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传来恶魔的召唤,没错。还真是那个财大气粗的总裁。

里面传来恶魔的召唤,没错。还真是那个财大气粗的总裁。


第1章 撞破

苏茉今天下班早,打算去菜市场买个菜回家,早早地给男朋友陆扬做顿好吃的饭菜。她和陆扬高中就相识早恋了,从一开始就遭到家人的反对,但是他们都挺过来了,誓要一起熬到结婚,给所有人证明,他们是真心相爱的。

“小知啊,今天一个人来买菜啊?男朋友没陪着?”由于苏茉开朗活泼的性格,经常在买菜的时候跟阿姨们唠嗑,所以这个菜市场的阿姨都跟她很熟络,常常给她多送点儿葱姜蒜之类的。

“是呀,他还没下班儿呢,我今天下班早,回家先给他做顿好吃的。”苏茉今天心情很好,公司发了奖金,她想要和陆扬呢小小庆祝一下。

“哎呀,小知真是贴心,我儿子要是也能找你这样的女朋友,我可就省心咯。”大妈夸奖着苏茉。

“阿姨,今天有什么菜新鲜,您给我多卖点儿,今天我打算庆祝一下,多做几个好菜。”苏茉笑着问。

“今儿的鱼刚捞上来,刚送过来不久,来,你看看。”大妈热心地说着,她们都喜欢苏茉这孩子,漂亮又不傲娇,还愿意跟她们唠嗑,“还有这个紫苏,纯天然没上药的,吃着特别健康,特香。”

“那我就来一条鱼,然后来一把这个紫苏。”苏茉买好菜,便朝着超市的方向走去,心想着还可以买瓶红酒,两个人来一顿烛光晚餐,想着就十分愉悦,开心地笑了。

买完东西,苏茉便朝着租住的小公寓走去,这是她和陆扬两个人的小天地,每月花了一千多,虽然不大,可是两个人住在里面也是绰绰有余了,能过上想要的小日子。她和陆扬早就偷偷把证给领了,只等到凑够足够的钱,再办一场婚礼,两个人齐心合力把房给买了,再一起还贷,过上夫妻的小日子,一切都是这么顺理成章。

走到门口的时候,苏茉正准备拿出钥匙,发现房门虚掩着,没关紧,卧室里面还有疑似人的声音。不会是进小偷了吧?!苏茉心里一紧,把菜放下,找了根棍子就蹑手蹑脚地走向卧室。但是,等她到达卧室门口的时候,她看到了一生最恶心的画面。两个人交缠在床上,半裸着由被子掩盖住一些,她看见床上那男人,正是自己的领了证的男朋友,陆扬。

“你们,在干什么。”苏茉一字一顿地说。

听着说话声,床上的两个人动作一僵,停止了蠕动。

“小知……你怎么提前回来了?”陆扬翻身上来,把床上的女人护在身后。

“我怎么回来了?我不回来,好让你们做完好事还继续装纯洁吗?”苏茉气地牙痒痒,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咬牙切齿的感觉。

“苏茉,你也别怪我,我跟你从高中到现在,现在连证都给领了,你却告诉我要等到婚礼后才跟我行夫妻之实,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有需求的!”陆扬说话的时候带着轻蔑的眼神,反而一副“你不给我我还不能自己找吗”的样子,好像这一切都是苏茉逼出来的一样。

“陆扬,你不是人!”苏茉气地就冲上去打,陆扬一躲,打到了他身后的女人。

“啊!小知你不要打我,是陆扬先勾之引我的。”女子叫了起来,苏茉一听,是自己的闺蜜,朱敏慧。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看我不打死你们!”苏茉看着这个画面,更是愤怒,举起棍子又要下手。却抵不过男人的力气,被陆扬一手钳住,动弹不得。

“苏茉,你不要不知好歹!我不想和你撕破脸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陆扬手上使劲,苏茉就被推到了地上。

“陆扬!朱敏慧!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让你们付出背叛我的代价!”苏茉自知真动起手来不是陆扬的对手,爬起来离开了。

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苏茉感觉疲惫极了。像是失去了全世界,还得到了世界的一个大耳巴子。正思索着该怎么办,工作的酒店打电话打电话过来了,说是有急事,需要她这个领班过去处理。收拾好伤心,苏茉不得不前往酒店,男朋友没了可以再找,钱不能不赚。

“经理,有什么事需要我处理的吗?”苏茉来到酒店,见经理满脸焦急,便问道。

“小知,我们酒店来了一个不好惹的客人,在8808房间,醉的不省人事,谁进入都被轰出来,这里就你手脚最灵活,你去试试。”经理催促着苏茉,心想着,就你最傻最天真,堂堂大总裁谁也不敢得罪,还不得找你个替罪羊。

苏茉自然是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摆明是个不好的差事,每次到了这样的时候,他们猥琐的经理第一个想到的人,都是她苏茉。心里即使再不情愿,苏茉嘴上还是得乖乖答应,她可不想爱情事业双双泡了汤。

开到8808总统套房的门口,苏茉敲了敲门,许久都没人应。可别是醉死在里面了,堂堂一个大总裁,醉死在他们酒店,那可真是绝了所有人的财路,没有一个人能承担这个责任,苏茉只好拿出房卡,刷卡直接进去了,决定只确认一眼,人没有挂掉,就跑出来。

门开了,偌大的套房没有一丝声音。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里面,苏茉见到了这辈子见过最帅最妖孽的男人。

轮廓分明的五官,像是刻意打磨过的棱角,坚.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眶里,眼睛紧闭,一张比女生的脸都还要干净漂亮,一口朱唇,薄而湿润。简直逆天了。苏茉心里想着。突然,她动了一个小心思。你陆扬不要我,要个臭女人,我让你看看,谁稀罕谁。

苏茉准备躺在这男人身边,拍个照片给陆扬看,让他知道,失去她苏茉是他陆扬的损失!躺好,咔嚓,小心翼翼地拍完照片,收好手机,苏茉准备离开。

“唔……”男子翻身,将苏茉压在身下,吻了上来。任凭苏茉如何反抗,也无济于事,一个弱女子的力量,在这个男人面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三下五除二,苏茉就被扒光了,被吻得一塌糊涂的她还残存了一丝理智,拼着喊着不要,不要。而这传进醉酒的总裁耳里,更像是一剂催化剂,更是来劲了。

“啊……”浑身如撕裂一般的疼痛从身下传来,苏茉整个人疼的全身发抖,这时,男子睁开眼看了一眼,这还是个处?却并未停止动作,任由自己被酒精作用带来的冲动给控制。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天亮,身旁的男人也已经不在,剩下苏茉一个人躺在偌大的总统套房里。

昨晚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一场梦?一场噩梦?苏茉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问自己。可是浑身的酸痛和床上的血迹提醒着她,她玩的火烧身了,烧的自己尸骨无存。

失魂落魄地走回小公寓,打开门,是陆扬坐在沙发上,等着她,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苏茉,你昨晚干嘛去了。”陆扬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质问道。

苏茉只觉得身心疲惫,并不打算回答他,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见苏茉不回答,陆扬愤怒起来,冲上前去拉扯,“你还好意思骂我?昨晚干嘛去了!为什么我给你打电话,是一个男人接的?你说呀?”陆扬以为自己抓到了,对苏茉十分不客气,粗鲁地摇晃着苏茉,让她给个解释。

“我跟他上之床去了?!不行吗?你可以出之轨,我就不可以吗?”苏茉终于奔溃,大叫起来。

“好呀,你还有理了。”陆扬被苏茉的气势吓住了,但是嘴上仍然不饶人。

“陆扬,我们离婚吧。”苏茉太累了,决定真的放手这么多年的感情,再下去,也没有一个好结果了。

“离婚?你想得美,这些年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你一句离婚就想打发我?没门。”陆扬的嘴脸变得难堪,扭曲而丑陋。

“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什么事等我醒了再说吧。”苏茉真的无心再谈下去,只想找张床,好好地睡一觉。

“我想怎么样?苏茉,这些年我在你身上花的钱不少吧?过节,生日,你爸妈生日,我哪样没花钱,今天你要想离,就必须给我十万块,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陆扬大吼道。

没想到两个曾经相爱的人,撕破脸后,会是这样的丑陋和无情。就连一个美好的回忆,也无法保全,仍被撕地支离破碎。苏茉对一切失望,只好说,“家里有什么你拿吧,随便你拿走,剩下的我醒了再说。”苏茉摆摆手,不再做纠缠,进了卧室就躺下了。

陆扬也自知无趣,收拾了家里的东西,走了。

“总裁,按照您的吩咐,已经查清了那个女人的身份,她是酒店的一个小领班,和男朋友住在外面的一个小公寓内,最近好像在闹分离。”

绝美的男子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有点儿意思。”

第2章 总裁找麻烦

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苏茉觉得有些热,准备起来倒口水喝,一开门,懵了。家中一片狼藉,电视机,冰箱,桌子,全被搬空了。就连杯子也没给她留一个喝水用。

“陆扬……”苏茉轻喃了一声。

如果爱到最后,连最后一点仁慈也不剩,那么这份爱,是时候说再见了。

苏茉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怎样也要好好生活,既然生活已经变得一塌糊涂,那么就勇敢接受吧。幸好这房子还是自己的,每月也是自己在交房租,他总不能连住的地方也抢走吧。苏茉提起干劲,就开始打扫卫生,空荡荡的房子反而好打扫,几下就打扫好了,没有凳子,干脆就坐在地板上,倒也是自在。

“咚咚咚”不一会儿有人敲门。

“谁呀?”苏茉说着打开了门。

“小知呀,你还租不租房啦?”是房东,苏茉觉得莫名其妙,明明刚交了半年的房租,怎么这么问呢?

“阿姨啊,我租房的嘞,不是刚交了半年的房租么?”苏茉不解地问。

“你那个男朋友啊,就是那个陆扬,一大早就跑到我这儿来,说是需要钱急用,把房租先拿走了,说你会再给我的啦。可是我刚来了个客人,对你这个房子很满意,你看你家具都全搬出去了,我看是不打算租了吧?”房东年纪稍稍有些大了,可是对于房租这一块,还是精明着呢。

“阿姨嘞,你送我宽限两天,我一定把房租给你交上呐。你看,我在你这儿租了几年了,就宽限这一回,行吗?”苏茉心里开始着急了,却也只能用缓兵之计。

“好啦好啦,我先给那个客人说看看别的房子,小知啊,我看你一个人不容易,就宽限你两天,就两天啊。”说完房东阿姨慢慢吞吞地走了,留下苏茉一个人呆坐在地板上。

这个陆扬,当初相爱的时候人模人样的,一撕破脸做的这么绝,连房租都给骗走了,不给苏茉留一点后路。

拍拍裤脚,苏茉站了起来。不管怎样,工作还是要继续,快到了晚班的时间,得赶紧去酒店那边。

火急火燎地赶到酒店,正感叹幸好没迟到的时候,发现同事们全都对自己投来异样的眼光,还指指点点的。

“小知,你怎么穿个睡衣,穿个拖鞋就来酒店了?!”关系好的小刘走到身边提醒小知。

苏茉这才往自己身上一瞧,我的个天啦,竟然真的是穿了一套睡衣来到的公司!路上太着急赶路,也没仔细去看,难怪在路上总觉得别人盯着自己看呢。这脸丢大了!正准备溜去换工作服,没想到经理突然追了上来。

“小知!等一下!”经理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

“经理?有什么事吗?”苏茉问。

“昨天8808房的贵宾,你还记得吧。”经理问。

经理这一问,昨晚的记忆全都浮现上来,一幕幕重新在脑中上演了一遍,床单上的血迹,男子绝美的容颜,有力的双臂,和那紧实的八块腹肌,全都活灵活现地出现在她脑海中。

“不,不,不记得。”苏茉心虚地说道,打算溜走,“经理,有什么话等我换完衣服过来再说,我先走了……”

“等一下,小知,你下个月的奖金?不想要了?”经理威胁道,嘴脸分明有一丝奸笑。

“经理……”苏茉知道自己的软肋被紧紧地抓住了。

“那位贵宾点名了要见你,你昨晚做了什么亏心事?现在我也没办法帮你咯。”经理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

死惨了。苏茉知道避免不了了,只能跟着走,一切都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

到了房间门口,经理敲了门,就把苏茉一个人留在了门口。

“进来。”有人开了门,却不见人影。苏茉只好心惊胆战地探头进去,看见男子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进来吧,在门口能谈什么?”一个好听的声音从沙发那边传过来。

“总,总裁。”苏茉战战兢兢地回着话。

“看来你知道我身份?有目的地接近我的吧?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么?”坐在沙发上6的总裁正是s市龙头集团,太阳集团的执行总裁,叶明远。

“总裁你是什么意思?我没明白。”苏茉只觉得这个总裁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一副别人都想借他上位的样子。

“没明白?你昨晚爬上我的床的时候就知道我是总裁了吧?我在说你,是想通过卖自己,来得到荣华富贵吧?你也不看看,就你的样子,我能看上你?要不是趁我喝醉酒…”对面的叶明远说话毫不客气,也是难听极了。

“我?我怎么了?我哪里见不得人了。”苏茉感受到对方的恶意诋毁之后,决心一定要捍卫自己的尊严,但是在说这话的时候,确实有些没底气,内心骂自己怎么就穿个睡衣就来了。

“你半夜爬上我的床的时候也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话就好了,别忘了,床上还有证据呢。”叶明远说着用下巴往卧室的方向点了点。

苏茉自然也跟着把目光投向卧室,凌乱的床上似乎并没有清理过,然而若影若现的红色证据,也还停留在床上。

“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处?”叶明远的华丽带着讽刺,接着又说,“这的确是个很好的筹码,说吧,你想要多少。”

有钱人都这么直接开价的吗?见到谁都觉得别人是冲他们的钱来的么?苏茉内心不免无奈,你以为我想跟你上之床,我也很受伤的好吗?

“总裁,我没有想要敲诈您。昨晚的事我没办法解释,但是如您所见,我也的确受到了伤害,这件事有我一半的错,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您的钱我不稀罕,但是我希望我们从此再无瓜葛。”苏茉说完就准备离开,跟这种财大气粗的人多待一秒都觉得难受。

“等一下,”叶明远叫住了苏茉,“你现在说不稀罕我的钱,等你哪天想要了的时候又反咬一口,那我岂不是没话说。如果你真的没想法,就签了这份保密协议。”叶明远在身后说。

真是欺人太甚!我得罪不起我还躲不起吗?不就是一份协议,我签还不行吗。苏茉转身就拿起笔,签了合约,看都没多看两眼协议。

“你不看看协议就签?”叶明远在身后问,声音中似乎带了些笑意,苏茉只当他是得逞地笑。

“不用看了,我一个小领班,您一个总裁难不成还会图我什么?”苏茉说完就走了出去,用力地把门关上了。

叶明远坐在沙发上,看着苏茉离去的背影,意味深长地笑了,这女人,有点儿意思。

摔门而去的苏茉在楼梯的转角停下了,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刚才真是紧张死了,面对这么大个老板,稍有不慎就会丢了工作。可是他也太气人了,完全不把别人的尊严当回事,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他钱似的。苏茉又不经懊恼起来,刚才看都没看协议,就签了字,要是他真的讹诈怎么办?真是,耍什么帅呀!一遍懊恼着,苏茉走下楼去,找工作间换衣服。

“小玲,你负责2楼的餐饮,要安排好人员,不能出乱子,今天的客人都是贵宾,千万别出差错。”

“大屈,明天的采购人员安排好了吗?明天的接待量会比较大,为了做好万全的准备,要比平时多准备一些食材。”

“珠珠,今天退房的房间都打扫好了?有没有派人在检查一遍?”

换上了衣服,苏茉又开始忙碌起来。只有忙碌的工作,才能够让她暂时远离这些烦心事。“嗡嗡嗡”桌上的手机响了,苏茉走到桌子旁边,是陆扬的电话。犹豫了许久,苏茉接了电话。

“苏茉!我的十万块你什么时候给?”对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应该是在舞厅。

“陆扬,我告诉你,10万块你一分都别想拿。”苏茉走到楼梯口,压低了声音,低吼道。

“苏茉,我劝你别跟我对着干,你惹不起我。”对面没有什么好语气。

“陆扬,现在是你背叛我,你怎么还好意思跟我谈条件,怎么好意思问我要钱?”苏茉有些愤怒,为什么,当初的自己真的瞎了眼么?

“苏茉,你要不要脸了?当初我们恋爱的时候,你说等到我们结婚再把自己交给我,可是到我们领证的时候,你说想等到我们办婚礼的时候。现在你把你所谓的最宝贵的东西给了别人,我不得要一点补偿?”对面的人,让苏茉以为简直是一个无赖,当初善解人意的他去哪儿呢?几年的岁月把一个人磨成什么样子了?

“陆扬!你给我滚!我们离婚!”苏茉差点就大喊起来。

“要我滚?可以。你先把10万块打到我账上再说。”扑通一声,对方把电话挂掉了。

崩溃的苏茉坐在了楼梯口,把头深深埋进臂弯里,小声地哭了起来。当初没想过,从高中,到大学,到现在,自己深爱的人,会变成这样,如此陌生。

楼梯口里伤心的苏茉,不知道她的整个谈话过程都被准备漫步下楼的总裁,尽收眼底。

第3章 灾难

就这么安稳地过了大半个月,前男友陆扬没有来打扰苏茉,那个财大气粗的总裁也没有出现,苏茉心里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真的就可以这么轻松地开始自己的生活。

每天上班下班,给自己做做菜,犒劳犒劳自己,领了奖金后去外面大吃一顿,再和同事逛逛街,买几件新衣服,一个人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苏茉以为这一切都可以舒舒服服地好好进行下去,直到她迎来总裁的第二次接见。

“小刘,今天下班了去干嘛啊?”苏茉在快下班的时候问同事。

“不知道啊,没什么安排。”小刘也在收拾着最后的一点事情,做好了下班的准备。

“想不想吃海底捞,我最近刚发现一家新店开在金轲大厦那边,超好吃,服务超好的,要不要一起去?嗯?”苏茉捅捅同事的腰,调皮地眨了眨眼。

“小知啊,我发现你最近变化挺大的诶。”同事小刘停下手中的工作,转过头来盯着苏茉。

“我?我能有什么变化啊?”苏茉被同事盯得快不好意思了。

“你以前一下班就要奔回家,哪儿有时间跟我们玩啊。最近你倒是时间多了,一下班就各种嗨,一发奖金就大手大脚的花掉。这,真的不像你诶?这么反常,你别是失恋了吧?”小刘散发出一副八卦的味道,盯得苏茉浑身不自在。

“没有没有,我只是突然想开了,人生短暂,及时行乐!哈哈!”苏茉调皮地跳开了,避免同事更深层地灵魂剖析。

“小知!”正当苏茉想要溜走的时候,经理幽灵般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经,经理。”苏茉僵在原地。该死的,快下班的时候逮住我,又有什么艰巨的任务要交给我?

“苏茉,你去8808一趟。”经理发话了。

“8808…”苏茉心想,怎么又是8808,我这是跟这个房间有仇吗?

“经理,可不可以不去啊?”苏茉怯生生地问。

“不行。不去扣奖金。”经理斩钉截铁地说,他已经完完全全地把握住苏茉的命门了。

“啊……经理。”苏茉惨叫一声,乖乖地走向电梯。

“啊,啊,啊,我这是跟8808犯冲吗?怎么老是8808。”在电梯里的苏茉喃喃道。心想道,不会又是那个总裁吧?千万不要,千万不要,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叮,到了,电梯门也开了。战战兢兢的苏茉探出头去,看向8808房。没人,空无一人的走廊格外安静,静到苏茉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声。好不容易挪到了门口,苏茉抬起手又放下去,始终按不下门铃。

正犹豫着,咔,门开了。

“进来吧。”里面传来恶魔的召唤,没错。还真是那个财大气粗的总裁。

“额,总裁请问你又找我,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苏茉问。

“还是上次的事。”叶明远不紧不慢地说。

“协议我都签了,你还想怎么样。”苏茉实在忍无可忍,不打算客客气气地跟这种人好好聊下去。

第4章 呜咽

“拿出你的手机,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对我没有任何目的。”叶明远慵懒地躺在沙发上,抬眼看着苏茉。

“给你,随便你看。”苏茉解了锁,把手机扔了过去。

而手机脱手的那一瞬间,她就后悔了。照片啊!照片!当初为了气陆扬,她躺在他旁边拍下的那张照片,一直没有删。一开始因为陆扬出之轨的原因,她消沉了好一阵忘了删,后来她因为贪恋他的盛世美颜,想着以后还可以拿来吹牛皮,就一直没舍得删,今天,倒是被抓了个正着。

“额,那个……”苏茉打算争取挽回一下。

“嗯?”叶明远挑眉。

“嗯,没什么。”算了,还是放弃好了,死就死。

叶明远躬身拿起手机,打开相册翻了起来。看着看着,表情有些复杂。

苏茉观察着他的神色,有些古怪。刚开始她还不解,为什么他看照片就看照片,表情还这么奇怪。然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相册里还躺着自己的大量的自拍照!简直不堪入目,这让一个外人来看,简直太羞耻了!

“额……”苏茉发出哼哼的声音。

“自己看。”叶明远很快找出来那张照片,把手机扔回给了苏茉。

“一张照片能说明什么?”苏茉还是强撑着,告诉自己底气一定要足。

“能证明你的确对我有所图,况且,你的第一次,给了我。”叶明远咧开嘴,笑了。

“你说这件事是你吃亏还是我吃亏?我都说了不用你负责,你还想怎样?”苏茉快受不了了。

“不想怎么样,你只要承认你对我有所图就行了。”叶明远斜坐在沙发上,魅惑地看着苏茉。

“你!神经病吧!”“叮……”苏茉话还没说完,电话来了。是本市的陌生号码。

苏茉摁了挂掉,电话又响,只好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苏茉小姐吗?”对方问。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您的父亲是苏广海,对吗?”

“没错,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您的父亲和母亲,现在在我们医院。他们在路上出了车祸,受伤严重,请您尽快赶过来。”

苏茉手一松,手机掉到了地上,摔坏了,眼泪也就这么直直地流了下来。

叶明远看着她这幅样子,正准备问她怎么了,人已经冲了出去。

叶明远叫来了助理,让他跟着苏茉,并且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跑出去的苏茉赶紧打车到了医院。

“爸,妈!”看到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苏爸,身上插满了急救用的管子,苏茉哭着喊着,情绪崩溃。

“苏小姐,现在你爸急需要手术,请尽快准备好20万手术费。”医生说完以后,便离开了。

20万,去哪儿找。现在自己简直就是一贫如洗,还有个前男友在要债。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小知,现在爸爸这样了,肇事的又跑了!连人影都没见到,现在你爸又急需住院费,你弟弟还在上学,我们哪里有什么存款啊!”苏妈呜咽着说。

第5章 一脸迷茫

“妈,你别着急,我来想办法。你有没有受伤?”苏茉询问道。

“我没事,是你爸爸护住了我,只是有些擦伤而已。但是,你爸爸他就…”话还没说完,苏妈又开始抽泣起来。

“妈,你别担心,一切有我,我来想办法。”苏茉安慰完苏妈,转身走了出去。

走到医院的楼梯间里,苏茉拿出手机,开始一个个给认识的朋友,同事打电话。

“小刘,能不能借我点儿钱,我家里有急事。”第一个打给在公司最要好的小刘。

“怎么了,小知,出什么事了?”小刘问。

“我爸出车祸了,现在急需手续费,我实在拿不出来…”苏茉有些想哭,可还是忍住了。

“哎呀,小知,你先别哭,我这儿有一万块不急用的钱,我先转给你,你别担心,伯父会挺过来的。”

“谢谢你,小刘。”挂了电话,苏茉又打给其他的朋友,然而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样。

“不好意思小知,我最近手也紧,实在拿不出来,不好意思啦。”

“小知,小知,这边信号不好,我待会儿打给你啊!”

“小知,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很抱歉,可是你知道,我快结婚了,急需用钱啊!我也很为难啊。”

平日里关系颇好的朋友,用各种理由拒绝了小知。不到最困难的时候,你还真不知道谁会不会帮你。

小知打完了电话,回到病房。

“小知,怎么样了?”一进门,就是焦急的苏妈询问着小知。

“妈,我这儿存了3万块,问朋友借了一万。先交着吧,其他的我再想办法。”苏茉心中也是无可奈何,这连手术费的四分之一都不到。

“小知,你那个男朋友呢?他怎么没过来,你没告诉他吗?”苏妈突然想起,自己女儿当初要死要活要在一起的陆扬,并没有出现。

“陆扬他出差了,他说他一回来就马上赶过来的。”苏茉心虚的撒着谎,现在并不是时候告诉妈妈真相。

“小知,你别有事瞒着妈妈?现在你爸爸已经出事了,你再有个三长两短,妈妈一个人可怎么办?你弟弟现在还在读高中啊!”苏妈觉得生活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女儿身上,又发觉女儿有些不对劲,生怕女儿再出个什么意外。

“妈……我没事的,我能有什么事。现在最紧要的,就是赶紧筹到钱,给爸把手术给做了,他现在这事不能拖!”苏茉心中很苦涩,可是她不得不把一切都自己吞下,她不想让妈妈也承受着这么多,她需要妈妈好好的。

正在母女俩为手术费发愁的时候,院长带着一大帮专家进来了。

“是苏茉小姐吧?令尊的手术费叶明远总裁已经支付了,并且你爸爸接下来的手术我们也带来了最好的专家来诊断,一定会尽快将家父的病情解决。”院长毕恭毕敬地说。

苏茉和苏妈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一脸迷茫。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呢?是他给交的钱?

第6章 打拼

看着病房里进进出出的专家和医院领导,苏妈赶紧把苏茉拉到一边。

“小知,这怎么回事?”苏妈问。

“妈,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啊?”苏茉也很疑惑。

“那个总裁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帮你?小知,你可别做什么让家里人丢脸的事情!”苏妈告诫道。

“妈,我知道了。我先去趟公司,有点儿事。”苏茉打算去酒店,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赶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苏茉刚好碰见叶明远正要离开。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茉冲上去问。

“你不是需要钱吗?我可以给你。只是,我有条件。”叶明远坐在车内,嘴角微微上扬。

“什么条件?”苏茉做好了准备。

“陪在我身边,做我半年的情人,然后我们两清。那二十万就当给你的陪睡费。”叶明远语气轻蔑,身为总裁的他从没有被人如此忤逆,这个女人实在太大胆,他必须要证明自己,他也要让这个女人后悔她轻率的行为。

“叶明远,你不要太过分。我不是出来卖的。”苏茉看着他,有些生气。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思考,然后给我答案。别忘了,你父亲还躺在医院,你的决定,就是他的命。”说完这话,叶明远把头转过去,不再言语,等着苏茉做决定。

苏茉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她觉得很屈辱,她很想拒绝这个财大气粗的总裁,她伤心极了,她想把手上的东西扔他一脸,大声地说,“你给我滚!谁稀罕你的钱”可是,她都不能,她父亲的情况也不允许她这样。

咬着嘴唇,苏茉艰难地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我同意。”

“嗯,很明智的决定。”叶明远笑了,得逞地笑了。

“协议什么时候签?”见叶明远打了火,准备走了,苏茉这才问。

“哦,忘了告诉你,上次你签的根本不是什么保密协议,是卖-身-契。”叶明远邪魅地一笑,轰地一声,车没了影儿。

“你!你这个混蛋,你阴我!”苏茉大骂,然而车早就开远了,反而是苏茉的大叫引得行人纷纷侧目。

回到医院,苏茉还在咒骂着叶明远,一打开病房的门,她看见了自己消失了半个月的前男友,不,前夫,只是他迟迟还未答应去把离婚证给办了。

陆扬正亲切地和苏妈交谈着,哄得好几天未露出笑容的苏妈喜笑颜开。苏茉走了进去,没有看陆扬。

“小知,你回来了啊,小陆来看你爸爸了,还带了好些东西呢。”苏妈很是喜欢这个女婿,觉得他很孝顺,很会照顾人。

苏茉没说话,只是给自己的父亲掖了掖被子。

“小知,我知道我出差了,最困难的时候没陪在你身边,你别生我气。”陆扬假惺惺地道着歉。

“是呀,小知,小陆都认错了,你就原谅他这一回,男人嘛,为事业打拼打拼,值得被原谅。”苏妈也帮衬着陆扬。

“妈,我没生他气。您就放心吧!”

第7章 操心

苏茉内心觉得陆扬恶心,却也没在苏妈面前表现出来,她不想让妈妈担心。

“真的,小知,你没生我气,太好了。”陆扬一副高兴的样子,似乎是忘记了自己曾经怎么对小知的。

“没生气,没生气。”苏妈赶紧打圆场。

陆扬也赶紧上前去,对着苏茉献媚。

“妈,陆扬他公司还有事,我先送他出去啊。”苏茉实在受不了,编了个借口,先把这尊佛给送走。

“啊?小陆这就要走了?”苏妈站起来说。

“嗯,啊?是,是,公司还有事情,下次再来看您,苏妈妈再见!”陆扬就这样被苏茉拖出了病房。

“陆扬!你想干什么!”到了医院门口,苏茉终于忍无可忍。

“我没想干什么,来看看伯父伯母,不行吗?”陆扬吊儿郎当地回答。

“陆扬,你不用演戏了,我不像我妈那么好骗。我们划清界限,你给我离开。”

她苏茉曾经是爱他陆扬,爱的很深,很深。可是有多爱,就有多恨。他深深地伤害了她,将她对于他们未来的幻想,毁的粉碎。所以,她必须决绝,不让自己再有一丝回头的余地。

“苏茉,既然你如此绝情,那么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离婚可以,但是你得帮我一个忙。”陆扬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

“你还敢给我提条件?陆扬,你还要不要脸了?!”苏茉愤怒说道。

“小知!小知!我知道我以前做错了!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没有办法!我看过你发给我的照片了,你傍上的是个大总裁!最近有个职位我想竞争,只要他一句话就成了。我求你,求你帮我这一次,就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来烦你了!”陆扬竟然跪了下来,苦苦哀求。

看着跪在地上的陆扬,苏茉百感交集,这个曾经存在于她青春,美好而纯真的男孩,竟最后也变成了这副模样。这个男人再没有了梦想,也没有了尊严,就这么狼狈地跪在她面前。

“我会尽力。但我帮了你这一回,从此我们再无瓜葛,只是路人。”苏茉心生疲惫,转身回了医院。

“谢谢!谢谢!”

陆扬激动地点头哈腰,表达谢意,而远去的苏茉再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她的青春,已经死了。

在总裁的帮助下,医院的人很尽力,苏爸的手术自然也进行地很顺利,几天过后,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

“爸,来喝点粥。”苏茉在病房里伺候着苏广海。

“小知啊,我来吧,这几天你都辛苦了。”苏妈走上前来接过粥,给苏广海喂着,手术刚过,苏广海还无法说话,只能点头或者摇头表达自己的感受。

“小知,小陆这几天怎么没过来了?你们吵架了。”苏妈问。

“没有,妈。您就别多问了,我自己会处理的。”苏茉回答。

“妈妈怎么能不操心啊?当初是你吵着闹着要和他把证给领了,说是以后有钱了再办婚礼了。

第8章 崩溃大哭

你知不知道,这对于女孩子来说,多吃亏啊!”苏妈很是担心自己的女儿,知道她倔,又无法劝她,只能苦苦告诫。

“好了,妈~”苏茉正准备解释清楚,这时电话来了,是个陌生号码。她走出门去,接了。

“喂?”

“苏茉,伺候完你父亲,什么时候来伺候我,履行你的责任?”

对面传来清冽的男声,是那个财大气粗的总裁。

“你在哪儿?”苏茉问。

“出来,医院门口等你。”就这么一声命令,对方就挂了电话。

给苏妈交代了一下,苏茉就出去了。门口停了一辆奢华的加长林肯,苏茉走了过去。车门拉开,她便被扯了进去。

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便被拖上了车。苏茉自然是拼命反抗,却怎么也推不走身上这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叶明远。

“怎么?反悔了?”叶明远将苏茉双手压着,俯瞰着她。

苏茉不说话,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她。

“反悔了你现在就可以下车,然后立马退回二十万,并且接受我的诉讼。别忘了,你签了协议的。”居高临下这个面容扬美的男人,说起话来却是丝毫不留情。

见苏茉不再言语,叶明远又继续着他的动作。亲吻着她。

苏茉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是有什么魅力,让这个男人不肯放过自己。

正在全情投入的叶明远看到她这个小动作,很是不爽,用手把她的头又扭了回来,逼迫她看着自己。

“叶明远,这样你是不是就开心,你是不是就很有成就感?”苏茉冷不丁来了一句。

“没错。”直说了一句,他便不再言语,苏茉紧皱着眉头,他不知道这个男人,不了解,只是心里面很抗拒,同时,也在默默的观察着,难免有些好奇心。

放开了她,苏茉和叶明远坐在车内,沉默无语。好一会儿,苏茉才开口,“既然现在我是你的情人,那你能帮你的情人做一件事吗?”

“呦?这么快就有了情人的自觉?学会利用资源了?”叶明远讽刺道。

“我想和我丈夫离婚,这是他的一个条件,只有你能办到。”苏茉不打算隐瞒什么。

“说。”总裁有些不耐烦。

“他想要副经理的位置。”苏茉回答。

“你下去吧。”突然他很厌恶她,便命令她离开。

苏茉拉开车门,走了下去。车开走了,她也转身回医院,却没有去病房,而是走向了医院的洗漱室。

她想要洗个热水澡,让自己彻底清醒清醒。为了守身如玉,她拒绝了曾经的男朋友,老公,一次又一次。可是,竟然在一个混乱的夜晚,将自己的第一次糊涂地给了出去。而此刻,她竟然又将自己卖了出去,她觉得自己有些恶心,在莲蓬头下面冲了一次又一次,可好像还是无法洗漱干净。最后只得呆坐在地板上,一下子就这样崩溃大哭了起来。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得到这样的情形,会走到这样的路,她从不奢望男人有钱,但是她没想到自己的男友是渣男,也没想到自己后面的遭遇。

里面传来恶魔的召唤,没错。还真是那个财大气粗的总裁。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