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知道宫少宠妻入骨,谁都不能说宁暖一句不好,不然便是天凉王破的下场。

全世界都知道宫少宠妻入骨,谁都不能说宁暖一句不好,不然便是天凉王破的下场。


001十年暗恋,遍体鳞伤

医院。

宁暖半躺在病床上,双眸怔怔,视线没有焦点。

脑海中不断浮现着父母倒在血泊中的场面。

半小时前,那把她宠的像是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那永远不用担心失去和背叛的温情,自此,远离了她的世界。

泪水,汹涌肆意的蔓延过脸颊。

肚子有些痛,宁暖回神,轻轻的捂了上去,她还有孩子,不能继续沉浸在悲伤气氛中!

嘭!

倏然,病房门被踹开。

在她毫无防备之下,一纸离婚协议书被甩了满脸。

薄薄的纸片锋利如刀,划破了她的脸。

“签了它。”

宫轩烨眼神冰冷,凉薄的嘴唇说出来的话也是一如既往的刻薄:“给你一分钟!”

“不......”宁暖有些惊慌的看着他。

眼前的男人她爱了十年,五年前有幸成为宫太太,即便婚后生活如履薄冰,即便从未得到男人的正眼相待,她依然没有想到过要离开。

可现在......

“不?”宫轩烨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玩笑一般,嘴角勾起抹兴味的弧度,缓缓低下头。

冰凉的手指触摸着她的脸颊,下一秒,猝不及防便掐上了她的脖子。

“孩子没了,初柔成了植物人,再也醒不过来了,她也永远丧失了做母亲的资格,你满意了?”

宫轩烨眼中布满着血丝,低沉声音喑哑凌厉:“真想挖出你的心来看看,究竟是不是黑色的!”

不,我没有,不是我做的。

宁暖挣扎着,呼吸困难,却什么都说不出,只能不断的摇头。

即便怨恨林初柔霸占着宫轩烨的心,她也从未想过害她,只努力期望着有一天宫轩烨能够浪子回头,多看她一眼!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竟然会同意你进门,教唆父母车祸杀人,亲爹妈都被你害死,到现在,你都没有一丝的悔改之色!”

宫轩烨把她从病床上拖下来,像是拉着死狗般,一脸厌恶的往前拖走着。

“我没有,轩烨,你听我解释!”宁暖头撞到了门框,却还死命保护着自己的肚子。

“留着话,去初柔面前解释!”宫轩烨声音冰冷。

路上,有护士和病人试图阻止,都被他手下的保镖给赶走了。

“宫少,您不能这么对宫太太,她已经......”医生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隔绝在了电梯外。

“我收到了林初柔发来的短信才过去的,我过去的时候,车祸已经发生了,我爸妈也死了!轩烨,我就算再恨她,也不会拿我父母的性命开玩笑啊!”

宁暖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肚子有些不舒服,她担心孩子出什么问题,不断的调试着自己的心情,让自己显得没那么悲伤。

“你终于承认恨她了?”宫轩烨狠狠捏住了她的下巴,带着恨意的眼神掠过她的脸:“去给初柔道歉,她一天醒不过来,你就要一直忏悔下去!”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宫轩烨拽着她的头发,直接来到最豪华的那高级病房内。

“跪下!”

冷漠阴沉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的夺命呼喊。

宁暖呼吸一窒,有些喘不过气来:“我没错,为什么要给一个小三下跪?!”

002宫轩烨,你真狠

“要下跪也应该是她才对!”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宁暖一把推开了宫轩烨,跑到了病床前,捏着林初柔鼻尖的氧气罩:“我为什么恨她?还不是因为你!”

“你放手!”宫轩烨眼神惊慌的看着她。

宁暖红着眼睛:“十年了!就算是块石头也应该焐热了!宫轩烨!你想看我的心,我也想知道你的心是不是比石头还硬!我哪里比不上她?”

她情绪激动之际,手指着林初柔,保镖们看到了机会,瞬间冲了上去。

宁暖被摔倒在床上。

宫轩烨拽着她的头发,声音阴测:“你连同她比较的资格都不配有!”

喉间涌上一抹苦涩。

心脏像是被一双大手死死的攥住,又倏然间放开,一股酸楚骤然袭来,令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宁暖喉咙发紧:“既然如此,那你当初为何让我坐上了宫太太的位置?你爱着他,那就娶了她啊,这些年,算什么?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凌乱的长发遮挡住了她那扭曲的面容,那疯狂的眼神却格外明亮。

“新婚之夜,她一句心情不好,你扔下我,去陪她出国散心,结婚周年,从没见过你的影子,更别说其他任何节日了,就连过年,你有陪我一同吃过饭吗?”

宁暖说到后来,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这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如你陪她一个月多!”

她的婚姻,就是个笑话。

这些年一直都活在自欺欺人中,认为他肯娶自己,那必定还是对自己有感情的。

今天,这用来安慰自己的泡沫,终于破了。

被她亲手戳破。

她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宫轩烨,我的感受对你来说不值一提,我的感情你也不屑一顾,那你当初又为何要和我结婚?”

宁暖全身被汗水淋湿,用最后一丝力气,执拗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她的情况不太好,宫轩烨眼眸一黯,心头涌上了一抹疼惜,却又很快被压了下去,蛇蝎女人,惯会做戏!

他眼睛阴鸷的盯着她,声音是彻骨的冰寒:“要不是你下药,让我误以为你怀了我的孩子,你以为......哼!”

下药?

原来,他一直是这么看她的吗?

宁暖蜷缩在了地上,衣服都被汗水浸湿,却觉得浑身发冷,她死死的抱紧了自己。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

下一刻,她被按住了头,手腕上传来冰凉的温度。

宁暖挣扎着,看到了身后的警察:“你们!放开我!我不是凶手!不是我做的!”

“宁小姐,你涉嫌买凶杀人,故意伤害等罪名,请和我们走一趟吧!”警察面无表情的说着;

“我没有!”宁暖拼命的摇头:“真的不是我!”

“证据确凿,你刚刚还想拔下初柔的氧气罩!所有人都看到了。”

宫轩烨靠近了宁暖,指着病房中的监控,声音是来自地狱的冰寒:“往后余生,你就在监狱中度过吧!”

心脏猛地抽搐了下。

眼眶被水光渍成了红色,宁暖用尽全身力气从齿缝中吐露道:“宫轩烨,你真狠。”

千疮百孔的心脏,终于破碎的不成样子。

003卑微的爱,皆还给你

宁暖被警察带着往外走去,没有继续挣扎,而是死死盯着宫轩烨冰冷的面容,祈求一丝的回心转意。

可一直到门口,他都没有看她一眼。

宁暖忽然笑了,哈哈大笑声像是电视剧中的反派,带着难言的苦涩和揪心的绝望:“林初柔肚中的孩子不是你的,这一切也不是我做的!”

都这时候了,还在狡辩。

宫轩烨用纸巾使劲擦拭着手指,像是之前触碰到什么脏东西一般,眼中满是厌恶。

“宫轩烨!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宁暖笃定道;

宫轩烨回头,冰冷的双唇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呵。”

宁暖定定的看着他,声音平静:“宫轩烨,我不爱你了。”

世间卑微,不过暗恋。

十年付出,换得牢狱。

就这样结束吧,我再也不爱你了。

宫轩烨身体一震,心头倏然闪过了一抹酸涩,像是最柔软的地方被人狠狠撞击到了一样。

“我该谢谢你放过我?”

他深呼口气,阴戾的目光转头射去:“还不带走?!”

下一刻,宁暖被拖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生不如死,心如死灰。

......

爱的有多卑微,伤的就有多深,鲜血淋漓换来一段人生阅历,值与不值,谁又能说得清?

耳畔人群与车流呼啸,冲撞着脑海里尘封了五年的回忆。

黯淡的往事不断浮现,触碰着心脏深处那满是疮痍的柔软。

“妈妈,外公外婆不想看到你难过的。”宁洛紧紧的攥着宁暖的手指,小心翼翼的说着;

每次到外公外婆忌日这几天,妈咪心情都会很不好,从墓地上下来这一路上,妈咪都没有说过话。

宁恬瞪了他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眼珠一转,抱着宁暖的大腿道:“妈咪,我走不动了,你背着我走过去好不好?”

记忆从五年前的往事中缓缓抽离,宁暖看着这对宝贝儿女,笑着摸了摸宁洛的头:“妈咪没有难过,等会儿穆叔叔就要回来了,咱们一起去机场接他好不好?”

“啊!穆叔叔回来!肯定又给我们带回了好多巧克力。”

宁恬抿着唇,犹豫不决,巧克力很好吃,可吃多要长胖的,胖了就穿不上好看的小裙子了!

“唉,这个磨人的穆叔叔啊,明明知道我怕长胖,还总是诱惑我,哼。”宁恬深深的叹气,一脸烦恼。

“噗哧。”

宁暖被她给逗笑了:“好了,上来吧,妈妈背你过去。”

“还是算了,我要多走几步,这样吃的时候,才不会长胖的那么快。”宁恬眼中带着一抹惆怅。

落日的余晖为大地倾洒上了一抹金黄。

母子三人身披霞光走在路上,过于出色的外貌,和统一的穿着,像是来自凡间的天使,引来许多人的注意。

路边,停着一辆早就停产的限量版迈巴赫,宁暖看了许久,才确定那就是她在网上叫的车。

司机师傅是个五官精致,长得十分好看,气质也出众的短发女人。

看到宁暖和两个孩子的时候,眼神一怔,却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向着机场驶去。

车上,音乐声很大,是马頔的《吞铃铛的姑娘》。

“我深深的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比,傻比他不爱你,你比傻比还傻比,我不想失去你,让自己每天都哭泣......”

004天才萌宝,机场接人

五年前的一切,如同一场跌宕起伏的梦境。

可那千疮百孔的心,却每每告诉她,能成真的不一定是美梦。

不知道漂亮的女司机师傅有什么故事,车上一直循环着这首歌曲。

我深深的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比。

宁暖嘴角带着一抹苦涩的笑,这歌词何尝不是她前半生的写照?

五年前,她被宫轩烨以买凶杀人的罪名,送入了狱中,过的是地狱般的日子,痛苦的不是每日的劳改,而是精神上的绝望。

忘记一个人有多难?

宁暖觉得这辈子都做不到忘掉他了,只不过,原本的爱意都变成了刻入骨髓的恨。

恨他的绝情,恨自己的卑微,恨命运对她的不公。

可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她还有宝宝,为了宝宝,她会好好的生活,余生平静的渡过。

那些恩怨情仇,不在乎也就无所谓了。

五年前,因为怀孕的缘故,宁暖被穆哲保释了出来,生下了宁恬和宁洛。

这对龙凤胎在娘胎中便十分的坚强,出生后也不爱哭闹,懂事的令人心疼。

而随着两个孩子的成长,更是展露出了远超同龄人的智慧!

儿子宁洛,十分具有语言天赋,不过四岁,却精通三国语言,虽然,有些沉默不太爱说话。

女儿宁恬,天生怪力,而且对计算机编程十分感兴趣,还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拜了F国黑客排行榜第二位,赫赫有名的约翰,为师!

两个孩子从来不会像是其他孩子那样,主动的要买这个那个的,更多时候是讲一些笑话逗她开心,为她买衣服,买好吃的。

她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但是会努力做一个好妈妈!

“这首歌好好笑。”宁恬扯着宁暖的袖子。

宁暖眼神闪过了一抹苦涩:“是啊,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傻的人,遇到了感情就会冲昏头脑,一个傻比而已,有什么值得爱的。”

宁洛坐在右侧,黑眸微眯,小脸上露出不符合他年龄的沉思。

“妈咪,不要说脏话!”宁恬捂住了她的嘴。

宁暖笑容真诚了许多:“好吧,我错了。”

女司机回头看了她们三人一眼,似是想到了什么,疑惑道:“宫太太?”

许久未曾听到的三个字,猝不及防传入耳中,心脏倏然一颤。

宁暖牵强笑着:“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女司机挑了下眉,深深的扫视了宁恬和宁洛一眼,却是没有在说什么。

......

帝都国际机场。

身穿休闲西装的男子四处张望着,乌黑短发凌乱的遮住了额头,堪堪露出那琥珀色的眼眸,鼻梁挺直,双唇殷红,宛如画报中走出来的王子。

温暖阳光,俊美帅气!

即便只是抬手腕看表的动作,依然惹来不少人的注意。

“好想上去要个电话!”有女人拖着行李这般想着,却害羞的不敢上前。

男人脸上涌出一抹令人如沐春风般的和煦笑容,旋即向着她的方向走来。

女人呆住了,脸颊爆红,他,该不会是过来找自己的吧?

然而,下一刻,男人却从身旁擦肩而过:“说好了来接机,怎么变成我在机场等着你们了?小恬小洛,你们准备怎么补偿叔叔?嗯?”

原本注视着穆哲的人,都跟随他的视线看到了接机姗姗来迟的母子三人。

005落叶归根,只因有你

身材高挑的女子,拥有令人羡慕的巴掌大的小脸。

五官精致,秀眉弯弯,睫毛纤长卷翘,双眸深邃,有股混血的美感。

栗色波浪长发及腰,随意的散落在脑后。

没有化妆,纯素颜,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双腿笔直修长,简单的风衣搭配休闲裤,硬是被她穿成了能直接上T台走秀的气势。

很多人在心中猜测着她是不是明星,但却想不起哪个明星长这样,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偷拍着照片。

“叔叔,我们是在给你创造被漂亮小姐姐搭讪的机会呀!”宁恬猛扑到了穆哲的怀中,笑嘻嘻说着;

穆哲无奈,轻戳了下她的头:“小机灵鬼!”

“嘿嘿嘿。”宁恬笑着,十分甜美可爱,小小年纪便足见日后祸水模样了。

宁暖牵着宁洛的手缓步走来:“抱歉,路上堵车,来晚了。”

“没事没事,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穆哲看着宁暖的眼底,是化解不开的柔情蜜意,直白又坦然。

宁暖避开了他的视线:“这次回来,真的不走了吗?”

穆哲是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邻居大哥哥,只是在她认识宫轩烨之前便搬去了国外居住,多年没有见面。

五年前,要不是穆哲的突然出现,保释了她,她也不能顺利的生下两个孩子。

“国外再好,总不如国内让人心安,毕竟......”你在这里啊!

后面那句,穆哲没有说出来,只是攥紧了西装裤的口袋,里面藏着个戒指盒,他准备回国向宁暖求婚用的。

“落叶归根,也好。”宁暖点了点头。

“妈妈,我饿了。”宁洛扯了扯宁暖的手。

他眉眼精致如画,肤色细腻嫩白,黑曜石般的眼眸十分灵动,在搭配那乌黑的西瓜头,让人忍不住想要抱住狠狠的亲一口。

“啊!老天爷太不公平了!美貌都让这一家子继承了!就不能给我们普通人留下点活路吗!”

旁人有情侣说话声音大了些,随即所有人的视线都望了过去。

宁恬笑嘻嘻道:“大哥哥,妈咪说心灵美才是真的美哦!”

“好......可爱......”众人脸上忍不住泛起姨母笑。

穆哲摸了摸宁恬的小脑袋,对于那人说的“一家子”三个字格外开心,即使宁暖母子三人都没注意,依然心中窃喜。

宁洛摸着下巴沉思道:“但是我心灵也美,所以说,还是我更美!”

众人:“......”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小洛,不要闹。”宁暖有些无奈的看着儿子,平时沉默寡言,可一旦自恋起来,比谁都能说!

“妈咪,哥哥说的是实话,嘿嘿,我俩是双胞胎,所以,我也是最美哒!”宁恬从穆哲怀中跳了下来,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着;

母子三人穿着同色系的亲子装,和穆哲的西装也很配,看着就令人羡慕,尤其对单身狗冲击最大,有种想立马拉个人谈恋爱生娃的冲动。

“快!林毓兰的航班要到了,听说宫少也在,咱们得占个好位置”有人急匆匆跑过。

擦肩而过时留下的话语,却让宁暖心中敏感不已,她回头,对着穆哲和两个孩子道:“咱们先回去吧,小洛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我......”宁洛刚一开口,忽然瞳孔倏然放大:“妈妈,小心!”

“妈咪!”

“暖暖!”

006意外走散,那是爹地?

“林毓兰出现了,快跑啊!”

“宫少和林毓兰在一起!”

“别挡着我!快点跑!”

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们,和疯狂追星的粉丝,一窝蜂似的挤了过来。

嘈杂的声音,遮挡住穆哲和两个孩子的惊呼声。

猝不及防,拥挤的人群把几人冲散,宁暖被推了很远。

嘭。

重心不稳。

还未反应过来的宁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终于,在落地之时,被拼命冲过来穆哲接住了她。

步幅过大,裤兜内的戒盒掉落了下来,随着众人的踩踏滚向了角落,却没有被发现。

“没事吧?”穆哲阳光帅气的脸上满是担忧。

宁暖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不远处,记者和粉丝们像是疯了一样往前冲着,“咔咔”的声音不绝于耳。

“林毓兰你和宫少什么时候结婚?”

“听说你怀孕了,是真的吗?”

......

记者把前路围了个严实,宁暖嘴唇紧抿着,林毓兰,林初柔的表妹,借着宫轩烨的势在娱乐圈成为了小天后!

可此刻的她,却来不及回忆那些伤痛的记忆,只剩下心慌,孩子不见了......

“小洛!小恬!你们在哪里!”

“宁恬!宁洛!听到妈咪的声音了吗?”

宁暖大喊着,双眸四处张望着,写满了天塌地陷般的失落和绝望。

儿子和女儿就是她的命啊!

也是支撑着她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可现在,因为个意外,她竟然把孩子给丢了......

“暖暖,别急,他们肯定还在这里!”

穆哲看着宁暖绝望的表情,生怕她承受不住,连忙安慰道:“我们先去四周找找,还没有的话,去找机场工作人员查看下监控有没有孩子出现,再在广播一下,别担心,绝对能找到的!”

眼中出现了林毓兰那精修过后的美图,宁暖泪眼朦胧,上天是专门见不得她好,派林家人来折磨她的吗?

林初柔抢走了她的男人,林毓兰让她丢失了孩子......

宁暖攥紧了拳头,林家!

林初柔!林毓兰!

找不到孩子,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

......

被记者和粉丝冲到了前方的宁恬,茫然的看着四周,人潮涌动,却无一熟悉的面容:“妈咪去哪儿了?”

宁洛眼中带着慌乱:“糟糕!妈妈看不到我们,一定会很伤心哭起来的!”

“可是,洛洛,我们要往哪里走?”宁恬死死的攥着宁洛的手,生怕被冲散了。

两人身高还不到众人腰部,宁洛蹲了下来,指着人少的地方道:“咱们去那边!”

“我知道啦,跟我走!”宁恬拉着他往宁洛所指相反的方向走。

“不对啊,我说的是......”宁洛被拉着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

宁恬双眸狡黠灵动:“宁洛童鞋,从你在妈咪肚子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笨蛋路痴了,要不是正好被我踹到了妈咪肚子边上,哼哼,怎么会是你先出生的咩!”

宁洛想反驳,可想到妈妈现在也许担心的要哭了,便懒得和她吵架:“咱们快走!别让妈妈担心!”

好不容易挤出了人群,宁恬不经意的抬头,恰好看到迎面走来的人,震惊道:“小洛,那个,是不是咱们爹地?”

007认错了人?一模一样

墨黑西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每走一步,那锃亮的牛皮鞋都会在地板上发出让人心脏为之一颤的响声。

身后跟着好几位人高马大的保镖,身着黑衣,带着黑超,无一不是身手矫捷之辈。

可为首的男人依旧耀眼到让人无法转移开眼睛。

俊朗五官夺人眼球,浓眉微蹙,深邃的眼眸透着邪魅,鼻梁高挺,双唇微薄,轮廓刚毅菱角分明,无可挑剔!

墨黑西装修身的设计把那九头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毫无瑕疵!

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颇为不耐的解开了脖颈上白衬衫的纽扣。

好帅!好酷!

宁恬在犯着花痴,宁洛却皱起了小脸,挡住了她的眼:“不是,你认错人了!”

“我没有,我......”宁恬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巴也被宁洛给捂住了。

“别说话,跟我走!”宁洛拖着宁恬的手往前走。

躲过人群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眼中带着的却是浓浓的恨意。

“少爷!你看那个孩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啊!”管家一脸震惊的看着宁洛。

因为方向感奇差,宁洛走的是相反的地方,两个孩子十分显眼。

宫轩烨不耐烦的抬头,却正好和宁洛的视线对上,深邃的眸中带着一抹沉思。

“少爷,这孩子该不会是你在外面......”管家一脸兴奋。

宫轩烨冷冽的双眸微微带着疑惑,自从林初柔消失之后,五年来,他并没有碰过任何女人,怎么会......

脑海中倏然浮现了宁暖那张脸,随即被他狠狠的甩在了脑后,不,不可能是那个女人!

“洛洛!你为啥不让我看!那个人就是咱们爹地吧!”宁恬噘着嘴:“妈咪养着咱们多辛苦啊,要是找到了爹地,咱们就......”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宁洛给吼断了:“你知道什么!要不是那个男人,妈妈怎么会......”

宁恬生下来很虚弱,是被穆哲在国外医院带大的,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可他却明白,妈妈到底经历过什么。

看着宁恬那天真单纯的眼睛,到了嘴边的话,宁洛终是无法说出口。

有些事情,还是不让妹妹知道的好。

“你凶我!”宁恬委屈的红着眼睛:“臭洛洛!你凶我!”

“我......”宁洛有些不耐烦的伸过了手,想要摸摸她的头哄哄她:“我不好,我不该吼你!”

宁恬躲了过去,撅着小嘴,眼泪啪嗒直掉。

女孩子,就是麻烦!

宁洛心底升起一股无力,却还是硬着头皮哄道:“别哭了,回去我把最爱的香草冰激凌给你吃好不好!”

“哼。”宁恬双手环胸,背对着他,显然是无法原谅。

“小朋友,你们妈妈呢?怎么独自在这里呀?”宫家管家偷剪了二人的头发,背着手说道;

宁洛上前一步,挡在了妹妹身前,一脸警惕的看着他:“我妈妈就在前面等着!”

太像了!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少爷啊!

管家脸上荡漾着笑容:“那爷爷送你们去找妈妈好不好?”

“不用了,谢谢您的好意!”穆哲忽然出现,挡在了两个孩子身前,抱住了宁恬道:“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

008躲在后台,不是演员

“穆叔叔!”宁恬紧紧抱住了穆哲的脖子:“臭洛洛吼我!”

叔叔?

管家的眼睛在穆哲身上来回打量。

“咱们回家在教训他好不好?”穆哲一手牵起了宁洛。

“嗯!”宁恬对着宁洛狠狠挤了下眼睛:“哼!”

宁洛翻了个白眼。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您是他们的......叔叔?”管家疑惑的问着;

穆哲“嗯”了一声。

不远处,被台子遮挡住的地方,宁暖死死的攥着拳头。

她不能过去!

一旦露面,被管家看到的话,恬恬和洛洛就会被管家发现的!

即便两个宝宝和宫轩烨长得有些像,但世界上巧合的事情多了,管家好奇,却并不一定会追根究底!

可如果见到她,就那确凿无疑了!

手腕上的青筋都爆突起来,宁暖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因为冲动走过去,甚至发出丁点的声音。

宫家重视血脉,一旦发现两个孩子的话,一定会带走的!

“妈咪!”

穆哲抱着宁恬过来时,宁恬一眼便看到了台后的宁暖:“抱抱!”

宁暖接过了小恬,眼睛却看着穆哲。

“放心,没被发现。”穆哲摇了摇头,管家还在往这里张望着,她轻声道:“别回头,咱们直接出去!”

宁暖抱紧了宁恬,双眸直视着前方。

身后,管家看着宁暖的背影,有些疑惑,怎么感觉这背影有些熟悉呢?

难道是他认识的人?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等到宁暖几人消失在了视线中,管家猛地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

那人的背影和少夫人很像啊!

想到那两个宝宝和少爷小时候相差无几的容颜,管家心中又笃定了几分,他攥紧了手中偷偷剪掉的头发,飞快的往外跑去,

少爷啊!你有孩子了!

......

出了机场,坐上了车,宁暖才松懈了下来,后背都湿透了,她眼睛泛红的看着两个孩子:“对不起,妈妈差点弄丢了你们。”

“没事的,妈咪,是那些人太没礼貌了。”宁恬安慰着他。

宁洛没说话,却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让自己的温度能够让妈妈冰凉的手热起来。

“你?”穆哲做到了副驾驶上,看到那短发女司机,皱着眉愣住了。

漂亮女司机戴上了酷酷的墨镜,直接无视了穆哲,启动了车子。

“有没有哪里被碰到?伤着了吗?”宁暖紧张的检查了下二人的身体。

“妈咪,别担心,我们没事,对了,我们刚刚还看到一个很像是我......”宁恬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便被宁洛给捂住了嘴:“我们看到了一个很像明星的人。”

“唔,你放开我!”宁恬从宁洛魔抓中挣扎开,却对上了宁洛那充满杀意的眼神,好像她要说出爹爹的事情,就彻底完蛋了一样。

宁恬抿了抿唇,哼了一声,到底没有说出来。

“明星有什么好看的,想看明星看你们妈咪呀!”宁暖嘟着嘴道:“好歹我也是个演员呢!”

“妈咪,你那不是演员,你那叫替身!”宁恬仰头望天无奈状。

全世界都知道宫少宠妻入骨,谁都不能说宁暖一句不好,不然便是天凉王破的下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509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