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擎,我知道终有一天你会后悔,可岁月已无可回头,晚了!

 阿擎,我知道终有一天你会后悔,可岁月已无可回头,晚了!


第1章 宁欢欢,你真让我恶心!

“咔!”

跑车猛然停下,激起一大片水花,宁欢欢顾不上擦去裙摆上的大片脏污,她扑到车上,用力拍打战擎的车窗。

“阿擎,你已经一个星期没回家了。”

“呵!”

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战擎那张矜贵冷漠的脸,薄唇,讥讽地勾起,唇角笑意凛寒刺骨,“宁欢欢,想要钱就直说,哪来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

宁欢欢脸一白,既然战擎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她也就不再拐弯抹角。

“阿擎,又要交住院费了,我需要……”

完事后,战擎将一摞百元大钞狠狠砸在宁欢欢脸上,“一万块,点好!”

宁欢欢忍着身上的疼痛,弯腰,将散落在地上的钞票一张张捡起,认真数好,不多不少,一万块。

她和战擎是夫妻,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明码标价,一次一万。

银货两讫,互不相欠。

战擎从没给过她支票或者银行卡,他的身上,随时准备着大把的钞票。

战擎是怎么说的来着?

对,完事后将钱狠狠甩在她脸上,才会更有快乐。

只是,这一次,宁煜的住院费,需要两万块。

小心翼翼地将钱放在包里,宁欢欢咬唇搂住战擎的脖子,“阿擎,还差一万块。”

战擎冷笑,那双清贵无双的眸,阴鸷得没有一丝一毫温度,他一把将宁欢欢狠狠摁在脚边,“宁欢欢,为了那个野种,你还真是不要脸了!”

“阿擎,小煜不是野种,他是你的亲骨肉!五年前,我们的孩子没死,小煜就是那个孩子!”宁欢欢忍下眼眶中的湿意,撕心裂肺。

“呵!宁欢欢,这种鬼话你都能编,你还真当我脑残?!”

想到五年前宁欢欢做的一切,战擎恨得眸中沁了血,“宁欢欢,我的孩子,已经死了,他的亲生母亲,为了荣华富贵,将他活活杀死!”

手上骤然用力,战擎几乎要将宁欢欢的脖子扭断,五年前,他车祸重伤,医院宣判,他以后站不起来。

宁欢欢为了另攀高枝,不被他这个残废拖累,她残忍地打掉了他们的孩子!

她将装有他们孩子尸体的玻璃瓶狠狠砸在他脸上,她说,战擎,我这辈子,最恶心的事情,就是跟你在一起过!

他永远都忘不掉,玻璃瓶碎裂,鲜红的血液,迷蒙了他的眼,他分不清,那到底是他的血,还是他们孩子的血。

一大摞红色钞票从上而下,重重甩在宁欢欢脸上,“宁欢欢,你真让我恶心!滚!”

有几张钞票被风吹到了窗外,宁欢欢顾不上扣上自己的衣服,就往车下跳,一张一张,把掉落在地的钱捡起来。

这是,小煜救命的钱,一张都不能少。

看着眨眼被暴雨浇透的女人,战擎眸中冷得滴水成冰,她为了那个野种,不顾一切,可他们的孩子,在她眼中,一文不值!

狠狠摔死车门,银色的兰博基尼跑车,风驰电掣冲出。

看着决绝离去的跑车,宁欢欢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倏然滚落。

他们曾经,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爱情,后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第2章 小妈

她知道,战擎恨他,他以为她在他最艰难的时候背叛了她,他恨她入骨。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那时候,她比谁都想陪在他身边。

当时,她的小妈顾盼儿,用她爸爸的命威胁她离开战擎,她只能假装打掉孩子,以最决绝的方式跟战擎决裂。

后来,她找到了爸爸,没想到,她却被顾盼儿陷害成了杀死爸爸的凶手,锒铛入狱。

用力擦去眼角的泪水,那个时候,她没法跟战擎解释,现在,她能解释了,战擎却不信了。

宁欢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到医院的,她过去的时候,宁煜正拿着画板画画,看到宁欢欢过来了,他慌忙将画板藏在了被子下面。

“妈妈,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宁煜的声音中盛满了心疼,“是不是那个人,那个人又欺负你了?”

“没有。”宁欢欢不想让宁煜担心,她努力扯出一抹笑,“是妈妈眼里不小心进了沙子。”

宁煜显然不相信宁欢欢的话,他定定地看着她,四岁大的孩子,有着不属于那个年龄的老成,“妈妈,那个人就是欺负你了!”

“妈妈,是不是因为我,那个人才会这么欺负你?”宁煜小小的拳头紧紧攥起,“妈妈,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我要快快长大,那样,就可以保护妈妈了!”

宁欢欢眼眶泛酸,她用力将宁煜搂在怀中,“小煜,你没有拖累妈妈,你是妈妈的命,只要你好好的,妈妈就什么都不怕。”

宁煜咬着唇,他没有再说话,他只是抱紧了宁欢欢,用他小小的身子温暖她。他知道,为了给他治病,妈妈受了很多委屈,他要努力好起来,给妈妈遮风挡雨,再不让那个人,欺负他最爱的妈妈!

当天晚上,宁煜的病情忽然恶化,宁煜被医生推进了急救室,宁欢欢追出病房的时候,被子从床上滑落。

宁煜的画板,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她面前,那是一副,温馨的全家福,画中,有孩子,有妈妈,也有……爸爸。

宁煜跟她说,他不要爸爸,只要有妈妈就够了。

宁欢欢的眼泪,啪嗒啪嗒掉,原来,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是渴望着爸爸的,只是,他的爸爸,永远都不会承认他……

宁煜被抢救了过来,但是他的病情,恶化得厉害,需要昂贵的进口药物维持现在的状况。

宁欢欢从监狱出来后,就被战擎拖去领证,只是,他和她结婚,无关爱情,只是为了报复她当初所谓的背叛。

他毁掉了宁欢欢所有的工作,宁欢欢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陪他,为了救宁煜,宁欢欢只能一次次低下头,像个小姐一样,问他要钱。

宁欢欢涩然而笑,这一次,她需要十万块,需要十次呢!

战擎又可以,拿钱砸她十次了。

“阿擎……”

别墅的佣人说,战擎今晚回来了,她急匆匆冲到他们的卧室,当看到面前的画面,宁欢欢所有的话语,都梗在了喉间。

她的小妈顾盼儿,正坐在他的丈夫战擎身上,战擎的大手,落在她背上,一下一下,帮她扣内衣扣子。

第3章 终究还是负了她

宁欢欢身子一踉跄,眼泪,差点儿从眼角滚落,她深吸一口气,终于哽咽着问出了史上最蠢的那句话。

“你们在干什么?!”

问完之后,她又沙哑自嘲地笑,孤男寡女,衣衫不整,还能是在做什么!

宁欢欢,你简直蠢得无药可救!

战擎将他的西服外套披在顾盼儿身上,他抬眸,不屑地冲着宁欢欢勾了勾唇,那张如同精工雕琢的脸上,写满了嘲讽,“怎么,又缺钱了?”

宁欢欢死死地咬着唇,看着娇滴滴地勾住战擎脖子的顾盼儿,要钱的话,她怎么都说不出口。

不等宁欢欢说话,战擎又冷声命令道,“想要钱就脱!”

宁欢欢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他竟然,要她在顾盼儿面前脱衣服!

那个,曾经把她捧在掌心的男人,怎么能这么侮辱她!

“擎,你好坏,你说过只对人家一个人好的,人家不要你碰别人!”

顾盼儿撅起嘴,娇艳欲滴的唇,就一点点贴到了战擎的唇上。

看到这活色生香的一幕,宁欢欢再也忍不住,她冲上去,一把就狠狠地将顾盼儿从战擎怀中拽了出来。

“顾盼儿,你给我滚出去!谁让你勾引我老公!”

想到父亲的惨死,所有的恨意涌上,宁欢欢真想撕烂顾盼儿的脸,“顾盼儿,你杀了我爸,我要杀了你,给我爸报仇!”

“啪!”

一巴掌狠狠甩在宁欢欢脸上,战擎力道太大,宁欢欢直接狼狈地栽倒在了地上。

战擎小心翼翼地将顾盼儿拥进怀中,“盼儿,你怎么样?有没有被泼妇伤到?”

他看着顾盼儿的时候,柔情万种,看向宁欢欢的时候,只剩下刺骨的寒,“宁欢欢,你再敢伤盼儿一分一毫,我让你生不如死!”

宁欢欢用力捂住嘴,她喊出的声音,沙哑破碎,“阿擎,顾盼儿一直在骗你!五年前我会跟你分手,就是被她给逼的!她用我爸爸的命威胁我,她还杀了我爸爸!阿擎……”

“宁欢欢,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不等宁欢欢说完,战擎就冷声将她的话打断,“我只知道,盼儿会嫁给你你父亲,是你父亲强~了她,这五年,是盼儿不离不弃陪在我身边!你呢?!宁欢欢,这五年,你在哪里?!”

“呵!”战擎的声音,残酷到了极致,“你在野男人的床上吧?!”

“我没有!”宁欢欢想说,她这五年,是在坐牢,可是,战擎不会信。

但凡,他愿意去查,就能查出,这五年她过得多狼狈,可他永远都不会去查。他不相信真相,他只相信他的盼儿。

“擎……”

顾盼儿羞答答贴到战擎身上,风情万种。

看着这刺眼的一幕,宁欢欢再也没有勇气在这个房间待下去,她转身,发疯似地就向房间外面冲去。

曾经,他说,欢欢,一生一代一双人,这辈子,我只要你。

现在,他却将顾盼儿搂在怀中,翻云覆雨。

阿擎,终究,你还是背弃了你的誓言,负了我。

第4章 纸醉金迷,他心凉薄

今晚,宁欢欢是无法回去问战擎要钱了,她只能想别的办法。

攥起的掌心,被什么东西硌得生疼,宁欢欢垂眸,那是,她十八岁那年,战擎求婚时送给她的戒指。

他说,欢欢,我想要在你的名字面前加上我的姓氏,我已经,等不及你达到法定婚龄。

那天晚上,她真不矜持啊,她一把夺过战擎手中的戒指,就迫不及待地套在了手上,笑得跟个大傻瓜,阿擎,我嫁你。

这枚戒指,是她心中最珍贵,而现在,这是她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

宁欢欢舍不得卖掉这枚戒指,但为了救宁煜,她还是去了典当行。

这枚戒指,一看就价值不菲,典当行的老板,却趁火打劫,只给她五万块。

五万块,还不够宁煜的医药费,但,也是钱。

一点一点将戒指脱下,拿着老板给的五万块现金,宁欢欢万箭穿心,仿佛,她和战擎之间残存的最后的一点儿温暖,也烟消云散。

蓝调酒吧。

灯光迷乱,声音嘈杂,一派纸醉金迷的模样,战擎坐在角落,一杯杯灌着酒,仿佛,这花花世界的一切,已经与他彻底隔绝。

顾盼儿扭着纤腰,妩媚万千地走到战擎面前,她伸出纤纤素手,无名指上的粉钻戒指,璀璨流光。

“擎,你看我新买的戒指好不好看?”

战擎本来眸中荒寂一片,当看到顾盼儿手指上的戒指,他的双眸,顿时燃烧起愤怒的火焰。

薄唇,危险地抿起,他一把摘下顾盼儿手指上的戒指,果真,戒指内侧,刻着两个字母。

Q&H。

战擎,宁欢欢。

“这戒指是哪里来的?!”

战擎死死地捏住那枚戒指,几乎要将那枚戒指捏烂。

“是我买的啊!我今天去典当行,看到这枚戒指很好看,就买了。擎,你快说,这枚戒指,我戴着好不好看?”

战擎没有回答顾盼儿的话,他的视线,一瞬不瞬地盯在那枚戒指上面,双眸猩红得几乎要沁出血来。

宁欢欢,你为了那个野种,竟然卖掉了,我们的订婚戒指!

Q&H。

这两个字母,是他一刀一刀亲手刻在上面,你卖掉了这枚戒指,也彻底葬送了,我对你的最后一点儿眷恋!

宁欢欢,我果真,不该对你抱一丝一毫的期待!

我倒要看看,你能为那个野种,做到什么地步!

掏出手机,拨通,战擎的声音,凛寒如同十八层地狱,“宁欢欢,你不是想要钱么?今晚跟我去陪酒,你把我的客户伺候好了,我给你十万块!”

宁欢欢用力咬着唇,鲜血横流,她浑然未觉,他竟然,要她去伺候别的男人!

轻柔地抚摸着宁煜惨白的小脸,宁欢欢眸中写满了决绝,“好。”

只要小煜能够活下去,万劫不复,她也甘之如饴。

战擎带着宁欢欢去了天上人间,包厢里的男人,看到宁欢欢,眸光亮得如同饥饿多年的野兽,看到了最可口的猎物。

宁欢欢长得高贵冷艳,气质却纯美动人,今天晚上,现场的每一个男人,都存了相同的念头。

把她灌醉,带回酒店,好梦一场。

包厢里的男人,热情得过火,一杯杯给宁欢欢倒酒,宁欢欢不会喝酒,她求助地看着战擎,战擎回她的,只是凉薄冷笑。

将满满的一杯轩尼诗干掉,宁欢欢觉得,自己的胃中起了火,火辣辣的疼。

她来不及缓解一下这种疼痛,一只肥腻的大手,穿过她的裙摆,就落到了她的大腿上。

第5章 战少真薄情!

宁欢欢身子直接就僵了,她实在是受不了战擎之外的男人这么碰触。

她抬起脸,看向战擎的眸中,盛满了哀求,“阿擎……”

看到赵毅的大手落在了宁欢欢的腿上,战擎的眸光,不由一沉,赵毅这只手,是不用要了。

但听到宁欢欢的声音,他眸中的暗沉,瞬间化为了说不出的嘲讽。

他勾了勾唇,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赵总,今晚我带来的小姐,你还满意?满意就玩个尽兴。”

宁欢欢的眼泪,啪嗒一声落下来,打在她的断指上,那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又疼了。

她以为,战擎开口,会帮她解围,没想到,他这一开口,是将她打入了万劫不复。

小姐……

呵,她在战擎的眼中,也就是这个身份了。

她怔怔地看着战擎那两片菲薄的唇,她和战擎恋爱的时候,她闺蜜对她说,欢欢,薄唇的男人最是薄情,你可别真陷进去了。

那时候,她笑得一脸的幸福灿烂,薄情,总好过处处留情。

后来,她才知道,薄情的男人,到底有多残忍。

得到了战擎的许可,赵毅笑得更是油腻,他给宁欢欢倒了满满的一杯轩尼诗,“小美女,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酒杯,紧紧堵在宁欢欢嘴边,宁欢欢喝了一口,呛得眼泪流得更凶,但为了那十万块,她还是强忍着腹中的恶心,将这满满的一大杯酒,喝得见了底。

“哇!”

胃里的翻涌,再也忍不住,宁欢欢猛地站起身来,就吐出了一大口血。

她的身体,摇摇晃晃,她想要扶住什么稳住身子,下一秒,她的世界,就已经天昏地暗。

“宁欢欢!”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宁欢欢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撕心裂肺。

宁欢欢心中苦笑,是战擎么?怎么会是战擎呢,他巴不得她早死早投胎,又怎么会,用那种心疼的声音喊她。

“再刮一点儿就干净了。”

宁欢欢缓缓睁开眼睛,白炽灯灯光刺得她眼睛生疼。

意识,缓缓回笼,她发现,她现在,正双腿分开,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

什么,再刮一点就干净了?

“你们,在做什么?!”

宁欢欢声音沙哑得如同被车轮碾过,她下意识地就想要合拢自己的腿。

医生用力按住她的腿,“别乱动,刮不干净,受苦的是你自己。”

宁欢欢意识到了些什么,小脸顿时惨白如纸,反应过来之后,她连忙挣扎,“我怀孕了对不对?!不!我不许你们伤害我的孩子!”

她一直,都是期盼着能够怀孕的,那样,用那个孩子的脐带血,就能救小煜了,这个孩子,是小煜的希望,她不能让他们夺走小煜生的希望!

“你们放开我!我要出去!我不流产!你们放我出去!”

身子,被重重按住,耳边,传来一道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战少不要这个孩子,你以为,凭你,能让这个孩子活?!回去好好养身体,不过,你这身体,就算是好好养,以后也不能再怀孕了。”

第6章 宁欢欢,你算个屁!

战少不要这个孩子……

是战擎,要他们的孩子死啊!

她以后,也不能再怀孕了……

小煜活下去的最后的希望,没了。

胸口,撕心裂肺的疼,那处最温软的地方,仿佛正在被无数把钝刀凌迟,那么疼,那么疼,疼得,她都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她救不了她的小煜,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不失去她的小煜……

宁欢欢的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的掉,她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她只想,多陪陪她的小煜。

没有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她的小煜,最多也撑不过一年,她多陪他一分,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就会少一分。

宁欢欢刚走进宁煜的病房,顾盼儿就风姿绰约地走了进来,她高高昂着下巴,如同骄傲的白天鹅。

“宁欢欢,被自己最爱的男人拿掉孩子,滋味不错吧?”

顾盼儿努力摆出一副胜利者的高高在上的模样,却是怎么都无法掩盖,自己眸中的怨与恨。

战擎哭了。

那个景城最尊贵的男人,竟然为了不得不拿掉这个孩子,哭了。

宁欢欢酒精中毒,严重胃穿孔,不拿掉这个孩子,她会有生命危险,战擎当时,只能选择拿掉这个孩子。

想到酒吧中,战擎一个人坐在角落,无声留下的那滴泪,顾盼儿恨不得将宁欢欢千刀万剐。

她为了得到战擎,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凭什么,他的眼中,还是只有宁欢欢!

看到宁欢欢惨白如纸的小脸,顾盼儿心中总算是稍微畅快了一些,她疼,她会让宁欢欢更疼!

她勾唇,残忍一笑,“宁欢欢,你知道擎为什么会杀死你的孩子么?因为……”

她垂眸,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小腹,“因为我也怀孕了!你怀孕,我不开心,擎舍不得我难过,他拿掉了你的孩子!”

宁欢欢身子一踉跄,差点儿倒在地上,原来,他拿掉她的孩子,是为了顾盼儿。

宁欢欢用力扶着墙,才堪堪稳住了自己的身子,她咬着牙嘶吼,“顾盼儿,你别得意太早,你欠我的,总有一天,我会千倍万倍讨回来!我爸的仇,我孩子的仇,一个,我都不会放过!”

“报仇?!”顾盼儿笑得猖狂,“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我现在怀了擎的孩子,我是他手心里的珍宝,你宁欢欢算个屁!”

“别说弄死你肚子里的孩子,就算是我想要你死,擎也只会帮着我,递刀!”

“顾盼儿,你想弄死我,趁早!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给我爸报仇!”宁欢欢恨恨地对着顾盼儿吼道。

顾盼儿一把抓住宁欢欢的右手,她看着宁欢欢断了一截的小拇指,残酷地勾了勾唇,“对,你爸是我弄死的,你这手指,也是我让人弄断的,你在监狱中受的那些苦,都是我给的。可惜呢,想报仇,你,没机会了!”

“啊啊啊!!!”

顾盼儿这话刚刚说完,她的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向后栽去,宁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床,小小少年眸中燃烧着熊熊恨意,“你欺负我妈妈,我饶不了你!”

第7章 不爱,真残忍

顾盼儿身子猛一哆嗦,她发现,她刚刚,竟然被宁煜的眼神给震慑到了!

宁煜的五官,更像宁欢欢,但是他发起狠来的时候,那双眸,太像战擎,一样的冷酷,一样的可怕,让人,控制不住颤栗。

她觉得,面前的这个孩子,真有可能,会杀了她!

顾盼儿肚子疼得厉害,她刚想扶着墙,挣扎着站起身来,就看到了走廊上迎面走来的战擎。

她歇斯底里惨叫,“啊!好疼!救命!宁欢欢,我只是想过来看看小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杀了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

“救我……擎,救我……宁欢欢要杀了我……”

鲜红的血液,从顾盼儿两腿之间渗出,战擎听到了顾盼儿的声音,他连忙冲过来,紧紧地将顾盼儿抱在怀中,“盼儿,别怕,我不会让你和我们的孩子有事。”

听着战擎的声音,宁欢欢的眼泪,不争气滚落,他不会让顾盼儿肚子里的孩子有事,却残忍地杀死了他们的孩子!

或许,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宁欢欢还没来得及擦去眼角的泪水,战擎愤怒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宁欢欢,你最好祈祷顾盼儿腹中的孩子平安无事,否则,你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那时候,宁欢欢太过沉浸在自己的心痛中,并没有去深想战擎的话,为什么,顾盼儿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她却会后悔一辈子。

顾盼儿的孩子命大,顾盼儿流了那么多的血,那个孩子,竟是保住了。

吃了这么大的亏,顾盼儿当然咽不下这口气。

她对着战擎撒娇,要他命令宁欢欢照顾她,给她赔礼道歉,否则,她就绝食。

战擎冷冷地将顾盼儿落在他胸前的手拿开,他眸光莫测地看了一眼顾盼儿依旧平坦的小腹,想到为了救他,葬身火海的好友,他低声说,“好。”

见战擎答应了她的要求,顾盼儿别提有多高兴了,她摩拳擦掌,势要宁欢欢褪一层皮。

被战擎强行扔到顾盼儿面前的时候,宁欢欢心痛,但并不意外,他为了顾盼儿,连他们的孩子,都可以杀死,让她受些折磨,又算什么!

魔怔地看着自己手腕上十几道纵横交错的深深的伤痕,宁欢欢惨然而笑,她死都不怕,还怕一个顾盼儿?

战擎命令宁欢欢伺候顾盼儿一个月,宁欢欢连小月子都没法做,就成了顾盼儿的专属佣人。

顾盼儿挑三拣四,各种刁难,宁欢欢看着她那副丑恶的嘴脸,恨不能将煮沸的汤浇她一脸,但她怕她伤了顾盼儿,战擎会弄死宁煜,她终究还是忍住了。

“顾盼儿,你的鱼汤。”宁欢欢将一大碗鱼汤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淡淡对着顾盼儿说道。

顾盼儿悠然地端起那一大碗鱼汤,手一扬,大半碗鱼汤,就浇在了宁欢欢的手背上。

眨眼之间,宁欢欢瓷白的手背,就红肿了一大片,顾盼儿笑得狰狞,“宁欢欢,给我做牛做马的滋味,怎么样?”

“很好。”想到宁煜,宁欢欢压下想要掐死顾盼儿的冲动,咬牙切齿地说道。

对上宁欢欢眸中的恨意,顾盼儿笑得更加恣意,她猛地将剩下的半碗鱼汤浇在自己的手背上,歇斯底里尖叫,“擎!救命!宁欢欢想要烫死我!啊!好疼!”

 阿擎,我知道终有一天你会后悔,可岁月已无可回头,晚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2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