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放她鸽子也就算了,居然离婚也放她鸽

结婚放她鸽子也就算了,居然离婚也放她鸽


第1章 离婚

“总裁,离婚协议,叶小姐已经签好字了,只是……”杭帆把手上的文件放在沐凌轩面前的办公桌上,往他的面前一推。

“只是什么?”沐凌轩靠坐在大班椅上,眼睛紧紧的盯着杭帆,像是不想错过他脸上的一个表情。

“叶小姐,这称呼改的倒是挺快的啊?”沐凌轩脸色紧绷,很是难看。

“只是,您里面提的那些条件都被叶小姐一一划掉了。”杭帆看着沐凌轩的脸色并不好看,只能硬着头皮回着。

他们的结婚的事也是鲜少有人知道的,现在离了,杭帆觉得对叶子熙来说来是好事,毕竟总裁对叶子熙做了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

可是他就不明白了,婚不是他要离的吗?

现在夫人还不要他的东西,以后也就再也没有瓜葛了,怎么还一脸的不开心?

沐凌轩翻开手边的文件一看,果然如杭帆所说,他协议里面给她的东西她什么都没有要。

这些东西要是以前叶子熙也是看不上的,但是现在叶氏出现了危机,所以这笔钱可以帮上她的忙,只是结果和他显得并不一样,她竟然连一分都不要。

这让沐凌轩的胸口堵着一口气,闷闷的却不知道要怎么发泄出来。

“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看着杭帆就觉得烦,声音中的冰冷,让杭帆身上一寒,默默的点点头转身离开。

杭帆回到办公室想起叶子熙在看到他带去的文件的时候,好像没有多大的意外,就像是在她的意料之中的事情一样.

她安安静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慢慢的翻看离婚协议,一边拿着笔有条不紊的把沐凌轩要给她的东西都划到,不是自己的东西,她是一分一毫都不会要的。

“夫人……”杭帆想要出口阻止,当时却被叶子熙出声打断。

“杭秘书,现在应该要改口了。毕竟我和你们总裁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话音刚落,叶子熙的名字也干净利落的签在离婚协议上。

杭帆还未出口的话只能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虽然,沐凌轩和叶子熙结婚的时间才只有一年,但是杭帆和她之间接触的并不多。

在杭帆的眼里,叶子熙无疑是很适合沐凌轩的,但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人之间就这样简单的结束了。

在来的路上,他就想过叶子熙可能会提出的问题,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她尽然是连总裁的一分一毫都不要。

“叶小姐,这协议上的东西都是按照总裁吩咐的,总裁说了这些都是你应得的。”杭帆不想惹得叶子熙不快,就顺着她的意思换了称呼。

“不用了,回去替我谢谢你们总裁的好意了。”叶子熙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和上文件就递给了杭帆。

她要的从来就不是这些,她要的是沐凌轩,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年里,无论她怎么样做,好像都接近不了沐凌轩的心里。

杭帆看着叶子熙的样子,知道就算是劝了她也是不会接受的,只好拿着叶子熙签好的文件后离开。

在杭帆离开后,叶子熙起身想要回到房间你去收拾自己的东西,现在都离婚了,她想赶快离开这里。

但是,回到的房间里,看着这个毕竟是住过一年的房间,鼻头一酸,眼泪还是很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坐在房间的角落的地板上,低着头,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臂,泪慢慢的模糊了她的视线。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哭的有些颤抖的身子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起身去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想要清洗一下脸,一抬头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有些乱,脸色苍白。

她抬起手摸了摸布满泪痕的脸,自嘲的一笑,自己会这样不是自己的选择吗?

她从三年前的一次聚会上,因为脚上穿着高跟鞋险些要摔倒的时候,谁知道是摔倒在一个高大温暖的怀抱里。

她匆忙的站稳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了谢,那人也只是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当时之后的聚会上,叶子熙的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一身黑色的手工定制西装,白色的衬衫领口敞开着,没有领带,但是身上那些精致的装饰品,每一处都在彰显着他优雅成熟,沉稳内敛。

之后,她从父母的口中得知,他就是沐家的独子沐凌轩。

其实,他们从小的时候是见过的,但是因为两人的岁数上差的比较大和后来学业的关系才一直没有见过面的。

后来,她就会有意无意的留意沐凌轩的事情,慢慢的就喜欢上的他。

所以,在父母询问她是否愿意和沐凌轩结婚的时候,她毫不犹疑就答应的。

没有想到的是,她喜欢的人,早有了爱人。

她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不管怎样都应该争取一下。

结婚的这一年来,他们之间就像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陌生人一般。

不管,她是在夜里三更半夜等着他,还是在他喝醉的时候照顾他,都没有得到他的一丝回应。

其实,离婚似乎是对他们最好的选择。

叶子熙洗完脸后,就回到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两人结婚后也没有住在一个房间,所以收拾起东西来倒也是容易。

“王叔,你等会过来接我一下。”叶子熙在快收拾好的时候就让王叔过来接她,虽然这里也有车,但是她不想再用了。

当她,拿着一大一小的两个行李箱出现在楼下的时候,楼下的张妈显然是吓到了。

刚才杭帆来的时候,她就一直在厨房里忙着,看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少奶奶,这都快下午快五点了,您收拾这么多的东西是要去哪啊?”张妈有些试探的问道。

毕竟,叶子熙平时是比较少出去的,现在已是收拾这么多的东西,她倒是有些担心了起来。

叶子熙脸上带着笑的看着张妈,“张妈,麻烦你这么一年来的照顾了,我要离开这里了。”

自从结婚后搬到南港湾来住,和张妈相处的时间是最多的,张妈对她也是真心的好,这些她都是知道的。

“这好端端的,怎么就要离开了呢?”在张妈眼里,沐凌轩和叶子熙的感情已经慢慢的有点缓和了,怎么还……

叶子熙不知道要怎么解释的时候,王叔停好车走了进来。

“小姐,车已经在外面了,我们是现在走吗?”王叔看着叶子熙身边的行李箱,心里有些怀疑,就算是回家一趟也没必要带这么多的东西吧?

“可以的。”叶子熙跟王叔点了点头,才转过头和张妈道别。

“张妈,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其实叶子熙知道她离开后,张妈就会回沐家老宅的,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沐母不放心他们,才会让一直照顾她的张妈来照顾他们。

拉着手边一个比较小的行李箱就走了,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停下脚步,很想回头在看看这个她满心希望的开始和伤痕累累收场的地方。

深吸了口气,迈着步子还是离开了,并没有回头看一眼。

第2章 离开

这是他们结婚时候的婚房,刚结婚那时候沐凌轩并不常回来这里,只是到后来才会经常的回来。

但是,叶子熙还没高兴多久,一次经过沐凌轩的房间的时候,她就听到房间里传出沐凌轩的声音,显然是在打着电话,那样的温柔的语气甜蜜的话语,都是她听都没有听过的,所以她忍不住停下了回房的脚步,在门边听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安排时间去接你,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不要着凉了。”许是那边说着什么,叶子熙透过门缝看到了沐凌轩冷峻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宠溺的笑容。

“好,都由着你,离婚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之后他们又聊了好一会儿,叶子熙觉得自己已经听不下去了,只觉得脚像是有千斤重一样,晕晕乎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曾经她也想过沐凌轩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但是没想到是看着他对着别的女人的。

对待自己却是这么的薄情残忍自私,这一年来她的努力显然他看到她,现在想想就是痴心妄想。

现在婚也离了她不用想也知道,沐凌轩当初说的要处理的是什么了。

其实离婚这些她都是早就预料到的,只是不到最后一步,她还是不会死心的。

这关系到她一生的事,却是他们三言两语轻轻巧巧就决定的。

起初结婚的时候,每个人都很羡慕她,都说他们是怎么的相配,怎么的门当户对,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样的钱财和权势在叶子熙的眼里根本就比不上沐凌轩这个人。

现在如他所愿,终于离婚了,他也就和他爱的人在一起了。

在车上,看着后视镜里的南港湾你自己越来越远的时候,泪还是落了下来。

等到了家门口,叶子熙就已经收起了脸上的神情,现在家里的公司出了资金上的问题她是知道的,所以她不想因为她再让爸妈担心了。

张雅舒在知道叶子熙让王叔去接她的时候,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她想要打电话问问女儿,却被一边坐着的叶名琛阻止了,“等会人回来你不就知道了,熙儿又不是没有主意的孩子。”

他们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只是希望她能够幸福的,所以在她的婚姻上也是很用心的,在叶子熙同意后就和沐家联姻。

婚后,沐凌轩很少跟叶子熙回叶家,叶子熙每次都会以他工作忙为借口,当时每次都能在叶子熙的脸上看出她在这段婚姻里是不是真的幸福?

张雅舒很是心疼自己的女儿,只是都不愿意说出来罢了,让叶子熙更伤心。

张雅舒心里忐忑不安只好在家里等着,只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啊!

门口一有动静,就连忙朝门口望去。

“熙儿,你吃饭了吗?”张雅舒看到走进门来的叶子熙,话说着人就想要往厨房里去。

虽然只是几天不见,但是人看上去瘦了不少。

叶子熙只是浅浅的一笑,拉着张雅舒的手走到沙发边坐下,“妈,你先别忙了。我有话要和你和爸说。”

“你这孩子,先吃饭。有什么话都可以慢慢说。”张雅舒轻声的说着,但是人还是听话的坐了下来。

叶名琛在看到叶子熙的时候也放下手中的报纸,看着她,和张雅舒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看到王叔拿进来的那两个行李箱,心里都是一沉,脸上不显还是一贯对着女儿那种宠溺的笑容。

叶子熙看着父母的样子,就觉得安心,不管怎样爸妈永远都是她最好的后盾。

“爸妈,今天我和凌轩离婚了。他在协议里要补偿我的财产,但是我都一份都没有要,那不是我的,我就不要。”

叶子熙在回家的一路上就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跟父母说她离婚的事,现在真的说出来了一瞬间也就想通了,没必要抓着自己不放。

叶名琛和张雅舒只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没有想到女儿的婚事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熙儿,只要是你做的决定,爸妈都支持你。只要你想开了就好。”叶名琛沉默了一会后,出声说道。

其实也是怕叶子熙什么话都不说,憋在心里不好。

“我知道,现在公司出了事,要是有他在经济上的帮助,公司是可以度过难关的,可是我不想那么做。爸爸,我想去公司上班可以吗?”

叶子熙现在想想心里对父母有些愧疚,现在在公司有难的节骨眼她又离了婚,根本就帮不上忙。

她只有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实习过,回国后就和沐凌轩结婚了,也就没有怎么的工作过。

“你做的很对,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要。至于你要上班的事情,随时都可以,毕竟公司以后都是要交给你的。”

在叶名琛的眼里从起初很看好沐凌轩的,当时看到婚后他对叶子熙的做法就很是自责,再加上从他们结婚后沐凌轩就很少上他们家,所以对沐凌轩的意见更是爆棚。

之前是心疼女儿,现在两人离婚了反倒觉得也好,不适合就不勉强。

“那样也好,你去公司你爸也能轻松点。你们先聊聊,我去厨房做点吃的给你。”张舒雅拍了拍叶子熙的手,就起身要去厨房。

叶子熙拉着张舒雅的手,撒娇:“妈,我要吃你做的面。”

“好,你想吃。妈就去给你做。”其实张舒雅也不常做饭,并不是她不会。

只有在高兴的时候,还是叶子熙回来的时候才会做几道他们喜欢吃的菜。

现在叶子熙想要吃面也只是想要岔开话题,不让她想太多,这些小心思她哪里会想不到,越是这样想就眼泪就越忍不住。

叶名琛同意叶子熙去公司上班,一方面是想分散她在离婚这件事上的注意力,另一方面是想让叶子熙慢慢的掌握公司。

这次公司会出事就是因为公司里出了内鬼,想着从他手中夺走他一手建立的公司,还好事情还在他的控制范围内,只是解决起来有点麻烦。

刚才晚饭的时候,因为担心叶子熙所以叶名琛他们也没有吃饭,就想等着叶子熙回来一起吃。

叶子熙吃完面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工作的事情叶名琛现在也不像和她多说,只想让她好好的休息后,调整过来再去公司。

第3章 心疼

叶名琛拉过坐在一旁妻子的手,将人搂在怀里,刚才一看眼圈红红的就知道一定是刚才偷偷的哭过了,只是刚才叶子熙在这里他就装没有看到。

他又何尝不心疼!就这么一个宝贝的女儿,就只想给她最好的,没想到……

“舒雅,我知道你心疼女儿,但是你这样子她看了只会更难过。相信我,这都是沐家那个臭小子没有福气,不是子熙的问题。”叶名琛柔声的安慰着张舒雅,宽慰着她的心。

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是出卖的他内心的想法,完全不是像他的语气般风轻云淡,要是想在沐凌轩在他面前他一定控制不住想打他的冲动。

张舒雅静静的趴在叶名琛的怀里,流着泪,“我知道。”

“你知道就不要哭了,怎么你倒比子熙还脆弱了,看来真的我把你宠坏的,一点事情就过不去了。”

张舒雅听完叶名琛的话,破涕为笑,红着脸的嗔了他一眼笑骂道:“为老不尊”,就不理会他起身回房间了。

叶名琛看着张舒雅上楼的背影,才舒了一口气。

两人是因为爱才结婚的,再说了张舒雅比叶名琛小了八岁所以对她很是照顾和包容,特别是在生叶子熙是难产,因为张舒雅的骨盆太小,当时真的很危险,可以说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过后,叶名琛就再也没有让张舒雅怀孕过,深怕再发生那样的事情,他到现在都忘不了他在手术同意书上抖着手签上自己名字的情景。

叶子熙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看着这个她从结婚后就很少回来的房间,有些鼻酸。

哪怕是她没有回来住,妈妈也每天打扫的干干净净,小到床上的用品,大到房间里的摆设都是她喜欢的,这要是她回家就可以住。

把带回来的行李稍微整理了一下,就拿着睡衣准备好好的洗个澡,早点调整好心情,好快掉帮爸爸解决叶氏的危机。

沐凌轩在收到叶子熙签好的离婚协议后,原本以为会是解脱了,但是并没有,而是心里空落落的。

下班的时候,就让杭航把晚上的应酬都推了,他想早点回家。

但是回到家里的时候,看着客厅里的灯都开着,平时叶子熙不管他多晚回来,她都会在客厅等着他,现在看到空无一人的时候,心里空落落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只有厨房传来细微的响声,有时候叶子熙也会在厨房帮张嫂准备晚餐。

他几个大步就向厨房走了过去,还没有到厨房的时候就看到张嫂端着刚做好的菜出来,“沐少回来了,是要准备现在吃饭吗?”

沐凌轩看到张嫂的时候就停下的脚步,眼睛往张嫂的身后看去,可是并没有看到叶子熙。

“沐少,夫人下午的时候就已经收拾东西离开了。”沐凌轩寻找的眼神,张嫂并没有错过。

哎,她在沐家帮忙已经很多年了,可以说是看着沐凌轩长大的,所以还是比较了解他的。

她都看的出来沐凌轩对叶子熙是有感情的,不然他现在也不会回南港湾。

看张嫂看来,沐凌轩从小到大一切都是顺风顺水的,谁知道感情的事情不是他以为的以为。

沐凌轩怔愣了一下,叶子熙下午就离开,他有些不相信。

纤长的腿已经往楼上走去,他和叶子熙的房间的对面的,但是他是几乎没有进去过叶子熙的房间,只是每次经过看到她的房间都会让人觉得很温馨很舒服,但是这次却是毫不犹豫就打开门进去。

看着这个熟悉且又陌生的房间,里面的东西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了,就像是没人住过的一样。

他依旧不相信那么柔弱的她会坚决的离开,压抑着心头莫名的恐慌走到衣柜旁噼里啪啦打开衣柜查看,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她有些什么衣服

衣柜里就剩下几个孤零零的衣架子,一件衣服都没有,还有她的那个白色的行李箱也不见了。

叶子熙这一年来给他的感觉就是很静谧,不管是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是处之泰然,没有想到离婚对她来说也是这样不带一丝留恋的就离开了,房间里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沐凌轩坐在叶子熙之前的床上想不明白婚是自己要离的,现在人也走了怎么反倒是他的心里不平静起来?

愧疚吧?

毕竟,从结婚到现在他有多无情,他是知道的,所以想要用钱帮叶氏度过这次的危机,却被叶子熙拒绝掉了。

她是存心想让他愧对她。

“沐少,饭菜我已经准备好,可以吃饭了。”张嫂在楼下等了一会,沐凌轩还没有下来就上楼来看看他是怎么了,没想到他坐在夫人的床上发呆。

“我知道了。”

南港湾这里是小别墅区面积都不大,一楼就是客厅和厨房和客房,往日也就只有他和叶子熙,尽管叶子熙知道不喜欢说话,所以除了必要的沟通,她也很少说话。

现在怎么她一离开就觉得这家里说不出的冷清。

沐凌轩没有什么胃口,只是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回房了。

张嫂看了后摇了摇头,收拾起碗筷。

“凌轩,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简直就是在胡闹?离婚这么大的事情,你说离就离?”沐凌轩刚到房间里,裤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按接听键,就听到沐楠天愤怒的声音还有一旁唐曼丽的劝说声。

“爸,你先别生气。”沐凌轩听到沐楠天这么激动,很怕他的心脏会受不了。

“哼,别生气,我看你是怕我命太长,不气气我你是不舒坦吧?”沐楠天说完这句话就靠在沙发喘着粗气,他是真的动气了,不然也不会这样。

在他的眼里沐凌轩都是理智,一直以来不管是生活上,学习上,工作上都是让他们很满意的。

知道他的心脏不好,毕业后就接过他沐氏的担子,让他可以退下来,好好的休息。

但是唯独在结婚这件事上就他们操了不少心。

“你有话就不能慢慢说吗?你有不是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体。”唐曼丽一只手帮沐楠天抚着心口,一只手接过他手上的电话。

“凌轩,你现在先回家一趟。”

“嗯,我知道了。”沐凌轩头疼的挂完电话,拿着钥匙就往外走。

他就不明白了,离婚了不就是轻松了吗?

怎么现在心口有一股说不清楚的气,还有父母那里要怎么交代。

第4章 责问

沐凌轩回到家的时候,沐楠天刚吃过药在沙发上坐着休息,摆明了就是在等他回来。

所以他一进门就接收到沐楠天冷厉的眼神,“爸妈,我回来了。”

“哼。”沐楠天看到沐凌轩就更加的来气,冷哼了一声。

唐曼丽坐在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有话好好说,但是看向沐凌轩的眼神也是严厉的。

沐凌轩走到了父母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但是并不急着为自己解释什么,他知道现在沐楠天包括唐曼丽都很生气他瞒着他们就把婚给离了。

现在不让他们出出气,他在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的。

“凌轩,你怎么这样连和我们说都不说就把婚给离了呢?子熙这么好的女孩子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呢?她和你结婚这一年来,不管是你还是我们她都是照顾的妥妥当当的,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

唐曼丽知道沐凌轩的性子,知道他要是不想说的事情你就是怎么逼他也不会说,倒不如好好的问他。

“我和子熙结婚本来就是家族联姻,没有感情的婚姻是维系不了多久的,倒不如离婚,各自寻找自己的幸福。”

沐凌轩脸上的神色也不怎么好看,心烦意乱的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

沐楠天和唐曼丽听后,心里都是沉了沉,夫妻两对视了一眼,心里的那些不好的预感都浮现了出来。

难道……

沐凌轩也不知道自己的爸妈怎么就那么喜欢叶子熙,有时候他们偏心的时候他都会怀疑他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不管对错都是他的错!

沐楠天盯着他,“你这样离婚,就不怕后悔?”

“她究竟有什么好的,你们就那么的喜欢他?”沐凌轩紧锁着眉头,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

“呵呵,她有什么好的,你不是最清楚吗?再说了,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们只是提议,当时你也是见过人之后就同意的,现在离婚了,委屈的是子熙,怎么反倒是我们的错。

是。我们是有错,不该让你害了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我们都没有面目见老叶了。”

沐楠天说着就叹起气来,心里是越想越愧疚。

沐凌轩因为沐楠天的一番话,心里有股冲动却又说不出的感觉。

是啊!当时是他同意结婚的,没有人逼他的,因为什么?

她懂事,孝顺善良,为人处世温柔大方,不吵不闹的性子真的很让他安心,更本就不用担心家里的事情。

沐楠天看着他暗淡下去的脸色后又补刀,“她好不好,我想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其实离了也好,不要耽误人家姑娘,你不稀罕有的是人稀罕。”

一想到父亲说的那样的场面,沐凌轩整个人就烦躁了起来,想去一边的酒柜拿酒喝。

“不行,你不能喝酒,上次你喝醉了胃整整难受了一夜,还好有子熙照顾你。你还是别喝了吧,我和你爸现在都熬不了夜,你想让谁照顾你?”

唐曼丽接过沐凌轩手上的就后,慢条斯理的说着话这无疑是在沐父刚划拉好的伤口上有撒了一把盐。

沐凌轩有些头疼的坐回沙发上紧抿者唇没有看口说话,父母说的那些责问的话很是让他不好受。

他当然记得他有时候喝醉了,都是她忙上忙下的照顾她,就算是说了什么伤害她的胡话和行为,她还是醒酒茶和敷热毛巾的照顾了他一整晚,毫无怨言。

她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开,反倒是让他的心紧紧的揪着。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一直在眼前的人毫不在意的人,现在离开了他的心里怎么就那么别扭。

一定是她刚离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过几天就会习惯的。

“既然婚也离了,以后就注意点,还好当初你们也算是隐婚,以后你们各自婚嫁也少了很好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呀,也不多说什么了,只希望你不要再视婚姻为无物,少祸害人家姑娘。”

沐楠天知道现在多说了,沐凌也是听不进去的,还是适当提点还是要的。

人生是他自己的,有些事情还是要他亲身经历才能悟出其中的道理。

夫妻两对视了一眼就一起起身上楼了,只剩沐凌轩一个人在客厅里坐着。

“可惜啊!你不知道,有时候我和子熙出去的时候,人家要是知道我们是婆媳的,都不知道怎么的羡慕我们的,这好好的……”唐曼丽坐在床上想着往常和叶子熙相处的时候,是多么的和睦,就忍不住伤心。

“你等着看吧,他有得后悔的!”沐楠天让唐曼丽眼中的神色一亮。

“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没看出臭小子脸上的神色吗?那哪里是离婚就解脱了,那是没事找罪受呢?你也别伤心了,我们就等着看吧!”

沐凌轩一人在客厅里坐了一会,看了看手上的手表,一斤是晚上九点多了,反正会南港湾那里也是一个人,就留在老宅这里睡一晚。

但是一回到房间,他就后悔了。

看着宽敞舒适的大床他就想起了和叶子熙几次留在老宅过夜的时候。

有时候在这里晚了就会在这里睡,但是在父母面前肯定是不能分两间房睡的,但是他们是各自睡在床的两边,互不打扰。

洗完澡想早点休息,但是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怎么样也睡不着?

一段悠扬的铃声让本就睡不着的沐凌轩更加的烦躁,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他就叹了口气接起了电话。

“凌轩,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吗?”萧雅言柔声的问道,但是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

沐凌轩说离婚的事情他会处理好的,但是一进过去好几天了,依旧没有传来她想要的那个好消息。

当年,和沐凌轩交往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们一定是逃不过父母的那一关的,谁让她只是普通家庭的孩子呢?

但是她不甘心,从小她想要的就要靠她自己去争取,在她知道她有机会可以出国深造的时候哪怕是沐凌轩要结婚了,她也义无反顾的走了。

因为她知道沐凌轩的婚姻只是家族中的联姻,他根本就不喜欢那个女人,他是爱她的,她有信心让沐凌轩回到她的身边。

只要她努力的爬上更高的位置,才有机会站在沐凌轩的身边。

第5章 萧雅言

“我刚睡了一会,现在这么晚了,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和萧雅言在一起那么久,她都是很顾虑他的感受,有时候他忙的时候顾忌不到她的时候她都很理解,从不会无理取闹。

这也就是萧雅言厉害的方面,很能察言观色,把她的善解人意体现的淋漓尽致。

“没有,就是这几天你没有打电话给我。我想你了,所以就忍不住打电话给你。”萧雅言是江城人,说话的声音吴侬软语的很是好听,让沐凌轩的语气也缓和的下来。

“嗯,这两天比较忙,所以就没打电话给你。最近事情比较多,你乖乖的,我一有空就去找你。”沐凌轩的语气是缓和了下来,但是话语里的却是暗含警告。

萧雅言一怔,她明显的听出沐凌轩的语气里的变化,他的意思是让她老实的等着。

但是这怎么可能?

“好,我过几天就也要回国了,公司那里要把我调回国内那边的总部。我等你,等你来接我。”萧雅言乖巧的答应着,但是还是透露出淡淡的忧伤。

毕竟,两人也是分开又一段时间了。

她可不相信距离不是问题,她筹划了那么久的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现在正是她回去的好时候。

再说,现在回去叶氏那边她也好好的盯着,她萧雅言的东西可不是说要就能要的,就是算借也得看她答不答应,付出点代价是难免的。

她倒是要看看叶子熙没有叶氏的这个光环,还有什么可以跟她抢沐凌轩的。

“嗯,那好你回来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沐凌轩心里有事就马虎的应和着。

这边的萧雅言马上就察觉到他有些敷衍,难道是离婚上不顺利吗?

她就算是好奇也不敢多问什么,沐凌轩的脾气她知道不喜欢她管太多,再说了他已经说过离婚的这件事上她不能参与进去。

“好,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你早点休息吧!”强压住心里的要脱口而出的疑问,柔顺的嘱咐他注意休息。

挂完电话后,她的脸色就是一变皱眉想了一下又拨通一个人的手机,“韩琳,最近沐少的身边有什么异常吗?”

韩琳,是萧雅言的一个学妹,在学校的时候他们是一个社团的,翰林毕业后就直接进了沐氏,他们也是后来又联系上的。

萧雅言偶尔会跟韩琳了解沐凌轩的事情,所以韩琳也是知道他们之间关系的一个人,但也是不知道沐凌轩是结婚好的,她只以为他们只是在交往。

当初在学校的时候,萧雅言就蛮照顾她的,她也希望萧雅言能找到她的幸福,所以只要都是她知道的她也都会告诉萧雅言。

“学姐,你先等一下。”韩琳一看是萧雅言的号码,就站起身一手捂着手机一边往阳台走去。

今晚他们同事聚会,人是有些多但是场地是在比较高档的会所,也不会很吵闹。

“学姐,今天公司也没有出什么事情啊!但是下班的时候看的出沐少的心情不好。平时我们部门聚会沐少都会来一下的,但是今晚却没有来。杭秘书只是说沐少有事,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嗯,谢谢你韩琳,每次都这样的麻烦你。”萧雅言从韩琳的话中也了解不到什么,索性就不再追问下去。

毕竟,杭帆的嘴有多紧,她是知道的,就算是她也休想从他的嘴里问出什么东西。

萧雅言又和韩琳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就在想难道是在离婚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看来只能赶紧安排好这边的工作,好回国不然她的心里真的很不安。

这一夜,注定是谁都睡不好!

叶子熙是在一个可怕的梦里给惊醒的,梦到她和沐凌轩,萧雅言在一起。

有一辆车正朝着他们开过来,猛地一下子萧雅言就趁她不注意把她推了出去,沐凌轩就在旁边双手插在裤袋里,冷眼的看着车子朝她撞去,没有想要救她。

叶子熙从床上坐了起来,稳了稳心神,抬手一抹额头就摸到了一脑门的汗。

一看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才回想起她昨天已经回家了。

他们离婚了的事实,她不用再怕自己会受到伤害,不用再封闭自己的心,不用再因为他而伤心,他们从此毫无关系了。

爱情从喜欢到爱上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然而这说的是双方都喜欢,如果只是一方的话,那注定就是悲哀的。

叶子熙起床的时间都是蛮早的,她的生活作息很正常,每天早上都会起床帮张妈一起准备早餐。

她收拾好下楼的时候,叶父叶母已经坐在餐桌前,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聊着天,看着父母感情这样好,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在怎么样,父母都是她最好的依靠。

她依然相信爱情,只是她没有遇到她的良人。

“爸妈,早。”叶子熙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跟叶父叶母打着招呼。

“刚好,李妈刚做好早饭,我还想让你多睡会,不叫你起来吃早饭呢?”张舒雅看着叶子熙脸上有笑容就开心。

“我好久没有吃李妈做的三明治了。”叶子熙走到桌边抱着李妈的胳膊撒着娇。

“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个,早就做好了,我现在就去端出来。”李妈说着拍了拍叶子熙的手就往厨房走。

叶子熙是从小的时候就是李妈带着的,那感情是真的很好。

“爸,一会我跟你去公司可以吗?”叶子熙想早点去公司,毕竟公司现在不稳定,时间就是金钱。

“你还是休息两天,调整一下状态,再去公司吧!”叶名琛没有想到叶子熙昨天刚说想要去公司,还是今天就开始的。

不过,他还唯一要的就是想要她好好的。

“我很好啊!你们不用担心我的。我可是你们的女儿啊!你们还不相信我吗?”叶子熙知道他们还是担心着自己,就反问他们说道。

叶名琛和张舒雅对视了一眼,“好,只要你想做的事情,我们都支持你。等会吃完早餐你就和我一起去公司。”

“恩恩,好。”

第6章 公司的危机

叶子熙其实很少到公司来,所以她和叶名琛一起来公司的时候还造成了不小的轰动,都在猜测叶子熙的身份。

但是叶子熙的脸型像张舒雅小巧,精致。但是眉眼还是随了叶名琛,又黑又浓的眉毛。让她柔媚水灵的五官平添了两分英气。

叶名琛一路把叶子熙带他的办公室,他可没有想过让他的女儿从基层做起,他打算是直接让她进入公司的管理高层。

叶名琛的办公室在六十八楼,办公室里的装修风格也是简约大气的,米白色的基底,办公桌和会客区的沙发都是棕色系的。

“子熙,你今天就先跟着我,等会我让王秘书给你介绍一下公司的情况。有什么不懂的就记着,等会我再给你解释一下。”

叶名琛一到办公室,就一边对叶子熙说着,一边往办公桌走去。示意叶子熙在一边的沙发上等着。

叶子熙的能力叶名琛是相信的,毫不担心。

从小她的学习能力就很强,很是聪慧灵敏。只要是她想学的,不管多难她都会很认真的学,不会半途而废。

按了下桌子上的电话,王秘书没有一会儿就进来了,手上还抱着今天要用的文件。

王秘书一进来就和沙发上的叶子熙点头打了一下招呼。

王秘书跟在叶名琛的身边已经很久了,他们也算是熟识。

王真然从学校出来就毫无工作经验,就敢应聘总裁秘书。叶名琛很赏识她的胆量,就录用了她。她也果真没有让他失望,这一下来就已经十几年了。

他们家她也没少去,和张舒雅的感情也很好,两人的岁数上差了十来岁但是并不影响他们成为好朋友。

“总裁,这些是今天要用的文件,上面的这个是等会开会要用的。”王秘书把手上的文件放在了叶名琛的面前,一一摊开解释着。

“嗯,你等会和子熙说说公司现在在做的项目,还有把公司管理层的档案给子熙看看,好让她了解,好认认人”

叶名琛看着王秘书点了点头,拿起王秘书说的文件,“子熙你跟着王秘书去吧。”

叶子熙来到公司就一直近近的跟在叶名琛的身后,观察着爸爸的平时工作的地方。

在听到爸爸吩咐王秘书的那些话后,她有些奇怪,可是她没有马上问出口,浅笑的站起身来。

“爸,那我先跟王秘书出去了哦。”叶子熙看着叶名琛点了点头后就跟着王秘书的身后出去。

王秘书的办公室就在总裁办公室的隔壁,王秘书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打开了电脑上的一个文档,“子熙,你看看这就是公司现在主要做的项目,你先在这里看看。我去人事部拿些资料。”

“恩,王秘书你去忙吧!我先看看这个。”叶子熙指了指电脑上的文档,眼睛已经盯着电脑看了起来。

因为王秘书说过了这个是公司今年主要的项目是三环的的房地产开发,规划在那里打造一个居住休闲办公于一体的商业区,所以叶子熙很认真的看了起来。

但是越往下看她的眉头就越皱越紧,这个项目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在这个项目的资金上就有很大的问题。

项目才刚开始启动投入的资金就大的夸张,而且有些去向还不清不楚的。

这块开发的主要的地本来就是属于叶氏名下的,所以在地皮这一方面上就能减少不少的资金。

资料上说的需要收购周边的一些地皮,规划部也给出了估价,可是实际的收购价格且是估价的好几倍,这远远超出了公司的预算。

这就难怪公司会出现问题了。

只是她都看的出来,怎么爸爸就没有看出来呢?

这是叶子熙最好奇的。

王秘书从人事部把公司高层的档案也都拿了过来,叶子熙一份也没有错过,都仔仔细细的看完,只是眉头越看越紧。

中午的时候,叶子熙只跟着叶名琛在办公室吃的午饭,叶子熙从一进办公室脸上的神情就很不好,叶名琛也只是装作没有看到,父女两就静静的吃着饭。

饭吃到一半,叶子熙见爸爸没有问她文档看得怎么样啦?就忍不住开口问道。

“爸爸,关于项目的事情,我有问题想要问你?”

叶名琛放下了手里额筷子,笑着看着叶子熙,“那你就说说想问什么吧?”

“项目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前期的资金投入过大。爸爸,你不知道吗?”

叶名琛脸上的神情很是淡然,眼神紧紧的看着叶子熙,并没有因为叶子熙说出了问题焦躁和困惑,反而是听到叶子熙说出来的事实,嘴角满意的勾起笑容。

“就这些吗?”

“还有,我说着这些都是和一个人有着很大的关系。陈家俊,陈叔叔。他不是也是公司里的大股东吗?怎么还会……?”

叶子熙说完就看到了叶名琛嘴角的笑,从早上一直提着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

她也想明白了!

也是,叶氏从一开始就是爸爸一路闯出来的,不可能她都看出来的事情爸爸会看不出来。

“那爸爸,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呢?外界传出来的是叶氏在这个新的项目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才会导致周转不开的。但是公司里并不是这样的啊?”

叶子熙说的是公司里面的传言都是也是快不行了,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那为什么爸爸不说出事实好安抚人心。

现在公司里的人都人心惶惶的,怎么还能安心工作呢?

“你这个机灵鬼。你以为爸爸就知道越活越回去了吗?他们的那些小手脚就想要在公司里动手脚,那也得看看爸爸同不同意。

不过,你早上看的那份资料,到现在只有三个人知道,现在并不是说出实情的好时机。

他们这些年是过的太安逸的,所以心也就大了。也好,趁这个机会把他们一起连根拔除,以防后患。”

叶子熙看的这份资料是王秘书自己整理的,所以她才看出事情的缘由在哪里,而不是看到了公司的表面。

叶名琛没说的是,他原先设想的退路是沐氏。

没有想到他们现在离婚了,所以就要再从新找一家合作了。

第7章 解决危机的办法

叶子熙听后就了然的点了点头,她知道事情应该远远没有爸爸说的那么简单。

首先,在公司的资金上就有很大的问题,需要大量的资金注入爸爸说的那些才能很好的解决掉,不然也是很难办的。

现在她也在想谁可以在这个时候可以帮助叶氏度过这场危机?

沐凌轩就是她脑海里面想到的第一个人,但是很快就被她否决掉了。

她不想再和他有什么关系,包括金钱上的牵扯。

她皱着眉头想了起来,低头陷入自己的沉思中,想她还有认识的什么人吗?

“子熙,你现在先跟着王秘书把这个项目好好的规划一下,至于我们下一步要合作的公司,我们已经物色好了。

只是这次这家是一家跨国公司,之前也没有合作过,开头应该会比较难的。这也是目前解决危机最好的办法”

叶名琛看着叶子熙皱眉沉思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干脆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那爸爸,我们这次要合作的公司是哪家呢?”

叶子熙想了解的清楚一点,就是她不知道的,也可以提前做好功课。

“是m国的莱尔集团,他们新上任的总裁,这次他们要来他们的分公司开会,我们这边暂时还有和那边联系上,所以这也是不确定的。”

毕竟,之前是想着和沐氏合作的,所以准备的也不是很充分,还好现在还不算晚,他们还是有一点时间的。

叶子熙在听到莱尔集团的时候就是眼前一亮,这可是她之前实习过的地方。

虽然她认识的人都有限,能打探到的消息也有限,但是还是比一无所知好啊!

“爸爸,之前我刚毕业过就在莱尔实习过,我可以先打探一下情报。”

叶名琛端着桌子上的杯子,轻抿了一口,“那好,你先打探看看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毕竟他们主要的发展不在这边,我们不能打没有把握的战。”

叶子熙听完脸上也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真心的笑容,心急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爸爸,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看着办公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叶名琛还是叹了口气,只希望叶子熙把注意力转移到工作上。

叶子熙出去没有一会,王秘书就敲门进来了。

“总裁,沐氏那边的特助刚才打电话过来说,请问你有没有时间,沐总想见见你?”

王秘书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叶名琛的脸色,果然听到了她的话就是一脸的深沉。

“行,就约在今晚,不要让子熙知道。”

他倒是蛮好奇的,倒是想看看他想说什么。

“嗯,那我知道。还有这几天陈总那边的动作也慢慢加快了,现在还是在收购,价钱也是高的吓人。说是早点拿下那些地,公司的危机才能早点解除,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叶名琛冷笑了一声,“让他玩吧,先看看莱尔那边怎样?”

叶子熙虽然在莱尔实习的时间不长,但是耐不住她的性子好,完全没有令人不喜欢豪门千金的傲慢和娇娇女的性格。

她的人缘好,又好学,和公司那些老员工的感情也是不一般,就是在回国后还是偶尔的有些联系。

叶子熙这边正忙着联系之前和她最要好的一个前辈,上次就听她说她现在已经升职了,还跟她哭诉在那里工作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语气但是轻松愉悦,毕竟这年头想要找一份喜欢的工作真的很难,所以在那里虽然忙,但是还不是一般人想忙就能忙的,还得有那个实力。

赶紧用手机和前辈联系,希望得知莱尔总裁在C市的行程大概都去些什么地方,如果能知道莱尔总裁的航班就更好了。

前辈对叶子熙的印象非常好,得知这次事情对她也比较重要,答应帮叶子熙打听清楚后再联系。

谢过前辈后叶子熙开始查有关莱尔公司的相关资料,虽说之前实习过,但是高层人员她并没有机会接触,这次莱尔总裁来C市,多了解了解总是没错的。

听爸爸说这次来的是新上任的总裁,那估计会很年轻吧。

“卓晨枫,男,30岁,天蝎座。莱尔公司新上任总裁,年轻有为,做事果断……”叶子熙看着电脑上显示的资料出神,30岁出任这么大公司的总裁,不知道性格怎么样。

沐凌轩这边从早上就头疼,想着应该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原因,早上不知道怎么应付沐父沐母,哪里想到在吃早饭的时候他们竟连提起他离婚的事情都没有,这倒是让他有些奇怪。

沐凌轩不知道的是他的爸妈正等着看他的好戏,他们的儿子爱上了叶子熙却不自知,早晚会吃苦头追回来的。

看到桌子上的离婚协议很是心烦,烦躁的拿起放在一边的烟,点着抽了起来。

他终究没有相通他心里的烦躁是为了什么?父母的不快责骂么?

“总裁,刚才王秘书说晚上叶总有空约在锦香园。”杭帆敲门就来就看到自家总裁皱着眉头,抽着烟。

“嗯,知道了。”

沐凌轩早上来的时候就让杭帆约下叶名琛,虽然和叶子熙离婚了,但是现在叶氏有危机他也不会看着不管的。

本来是想要协助叶氏算是弥补叶子熙的,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什么都不要。

他想着他心里的不舒服大概就是因为这件事吧?毕竟离婚是他提出来的,补偿还是要有的,叶子熙没要,那就直接补偿叶氏吧。

所以,他把叶父约出来就是想要通过叶父直接解决叶氏的事情,把叶氏的危机度过了,他也就能心安了。

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快到了约定时间,沐凌轩决定整理后去锦香园先等着叶父的到来。

到了地下停车场,给杭帆打电话,说明了自己先去锦香园等叶名琛,让他一会自己下班回家就可以了。

开车到了锦香园,说明了预约,被服务员带到了二楼的一个包间。在包间坐定,沐凌轩又点燃了支烟,从昨天开始沐凌轩的烟抽的越来越频繁。

第8章 锦香园被拒

锦香园二楼包间内,沐凌轩坐在主位上等着叶父的到来。茶水刚上,沐凌轩就听见了服务员为叶父带路的声音,他坐直身子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叶子熙的性格是不是随了叶父才如此倔强。

“叶叔叔。”沐凌轩看着叶父进门,礼貌的站起来打了声招呼,怎么说这也曾是他的岳父,虽说是解决叶氏的危机,但礼貌还是要有的。

“沐总不必客气,既然您与子熙已经签了协议,我们也就只是生意上的关系。”叶名琛看着沐凌轩,眼里不带有一丝情绪。

沐凌轩抬头看向叶父,试图从他脸上窥探出叶子熙过得如何,然而叶父公式化的表情,让沐凌轩有些失望,似乎离婚的事情并没有对叶家有什么影响。

“叶总,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绕弯了,今天约您出来,是想和您商讨一下叶氏最近的危机问题。”沐凌轩也换上了工作的状态,不再与叶父客气。

只希望这次事情顺利,让他能消除对于叶家的愧疚,毕竟提出离婚的人是他。

叶名琛目光深邃的看着沐凌轩,他不知道这个已经与他女儿签了离婚协议的年轻总裁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是这样的,我听说叶氏的资金出了些问题,目前公司周转不开,沐氏愿意与叶氏合作来解决目前资金问题。”沐凌轩看着叶父沉默不语,干脆直接说出了目的。

如今联姻都已经结束,叶名琛不懂沐凌轩为何愿意与叶氏合作,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次项目出了问题必然是公司有内鬼,这两种条件下叶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沐凌轩会主动提出合作的事。

“商业合作讲究利益为先,叶氏这次项目出现问题,一般情况都会避而不见,拒绝与我们合作,沐总如今主动提出合作,叶某有些不解啊。”

叶名琛也考虑过与沐氏合作,但沐凌轩提出离婚,本来就算是商业联姻,如今解除了联姻关系,叶名琛认为沐氏定然会袖手旁观。

“沐氏之前与叶氏就有很好的合作关系,这次叶氏出现困难,我们出手帮一把也是应该的。更何况之前我们进行了商业联姻,虽然我与叶子熙如今签了离婚协议,毕竟是我提出离婚,协议中附属的条件叶子熙都没有要,我也是出于好意想帮叶氏度过危机。”

沐凌轩觉得这两天的烦闷是出于对叶子熙的愧疚,他认为帮助叶氏度过这次危机,可以让他心里舒服些。

“沐总的意思我听出来了,叶氏这次的确项目出现了资金周转问题,但还没到让人施舍的地步,沐总觉得与子熙离婚愧疚,想以合作解决叶氏危机来弥补子熙,真是没有必要。”

叶名琛甚至有些生气,子熙对沐凌轩一家一年的照顾关怀,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叶名琛看的出来,自己女儿是喜欢沐凌轩的,但这段联姻的不幸,让他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女儿。

沐凌轩有些想笑,果然叶子熙的倔强是随了叶父。

“当初子熙没有要你们沐家一分钱,如今沐总觉得我会同意您如同弥补般的合作机会么?”叶名琛看着沐凌轩,脸上的怒色已经转为平淡,但坚毅的眼神让沐凌轩知道,叶父不会轻易答应这次合作。

“叶总,您也说了这次危机一般公司不会与您合作,小公司也解决不了您的资金问题,与沐氏合作是您最好的选择,我劝您为公司长远考虑,不要意气用事。”沐凌轩只想让叶名琛同意合作,来解决这次的危机,早一分钟弥补了叶家,沐凌轩也早一分钟解脱。

“实不相瞒,这次我们已经有了想合作的公司,是家跨国企业,具体就不与沐总多说了。要是沐总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家中妻女还在等着我回去。”叶名琛说着整理西装想要起身。

“叶总,毕竟我们一直是合作关系,我也相信叶氏集团,但希望您还是考虑考虑。”沐凌轩有些烦闷,叶名琛最后一句话让他想起了在南港湾,不论自己多晚回去,叶子熙都会开着灯等他,而如今南港湾空荡荡的,好像她从未存在过。

“沐总留步吧,合作的事没什么好考虑的了,协议子熙已经签了,就不需要沐家再做什么补偿。”叶名琛站起身径直走出了包间。

回到家看见张舒雅与女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子熙似乎真的没有被离婚的事影响情绪。看见叶名琛回家,叶子熙笑着招手示意叶名琛坐过来。

“爸爸,你谈生意去了么?这么晚回来。”叶子熙看着父亲,下班之后王叔把自己送回了家又回公司接的父亲。

“嗯,和之前合作过的企业总裁吃个饭。”叶名琛并不想让女儿知道自己是与沐凌轩有约。

叶子熙看着父亲疲惫的脸,不再多问,将茶几上的水果递给叶名琛。

叶名琛吃着女儿递过来的水果,陷入了沉思,这次公司出了内鬼,人也查清楚了,只期望与莱尔公司的合作能够顺利吧。

沐凌轩回到家,有些烦闷,虽然叶父的拒绝在意料之内,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倔强。叶氏这次的危机拒绝了沐凌轩的提议并不明智,沐凌轩相信叶父最后还是会来找他的,毕竟除了沐氏C市没有哪个企业能解决得了这次资金问题了。

父母没有在离婚问题上在做过多纠缠是他没有想到的,昨晚看母亲的状态以为会缠着他非要他复婚呢,想起母亲说的有的是人等着叶子熙,又开始烦躁起来,明明是自己不要的,怎么就能抢手了。

望着对面空荡荡的房间,沐凌轩拿起手边的烟盒,打开看发现已经空了,这么晚也买不到烟了,就想下楼倒杯酒喝。

“少爷,这么晚下来是饿了么?应酬什么的吃不饱的,用不用我煮碗面给你?”张妈看见沐凌轩这么晚下楼,关心的问。

“不用麻烦,我在客厅坐会。”沐凌轩径自走向客厅,打开酒瓶刚想倒,想起唐曼丽昨天劝解自己少喝酒的话,又把手放了下去,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结婚放她鸽子也就算了,居然离婚也放她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