下子,其他人呢?”霍海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来给您介绍吧,老板”,余曼诗微笑,依次介绍了过去。

戴着眼镜瘦高个儿的贺文东,是全领域投资专家,尤其精擅金融理财。

一头短发、俏丽干练的张茜,是公关专家,擅长商业谈判与危机公交处理。

梳了个马尾辫、靓丽活泼的李蔷是商业信息情报专家,无论是买云扬店还是刚才打探信息,都是由李蔷处理的,极其迅急。

最后一个不苟言笑戴着黑框眼镜的马静,是工商管理专家,擅长公司架构的打造、人力资源的整合以及企业深度发展策划。

身高臂长的胡伟,安保专家,擅长各种武器与私人防卫,同时也是司机,负责保护大家的安全。

“你这是给我拉来了一个特级管理团啊……”霍海直咧嘴,这啥情况?!

“这也是为您考虑。老板,我们之前已经了解过您的相关信息……当然,请您原谅,这是我们的业务职责。通过了解您的信息发现,您只拥有这一个帐户,并没有其他任何产业。而这个账户上的钱已经很久都没有流动了。

所以,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帮您组建一个集团,打造一艘新的商业巨轮,让您拥有更多的财富。”余曼诗大眼晶晶亮地望着他,满眼的期待。

“这个……”霍海没太想好。

“如果您依旧想做个隐形富豪,完全没问题。任何事情都不必您出面,我们即可,请相信我们的专业能力。并且,高明可以保证您信息的绝对安全,只要他想,就不会有人知道您的一切消息”,余诗曼再次道。

这是她的机会,她必须把握住。

“倒也不错”,霍海眼睛亮了起来。

通过昨天买店和今天查云羽这两件事情他就发现了,有这样的一个团队在身后,对自己很是有利。

毕竟,总不能事事都通过暴力解决吧?

那是莽夫!

“一定会不错,相信我们的专业能力”,余曼诗充满信心地道。

“OK,没问题。你们想怎么做?”霍海问道。

“这是我们的商业策划案”,余曼诗递过了怀里抱着的那个厚厚的大文件夹。

“你直接说就行”,霍海一咧嘴,他一看厚点儿的书就头疼,还是免了吧。

“很简单,给我们六十亿的零头进行支配,只要半年,我们就可以做到收支平衡,一年就可以盈利。我们团队以智力股入股,给我们百分之十的股份就可以”,余曼诗略有些小意地道。

“这可就相当于给我打工了……那你们在华兴银行的工作呢?不要了?”霍海饶有兴趣地问道。

“事实上,我们有很多同事都是通过华兴银这个跳板,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归宿”,余曼诗微笑道。

“我喜欢你们这样有野心的机会主义者”,霍海似笑非笑地道。

“很多时候,野心就是梦想。况且,当我们成为你的下属时,就不再是了机会主义者了”,余曼诗笑得更加灿烂起来。

“这算是合作么?”霍海挠了挠下巴。

“不,是打工。给您打工,也给我们自己打工”,余曼诗笑靥如花。

“我越来越喜欢你……呃,们了”,霍海发现跟这样高情商高智商的女人说话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这更是我们的荣幸”,余曼诗眼神炽烈了起来,看起来,有希望成功。

“留下一千亿在帐户,剩下的四百六十亿那些零头,去创业吧。至于股份,如你们所言,按智力股百分之十年底分红。你们之间具体怎么分配,你们自己看着办”,霍海一锤定音。

七个人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色,万万没有想到,真的成了!

以前太多的华兴银行帐户管理员跳槽的,但从来没有一个有他们今天这样的际遇。

“放手干吧”,霍海哈哈一笑,骑上破电动车走了。

“老板倒底是,人傻钱多啊,还是挥金如土?”公关专家张茜坐回到车上还有些晕乎乎的呢,这是梦想照进现实还是现实闯入了梦想?

“我只是信任你们,并且我相信年轻的力量”,一个声音传进了车内。

所有人一抬头,俱都无比惊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半天的老板居然出现在车中央,而车门依旧关得严严的。

并且,车子已经开动了。

所有人的心都在剧烈地跳动,难道,老板是鬼?

“我只想向你们强调一点,忠诚,这就是我的原则底线。再见!”霍海咧嘴一笑,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天哪,他倒底,是什么人……”余曼诗花容失色。

“是位身怀异术的奇人,我们,撞大运了”,前面开车的胡伟停下了车子,从倒后镜里望着霍海施施然远去的背影,深吸口气道。

他也曾经修习过古武,但资质不够中途放弃了。可他绝对看得出来,霍海是古武修行者,而且是那种顶尖儿高手。

亿豪星辰酒店,五十八楼。

站在大幅的落地窗前,将莲泽市全景尽收眼底,体会着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感觉,霍海不禁在心底发出了感叹,“有钱真好”。

不过随即哑然失笑,靠,自己也是个有钱人好不好?

“谢谢你,霍先生,我夫人很喜欢你送的那个包包”,孙浩微笑道,眼里有着感激的神色。

“也谢谢你,孙董事长”,霍海展颜一笑。

“嗯?谢我什么?”孙浩一愣。

“谢谢你让我学习到了如何疼老婆”,霍海搞怪地道。

“你这小子,哈哈……”孙浩大笑起来,对霍海印象愈发好起来。

“我有话就直说了,孙董事长,希望你能帮我个忙”,霍海不再绕圈子,开门见山。

“说”,孙浩更是个爽快人。

“我想搞云羽那个小子”,霍海神色冷了下来,缓缓地道。

总骂霍海窝囊废的丈母娘根本不知道,女婿帐户有一千多亿、论功夫天下无敌。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0888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