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赘两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被逼无奈,摊牌亮出身份。

入赘两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被逼无奈,摊牌亮出身份。


第1章 不干了!

“岳风,把那箱酒搬过来!”

“岳风,赶紧去打扫一下后台的卫生,还愣着干什么,跟个二愣子一样!”

一名年轻男子将扫把砸在岳风身上,趾高气扬地骂道。

“晨哥,三姨叫我把酒搬过去,你别急行不行。”

莫名其妙被人砸了一棍子,岳风有些不高兴,回了一句。

可就是因为这一句话,让他挨了一记耳光。

“你跟谁说话呢这么冲!让你干点事儿跟要你命一样!”

柳子晨上来就是一巴掌,直接呼在了岳风脸上,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你说你一个上门女婿,吃我们柳家的住我们柳家的,谁给你的底气让你敢跟我们柳家人这么说话!”

岳风莫名其妙就挨了一巴掌,还遭受到这种侮辱,顿时扔掉手中抱着的那箱酒就朝柳子晨冲了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愤怒地吼道:

“柳子晨,你找死!”

那箱洋酒瞬间碎了一地。

岳风此时却是无暇顾及那箱酒的价格,他虽是柳家的上门女婿,可他至少是个人吧。

这两年来,柳家所有人都不把他当人看,哪怕是和他同辈的柳子晨也常常欺辱他。而且现在是公共场合,这里是宴会厅,到处都是宾客,柳子晨是当众打他的脸。

一时间,柳子晨被突然暴怒的岳风给吓到了。这两年来,岳风可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今天怎么有胆发这么大脾气?

“岳风,你……你他妈想干什么,你敢动手,你要造反啊你!”他强装镇定地呵斥道。

就在这时,柳家的其他人也被惊动了,全都上来对着岳风指指点点,包括岳风刚才说的三姨。不仅如此,还有岳风的岳父岳母,也都加入了指责他的行列。

“岳风这小子是不是疯了,今天是老爷子的大寿他居然敢动手打子晨!”

“混账东西,你快把子晨给我放开,你已经够让我们丢人了,你还想干什么!”岳风的岳父柳峰气得直跺脚。

柳峰是老爷子最小的一个儿子,也是柳家最不受重视的一个,因为柳峰本身也没什么本事。加上岳风这个废物女婿,他更是成了几个兄弟姐妹里面的大笑话。

“岳风,你个废物,赶紧把子晨给我放开。他可是你大伯家的孩子,你还嫌我们一家在柳家不够丢人吗,你是不是想让我女儿在柳家彻底抬不起头了!”

岳风的岳母于小慧,也丝毫不给岳风留脸面,当着这么多人也直接骂他。

因为岳风这个废物上门女婿,他们一家人在柳家,可以说是毫无地位,谁都可以欺负他们。家族里的资源,他们也是用得最少的,基本可以说是没资源可用,除非是人家不用的。

于小慧在家养了一条宠物狗,那宠物狗吃的可比岳风吃的都好,可见岳风在他们家的地位。

“岳风,还不赶紧放了老子,你还想在柳家打我柳子晨不成?”

柳子晨见岳风被所有人都指责,顿时露出了阴险的笑容,轻蔑地望着这个废物。

岳风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这群让他心寒的柳家人。

就在这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巴掌,再次落在了岳风脸上。这一巴掌,直接把岳风打懵了,这一巴掌,是他老婆柳如嫣打的。

“岳风,你现在越来越长脾气了是不是,还敢跟我二哥动手,你是不是疯了!”

柳如嫣看到这边有事,过来一看就看到岳风揪着柳子晨大喊大叫。

今天是老爷子的生日,岳风还敢闹事,这不是给他们家找不自在吗?再说他们家在柳家本来就没什么地位,再丢人,就没脸可丢了。

岳风这个混蛋废物,一天也不让她省心。

这一巴掌,算是彻底把岳风给打懵了,也把他给打醒了。

他懵的是,柳如嫣不分场合不分对错就打他,帮着外人羞辱他,把他当过自家人,当过老公吗?醒的是,他堂堂京都豪门岳家的长子长孙,为了爱情竟然到这儿来受两年欺辱,过得还不如一条狗?

是的,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脑残,他为什么要忍受这些屈辱?

柳家算什么,一个楚州的三流家族。小小一个楚州,比得上京都吗?小小一个柳家,连京都随便一个小家族都比不上,他岳家可是华国四大家族之一的顶级大家族。

他岳风,更是岳家的长子长孙。

高中的时候被家族扔到楚州来历练,他爷爷岳震霆是出了名的岳阎王,对家族后代要求十分严格。岳震霆对岳风更是喜爱,还在的时候就把继承人的位置内定给了岳风的父亲。

更告诉岳风的父亲,要好好历练岳风,培养岳风。所以岳风虽然是岳家的长房长孙,但自从高中开始,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差点被自己亲爹给玩儿废。

但不管多大的考验,岳风都撑了过来。

至于柳如嫣,是岳风的高中同学,在岳风上高中的时候,柳如嫣是学校里面对他最好的人。当时人生地不熟,亲爹又不给岳风钱用,岳风只能挤时间去做点兼职,赚的钱常常不够温饱。

柳如嫣经常从家里带饭来给岳风,那时候的柳如嫣,简直就是这世上除了岳风他妈以外对他最好的女人。

说起来也是缘分,柳如嫣的奶奶竟然是岳风爷爷岳震霆的初恋。所以柳如嫣的奶奶是柳家唯一知道岳风身份的人,临死之前让岳风好好照顾柳如嫣。岳风也喜欢柳如嫣,自然是答应了,毕业以后就入赘了柳家。

他入赘柳家的目的是想帮助柳家,毕竟岳家是华国的四大家族之一的岳家,柳家根本配不上岳家,他不想让柳家遭人口舌,说柳家的人攀龙附凤。

所以岳风在家族对他的考验结束后,就用他父亲给他的一笔钱在楚州成立了风行集团。这家公司的规模,跟岳家的家族公司比起来自然是小得可怜。但在楚州这地方,可是第一大企业。

岳风一直在通过风行集团帮助柳家,只是柳家不知道。

就像他父亲说的那样,考验虽然结束,但真正的考验,是从他走出学校之后,才刚开始。

人性这东西,是最可怕的,一生都要经受这样的考验。

岳风在柳家经历了两年,他心寒了。

“不干了!老子不干了行不行!”

被柳如嫣打了一耳光的岳风,彻底爆发了,积攒了两年的怨气和屈辱,在这一刻爆发。

他抓起旁边的一把椅子,猛地砸在地上。那实木椅子顿时被岳风砸得粉碎,围着他的柳家人,包括柳如嫣都被他给吓得连连后退。

“岳风,你……”柳如嫣小脸煞白,不敢相信地望着他。

这个废物,今天怎么这么大火气。

“你们柳家的人,个个都是铁石心肠吗!”岳风指着这群柳家人,丝毫不给他们面子,骂道:“就是养条狗,两年了,也该有感情了吧!”

“我他妈入赘你们柳家两年,什么粗活重活都是我干!老爷子住院是我去照顾,你们家下水道堵了也是老子给你们通的,换个水龙头,大半夜地还给老子打电话。”

“我把你们当自家人,你们把我当什么,当牲口使唤!”

岳风也不管这里有多少外人,多少宾客。此时此刻,他两年的憋屈,全都爆发了。

平时对他趾高气扬的柳家人,此时竟被他的气势给吓到了,谁都没有出声。柳峰和于小慧也惊愕地望着他,一时间哑口无言。

柳如嫣气得哭了出来,泪眼朦胧地望着岳风:

“岳风,你发疯发够了没有。我们一家人对你不好吗,供你吃供你住,你现在这么说我们。你还嫌我柳如嫣不够丢人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场合!”

“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柳如嫣越说越激动,指着大门口对岳风咆哮道。

岳风见状,心彻底凉了,冷笑地望着柳如嫣:

“柳如嫣,两年来我把你照顾得比照顾我亲妈还好,你就这么对我。”

“行,你厉害,我现在就滚,你们这柳家,老子待不起。”

“明天民政局,咱们把离婚手续办了,以后各走各的!”

柳如嫣也被激起了怒火,怒吼道:

“离!不离你是孙子!”

岳风冷哼一声,神情坚定,淡淡吐出两个字:

“再见!”

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个浑厚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

“站住!”

众人望去,顿时眼皮一跳,岳风还是把老爷子给惊动了。

柳家老爷子柳洪清,虽然年事已高,可整个柳家,还是他说了算啊。大家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岳风的岳父和岳母更是垂着脑袋头都不敢抬。

岳风转过身来望着柳洪清,此时此刻,他再也不用装孙子,昂首挺胸。

“岳风,你好大的胆子,敢在我寿宴上闹事。”

“你这一走,便是被我柳家扫地出门。这两年来,你什么事情都不做,是我柳家养着你,你以后,在这楚州能抬得起头来?”

老爷子冷眼望着岳风,猛地杵了杵拐杖。

岳风也冷眼望着他,语气冰冷地说道:

“柳洪清,当初奶奶过世之前告诉我,说你这个人没本事,脾气大,叫我多担待。”

“现在看来,你不仅是没本事,还是个老糊涂。柳家所有人,算是全毁在你身上了,从明天开始,你整个柳家都会后悔。”

“今天你生日,我祝你长命百岁,再见!”

说完这些话,岳风头也不回地在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下,淡定地离开了这里。

柳洪清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连杵了三次拐杖,大骂道:

“这个白眼狼,混蛋!”


第2章 柳家不配进这里!

宴会厅里,原本热闹的氛围因为岳风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柳家虽然在楚州都算不上是什么大家族,但柳家和楚州的第一大企业风行集团有合作,所以柳家的身价直接提升了好几倍。今天柳洪清大寿,许多楚州的上流人士都来参加了。

但岳风让整个柳家,让柳洪清。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今天柳家丢人算是丢到家了。

柳洪清被气得不清,在几个小辈的搀扶下。他杵着拐杖,强挤出笑容对众人说道:

“今天真是让大家看笑话了,那岳风是我柳家的女婿,这两年来我柳家待他不薄,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相反,他在我柳家住着,没有工作,也没有什么收入。吃我们喝我们的,真是没想到他是这样一个白眼狼。”

“都怪老夫平时太纵容他,让他当众撒泼,搅了各位的兴致。大家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别被那不入流的小子破坏了心情。”

众人闻言,看在风行集团的面子上,也得安慰一下这老爷子。

“老爷子别难过,那岳风就是个白眼狼,我看你柳家对他已经够好了。”

“我们没事,今天是老爷子的大寿,老爷子别被影响了心情才是。”

“听说你们柳家又和风行集团谈妥了一笔大生意,要正式签合同了吧。祝贺老爷子啊,你们柳家这是遇上贵人了!”

听到众人的安慰和羡慕,柳洪清一下子就把岳风的事给忘了,笑得合不拢嘴。

他柳家原本是个默默无名的小家族,要不是和风行集团建立了长期的合作。他柳家也不会在这两年成为楚州新贵,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焦点。

关于风行集团,甚至有传言说这个楚州最大集团是华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岳家旗下的附属集团。虽然只是传言,但所有人都信了这个传言,所以他柳家的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啊。

“呵呵,承蒙大家看得起,我柳家也是运气好,才能攀上人家风行集团。”

“明天我们就要针对对那个新项目正式签合同了,我柳家发达,自然不会忘了在座的各位。大家一起发财,一起进步,有什么商业合作,都可以来找我柳家。”

寿宴上,柳洪清也不忘给柳家打个广告。

安抚好宾客后,柳洪清把柳家所有人都叫到了后台。他阴沉着脸,望着柳如嫣一家。

此时此刻,柳如嫣一家又成了整个柳家的焦点,成为了所有人落井下石的对象。

“爷爷,这岳风太过分了,让您在楚州这么多老板面前下不来台。”

柳子晨这个时候还不忘踩岳风一脚,又望着柳如嫣一家,装模作样地说道:

“表妹,四叔,四姨,你们平时是怎么管教那岳风的。”

“他今天像条疯狗一样,把我们所有人都给骂了,真是的!”

柳如嫣一家羞愧到了极点,因为岳风的爆发,柳如嫣现在还没缓过来,眼泪直掉。

“对不起,我明天就去跟他办离婚手续,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柳如嫣连忙向所有人鞠躬道歉。

于小慧心疼女儿,也连忙代替她向大家道歉:

“对不起,大家,当年我们就不该把那岳风招进来。也不知道妈是怎么想的,非要岳风入赘我们柳家。爸,如嫣也挺委屈的,您别怪她。”

柳峰胆子小,这种情况下,他屁也不敢放一个。

柳洪清重重地叹了口气,望着柳如嫣说道:

“算了,今天是岳风的错,又不是你们的错。”

“那种丢人现眼的东西,走了就走了吧,他待在我柳家除了浪费粮食,没什么屁用。”

“如嫣,你也别难过,明天去和他办离婚手续。我记得你跟他从来没有同过房,你还年轻,什么好夫家寻不到。”

柳如嫣一家见老爷子没有对他们发火,这才松了口气。

其实不是柳洪清不发火,而是在整个柳家,似乎只有这柳如嫣跟风行集团谈合作才谈得拢,其他人去,哪怕是他柳洪清亲至,连风行集团的楼都进不去。

所以柳洪清也不敢太责怪柳如嫣,毕竟以后和风行集团的关系,还要靠柳如嫣去维系。

……

岳风从宴会厅里面出来,直接回了风行集团。

风行集团坐落在楚州市最豪华的商业地段,整个风行集团,可以说是楚州市的一个耀眼标志。三栋大厦呈三角之势,恢弘大气,哪怕在周边几个市,这三栋大厦几乎也是任何一个企业都不能企及的存在。

“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风行集团明面上的总裁段天行,看到岳风一回来就抱着一瓶牛栏山灌自己,担心地问道。

“我明天要和柳如嫣去办离婚手续,我不再是她老公了,从此以后我跟柳家没有任何关系。”

岳风一边灌着自己,一边苦笑地说道。

当年他为了爱情,为了柳如嫣才入赘柳家。高中时期那美好的幻想变为现实的时候,岳风以外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他甚至万分感谢他亲爹岳天雄把他扔到楚州来,不然他也遇不到柳如嫣。

可入赘以后,一切都变了,不知道是因为整个柳家的影响还是柳如嫣父母的影响。柳如嫣对他可谓是刻薄到了极致,从来没把他当成过老公,两年来更是一次都没有同房过。

现在,所有美好的幻想,所有的幸福,都已经化为泡影。

岳风恨自己,浪费两年青春,去受这些屈辱。

“又是柳家!”段天行闻言皱起了眉头,他是岳风的兄弟,怎么可能不知道岳风这两年的遭遇,咬牙道:“这样也好,他们根本就没拿你当人看,我早就说了。”

“要是让岳叔和阿姨知道你在柳家受这种苦,他们不把柳家荡平了才怪!我现在就去把柳家荡平了,给你出出气!”

段天行越说越气,似乎真的要去帮岳风报仇。

“算了。”岳风摆了摆手,面无表情地说道:“荡平他们就不用了,从今天起,风行集团中断和柳家的一切合作。”

说完,岳风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柳如嫣的兴如公司,暂时不终止合作,跟她把目前的合作先进行完。”

“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她。”

段天行闻言,有些不服气,说道:

“她都这么对你了,你还帮她,为什么?”

岳风摇了摇头,眼眶发红:

“她对我无情,我不能对她无义。我曾经答应过柳家奶奶,要照顾好她。”

“明天我们办了离婚手续,我也就不能再照顾她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她。以后两不相欠,各走各的。”

段天行见岳风这么坚持,也没话再说,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一瓶价值一万多的红酒,给岳风倒上。

“喝这个吧,你喝那个能喝死你自己。”

“就这样也挺好的,你是岳家的长子长孙,他柳家何德何能?你已经帮了他们两年了,不能再被他们耽搁了,过了明天,你岳风这条龙,将飞到天上。他柳家所有人,全得仰望你。”

段天行安慰完岳风,打了个电话,把韩小诗叫了进来。

韩小诗是京都一个小家族的千金,也是风行集团的秘书。京都那个地方,哪怕是一个小家族,含金量也很重。韩小诗可是被一帮富家子弟追了很久的女神,听说岳风来了楚州,直接就跟了过来,在这边待了两年。

“小诗,你……”

段天行小声在韩小诗耳边说了几句,让她好好安慰一下衣岳风。

听到岳风要离婚了,韩小诗别提有多激动。

段天行离开办公室以后,韩小诗踩着高跟鞋来到岳风身边,直接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岳风面前,诱惑气息,丝毫不收敛。

她已经等这一天等了两年了!

“这样很好,她柳如嫣何德何能让你这么关心爱护她。岳风,忘了她吧,我韩小诗哪点比不上她,身材,样貌,她一样都比不过我。她没眼光,我可把你当宝贝。”

京都那些富家子弟的女神,此时缩在岳风怀里,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猫咪。

可岳风现在哪有心情搭理韩小诗,他冷冷吐出两个字:

“下去!”

岳家少爷的气势,隐藏了两年,已经不再隐藏了。简短的两个字,就把韩小诗吓了起来。

“岳风,我在你眼里,就真的那么不如柳如嫣吗?”

韩小诗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泪眼朦胧地望着岳风。

“我太累了,你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吧。”岳风叹了口气,想了想,对韩小诗说道:“你去通知一下其他人,告诉他们,以后但凡是柳家的人,一律不许踏入风行集团。”

“不管他们如何哭闹,哪怕是柳家老爷子,都不许进我风行集团的大门。”

“尤其是那个柳子晨……”

岳风一想到柳子晨那个阴险小人,就忍不住来气,他咬牙道:

“只要他敢来,给我打,把他打出风行集团!”


第3章 离婚

民政局的大门口,岳风和柳如嫣已经办好了离婚手续。

从这一刻起,他们不再是夫妻,形同仇人,连陌生人都不如。

柳如嫣美眸发红,嫌恶地望着眼前这个从来没碰过他的男人,冷冷说道:

“岳风,我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有种,敢跟我离婚。”

“你厉害,我倒要看看你离开柳家能变成什么样子。这两年来,你在柳家什么也不做,要不是我柳家养着你,收留你,你早就饿死在外面了。”

“你一个大男人,天天跟个女人一样只会在家里做家务,伺候别人。你就像条狗一样,被人使唤,你把我柳如嫣的脸都丢完了。”

“离了也好,咱们各过各的,没了你,我柳如嫣会更好!”

岳风望着柳如嫣,望着曾经的爱人,望着这个他从来没碰过的女人。失望就像潮水一样朝他涌来,他以为昨天晚上柳如嫣会反省一下自己,没想到……

“柳如嫣,你们柳家人果然个个都一样,把别人的付出贬低得一文不值。对别人的伤害却只字不提,我已经把你们柳家人全都看透了。”

“奶奶真的走得太早了,如果她还在,你们柳家不会是这样。柳洪清太失败了,教出你们这帮人,我岳风看在奶奶的份上,不对你们柳家赶尽杀绝。你们好自为之吧,希望你们以后能收敛一点,对别人真诚一点。”

“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欠你们柳家的,我岳风,更不欠你们柳家一分一毫!”

这两年要不是岳风,在柳家奶奶过世的半年里,柳家就快倒闭了。是他暗中操作,硬生生把一个没有希望的家族,扶持到了今天。

对于这一切,他没有在柳如嫣面前提起,因为这是他自己答应过柳家奶奶的,要帮柳家一把。他自己的付出,他不会邀功,也没必要再邀功了。

他岳风,没有对不起柳家,更不欠柳家,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柳如嫣闻言,冷笑了起来:

“你把柳家赶尽杀绝?你是不是起床起猛了还没睡醒啊?”

“岳风,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自己不清楚吗?好自为之的应该是你,我拜托你上进一些吧,别离开了我柳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说着,柳如嫣竟然从包里面掏出几张红钞票,还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朝岳风脸上砸过去。

不把钱当回事的岳风,头一回让钱砸了脸。

柳如嫣,将他多年的幻想和憧憬,彻底踩碎了。岳风先是一愣,随后竟然大笑了起来,那癫狂的笑声里面,满含着他的失望和心酸。

看到岳风跟个疯子一样,柳如嫣更是觉得他丢人。

岳风把那几张钱捡了起来,揣进兜里,哽咽地说道:

“这钱我会保留下来,时刻警醒我自己。这是我全部的感情付出,最后换来的是无尽的羞辱,和这几张钱。”

“柳如嫣你记着,我岳风走后,无人再像我这般爱你,无人再像我一样包容你照顾你。”

“祝你幸福。”

说完,岳风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岳风那落寞的背影,柳如嫣的心里突然抽搐了一下,好像生命里突然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

与此同时,在柳家的总公司洪升集团里面。

老爷子柳洪清把所有人都叫到了会议室里面开会,今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洪升集团和风行集团有一个大项目的合作,风行集团没让柳家出一分钱,全力扶持柳家做这个大项目。

如果这个项目柳家能做好的话,以后在楚州,除了风行集团。他柳家的企业就是楚州第二大企业了。

柳洪清激动地对所有人说道:

“今天我们要正式去和风行集团的总裁段天行签署这个项目的合同,我柳家能不能成为楚州的第一大家族,就看今天了。”

柳家所有人也都是激动万分,昨天晚上,全都兴奋得睡不着。

“我仔细斟酌了一下,还是由如嫣代替我们洪升集团去和段老板签合同。不过这个项目很重要,派如嫣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子晨,你陪如嫣一起去,千万千万不能出任何差池!”

柳洪清若有深意地望向柳子晨,对他说道。

柳子晨的父亲柳乘风,是柳洪清的大儿子,在柳家除了老爷子,现在就属他权利最大。他们家在柳家,可是受所有人都尊崇的存在。

柳乘风哪不明白老爷子的意思,老爷子这是想让柳子晨去和段天行接触。柳子晨有能力,社交能力也强,老爷子是打算让柳子晨接替柳如嫣,以便更好的和风行集团合作。

柳如嫣,毕竟是个女人。

“小子,还不谢谢你爷爷,你爷爷是打算让你去和段老板接触。”

柳乘风连忙小声提醒道。

柳子晨反应过来后,狂喜不已,连连点头:

“是,谢谢爷爷,我保证完成任务。”

“您放心,我一定顺利把合同带回来!”

柳洪清微笑地点点头,他很信任柳子晨,柳子晨一家,向来表现不错。

“老四,怎么不见你们家如嫣呢。她现在还真是够可以啊,连会议都不来参加了。”

老三柳霞望着柳如嫣的父亲柳峰,阴阳怪气地说道。

柳峰垂着脑袋,坐在会议桌的最后面,尴尬地说道:

“如嫣和岳风那个废物办离婚手续去了,她一会儿就回来。”

“放心吧,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她不会迟到的。”

柳峰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他本来就是几个兄弟姐妹里面最小的,又生了个女儿。在柳家,他的地位还不如他三姐柳霞。

“好了,子晨,你去大门口等如嫣,她一回来,你们立马就去风行集团见段老板。”

柳洪清直接无视了柳峰,对柳子晨说道。

……

路上,柳子晨开车,柳如嫣坐在副驾驶座上,突然对这一次和风行集团的合作有些紧张。

毕竟这一次是大项目,柳如嫣根本没那个定力保持定力。这个大项目能赚不少钱,风行集团直接把这个项目让给了他们,还出资扶持他们。整个楚州已经有很多人在传,他柳家跟风行集团的关系不简单,甚至和岳家都有点关系。

要不是因为这,柳洪清的寿宴,能有多少人去参加?

“你紧张什么,你又不是第一次去和风行集团签合同了。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这么好命,人家风行集团的总裁这么照顾你。”

柳子晨一边开车,一边冷笑着说道。

“段老板他宅心仁厚吧。”柳如嫣抿了抿嘴唇,说:“这一次有风行集团的帮助,我们柳家可以更上一层楼了。”

没多久,车子就开到了风行集团的大门口。

柳如嫣和柳子晨整理了一下衣服,如同去见皇帝的大臣,深吸了一口气,走上了风行集团的台阶。

正当柳如嫣二人幻想着顺利签完合同,甚至幻想着柳家成为楚州市第一大家族的时候。还没等跨进大门,他们就被门口的安保给拦了下来。

“你好,我是柳如嫣,我们都是柳家的人,来和段总签合同的。”

柳如嫣愣了愣,连忙跟那保安解释。

她没注意到,这个保安穿的制服很奇怪,已经从普通的保安换成了保安队长。

“柳家?”保安队长闻言,冷笑了起来:“不好意思,段总和韩小姐有令。柳家人,一律不让进我们公司大楼,包括你柳如嫣。”

柳如嫣闻言,顿时懵了。柳子晨连忙说道:

“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如嫣和你们段总关系很好的,还在一起吃过两回饭呢,你上去通报一下你们段总。”

保安队长上下打量了一下柳子晨,问道:

“你也是柳家的,你叫什么名字。”

柳子晨礼貌一笑,连忙递上自己的名片,拼命地介绍自己:

“我叫柳子晨,是柳洪清的孙子,柳乘风的儿子,我现在是柳家年轻一辈里面的大哥。”

保安队长接过名片,扫了一眼,似笑非笑地望着柳子晨。

他嘿嘿一笑,掏出对讲机,对所有的保安说道:

“注意!所有人都给我出来!”

“柳子晨来了!”

柳子晨见状,有些懵逼。他只是柳家的一个小辈而已,又不是柳洪清,不用搞得这么隆重吧?


第4章 柳子晨被打

风行集团的大门上,正上演着一场暴力的武打戏。

柳子晨被一群训练有素的保安围攻,迫不得已做出反击,以一敌十,最后被打得哀嚎连天,惨叫不迭。

“卧槽!你们干什么,我们是来签合同的,你们风行集团就是这么对待你们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吗!”

柳子晨被一群保安按在地上摩擦,一顿暴打。

他则是拼命求饶,见求饶没用,又破口大骂。

柳如嫣在一旁被吓傻了,她刚才想上去拦住这些人,但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拦得住?保安队长直接把她给吓退了,当然,这群保安自然不会对她动手。

“谁给你的脸让你这么自信地说话的?还合作伙伴,你们柳家这两年,要不是我们风行集团的老总扶持你们,你们算什么?你们只是我们风行集团施舍的其中一个对象而已,现在不施舍了,你说你们是什么?”

“乞丐知道吗,哈哈哈!”

保安队长受了段天行的私人命令,丝毫不能给柳家人一点脸面。

岳风是他段天行的大哥,大哥被柳家人欺负两年,他这个弟弟,岂有不帮大哥报仇之理。

“你们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是柳如嫣啊,我跟你们段总私交很好的!”

柳如嫣在一旁都急得哭了出来,大声冲这些保安吼道。

“闭嘴!”保安队长伸手一指,厉声一喝,吓得柳如嫣连连后退了几步:“别跟我们段总攀交情,你柳如嫣又怎么了,现在就是不让你进去,你能怎么样?”

“提前告诉你一声,风行集团从此以后和你们柳家所有企业,解除一切合作。”

“回去告诉你们老爷子,你们柳家,等死吧!”

最后这几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把柳如嫣彻底吓懵了。

“解除……解除合作……”

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柳家从此以后再没有靠山了,没有风行集团的扶持,柳家什么都不是。大部分的资源柳家都不能再用,只能自己寻找出路。

但这两年,柳家因为有风行集团的帮助,所以都想着从风行集团的资源里面捞好处。谁都没有想过要借着风行集团的帮助去培养自己的资源,去强大柳家。

这就像温水煮青蛙,适应了温水的青蛙。当温水变冷水的时候,它已经不再适应冷水了,只有等死。

那群保安也不敢当街把人往死里打,打得柳子晨奄奄一息后也就不再打了,全都回到了公司里面去。

保安队长扔下几千块钱给柳子晨,淡淡一笑道:

“医药费,够了吧。”

“快滚,以后别来这里,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柳子晨此时,被打得鼻青脸肿,如同惊弓之鸟。浑身发抖,眼泪直流。

这两年,柳家借势风行集团,在楚州风头正盛。他借势柳家,在柳家也是风头正盛,柳如嫣这些弟弟妹妹,谁不得捧着他?哪怕是那些姑姑老姨,长辈们都得把他捧着,当成要继承皇位的大少爷。

今天被一群保安毒打又侮辱,可谓是狼狈至极。

“晨哥,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我给你叫救护车!”

柳如嫣也是吓得浑身发抖,连忙跑过来把柳子晨扶起来。

现在的柳子晨,浑身都是血,着实有点吓人。

“如嫣,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跟段天行是好朋友吗?”柳子晨一脸委屈,紧紧抓着柳如嫣的手哭嚎道:“这群王八蛋,二话不说就打我,我他妈招谁惹谁了,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柳如嫣也是哭得不行,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段天行要和我们柳家解除所有的合作关系,晨哥,怎么办,怎么办!”

柳子晨浑身是伤,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骂道:

“我他妈哪知道怎么办,先送我去医院啊,把爷爷他们全都叫来。”

“我柳家……这次要完犊子了!”

……

医院里,柳子晨刚从手术室里面被推出来,在病房里面休息。

此时整个病房挤满了柳家的人,把老爷子柳洪清都给惊动来了。

“啪!”

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在病房里面响起,柳子晨的妈妈钟红直接给了柳如嫣一巴掌,恶狠狠地骂道:

“小丫头片子,你越来越有出息了!竟然敢伙同外人殴打你自己的哥哥,你是不是怕子晨抢了你的风头,怕子晨接替你的位置,以后和段天行称兄道弟的是他而不是你!”

“我早就看出来,段天行怎么就看好你,只见你一个人,不见柳家其他人。你是不是跟他有一腿啊,他才这么帮你,难怪那岳风入赘我柳家这么久都没跟你同床过。感情你这小婊子是有情夫啊!”

“把我儿子弄成这样,他要是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柳子晨在家里最受宠,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成这副德行,钟红直接就失控了,把所有的责任怪在柳如嫣头上。

柳如嫣一个女孩儿,哪受得了这种侮辱。但在柳家,他们一家人本来就没地位,更别说这钟红是老大柳乘风家的媳妇儿,柳子晨的生母,作风可谓极其泼辣霸道。

她只能委屈地哭着,辩解不关自己的事。

“大嫂,事情都还没弄清楚你就打我女儿,你太过分了你!”

柳如嫣的妈妈于小慧见自己女儿被欺负,也气得直跺脚,作势就要和钟红开骂。

“柳峰,你女儿让人家欺负了,你愣着干什么,你是个废物吗!”

于小慧见自己老公低着脑袋默不作声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柳峰哪敢和自己的大嫂不对付,连忙拉着于小慧,低声劝道:

“好了,你没看到子晨都被打成那样了吗。大嫂也是心急,你能不能别添乱了。”

于小慧见状,抓着柳峰的衣服就是一阵捶打,哭哭啼啼骂道:

“你这个废物,你怎么跟那个岳风一样废物!”

“你女儿被人家欺负了你都不敢帮忙,你会当爹吗!”

这时,已经心烦意乱的柳洪清猛地一杵拐杖,呵斥道:

“好了!医院里面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要吵你们回家去吵!”

老爷子一发话,顿时没人敢说话。

“子晨,你告诉我,今天在风行集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柳子晨虽然遍体鳞伤,但神志还清醒着。这一次,他倒没有给柳如嫣泼脏水,如实说道:

“我也不知道,但这次真的不怪如嫣。”

“他们二话不说就对我动手,辱骂我们柳家,就连如嫣他们也没有给好脸色。”

柳子晨望着柳洪清,浑身发抖,激动地说道:

“他们还说……”

“要和我们柳家,断绝一切来往,解除所有的合作关系!”

最后那一句话,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轰在了每个柳家人的头上。

一时间,所有人僵在原地,柳洪清的拐杖,也‘啪嗒’掉在了地上。


第5章 柳家垂危!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风行集团是不可能跟我们解除合作关系的!”

听到柳子晨的话后,柳洪清仿佛受了巨大的刺激。把拐杖从地上捡起来,连杵了好几下,激动说道。

不光是他,柳家所有人都不愿意接受这个巨大的打击。

如果风行集团不跟他们合作了,那他们柳家,乃至所有人,岂不是又要跌至谷底了?没有风行集团的扶持和帮助,他们柳家,还算什么?

“爷爷,是真的。”这时候,柳如嫣也强忍着被钟红羞辱后的委屈,对所有人说道:“连我也没能进风行集团的大楼,我给段总打电话,他已经把我的手机号码给拉黑了。”

“那里的工作人员亲口说的,风行集团要和我们柳家解除所有的合作关系。”

再一次确认消息后,柳洪清如丧考妣,连连后退了几步,差点没站稳。

“爸,别激动,别激动,身体要紧啊!”柳乘风连忙上来扶住老爷子,说道:“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风行集团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跟我们解除合作关系的。”

“前两天他们段总还说要跟我们签署这次这个项目的合同,这两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让那个段总误会了我们柳家。我觉得,只要我们去解释清楚,段总不会这么狠心的。”

不得不说,还是柳乘风这个老大头脑反应灵活,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关键。

“对对,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爸,您先别激动。我们跟风行集团合作了两年,他们不会这么坚决地要跟我们解除合作的。”

“对呀,我们柳家现在也算是楚州数一数二的家族了。我们虽是风行集团一手扶持起来的,但我们现在自身也强大了,有了名气。风行集团不可能不衡量一下利弊,随随便便就跟我们解除合作的。”

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

听到这些声音,柳如嫣不禁有些想笑。这帮人真的太自我感觉良好了,人家风行集团有把柳家一手扶持起来的财力和能力,会在乎他们区区一个柳家吗?

换句话说,柳家就是楚州名副其实的第一家族又能怎么样,在人家风行集团面前屁都不是。风行集团是周边几个市排名第一的大企业,而且传言风行集团和华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岳家有关系。

甚至有人说,风行集团就是岳家旗下的一个子公司。

岳家富可敌国,小小的柳家,在人家眼里,算什么?

什么都算不上!

“有道理,有道理,老大,还是你聪明!”柳洪清反应过来后,也拍着柳乘风的肩膀赞赏说道。

这时候,钟红不乐意了,她对她这儿子十分宠爱。如今柳子晨被人打成这样,这些人还在谈论两家合作的事,她这个当妈的,心寒得很。

“不是,那子晨被打的事就这么算了?”

“我们家子晨不能白挨一顿打吧!”

钟红不和谐的泼辣声在房间里面响起来,顿时把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柳洪清闻言,顿时抬起头来直勾勾地望着她,望得钟红后背直发凉。

柳乘风见老爷子这个眼神,脸色一变,抬手就给了钟红一个耳光,骂道:

“你懂个屁!”

“你想干什么,去找风行集团报仇吗?人家不把你骨灰都给你扬喽,你还想报仇!”

钟红挨了自家男人一巴掌,气得两眼通红。

但是看到老爷子的眼神,她也不敢再争执下去了,转身就踩着高跟鞋,‘踏踏踏’地离开了病房。

柳如嫣心里一阵痛快,虽然这一巴掌不是她亲手打的,她也解气不少。在整个柳家,能镇住这钟红的,除了老爷子,也就她老公柳乘风了。

“子晨,你受委屈了,但是这一次为了家族,这口气你得忍下去。”

柳洪清来到柳子晨面前,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

“放心吧爷爷,我不可能不识大局的,只要能继续和风行集团合作,我挨顿打没关系。”

柳子晨不愧是老大家的儿子,识时务,更看得懂脸色。

一副牺牲自我保大家的模样,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

“还是子晨为我们着想啊,不像某些人,就给自己的公司谋福利,哪想得起我们这些长辈啊。”

老三柳霞,又是阴阳怪气地说道。

她说的这个某些人,根本不用说名字,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柳如嫣身上。这两年,一直是柳如嫣在和段天行签合同谈合作。柳家旗下的公司,几乎每一次都是柳如嫣的那家公司,资源最多。

段天行每一次都会亲自派人专门给柳如嫣的公司送资金,送各种资源过去。

这还不明显吗?显然是柳如嫣在和段天行谈合作的时候,利用自己和段天行的交情,给自己谋了额外的福利。

柳如嫣垂着脑袋,抿了抿嘴唇,百口莫辩,她根本就没这么做过。她每一次去谈合作,都是代表整个柳家去谈的,从来没代表过她个人。

而且段天行这个人也很大方,只要是柳如嫣提出来的要求,段天行从来没说个不字。甚至从来没提出过疑问或有半点犹豫,对此,柳如嫣也很不解。

“好了,大家先想一下,这两天到底出了什么事,让段天行对我们柳家产生了误解。”

“好好想一想,也好去给人家说清楚。这一次,我要亲自去,领着你们所有人,不管有没有错,我们也要给段老板认个错,千万不能让他跟我们解除合作。”

柳洪清想了半天,语气凝重地对大家说道。

此时所有人都静下心来,想这两天自己家的公司有没有什么出错的地方,包括柳如嫣也在想。

不过想了很久,谁都没有个结论。

倒是柳如嫣,突然想起了岳风的一句话。当时她和岳风刚办完离婚手续,岳风说:

“我岳风看在奶奶的份上,不对你们柳家赶尽杀绝,你们好自为之吧。”

当时柳如嫣只当岳风是气急败坏,在吓唬她。

现在柳如嫣忽然觉得有些诡异,为什么今天上午岳风才说完这句话,下午风行集团就和他们解除合作关系了?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他的原因。他只是个废物而已,吃我们家,住我们家的……”

“他有什么本事能这样……”

柳如嫣冷汗直冒,不愿意去相信这个可能性。

倒也不是她不信,而是岳风,根本就不可能让风行集团这样,他有什么身份,什么本事?

与此同时,柳洪清也猛然想起了昨天他寿宴上发生的事。

要说这两天发生了什么大事,也就这件事了。

岳风!

“不可能!不可能会是他的!”

柳洪清脸色大变,眉头紧锁了起来,激动地念道。

众人闻言,连忙问老爷子这个他是谁。

柳洪清望着众人,有些头皮发麻:

“会不会……是因为岳风……”


第6章 韩小诗表白

风行集团总部,最高的那一栋楼里。

这栋楼一共有三十六楼,总裁的办公室在三十五楼,也就是段天行的办公室。

身居高位的人,自然要站在最高处,俯瞰所有人。但谁都不知道,三十六楼是干什么的,谁也没有上去过。因为段天行明令禁止,除了他和韩小诗以外,谁都不能私自上三十六楼。

因为最上面的那一层楼,是他大哥岳风的办公室,也是他大哥娱乐和看书的地方,谁都不能上去打扰岳风。

当然,谁也不知道,风行集团真正的老板,是岳风,段天行在集团的股份只占百分之四十。而他的这百分之四十,其中有三十都是岳风送给他的。

所以段天行一直都在尽心尽力帮岳风打理这家集团,可以说是岳风和段天行一手成就了风行集团,风行集团也成就了段天行。谁不知道,风行集团的老板段天行,是附近几个都市里最年轻,也是最有为的企业家。

“岳风,你真神了,你说柳子晨一定会跟着柳如嫣一起来,他昨天真的来了。”

“我照你的吩咐,让楼下的保安把他收拾了一顿,那小子被修理得很惨的。”

韩小诗今天穿着白色的女士衬衫,下身穿着黑色的裹臀小短裙,修长的大长腿,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她端着水果盘,把切好的水果,一块一块亲手喂给岳风。

岳风放下手中看了好几遍的三国演义,淡淡道:

“我跟柳家的人相处了两年,他们每个人的秉性我都很清楚。”

“这一次的项目不小,柳洪清肯定要趁这次机会让柳子晨接替如嫣和天行接洽,所以这一次柳子晨跟着来了。如果这两年不是如嫣和天行一直在保持合作关系,她一家人在柳家的处境,比现在还要艰难。”

韩小诗听到岳风说起柳如嫣的时候,还是那么亲切,顿时皱了皱秀眉:

“你还在担心柳如嫣一家吗?他们这么对你,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所有人。”

岳风站起身,走到窗台边,俯瞰着楚州市的风景,叹了口气道:

“我那个岳父岳母,我是一点也不担心。如果他们不是柳如嫣的父母,他们现在已经跟柳子晨一样了。”

“我只是担心如嫣她……没什么心计,为人单纯,性格上也有些软弱。在柳家她老是受欺负,也不会反抗,她父母更是废物,什么都帮不了她。”

韩小诗的秀眉越皱越深,她抬起美眸望着岳风高大的背影,说:

“可是她都那么对你了,别说是你的父母,就是我也心疼你。”

“她无情,你又何必在对她有义。”

岳风闻言,摇头失笑。

“对呀,我又何必对她再有义。”他叹气道:“就这一次了,从此山水不相逢。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夫妻,看在曾经夫妻一场的份上,我帮她最后一次。”

“我断了和柳家的所有合作,唯独她的公司没有断。从现在起,她就是柳家的救命稻草,我希望她今后能在柳家受所有人尊重。”

“至于今后是什么样子的,已经不关我的事了。”

听到岳风这么说,韩小诗也没什么好劝的了,她知道岳风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既然如此,就让我来抚平你心里的伤痕,好吗?”韩小诗来到岳风身后,伸出玉臂紧紧地从后面抱住他,感受着眼前这个男人的体温。

“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很久了,比起柳如嫣那个没良心的女人,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感情需求,包括……身体需求。”韩小诗不愧是京都众多富家子弟所追求的女人,她似乎天生就是魅姬一个,浑身都散发着女人味。

“别闹。”岳风站在窗边,纹丝不动,微微皱起眉头。

“你真的就一点也不心动吗?”韩小诗眼角挂泪,心乱如麻:“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男人,为什么我都投怀送抱了,你还要拒绝我?”

岳风闻言,冷笑了一声,说:

“我现在刚刚结束一段感情,转身就接受另一个女人。”

“你敢要这样的男人吗?你不怕我再转个身,还能接受另一个,甚至是无数个其他的女人?”

韩小诗站到岳风前面来,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泪汪汪地望着他:

“我对自己很有自信,我一定能让你爱上我,只要你敢要,我怎么会不敢要?”

岳风摇摇头,面无表情地说道:

“算了吧,我现在没有心情再接受第二段感情,我想赶紧把和柳家的关系彻底斩断。”

“然后回京都去,先看看我父母,我已经很久没回去看过他们了。”

韩小诗有些委屈,但也没有气馁,岳风这么重情重义的人,是不可能三心二意的。只是因为柳如嫣的伤害,让他对感情和女人有些排斥。

“柳如嫣这个臭女人……”韩小诗不禁对柳如嫣又多了两分恨意。

岳风看了看时间,对韩小诗说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

“我猜柳洪清一会儿就会带着柳家那些人来找天行,你一会儿帮天行应付一下。他也挺忙的,不一定什么阿猫阿狗都要去见一见。”

“记住我昨天说的话,柳家人,通通不要放进我风行集团。”

……

果然不出岳风所料,柳洪清果真带着全体柳家人一起来求见段天行,来给段天行道歉。

虽然不知道道什么歉,反正道歉就对了。只要能解除误会,不让风行集团和他们柳家解除合作,就是让他们柳家人下跪,他们也认了。

昨天柳洪清和柳如嫣推测是因为岳风,才导致段天行要跟他们解除合作关系。

但这个猜测一说出来,被所有人同时否决掉了,柳洪清和柳如嫣也不信。岳风一个上门女婿,在柳家屁事不干,连工作都没有的废物,他能影响到风行集团的决策?

简直是笑话!

为了表示诚意,柳洪清把还在住院的柳子晨也给带来了。一来是显示诚意,二来,风行集团好歹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柳家人给打了。这段天行总该有点愧疚吧,也许因为愧疚,他也就不和柳家解除合作关系了。

一行人满怀着信心,大摇大摆地走到了风行集团的门口。

然后……

然后全体被从大楼里面冲出来的保安给拦住了。

“干什么,什么地儿你们也敢闯!你们家族要起义啊!”

还是那保安队长,手持黑胶棍,指着柳洪清的鼻子骂道。


第7章 羞辱柳家

柳洪清好歹是一家之主,更是如今楚州的风云人物之一。让一个保安拿武器怼着脸,实在是让他尴尬。

“干什么,尊老爱幼不懂吗,我是来求见段总的,麻烦进去通报一声。”

柳洪清负手望着保安队长,不高兴地说道。

保安队长闻言,冷笑了一声,望着差不多近二十人的柳家人,说:

“我也真是服了你们柳家的了,昨天我记得你们就有人来过,是我话没给你们传达清楚,还是你们柳家人现在脸都不要了,非要死皮赖脸地往我们风行集团跑?”

他丝毫不给柳家任何一个人面子,这是段天行和韩小诗特意交代的。

他的话,激怒了在场所有的柳家人。

“你说什么!你一个保安,怎么敢跟我们这么说话,我柳家好歹也是楚州数一数二的家族!”

柳洪清杵着拐杖,愤怒地冲保安队长训斥了起来。

保安队长正欲回击,韩小诗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

“韩小姐!”

保安队长连忙走过来,恭敬地对韩小诗颔首说道:

“又是柳家人,昨天刚来两个,今天他们整个家族都来了。”

韩小诗闻言,点了点头,淡淡道:

“我来处理吧。”

说着,她来到柳洪清面前,望着这群欺辱过岳风的人,面色清冷地说道:

“我想我们的安保在昨天已经跟你们传达得很清楚了,我们风行集团,将会解除和你们柳家所有的合作。”

说着,她望了人群里的柳如嫣,冷笑道:

“当然,柳如嫣小姐你很幸运,我们集团和你公司目前正在进行的合作,将进行完。”

“至于你们柳家其他的公司,我们会派专人去和你们解除所有的合同,哪怕有赔偿金我们也要坚决跟你们解除合作关系,没有缓和的余地!”

这番话,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柳洪清他们的头上,把他们的自信心完全浇灭。

“为什么?我柳家到底是哪里得罪风行集团了,我觉得这里肯定是有什么误会,麻烦把段总请出来一下,我们当面说清楚。”

柳洪清皱着眉头,不依不挠地说道:

“这么不清不楚地就解除了合作,对双方都不好。”

韩小诗闻言,嗤笑了一声,随即大笑起来。

她双手环抱胸前,望着这群乞丐一样的人,说:

“拜托你们搞清楚,你们柳家当初连个屁都不是,是我们一手把你们扶持起来的。我们能扶你们起来,也能让你们再一次倒下。跟你们解除合作,对我们风行集团没有半点影响。”

“还有,这其中没有误会,你们柳家个个都是白眼狼,更是一群废物!”

韩小诗越说越气,把岳风受过的屈辱,原原本本都还给了这些柳家人。

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们柳家人,不求上进,以为傍上我们风行集团,就天天吸我们的血。”

“现在我们不让你们吸了,你们就急眼了。怎么,没有我们你们就活不下去了?风行集团帮了你们两年,这两年你们都在干什么?”

“吃喝玩乐,要不是岳……”

她越说越激动,差点就把岳风给暴露了出来,连忙改口道:

“要不是我们段总宅心仁厚,养你们两年,你们柳家早就破产了!”

那保安队长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暗道:

“这韩大美女发起飙来,好厉害啊……”

在场的柳家人,全都被说得满脸通红,不知是羞还是怒。但他们肯定都在心里把韩小诗都骂了一遍。

柳洪清的脸上更是阵青阵白,就算是风行集团有恩于他们,也不能这么羞辱他们吧?

“够了!”

“小姑娘,我承认我们柳家得到了你们很多的帮助。但你们也不能仗着你们帮助过我们,就这么肆无忌惮地践踏我们柳家人的尊严吧!”

“我要见你们段总,我现在就要见他!”

柳洪清气得胸口剧烈起伏,激动地说道。

韩小诗淡定从容地站在那里,冷哼道:

“我们段总,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的吗?”

“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们滚吧,不要逼我赶人。我在给你们柳家人留最后一点脸面,要是你们被赶出去,明天你们柳家可就是整个楚州商界的笑话了。”

柳洪清气得差点晕过去,指着韩小诗,‘你你你’了好几声,也没把话说利索。

“爸,别激动,身体要紧啊。”柳乘风现在还不忘在老爷子面前表现一下。

“如嫣,你不是跟段总关系好吗,你快站出来帮我们柳家说话啊!”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为柳家着想!”

此时柳家人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柳家绝对不能没了风行集团这个靠山,否则他们真的会一落千丈的,从此又跌入谷底,什么都不是!

柳如嫣红着脸,强忍着尴尬站出来,对韩小诗说道:

“韩小姐,求求你让我见见段总吧!我跟段总是朋友,他一定会见我的,只要你上去通报一声就行了,求求你……”

看到柳如嫣低声下气的样子,韩小诗觉得很解气。这个死女人,抢走她的岳风也就算了,还不对岳风好,天天欺负岳风。

“你算什么东西,段总说了,不见你!你和他们一起,给我滚出这里!”

韩小诗一把甩开柳如嫣的手,丝毫不给她面子。

柳如嫣瘫坐在地上,已经快被柳家人给逼疯了。

“死丫头,你快上去求人家啊,拿出点态度,你给人家跪下行不行!”

柳如嫣的三姨柳霞,冲上来戳着柳如嫣的脑袋,着急地骂道。

柳如嫣哭泣着再一次走过来,对着韩小诗又是鞠躬又是恳求:

“韩小姐,求求你了,你帮帮我吧。”

“我们柳家到底哪里不对,你让段总告诉我,我们柳家可以改的。”

韩小诗见状,也不忍心再打柳如嫣的脸了。她望着这群奇葩的柳家人,心想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一群脸皮厚的人。

她把保安队长叫过来,冷冷说道:

“刘队长,还记得我和段总是怎么交代你的吗?”

保安队长愣了愣,一眼在人群里面望到了缩在后面的柳子晨。

“明白!”

他眉头一皱,连忙招呼其他保安朝柳子晨冲过去,抓着他又是一顿暴打。

“妈的!昨天刚打完你你今天还敢来,你小子挺抗揍啊!”

保安队长一边打一边骂。

眼看现场动起了手,场面一下子就混乱了。柳乘风和钟红见自己儿子被打,自然要上去帮忙。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儿子!”

“老娘跟你们拼了!”

钟红泼辣的样子再次展现了出来。

可这群保安又不是柳家人,自然不会惯着她。其中一个保安冲上来就是一脚,把钟红踹飞了出去。

“我看你们这群柳家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马上给我滚,不要给脸不要脸!”

保安队长也不耐烦了,指着他们破口大骂道。

柳子晨莫名其妙又被揍了一顿,此时委屈得不行,连滚带爬地躲到柳洪清身后,哭嚎道:

“爷爷,我什么都没干啊,他们又打我,又打我啊!”

柳洪清望着这一幕,老泪纵横。他知道,他们柳家要完了。

“我柳家,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第8章 封杀柳家

柳家一家人,被整整齐齐从风行集团大楼的大厅里面赶了出来。

这时候外面正有两三个企业老总,准备来风行集团和这里的高层谈合作,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那不是柳家的柳老爷子吗?”

“不对啊,好像柳家人全都来了,他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被赶出来了?”

那几个老总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现在楚州谁都知道,柳家跟风行集团亲如一家人,那些人虽然不知道怎么个亲法。但他们知道,柳家能一路爬到这个位置,成为楚州数一数二的家族,完全是风行集团把他们帮扶起来的。

既然如此,柳家人来风行集团,怎么会被赶出来呢?

“我没看错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们好像还有人被打了……”

那几个企业老总看到了被打的柳子晨一家。

柳子晨本来就被打了一次,伤还没好,今天又被打了一顿,不可谓不惨。而他的父母为了救他,也被打了一顿,柳乘风和钟红,此时也是遍体鳞伤。

老爷子柳洪清被几个晚辈搀扶着,拐杖都没来得及捡,也是极其的狼狈。

“我靠!柳家肯定是被风行集团给踢出局了,风行集团不要他们了!”

“拍一张拍一张,大新闻啊!”

“这柳家平时就喜欢狗仗人势,仗着跟风行集团有关系,垄断市场,抢我们生意。现在报应来了,老子做梦都要笑醒,哈哈哈!”

那几个老总,现场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拍照一边发朋友圈。

过了今天,柳家被风行集团赶出大楼的新闻,估计明天就能传遍整个楚州市的上流圈子了。

“我要见段天行,我要见段天行!”

柳洪清还在不依不挠地大吼大叫。

他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没有段天行的帮助,他们柳家真的会垮的!

此时韩小诗已经离开了大厅,上楼去了,那群保安自然不会回应他。

“段总!”

就在这时,段天行从楼上下来了,门口的保安连忙鞠躬,恭敬地问好。

段天行点点头,后面跟着自己的保镖,他领着保镖径直往自己的车上走,看都没看柳家人一眼。

“段老板,段老板,我是柳洪清啊,我们柳家到底做错了什么,能不能给我们一个解释的机会!”

看到段天行,柳家人顿时眼前一亮,柳洪清更是激动得没有拐杖都连跑了好几步。

不过他哪能近得了段天行的身,当即就被段天行的保镖拦了下来。

“干什么,离我们段总远一点!”

其中一个保镖,一甩手就把柳洪清甩飞了出去。

他那一把老骨头哪经得起这么摔,当场就惨叫了一声,被摔得神志不清。

“爸!”

“爷爷!”

柳家的晚辈小辈,全都跑了上去。

段天行见状,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忍不住摇了摇头。

若不是岳风这两年要帮柳家,他哪肯把柳家扶持到今日。柳家这个家族,实在是不成器,以为有了靠山就不用自己努力了,成天就想着天上掉馅饼。

现在他和岳风都不想帮柳家了,这柳家就活不下去了,连柳老爷子也开始没皮没脸地耍无赖。

“如嫣,如嫣啊,现在就看你的了……”

“我柳家的生死存亡啊……”

柳洪清都已经神志不清了,还不忘拉着柳如嫣,执着地说道。

柳如嫣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了,她咬着嘴唇,犹豫着要不要上去跟段天行谈谈。她倒是想谈,但人家根本就不搭理她啊。

此时那几个来风行集团谈合作的老总,看到段天行后连忙上来打招呼:

“段老板下午好!”

“段老板这是准备出去啊,我们几个是来谈合作的。”

段天行笑着点点头:

“好,我们风行集团欢迎每一位企业家来谈合作。但是有一点,我们不和那种只会做梦,成天想着天上会掉馅饼,不求上进的企业合作。”

他自然是在说柳家的人,而且毫不掩饰,伸手就指向柳家人。

那几个老总当即明白了过来,看来风行集团是真的把柳家给踹了。

也对,俗话说救急不救穷,柳家人确实是不上进。

“明白明白,我们会告知其他人的,这种企业和家族,我们全都不会跟他合作!”

这些老总都是聪明人,段天行既然特意提出来,肯定不会没有理由。

之所以要提出来,就是在提醒他们,不要跟柳家有合作,段天行他这是要彻底封杀柳家。

柳如嫣闻言,已经彻底坐不住了,连忙跑过来。但她又不敢靠段天行太近,着急地说道:

“段总,我是柳如嫣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段天行冷冷望着她,说:

“什么意思,难道我段天行就该养着你们柳家吗?这两年你们柳家吸我的血吸得够多了吧,现在还不罢休?”

柳如嫣连忙解释道:

“不是的,我们会改,肯定会改掉以前的坏毛病。”

“我的意思是,段总你能不能暂时不要解除风行集团和我们柳家的合作,您这样会把我们逼上绝路的!”

段天行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说:

“逼你们上绝路?但凡这两年你们上进一点,也不至于如此,这是我的决定。我一旦做出了决定,是不会收回我的意思的。”

柳如嫣已经急得哭出来了,恳求道:

“段总,今晚我们一起吃个饭,好好谈谈好吗?”

“我们柳家到底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您大可以指出来。不管是哪方面的问题,我们都可以改的。”

看到柳如嫣和柳家这个态度,段天行心中不由得冷笑不止。这帮人,平时欺负岳风欺负得那么起劲,却不知他们身后的贵人,压根就不是他段天行,而是岳风。

也罢,今晚就跟这柳如嫣单独见个面。他段天行就想问问,柳家人是不是全都钻钱眼儿里去了,根本不讲感情。

“好吧,晚上九点,醉仙楼的饭店。”段天行点点头,意味深长地望着柳如嫣:“回去好好想想,今天晚上要给我说什么,我没有太多时间跟你耗。”

说完,他便上了车。

那几个老总还不忘跟段天行挥手说再见:

“段老板,慢走啊”

“段老板再见。”

段天行从车窗伸出右手,礼貌地冲那几个老总挥了挥手,然后车子就开走了。

柳如嫣见段天行答应和她单独见面,终是松了一口气。


入赘两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被逼无奈,摊牌亮出身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2484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