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颜好才是颜家正牌小姐,却一直被颜丹阳这朵白莲花泼脏水,在整个圈子里臭名昭著

明明颜好才是颜家正牌小姐,却一直被颜丹阳这朵白莲花泼脏水,在整个圈子里臭名昭著


第1章 床上多了个男人

颜好翻了个身,她本来以为这还是家里那张巨无霸大床,没想到一个翻身过去就碰到身边一具温热的身体。

身上还残留着异样的感觉,就连空气里都氤氲着暧昧的味道。

她猛然睁开眼睛,散落一地的衣物,以及……旁边睡着的熟悉的俊颜,她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会这样!

她竟然跟这个男人……

她并不反对419,可关键是要是对象换成她妹夫……

颜好浑身僵硬,看到自己甚至还在身侧男人的胸膛上留下的几道新鲜的指甲印。她简直欲哭无泪。

她完全记不起来了,昨天晚上她居然这么凶残?

想到要是这件事被家里人知道,难免又是一番鸡飞狗跳,于是颜好小心翼翼挪开身子,想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

门刚一打开,颜好瞬间将门关个严严实实。

无他,门外正蹲守着大批的记者。

一转身,霍绍谦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带着满眼的厌恶说道:“颜好,你真贱!”

眼前这个女人他太熟悉了。他早就从丹丹嘴里知道她有一个非常喜欢欺负她的姐姐,也就是颜好,但是他没想到颜好竟然能下贱到爬他的床。

其中缘由,不言自明,想必这位颜大小姐喜欢抢人东西的性格,又发作了。

一想到这个,他眼中就露出一丝不屑,怒道,“没想到你就是这么对你妹妹的。”霍绍谦唇角扯出一个冷笑,“真是姐妹情深,我今天算是见识了。”

颜好眼底闪过一抹受伤,但她还是昂着头,像只战败的公鸡一样咕咕叫着捍卫自己的地位。

“霍绍谦我也没想到你这么禁不住诱惑,你可不知道你昨晚……”

“闭嘴!”霍绍谦脸色铁青,这个女人真是无耻!

他上前一步,硬生生将自己的衬衫从颜好身上扒下,面无表情的样子,活像手底下的剥的不是人的衣服而是塑胶模特一样。

颜好强忍住心头的恐慌,强颜欢笑道:“怎么,霍少大早上兴致这么好?想再来一次,我可——”

“我嫌你脏。”霍绍谦冷冰冰的吐出这几个字,瞬间将颜好的话堵住。

脏?

是,人人都说颜家大小姐不洁身自好,专门玩弄男人于股掌之中。可谁能想到这一切都是她的好妹妹,颜家的私生女传播出去的?

甚至她的好妹妹还误导别人她颜好才是那个私生女。

她无法对霍绍谦去诉说颜家的真相,早在她妈妈病逝那天而她的生父带着小三和私生女上门的那一天起,她的世界,就再也没有真相。

何况她的爸爸只会叫她闭嘴,不允许她解释一句来反驳她的好妹妹,生怕一点半点有波及到颜丹阳。

颜好笑不出来,可她还是会反驳,立刻讽刺道:“再脏你霍少昨晚不是也挺享受的吗?怎么,我的好妹夫,我那个妹妹没有满足你?”

霍绍谦正在扣皮带的手一顿,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过来,他早该想到的,这个女人如此不要脸。

“等等——”颜好咬住下唇,抱着棉被的手终于露出一丝哀求:“你能不能叫你的人把外面的记者都赶走?我的衣服昨晚都被你——”

霍绍谦脸色却更加难看,这个女人有完没完,一而再,再而三的提昨晚的事情,以为这样他就会娶她?

做梦!

霍绍谦冷哼一声,就在颜好惨败的脸色中毫不迟疑的拉开了房门。

第2章 这个男人还是她妹夫

“颜小姐,霍先生才刚刚跟颜丹阳小姐公布了婚讯,今天早上就出现在你的床上,请问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颜小姐,你这种行为是不是挖了妹妹的墙角?”

“早就听闻颜小姐和你妹妹关系不太好,现在可否做一个说明呢?”

……

记者迫不及待的要将话筒伸到颜好面前来,争相恐后的往前扒拉的,颜好死命拉着身上的棉被,被子下面是她一丝不挂的身体。

然而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用力一拉,竟然将她唯一遮羞的棉被狠狠扯下,雪白的肌肤上斑驳着青紫的痕迹,如墨的长发像是绸缎一般披散在她裸露的背上。

颜好吓得连连尖叫,仓皇失措的样子更显娇弱不堪。

都说颜家大小姐是个尤物,如今这不堪入目的画面一出来,果然名不虚传!在场的男士眼底都闪着兴奋莫名的光。

“都给我滚出去。”霍绍谦去而复返,前后不过一分钟,将手中的毛毯快速给颜好披上。

嘈杂的人声顿时如死般寂静,三秒中后,人人唯恐自己落后,要知道霍绍谦活阎王的名头可不是白得的。

颜好心底满是绝望,就算霍绍谦回来的快,她还是被人拍了照片。

一旦这些照片流露出去,她该怎么办?

像是能听到颜好心底的心声一般,霍绍谦随手一指,对着虚空说道:“现在把你们手里的相机都给我砸了,不然出了酒店再砸的什么我就不能保证了。”

稀里哗啦一阵砸摄影机的声音,颜好战战兢兢看着这一切,她窝在床上动也不敢动。

霍绍谦这才让他们离开,这时门口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

“你们……”是颜丹阳!

她本就长着一张惹人怜爱的脸,此刻泫然欲泣,像是随时都到承受不住刺激晕厥一样。

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她也一直扮演着这个白莲花的角色。

惨败的面容加上她颤抖的双唇,再配上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眼睛在霍绍谦和颜好身上来回扫动,简直能赢得奥斯卡奖了。

颜好在心中这样想到,知道炮火只会落在她身上。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是你亲妹夫啊。”颜丹阳只说了这几句就已经泪流满面,“从小到大你就喜欢抢我的东西,现在连我的丈夫也要抢吗?。”

果然如此。

第3章 记者来了

为什么?

颜好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她明明清楚的记得,在她喝醉酒之后,是颜丹阳将她扶进了这间屋子,可为什么醒来之后霍绍谦会睡在她旁边?

颜好冷笑道,“昨天晚上我喝醉酒之后,我清楚的记得是你将我送进了这间房,怎么现在你来问我为什么?”

颜丹阳脸上浮现出几分不可置信的神色,“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抢了我的未婚夫不算,现在还打算把这件事情直接栽在我身上吗?我就问你一句,我这样算计你和我的未婚夫对我来讲有什么好处?”

“我怎么知道有什么好处?你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做得少了吗?也许你就是单纯的看不惯我呢。”

颜好从小到大没少被颜丹阳黑,奈何她总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性子,颜丹阳看上去却十足的柔弱,人家还没有搞清楚事情原委的时候,就很容易先入为主,靠着外形给她们姐妹俩定位。

但实际上,她从小到大还真没少被颜丹阳阴。

“这话就说得可笑了。”颜丹阳唇边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眼睛里还含着点点泪花,看上去又可怜又骄傲,“谁都知道我是你们家的养女,你才是正牌小姐,难道我还能欺负到你头上来吗?如果我真的欺负你,爸爸妈妈为什么还将我养在身边那么多年?”

是啊,明明颜丹阳才是对外宣称是养女的哪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却成为那个养女。

不过没有了妈妈,那个第三者的家庭对她来说,确实也如同收养一般了。

本来看着颜好一副可怜的样子,霍绍谦的心就有点摇摆不定。

可现在颜丹阳这么一说,霍绍谦立刻反应过来,是啊,一直以来都是颜好处处针对丹丹,他差点就中了颜好的诡计!

颜好一看到霍绍谦又是一脸厌恶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刚刚她还对他心存感激,可拉倒吧,没有人会信她的。

从小到大受到这样的误解实在是太多了,就连她自己也觉得肯定是哪里出了错,要不然为什么她的爸爸在她面前一直表现的那么维护颜丹阳呢。

明明她也是他亲生的呀。

颜丹阳说完上面那句话仿佛还不够,继续说道,“姐姐,现在,事实摆在大家面前,你为了洗清你自己居然还要倒打一耙。真是……你真是太恶毒了。”

听她说自己恶毒,颜好就很想笑。

明明她才是那个被陷害的人,为什么大家都不信呢?

就是因为颜丹阳长了一张惹人怜爱的脸,而她看起来总是风风火火的吗?

既然大家都不相信她,那她怎么解释都没有用,颜好干脆一把承认下来,“是啊,我是抢了你的未婚夫,那又怎么样?。”

第4章 不知廉耻

霍绍谦震惊了一下,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个女的对他心怀不轨,但他也没有想到颜好居然能不要廉耻的当着她妹妹和这么多记者的面,亲口把她心里那不可告人的企图给说出来。

他当即怒道,“你真不要脸。”

这句话在颜好面前简直没什么杀伤力,于她而言,蚊子飞过都比这个有存在感。

她看了一眼霍绍谦,当即冷哼了一声,正儿八经给他展示了什么叫做不要脸,“多谢夸奖。”

颜丹阳抬起手来,像是被她气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怎么样了?

颜好笑着耸耸肩,不无嘲讽的说道,“承认你生气,不承认你也生气,你究竟要我怎么样?你这个人真是难伺候。”

她越是表现得桀骜不驯,霍绍谦就越是觉得这件事情是她一手策划的,皱着眉头问道,“所以这场闹剧是你一手策划的吧?打电话给媒体也是你叫的吗?”

早知道这样,他刚刚就不应该救她!

可心底潜意识里,霍绍谦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姐姐,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颜丹阳哭着跑开。

霍绍谦见颜丹阳走了,唯恐她受到什么刺激,下意识伸手去抓,手落了个空。

明明柔弱的跟林妹妹一样的颜丹阳连头也不回,转眼就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旁边的颜好好像看热闹一样,裂嘴一笑,冲他说道,“你还不快去追?”

霍绍谦转头出去,扫了一眼楼梯口的这些媒体,沉声说道,“你们如果不想明天就接到辞职通知,就趁早给我出去。”

其他人说这样的话,或许只能换来这些记者的一哂,然而说这话的人霍绍谦,他们没有理由不相信,连忙争先恐后的好了出去。

生怕离开的晚一点惹恼了霍绍谦,他会毫不犹豫的打电话给他们领导,砸了他们的饭碗。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颜好一个人的时候,之前面对着媒体和颜丹阳时的那副嚣张表情渐渐的沉寂了下来。

她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摆在一边的衣服,冷笑了一声,站起身来换了上去,尺寸出乎意料的契合。

颜好刚刚回到家才一打开房门,脸上就被人“啪”一声打了一个清脆的耳光。

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站稳,可是对面打她的父亲已经迫不及待的指着她的鼻子骂了起来,“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丢脸的女儿?天底下是没有男人了吗?居然会去抢自己的亲妹夫。你做的可真是好啊。”

她的身边站着的是颜丹阳的亲生母亲。她此刻看向颜好的目光,陌生的让人心惊。

那个第三者如同往常一般只是伸手扶住颜好的父亲,安慰道,“别生气,免得气坏了自己不值得。”

不值得?

听到这三个字颜好,就想笑了。

原来她在自己亲生父母眼中就是不值得。

从小到大,但凡是她跟颜丹阳起了什么争执,她的父母一定会连问也不问一句,直接就把责任怪到她头上。

甚至哪怕是颜丹阳不吃饭,那也一定是她拿零食引 诱妹妹。

她生来,就是个错误。

第5章 道歉

她但越是这副桀骜不驯的样子,颜父看见她就越是生气。

颜好的爸爸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指着她的鼻子浑身颤抖,她妈妈在背后冷眼瞧着,出声说道,“你自己做了错事,居然还死不悔改,你是真的想把我给你爸爸气死吗?”

“没等到她把我们气死,就先让我们丢脸死了。”颜好还没有说话,她爸爸就一把将话头接了过来,“去快去跟你妹妹道歉。”

“抱歉,我没听错吧?”

她凭什么要跟颜丹阳道歉?凭什么她要给一个害了她之后还跑到大家面前来装白莲花的人道歉?

她给谁道歉都不可能跟颜丹阳道歉,她根本就不配。

一听她这么说,原本脸上怒气就没有消下去的颜父更是怒火中烧,他想也不想,一脚踢到颜好的膝盖上,痛的她下意识的一弯腿,只听“扑通”一声,颜好就直接跪了下去。

爸爸仿佛是没有看到一样,还指着她的鼻子大骂道,“让你给你妹妹道歉,都是在维护你了,你这个不知道轻重的孽障,居然还在这里跟我较劲儿。你去道歉也要看你妹妹接不接受。没想到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连这种想法都没有,简直让我跟你妈蒙羞。”

他那一脚力道不轻,颜好被他踢的跪倒在地,挣扎了好几下都没能起来,她抬起头冲自己爸爸露出一个冷笑,说道,“是啊,我让你们蒙羞,你们当初怎么没有将我丢了呢。正好你们捡回来一个颜丹阳,她那么优秀,完全可以弥补你们在教育子女上的失败。”

“你……你那个孽障。”颜父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抬起手,又要一巴掌打到颜好脸上。眼看他的巴掌已经朝颜好上挥了过来,然而挥到半途中却被一只手拦住了。

颜丹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见到颜父要打颜好,一边拉住他的手,一边说道,“爸爸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责怪姐姐,她也不是故意的。”

“昨天晚上她喝醉了酒,并不是故意要去勾 引霍绍谦的。不要打她。”

“唉,”颜母叹了一口气,拉着颜丹阳的手,怜惜的说道,“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要帮着她说话,你也真是太善良了吧。”

颜丹阳抿唇笑了笑,一只手拉了颜父,一只手拉着颜母,把他们往房间里送去,“这里交给我吧,你们就别管了。”

颜好在背后冷眼瞧着他们这一幅父慈女孝的天伦情景,只想冷笑。

她真的很想问一句,她究竟是不是颜家的女儿,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待自己?

一个家庭当中,如果同胞姐妹被父母如此厚此薄彼的对待着,想必也会心里不平衡,何况还是她和颜丹阳这样的。

那边颜丹阳已经将颜父颜母送去了房间,她将门关上,转过头来施施然的走到颜好面前,似笑非笑的说道,“姐姐啊,不好意思啊,这次又让你受委屈了。”

果然还是跟狗改不了吃屎一样。每次只要她占了上风,就会迫不及待的跑到颜好面前来炫耀。

她抬起头,一边挣扎着从地上起来,一边讽刺的笑道,“颜丹阳,你这么快就卸下你那张白莲花的皮,不怕爸妈又回过身来撞上你现在这样吗?那你一直以来苦心经营的形象岂不就全毁了。”

第6章 真面目

颜丹阳脸上露出一个有恃无恐的笑容,微微抬了抬下巴,冲颜好挑衅道,“那你就去把他们叫回来呀,看他们是信我还是信你。”

她满意的看到颜好的脸沉了下来,更是高兴,“姐姐,想必你也清楚的很吧,你的父母并不是对你那么看重,在我面前,你这个原配生的女儿不值一提。”

颜好冷笑了一声,“我其实很想知道一件事,为什么你这么讨厌我,我自认为从你到了颜家来之后,对你还算不错,如果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往我身上栽赃,我也不至于这么讨厌你。”

“说起来还是你来惹我的。为什么?”

“为什么?”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惊讶的看了一眼颜好,“姐姐,你都这么大的岁数了,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让我惊讶呀。”

“你难道不知道吗?山中都不可能有两只老虎称王的,而我们颜家,只能有一个大小姐。”

就像是两株长在一起的小树,阳光雨露和营养只有那么点儿,她肯定要用尽全力的去争去抢。

颜好被她气笑了。

她以前一直认为,也许颜丹阳这么讨厌她是别有隐情。

或许是她在不懂事的时候戳到了这位妹妹的伤心事。

然而没想到她一直致力于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原来只是因为她会跟颜丹阳抢占资源?

“那你这次还真是下了血本了,为了陷害我,把你的未婚夫送到我的床上。”颜好冷笑,“你就这么喜欢被我用过的男人吗?”

颜丹阳脸色一白,随即耸了耸肩,将脸凑到颜好耳边,轻声说道,“可是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他们都不信你呀,没有人会相信我把我的未婚夫和我姐姐凑成了一对。”

“至于我还用不用,”颜丹阳看着她,冲颜好微笑,“那就是我的事情,不劳姐姐费心,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度过眼下的危机吧。”

颜氏长女闹出这么大的丑闻,不仅她自己丢脸,整个颜家也跟着她一起没面子。别说她父母现在恨她恨得要死,就是颜氏的那些股东看到今天早上直线下跌的股价,也会恨不得将颜好拖出来凌迟处死。

听她提起这个,颜好这回是真的动怒了,“你为了陷害我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颜氏股票下跌对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就是你从此可以被钉的死死的呀。”颜丹阳微笑,“好处就是从今往后你再也不可能跟我抢东西了。”

颜好的眼神猛的一暗,“你就不怕这件事情牵连到霍绍谦吗?”

颜氏股票下跌,霍氏又会好到哪里去?她不是那么紧张霍绍谦吗?做出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就为了陷害她一个颜好,颜丹阳脑子真的是坏掉了。

回应她的是颜丹阳那张有恃无恐的脸,“姐姐,这你就不懂了。霍绍谦根本不会允许这样的消息外泄出去。不信,你看今天早上的所有报道,大家只知道丢脸的人是你,霍绍谦连名字都没有露。”

她唇边露出一个笑容,“由始至终,都是你行为放荡。根本扯不到别人身上。”

“你——”颜好大怒,抬手就要朝颜丹阳的脸上挥过去。

第7章 手臂被卸了

“你干什么。”背后传来一声大喝,颜好下意识的朝后面看去,然而还没有等到她看清楚来人是谁,肩膀上就一紧。

她的那只手被人给死死的钳住了。

像是警察押送犯罪分子一样,她的手臂被人往后掰过去,对方几乎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时间,只听“咔嚓”一声,颜好觉得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

她的手臂被人卸掉了。

平常再桀骜也只是个女孩子,颜好痛的当即轻呼一声叫了起来。她痛得眼泪都出来了,下意识的抬起头朝来人看去。

霍绍谦那张俊美的脸出现在她面前,早上看到她的时候是满脸的嘲讽,现在又成了怒气冲冲。

“有病啊。”颜好痛的眼泪都出来了,骂道,“你直接冲到我家里来,把我的胳膊肘给卸掉了,想干什么?。”

霍绍谦毫不退让,“谁让你要动手打丹阳。”

她这一巴掌还没有打出去,霍绍谦就迫不及待的上来把她的手膀子给卸掉了,她毫不怀疑,如果她真的打了颜丹阳,霍绍谦会忍不住把她大卸八块五马分尸的。

看来颜丹阳这个养女,还是个丫鬟身公主命的。

找个老公居然这么维护她。

颜丹阳被霍绍谦牢牢的保护在怀里,听他这样说,伸出手来拉了拉他的袖子,低声劝道,“算了思涵,给姐姐安上吧,她也不是故意的。”

“还不是故意的?”霍绍谦皱起眉头,“我都看到她要直接往你脸上打巴掌了。你做人也不要太善良了。”

颜好听了她的话,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她可不指望霍绍谦会给她把手臂接上去,另一只手反手过来,握住自己的肩膀,想要自己接,一双大手轻柔却不失坚决的按住了她的肩膀。

颜好,顺着看过去,就见霍绍谦带着一张晚娘脸,满脸不情愿的要给她把手臂接了上去。

颜好萌的一抖肩膀,不让霍绍谦碰自己,不冷不淡不阴不阳的看了她和颜丹阳一眼,丝毫不领情,十分不痛快的上了楼。

她才不要让霍绍谦帮她接呢,且不说他的技术行不行,单就是他明明才将自己的胳膊卸掉,现在马上就来给她装上,那她刚才痛的这一会儿算什么?

他想卸就卸,想装就装啊,颜好就偏不。

霍绍谦被她那个脸色看的心中一气,不痛快的跟颜丹阳说道,“你看看,她根本就不值得你对她那么好。”他要主动跟这个女人装手臂,她居然还不领情。她凭什么不领情?

霍绍谦感觉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这么被人排斥过。

颜丹阳抱歉的笑了笑,柔柔的说道,“姐姐就是这个性格,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说的好像是颜好错了一样。

霍绍谦也没有继续追究颜好对他的无礼,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也不想跟这样的女人计较,随她去吧。”

他才懒得管这个女人呢。

第8章 暗自啜泣

见宋之行很明显不想再去理会颜好,颜丹阳求之不得。

她一把挽住霍绍谦的胳膊,娇俏的笑着说道,“你不是说今天要去看电影吗?我约你这个大忙人可约了好几次呢,好不容易趁你今天有空,我们不要耽搁时间了。”

“嗯。”霍绍谦点点头,任由她挽着自己的手臂,和她一起出了颜家的大门。

正是因为今天是他专门腾出来跟颜丹阳一起约会的日子,所以连司机都没有用,是霍绍谦自己开的车。

等他们的车子开出去好一段路了,颜丹阳才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惊讶的叫了一声,“啊。”

“怎么了?”听见她叫,霍绍谦连忙关心的问道。

“我外套忘在家里忘拿了。”

看她嘟起嘴像是有什么不开心的,霍绍谦不由的笑道,“这有什么好不开心的,等下出去再买就行了。”

“那可不行,那件外套是专门配我今天这条裙子的,颜色款式都刚刚好,一时半会儿到哪去找那么合适的?更何况,”她笑了一下,“今天我们俩人要做的事情可多了,哪有那个时间去逛街啊。”

好吧,听见她主动说不逛街,霍绍谦这个大老爷们求之不得。他将车停在路边,对颜丹阳说道,“那你在这里等我吧,我回去给你取。”

“嗯。应该是忘在卧室里了,你知道我卧室在哪儿吧?就是那件黑白粗尼编织的外套,香奈儿的。”

也不知道霍绍谦有没有听进去,反正他忙不迭的点头,调转车头,朝颜家再次开去。

他按照颜丹阳所说的到了二楼,正要推开颜丹阳的房门进去给她拿衣服,就听见旁边传来一声细微的啜泣声。他猛的一惊,现在颜家也没有人了吧,是谁在哭?

不对。刚才他明明看到颜好穿上了楼,难道是那个女人吗?

不过……她那么嚣张,别人说她一句,她能立刻顶回去十句,这样的人怎么看怎么不像会是在没人的时候暗自啜泣的呀。

那一瞬间,霍绍谦心里升起一丝难以言状的好奇感,他放开了颜丹阳卧室大门的门把手,转身朝旁边的房间走了过去。

颜好的卧室离颜丹阳的卧室还有一段距离,在走廊尽头,他心里升起一丝微微的不适感。

按理来说,一般来说,走廊尽头的卧室,因为采光通风等各方面原因不及其她,要么是拿来做客房,要么是拿来当杂物间的,颜好是颜家正牌小姐,为什么她的卧室会在走廊的尽头?

看上去就充满了阴森之感。

不过霍绍谦也没有仔细去想,他走到颜好的卧室门口,象征性的敲了两下,听到里面的哭声好像停住了,不等人家来给他开门,她就直接拧开锁走了进去。

颜好正挣扎着要起来,看到他不请自来,还破门而入,脸上的表情有片刻的空白,她眼角还挂着眼泪珠子,配合上那一脸懵懂的神情,看上去有点儿……蠢萌。

然而她的蠢萌只维持了一瞬间,颜好就迫不及待的装上了爪子,还朝霍绍谦龇牙,十分不痛快的问道,“你进来干嘛?不知道女人的房间不能随便乱进啊,要是我在换衣服怎么办?色狼。”

宋思寒好整以暇的双臂环胸靠在门上,“你一只手怎么换衣服?”

他顿了顿说道,“我是听见某人在哭,好奇所以过来看看。”他不会承认是他怕颜好出了什么事情才过来的,他绝对不是关心这个女人。

“现在看到了?”颜好走过去,一把将门关上,“你可以滚了。”

平生第一次被人拒之门外的霍绍谦,摇摇头,转身离开了。

走了两步,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掏出电话给自己助理,发了条短信,将颜好带去医院。

明明颜好才是颜家正牌小姐,却一直被颜丹阳这朵白莲花泼脏水,在整个圈子里臭名昭著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7084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