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没有尊严,被丈母娘嫌弃,被小姨子看不起,被老婆冷淡。

上门女婿没有尊严,被丈母娘嫌弃,被小姨子看不起,被老婆冷淡。


第1章 上门女婿没尊严

“高辰,要死啊,叫你倒洗脚水,你磨蹭什么?快滚过来。”

小姨子楼诗蓝的声音,再一次如地震般吼着,顺带着还踢了踢洗脚盆,发出声音来抗议。

正洗马桶的高辰,放下马桶刷,连忙跑过来,正要去端洗脚水,楼诗蓝捏着鼻子万分嫌弃:“你个废物垃圾,你就不知道先把自己整理了再过来,你这是想臭死我吗?”

高辰的怒火蹭蹭上涨,却强行压着:“我先前说了,等我把马桶刷完再过来,你非得叫……”

“胆肥了,居然还学会顶嘴。”楼诗蓝嘶吼,“姐,你看看这个废物,他现在都敢和我顶嘴了,我不过就是让他快点过来倒洗脚水,他居然还那么多理由。”

坐在桌旁的楼浅月,满眼嫌弃厌恶,冷冷的瞥了一眼高辰,语气疏离冷漠:“高辰,你是故意气我妹吗?倒洗脚水而已,哪那么多事。”

又是这冷漠的声音,又是这嫌弃的声音。

高辰狠狠的打个颤,内心怒火再次往上涨,双拳紧握,深吸一口气。

“废物就是废物,什么事都做不好,刷个马桶还要这么久,倒个洗脚水还要叫两遍,要你有什么用。别人家的姐夫,都是高管总裁,就我家姐夫是个上门女婿,废物垃圾,不出去上班,不挣钱,还天天赖在家里白吃白喝。窝囊废,连狗都不如的废物。”

想着朋友们的姐夫,个顶个的能干,她都不好意思出门提姐夫二字,丢不起那个人。

楼诗蓝越想越气,一脚把洗脚水给踢翻,水流了一地。

洗脚盆打了转,砸在高辰脚背上,打湿他的鞋。

低着头的高辰,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紧紧握着,手上青筋根根暴起,他处于怒火暴发的边缘。

“还不快把地擦了。我这辈子做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和你结婚。”

楼浅玥很生气很生气,高辰这个废物,什么都做不好,倒个洗脚水还要人叫,这样的废物要来有何用?

别说聚会,她连和他走一起,她都不愿,实在是丢不起那个人。

地上的水,湿了的鞋,犹如高辰的眼泪。

耳边听着两姐妹尖锐讥讽的声音,高辰再也压不住,狠狠的踢向洗脚盆,怒喝:“闭嘴!”

咆哮的声音,加上洗脚盆发出的咣当声,瞬间让两姐妹闭嘴,惊愕的望着他。

高辰用力深呼吸,他是上门女婿没错,但同时,他也是燕京高家的大少爷,家族未来的继承人。

十年前,高辰在家族中抽到历练景乐市的牌子,于是他成了楼浅玥的同桌。

一次他为救乱跑的小孩,自己被撞成重伤。

是楼浅玥救的他。

爱,在这一刻来临。

大学毕业后继承家族事业的高辰,立即回到景乐市。

他要把他的女孩追到,他要给她一世荣耀,他要让她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没想到,高辰来景乐市没多久,就遇上楼家大难。

楼父介绍的财务,卷走楼家公款。

楼父气极攻心,临死前,拉着高辰的手,乞求他照顾好楼家母女三人,说是家里必须要有个男人。

高辰一边幻想着婚后幸福浪漫的日子,一边暗中打理着楼父留下来的烂摊子,更是用背后的势力,让楼家一路开挂。

哪想到,婚后的生活,并不是高辰所想像的。

老婆和丈母娘小姨子三人,看不到他无微不至的付出,更看不到他那颗即将破碎的心。

他一次次的付出,换来的却是讥笑和嘲讽,还有如黄河之水般的污辱蔑视。

突然,他明白人家说的舔狗是什么意思?

就是舔的一无所有的意思。

纵使高辰再爱着楼浅玥,他那颗暖的心,也被她们辱成冰,掉在地上化成水。

这时,楼诗蓝反应过来了,如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炸毛了,指着高辰鼻子厉声道:“高辰,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我家的一条狗,还敢在我家发脾气,你个狗东西,有种就和我姐离婚,然后滚出我楼家。”

呵呵!

高辰苦笑,看,又是这语气,又是这台词,天天骂也不带喘气换词的。

门在这时被推开,丈母娘林秀打牌回来了,进门听到这句,立马问道:“谁要离婚?”

“妈,高辰要和姐离婚。”楼诗蓝恶人先告状,委委屈屈的。

林秀冷蔑的扫了一眼高辰:“我们楼家养的一条狗,什么时候轮到他说离婚二字?要说也是我们浅玥说离婚。浅玥,离婚!”

楼浅玥双眼冰冷的看向高辰,犹如看一个陌生人:“那就离婚吧。”

高辰身躯一颤,拳头握的紧紧的,压制着声音的颤抖:“浅玥,我以为你会看到,我为这个家的付出。可是没想到,我的付出,不过是换来你们的嘲笑和辱骂……哈,离婚!行,那就离吧。”

“你可要想清楚?”楼浅玥淡淡的望着他。

高辰笑的悲凉:“想清楚了,单方面付出的婚姻,是不必留恋的。”

楼浅玥直接点头:“行吧,明天就去离。”

林秀打了个酒嗝,双手乱舞着:“离了好,离了以后,妈就让妈那些牌友们,给你介绍豪门……”

楼诗蓝欣喜的一蹦三尺高:“我要有新姐夫了,我要一个有钱的新姐夫……”

还没离呢,就准备找下一家。

高辰自嘲一笑,看吧,这就是她们一早的态度,可怜自己还要当万年舔狗。

“等一下!”林秀突然喊道,“我家老楼给你的二十万,还给我们,那是我们家的。”

高辰自房间里拿出银行卡,扔在她面前:“给你。”

“这么爽快,里面该不会是没钱吧?”楼诗蓝说了一句。

林秀轻蔑冷笑:“一个靠女人的废物,他敢吗?若是敢侵吞我们楼家的二十万,我打断他狗腿……”

“够了!”高辰黝黑的双眸中,凝聚着狂风暴雨,寒意凛凛,“两清了。”

陡然看到这双眼,林秀和楼诗蓝吓了一大跳,恐惧突然袭击全身,不敢再开口。

“明天见!”

高辰说完走人,低头的楼浅玥突然说道:“千万别后悔!”

高辰摇头苦笑:“我后悔认识你……”

因为认识你,才让我陷入无边的痛苦,悔恨中,心碎中!

他走了。

带着一身伤痛,一身心碎,走了!

楼家传来楼诗蓝的尖叫声:“凭什么让我擦洗脚水……”


第2章 离婚了

忘忧小酒馆。

店内放着‘忘情牛肉面’歌,高辰越听越觉得,这就是他的写照。

眼泪情不自禁流下来。

“老板娘,来碗不放眼泪不放痛的牛肉面。”高辰冲着老板娘喊。

老板娘忘忧风情万种,扭着柳腰,坐在他对面,轻启红唇:“又被她伤了?”

忘忧是高辰的红颜知已,他经常来这里喝酒,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忧姐,你知道吗?”一滴眼泪自眼角滑落,落入杯中,高辰一口闷了,“她要和我离婚。”

忘忧惊讶的微张唇,随后笑的妖娆:“放开你,是她的损失。”

高辰凄惨一笑:“我为她做了那么多,她却看不到,天天嫌弃我嫌弃我那。”

“女人不但要你做给她看,还要你来哄。”忘忧弹了弹手上的女士香烟,“傻弟弟,你就该告诉他,你为她的一切。”

高辰摇头,满眼悲伤:“我的爱情纯纯的,不要变质的爱情。”

忘忧洁白如藕的手臂,搭在他肩膀上,微侧头,笑靥如花:“可女人要的爱情,除了物质,还要男人的嘴来哄。你何不告诉她,炎夏最大的环宇集团,是你的。你还是燕京高家的大少爷。”

高辰仰头闷掉一杯酒:“她不是那样的人,她只是看不上我,哪怕她知晓环宇集团是我的,她也会高高在上,用不屑的目光看我。”

“遇到个自己喜欢的女人不容易,再好好谈谈。”忘忧劝道,眉头微蹙。

“不用了,为了她,我呆在这里照顾她,浪费了太多时间,够了。而在这一段时间里,她的嫌弃,也成功的把我的感情磨没了。”高辰声音低沉而沙哑,却有一股难掩的诱惑,“我暗中帮她的,够抵挡当年她救我一命的恩情,我们……两清了。”

忘忧缓缓吐出一口烟云:“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忧姐都支持你。”

高辰眼神忧郁:“嗯,明天去离婚。”

忘忧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他:“若是需要姐姐,随时开口。干!”

“谢谢!”高辰一饮而尽。

忘忧看着喝的微熏的高辰,双眸闪了闪,手中杯捏紧。

……

第二天一大早,楼浅玥发了两个字给高辰:快点。

高辰到民政局时,楼浅玥一脸不耐烦:“我还要赶回公司开会。”

一晚上没见楼浅玥,她的精神状态很好。

藏好悲伤的高辰,扯了扯嘴角,她过的好,便是我最大的心愿。

民政局的办事效率很高,高辰看着手中换了的小本本,发呆。

楼浅玥背着包走人,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看向低头看小本本的高辰,她情不自禁喊出声:“高辰!”

高辰抬起头时,面色清冷:“有事?”

‘有事’二字何其敷衍冷漠,他的声音更是带着她从未听过的寒冷,好似对待一个陌生人。

她何时被人这样对待过,一股闷气突的升上来,冷漠道:“你的衣服……”

不待她说完,高辰冷冷的打断她:“扔掉。”

冷漠的两个字,连丝转折也没有。

楼浅玥生气了,离了婚就这么冷漠,你怎么可以这样。

楼浅玥正想责问高辰时,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走到高辰身边,挽起他的手臂,挑衅的看向她。

“楼小姐,谢谢你,我喜欢高辰很久了,以后,我就是他女朋友,望楼小姐以后自重点,千万别来纠缠他,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楼浅玥震惊在原地,这个女人她认识,是忘忧小酒馆的老板娘,被景乐市评为,最神秘,最妖娆的女人。

没人知晓她的一切,只知晓,她在小巷子中,开了一家名为‘忘忧小酒馆’的店,最厉害的混混,也不敢去那里捣乱。

“你是……他女朋友?”楼浅玥满脸不可置信,不信的问道,却不曾发现,她的声音在颤抖。

忘忧风情万种一笑,踮脚在高辰脸上亲了一口:“现在,相信了吗?楼浅玥,失去高辰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损失,放手高辰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你会后悔,而我,想看你后悔的表情,拜拜!”

楼浅玥震惊的嘴张大。

忘忧挽着高辰离去,离去的那一眼,带着冷蔑和不屑。

怔在原地的楼浅玥,迷茫的望着高辰的背影。

他没有回头,就这样走了……跟着别的女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刻,楼浅玥突然发现,她好像才是那个被抛弃的人,她才是人家不要的小狗!

……

环宇集团总裁办公室。

高辰看着桌上小本本,无悲无痛无喜,可他身上的悲伤,波及百里之外。

陆银河拳头紧握,眼神略狠,上前说道:“楼外楼打电话来说,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让他们的新酒上架环宇商场?”

“啊,哦,你做主。”高辰把小本本收好,胡乱翻开桌上文件,正好翻到一处合同,怔怔的看着。

陆银河探头瞄了一眼,那是楼外楼酒业的合同,楼外楼是楼家的产业。

“我自己搞得定。”陆银河快速拿走他手里合同,“走了。”

高辰惶忽的点头,捏了捏眉心。

出了门的陆银河,翻看楼外楼酒业合同,刚才笑的如只狐狸的眼,此时冷漠疏离:“楼家,等着接招吧。”

……

楼家公议室。

楼家老爷子,重重冷哼:“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环宇就不让我们上架了?”

“就是,没有了环宇的合作,咱们楼外楼,根本就进不了五百强,那还搞什么搞?”

“现在怎么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如,咱们再派个人去问问?”

楼家众人七嘴八舌,说着他们的意见,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要去环宇集团。

楼紫彤瞥了一眼心不在焉的楼浅玥,讥笑道:“爷爷,当初这个合作是浅玥谈下来的,不如现在还让她去吧?”

楼浅玥还处于,忘忧挽着高辰,头也不回离去的场景中,自是没听到楼紫彤说的话。

楼老爷子扫了一眼楼浅玥,见她无视自己,气的喷火,拐杖重重点在地上,怒喝:“楼浅玥,你别以为对公司有点功劳,就可以在公司拿乔,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

这么大声音,楼浅玥回神,茫然的看向大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楼紫彤心中冷笑,面上却掩唇笑道:“爷爷,浅玥一定是高兴坏了,毕竟她刚才和那个废物离了婚,正偷偷欢喜着呢。”

楼老爷子重重冷哼:“哼,老二活着就没做过一件好事。楼浅玥,你去环宇集团,问他们,为什么不和我们楼外楼合作?”

楼浅玥懵了:“爷爷,这不是我……”

“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楼老爷子目光冷漠,“若是和老二一样是个废物,那你们一家就等着被赶出门去吧。”

楼浅玥咬紧唇,心中伤痛,这根本就不是她负责的,为什么要让她去。

楼紫彤娇笑道:“浅玥能力那么强,一定会成功的,对吧,浅玥,我看好你哦,加油!”


第3章 被扫地家门

环宇集团。

楼浅玥仰头望着眼前的高楼大厦,深吸一口气,朝环宇走去。

“等一下,你找谁?”前台小妹拦住要冲进去的楼浅玥。

楼浅玥停下脚步,礼貌的笑道:“你好,我找你们陆总。”

“有预约吗?”前台小姐斜了她一眼。

楼浅玥微怔,笑容得体:“没有预约,但是我和你们陆总不需要……”

“没有预约不能进。”前台小妹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

楼浅玥脸色微僵,但还是扬起笑容:“我认识你们陆总……”

“认识我们陆总的人海了去了,若是每一个人都这样去找我们陆总,岂不得累死?”前台小妹冷笑一声,“看你长的人模狗样的,没有想到也是一个拜金女。”

没有预约想找她们陆总的女人,哪个不是冲着陆总钱去的,又不是没见过,前个才打出去一个。

妥妥的羞辱,楼浅玥面红耳赤,双拳猛的握紧,解释:“我不是……”

“行了,再不走,我就要喊保安了。”前台小妹鄙视楼浅玥。

看着对方眼里的鄙视,楼浅玥从来没有觉得这么难堪过,以前她和陆总谈合作时,都是直接跟着陆总进去的。

怎么这次,却连公司都进不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握着手机的楼浅玥,看着标注着陆总的号码,终是没有拨出去。

回到楼外楼,迎接她的便是楼老爷子的臭骂:“没有见到陆总,那你回来做什么?楼浅玥,你是不是翅膀硬了,忘了刚才我说过的话,若是没能谈妥这件事,你们一家就给我滚出去。”

狼狈的楼浅玥,再次站在环宇集团门口,紧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了,楼浅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过去:“陆总陆总,我是楼浅玥,我有话要对你说。”

西装笔挺的陆银河,冷漠的看向楼浅玥。

楼浅玥笑了,前台小妹正好在旁边,见此,吓了一大跳。

完了完了,要被陆总骂死了。

“陆总,她没有预约,所以我就拦着她了。”前台小妹吓的都快哭了,声音颤抖着。

楼浅玥不想惹事非,急忙出声道:“陆总,你千万别开除她……”

“你脸大?”陆银河突然出声。

楼浅玥懵了:“什么?”

“凭什么你会以为,我会为了你而开除我的员工?”陆银河满眼嘲讽,“不知所谓。”

轰,好似一盘冷水,兜头自楼浅玥头顶浇下去,淋了个透心凉。

明明是盛夏,她却犹如掉入冰窖,冷的刺骨。

周边人对楼浅玥指指点点,满眼讥笑,前台小妹也笑了,满眼崇拜的看向陆银河,陆总真是太帅了。

楼浅玥面容苍白,身形摇晃。

“不是的。”楼浅玥朝陆银河冲去,她一定要成功,不然,她们一家一定会被爷爷赶出去,“陆总,我是楼浅玥,是楼外楼销售部的楼总,我们以前经常合作的,陆总,你忘了吗?”

然而,陆银河看都没看她一眼,声寒冻天:“扔出去!”

保安立即去抓楼浅玥。

“陆总,我只需要五分钟,哦,不,三分钟就可以,你听我说。”楼浅玥同保安玩起捉猫猫,还不忘向陆银河解说。

陆银河的脸黑了,前台小妹很有眼力见,又叫来两名保安,四个人架着哀求的楼浅玥,丢出环宇集团。

时间寂止!

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没有想到,平时笑的如狐狸般的陆总,发起火来那么凶。

一时,噤若寒蝉。

陆银河双眸冰冷,望着跪坐在地上,双眼含泪,孤苦无依的楼浅玥,心中没有一点同情。

楼浅玥,你害得我兄弟那么痛苦,我凭什么还要让你高高在上!

他尝过的痛,你也要尝!

他吃过的苦,你也要吃!

他不快乐,你就别想好!

望着陆银河离去的背影,跪坐在地上的楼浅玥,委屈至极。

本来她刚离婚,心情就不好,为什么大家还要这样子对她?

好似没了他高辰,她楼浅玥的世界就不转了似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

楼外楼,楼老爷子已经知晓,楼浅玥被丢出环宇集团的事,气的七窍生烟,指着楼浅玥鼻子骂道:“废物,垃圾,丢人都丢到环宇去了。一家子立马滚出楼家的房子,不许再出现在楼家,楼家不养废物。”

楼紫彤带着人,押着狼狈的楼浅玥,来到楼老二家,盯着她们收拾东西,把她们扫地出门。

站在马路上了,楼浅玥内心深处一片悲凉。

林秀拍打着大腿,大声哀嚎:“没法活了,太狠心了,难道要我们睡马路?”

楼诗蓝哭的鼻涕眼泪一起流:“我不要睡马路,我们去酒店吧。”

若是让她的同学们知晓,她睡马路,她都不用活了。

疲惫的楼浅玥,拖着灌了铅的双腿,领着妈妈和妹妹,去酒店。

趴在被子上的楼浅玥,咬着枕头痛哭,哭狠了,迷迷糊糊睡着了。

然后,她被林秀给推醒了。

林秀满面焦容,语气急促:“浅玥,我们的银行卡被冻结了?”

“什么,怎么可能?”楼浅玥慌忙坐起,“是爷爷做的?他没权利这样做,我去找爷爷。”

“快去快去,我都快饿死了。”林秀一边抱怨,一边把楼浅玥给推出去。

晚风习习,明明是个凉爽的晚上,楼浅玥却觉得寒凉入骨。

打车来到楼外楼酒业公司,楼浅玥这个销售部副总,却没能踏进自家公司。

绝望的楼浅玥,只好打电话给楼老爷子,可是根本打不通,再打其他人的,依然无法接通。

楼浅玥绝望了,赶出家门后,立即就把她给拉黑,这真的是不管她们一家的节奏。

和高辰离婚的这一天,就是最倒霉的一天。

“三姐!”

楼浅玥寻声望去,楼俊航正和自己招手,忙跑过去。

“俊航,是不是爷爷肯见我了?”楼浅玥希冀的眼光望着他。

楼俊航摇摇头,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三姐,这是我的私房钱,你拿去吧。”

“我不能要,俊航,你去爷爷那里替我求个情,就说我要见他,好不好,俊航,求你帮帮我们。”楼浅玥扯着楼俊航的袖子,哀求道。

看着昔日高高在上,雷厉风行的楼浅玥,如今卑微屈膝的样子,楼俊航心中很不是滋味。

他三姐是他的偶像。

“三姐,你也知道,爷爷不喜欢二伯,连带着也不喜欢你们,就算是你见着了他,那又怎么样?”

楼浅玥绝望的望着楼俊航,她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三姐,这个你拿着……”

“我不能要……”

“三姐!”楼俊航把银行卡,强塞到楼浅玥手里,“拿着。”

想着妈妈和妹妹的焦急样,微怔的楼浅玥,收下银行卡,对楼俊航点头,哽咽道:“俊航,谢谢,谢谢!”

“三姐,你若是想回楼家……这事的关键,还在于环宇,你想想,当初你那合同是怎么谈下来的?”楼俊航灵光一闪,好似开窍了一般。

楼浅玥一怔:“什么意思?”


第4章 爱情是毒药

“三姐,你想想,你现在连陆总人都见不到,那以前又是如何和陆总谈合同的?所有的事情,它都是有原因的,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

“总不可能你走在路上,陆总看见你了,然后对你说,走,咱们签合同去吧?”楼俊航醍醐灌顶,“你好好想想,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帮你?”

楼浅玥想破了头,也没想明白:“没人帮我啊,当初选合作商的时候,我们楼家根本就没把环宇考虑进去,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搭理我们……我好像,在高辰面前说过一嘴。”

楼俊航惊讶了,随后摇头:“三姐夫啊,不能吧?”

“是的,他不能。”楼浅玥怎么想也没想明白,又同楼俊航说道几句,这才离去回了酒店。

林秀正在骂楼诗蓝:“你怎么回事,连个茶水都不会倒?你看看你倒的茶水,差点烫死我知不知道。”

楼诗蓝也不甘心的回嘴:“你都那么大个人了,喝点水都不会,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的嘴。”

林秀气炸了,看到楼浅玥回来,立即告状:“浅玥,你看看诗蓝,连个茶都不会倒,都不知道她还会干什么,以前高辰倒茶的时候,那可是温度适中……”

高辰!

说到这个名字,三人都愣住了。

楼浅玥内心狠颤,好似一只手揪着她的心脏,往下拽,再往下拽,拽的生疼生疼!

眼突然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楼浅玥吸吸鼻子,奔回房间冲进卫生间,泪水滚滚而下。

……

某房间内。

没开灯,黑。

窗外灯光照进来,隐约看到,茶几旁边躺着一个人,旁边滚满易拉罐啤酒。

躺在地上的高辰,梦中轻喃:“浅玥!”

梦中的楼浅玥,提着洁白的婚纱,朝他奔跑而来。

阳光下的她,如九天仙女下凡,墨眸一转,眼底清波流转,阳光下光彩照人,难掩芳华,令人怦然心动。

高辰唇角勾起,漾出好看的弧度,黑曜石般的眸子,闪闪发亮。

阳光自他背后射来,金色的光辉,如光晕般罩着他,又如同威武的战神般,那样开阔大气,优雅高贵。

高辰朝奔来的楼浅玥张开双手,扬唇一笑,眸中光彩四射,明媚不凡,轻启薄唇:“浅玥!”

楼浅玥奔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腰,笑靥如花。

高辰抱起她,旋转。

楼浅玥的笑声,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音乐,充满着高辰的心房。

这一刻,天地只剩下他们俩个。

鸟儿为他们歌唱,动物为他们起舞。

突然,电闪雷鸣,怀中身着洁白婚纱的楼浅玥,换上一身黑色纱衣,画着妖媚的精致容颜。

黑色楼浅玥,握着一把匕首,指着他的心脏,笑的嗜血冷酷:“高辰,我要你的心!”

不待高辰回答,匕首猛的刺入他心脏……

“啊!”

高辰自梦中醒来,满头大汗,气喘嘘嘘。

环顾四周,发现是他的房间,起身,踉跄着奔进卫生间,看着镜中胡子拉茬的自已,高辰自嘲一笑。

“高辰啊高辰,哪怕你把心给了她,她也不会喜欢你。你在她眼里就是一条狗,一袋垃圾,你还这不清醒吗?你还没痛够吗?”

打开水龙头放满水,高辰把脸放进洗脸池里,睁着眼睛,看着洁白的洗脸池。

突然,洗脸池里出现楼浅玥的脸,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咕噜!”

高辰看迷了,呛了水,猛的自洗水池里抬起头,赫然又在镜中,看到楼浅玥娇笑如花的容颜。

“砰!”

高辰一拳打在镜子上,怒其不争:“楼浅玥!”

……

一大早,失眠的楼浅玥,被林秀和楼诗蓝吵醒了。

两人吵来吵去的内容,不外乎就是你不做,为什么要让我做的这些话。

看到楼浅玥出来,林秀立即说道:“我今儿约了牌友,浅玥,你给我点钱。”

楼浅玥头疼:“银行卡被冻结了……”

“行了,昨天高辰给的那张银行卡,里面还有二十万,我知道的。”林秀软声软语,“我为什么去打牌,我自是去给你钓金龟婿,听话。”

楼浅玥想了想,把银行卡给了她,林秀扭着肥腰走了。

楼诗蓝骂了两句,抢走楼浅玥包里的钱,也走了。

留下楼浅玥一人,坐在沙发上,头痛,浑身无力。

手机响了,楼浅玥一看,立即接电话:“俊航,是爷爷肯见我了吗?”

楼俊航说道:“三姐,我问过业务部的人,他们说,先前他们去环宇集团谈合作的时候,连人都没见到。还是他们对业务部的人说,让楼浅玥来谈,绝对能谈的下来。”

握着手机的楼浅玥懵了:“这……还有这回事?”

“你想想,三姐,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人在帮你。”楼俊航说道,“三姐,你忘了,那时开会,爷爷说,若是谁能谈得下环宇,谁就是销售部的楼总,还记得吗?”

记得,怎么能不记得。

那时开拓业务的时候,大家没有把眼睛盯在环宇,还是楼老爷子说,谁去环宇集团谈,谁谈妥了谁就是楼总。

想着这些往事,楼浅玥一阵迷茫:“业务部的人,有没有告诉你,是谁和他们说的?”

“是环宇销售部的张硕。”楼俊航说。

……

环宇集团。

高辰拼命工作,想要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陆银河不想他呆在办公司,累坏自己,提议道:“高总,咱们可以去公司逛逛。”

高辰头也没抬:“不用了。”

陆银河又说道:“高总,你回来了,也该去下面,鼓励一下他们。”

高辰想了想:“好,走吧。”

陆总陪着一个年青帅哥出行,且必恭必敬,让巡回了的部门人员,立即在公司群里炸开了。

“哇,陆总陪同的男人好帅啊!”

“那人是谁,陆总对他好恭敬的样子。”

“我眼晴里只有两大帅哥,好想抱个回家。”

“快醒醒吧,人家看不上你的。”

“反正我知道,能被陆总落后半步陪同的男人,绝对是一个风云人物。”

高辰来到销售部,销售部副总,点头哈腰的陪同。

张硕坐在自己位置上,偷偷瞄了几眼,哇靠,这才是男人该有的气势,被陆总和副总两人陪同,人生得意需尽欢,果然不假。

待到巡视的陆总和年青人走后,销售部立马如菜市场般,每一个人都说着,那人好帅,那人是谁的话语,完全爆了。

张硕也在这行人列中,热血沸腾,加入议论中。

忽的,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他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电话。

此时他正处于兴奋中,哪会理这个陌生电话,可是那个电话却不依不饶的打了好几个,他才接了。

“请问,是张硕张先生吗?”手机里面传来一道甜美的女声。

单身狗张硕立即走到安静的地方,欣喜道:“是的,请问你是……”

“你好,张先生,请问你下班后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楼浅玥笑道,“我叫楼浅玥。”

有美女相约,不去的凭实力单身。


第5章 约会被撞见

仁贵大酒店。

化着精致面容,身着黑色套装的楼浅玥,面朝大门方向坐着,在她对面,坐着一个身着黑色西装,春风得意的男人。

此人正是张硕。

张硕看着漂亮有气质的楼浅玥,心中笑翻了天,发誓,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女神拿下。

“来,楼小姐,我给你少倒点。”

男人在女人面前,得要温柔体贴,女人才会对你上心,你若是一上来,就露出大尾巴来,是没有女人会喜欢的。

特别是在这种漂亮的女神面前:“楼小姐,你比我想像中还要漂亮,说真的,一接到你电话,我都懵了……哈哈,若是我张某哪里说的不对,还请楼小姐多多包涵。”

楼浅玥有事求助张硕,笑容很是甜蜜:“张先生客气了。其实我今天,是真的有事想请教于你。”

张硕点头,朝楼浅玥举杯,温和笑道:“没问题。认识楼小姐,我张硕很高兴,你也不用叫我什么张先生,直接叫我张硕吧。”

楼浅玥也举杯,笑道:“好的,张硕,你也别叫我楼小姐,叫我浅玥吧,朋友们都这样叫我。”

张硕笑了,成功喊名字,关系进一步。

杯子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犹如楼浅玥的心跳一般,咚了一声。

楼浅玥抿了口酒,迫不急待的问道:“张硕,你还记得,当初是谁告诉你,你们环宇集力要和我楼外楼谈合作的吗?”

张硕没有想到楼浅玥这么直接,差点呛了:“楼外楼酒业是吧?也没多久的事,我自是记得,是我们副总说的……浅玥,出什么事了吗?”

楼浅玥心情低落:“你们副总啊!那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你们副总,求求你,我现在真的需要帮助。”

面对美女的请求,张硕无法拒绝,同意了。

楼浅玥见他同意了,心情甚好,突然双眼定住,看着高辰走了进来。

不管在什么地方,高辰都能第一眼看到楼浅玥,两人视线交织在一起,一动不动。

楼浅玥看到面无表情的高辰,火气不知怎么的就涌了上来,脑海中突的闪现,忘忧挽着他的手臂,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

她摸上张硕的手,娇笑道:“张硕,现在是咱们约会时间,先不要给他人打电话了吧。”

张硕本就不想打这个电话,闻言,立即挂了电话,欣喜若狂,反握住楼浅玥的手:“浅玥,我也是这样想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耶,女神到手。

楼浅玥这才装着看到高辰一样,挑眉一笑:“咦,这不是高辰吗?一个人?怎么不把忘忧带上?你看,我都和我男朋友约会来了,你怎么还一个人,在这里遇见,还真是巧啊。”

高辰看着她们紧握在一起的手,当真了,此时心仿若被一只手揪着,疼的喘不过气来,却强装镇定,声音无悲无喜:“祝福你!”

暗恋了十年的女人,一离开他,就迫不急待的投入他人怀抱中,这样的女人,他只能呵呵了。

可心,却如撕碎了般疼!

“浅玥,不介绍下吗?”张硕想进入楼浅玥的圈子,就得认识她的朋友,故此一问。

楼浅玥正有此意,牵着张硕的手,起身,朝想要转身离去的高辰走去:“他啊,是我前夫,天天就知道在家当煮夫,不出去工作上班,让我养他养的心安理得,这样的男人,我要来做什么,当儿子养吗?”

张硕不屑出声,挺了挺胸膛,显示他是一个可以撑起家的男人,看着背对着他的高辰,讥笑出声:“靠女人养,可真是丢尽我们男人的脸。看你好手好脚的,怎么就忍心,让这么漂亮的老婆,在外面风餐路宿?若她是我老婆,我会把她捧在手心里,让她除了买买买,不会让她触碰任何家务。家务事,我包揽了。”

楼浅玥笑眯了眼,听听,这才是真男人,可比你高辰强悍太多了。

高辰冷笑,这是打他脸,损他靠女人吗?

一个不了解真相的人,居然也敢在这里,评论他人的生活,这该是多么的自以为是。

心中带着火气的高辰,赫然转身,面向张硕,声寒冻天:“是吗?包揽家务?不正是我在家里的工作?怎么,你也想当上门女婿?”

张硕在高辰转过来时,就认出了他来,瞬间吓的冷汗涔涔,结巴道:“我……我不是……”越急越说不出来,急的满头大汗。

他想解释,我不是的,我不想当上门婿,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可是这一刻,他发现,他说什么都没用,而他也紧张的说不出来。

踏马的,真是太倒霉了,怎么约个美女吃饭,还能遇着让陆总,都要笑脸相迎,陪在身边的男人?

他还记得,下午在办公室里,那种紧张的不敢抬头的气氛,那是男人天生的气场,岂是他这个小人物能扛的。

越想,冷汗流的越多,全身微微颤抖,手心里全是汗。

牵着他手的楼浅玥,感受着张硕手心里的汗水,疑惑的皱起眉头,摇了摇他的手:“张硕,你怎么了?”

紧张的张硕,猛的反应过来,忙甩开楼浅玥的手,紧张的后退一步,无视楼浅玥惊讶的表情,看向高辰:“对不起,先生,我和她是第一次认识,是她约的我。”

高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张硕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凛凛杀意,恐惧蔓延全身,紧张的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高辰冷冷的看了一眼张硕,再看向目瞪口呆的楼浅玥,一言不发,转身走人。

呵,楼浅玥,才离婚,你就迫不急待的同男人约会,我在你心里,就真的那么不堪吗?

楼浅玥目瞪口呆,她没有想到,才一个罩面,张硕就把她给出卖了。

而张硕那如做错事的样子,给任何人的感觉,都是他对高辰的恐惧和害怕,还给他道歉。

楼浅玥看向如罚站般的张硕,一脸疑惑的问道:“张硕,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给他道歉,明明是他打扰了我们。”

张硕呵笑两声:“楼小姐,我想我们还是喊尊称的好,毕竟咱们第一次见面,还不熟,对吧?”

靠,蠢女人,除了有张漂亮的脸蛋,什么都没有,凭什么为了她,而得罪陆总的贵客,不值得。

楼浅玥已经傻眼了,惊讶的张着红唇,最后确定事情没有转机,点头道:“好的,张先生,但我还是想问下,环宇集团和楼外楼的事……”

“抱歉,楼小姐,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张硕不是傻子,她认识高辰这么一个厉害的人,都不去问他,而为问自己,这里面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他张硕,只是个小人物,不想参和进去。

楼浅玥怔在原地,看着张硕埋单走人,还是忍不住出声道:“你为什么向他道歉,他不过就是我家上门女婿罢了。”

张硕心中发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回头看向一脸不屑的楼浅玥,衷心的警告:“楼小姐,你错过了一个世上最好的男人,而我,想看你后悔的样子。”

楼浅玥惊讶的望着,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内心一片茫然。

离婚时,忘忧也同她说过这句话,说想看她后悔的样子。

她楼浅玥离开了废物高辰,凭什么后悔,该后悔的也该是他高辰才是。


第6章 楼浅玥说她一定行

想不通的楼浅玥,走着走着,一抬头,发现自己走到了忘忧小酒馆。

她踏进去,没有想到,居然看到了高辰。

他坐在角落的沙发上,面前摆放着几杯喝空了的酒杯,手里还在灌着。

在他身边,坐着的是忘忧,她一身青花瓷旗袍,手执团扇,满面娇花,半靠在高辰身上,伸手去抢他手中酒杯,轻启红唇:“别喝了,喝多了伤身。”

酒杯被忘忧夺走,高辰并不恼,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看的忘忧投降,正想说把酒杯还给他时,看到了楼浅玥。

忘忧莞尔一笑,用涂着红蔻的指甲,轻挑起高辰下巴,酒杯凑到他唇边,笑的妖娆而性感:“我喂你。”

高辰只想喝酒,闭上眼让忘忧,把酒倒入他唇中。

酒液滑过高辰性感的唇,再滑过他的喉结,性感的让人着迷。

男人微蹙的双眉之间,藏着无尽的忧伤,却紧紧的锁上,不让人靠近。

忘忧斜眼看向呆滞的楼浅玥,伸出食指,滑过高辰性感的喉结……

这动作刺眼,楼浅玥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人,鼻子酸酸的。

高辰的心陡的一颤,猛然睁眼,看向门口,那里空无一人,而他却觉得,刚才那里,好似有他什么最宝贵的东西,溜过。

“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喝酒还能喝出来。”忘忧娇笑着,用手绢给他擦了擦脖子。

高辰享受着忘忧温柔的动作,心酸酸的,声音微哽:“姐,若是她有你一半一半一半的对我好,那就好了。”

忘忧的手微顿,伸手拍拍他肩膀:“有姐在呢,不怕不怕,知道吗?”

“我不是怕,我是这里受了伤。”高辰拍打着胸口,哽咽道,“这里疼,才刚离婚,她居然就迫不急待的,和别的男人约会,还向我炫耀……酒保,酒,拿酒来。”

得到忘忧指令的酒保,托了酒送来。

高辰抓着酒杯,看着琥珀色的酒液,笑的苍凉:“在她面前,我可以假装无所谓的离开,到没有她的地方我再崩溃。”

仰头一口闷了,放下酒杯瞬间,他崩溃了,捧着脸,哭的全身颤抖。

忘忧眼中冷芒一闪而过,跪坐在沙发上,犹豫着把高辰抱在怀中,轻拍他的后背,不出声。

就这样一下又一下,拍打着他的后背,直到他平静下来,睡着。

睡梦中的高辰,挥舞着双手,抓着一只手,梦呓:“浅玥!别走。”

“好,我不走。”

忘忧任由他抓着自己手,心中哀叹,傻小子,你抓着的不是楼浅玥的手,而是你姐我的手?

……

楼浅玥不懂,为什么张硕要那样害怕高辰?

更不懂,为什么她楼浅玥不要的男人,神秘的忘忧,却如待珍宝。

为什么?

她坐在吧台上,一杯接着一杯喝。

男人见到漂亮的女人,总会上前来撩,一个帅气的男人,一甩头发,坐到她身旁,打招呼:“美女,一个人?我请,女人在外面,还是不要喝酒的好,喝杯茶吧?”

男人立即同酒保说道:“给美女来杯长岛冰茶,我请。”

懂事的酒保,送了杯长岛冰茶到楼浅玥面前。

楼浅玥看也没看,抓起长岛冰茶就一口闷了。

男人得意的挑眉。

长岛冰茶还有个名字,叫失意酒,一喝去,保管意识不清醒,是男人们猎艳的好手段。

“你们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愿意帮女人洗脚做饭,任打任骂?”楼浅玥看向男人,甩了甩杯子,“我喝了你的酒,你回答我的问题。”

看着楼浅玥修长的大长腿,朝自己凑近一步,牲口立即头上悬把刀,舔着脸回答:“如小姐你这般的,我便会任你打骂不还手,不但帮你洗脚,还帮你洗澡,都是没问题的。”

“砰!”楼浅玥把杯子,重重的砸在吧台上,带着酒气喝道,“认真回答。”

男人可不想猎物溜了,略犹豫后,答道:“若是我爱那个女人,别说打骂洗脚,就算是把命给她,我也愿意。”

“爱!”楼浅玥喃喃自语,“他不爱我,他只是爱钱。”

男人笑了:“男人爱江山,更爱美人,不矛盾。”

楼浅玥再朝酒保要了杯长岛冰茶,又是一口闷,男人看着还清醒的楼浅玥,都怀疑人生了,怎么还不倒?

“男人为了爱,真的不要自尊?”楼浅玥把玩着杯子,心中却乱成一团麻线,理不清道不明,“我不信。”

男人只想让楼浅玥赶快醉倒拖走,正想再叫一杯酒时,楼浅玥抓起包走人。

“来一杯长岛冰茶。”看着猎物走了,男人不悦的冲酒保喊,“我试试你那酒,是不是放了别的东西?”

男人抓起酒保送来的酒,学着楼浅玥一口闷了,吧唧下嘴,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酒保皱眉:“一样的酒……”

……

楼浅玥拎着包,走在夜幕中,看着一对对情侣,如个连体婴般,她更迷惑了。

一对情侣,自她面前走过,她一把抓住男的,问道:“你愿意为她洗脚吗?”

男的皱眉:“你喝多了吧?酒味这么重?”

女的却扯开楼浅玥的手,问男的:“你会不会替我洗脚?”

“宝贝,我爱你,自是会的。”男的拉着女的走人,“那人失恋了,喝那么多酒,走,回家我替你洗脚。”

一阵冷风吹来,吹着楼浅玥的长发,吹着她那微颤的心:“高辰,他愿意帮我洗脚,所以,他爱我?怎么可能?”

楼浅玥买了一袋子小白,坐在江边狠灌,可是越喝越清醒。

她把瓶子朝江边扔去,大吼:“谁说千杯不醉是好的,我现在想醉,为什么醉不了?”

瓶子没有落入江中,而是又滚到她脚边。

这时,她好似看到高辰伸手捡起瓶子,浅笑道:“垃圾要分类,不要乱扔。酒瓶是可回收物。”

楼浅玥双眼湿润了,以前不管她怎么把房间弄乱,高辰都会在她后面,把所有的物品,按类摆好。

她却还骂高辰,把她的东西弄乱了,其实,并没有。

再看看现在,她一个人坐在江边吹冷风,脚边滚着一大堆瓶子,帮她善后的高辰,并不在她身边。

“高辰!”

楼浅玥朝着江边大吼:“没有你,我也可以的。”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她楼浅玥习惯了高辰的存在,习惯了他的浅笑温柔,习惯了他的忙前忙后。

“我一定行的。”

如此告戒自己,眼泪却不知何时,滑过眼角,滴入尘土中,消失不见。


第7章 不愿意相信是高辰

怎么也喝不醉的楼浅玥,回到酒店后,感觉肚子非常疼。

“高辰!”

她倒在地板上,高声叫喊。

但是没有人应她。

“高辰!”

她再次大喊,很不耐烦,很烦燥。

但是,依然没人理她。

这时,门开了,穿着卡通睡衣的楼诗蓝出来了,抓着鸡窝头,很不耐烦的冲着楼浅玥吼:“都几点,嚎什么嚎,你不睡我还要睡呢。”

林秀也急急出来,奔近躺在地毯上的楼浅玥,闻着她身上的酒味,扇扇鼻子,嫌弃无比:“怎么又喝那么多?臭死了。”

“反正她怎么喝也不会醉,就是臭点,高辰又不会在乎。”楼诗蓝说完,打着哈欠回房去。

林秀连连退后,扇鼻子,还不忘喊:“高辰,浅玥喝酒了,赶快出来清理下。”

说完,她怔住了:“好像……离婚了哦……这怎么办,一身酒味……反正你也没醉,自己清理去。”林秀也回房了。

地毯上只有捂着肚子,皱眉咬唇的楼浅玥,嘴唇都被咬出了血,终于忍不住了,爬到林秀房门前拍打:“妈,我肚子疼……”

“几点了,还让不让人睡,别拍了,我得睡美容觉。”房里传来林秀不耐烦的声音。

楼浅玥抬起的手放下,拿出手机,迷糊的却在第一时间,找到高辰电话,拨了过去。

忘忧小酒馆,忘忧看着显示‘老婆’二字的手机,接了,声音甜而妖:“喂,谁啊?”

握着手机的楼浅玥,听着这让男人热血喷张的嗲声,怔了下,才反应过来,她和高辰已经离婚了。

立即把手机掐断,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落入地毯中。

楼浅玥紧紧抱着身体,蜷缩成一团,脸色苍白,冷汗涔涔,突然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鲜艳的红血,在白色地毯上,如一朵盛开的红梅,耀眼而妖艳。

林秀在房间里,没有听到楼浅玥的声音,想了想,起身出房,在门口,踢到躺在地上的楼浅玥:“怎么不回房睡去,浅玥,浅玥,你这是怎么了,诗蓝,你姐吐血了。”

……

楼浅玥因为喝太多酒,喝的胃出血,当晚住院了。

因为没钱,林秀让楼诗蓝打电话给楼俊航,他很快就来了,交了住院费用,林秀就问他,楼家老爷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让她们回去,弄的她们现在,连个住院的钱也没有。

楼俊航想了想说道:“除非环宇集团再和咱们楼外楼合作,否则,爷爷是不会让你们回楼家的。”

林秀皱眉:“可是他们不和我们合作,我有什么办法?”

楼俊航看了一眼床上的楼浅玥,低声道:“三姐说,曾经她好像和三姐夫说过这事。”

林秀不屑的冷笑:“他?那个废物,我宁愿相信我的头被砍下来当凳子坐,也不相信他有那个能耐。”

“妈。”楼浅玥悠悠醒来,双眼发青,嘴唇发白,“你别这样说,怎么能拿头来发誓。”

林秀冷哼一声,撇撇嘴,不说话,刚才她也是急,才说错了话,那个废物怎么能和她的头相比。

楼浅玥虚弱的看向楼俊航:“我请了张硕吃饭,他告诉我……”

“张硕?谁啊?有钱吗?哪家公司老板?有几位存款?他对……”

说到一半的林秀,对上楼浅玥冷淡的双眸,声音渐弱:“我这还不是为了你着想,你若是能找到一个金龟婿,我们还能这样。不行,我得去和我的牌友见面,让她们给你介绍个有钱人。”

说罢,林秀抓起包走人。

房间里只剩下楼浅玥和楼俊航,后者问:“诗蓝呢?”

“不知道。”楼浅玥没那么多心思去管她,“张硕说,是他们销售副总,找上我们楼外楼的,我想,我再去见下他们副总……”

“三姐,你现在胃出血,你得住院。昨晚,是不是张硕那个混蛋,灌你酒的?”楼俊航一脸气愤,若是张硕在眼前,绝对一巴掌拍死他,“我也托我朋友去打探了,你安心养病。”

楼浅玥淡淡一笑:“别那么暴。楼家还是要回去的,副总也是要见的……”

这时,楼俊航的电话响了,愁眉不展的他,笑了:“姐,我朋友打电话来了……喂……”

接了电话的楼俊航,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楼浅玥:“三姐,我朋友打探到了,他说环宇集团销售副总,之所以要和咱们楼外楼合作,就是一个叫高辰的人开的口……”

楼浅玥惊讶的张大唇:“不……不可能,他就是,一上门女婿……”

可是,说这句话时,她脑海里,不由浮现忘忧,说想要看到她后悔,那个冷蔑的表情。

还有她一直想不通,昨晚张硕对高辰道歉,害怕恐惧的态度。

“三姐夫,不是二叔花钱,请来撑门面的上门女婿吗?”楼俊航眉头紧皱,“他能认识环宇集团的人,说话还有份量?”

楼浅玥连连摇头:“我也想不通……会不会是个错误的消息?”她还是不相信,拿了她爸钱做上门女婿的高辰,会有那么大本事。

“三姐,不如……”楼俊航下定决心,“你给三姐夫打个电话吧,他人那么好,他一定会帮我们的。”

楼浅玥紧咬着唇,双手拽着被子,心里正在强烈斗争着。

楼俊航明白她的心境:“那我给姐夫打电话,我和他说……”

话未说完,涂着烟熏妆的楼诗蓝推门进来,风风火火的:“姐,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回楼家去,我那些朋友,知晓我们被赶出楼家来,现在逛街都不喊我,说怕我付不起钱。”

楼浅玥皱眉:“你少和她们在一起……”

“不和她们白富美在一起,要和你这个病人在一起?”楼诗蓝翻了个白眼,看向楼俊航,“刚才你说给废物打电话,做什么?”

楼俊航只好说道:“我怀疑当初帮助三姐,谈下环宇集团的人,是三姐夫,所以想打电话给他,让他再帮助三姐。”

楼诗蓝双眼一亮:“真的吗?那好,我找那个废物去,我姐都住院了,他都不来看下,良心被狗吃了吗?”

说罢,楼诗蓝风风火火出门去了,刚才被旁人打压的气焰,一下子又上来了,神气活现的很。

“一天是我家上门女婿,一辈子都是我家狗。哈哈,想想他个废物见到我楼诗蓝,吓的魂飞魄散的样子,我就忍不住仰天长笑,哈哈哈……”


第8章 你就是我家的舔狗

楼诗蓝得意洋洋出门了,拨打高辰的电话。

一夜宿醉的高辰,看着楼诗蓝的电话,皱眉拒接。

忘忧端了一杯醒酒茶来:“喝点,头就不会那么痛了。”

高辰接过喝了:“忧姐,谢谢。”

忘忧用团扇掩嘴笑道:“和我,你客气什么……电话响了,怎么不接?”

看着显示‘楼诗蓝’三个字的号码,高辰冷笑着拒接:“没有干系的人,没必要接……”

话还没说完,楼诗蓝的电话又打来了,高辰正要拒接,忘忧却笑道:“既然一直打,那就证明有事,听听也是可以的。”

高辰挑眉冷笑,眼中带着厌恶,接了,语气不耐烦:“说!”

终于打通高辰电话的楼诗蓝,一肚子火气,还没开口,就听到高辰这样的语气,火气蹭的就上来了,冲着手机大吼:“高辰,你个废物垃圾,居然敢不接我……”

高辰直接挂断。

忘忧眸中冷芒一闪,好好的一个男儿,被你们楼家三个女的轮番如此折腾,不疯也得崩溃。

看着被挂掉电话的楼诗蓝,气的全身颤抖,她什么时候受过种气?

以前高辰见着她时,哪次不是嘻皮笑脸,讨好的,哪会这样挂断她电话。

实在是太气人了,真以为离了婚,就和她们楼家没关系了吗、。

屁,这事得她楼诗蓝说了算。

她还就不信了,继续拨打高辰电话。

烦燥的高辰,直接把她拉进黑名单中。

突然,他看到通话记录中,有一道老婆打进的电话,就这一眼,他心狂跳,强压着激动问忘忧:“姐,昨天,你替我接的电话?”

上面显示,通话十秒。

忘忧摇了摇团扇:“是啊,不过,对方没说话。”

强压着激动的高辰,突然苦涩一笑:“可能是不小心按到了吧?”语气悲哀自嘲。

话是这样说,刚拉进黑名单的楼诗蓝的名字,却放了出来。

刚放出来,楼诗蓝的电话再次打进来,他一接通,楼诗蓝的河东狮吼响起:“高辰,你太过份了,打这么多个电话也不接,我若没事,我会打你电话?”

高辰捏捏眉心,想想这一年在楼家的所有,自嘲一笑,哪怕是离了婚,她们楼家人,依然把他看成是她们楼家的一条狗。

也好,那就把事情说清楚:“我和你姐已经离婚了,以后没事就不要再打电话,我不欠你们的。”

“高辰,你做一天我楼家的上门女婿,你就一辈子是我家的狗。”楼诗蓝气的口不择言,完全不顾忌路人看她的眼色,大吼,“你现在在哪,我要见你。”

高辰冷笑:“狗!你家的舔狗?你脸大,也太把自己看得重了。楼诗蓝,你听好了,面子我给你,你才能在我面前自称我。我若是不给你面子,你就是阴沟里的一只臭虫。”

“口气不小……行,我不想和你说这些有的没的,你在哪,我要见你一面,谈谈……谈谈我姐的事。”

楼诗蓝不想住酒店,也不想被朋友们看不起,她得让她姐,重新做楼总,她就拿她姐说事。

果然,高辰一听到楼浅玥的事,犹豫一秒,把忘忧小酒馆的地址说了。

忘忧看着无奈而又心善的高辰,烈焰红唇微勾,转身离去。

……

楼诗蓝打车来到忘忧小酒馆,酒馆门还是关着的,她直接冲着里面喊:“高辰,出来付车钱。”

没人理她,她打电话给高辰,颐气指使的冲着手机吼:“高辰,你聋了吗?出来付车钱。”

高辰直接挂了电话,冷笑不已,一边看不起他,一边又想花他的钱,哪里来的脸?

楼诗蓝让司机等等,用力拍打着小酒馆的门,啪的砰砰直响:“高辰,你有本事你别躲起来,有本事你给我出来……”

门开了,一身白底蓝花旗袍的忘忧,摇着团扇,扭着柳腰出来了:“我这门上面,渡了一层金,拍掉了,要赔的知道吗?”

楼诗蓝瞧着身材比她好万倍的忘忧,羡慕嫉妒恨:“我找高辰,让他出来。”

忘忧冷蔑一笑:“找男人找到我这……”

这时,高辰出来了,他一身黑色西装,往后梳的头发,给人霸道总裁的感觉,特别是他此时,正在戴手表的动作,更是让女人看着尖叫。

楼诗蓝看傻眼了,她从来不知道,高辰居然还有这么一面,简直帅呆了。

她,真的是被震撼到了。

“口水流出来了。”忘忧团扇摇摇,抿嘴笑。

楼诗蓝一擦嘴,才发现上了忘忧的当,想发火却又发现,亏的是自己。

于是,她把怒火冲向高辰:“高辰,你真是太过份了,拒接我那么多电话,别以为穿个西装就是人,你在我眼里……”

“够了。”高辰厉喝出声,双眸凌厉,吓的楼诗蓝立即闭嘴,“我认识你吗?”

楼诗蓝:“……”

司机立马过来,怒了:“小姐,没有想到,看着挺漂亮的,却想坐霸王车,快点给钱,不然我报警了。”

楼诗蓝气的全身颤抖,指着高辰你你你了半天,居然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司机又在旁边嚷着要报警,她只好付了车费钱。

司机带着无尽的鄙视走人,气的楼诗蓝要吐血,指着高辰骂道:“你不过就是我家不要的上门女婿,你以为你是谁……”

“亲爱的!”身材曼妙的忘忧,挽着高辰的手,依靠在他身上,娇笑道,“你昨晚上不是说,要给我买最新款旗袍吗?”

声音柔而媚,真是酥到男人的骨子里。

高辰一笑,配合的挑起忘忧下巴,指腹滑过她的红唇,笑的深情:“我这不是准备好了吗,走吧,亲爱的。”

“好的,亲爱的。”忘忧挽着高辰,在楼诗蓝震惊的目光中,朝一辆红色兰博基尼走去。

楼诗蓝看高辰朝兰博基尼走去,不屑的撇嘴:“可真是会装逼,还兰博基尼,他会开车吗?装逼也不看看情况……”

“咣!”

红色兰博基尼一响,灯光闪烁,照耀着车前的高辰身上,犹如万光加身,又如战神降临。

高辰此时停下,缓转头朝楼诗蓝望去,斜勾唇角:“就是装逼怎么了?”

楼诗蓝目瞪口呆,又看着蝴蝶翅膀,展翅高飞,高辰绅士的请忘忧上车,随后他绕过车头,坐在驾驶位上。

“轰!”

兰博基尼特有的声音响起,惊醒震惊的楼诗蓝,她反应过来她来干什么,立即冲到车前,张开双手拦住他:“高辰,你给我下来,我有事找你……”


上门女婿没有尊严,被丈母娘嫌弃,被小姨子看不起,被老婆冷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3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