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爷爷是一个大富豪。

我的爷爷是一个大富豪。


第1章 突入袭来

东阳市人民医院,秦奋站在窗前,看着重症监护室中的病床发呆。

一个护士走过来,满脸冷漠的对他说道:“你是刘巧英的家属吧,赶紧去把之前拖欠的费用结清!还有明天做手术的钱,先准备10万。”

秦奋浑身一颤。

10万。

平时连百元都很少见到的他,只知道这是个天文数字。

护士见他没反应,不耐烦的把缴费单扔到他怀里:“17点之前一定要缴上费,不然就停止治疗。”

护士走了,秦奋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妈妈,心中的委屈变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昨天晚上妈妈下班途中被车撞到路边,直到早起被人发现才送进医院。

秦奋在震惊中赶到医院,自己没有钱,医生根本不给治疗,他跪在医生办公室门口半个小时,一个好心的护士过来给秦奋做了担保,这才给抢救。

然而,接下来的10万块治疗费用,才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

爸爸去世的早,原本就清贫的家庭更是不堪重负,妈妈愣是起早贪黑打工挣钱养活起秦奋,可以说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今天却被变成了这个样子。

秦奋打定决心,一定要救妈妈。

他最先来到舅舅家,因为舅舅是唯一的亲人,心想遇到这种情况舅舅怎么也得帮帮忙。

跟舅舅说明来意,舅妈却先说话了。

“俩字:没钱!你妈生病是需要钱,可我们也没有,房贷车贷不说,你妹妹上学也花不少钱。再加上你舅舅又没本事,钱我们自己都不够花!更别说借给你了!”

舅妈说的斩钉截铁,没有留一丝余地。

仿佛已经忘了他们一家今年还出门旅游过,上个月还说要再买套房。

秦奋的眼泪当即掉下来,哀求道:

“舅妈,这是给我妈救命的钱,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的,先把我妈的命救回来行不?”

舅妈却不为所动,反倒冷笑一声:“你?你拿什么还?就算你把她的命救回来,后期的治疗费用更是个无底洞!你一个学生哪弄钱去?”

秦奋顿时语塞,舅妈说的没错,他家一贫如洗,根本无力负担。

他只得把目光投向了舅舅,作为家里的男人,妈妈的亲弟弟,他怎么也得有点表示。

可舅舅为难的抿了抿嘴,没说话。

舅妈指着舅舅的鼻子尖声骂道:“看这个废物干啥,又不能赚钱,你就别在我这里磨叽了,赶紧去其他地方想办法!”

秦奋抹着眼泪,被舅妈推出了门,他无助的蹲在地上掉起了眼泪。

没一会儿,舅舅从家里悄悄的走出来,塞给秦奋一叠钱,面露难色的说:“这一千块钱是我的私房钱,就只有这么多,你拿着,千万别让你舅妈知道,我先回去了。”

说完赶紧开门走了回去。

紧接着听到家里面舅妈的斥责声:“你干什么去了?!你是不是偷偷给那个小崽子钱?!”

舅舅连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我哪有钱,只是抽了根烟。”

隔着门都能听到舅妈的严厉:“哼哼,我告诉你,一分钱都不要给他!这小子连爸爸都没有,根本还不起,未来就是就是个拖油瓶!你姐姐刘巧英要是死了,你也不要管这个小崽子,他已经这么大岁数了,让他早点到社会上自生自灭!”

秦奋的眼泪狂涌而出,舅妈冷漠的话语让他从心里发冷。

第2章 借钱

手里握着舅舅给的一千元,平时也算个大数了,可现在却无济于事。

他思前想后,最后的办法是向同学借钱。

同学中有钱人不少,班级中有最钱的那几个同学自成“千万富豪圈”,他们为了聚会玩乐方便,在学校旁边小区租了套房子。

圈子里最有钱的是张天阳,他爸爸是东阳市的建筑开发商,身家过亿。

张天阳日常生活费就得几万,秦奋心想,借他10万,肯定不是问题。

秦奋来到富豪同学平时聚会的海航小区,却不知道具体的房间号。

女同学管悦彤和刘苏晴刚好走过来,她俩也是富豪圈的人。

管悦彤长相甜美,不仅是班花,而且家里实力尚可,进入富豪圈无可厚非。

刘苏晴条件一般,但是依照着自己够骚也会撩,再加上和管悦彤是闺蜜,硬生生的挤进了圈子。

秦奋心里很喜欢班花管悦彤,不光是因为漂亮,更觉得她清纯直爽不做作,当然明知道身为吊丝的他根本没可能,所以只是在暗地里偷偷的幻想。

前两天秦奋可能是睡迷糊了,鬼使神差的在一张纸上写上了她的名字,旁边还画个心。后来却不小心被人发现,被同学们怀疑到他,这让秦奋无地自容,绝口不敢承认这件事。

经历过小纸条风波,管悦彤此时看到秦奋,鄙视的将脸扭到一边,装作没看到,倒是刘苏晴好奇的问道:“秦奋,你来干嘛?”

“我有点事,想找张天阳帮忙。”

“走,我带你去。”

秦奋千恩万谢的跟在她们身后,心中却不解平时从没正眼瞧过他的刘苏晴为什么会肯帮他。

其实刘苏晴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帮他,而是想他或许能引起张天阳的注意,然后自己借机捞点好处。

推开门,富豪同学们正围成一圈抽烟打麻将,烟雾缭绕中叫骂嬉笑着。

刘苏晴走到张天阳身边说了这件事,他抬眼看了眼秦奋,手中的牌却没停。

“自摸!还有一杠,三番!每人1500,交钱交钱!”

看来张天阳运气不错,这一把扑克就赢了好几千,叠成一摞放在他身边。

秦奋眼都看直了,一把麻将输赢好几千,他借10万元不也就小事一桩吗?

趁着间隙他赶紧走到张天阳身边,低声说道:“天阳哥,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能单独跟你说下吗?”

张天阳头都懒得抬,边数钱边说:“在坐的都是兄弟,有什么事你就在这说!”

借钱这种事,秦奋认为很丢脸,在他们的注视下,更是有些挂不住,但迫于压力,还是咬着牙说:

“我。。我想借10万块钱。”

气氛突然安静,紧接着“哄”的大笑起来。

秦奋尴尬的站在边上直搓手,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起他们狂笑。

张天阳斜着眼看了眼秦奋:“我没听错吧,你张口就跟我借十万?”

秦奋点了点头,坐在张天阳旁边的李永雷当即骂道:“我擦,你口气还挺大,10万,你穷逼见过这么多钱吗?你拿什么还?”

李永雷家里是做建材的,身家也是千万级,家里有好多生意都跟张天阳家有关,平时就唯他马首是瞻。

秦奋忍住心中的委屈:“我不上学了,出去打工挣钱,我用自己的人品担保,肯定能还上!”

他的话却又引来更大的嘲笑声,刘苏晴也鄙夷道:

“就你出去打工能挣几个钱?不吃不喝也得好几年才能攒够10万,恐怕你早跑了!”

张天阳倒是没讽刺秦奋:“十万虽然不多,但也不是个小数,你借钱干嘛?”

秦奋仿佛看到希望:“我家人住院了,需要这笔钱来救命。”

张天阳点了点头,秦奋心中狂喜,以为他要答应借钱,哪知他话锋一转:“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你是喜欢管悦彤吗?”

第3章 这一定是梦

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问题,秦奋红着脸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管悦彤听到后,更是腾的站起身,气冲冲的走回屋里。

张天阳看到秦奋没回答,继续问道:“或者说,前两天同学们传的那张写她名字,还画着心的纸,是你写的吗?”

秦奋低着头,小声承认:“是。。”

张天阳双手张开,靠在沙发上,吊儿郎当的说道:“钱不借!”

说完更是用手指划了下众人:“而且,谁也都不许借!”

秦奋完全没明白自己喜欢管悦彤和借钱之间有什么关系,但还是放下自尊,哀求起来:

“阳哥,对不起,我那是瞎画着玩的。但这10万是救命的钱,我求求你了!”

张天阳嘴角歪了歪:“就你这穷鬼,还配喜欢管悦彤?!滚!”

“借10万块,脑子里是屎吗,谁会借给你!”

“他是以为我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秦奋在众人的嘲笑声中万念俱灰的走出了房子。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手机狂震起来,拿出来一看,发现有几十条微信。

刘苏晴竟然将他借钱的事发到了班级群,而且添油加醋的说他当时无耻的借钱,被富豪同学们充满正气的拒绝,甚至号召大家都不要借钱!

群里让那帮人带起了节奏,不明真相之下到处是骂秦奋的声音,他俨然成为了一个连同学都坑的骗子。

秦奋看到之后,气的浑身发抖,反驳的话说不出!

此时秦奋恨不得让他们粉身碎骨。

突然,他又收到了几条不同的私信!

班长于小文和张雷发来私信。

班长于小文家境殷实,长相一般,专攻学习,平时对秦奋还不错,这时候转账五千块钱,留言让秦奋去应急。

张雷,身材瘦小,人送外号“老鼠”,家境平平,跟秦奋惺惺相惜,也转来500元。

看到于小文和老鼠发来关心的文字和那两笔钱,秦奋心里感受到了丝丝温暖,可他一共才借到6500,依然远远不够。

秦奋心生暗念,在现实面前,生命如草芥,他轻叹一声:

“谢谢你们,下辈子再报答你们吧。”

他没有接受那两笔钱,而是义无反顾的走向樵心湖。

樵心湖,东阳市最著名的人工湖。是平时秦奋最喜欢来这里玩,现在的他却一步步的走进湖中,冰冷的湖水很快到达腰间。

当湖水淹到脖颈的时候,他突然后悔了,他想到自己的妈妈,在他们共同离开世间之前,他想再最后看一眼妈妈。

于是秦奋离开了礁心湖,湿漉漉的走回医院,当走到病房的时候,却发现妈妈已经不在病床上!

时间已经过了17点,他的心顿时沉下来,心想自己连见妈妈最后一次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孤零零的离开这个人世间。

这时,一个温柔的女声从背后传来:“请问,您是秦奋先生吗?”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身穿职业装的女人,长相酷似AngelaBaby,披着一头卷发,身材极高,漂亮的简直不像话。

秦奋看到她正毕恭毕敬的跟自己说话,第一反应是对方认错人了。

第4章 这一定是梦2

“啊。。啊?你说什么?”

美女继续客气的问道:“请问您是秦奋先生吗?”

秦奋确认自己没听错,这才点了点头。

大美女更是笑靥如花,向秦奋伸出手:“秦少爷,您好,我叫孟汝嫣,是秦总的秘书。”

秦奋懵了,什么秦总,还秘书,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这时候他确定是认错人了。

“对不起,你弄错了,我只是个学生,来医院看我妈妈的,至于你说的那些,我都不认识。”

孟汝嫣有些凝重的皱了下眉头:“秦少,怪我们来的晚了,差点耽误刘巧英女士的病情,不过在刚才,我们把她安排到这里最好的病房,而且已经联系全国最好的医生,明天到了就可以给她做手术。”

什么?!妈妈还没死?!

秦奋有些激动的握住孟汝嫣的手:“你说的是真的?”

他脏兮兮的抓到孟汝嫣白净的手上,显得格格不入,可孟汝嫣却没有不悦,反而还是充满歉意的说道:“还请秦少原谅我,是我办事不周,但请相信我, 一定会让刘女士接受到最好的医疗。”

秦奋弄不清她嘴中的“秦少”是什么意思,激动过后回到现实:“可。。可我没钱付医药费。”

他把兜里的一千元塞到孟汝嫣手中:“这是我所有的钱。。”

孟汝嫣微笑的扶住了秦奋的胳膊:“秦少,怪我没说清楚,钱的问题您不用担心,您的爷爷秦富城已经全部承担了。”

爷爷?秦富城?

秦奋有点懵,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有个爷爷,而且这个秦富城是谁?

他唯一听说过的这个名字,是近期在新闻上,铺天盖地的说什么首富秦富城家财万贯,却膝下无子,庞大商业帝国继承成迷。

可这一切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秦奋懵逼道:“那是谁?”

孟汝嫣笑的是那么好看:“你想的没错,您的爷爷就是那位首富,秦富城。”

秦奋听着,心中诧异万分,突然间,他觉的这件事情很可笑,把孟汝嫣推到一边。

“你别逗我了,我爸爸死得早,根本没有爷爷,我已经够惨了,不要再拿我寻开心。”

说完他愤愤的转身就要离开,一个老人颤颠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秦孙儿,你真的是我的孙儿吗?”

秦奋回头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站在门前,脸色虽然有些枯槁,但精神矍铄,两眼冒着精光。

这人正是经常占据新闻头条的首富秦富城!

孟汝嫣赶紧走过去,扶住秦富城:“秦总,您怎么站起来了,要注意身体。”

秦奋这才发现,秦富城身后是部轮椅,他是由于激动才站起来的。

“我见到我孙子,当然要站着!过来,我亲爱的孙儿,让爷爷抱抱你!”

秦富城的话仿佛有魔力一般,秦奋听到后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立即被老人紧紧的抱在怀里,手不停的在他的脸上摩挲。

老人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

“真像,真像,长的跟秦伟小时候一模一样,这么多年,真是亏欠你了。。”

老人嘴里在不停的说着什么,可秦奋的脑子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他的爸爸确实叫秦伟,但连自己都没见过几面的父亲真的会是首富的儿子?

难道,面前的这个老人真的就是自己的爷爷?那个首富秦富城?

如果这是真的,如果自己真的是首富的孙子,那自己岂不是要发达了?!

第5章 一个月花完100万

秦奋被秦富城搂的快要窒息,感觉自己像是个小鸡一样,要不是自己沉浸在巨大的惊喜之中,估计早就被掐晕了。

就在他眼前开始冒金星的时候,秦富城终于松开了双手。

“孙子,我亏欠你这么多年,未来我一定要补偿你!你。。能喊我一声爷爷吗?”

秦奋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叫秦富城的老人对自己的喜爱,只是听起来怪怪的,而且生平第一次见,就喊爷爷,对秦奋来说,还是有点难。

就算对方是首富,自己也得有点尊严!

“咳咳,我。。我。。”

看着秦富城期待的双眼,秦奋还是没喊出来。

秦富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旋即说道:“小奋奋,没事的,咱们今后的日子还长着,慢慢你就会知道爷爷的好。”

他在孟汝嫣的搀扶下坐回了轮椅上,叹了口气说道:

“你妈妈的病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指派手下让全国,不,全世界最好的专家给她看病,一定会接受最好的治疗。”

秦奋想到自己刚刚都差点投湖自尽,现在却有了如此大的反转,顿感生活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他感激的看着眼前的这位老人:“谢谢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秦富城摸了摸他的脑袋:“傻孩子,你是我孙子,这都是爷爷应该做的。要不是你那个不争气的爸爸当年非要跟我脱离关系,还隐姓埋名这么多年,你还能过成现在的生活?这个不听话的秦伟!”

听到老人骂自己的父亲,秦奋有些不快,其实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去世了,对父亲的记忆大部分也都是听妈妈讲的。

可秦富城显然跟父亲之间有着矛盾,提起他的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胸中突感憋闷,不住的咳嗽起来。

孟汝嫣贴心的将轮椅上的吸氧面罩递过来,让他吸了几分钟氧气才缓和些。

“咳咳,不提那个不听话的儿子。总算给我留下个好孙子,这也算他做的唯一听话的事。听说,你现在还在上学?”

看老人气色恢复正常,秦奋说道:“我现在上高中了,还有几个月毕业。”

“好好好,今后的路有爷爷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你要记得,在咱们面前,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

好大的口气,秦奋只是知道面前的这个叫做秦富城的老人是首富,但对秦奋来说,他并没有概念,在他的眼里,班级里那帮有钱同学们的生活就已经是天堂一般了。

听他这么说,难道今后也跟同学一样,能买得起最新款的Iphone、AJ的篮球鞋,还有游戏机了?

“公司还有点事需要我处理,我不能久留,我让孟汝嫣留在这里开展些业务,有任何要求你都可以找她。”

秦奋看着笑靥如花的孟汝嫣走过来,递过来一张银行卡和一张名片:“秦少,这张卡里有一百万,名片上是我的手机号,任何时间任何事情,随时听后您吩咐。”

一百万!

秦奋的手有些颤抖,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冷静下:“这么多。。”

秦富城的脸上露出笑容:“乖孙子,这只是你的生活费,这个月花完,不够了随时给你打,一定要好好补偿你这么多年收到的委屈。”

一个月花完100万!

这特么也太爽了吧,还有强制性花钱的!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居然落到了自己身上,秦奋简直想要跳起来。

就算是他的富豪同学,每个月也就最多几万的零花钱,而自己居然有100万!

秦富城再次抱了抱秦奋,有些不舍的说道:“我先回公司了,遇到难题尽管给我打电话。”

送走首富爷爷之后,秦奋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一头扎进去。

他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确定下这件事情不是做梦。

第6章 我的爷爷是首富

“哎呀,快停下来,你这样会出危险的!”

一个温柔的女声从背后传来,帮秦奋关上水龙头,还递过来一条毛巾。

原来是那天好心帮秦奋担保的女护士。

看到秦奋,她愣了一下:“原来是你呀,你的妈妈怎么样了?”

“明天准备手术了。”

看到秦奋全身湿漉漉狼狈的样子,女护士显然明白了什么,关心的说道:“生活中的难处总会过去的,别想不开,钱我这里还有点,你先拿去应急。”

她边说边把手机伸过来:“我叫曹清清,咱俩加下微信,我把钱转给你。”

一股暖流涌进秦奋心里,这个素未谋面的护士比那些天天在一起的同学还要好。

本想拒绝的秦奋忽然意识到现在的他已经有了报答别人的能力!

于是他郑重的说道:“你帮了我,我会十倍的还你。”

曹清清只是微微一笑:“先救人要紧。”

秦奋知道她根本不信,更是从心里憋着劲儿要给她个大大的回报。

“我账户里现在只有5万,不够的话你跟我说,我再给你转。”

话音刚落,秦奋的账户到账5万元!

曹清清居然给素昧相识的他直接打了5万,秦奋做了迄今为止最壕的决定,还她十倍,也就是50万!

秦奋说道:“够了,谢谢你,我有笔钱马上到账,到了就还你。”

“嘻嘻,不用着急,我目前还不用钱,等你有了再说吧。”

曹清清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低头一看,惊讶的望着秦奋,下巴都快要掉下来。

“50万?!是你转给我的吗?”

刚还因为花这么多钱有些心痛的秦奋,看到她的表情,心中充满了满足感:“是的,我说过要十倍报答你的。”

“这可不行,你不缺钱你还让我借你钱干嘛?”

“我是真缺钱,但一个小时之前,我的生活突然发生了巨变,我要报答那些真心对我好的,你是第一个。”

曹清清连忙摆手:“这钱我真的不能要,给我自己的5万就好了,你的家庭条件我也知道,留着钱给你妈妈看病吧。”

看到对方极力拒绝,秦奋实在没办法,凑过去小声说道:“我跟你说个秘密,我的爷爷是首富。”

曹清清愣了下,摸了摸秦奋的头,确认他没糊涂。

秦奋把只得把银行卡余额给他看了看:“你看,我还有55万呢,我没骗你。”

曹清清调皮的吐了下舌头:“那我也告诉你个秘密,我爸也是首富。”

她蹦跳着离开:“行啦,首富的孙子,这个钱我先替你收着吧。另外,祝愿你妈妈早日康复。”

这小护士还挺有意思。

秦奋边想边走到了妈妈床前。

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了之前凄凉的场景,围在妈妈身边忙碌的医生护士少说得有十几个!

巨大的对比让秦奋不仅冷笑一声,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真是到位,接下来,我要看谁不顺眼,我就用钱砸死他!

妈妈虽然还在昏迷,可病情已经得到控制,秦奋放下心来,回到学校继续上课,毕竟几个月后的高考还得参加,虽然学习水平不是很强,但努努力上个本科问题不大。

看到他刚走进班级,同学们“嗡”的低声讨论起来。

“那个骗子来了!也不知道骗了多少钱?”

“哼哼,等着瞧吧,班里没人借他钱,肯定去外面找人借了,保不齐过几天就有债主上门借钱,现在催债的可厉害了!”

第7章 豪华自助

……

说这话的同学,秦奋压根就没有跟他们张口借钱,完全就是被富豪圈的那几个人忽悠的,即便如此,他们也能添油加醋的骂他。

面对这些人的质疑,现在的秦奋内心居然没有一丝波澜,脑子中只有一句话。

今日你对我爱答不理,明日我让你高攀不起!

只有班长于小文站起来喊道:“马上就要上课,大家安静点,自己都不清楚的事,就不要乱说话,管好自己的嘴!”

班级这才安静下来,刚下课,老鼠和于小文就把秦奋拉到班外,关切的问道:“你家人病情怎么样?好点没?”

看到老鼠长满麻子的脸,秦奋却觉得是那么帅,他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病情治疗的很顺利。”

于小文却想到另一方面:“治疗费凑够了吗?不行我再想办法从家里要点。”

“钱的问题现在已经不是问题,我爷爷突然出现了,他解决了所有问题,对了,他叫秦富城。”

刚说完这话,看他们俩完全没反应,就补充了句:“是那个首富秦富城。”

对这两个真心帮助自己的同学,他从心里觉得没必要保留,不仅不保留,他还要让他们一起享受!

这俩人先是惊讶的瞪大了双眼,然后跟曹清清一样的动作:伸出手摸了摸秦奋的脑袋,异口同声的说:

“你没事吧?”

“擦,我给你俩说正事呢。”

秦奋猜到他们不会信,从网上搜到秦富城照片,摆到他们面前:“你们看,这个就是我爷爷。”

他俩盯着照片看半天,仿佛要吃掉那手机:“他可是全国首富!如果这样的话,你不就是富二代吗?!不对,富三代!”

“我爸穷成那样,我也不知道我是富几代,反正爷爷先给了我100万。”

“100万!”

俩人发出一阵惊呼!

老鼠上来就抱住了秦奋:“咱俩可是兄弟,你有钱了一定不能忘了我,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你要是对我有兴趣,我的菊花都是你的!”

于小文鄙视的看了老鼠一眼:“看你那点出息。不过秦奋,你就算有钱了,也不能学咱们班那些有钱同学一样啊。”

老鼠也愤愤道:“妈的,富豪圈的那些人实在过分,在班里到处散播你的消息,我们解释都解释不了。”

秦奋的心态已经和之前有了巨大的变化:“早晚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不过就要高考了,学习为主。”

“你还担心考试啊,有了那么有钱的爷爷,想去哪不一句话的事吗,我亲爱的小奋奋。”

老鼠居然无节操的把脸凑了上来。

秦奋嫌弃的把他嘴推开。

“放心吧,你们俩是我最好的朋友,有福一起享,只是这件事情先替我保密吧。对了,我先把钱还你们。”

马上于小文收到5万,老鼠收到5千。

这俩人哪里肯收,但秦奋的态度更坚决:“这是我的决定,对之前帮助我的人,我会十倍奉还。你们放心花,今后我还要带着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他俩这才半推半就的收下,脸上却是乐开了花。

回到班级,临近下学,李永雷站起来喊道:“大家注意啦,今天晚上张少生日,晚上在鸿盛会馆吃自助宴请大家,还是老样子,女生免费,男生AA!”

这是班级日常的聚会方式,秦奋因为家庭条件差,几乎不参加这种聚会,也因此遭到他们的孤立。

其实离张天阳的生日还有几天,他专挑今天就是想让大家继续孤立秦奋,让他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

第8章 请大家吃饭

秦奋也本不想参加,可看到李永雷那鄙视的表情,站起来说道:

“我也去。”

“你?”这让张天雷很意外:“你知道宏盛会馆的自助餐多少钱一位吗?”

“多少钱?”

“200一位!你吃得起吗?”

“哦,我还以为多贵呢,现在给你转账。”

秦奋掏手机刚要给他转账,张天阳却走了过来。

“你这是借到钱了?”

“吃饭的钱我有。”

张天阳望着他,嘴角闪过一丝讥笑,突然大声喊道:“什么?你不光要去,而且还要请大家吃饭?”

班里40个人,每个人200元,算下来就是8000!

张天阳这是明着坑秦奋,他想着这么一喊,秦奋肯定会灰溜溜的跑掉。

果然如他所料,秦奋的脸色变的很难看,嘴角不自居的抽了下,可转瞬就恢复如初,淡定的说道:“好呀,晚上我请大家吃饭,大家都来吧,不整虚的,所有费用我承担。”

不光张天阳,班级里的同学都惊呆了,因为高中这三年,秦奋几乎就没有参加任何集体活动!

当秦奋在所有人的注目中,昂首挺胸的走出班级后,班级炸了!

张天阳还在愣神儿,他绝不会想到,前两天还穷困潦倒借钱的秦奋,今天面对1万元,居然如此大方!

“天阳哥,啥情况啊,秦奋这小子是疯了吗?”

李永雷他们几个围了过来。

张天阳狞笑道:

“哼哼,既然他要装,老子就让他装到底!我看这个穷逼到时候掏不起钱怎么下台!”

刘苏晴却别有想法,小声嘀咕道:“你们说,该不会他真的发大财了吧?”

李永雷嗤之以鼻:“切,你啥时候见过穷鬼翻身?别异想天开,过会儿等结账的时候就都清楚了!”

张天阳点点头:“静观其变,你去盯着点,别让那小子跑了。”

李永雷叫上一个人去跟着秦奋。

管悦彤有点不忍:“咱们这么对秦奋,是不是有点过了?毕竟他前两天还借钱呢。”

“怎么?你心疼了?”

“那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他好可怜。”

“可怜?那我就让他在你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

张天阳不仅很恼火秦奋喜欢管悦彤,现在他居然要挑战自己在班级的地位,所以下定决心要下狠手。

秦奋、于小文和老鼠三个人打车很快到了宏盛会馆门口,于小文感到有些心疼:“这么多人吃饭,得花不少钱呢,你就算有钱了也不能乱花啊。”

老鼠反驳道:“那帮人天天装,今天就是要打他们的脸!让他们知道我们秦少的厉害!”

这话其实说到了秦奋心里,他在班级压抑了这么多年,也该露露脸了,淡淡的说道:

“都是同学,吃饭不是小意思吗。”

李永雷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心里不住的暗骂:装什么逼呢,还特么小意思,过会儿看你打肿脸充胖子的样子有多难受!

同学们很快聚集齐到门口,张天阳他们围着秦奋,嬉皮笑脸:“秦奋,咱们可真的要吃饭了,如果你现在说撤,我们也能理解。”

面对他们挑衅似的目光,嘴上说给他后路,其实就是想看他难看。

秦奋环绕四周富丽堂皇的装修,微微点点头:“只是这地方档次有限,你们既然喜欢,那就这里好了。走,开整!”

张天阳他们没废话,浩浩荡荡的走进了饭店。

我的爷爷是一个大富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677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