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是上苍派来的救赎,然而不过是一场水中花镜中月。

 本以为是上苍派来的救赎,然而不过是一场水中花镜中月。


第1章 错局

直到现在我都感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十分荒唐,因为我婚内出轨了。

我只是个普通妇女,而我出轨对象却是我们当地赫赫有名的土豪,我之所以会和他所有交集,一切拜我老公所赐。

当时我老公杨瑞的公司接了一笔大单子,把所有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眼看距离项目完成越来越近,却没想到对方无缘无故扣押了一千五百万的尾款。

期间杨瑞也去沟通了很多次,可对方态度强硬,坚决不给。

眼看着公司要破产,家里的房子车子都怕保不住,我气的自己跑去找他们老板要钱,可连庄氏的大门还没进就被轰出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把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可都行不通。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从杨瑞口中意外得知庄氏集团的老总庄逸阳在富康大酒店休息。

我当时就觉得这是唯一的机会,我绝对不能错过。就算庄逸阳是老虎,我也必须去找他将钱给要回来。

为此我特意打听到庄逸阳休息的地方,所以到了酒店之后我直接到了他房间门口。

按照原计划我应该理直气壮地直接敲门,但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门突然自己打开了。

紧接着我被一只手直接拽了进去,然后就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将我抵在门上。

我下意识想要逃跑,但对方把我禁锢在门上我压根动不了。这时我看清了他的脸,确定是庄逸阳,但他满身的酒味,我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想要张嘴解释却被他的大嘴堵住了,只能呜呜的叫着。

我使劲拍打着他,却被他直接扛起扔到床上,直接用床单捆住我的手。我哭喊着,怒骂着,身上的衣服还是一件件地落地。

他贯穿我的那一刻,我使劲咬在他的肩膀上,入口的血腥味都无法冲淡我的耻辱。

我泪流满面地任他折腾,到最后这羞耻中居然还带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愉悦!

暴风雨后庄逸阳似乎清醒了,递给我一张支票让我走,很显然他将我当成了卖肉的。

羞愤当头,我一把撕了支票,裹着浴巾就哭着跑出去了。

我就算是报警,那也只能查出来是我主动进入他的房间,所以这等于吃了个哑巴亏。

我这身装扮,在路上引起无数人指指点点,等我回到家,居然没有人。

婆婆不在家,杨瑞也不在家。

这让我害怕的心落地,赶紧去泡个澡,好好地洗一洗,将那个男人的味道去掉。

换身衣服,在家等着杨瑞,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我居然婚内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给他戴了绿帽子,他现在能承受得住这么残忍的消息吗?

前几天他就自杀了一次,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

再加上婆婆那么厉害,让我将这个消息直接隐瞒了下来。

面对杨瑞的彻夜未归,我甚至都不敢问,好在他也没有问过昨晚几点回来的。

听闻我也没有将钱要回来,杨瑞脸色有些发白,主动地就要提离婚,说是不要拖累我。

“不,不要离婚!我们可以继续要钱,实在不行就打官司。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我本来心中就有愧,这个时候怎么能扔下杨瑞呢?

可是不管我怎么说,怎么劝,杨瑞都是铁定了心,一定要离婚。

我只能求助婆婆,她直抹泪,说不管我们两个的事情。

看着一纸离婚书,上面写的是给我一套小房子,没有任何债务。

杨瑞这是要将所有的债务都扛在他自己的身上,他越是这样,我这心中就越发地难受。

下定决心,不能离婚,必须要再次找庄逸阳,要回属于我们家的钱。

第2章 欲擒故纵

那一夜,我的手机钱包全部都丢在那里。

所以这一次,我是在前台要求见庄逸阳,告知房间号,日期。

面对前台小姐轻视的眼神,我心中酸楚,但更怕他不见我。

半个小时后,庄逸阳的助理程贺将钱包手机都送下来给我,并且将那晚的支票一起给了我。

“林小姐,庄总不希望有后续!”

这明显是怀疑我欲擒故纵,手机钱包故意丢在那呢?

我在对方鄙夷的眼神中收了那张十万块的支票,然后将我的名片递给对方。

“告诉你们庄总,还欠我们家一千四百九十万的工程款!”说完我就在坐在楼下等着。

今天来,我可没有打算走。

如果对方不见我,我就一直等下去,等到他见我为止。

程贺拿着我的名片,迟疑了一会就转身回去。

又等了十分钟,前台小姐通知我去顶层见庄逸阳。

面对阳城第一富豪,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绝对不要再被蛊惑。

已经对不起杨瑞一次,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

要回这工程款,就算是将功赎罪。

一路走进庄氏集团老总的办公室,那是真切地让我感受到上市公司与我们家公司,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我坐立不安地等着庄逸阳忙完,甚至都不敢去看他。

白天的他太过于冷漠,那天晚上也许是因为喝了酒,才会热情得跟一个火炉一样,燃烧得我失去了理智。

许久,他抬起头,“你是瑞龙公司的人?”

一句话就让我倍感苦涩与羞耻,很显然他忘记那晚的事情。

我点点头,在他那漠视的眼光下拿出两家公司的合同,“庄氏集团没有给我们结尾款一千五百万,请您今天给我!”

他公事公办地拿起合同,看了几眼,然后打了个内线,该项目经理跟财务人员一起进来。

听着他们的汇报,我这时才明白,是杨瑞以次充好,交付验收的时候被查出来,所以庄氏集团拒付。

而这一切,杨瑞根本就没有跟我说,真是羞得我当场要钻进地缝。

“杨夫人,这钱,我们怕是不能给你了!如果没事,我要去开会了!”庄逸阳站起来居高临下地说着,抬腿就走人了。

我有什么立场,再拦住对方呢?

估计没有那一夜,今天这办公室我都进不来。

所以,我赔上自己的身体,什么都没有换来!

这十万块简直就是个笑话,我将支票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转身离开。

既然以次充好,那我们根本就没有欠下那么多的外债。

杨瑞啊杨瑞,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在骗我?

我恍恍惚惚地回到公司,居然发现他的秘书衣衫不整地从办公室出来。

秘书许琴更是挑衅地看着我,扭着腰去工作,连一句问候都没有。

看见我,杨瑞先是惊讶,很快又恢复了那爱理不理地样子。

原来这才是离婚的主要原因吗?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人!

“我同意离婚!但是财产要合法分割!你根本就没有亏损那么多,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我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吼起来!

心如刀割,他是我的丈夫,是我要走一生的人,却伤我最深!

“合法分割?一个婚内出轨的人,有这资格吗?”杨瑞撕破脸皮,变成了一副我完全不认识的样子。

第3章 再遇

婚内出轨?

呵呵,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却装作不知道!

一副为我好,不让我背负债务,离婚还给一套小房子,这算是施舍吗?

为什么会有婚内出轨这一茬,他难道不清楚吗?

翻脸无情说得就是杨瑞这种人,这次直接让我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有。

这个婚,我当然不能就这样离了。

两年来,公司,家里,我付出多少心血。

凭什么就这样离了,本来我对他有着愧疚之心,现在全部都是恨意。

在公司里,别人指指点点,闲言闲语,大部分都是在说我水性杨花,婚内出轨。

杨瑞倒是站在了苦情的一方,我欲哭无泪,更是无法申辩。

难道要跟别人说,我没有跟庄逸阳睡?

估计在别人眼中,这是我占了大便宜,吃亏的是她们的男神。

离婚是在所难免,就在我决定放手的时候,接到我妈的电话,我爸住院了。

千里之外的临城,我下了高铁直接奔赴医院,这才了解到我爸的病情,肝癌!

看着两位老人花白的头发,他们明明才五十岁,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我当即就为爸爸匹配了肝源,然后一边伺候我爸,一边等待结果。

我妈多次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都叹气未说。

我知道她想问杨瑞怎么没来?老丈人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这做女婿的再忙,也应该到医院来探望探望!

满心苦涩,无法言语!

当年为了杨瑞,我不惜跟父母闹翻,远嫁千里之外。

如果不是我爸生病,估计我们都没有缓和的机会。

手术费用还差二十万,我虽是一口答应下来,可是身上却只有五千块。

早知道有这么一出,那十万的支票就不要清高还给庄逸阳,最少能解燃眉之急。

一周后匹配出来,我跟我爸的肝源完全吻合,现在只要交上手术费就可以了。

我妈趁我不注意,打电话给杨瑞,希望他能来看看我爸,另外我捐肝后也需要人照顾。

谁知道杨瑞这个混蛋,居然用这个威胁我,让我签离婚协议书,他就到临城完成我妈的心愿。

无奈之下,我只能同意离婚,但是让他给我一百万,这样就可以解决爸的手术问题,还有后期康复。

他却一口回绝,我们在一起五年,结婚两年,家里的一切都是共同奋斗来的。

他现在却这样无情,口口声声地要我净身出户,否则就将我出轨的消息告诉爸妈。

“杨瑞,你这个混蛋,离婚就离婚!”我气得对着电话大喊,然后手机直接砸地上,转脸就看见我妈泪流满面地靠在墙上。

未等我想好什么借口安慰她,她就一把抱住我,哭喊着我爸的病不治了,也不能让我为难。

安抚好她,我买了一张机票就返回阳城,心中怒火在强烈燃烧。

因为没有饮食,在机场,我撞到一个人后,就晕倒了。

陷入黑暗前,我似乎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等醒过来的时候,居然看见庄逸阳,他这是做好人好事吗?

看了下VIP病房,这费用我可支付不起,赶紧起来。

“庄总,大恩不言谢,我有事得先走一步!”口袋没钱,我都不敢提费用多少。

趁着他没有反应过来,就准备开溜。

“你怀孕了!”庄逸阳一句话,就让我停下来了。

第4章 两难抉择

怀孕了?

我跟杨瑞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同房,那这孩子只能是庄逸阳的。

结婚两年都没孩子,跟他那一夜的疯狂,已经种下孽根了吗?

“是我的吗?”庄逸阳补了一句,让我不禁冷笑起来。

那天装作不认识我,公事公办,现在倒来问这孩子是不是他的?

男人都是这样虚伪吗?

“庄总,您怕是多想了,我是有夫之妇。”虽然即将离婚,可杨瑞还是我法定意义上的丈夫。

庄逸阳似笑非笑地盯着我,让我有一丝慌乱,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这男人似乎能够看破人心,真的好可怕!

“离婚?净身出户?需要我帮你吗?”庄逸阳抛出一个诱饵,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

可我该相信他吗?

庄逸阳给我一张名片,上面只有号码,很显然这是他的私人电话。

他一步步靠近,壁咚了我,那撩人的气息,让我有些站立不稳。

额头上一热,等我抬起头,他已经离开了病房。

我摸着额头,这算什么?

我即将要成为离异妇女,他这算不算特殊癖好。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怀孕怎么捐肝?

如果不捐肝,我爸就会死!

捐肝,就得让孩子死!

麻木地走出医院,居然在大厅里看见了杨瑞小心翼翼地搂着那秘书。

那女人摸着小腹,一脸幸福跟得意。

难道他们也有了?

“你怎么在这?手里拿的是什么?”杨瑞看见我,立刻没了好脸色,一把抢过我手上的化验单。

顿时脸就黑了,一巴掌甩过来,我岂能傻傻地站在这被他打。

“你居然怀了个野种?”杨瑞紧接着要来打第二下,却被人给拦住了。

是个陌生的黑西装男人,我也不认识。

“我怎么怀上这孩子,你心中没点数吗?她那才是野种吧!”我指着秘书许琴的肚子,是我傻,居然看不出来这两个人早就有问题。

他算计我离婚,顺便能坑一把庄氏集团,我却傻傻地看不出来。

杨瑞一边骂我,一边又想打我,黑西装男人挡在前面。

周围看热闹的人,更是指指点点,我扭头就想走,却被许琴拽住了衣服。

“林靖雯,你这野男人一个接一个,瑞哥伤心我安慰他,这不是他的错,是我心甘情愿的。”许琴摆出一副痴情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

我打不过杨瑞,还能打不过她吗?

一巴掌甩过去,手心都疼!

既然要当绿茶婊,那就好好地当。

“林小姐,庄总让我护送您回家!”黑西装男人的一句话,让杨瑞愣住了,许琴更是不甘心地盯着我。

他居然是庄逸阳的人,那这样闹一番,庄逸阳肯定就知道我这孩子不是杨瑞的。

想想我就觉得头大!

家,我哪里还有家,完全不知道去哪里!

最后开了一间房,先住下来,再想日后的打算。

我必须要弄清楚瑞龙公司现在的账目,再调查清楚许琴肚子的月份,既然我们都有婚内出轨的情节,那这财产就需要均分。

我爸等着这救命钱,我没有时间打官司,现在又怀孕,怎样才能快速地拿到钱?

第5章 渣男配戏精

第二天,打开房门就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还是黑西装男,不过却换了一个人。

“林小姐!我是庄总派来保护您的人!”

庄逸阳这是开始监视我吗?

就因为这肚子里还未成型的孩子,我这算母凭子贵吗?

不免自嘲地笑了,我拒绝也没有用,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我今天主要去找瑞龙公司的财务主会计,她是我大学校友肖媛媛,我希望能够查清楚公司的账目。

公司的大体盈利情况我是知道的,不算庄氏集团这项目,最少还有两百万的资金链。

杨瑞以次充好,庄氏集团目前只是扣下尾款,并未起诉,没有赔偿款。

而且这项目并未亏钱,靠着材料差价,杨瑞还小赚了一笔。

但肖媛媛并不敢给我看账本,甚至都不敢说。

只是告诉我,公司的人现在都被许琴给糊弄住,对我非常不利。

她让我赶紧离婚,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要,而且越快越好。

她眼神之间的闪躲,让我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我不再为难她,毕竟她还要在这工作,养家糊口。

我直接去找杨瑞,在走廊上就看见许琴在那耀武扬威地训斥着新员工,老板娘派头十足。

许琴见到我,秒变小白花,护着肚子,蹙着眉头,“林姐姐,都是我的错,你别再伤害杨总了,他胳膊到现在还是青紫一片!您现在又带一个男人来,要打就打我吧!”

一边说着,一边还害怕地看着我身后的男人。

戏精!

“我竟不知现在瑞龙公司是你当家!这是当我不存在吗?”当初注册这家公司,我可是占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我走过许琴身边,直接将她挤到边上去,有本事现在再当着大家的面,表演一个肚子疼!

让大家都看看,她跟杨瑞珠胎暗结。

杨瑞听到动静,将我拉到办公室里,跟以前一样,先是训斥我一番。

只可惜现在的我不会这样逆来顺受。

“给我一百万,我们离婚,好让你那儿子光明正大。否则,我将你以次充好的事捅给所有的合作伙伴!”我盯着他的脸,曾经的最爱,忍不住犯恶心。

看我泛酸的样子,杨瑞脱口而出,“贱人!”

呵呵,我贱,的确挺犯贱!

我坐在沙发上,就看他给不给,这钱我必须要拿到手,去给我爸做手术。

杨瑞又开始跟上次一样地威胁我,将渣男形象发扬光大。

“如果我爸出事,我跟你同归于尽,你最好相信我说到做到!”我将茶几上的茶壶直接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他有些发愣地看着发飙的我,这是第一次。

在我的再三逼问下,他犹犹豫豫地说出了实话,公司现在十万的流动资金都没有,下个月员工工资都不知道用什么发。

钱都被他拿去给他妈买房子,也就是说,我现在逼不出来任何钱。

我逼着他立刻卖房子,卖车。

杨瑞反正就在那装死,不管我说啥,他就是没钱。

这是要逼得我走投无路吗?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阳城的大街上,找不到一个帮忙的人!

直接撞上了前方的人,我本能地说着对不起!

“林小姐,总是习惯撞上我吗?”庄逸阳戏谑地说,伸出手揉着我头发,自然地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

我整个身体立刻绷直,有些不爽地推开他,“放开,你是我的谁?”

“我是这小东西他爸!”庄逸阳冷冷地指着我的肚子,似乎刚刚片刻柔情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第6章 多一个选择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当初杨瑞觊觎我的设计方案,现在庄逸阳完全是觊觎我肚子里的娃。

“庄总,请自重!我这肚子跟你可没有半点关系,顺便请你不要再派人保护我,受用不起!”我后面跟着个男人,我怎么回临城?

也不知道他怎么训练出来的员工,跟一天就一句话!

本以为甩掉他,却跟鬼魅一样如影随形。

庄逸阳用手捏着我下巴,“你如果敢打掉这孩子,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挣脱不开,“这孩子与你无关,我的父亲现在躺在手术床等我救命,你懂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

这些天的委屈,让我不管不顾地在大街上冲着庄逸阳大吼起来。

擦着眼泪,这孩子难道我就不心疼吗?

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未眠,想的就是这孩子的去留!

只能舍弃,救我的父亲。

孩子我准备做掉,还会去管孩子的父亲吗?

我现在已经生不如死,还怕吗?

我无畏无惧地盯着庄逸阳的眼睛,作为阳城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会缺少给他生娃的人吗?

最终他败在我的眼神下,拉着我上车,换个地方谈。

“留下这孩子,你父亲的事,我解决,你婚姻的事,我解决!”庄逸阳靠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显得有些疲倦跟烦心,让我不由地心软一下。

他对这孩子的重视,比甩一张支票让打掉,让我心中舒服些。

但是我家的事与他无关,再说这孩子生下来,就让他抱走,我怎么活下去?

“谢谢,但是我不卖孩子!”我拒绝这样的交易,让这孩子将来叫别人妈妈,我做不到。

庄逸阳指着大门,让我离开,不愿意再谈下去。

别墅区,根本就打不到车子,我不愿回去,最后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打到一辆车,精疲力尽。

我妈又打电话来催,催我回去,医生等着安排手术。

二十万就如一根稻草压垮我,现在只是开始,整个治愈需要五十万。

这钱我到底上哪才能弄到?

只能先回去,找医生商量商量手术延迟,我再想办法筹钱。

回到医院,见到我妈,看着她满脸着急,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才能说出口。

谁知道,我妈一把抓住我,“雯雯,医生说你的体检报告不合格,要等你嗓子炎症消了再手术,你感冒了吗?”

体检不合格?

嗓子发炎?

我嗓子发炎了吗?这个影响手术吗?

推迟好,推迟好!

一瞬间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

“不过这钱怎么不是杨瑞打来的,反而是一个姓庄的人打过来的。你上次在电话里跟杨瑞吵着闹离婚,究竟怎么回事?”我妈这钱到位了,就开始审问我当时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将实话跟我妈说,让她误解我跟杨瑞是因为钱吵架。

庄逸阳还是插手这件事,看来医生说的话,也是他安排的呢?

我安抚好妈,就直接打电话质问他,为什么替我做决定?

这是在威胁我,如果不答应留下孩子,就不给我爸做手术吗?

可这本来就是无法两全的事情,只能二选一,我选择我爸!

庄逸阳却给我多了一个选择,如果在十天内,他找不到跟我爸匹配的肝源,那就不阻止我割肝救父。

那手术的钱就当是我人流的补偿。

如果找到肝源,那我就必须要按照合同生下孩子,并且交给他抚养。

我同意的话,随时就可以签合同。

第7章 我同意

病房里,我妈在照顾我爸,看着他们相依为命,作为女儿,我怎么能让这个家散?

所以,我只有同意庄逸阳这一条路。

我要求跟他面谈,他似乎很忙,在我看合同的空档,还用电脑处理了几个问题。

孩子能够有这样的父亲,未来一定是无限光明,比跟着我要好太多!

我得感谢孩子,如果没有他的存在,还真没办法救我爸,所以我得让孩子活下来。

我提出三点要求,第一,如果找到肝源,我要为孩子哺乳三个月,此后就不要让孩子知道我的存在。

第二,庄逸阳不得要求或者干涉我的生活。

第三,帮我取得该得的利益,并且让杨瑞付出代价。

听完我的话,他笑了,然后点头,完全同意。

除此之外,他还额外补贴我五百万,并且找最好的专家,为我爸治疗。

而我则需要配合检查,饮食,生产,总之一切以孩子为主。

“庄先生,我再强调一遍,我不是卖孩子,你已经帮我爸交了治疗费,够了!”听到五百万,我有些恼火。

难道我的孩子就是用五百万买断的吗?

我有尊严,同样我的孩子也有!

摸着肚子,我在心中说着谢谢,说着对不起!

绝对不能再让人侮辱他,任何人都不行,包括庄逸阳这个生物学爸爸。

“那就如林小姐所愿,合同马上就好!”庄逸阳带着疏离的微笑,仿佛这就是最普通的一桩生意。

我不再理他,看着窗外的雨滴,短短一个多月,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落笔无悔,最少我让生命中另一个重要的人可以活下来。

庄逸阳留下梅子大姐负责我的衣食住行,他则飞往下一个地方。

庄逸阳的办事效率很快就凸显出来,不到两天,就逼得杨瑞主动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去离婚,他同意我的条件。

我又飞回阳城,回到住了两年的家,收拾了一些私人物品。

在前婆婆的骂声中,跟杨瑞签了离婚协议。

并且要求他立刻转账一百万到我的账户,不知道庄逸阳究竟拿捏了他哪点,一直哭穷的他,同意了。

我们这才到了民政局办离婚,在整个过程中,杨瑞都是黑着脸怨恨的表情。

许琴居然也出现在民政局,这是坐等杨瑞跟我离婚,立刻上位吗?

我冷笑着扬起手中的离婚证,冲他俩竖中指,“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林靖雯,当初真应该给你配个流浪汉!”杨瑞恼羞成怒地说,这算是明着承认我跟庄逸阳的事情,是他算计的呢?

呵呵,让我跟庄逸阳睡,既能让我离婚,又能去找庄逸阳算账,拿点钱。

一箭双雕,这样的男人真可怕!

幸亏早点脱身!

我挑着眉头,故作得意地说,“感谢你让我怀了庄逸阳的孩子,母凭子贵,这辈子我都富贵荣华了。真没见过,上赶着往自己头上戴绿帽子的男人!小心再被绿,查查孩子到底是谁的?”

我故意在杨瑞心中布下怀疑的种子,这个男人除了他妈,谁都不会相信。

“你胡说,瑞哥,我是干净的身子跟你的。不像她,故作清纯!”许琴立刻紧张地解释,但是这话,却让我如雷击一般。

原来杨瑞一直都不信我当初的话,难道女人的第一次都会有血吗?

算了,往事不再争论,现在最主要的是分割瑞龙公司,我占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杨瑞,你是花钱将股份买回去,还是分割公司?”无论杨瑞选择哪一种,我都将在以后的日子里,成为他强劲的竞争对手。

“除了这一百万,你什么都别想得到!别以为搭上庄逸阳,就能够让我害怕!”杨瑞气呼呼地拒绝。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谈,让庄逸阳继续出手吧!

第8章 渣男闹事

不到一周的时间,肝源找到了。

也就意味着,我要为庄逸阳生下这个孩子,手术安排在下周一,还有三天的时间。

而杨瑞在业内人人喊打,无人合作,进行中的项目,全部都暂停。

现在还没有涉及赔偿,否则就会连累我。

我坐等他打电话求着答应当初的条件。

然而却没想到他狗急跳墙,直接飞到临城闯到我爸的病房里。

在走廊上就开始嚷嚷着,我婚内出轨,现在联合野男人,逼着他离婚,还打击他的公司。

总之在他的口中,我十恶不赦,水性杨花,就应该立马浸猪笼。

我赶过来的时候,他正骂得起劲,“梅子姐,帮我!”

如果让我爸妈听见,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位梅子姐,来历不凡,否则庄逸阳也不会安排她贴身跟着我。

杨瑞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可是她的速度再快,也没有阻止我妈的到来。

“杨瑞,你再闹下去,给你送警局去!”我压低声音警告着杨瑞,一个大男人学女人撒泼。

当初我被他逼得那么狠,也没有在公司大闹。

“好啊,那就让警局的人看看,你给老子戴绿帽子,怀野种,现在勾搭野男人逼死我是吧!我要是死,你们全家没一个能活!”杨瑞看见我妈,那更是大声地喊着。

我妈站在那摇摇欲坠,死死地盯着我,“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们离婚了吗?”

“妈!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您听我解释!不是我,不是的。”我语无伦次,面对我妈,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怎么说。

我恨不得现在拿刀剁了杨瑞,我爸生死关头,他居然闹到医院来。

当初让他拿钱救人,我爸妈等着他这个做女婿的来,他干什么呢?

只顾威胁我离婚,现在却做出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

“林靖雯,你就是个婊,子!”杨瑞话还没有喊完,就被梅子姐抽了一个大嘴巴子。

抽得好!

就得抽得他这张臭嘴说人话为止。

护士过来,将围观的人赶走,也呵斥我们,处理家务事,换个地方,不可以在病房大喊大闹。

梅子姐将杨瑞拽到楼下,我妈使劲拉着我,“既然你说不是的,那现在去检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怀孕?”

我泪如雨下,“妈,你别这样,别这样!”

瘦弱的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拖着我走。

“那你就是怀孕了,却不是杨瑞的孩子?”我妈死死地盯着我,如果我不说实话,今天是过不去了。

我默认地点头,还未开口解释,就被我妈抽了一巴掌。

“你走,我没你这样的闺女!怪不得有人给你打钱,又帮忙寻找肝源。你这是自己不愿意救你爸,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爸就在这中间没了,你这辈子就跟那野男人过吗?”我妈失望地看着我,跌坐在椅子上。

这是她第二次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第一次是我非要嫁给杨瑞的时候。

“不,妈,不是的。我愿意救爸,我现在就打掉孩子,用我的肝,好不好?”我跪在地上,摇着我妈的腿。

不管怎么解释,我妈都已经认定我是那白眼狼。

用我的肝,不管那合同,不管庄逸阳,我不能没有爸爸妈妈。

如果他们都不要我,我在这个世上就没有亲人了。

我哭着去找医生,要求他让我上手术台。

但是医生强烈拒绝,先手术后人流,会出人命的。

现人流后手术,我爸已经等不了。

 本以为是上苍派来的救赎,然而不过是一场水中花镜中月。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