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都市的楚辞本欲平凡度日,然而形形色色的人们不断涌入楚辞的生活,使得楚辞平静的生活彻底被打破,他的身份也开始慢慢显露……

回到都市的楚辞本欲平凡度日,然而形形色色的人们不断涌入楚辞的生活,使得楚辞平静的生活彻底被打破,他的身份也开始慢慢显露……


第1章 一月被抓三十次

六月的东南市,因为连续下了两天雨的缘故,使得天气没有了往日那般炎热!

东南市的东城区,被誉为整个东南最为混乱的地方,这里鱼龙混杂,三教九流的人全部都混迹在这里。

同时这里也是整个东南市最有名的红灯区。

虽然国家现在对于扫黄打非的力度很大,但是难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东城区一条街道的夫妻保健店之中,一个二十七八左右,一个打扮时尚而又靓丽的女人正在柜台前,拿着几件情趣用品观看着,或者说是挑选更为准确。

女人穿着一件黑色丝质的连衣裙,露出小半个凝如玉脂的香肩,和曲线迷人的锁骨,胸前异常夸张的高挺着,雪白嫩的小腿下,蹬着一双黑色坠花高跟凉鞋,微微翘起的脚趾甲上涂着墨蓝色的指甲油,显得异常勾人。

而在柜台前则是坐着一个年轻男子,正满脸欣赏的看着这个女人。

男人穿着一件T恤,下面是破洞牛仔裤,一双人字拖。

乍一看上去有点邋遢,但仔细看,脸庞肤色白净,五官端正,带着点稀疏胡渣,颇有男人味。

“小弟弟,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盯着女人看,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女红唇轻启道:“你要是喜欢姐姐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姐姐给你打个八折……”

听到女人喊自己小弟弟,楚辞的脸上充满了无奈之色,他已经给这个女人强调了N加一次,不要让她喊自己小弟弟,但是女人却根本没有听过。

每次,女人喊他小弟弟,楚辞就忍不住的会想到自己的二弟,而且二弟也不小啊!

楚辞在女人身上来回扫视了一眼,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邪魅的笑容,眼神慢慢的在女人的身上扫视了一眼:“那你会叫吗?”

女人叫蓝若沁,楚辞初到东南市之后帮了一点她的忙,谁知道竟然就被这女人给缠上了。

后来蓝若沁这女人不知道从那里打听到了他楚辞在这里开了一家情趣店,便隔三差五的就来找他,每次都会挑逗一番楚辞。

但楚辞也不是吃素的!

蓝若沁对着楚辞眨了下眼睛道:“姐姐我不仅会叫,而且叫起来一浪一浪的,在配上姐的技术,保证让你销魂入骨……”

说着蓝若沁伸出那诱人的丁香舌,轻轻的舔了一下自己的红唇,显得十分娇媚而又诱惑。

若是一般男人在看到蓝若沁这幅妩媚的样子,恐怕早已经为之心动不已,但是楚辞却完全无动于衷。

因为她知道,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风尘女子,同时她还十分的不好惹。

聊聊骚还可以,若是动真格很有可能会惹出麻烦来。

下一刻,楚辞满脸认真而又严肃的说道:“那不好意思,就算你给我打一折,我也不玩你,老子不喜欢会叫的,就喜欢那种不会叫的,多矜持,叫起来太浪了……”

楚辞这忽然的拐弯,使得蓝若沁完全措手不及,当场愣住了。

这个贱人……

“楚辞,你……”

“不过你要是真的寂寞难耐的话,我这里的东西,你随便挑选,带回家去用,而且我这里还有男性的充气娃娃,你若是需要,我送你,无论你叫的有多浪,他们要是有反应算我输……”楚辞一本正经的说道。

蓝若沁的脸上顿时布满了黑线。

贱人啊,贱人!

但随即蓝若沁依旧笑吟吟的问道:“有你这一款的充气娃娃吗?”

楚辞的脸色顿时一黑:“没有!”

“那你给我定做一个!”蓝若沁满脸妩媚的对着楚辞说道:“我要会叫的!”

楚辞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蓝若沁,你今天是不是没事了?”

“对!”蓝若沁点了点头:“姐姐我春心大动,特别寂寞,特别需要你陪……”

“没空,老子还要看店呢!”

“就这破店,三天来不了一个客人……”

“瞎说,你也不打听打听,整条街的妹纸,哪一个不是来我这买工作服……”

“你这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女人……”

“瞎说,昨天还来了好几个爷们呢!”

“然后你就关门了!”蓝若沁似笑非笑的说道:“被对方给带走了!”

楚辞整个人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完全蔫了下来。

也不知道自己最近八字到底有多背,最近一个月只要一特么的开业,就会涌来一群人,欲要将他给带走。

不过每次楚辞都能够巧妙的逃走。

可以说,现在楚辞是整个东城区响当当的名人,毕竟一个月了,楚辞基本上每天都会遇到这个样的事情!

“给姐姐说说,你这是得罪了那路的杀神,竟然这样整你,没准我还能够帮上你的忙呢?”

楚辞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满脸苦涩的说道:“这忙你还真帮不上!”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上!”

楚辞也没有和蓝沁解释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留着剪短发,显得十分干练的女人带着十几个身材彪悍的男人从外面忽然冲了进来。

女人的皮肤并非女人们钟爱的白色,而是呈小麦色,或许因为长年风吹曰晒的缘故,略显干燥,但却给人一种极为健康的感觉。

她的五官谈不上精致,但组合在一起却极为协调,尤其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眸子,流露出一种女人少有的坚毅和精干!

楚辞在看到这个女人之后,额头上立即冒出了三条黑线。

真特么的是说曹操曹操到!

这边话音刚落下,就特么的把这群天杀的给招了过来。

蓝若沁在看到这群人之后,微微一怔,虽然她知道楚辞最近一个月每天都会被人给带走,但是自己却从来没有遇到过,如今完全是第一次。

“楚辞,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女人用一种命令的口吻对着楚辞说道。

“大姐,这个月你们已经来抓我二十九次,这特么的是第三十次了,你们就不能放一天假,让我好好的做一天生意吗?”楚辞满脸苦涩的说道。

“少废话,是我们动手,还是你跟我们走!”女人冷冰冰的说道。

“你们凭什么抓人!”蓝若沁立即挺身而出。

女人随意的扫了一眼蓝若沁,便再次的将目光落在了楚辞的身上:“楚辞,自己走,还是我们动手?”

“我艹,你们还来真的?”

“我在问你一遍,是自己走,还是我们动手!”

蓝若沁在看到女人将自己给无视之后,心中顿时充满了不满,娇媚的脸上立即浮现了一丝的怒意:“老娘给你说话呢,你们凭什么抓人?”

再次听到蓝若沁的话后,女人再次将目光落在了蓝若沁的身上:“不关你的事情,不要问,没好处!”

“我今天偏要问……”

“那就一起带走!”女人显得十分霸道的说道。

“我跟你们走,这事和她没有什么关系。”楚辞急忙说道:“你们别为难她!”

说着楚辞垂头丧气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同时脑海中闪过一道婀娜的背影,以及如同瀑布般垂直而下的三千青丝!

“现在晚了!”女人冷哼一声:“你没有信用,每次都半路逃走,今天你们一起跟我们走,你要是在敢跑,这女人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们没有提醒你!”

第2章 眺望湖景的女人

威胁,黄莺这完全是赤果果的威胁楚辞!

这倒不是黄莺想要威胁楚辞,而是她拿楚辞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她这个月带人已经来找楚辞二十九次了,前几次来都是客客气气的想要把楚辞给请回去,可是这王八蛋,每次都开溜!

后来直接抓,这王八蛋不是肚子疼,就是尿急等各种问题,并且每一次的借口都不一样,那演技完全爆表,这让黄莺都感觉,就楚辞的演技绝对能够秒杀无数的奥斯卡影帝。

同时黄莺也很是怀疑,这家伙是从某个影视学院毕业的吧?

不然这演技怎么这么爆炸呢?

“哎,我说美女,不用这样吧,我都说了,我跟你们走……”

“你每次都说跟我们走,每次半路都没人!”黄莺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一次你要是再跑,我保证,这女人绝对会遭殃!”

楚辞心头顿时一万只草泥马开始奔腾了起来,我特么的开个情趣店,我招谁惹谁了?

“你当你是谁啊,你说让我遭殃,我就遭殃,你知道不知道姑奶奶我是谁……”

黄莺冷眼斜视了一下蓝若沁,盛气凌人的说道:“你是谁对我来说很重要吗?”

“你……”

“无论你是谁,也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今天楚辞必须跟我走,还有你,也别想跑!”黄莺显得极为强势的说道:“不然后果自负!”

“好了,好了,老子这次跟你们走。”楚辞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不是楚辞想要这么说,而是楚辞清楚黄莺背后拥有什么样的势力。

蓝若沁在东南的根基是不俗,但是和黄莺背后的人,还是有些差距的。

若是让蓝若沁和黄莺两人发生什么摩擦,天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看到楚辞答应,黄莺也没有再去对蓝若沁说什么,直接道:“走吧!”

而蓝若沁,虽然心中很是不爽,尤其是黄莺这高高在上的样子,更是刺激着她,但是如今楚辞都说话了,她蓝若沁也没有和黄莺针锋相对,直接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口气!”

下一刻,蓝若沁和楚辞两人便随着黄莺等人从情趣店走了出来。

走出情趣店之后,黄莺便带着楚辞和蓝若沁两人坐上了一辆吉普越野车离开了这里。

虽然蓝若沁很是好奇,很想问问楚辞,这个黄莺到底是何方神圣,但却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是询问这些的时候。

蓝若沁是没有开口询问,但是楚辞却没有住嘴,对着黄莺道:“美女,你说你们一天来我这一趟,你们累不累?”

“而且你们老板怎么这么没有人性,一天假都不给你们放……”

“还不是你个混蛋害的!”黄莺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个月让老娘我请了你三十次!”

说起这事,黄莺就是一肚子的火气。

如果不是这家伙是自己家小姐的未婚夫,她早就动手了,将楚辞给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然后给抬过去!

楚辞嘿嘿一笑:“我可没让你们来,是你们非要来,我能够有什么办法?”

“你的意思是我们犯贱了?”黄莺满脸铁青的看着楚辞。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你……”

看到黄莺要发火,楚辞立即打断了黄莺的话:“对了,你们这是打算带我们去那!”

“到了你就知道了!”黄莺冷哼一声。

“那个咱们商量个事呗。”楚辞对着黄莺笑道:“你看我都坐在车上了,你们就把蓝若沁给放了吧,我保证不跑……”

“到了地方,我们自然会放!”

黄莺可不相信楚辞这货的话,他完全就是鬼话连篇,说话和放屁一样,根本没有一点的诚信可言!

“商量商量呗……”

无论楚辞怎么说,黄莺完全都不理会楚辞,一副不到地方不放人的架势。

这让楚辞显得颇为无奈。

不知道过了多久,越野车停在了南湖一家年代已久的茶馆门口。

茶馆依湖而建,可谓是依山傍水,景色十分的优美。

从车内走下来之后,黄莺便对着楚辞说道:“跟我来!”

虽然楚辞很不想跟着黄莺走进这间茶馆,但是蓝若沁就在黄莺的手中,若是自己不上去,这女人肯定会对蓝若沁做什么。

而且自己已经到了,要是再跑,也有些不好吧?

“那她……”

“放心,只要你进去,我们不会为难她的!”

“我也要去……”

“你没这个资格!”黄莺冷冷的说道。

蓝若沁在听到黄莺这充满不屑的话后,一张精致的脸颊立即变得无比难看了起来。

想她蓝若沁怎么说都还是东南市的扛把子,现在竟然被人给如此轻蔑,连见个人的资格都没有。

这要是让外人给知道,不知道会惊爆多少人的眼球。

“你……”

蓝若沁刚刚开口,楚辞便满脸无奈的说道:“你还是在这等着吧,要不等下回去也成,里面那人你不见也好,见了没准连命都没了!”

“你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楚辞苦笑一声,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谁,那可是他未婚妻。

自己就是逃婚跑出来的,没想到竟然还是被这女人给找到了。

“我先进去了!”

说着楚辞便跟着黄莺走进了茶楼。

望着楚辞的背影,蓝若沁的脸上充满了疑惑,这里面的人到底是谁?

还会吃人不成?

虽然蓝若沁内心之中很是好奇,也很想进去一探究竟,但是她旁边的几个大汉,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只要她稍有异动,这几个大汉绝对会出手制止!

混蛋,不要让老娘知道你是谁,不然老娘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黄莺带着楚辞来到楼上一间包厢门口后,对着楚辞道:“小姐在里面等你,你自己进去吧!”

听到黄莺的话后,楚辞心中变得有些小紧张了起来,他虽然知道里面的人是他的未婚妻,但是却根本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当然楚辞也看过她的照片,不过是特么的一张背影照,看背影是很美,但是谁知道转过头会是什么样子?

万一要是很丑,自己岂不是要被坑惨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已经来了,跑是不可能在跑掉了,索性楚辞心一横,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楚辞刚刚进入到包厢,一眼便望到了倚在窗口,吹着微风眺望湖景的女人。

第3章 嫁给我,毁一生

一袭黑色蕾丝燕尾长裙,一头垂到腰间的如瀑青丝,使得这个女人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

一双细高跟,使得原本就比较高挑和婀娜的身材,更是无可挑剔。

一张精致的脸颊仿佛是上帝雕刻的艺术品般,没有丝毫的瑕疵,在加上那婀娜的身材,以及那露在外,如同牛奶般晶莹剔透的皮肤,更是美到了极点,美的让人窒息。

微风卷起女人面前的刘海,更是让这女人身上仿佛多了一丝仙气一般。

女人安静地望着茶楼下波光粼粼的湖面,如同皓月般明亮的眸子将湖光山色完全容纳在其中!

纵使楚辞阅女无数,但是在看到这个女人后,依旧被女人这绝世的容颜给深深的震撼住了。

从而还使得楚辞脑海中忍不住的浮现了一句话:为搏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

当初的褒姒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楚辞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根本没有开口,仿佛很是不忍心打破这一副完美无瑕的安宁画卷。

下一刻,燕嫦曦慢慢的扭头看向了楚辞。

在看到楚辞有些痴迷的看着自己,燕嫦曦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对此她已经习惯了,有太多人在看到她后,都会流露出失魂落魄的样子。

“坐吧!”燕嫦曦很自然地伸手示意了下,让楚辞坐下。

仿佛燕嫦曦和楚辞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是相处了多年般。

听到燕嫦曦这空灵的声音后,楚辞这才回过神来,忍不住的暗骂自己不争气,自己怎么就看傻了呢?

楚辞也没有和燕嫦曦客气,直接坐在了一旁,自顾自地倒了杯茶,一饮而尽,轻松说道:“燕大小姐,你一个月派人抓了我三十次,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燕嫦曦在楚辞的身上来回扫视了两眼,口吐香兰道:“怎么,看到我是不是很后悔,没有早点来!”

“一点都不后悔!”楚辞很是认真的说道。

“是吗?”

“当然,你这太美了,美的不像人!”

“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

“当然是夸你!”楚辞正儿八经的说道:“你这怎么生的,怎么能够这么美呢?”

“难道我美不好吗?”燕嫦曦满脸平静的说道:“这样你带出去也很有面子……”

“我一直都认为红颜多祸水。”楚辞泯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而且你这人很强势,我不喜欢。”

燕嫦曦是很美,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这点楚辞也承认,但是他却并不喜欢燕嫦曦。

这女人美的足以让任何人自卑,而且她还非常的强势。

一直以来,楚辞都觉得,找老婆不是找女朋友,不能够剃头挑子一头热!

“这就是你逃婚的理由?”

“算是吧!”楚辞淡淡的说道:“大姐,你说你长的和仙似的,肯定有不少男人做梦都想要娶你,你干嘛非缠着我啊?”

“您大发慈悲放我一马成吗?”

“第一,你比我大,不能喊我大姐,第二,我不是菩萨,发不了慈悲!”燕嫦曦很是认真的解释道:“不过我燕嫦曦见一个男人,请了三十次才请过来,你倒是第一个。”

“最重要的是你还是我的老公。”

想当年,刘备去请诸葛亮出山,不过才三顾茅庐,她燕嫦曦直接请了三十多次,是刘备的十倍。

这让燕嫦曦心中显得有些不舒服。

“你别乱叫啊!”楚辞急忙说道:“我可不是你老公,咱俩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诸葛亮和刘备第一次见面,便成为君臣,你我本就有婚约……”

“我可以毁婚吗?”

“不可以。”燕嫦曦淡淡的说道:“楚爷爷和我爷爷有着约定,楚家长孙和燕家长孙女要结婚,有婚书为凭,谁若是毁婚,谁就跪在对方家门口三日!”

“你是楚家的长孙,我是燕家的长孙女,我们有责任履行婚约的承诺,不能让老人颜面尽失!”

“谁承诺的你找谁去,老子只知道,我特么的四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深山老林之中,也不管我,现在给我弄个未婚妻出来,老子不认!”

“不管怎么样,你是楚家的长孙,这点你无法否认,而且公公婆婆也很喜欢我……”

楚辞的脸色立即黑了下来:“我说燕大小姐,好歹你也是燕家的大小姐,又是千亿公司的掌舵人,除了楚家这一层身份,我这人就是一个卖情趣用品的,和你的身份有着天壤之别,你干嘛非要缠着我啊?”

“而且你也老大不小了,咱能别和孩子一样听话吗?”楚辞很是认真的说道:“同时我们两个人二十多年的生活环境完全不同,你觉得咱们两个结婚真的合适吗?”

楚辞见燕嫦曦沉默,以为燕嫦曦是听进去了自己的话一般,于是趁热打铁的说道:“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我从一开始逃婚,就是不想跟你有任何的交集,你派人去找我,我也在躲,就是希望你能够明白,咱俩真的不合适……”

燕嫦曦幽幽的叹息了一声道:“我听我爷爷说,你从小患有一种罕见的疾病,被送到一个名医那里去救治了,对吗?”

听到燕嫦曦这么说后,楚辞便急忙说道:“没错,我就是一个药罐子,你嫁给我,就是毁一生……”

“那我更应该嫁给你,我坐拥万亿资产,无论你是什么病,我纵使耗尽家产,也会为你治愈……”

楚辞顿时瞪大了双眸,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燕嫦曦。

这特么的完全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啊!

本来以为燕嫦曦会因此而放弃,但是谁想到这女人竟然说为自己愿意耗尽家产。

一时间楚辞也不知道是应该感动,还是应该哭了。

你就不能够放了我吗?

“燕小姐……”

“你体弱多病,若是我因此而不嫁你,那么燕家还有何颜面屹立在华夏……”燕嫦曦满脸认真的说道:“我燕嫦曦日后还有什么面目去面对他人……”

楚辞这一刻的头都快要炸了,这女人什么意思,还是说自己的意思表达的不够明显!

还是说,这年头找老公太难了?

第4章 看看谁敢动我男人

逼婚!

楚辞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会遇到这种事情,更没有想过来逼婚的人,竟然还是一个如同天仙般的女人。

看着燕嫦曦这满脸认真的样子,楚辞终于忍不住的打断了燕嫦曦的话:“你干嘛非要嫁给我啊,我承认我长的的确是很帅,可是我不靠脸吃饭,而且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人,肯定有和我差不多帅的,又是靠脸吃饭的,你去祸害他们不成吗?”

“我要嫁给你,和你的条件以及外貌没有任何的关系!”燕嫦曦面无表情的说道:“而且你也不帅!”

楚辞差点从口中喷出一口老血,我不帅,你还要嫁给我,我要是帅的惊天动地,你是不是已经将我给扑到在了地面上?

这女人不会聊天。

这是楚辞此刻对燕嫦曦的评价。

楚辞满脸郁闷的看着燕嫦曦,完全有些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就在这个时候,燕嫦曦忽然再次开口道:“我们什么时候领结婚证……”

耳畔响起燕嫦曦的话,在看到这女人那认真的样子,楚辞感觉燕嫦曦没有和自己开玩笑,而是玩真的!

“我说,你还真要和我结婚啊?”楚辞颇为无奈的说道。

“我们有婚约,不和你结婚,我和谁结婚?”

“屁的婚约!”楚辞顿时不爽的说道:“大姐,你知道不知道你多大了,你是成年人,你应该有自己的想法,你要学着反抗……”

楚辞是开始怂恿起了燕嫦曦,但是燕嫦曦完全不为所动,面无表情。

看着燕嫦曦这幅样子,楚辞整个人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完全蔫了下来。

他算是看了出来,这女人是打定了主意要嫁给自己。

一时间,楚辞不得不选择换一种说法,继续道:“你看啊,咱们两个连认识都还算不上,一点的感情都没有,你嫁给我觉得会幸福吗?”

“而且你还这么年轻,干嘛那么想要把自己葬送在婚姻的棺材里面,再者说了,你这么优秀,又这么漂亮,条件又这么好,这一个疼你爱你的男人不是更好吗?”

“男人的那张嘴,我从来不相信!”燕嫦曦泯了一口茶,轻声道:“男人对女人花言巧语,山盟海誓,无非是荷尔蒙在作祟,是想要得到女人的身体……”

楚辞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想要反驳燕嫦曦,可是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无论我嫁给谁,都必然要完成传宗接代,就算是我换成其他男人,这个过程要定然是要经历的,更何况你我本就有婚约在身!”

“我爷爷很喜欢你,婆婆和公公以及你爷爷也很喜欢我,既然双方的长辈如此看重你我,和你结婚也没有什么,而且他们看到你我结婚也会很高兴,更何况无论嫁给谁无非都是生儿育女罢了……”

看着燕嫦曦这满脸风轻云淡的样子,楚辞的心头不知道为何微微的一痛!

这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童年和少年以及青年,竟然把自己给说成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也就算了,现在更是将大孝都给搬出来了!

难道她就不知道考虑一下自己吗?

楚辞苦笑一声:“你想要做工具,我可不想,我的爱情我做主!”

“爱情?”燕嫦曦有些嘲讽而又不屑的说道:“你生在楚家,就应该清楚,爱情这种东西注定是奢侈品,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家族的利益!”

“你我结婚对燕家也好,对楚家也好!”

在众人所羡慕的豪门之中,最罕见的便是爱情,对于豪门来说,利益才是永恒的,不然也不会有无情便是帝王家这句话了!

楚辞顿时满脸黑线!

这女人满脑子的家族,利益,就连婚姻也是利益的筹码。

燕家到底是怎么教育燕嫦曦的?

一直以来都是当工具培养的吗?

“燕嫦曦,老子不喜欢你,我再重复一遍,我不喜欢你!”楚辞重重的说道:“还有,别拿家族的使命和利益来压我,我不吃这套!”

“而且老子的爱情,老子自己做主,少给我说什么爱情是奢侈品!”

“好,那你给我说你喜欢什么样的?”燕嫦曦痛快的说道!

“我喜欢温柔的,你连笑都不会,和冰雕似的,我这个人喜欢两头热的,不喜欢一头热的……”

“这个简单!”燕嫦曦立即打断了楚辞的话道:“我要的只是一个名分而已,你若是看不惯我这个样子,你可以在外面找温柔的女人,多少我都无所谓!”

楚辞的脸色立即黑了下来!

楚家这是给自己找了一个什么样的老婆啊,竟然能够如此的大度。

楚辞张了张嘴,还想要在说点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燕嫦曦很是认真的说道:“就算是你在外面和她们生儿育女,我也不会去管的,一切随你心性!”

楚辞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了,这要是换成其他男人肯定会高兴不已,有个美女老婆,而且这老婆还允许自己在外面沾花惹草,甚至生孩子都可以!

这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可是楚辞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感觉自己这不是娶老婆,而是做交易,用自己的人生做交易!

“我找你,只是询问你,是我们去亲自领结婚证,还是让家族包办!”燕嫦曦再次开口道:“你虽然没有在楚家生活过,但你应该也清楚,只要家族一句话,咱们的结婚证就能够下发!”

“至于你的爱情,可以慢慢去找,不过那注定是一个笑话!”

楚辞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知道燕嫦曦说的是事实,就算他不和燕嫦曦领结婚,也没有用,只要楚家一句话,结婚证定然会有人给送过去。

下一刻,楚辞张了张嘴,刚想要开口说什么,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道嘈杂的脚步声,随即便是一道道的沉闷响声!

这使得楚辞和燕嫦曦一怔!

紧接着房门忽然被人给从外面给一脚踢开。

“砰!”

房门被人给一脚踢开之后,一道靓丽的身影立即出现在了门口:“老娘倒要看看是谁嫌自己的命长了,竟然敢动我的小男人!”

第5章 你好,楚辞的女朋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蓝若沁!

蓝若沁在被带到这茶楼后,并没有选择傻傻的等待着。

在江湖上摸爬打滚的蓝若沁从黄莺找楚辞的时候,就能够看的出来,来者不善!

虽然蓝若沁知道楚辞很能打,也很厉害,但要知道双拳难敌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

所以蓝若沁便在外面直接打电话叫来了人,她倒要看看是谁敢在东南这一亩三分地动她的楚辞。

一脚将房门给踹开之后,蓝若沁一眼就看到了楚辞,同时还有燕嫦曦。

当看到楚辞安然无恙后,蓝若沁明显长舒了一口气,不过在看到坐在一旁的燕嫦曦,蓝若沁心中充满了疑惑,同时还有一丝的嫉妒。

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虽然蓝若沁长的也不错,但是和燕嫦曦相比,还是有着一些差距的。

尤其是燕嫦曦身上那清冷的气质,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

房门被蓝若沁忽然踹开,燕嫦曦一双凤眸之中立即划过一道温怒之色,而楚辞则是满脸的无奈。

“你怎么跑进来了?”

“我担心你啊!”蓝若沁一个箭步抵达楚辞的旁边,满脸警惕的看着燕嫦曦。

女人的直觉告诉蓝若沁,面前的燕嫦曦绝对不简单。

而且看她和楚辞这样子,好像关系也不同寻常。

楚辞在听到蓝若沁的话,心中顿时划过一道暖流,充满了感动。

就在这个时候燕嫦曦忽然开口道:“你朋友?”

楚辞刚想要点头,蓝若沁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楚辞?”

燕嫦曦没有立即吭声,而是在楚辞的身上扫视了一眼,仿佛在说,你不答应和我结婚,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吗?

楚辞在读懂燕嫦曦眼神之中的意思后,顿时无语。

这和人家蓝若沁有什么关系啊。

虽然蓝若沁长的也不错,而且自己也确实对她有点其他的心思,但是这和我不娶你没有关系,好不好!

“那你是什么人,和楚辞什么关系?”燕嫦曦不温不火的询问道。

“我是他女朋友!”

说着蓝若沁一把挽住了楚辞的胳膊,整个人也直接贴在了楚辞的身上,满脸恩爱的样子。

楚辞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大姐,你什么时候成我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我是他未婚妻!”燕嫦曦淡淡的说道:“你好,楚辞的女朋友!”

蓝若沁在听到燕嫦曦的话后,诱人的红唇立即轻启,精致的脸颊上也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震惊之色。

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是楚辞的未婚妻?

而自己说是楚辞的女朋友?

一时间,蓝若沁只感觉自己脸上仿佛被人给抽了一巴掌,有些火辣的疼痛感!

但蓝若沁也是洞庭湖的麻雀,见识过不少的风浪,瞬间就平静了下来:“你说你是他未婚妻,就是未婚妻……”

“你自己问他!”燕嫦曦也懒的解释,直接将话题丢给了楚辞。

下一刻,蓝若沁立即将目光落在了楚辞的身上。

接触到蓝若沁的目光,楚辞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说燕嫦曦不是自己的未婚妻?

可是人家真是啊,这婚自己还没退呢!

更重要的是,自己好像还退不了!

同时这结婚证好像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无论自己答应与否。

就在这个时候,燕嫦曦忽然起身,再次开口说道:“你们慢慢聊吧,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说着燕嫦曦朝着门口走去。

不过随即燕嫦曦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扭过头对着楚辞说道:“如果你想要犯重婚罪的话,别怪我没有给你提醒!”

说着燕嫦曦便潇洒的转身离开了这里。

走出包厢后,燕嫦曦便立即看到了黄莺。

此刻黄莺被几个大汉用枪正指着脑袋,只要她敢乱动,这些枪中便立即会射出子弹,将她给打成骰子,这从而使得黄莺根本不敢乱动。

当黄莺看到燕嫦曦从包厢之中走出来后,脸上立即浮现了一道歉意:“小姐,我……”

“跟我走!”燕嫦曦不轻不重的说道。

黄莺没有敢在说什么,如同犯错的孩子般,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燕嫦曦。

而这些用枪指着黄莺的大汉,也没有阻拦黄莺离开。

燕嫦曦带着黄莺从茶楼走下来,坐上车之后,黄莺便满脸歉意的说道:“小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有人敢……”

“没什么,敢办的事情已经办了!”

“小姐,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嚣张了,要不要……”

“别多事!”燕嫦曦冷冷的扫了一眼黄莺,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道:“她和楚辞关系很好,我不想让楚辞生气!”

见燕嫦曦考虑到楚辞,黄莺立即不满的说道:“小姐,这个家伙有什么好的,除了楚家这一层身份,他还有什么?”

“你为什么就认准了他,有好多人都比他强……”

燕嫦曦的脸色立即冷了下来:“黄莺,我在给你说一遍,楚辞是我的未婚夫,未来是我的丈夫!”

“我不想听到有人贬低他,也不想听到有人去拿他和别人对比,你明白吗?”

看到燕嫦曦发怒,黄莺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冷颤,急忙保证道:“对不起小姐,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虽然黄莺嘴上这么说,但是内心中依旧看不起楚辞,认为楚辞配不上燕嫦曦。

燕嫦曦在黄莺的身上扫了两眼,也没有在责怪黄莺,慢慢的闭上了双眸:“开车!”

与此同时,茶楼的包厢之中,蓝若沁拉着楚辞问个不停。

“小弟弟,那女人真的是你的未婚妻吗?”

“是!”楚辞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显得很是烦闷的说道。

他不想娶燕嫦曦,可现在燕嫦曦非要嫁给他,而且看这架势,自己不娶都不行!

想到这里,楚辞心头就充满了烦躁。

“那你们……”

“我和她的事情有些复杂,三两句话说不清楚。”楚辞轻声打断了蓝若沁的话:“陪我去喝酒吧!”

蓝若沁也看了出来,对于燕嫦曦的事情楚辞是一点都不想说,同时楚辞的心情也不好,便没有在多问什么,点了点头,答应去陪楚辞喝酒!

第6章 给脸不要脸

夕阳慢慢的沉入山麓的另一面,夜幕渐渐将这座繁华的都市给笼罩,华灯初上,点亮了城市每一条宽阔洁净的街道。

为了生计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在夜幕降临后,开始在这座繁华的都市寻找各种刺激,来放松自己!

皇后酒吧,东南市最有名的酒吧之一。

楚辞和蓝若沁两人坐在吧台前,满脸悠然自得的喝着酒!

重金属音乐响彻整个酒吧,舞池中也显得异常热闹,型男靓女一个个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把自己的另外一面给表现出来,以此来吸引异性的注意。

但是这一切仿佛和楚辞以及蓝若沁没有任何的关系,两人坐在吧台前静静的喝着酒!

不得不说楚辞的酒量很好,几杯高度烈酒下肚不仅没有丝毫的醉意,反而愈发精神了起来。

倒是蓝若沁此刻脸颊上布满了红晕,如同桃花般,映面红,看上去异常的勾人心神。

也从而吸引了酒吧之中不少男性的目光。

但是当看到坐在蓝若沁旁边的楚辞后,不少人都放弃了想要搭讪想法,但也有一些人并没有放弃。

不多时只见一个身材略显魁梧的男人朝着楚辞和蓝若沁两人身边走了过来。

顷刻间,男人就来到了楚辞和蓝若沁的身边,盯着蓝若沁,对着楚辞询问道:“小子,这是你的女人吗?”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楚辞满脸慵懒的询问道。

“如果是你的女人,我们少爷想要请过去喝两杯!”

说着男人伸出手直接指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卡座!

借助酒吧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男人所指向的卡座上面坐着四五个男人,当然还有几个女伴!

不过谁是少爷就分不清楚了。

楚辞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不轻不重的说道:“如果她愿意跟你走,就带走吧!”

楚辞可是知道蓝若沁这女人不是普通女人的,想要请她喝酒,一般人可喝不起。

而且楚辞觉得蓝若沁这妖女也应该去祸害一下其他人,不能够老是缠着自己不是吗?

听到楚辞的话,男人的脸上闪过一道不屑之色。

在他心中,楚辞不过就是一个软蛋,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呢!

酒吧是什么地方?

这可是鱼龙混杂之地,说的是请蓝若沁去喝酒,但是经常混迹在酒吧之中的人都知道,对方是看上了蓝若沁,想要和蓝若沁啪啪啪!

可是如今楚辞完全的不在乎,也不在意,一副你想要带走就带走的架势,完全就是孬种的表现。

男人觉得自己已经搞定了楚辞,便直接对着蓝若沁说道:“美女,陪我们少爷去喝一杯吧?”

“是喝一杯,是想要上我?”蓝若沁满脸不屑的说道。

见蓝若沁说话如此的大胆而又开放,男人也没有多少的顾忌。

在他看来,蓝若沁的男伴都怂了,她一个女人难不成还能够翻天不成?

“这就需要你和我们家少爷好好探讨一下了!”男人笑呵呵的说道:“不过你放心,跟着我们家少爷,绝对比跟着这个怂货强!”

说着男人目光有些贪婪的在蓝若沁的身上扫视了一眼。

如果不是他们家少爷看上了蓝若沁的话,他都想把蓝若沁给上了,这女人实在是太水灵了,无论是胸还是屁股,都勾人心神,这要是弄的床上绝对带劲!

蓝若沁将男人眸子之中的邪恶之色给尽收眼底,略显酡红的脸颊之上飞快的闪过一道让人不易察觉的冷意。

而楚辞即使被对方给说成了怂货,也没有丝毫的反应,依旧自顾自暇的喝着酒,仿佛面前的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杯。

下一刻,楚辞将杯中的酒给喝完,便起身,准备离去,丝毫没有去管蓝若沁的架势。

本来想要说点什么的蓝若沁,在看到楚辞起身要离开之后,也急忙跟着起身,一把挽住了楚辞的胳膊:“小弟弟,你干嘛去?”

“回家,睡觉!”楚辞淡淡的说道。

“我跟你一起走!”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猛的朝前踏出一步,直接拦住了蓝若沁和楚辞两人。

“美女,我们少爷可是在等你呢!”

在他来的时候,他们少爷可是说了,一定要把蓝若沁给他请过来,虽然没有说请不过来会怎么样。

但是男人也知道,自己绝对没啥好下场。

被男人给拦住路,蓝若沁眸子中划过一道怒意:“好狗不挡道,滚!”

被蓝若沁这么一骂,男人的脸上闪过一道怒意:“美女……”

“没看到我的小男人要回家,滚开!”

男人在听到蓝若沁这话后,心中清楚,问题的归根还是在楚辞的身上,同时也纳闷,这小子那么怂,蓝若沁怎么还这么跟着他!

当即,男人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慢慢的说道:“美女,既然这样,不如你们两位一起过去吧?”

男人也看了出来,想要带蓝若沁过去,楚辞不去,是不可能成功的,除非是用强!

可是不得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也不想用强。

“小子,过来一趟吧!”男人满脸傲慢的对着楚辞说道。

在他看来,楚辞就是一个怂货,自己这么说,他绝对不敢拒绝!

但是下一刻,楚辞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没空,滚一边玩去!”

愕然听到楚辞这有些不耐烦的话后,男人为之一怔:“小子,你……”

“想要请她去喝酒,别特么的拉上我!”楚辞不悦的说道:“老子没有和男人一起喝酒的习惯!”

说着楚辞便作势就要从一旁走过。

当楚辞刚刚从这个男人身边走过的时候,男人猛然伸出手抓在了楚辞的肩膀上!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请你过去,那是给你脸……”

“松开!”楚辞脸色立即冷了下来。

“小子,别让老子用强!”

“我最后给你说一遍,我心情不好,别惹我!”

“小子,你挺拽啊,今天老子就惹你了,你能够怎么样?”

“不知死活!”楚辞的眸子中立即划过一道厉色,随即左手猛然抬起,一把抓住了男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右手,然后用力往下一掰!

“咔嚓!”

骨骼的断裂声陡然响起,接着这个男人立即从口中发出了一道哀嚎声。

但是随即,楚辞猛然转身,一腿重重的踢在了对方的小腹之上,将其给踢飞而出!

第7章 还要教我做人吗

“哐当!”

一道沉闷的响声豁然响起。

虽然酒吧之中很是嘈杂,但是这么大的动静依旧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众人纷纷侧目看来,当看到面前的这一幕,以及楚辞旁边的蓝若沁后,不少人都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在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一般动手,要么是因为女人,要么是碰到了昔日不对付的人。

至于其他可能,不能说没有,很少!

面对众人的目光,楚辞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抬起脚步就要再次朝着外面走去。

对于给脸不要脸的人,楚辞一般都不会和对方客气。

再者说了,你家少爷要泡妞,老子可以理解,也可以不问,但是你真当老子是面团啊,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更何况今天楚辞的心情很不好,这家伙竟然还不识好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楚辞的权威,楚辞要是留着他,那可就是给他脸了。

对于楚辞一脚将这个男人给踢飞出去,蓝若沁没有丝毫的意外,对于楚辞的实力,她可是知道的。

想当初她蓝若沁和楚辞第一次见面,就是一场血杀!

当初,她蓝若沁被五六个大汉追杀,走投无路,楚辞如同天神一般,从天而降,三拳两脚就将那五六个大汉给放到了。

蓝若沁永远忘不了,那场大雨之中,楚辞那如同天神般的风采!

楚辞身手虽然很是厉害,但是他却和其他人不同,这家伙一般不会动手。

如果不是楚辞今天心情不好,没准还不会动手呢!

可惜的是这个没事找事的家伙,根本不知道楚辞的厉害,也不知道楚辞今天心情很不好。

楚辞要走,蓝若沁自然不会留下,而是选择跟着离开。

只是楚辞刚朝前走出两步,一个身穿阿玛尼,带着一块劳力士手表,相貌还算是英俊的青年男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

“这位兄弟,打了人,难道一句话不说,就想要走吗?”

青年男子的眼睛很是狭长,和他对视,会让人感觉和一头豺狼相视,让人从内心深处有些发颤!

说着青年男子慢慢的走到了楚辞的面前,挡住了楚辞的路!

楚辞在这个青年男子的身上随意的扫视了一眼,不疾不徐的说道:“你的狗?”

“我兄弟!”

“欠管教!”楚辞满脸慵懒的说道:“帮你管教一下, 不用谢!”

说着楚辞便再次抬起脚步,朝着前方走去。

下一刻,青年男子微微移动了一下脚步,再次挡住了楚辞的路。

这使得楚辞的眉头微微一皱!

“就算是欠管教,那也是我的事情,还轮不到别人来替我管教。”男人不轻不重的说道:“如今你动了我的兄弟,就想这样一走了之?”

“那你想要怎么样?”楚辞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既然你如此的爽快,那么我也不磨叽!”男人淡淡的说道:“跪下给我兄弟道个歉,然后爬着出去,在让你的女人陪我喝两杯,我也不为难你,怎么样?”

“你觉得他承受得起我一跪吗?”楚辞不屑的说道。

“能不能承受那是我兄弟的事情,做不做那是你的事情!”男人咄咄逼人的说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做还是不做?”

“我若是不做呢?”

“那你就问问我其他兄弟同意不同意!”

说着男人的右手轻轻抬起,微微一摆!

下一刻,六七个身材魁梧,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彪悍气息的大汉,立即走到了青年男子的身后。

楚辞见状,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惧意,依旧风轻云淡,甚至还有一些不耐烦的说道:“我今天心情不好,趁我没有发火之前,给我让开路,你们还能够继续玩,不然今天一个个都要给我躺下!”

正如蓝若沁对楚辞的认知一样,一般而言,楚辞是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倘若真的到了不得不动手的时候,他也不会和对方客气。

“教教他,怎么做人!”男人冷哼一声,慢慢的退到了一旁!

男人刚刚推到一旁,一个大汉立即朝前跨出一步,整个人如同一头蛮牛一般,右拳紧握对着楚辞就狠狠的砸了过去。

这个大汉显然是一个练家子,一拳砸出,竟然隐约中带起了一股气流以及破空声!

大汉这一拳很是突兀,同时又很是迅猛,一直看热闹的众人在看到这一拳后,内心中已经开始为楚辞捏了一把冷汗!

下一刻,就在众人以为楚辞要被对方一拳给重重的砸在身上的时候,只见楚辞的右手慢悠悠的伸出,直接抓住了对方的铁拳。

看到这一幕之后,不少人都是一愣。

但是那个青年男子却是脸色一变,别人不知道他身边的人都是一些什么人,但他可是十分清楚的。

如今楚辞慢悠悠的伸出手,直接就抓住了拳头。

这……这怎么可能?

青年男子无法相信,这个大汉更是无法相信,他这一拳拥有多大的力量,自己心中很是清楚,但是现在全部都如同泥牛入海,所有的力量在被楚辞抓住铁拳之后,全部荡然无存!

“就这点力量,还想要教我做人,谁给你们的自信?”

说着楚辞的右手猛然朝下一掰!

“咔嚓!”

骨骼的断裂声豁然响起,紧接着楚辞又猛的一拉,右腿瞬间迎上!

“砰!”

沉闷的响声再次响起,接着只见这个大汉如同沙袋一般,被楚辞给一脚踢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一旁卡座之上,口中不停的冒出鲜血,浑身上下抽搐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其他人的脸色陡然一凛,随即便立即朝着楚辞袭来。

面对这些人奔袭而来,楚辞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如同之前一样,很是不屑!

眼看这几个大汉要抵达楚辞身边的时候,楚辞动了。

只见一连串的手影飞速的闪过,接着便是一道道清脆的响声在四周响起!

“啪啪啪……”

下一刻,只见这几个大汉不约而同的先后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上。

在酒吧微弱的灯光照耀下,隐约可以看到这几个大汉的半边脸仿佛遭遇到了巨力的撞击,直接塌陷了下去,血肉模糊,异常的渗人!

一时间,所有人都傻眼了,这……这太牛逼了吧?

难道他是传说中能够飞檐走壁,拥有数甲子的武林高手吗?

没有理会众人的震惊,楚辞慢慢的将目光落在了这个青年男子的身上:“还要教我做人吗?”

第8章 老大做的不怎么样

被楚辞扫视了一眼,这个青年男子的心头不受控制的轻颤了一下,就连喉咙也在这一刻微微蠕动了一下,一张还算英俊的脸上慢慢被恐惧之色给占居!

“兄弟,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教你做人呢……”男人的声音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颤音。

打死他现在都不敢说教楚辞做人。

毕竟他又不傻,这个时候在装逼,难免会装成傻逼!

“可是我现在想要教你怎么做人,你说怎么办?”

男人心头猛的咯噔了一下,但是却强忍着心中的恐惧道:“兄弟,这次是我不对,希望你能够宰相肚里能够撑船,放我一马……”

“机会我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不要的!”楚辞淡淡的说道:“如果换成我被你的人给打倒了,你会放了我吗?”

男人沉默了。

出来混的都知道,如果是对手落在自己的手中,哪怕对方喊爷爷,也绝对是不可能放过的!

“兄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今日你若是放了我,日后我必定会报答你……”

“是报复我吧!”楚辞不屑的打断了对方的话:“别以为老子是刚刚走出社会的毛头小子,有那么好糊弄!”

“你刚刚说,让我跪下是吧?”

“兄弟……”

“现在,你跪下,在这个酒吧之中爬一圈,我也不为难你。”

听到楚辞要让自己学狗爬,青年男子的脸上当即露出了一道温怒之色:“真的要如此?”

“少废话!”楚辞冷声道:“老子今天心情不好,是你自己非要往枪口上撞,怪不得任何人!”

“现在我给你选择,跪下,围着酒吧爬一拳,要么我打断你的腿,然后扔出去!”

看着楚辞这满脸坚定的样子,男人那还夹杂着一丝恐惧的脸庞,立即变得铁青了起来,双手也在这一刻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让我跪下爬一圈,打断我的双腿,会是什么后果……”

“你是谁对我来说很重要吗?”楚辞不屑的说道:“要么跪下爬一圈,要么我打断你的腿!”

“你……”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楚辞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同时开始进入了倒计时!

“三!”

看着楚辞这满脸坚定而又认真的样子,男人的一张脸瞬间变得有些扭曲了起来。

他能够感受到,楚辞没有和他开玩笑,如果自己不跪下围着酒吧爬一圈的话,那么他真的会打断自己的腿!

可若是今天围着酒吧爬一圈,那么日后他也就不用在东南市混了,同时若是传出去,他也会成为人们茶前饭后的笑柄!

“二……”

“小子,我老子是高汉秋,你动了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看来你是选择断腿了!”

说着楚辞动了。

而蓝若沁在听到高汉秋三个字之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原本还有些醉意的她,立即变得清醒了下来,同时刚想要开口说什么,楚辞就已经到了这个男人的身边!

下一刻,不等蓝若沁的话说出口,楚辞的右腿便直接踢在了对方的膝盖之上!

“咔嚓!”

清脆的响声再次响起,接着便是一道痛苦的哀嚎声。

一条腿被楚辞给踢断,男人重心不稳,一头栽倒在了地面上。

随即,楚辞便再次抬起腿,猛的朝着对方另外一条腿之上踩了下去,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对方的两条腿全部都给打断了。

剧烈的疼痛如同潮水袭来般,使得这个男人在地面上不同的抽搐和哀嚎!

而酒吧之中其他人则是傻眼了,谁也没有想到楚辞竟然会如此的狠辣,竟然真的将对方的双腿给打断了。

打断这个男人的双腿后,楚辞慢慢的将目光落在了蓝若沁的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之中的打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完全是蜂拥而至!

当看到地面上的男人后,领头的一个留有平头的青年男子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快步的走到了这个男人的身边:“高少,你……你这是……”

高子睿在看到这个平头青年男人后,狰狞的脸上立即浮现了一道恶毒之色:“你特么的怎么现在才出现,去给老子废了他,废了他……”

被高子睿给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平头小青年也没有生气,直接将目光落在了楚辞的身上:“小子,是你伤的高少?”

“还需要在演示一遍吗?”

“有种,兄弟们,给我废了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而又冰冷的声音陡然响起:“我看谁敢!”

听到这道冰冷的声音后,平头小青年几乎是本能的就要开口,但是在看到从楚辞身旁走出来的人后,平头小青年的脸上立即被恐惧之色给占居,身体也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轻颤了起来。

只见一个打扮时尚靓丽,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缓缓的走了出来,精致的脸颊上充满了寒意:“封平,你现在长本事了?”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蓝若沁!

封平猛的打了一个冷颤,也不管高子睿,满脸恐惧而又不安的说道:“小……小姐,我……我不知道您在这里……”

“不知道?”蓝若沁冷哼一声:“这么说,如果不是我话,今天你还要把这里给我掀翻了天?”

“小姐,我……”

“把高汉秋给叫过来!”蓝若沁冷冷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教儿子,竟然连我的主意都敢打!”

封平立即愣住了,充满恐惧的脸上在这一刻浮现了一抹惊讶!

高子睿打蓝若沁的主意?

这家伙脑袋被驴给踢了,还是被门给夹了。

这可是蓝若沁,东南一姐,他老子高汉秋见了蓝若沁都要毕恭毕敬的喊一声老大,你竟然打你爹主子的主意?

这爹坑的,真特么的没毛病!

不过你说你坑爹就坑爹呗,没事干嘛还要拉上我,我又不是你爹……

这一刻,封平的内心中完全是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

而高子睿此刻也仿佛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整个人完全石化在了当场,一动不动。

“是……是……”封平急忙点头说道。

“你这老大做的也不怎么样,手下人的儿子都能够骑在你脖子上拉屎撒尿了!”楚辞懒洋洋的说道。

回到都市的楚辞本欲平凡度日,然而形形色色的人们不断涌入楚辞的生活,使得楚辞平静的生活彻底被打破,他的身份也开始慢慢显露……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808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