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是名门千金,却一生颠沛流离,被亲人找回,却惨遭毁容

她本是名门千金,却一生颠沛流离,被亲人找回,却惨遭毁容


第1章 遗物

昏暗潮湿的地下室里,阴冷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令人作呕。

地面上不时有老鼠爬过的身影,肆无忌惮的吱吱吱的叫着。

角落里,隐约可见一道身影蜷缩着。

那人的脚上被铁链锁着,身上衣服的颜色显然已经看不清,身形异常地瘦小,细如麻杆的胳膊紧紧地抱着双腿,凌乱而枯黄的头发遮挡住了面容,让人看不清。

整个人可谓是瘦骨嶙峋,如果不是胸口处轻微的起伏和浅浅的呼吸声,必定会被认为是一具尸体。

这时,门口处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在这个异常安静的空间里显得非常突兀。

片刻,地下室的门被打开,一道光线直射了进来。

只见几个黑衣人走了进来,将角落里的身影直接拖了出来,另外一个黑衣人拿出一支注射器,直接扎进了女孩的胳膊里,将里面蓝色液体全部推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几人将女孩直接扔在了地上,如破布般,随后他们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夫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办妥了。”一道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

话音刚落,紧跟着女人妩媚的声音响道:“好。”

随后只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富有节奏感地走了过来,声音由远及近,单从走路的声音,可以感受到女人的优雅和傲慢。

最后高跟鞋的声音在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妩媚至极的女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但是脸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反而更加具有韵味,眉眼间一颦一笑都顾盼生辉,令人忍不住驻足。

“好久不见啊,我亲爱的继母。”一道破锣般的嗓音道。

随后只见地上的身影微微抬头,她的脸展露出来,还是令人吓了一跳,那张脸可谓是容貌尽毁,上面一条条像蚯蚓一样的红痕,还有被皱起来的皮肤,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女人眉稍微挑,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看着地上的身影,讥笑道:“沈璃月,这样猪狗不如的生活,过得可还舒心。”

璃月看着女人,喉间发出嘶哑的笑声。

破锣般的嗓音无比刺耳,整张脸更是让人瘆得慌,还有那阴冷的眼神,令人发颤。

“很好,非常好,有您这些年对我的细心照顾,我过得怎么会不好呢,对了,还要多谢您这些年对我这么用心的关照,我会永远的记挂于心,没齿难忘。”

看着眼前的女人,妩媚动人的模样,璃月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确实有令男人疯狂的资本,也难怪让自己的父亲一直念念不忘,宠爱至今。

甚至完全不顾及那个时候母亲刚去世,就让这个女人登堂入室,还带着他们那个只比自己小半岁的私生女。

秦雨柔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笑容盈盈道:“这些都是我该做的,谁让我是你的继母呢。

对了,你父亲说了,只要你交出你母亲留给你的那把玉钥匙,肯定会放你出去的,而你依旧是沈家的小姐。

所以秦姨劝你,也别不识好歹,毕竟沈氏强大了,对你也没坏处,不是吗?”

“是吗,那就不劳秦姨费心了。”璃月讥讽地笑着,冷眼看着自己的好继母。

这个表面上永远打着为她好,关心她,爱护她,背地里却不知道使了多少肮脏的手段的女人。

就是这个女人,把她从沈家大小姐变成了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不但毁了她的名声,还毁了她的容貌,毁了她的声音,甚至将她囚禁于此。

“替我转告他,想要我母亲的遗物,这辈子都不可能,你们也别妄想得到我母亲的遗物,因为你们不配!

我倒要看看,沈氏集团没有了我母亲的药方,还怎么永远辉煌下去,哈哈哈哈哈哈......”

破锣般的笑音,充斥着整个空间,笑容使得她的面容看起来更加狰狞,唯独那眼角流下的一滴泪,带着无尽的苍凉。

“沈璃月,你别不知好歹,要知道沈氏集团垮了于你没有任何好处,你只要交出玉钥匙,我就会让你父亲放你出去,不然你就永远都别想踏出这里一步!”

秦雨柔已经没有耐心了,因为她必须要在别人知道玉钥匙之前拿到它。

她知道,只有自己拿到了玉钥匙,才能真正的把沈氏集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第2章 化为灰烬

玉钥匙的存在,还是秦雨柔当初无意中发现的。

她在夏南湘的遗物中发现了一本笔记本,上面有夏南湘亲笔记载,玉钥匙能开启药王古方,得此方,方能独霸一方。

虽然她不是很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是她认定夏南湘的医术如此高超,肯定跟这个玉钥匙有关,只是她翻遍了夏南湘生前所有待过的地方,就是没有找到那把玉钥匙。

最后她认定,夏南湘肯定将此物交给了她的女儿沈璃月。

为了拿到玉钥匙,她使计让沈璃月在一次宴会上发疯,随后以她精神有问题,将她囚禁于此,就是为了得到玉钥匙。

可是这么长时间了,她用尽了各种手段,还是没能找到那把所谓的玉钥匙,想想便让她恨得是咬牙切齿。

“妈咪,怎么样了,问出来了吗?”

这时一道娇柔的嗓音响起,门口处走进来了一个女子,二十多岁的样子,模样和秦雨柔有七分相似,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部。

清纯的长相,却带着特有的媚意,反而增添了一股独特的韵味,精致的五官画着浅淡的妆容,不深不浅却恰到好处。

一身淡蓝色的长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形展现得淋漓尽致,身上带着全套的钻石首饰,高挑纤细,清新动人。

秦雨柔看着眼前的女儿,眼里满是骄傲。

这才是我的女儿,即使你夏南湘坐上了沈夫人的位置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里。

包括你的女儿,只能活在这肮脏的地方。

“没有,这个小贱人一直不肯说,我们用了那么多的手段,她就是不肯交出玉钥匙,不过,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

说完她眼神冷漠的看着地上的女人。

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女人都被她折磨成这样了,还是不肯交出玉钥匙。

跟她那个母亲还真像,一样的贱,想到这里眼底闪过一丝阴骘。

沈月茹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眼眸闪过一抹阴狠的暗芒,冷笑道:“姐姐,你这是何必呢,爸爸已经发布声明,从此沈家与你断绝关系,你再也不是沈家的人了,他也不会再见你了。

你母亲再厉害又能怎么样,不照样输在了我妈咪的手里。

爸爸和我妈妈才是真爱,你妈妈才是第三者,如果不是爷爷从中阻拦,爸爸和我妈妈早就在一起了。”

沈璃月的母亲夏南湘十岁那年被沈老爷子带回了沈家,只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没人知道夏南湘的来历,所以夏南湘就以养女的身份在沈家住下了。

随着夏南湘渐渐长大,她在医术方面的天赋不断显现,所研制出的药方令沈老爷子大为震惊,之后他将夏南湘研究的配方进行了生产投入,因而沈氏集团不断的壮大。

经过各方面的考量,沈老爷子便希望夏南湘嫁给自己唯一的儿子沈国忠,但是沈国忠在大学时爱上了秦雨柔,就一直念念不忘。

最后迫于老爷子的压力,两人才不得不分手,沈国忠被迫大学毕业就和夏南湘结婚,所以对夏南湘一直怀恨在心。

即使两人有了沈璃月,也没能缓和两人的关系,直到小璃月六岁那年,夏南湘车祸身亡。

璃月微微睁开了眼睛,凝视着眼前这个一直以来都表现得温柔懂事的妹妹,笑了笑。

“是吗,婊子配狗,还真是天生一对,真多亏我母亲早死了,不然会被恶心致死。”

“不许你这样说我的爸爸妈妈。”

沈月茹愤恨道,随后伸手一巴掌打在了璃月的脸上,她精致的面容也因愤恨变得狰狞。

璃月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耳朵发出嗡嗡的响声,她讥讽地看着眼前的两人,唇角勾起阴森的笑容。

六岁那年母亲车祸去世,继母带着这个比自己小半岁的妹妹登堂入室,从此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的房间,她的玩具……所有的一切都慢慢变成了妹妹的。

她的爸爸,爷爷奶奶也开始渐渐厌恶她的存在,说她蛮横不懂事,刁蛮任性,要事事让着妹妹。

八岁那年,她被人贩子拐卖,卖到了山里,受尽苦难,养父养母对她非打即骂,后来想想,或许这都是继母的手笔。

十八那年被救,带回了沈家,结果却又被她的好继母和好妹妹算计,她名声尽毁。

二十岁那年,被拉出来挡下了本应泼在沈月茹脸上的硫酸,她容颜尽毁。

二十三岁被囚禁至此,多久了,或许,久到她自己都忘了,甚至忘记了外面的世界,是什么色彩。

沈月茹眼神讥讽的看着地上的女人道:“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下周我就要和云凡哥哥结婚了。

还有,云凡哥哥让我告诉你一声,他说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只是可怜你罢了,所以,让你别误会。”

“误,误会。”沈璃月神色恍惚,低声道,唇角扯出一抹悲凉的笑意:“原来一切只是误会。”

说完她大声笑了起来,眼眶泛红,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眼前仿佛出现了无数的画面,而每个画面中,都有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

那个曾经唯一给过她温暖的男子,那个曾经说过会保护她一辈子的男子,结果……

想到这里,她的喉间发出凄凉的笑声,原来,自始至终,她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随后地下室的门被重新关上,当所有的声音都消失,该走的人都走了,地上的身影缓慢的动了动,她伸出手,从嘴里拽出了一根线。

然后一点一点地拽出来,最后从线的另一端拽出了一块蓝色的玉,玉的形状宛若一朵蓝色的彼岸花。

秦雨柔永远不会知道,她四处寻找的钥匙,会是一块蓝色的玉。

沈璃月用袖子细细地将上面的液体擦干净,看着手心中的玉钥匙,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流了下来,低沉而沙哑的嗓音道:“妈妈,女儿撑不下去了,没能为你报仇,你不要怪我。”

当天晚上,囚禁沈璃月的地下室忽然起了大火,火势蔓延得很快,当被人发现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已经化为灰烬。


第3章 重生

痛,好痛!

璃月在撕心裂肺的疼痛中醒了过来,头疼欲裂。

她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额头,狠狠地甩了两下头,意识才慢慢地清晰。

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斑驳的房顶,璃月不禁心生疑惑,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她猛地坐起身,看向自己的身体,伸出手,虽然脏兮兮的,但是显然尺寸不对。

这明显是一双小孩的手,她慌忙摸向自己的脸,细滑而柔嫩,这根本不是她的脸,她的脸因为毁容早就布满了伤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

璃月不敢置信,猛然站了起来,看着周围的一切,既陌生又有些熟悉,好像所有的记忆都打开了,对,这里是她当年被拐卖的时候关押的一个地方。

她真的重生回到了八岁那年,她还没有被送到那对养父母那里,一切的一切的悲剧都还没有发生,她的声音还在,她的脸还没有被毁。

这是真的吗?这一切究竟是梦,还是老天爷有眼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还是说,她所经历的一切,连老天也都为她不平。

神思恍惚间,一个人影朝房间的方向走了过来,她赶紧躺下闭上眼睛,来人站在窗口看了一眼,以为她还没有醒过来,转身就走了。

璃月猛然清醒,这一世她要改变命运,必须先从这里逃走。

她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群人因为她就是个八岁的小孩,再加上已经注射了麻醉剂,觉得她短时间内不会醒过来,所以这个屋子没有人看管。

璃月悄无声息地来到门口,透过缝隙往外看了看,这是个院子,她所在的房间是最中间的,两边各一间房子,前面就是大门,所以如果她想要跑出去必须经过那扇门。

看着这个房间,因为门上被铁链拴着,没办法出去。

所以她走到窗户边,推了推,竟然能推动,可是忽然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是个孩子,想要爬出去还是有些困难。

璃月试着往后退了几步,想着是否能跳上去,谁知道她轻轻一跳竟然真的跳上了窗户的檐,愣了一下,不敢多想,赶紧轻轻推开窗户,动作轻缓的落到了院子里。

她顺着墙边,慢慢的往外挪,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动静。

走到侧边的房间门口时,里面只有呼噜声,一直走到门口,一点点的打开了门,准备往外跑。

或许因为紧张,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门槛,不小心踢到了门槛上,紧跟着房间的灯亮了起来,还有凌乱的脚步声。

璃月知道院子的人被惊醒了。

“赶紧追,那个贱丫头跑了!”

人贩子在院子里叫着,对面房子的灯也亮了,三四个人都往外跑。

璃月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她只知道她必须跑出去,不能落到他们的手上。

她现在还太小,如果被他们抓到肯定跑不了,所以埋着头一直往前跑。

顺着大路一直往前,因为对这个村子不熟悉,所以只能凭直觉,后面的脚步越来越近,还有狗叫声,风声,呼吸声。

她几乎花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力气,顺着山路一直往上跑。

她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即使是刀山火海也要往前跑。

终于爬到了山顶,可是上帝好像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山顶之后就没有路了,前面就是悬崖,悬崖下面是一片海。

那几个人贩子这个时候也爬到了山顶。

看见站在悬崖边上的女孩,他们都松了一口气,想到大半夜的追这个丫头,累的气喘吁吁,一顿爆脾气就上来了。

“你个小贱货,跑啊,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害的老子大半夜的都不得安生,看今天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说着几个人贩子就向璃月靠近。

璃月看着几个人厉声道:“站住,都不要过来,再往前一步,我就跳下去了!”

她知道自己一旦被他们抓回去,再跑肯定就没这么容易了,所以,她不能被他们带走。

几个人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哈哈大笑:“你还威胁老子,好啊,你跳啊!”说着就直接伸手要去捉女孩。

璃月看着前面,回头看了一眼悬崖下面,忽然心下一狠,转身就跳下了悬崖。

因为她知道,她别无选择,既然如此,那就让老天爷来选吧,反正已经重活了一次,她倒想看看这一世,上天会给她安排怎样的人生。

几个人贩子或许都没有料到她会从悬崖上跳下去,其中一个瘦子看向旁边的刀疤脸问道:“怎么办,这人都跳下去了怎么交差!”

“什么怎么办,反正已经跳下去了,肯定活不了,那个女人说,只要把人卖到最穷的地方,让她永远不能出来就可以了,这现在人都没了,肯定也就不会再回去了。”刀疤脸说着看着下面一片海水,冷声道。

毕竟一个小丫头,即便她会游泳又如何,他还就不信,她能游出这片海域,所以他肯定她绝对不会活下来。

而此时海里。

璃月跳下悬崖直接落入了海水中,巨大的冲击使她陷入了昏迷,随后身体一点点的下沉。

就在这个时候,她心口的位置忽然一束蓝色光直击海面,随着不断地有蓝色的光射出,蓝色的光晕越来越亮。

猛然间璃月睁开了双眼,眼中迸发出蓝色的光芒,蓝光隐去,她又重新闭上了眼睛,而她的心口处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幽冥花的印记。

蓝色光晕渐渐的包裹住了她整个身体,好像把海水隔离了一样,顺着海面一直飘向更远处。


第4章 幽冥空间

璃月觉得自己好像在一个迷雾空间里一直走一直走。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引导她一直向前走。

忽然前方传来了水声,走出迷雾,仙气环绕,一座阁楼屹立在云雾当中。

旁边一个瀑布直流而下,形成了一个池塘,璃月走向阁楼,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就像是一个很大的藏书阁,阁楼里三分之二的面积全是一排排的书架,上面摆放着各种书籍。

“喂,小丫头。”

璃月猛地向四周看了看,没发现任何人,但是她肯定那道声音就是引自己出迷雾的声音。

“小丫头,往哪看呢,我就在你眼前呢。”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

璃月这才发现在自己面前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正在扇动翅膀的小精灵,全身散发着蓝色的光,就好像童话故事里的精灵。

璃月认真端详着,疑惑问道:“是你叫我吗?”

“是啊,我是器灵,是你用心头血开启了幽冥空间,所以我才被解封了啊。”

小精灵眨着眼睛,不停闪动着翅膀,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小主人。

心头血!

璃月想到了前世因为万念俱灰,把母亲留给自己的那块玉直接嵌入了胸口,当时只想着让自己连同母亲的遗物,化为灰烬。

难道是在那个时候沾染了心头血,所以自己才重生的?

小精灵看着眼前呆愣的小女孩,道:“小主人,你有什么想问的可以问我啊,我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

璃月看着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切,问道:“你说的幽冥空间是藏在那块蓝色的玉里面?”

“是啊, 幽冥空间极有灵性,它一直在等待她的主人来到这里,所以我等了数百年,才等到你用心头血开启了这里啊!”

小精灵兴奋道,它本来以为自己要一直沉睡下去,结果没想到竟然会被突然解封。

“那你的意思是,我是空间选定的人?”璃月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没错,幽冥空间自行择主,你既然进到了这里,那么就是它选定的有缘人,也是这片空间的传承者。”小精灵开口说道。

“传承者?”璃月疑惑道,对于这个全新的世界,她有太多太多的疑惑和不解。

小精灵引她来到了阁楼中唯一的石桌前,石桌上雕刻着一个繁复的图腾。

“将你的血液滴在上面。”

璃月按照小精灵的指引,将手指咬破,向上面滴了一滴血,图腾瞬间蓝光乍现,九个黑色玉简出现在了半空中。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璃月直接目瞪口呆。

“这些都是先辈的毕生所学,分为九层,九九归一,当你把里面所有的医术融会贯通,那么在医学领域你就能达到无人境地。”小精灵解释道。

“医术。”璃月惊讶道。

她的妈妈曾经医术超群,可是最后却落得那样的下场,难道这是命中注定的吗?

小精灵说道:“没错,医术,上千年的医学精髓都被融汇在了这九块玉简中,所以必须有人传承下去。”说完就带着璃月来到了庭院中。

璃月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如梦似幻。

“那你会一直在这个空间中吗?”看着眼前的小精灵,璃月不确定地问道。

“没错,我会一直在这,现在你是我的主人,所以有任何事情你都可以找我哦,还有我叫小蓝!”小蓝卖着萌看着璃月。

“好吧,小蓝,那我要怎么出去呢?”毕竟她现在首先要确定自己身处何地。

“小主人,要用意念,只需要集中精神便可以出去了。”

璃月闭上眼睛,按照小蓝说的方式做了一遍,果然,再一睁眼,意识渐渐地恢复。

她缓缓的看向了周围,老式的家具略显陈旧,小碎花的窗帘被微风轻轻的吹起,白色的墙壁上面已经有些斑驳,看着这一切的一切,她喃喃自语:“难道我刚才在做梦?”

“小主人,你没有做梦哦!”小蓝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听到小蓝的声音,璃月可以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个时候门被轻轻推开,璃月望了过去,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走了进来,虽然身形消瘦,但是却神采奕奕,眼神慈爱地看着她。


第5章 宗政璃月

“丫头,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老人关心的语气问着。

璃月赶忙坐起身,回答道:“谢谢,我感觉好多了,是您救了我吗?”

“我在海边发现你的,也算是我们有缘。”老人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探着女孩的脉搏,神色从容道:“你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是寒气入体,所以还是要多注意,不然以后会留下隐患。”

“嗯,我会注意的,不知道怎么称呼您?”璃月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人看出女孩的拘谨,笑着说道:“不用这么紧张,我姓宗政,你就叫我宗爷爷,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人呢?”

璃月眼眸闪过一抹冷冽,随后声音平淡说道:“我母亲去世了,没有家人,我叫璃月,无姓。”

宗老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明明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为什么那双纯净的眼眸却透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绝望和悲痛,如一片死水般,还有瘦小的身形,显然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

“那你为什么会飘在海上。”

璃月想到发生的一切,低声道:“不记得了。”

宗老见女孩眼眸中的悲凉,叹了口气,也不再过问,随后犹豫道:“那你愿意留下来做我的徒弟吗?我隐居于此,你能被我所救,也算是我们之间的缘分。”

璃月惊讶的看着老人,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老人会提出这个要求,师傅,难道这就是上苍给她的选择 :“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如果你答应的话,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宗政傲天唯一的徒弟。”宗老和蔼的说道。

璃月神色认真的看着老人,直接跪在床上,稚嫩的声音略显沙哑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完正准备磕头。

宗老赶忙拦住女孩的动作,笑着说道:“你这丫头,小小年纪在哪里学的这些,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可不兴这一套了。”

说完扶着女孩做好,眼眸慈爱的看着女孩道 :“既然你已经答应,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以后也不要再说自己无姓了,你以后就叫宗政璃月。”

想起刚刚小姑娘淡漠的眼神说自己无姓时,宗老心里莫名地疼得发紧。

修养了几天,璃月的身体渐渐恢复了,才了解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这里属于一座临市的麒麟山,只有师傅和她还有一个管家福伯和李妈四个人住在这里。

简单的宅院,几间平房,虽然简单却也古朴,庭院中弥漫着药草的香味,可能唯一有些价值的就是院中的凉亭。

宅院后面还有一片种植园,有一片区域全部种的是草药,还有一片区域种的是瓜果蔬菜,这里虽然没有大都市的繁华,但是却是宗政璃月这么多年以来过的最平静的几天。

她也确定了幽冥空间真的在自己的身上了,只是碍于身体太虚弱,所以进去时间很短。

这天宗政傲天将璃月叫了过来,璃月跟着老人进了屋里的书房,扫了一眼书房中的摆设,璃月却是一愣。

只见书房一侧有一个大型的书架,上面摆满的书,打眼一看就能看出这些书籍都被翻过了无数遍。

书架前摆放着一张书桌,上面只有一些简单的陈设,笔墨纸砚,看得出老人特别钟爱书法。

墙上挂着几幅字,下面的落款写着宗政傲天,看来应该是师父自己的墨宝。

宗老看着女孩认真的表情,笑着说道:“你师父我呢,也就这点爱好,一生喜欢医术,喜欢写字,因为透过字能看清楚一个人的品行,所以师傅希望你能用心去学。”

璃月认真地点点头:“师傅,我会的。”

宗老满意的看着女孩道:“师傅知道你心底藏着很多怨恨,但是为师还是希望你能开心地活着,人生若是被仇恨占据主导,那么你会失去很多快乐的。”

璃月眼眶泛红,含泪看着眼前的老人,回答道:“师傅,我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第6章 宗政家族

宗老确实疼爱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这个上天冥冥之中送来的小姑娘,或许也是因为年纪大了,总想着儿孙环绕,但是想到这里,宗老的眼神变得黯然。

“既然你已经拜我为师,那么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跟你讲一讲,宗政家族从古时起就一直以行医为生。

那时候的宗政家族可谓非常强大,几乎无人敢得罪宗政家族,但是到了中期,整个家族渐渐开始没落,小辈也无心学医,直到清朝,宗政家族的后人只能默默无闻的在朝廷里当个御医。”

璃月听完,惊讶道 :“没想到宗政家族原来历史这么悠久。”

宗老神色认真的看着女孩道:“没错,宗政家族之所以能存在这么多年,是因为家族所传授的神医丹方,因为有着这些丹方,所以宗政家族才兴盛了那么多年。”

“神医丹方。”璃月震惊道。

宗老点头道:“没错,而这本丹方也是宗政家族赖以生存的仰仗。”说完,走到书架前,转动其中一个烛台,一个暗格出现,宗老从中拿出一个黑匣子,递给了璃月。

璃月接过黑匣子,小心翼翼的打开,拿出里面被白色丝帛包裹的书,小心翼翼的打开,只见上面用着她不熟悉的字体写着 : “神医丹方。”

宗老笑着说道:“你既然是我的徒弟,那么从今天开始,这本书就交给你保管了。”

“啊?”璃月一听,惊讶地看向宗老,说道:“师傅,这太珍贵了,我可不能要。”说完赶忙将书放进黑匣子,然后递给了宗老。

宗老没接,只是表情认真的道:“神医丹方流传了上百年,而师父也研究了几十年,可惜为师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一直无法探究其奥秘,这就要靠你以后自己去领悟。”

璃月一听,额头冷汗直流,暗道,她是不是拜了一个假师傅。

“好了,家族来历已经说完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开始学习了。”宗老笑容温和的看着女孩道。

璃月唇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道:“师傅,您放心,我会用心学。”

宗老呵呵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宗政璃月:“好,那我就期待我徒弟的表现。”

璃月带着那本丹方,走了出去。

她知道前行的道路或许很艰难,但是她相信,终有一天一定会成功。

当天晚上,璃月进入空间中,她不想浪费一点时间,因为她要快速成长。

“小蓝,我需要怎样才能吸纳玉简上的知识。”璃月态度认真地问。

小蓝将璃月引到净化灵泉边:“主人,你现在的身体资质还不是特别好,如果要吸纳玉简,必须要洗髓伐骨。”

璃月看着眼前的净化灵泉,问道:“难道要让我直接泡着?”

小蓝嘻嘻笑了一下,“当然不是,你坐在那边瀑布下面的岩石上,上面的水会不断冲刷你的身体,你会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痛苦,等疼痛过后那么第一轮的净化就结束了,而且,常年累月的引用净化灵泉的水,可以美容养颜哦!”


第7章 洗髓伐骨

璃月咬了咬牙,走向岩石,坐定之后,瀑布的水不断从头顶倾泻而下,刚开始没有什么感觉,慢慢的从皮肤上开始有了疼痛感,一股清凉彻骨的寒意席卷而来,让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刺骨的寒意不断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丹田处,突然传来阵阵疼痛感,疼痛的感觉一遍比一遍强烈,到最后,好像全身的骨头被敲碎,然后又重新组装在了一起,黑色的液体从她的皮肤渗了出来,随着水流的冲刷,消失得无影无踪。

璃月感觉自己已经达到了极限,嘴角处已经被咬破,血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可是她却强忍着,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极致的疼痛,让她好像又回到了那场大火中。

还有那些年,她所遭受的一切的一切,妈妈的仇,她的仇。

这一刻,再多的疼痛,璃月也都愿意忍下来,只要能让自己强大,秦雨柔,沈月茹,沈国忠,沈家,还有耗尽妈妈一生心血的沈氏集团……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为你们曾经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不知道过了多久,浑身的痛楚被一股暖意所替代,顺着她的四肢不断在她血液里流淌,宛若新生。

当璃月从瀑布里走出来的时候,原本精致的五官此时更加令人惊艳, 白皙的肌肤如玉一般无暇,星辰般的眼眸璀璨夺目,令人沉迷其中。

“主人,看来这洗髓伐骨的效果非常好,你的丹田处已经可以开始聚集灵气了,这样就可以吸纳玉简了,但是你还需要多次的洗髓才能达到绝佳的体质。”小蓝像个跳蚤一样在璃月身边跳上跳下,飞来飞去。

璃月欣喜地看着身体的变化,此时她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她能清晰地感觉到四周所有声音变得无比清晰,眼睛看向阁楼,可以直至腹地。

跟随小蓝来到阁楼里,石桌前,九块玉简自动浮现了出来,璃月伸手触摸到第一块玉简上,蓝光乍现,玉简慢慢展开,围着璃月转了一圈,上面写满了字,片刻所有的字好像受了什么指引全部钻进了璃月的脑海中,上面的医术简直包罗万象。

一整个晚上,璃月都在不断地修炼玉简中的第一层,也不知过了多久。

“小蓝,现在多久了?”璃月问了问正背对着自己画圈圈的小蓝,笑着问了问。

“呀,小主人,你修炼完了吗,我都没有吵你哦,你在这里面已经快五天了,因为空间的时间五天相当于外面一天,所以外面应该快天亮了!”小蓝兴奋地围着璃月转着。

璃月没想到空间还有这好处,顿时心情非常好地戳了戳小蓝,笑着说道:“小蓝,我要出去了,晚上再来找你玩。”说着意念微闪就出了空间。

换了身衣服,去山间跑步了。

因为她知道,只有足够强大的体魄,才能让自己走得更远,而且,她不要像上一世那样,怀着满腔的仇恨却无能为力。


第8章 吾家有女初长成

六年后。

庭院的凉亭中,一老一少沉浸在对弈当中。

“师傅,您又输了。”少女十四五岁的样子,清丽的嗓音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稚嫩,一袭白色的长裙随着微风掀起了涟漪,黑色的卷发随意披散在肩部。

当看到女孩的容貌时,令人震惊,绝美倾城的五官不似可爱,不似艳丽,不似清纯,但是却有着自己独特的韵味,空灵的气质令人深陷其中,最令人惊艳的就是那双深邃的眼眸如同繁星,璀璨而夺目。

“你这丫头,就不能让为师几步棋?还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宗老慈爱的看着眼前这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少女,嘴上虽然絮叨着,眼里却满是骄傲,毕竟这可是他宗政傲天的徒弟。

璃月笑容狡黠的看着老人道 :“师父,您这是在夸自己呢吧,毕竟,谁让我是您教出来的呢。”

宗老听到女孩的话,伸手指了指女孩的额头,无奈的笑了笑道: “你啊,就知道和师父耍贫。”说完边收棋子边说道:“对了,你们下个月就要考试了,书看得怎么样了?”

璃月娇嗔地看着宗老道:“师傅,那些书我早已经会了,所以放心吧,学校那边我只需要考试的时候过去就行了。”

两年前,宗老担心璃月脱离社会太久,就开始让璃月在山下的临县开始上学,因为璃月天赋惊人,所以也就经常性地不去学校,继续在山上修习医术和武功。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宗老凝视着女孩问道。

璃月眸底闪过一抹暗芒,低声道 :“师傅,这几年我韬光隐晦,步步筹谋,前期的地基已经打好,那么接下来就可以修建高楼了。”

这几年虽然在山上一直学习,但是她也没有放弃赚钱的机会,利用给病人医治得来的诊金,投入到了证券市场,根据前世的记忆,赚取大量的资金,所以也该是时候开始布局了。

宗老看着眼前这个花季一般的少女,别的女孩在她这个年龄还在撒娇,但是她却已经开始为自己筹谋。

当年她告诉了自己她的身世,知道她是京城沈氏沈家的女儿,知道她的所有遭遇,知道她迟早有一天要去与之抗衡,所以宗老但凡出诊都会带着她。

近三年每次出诊宗老都是让璃月独立行医的,为的就是教她培养自己的人脉,包括学习孙子兵法,只是希望她能平安。

如今看着少女,一步步成长,一步步筹谋,心疼之余也甚是欣慰,因为她在靠自己的努力逐渐成为参天大树。

“好,无论你做什么,师父都会支持你,不管受到多大的委屈,记住,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师父在家里等你。”

璃月看着眼前的老人,眼眶瞬间泛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声音哽咽道:“谢谢你,师父,谢谢你这些年用心教导,也谢谢你能如此的理解我,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这六年里,她不但掌握了宗老所有的医术,而且炼丹手法也更加精进,内力更是深不可测,空间里的医书也看得七七八八,玉简已经修炼到了第七层,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有着眼前这位老人的教导,否则她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宗老伸手轻抚女孩的发丝,和蔼说道: “傻丫头,说什么谢谢,这些年,师父因为有你,也快乐了许多。”阳光下,两道身影无限拉长,在这个夏日的午后,显得格外温馨。

转眼间,到了期中考试的时间。

璃月得不得下山回到学校参加中考。

“丫头,认真考,争取给师傅拿个第一来!”宗老一边走一边叮嘱。

璃月眯着眼睛,笑着说:“师傅,您就放心吧,我一定给你拿个状元回来。”

带着师傅的叮嘱,璃月回到了学校,第二天参加完考试之后,便和夜弦直接出发前往云省。

夜弦是璃月四年前在山里无意中救起的,对于她的过往,她从来不问,而夜弦为了报答璃月的救命之恩,便留在了璃月的身边,后来璃月对外的许多事情,也都是夜弦在帮忙打理。


她本是名门千金,却一生颠沛流离,被亲人找回,却惨遭毁容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2.2606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