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请新郎新娘交换订婚戒指,从此情定一生,恩爱相随……

有请新郎新娘交换订婚戒指,从此情定一生,恩爱相随……


第1章 神秘的男人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安静的酒店走廊内,就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一路狂奔。

嘭!这个女人推开了一间半掩着门的酒店房间,慌张失措地冲了进去。

屋内一片昏暗,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脚步声越来越近,简安安心急之下立马走过去,蹲下身子,藏在了沙发下面。

“先生,求你帮帮我,我不会打扰你的!”

沙发上的男人沉默无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场让简安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个男人好可怕……

“嗯?”

男人一声闷哼,他伸手,握住了简安安的手腕。

柔弱无骨的双手牵引着他心底的那团火。

“你干什……唔……”简安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温柔冰冷的唇覆上了。

“你放开我!”简安安尖叫。

她只是想离开这里!

“你叫什么名字?我会对你负责的。”厉少霆把简安安抱了起来。

“你混蛋,我不要你负责!”

痛……

浑身痛的就像是被汽车碾压过一般,身上传来的痛感刺激着她的神经。

哪怕简安安再迟钝,也知道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

她匆忙起身,在捡衣服的时候偶然一瞥,只注意到了这个男人腰间的雄鹰纹身。

简安安一路逃离酒店,她努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天她出席了一场订婚典礼,新娘苏子萱,新郎陆寒阳。

一个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一个是她的初恋男友。

就因为陆寒阳发生了一场车祸,狗血的失忆了,苏子萱横刀夺爱,然后她摇身一变,成了陆寒阳的未婚妻!

这还不够,心狠手辣的苏子萱竟然还派人绑架简安安!

只是,简安安虽然跑出来了,但也在昨夜被一个陌生男人夺走了第一次。

想到此,简安安终于忍不住了,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没有了,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与此同时,酒店内——

“老板,昨晚酒店的监控被人恶意抹去了,属下查不到是何人进了您的房间。”

厉少霆薄唇紧闭,眉眼间皆是不悦。

“给我查!”

厉少霆脑海中还回忆着昨夜小女人的滋味,床单上的一抹绯红更是让他心情愉悦。

昨夜他虽然被人下了药,但也收获了意外惊喜,香甜的唇瓣让他回味无穷。

就在此时,地板上的桃花项链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连忙将它拾起,眼里闪过一抹了然,他不会有这种东西,所以一定是那个小女人留下的……哼,女人,你逃不掉了!

第2章 儿子生病了

五年后,市中心医院某间病房内——

一名护士正在给一位小男孩扎针,小男孩乖巧地坐在椅子上,乌黑齐整的刘海下,一双宝石一样灿烂的大眼睛,五官精致可爱。

打完针后,护士姐姐掏了一颗糖出来给他。

小男孩摇了摇头,奶声奶气地说道:“我妈妈说了我这星期不能吃糖,谢谢姐姐啦!”

“真乖!”护士摸了摸他的头。

这是他们医院最小的白血病患者,长得可爱不说,还乖巧的不像话。

“呐,说什么来什么,你妈妈来了。”

病房外,简安安五味杂陈,心痛不已。

小辛扭头见到妈妈,大眼睛和薄嘴唇儿一弯,露出了一个温柔治愈的笑容:“晚上好,妈妈。”

“晚上好,宝贝,猜猜妈妈今天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简安安故作轻松的走了进去,陪儿子乐融融的吃饭。

护士在一旁对简安安使了个眼色,简安安了然,让小辛自己先吃着,她就跟着护士一起走了出去。

护士很了解小辛母子的情况,看到简安安比之前又憔悴了些,她虽然不忍,但还是善意的提醒道:“简小姐,小辛的病情这段时间控制的不错,但一直使用的是进口药物,医药费怕是快要不够用了。”

简安安的心揪了一下,她上个月才刚刚交过,没想到这么快就又不够用了。

连忙从包包里将张落薇这段时间结给她的钱交给护士,简安安恳求道:“高护士,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您能不能多宽限几天?”

高护士拍了拍她的手,语气也有些为难:“我们当然会尽力治病的,但医院也有医院的规矩,如果后续医药费一直跟不上的话,我怕医院会停止为小辛治疗。”

简安安连忙道:“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病房内小辛正在安静地吃饭,看着这一幕,简安安忍不住红了眼眶。

生下这个孩子,纯粹是一个意外。

当年,她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就去了医院,想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因为手里没有钱,所以就去了一家小诊所。

但给她做人流手术的医生是个没有执照的骗子,她在六个月开始显怀时,才知道医生根本没有把孩子打掉。

月份大了,孩子没有办法打,简安安只好把孩子生了下来。

结果因为早产,孩子一出生就患了先天性白血病,需要更换骨髓,可一直都没有配型成功,只能住在医院里,靠进口药物来稳定病情。

医生说,最有可能配型成功的就是孩子父亲。

人海茫茫,说起来容易,当年简安安连那个男人的模样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孩子父亲!

简安安一脸愁容,但面对儿子时,她却笑得格外温柔。

“妈妈,今天护士姐姐夸我勇敢呢!我现在长大了,打针一点都不痛!”小辛一脸骄傲。

“小辛最乖啦,妈妈爱你。”简安安亲了亲儿子的额头。

“妈妈,我也爱你。”

看着儿子苍白的脸,简安安心里一阵刺痛,她握紧双拳,笑着道:“那小辛能不能再勇敢一点?妈妈过后可能会有些忙,你要一个人待在医院里、一个人打针吃药、要是想妈妈了可能也见不到妈妈,小辛怕不怕?”

似乎见不到妈妈这个点对于小朋友来说实在是太严重了,就连如此懂事的小辛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但是很快,小辛扬起了笑容,脆生生道:“我不怕!”

简安安抱紧了乖巧懂事的儿子。

如果可以,她也不舍得离开住院的儿子,她也想每天都能随时随地照顾小辛,但是——

小辛的病不能拖了,她必须去工作去兼职赚更多的钱、她必须找到小辛的爸爸!

第3章 重相逢

简安安要钱,要很多钱!

这五年来她做过很多兼职,餐馆洗碗、吧台收银,只要能赚钱的工作,她都会毫不犹豫地接下来。

所以当她捏着这家地下俱乐部招陪酒女郎的广告纸时,没有丝毫犹豫,她去了。

只因为广告上写着‘底薪优渥、奖金丰厚’。

“安安,十二号包厢要酒!”

简安安应了声“这就去”,快速往托盘上摆酒。

推开包厢门,是这里常见的纸醉金迷,里面男男女女,都是衣着华贵的有钱人。

简安安保持着服务员该有的恭敬谦卑,低着头端着酒走向里面的茶几桌上,沙发正中央的男人叠着腿,很随意的坐姿,却极具有存在感,沉敛幽深的眼眸,沉默中透出一股矜贵,直逼人心。

托盘却被人给按住了,她看到对方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别走啊,酒还没起!”

这是遇上故意挑事的人了。

简安安扯回托盘,想要告诉对方会有同事过来负责,但那人却不依不饶,言语中尽是调戏。

简安安长得好看,要不然她也不生不出粉雕玉琢的儿子,当然,儿子长的这么帅,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爹长相不赖。

“开不开酒啊?不开我找你们领班投诉去了!”

有人喝醉了,见简安安身形高挑、腰细腿长,忍不住开了黄腔,“让你开酒又不是让你脱衣服,磨磨蹭蹭,这么不经玩还来夜总会?”

简安安手捏的很紧,关节处白到发青,她望向包厢内的人,这些有钱人玩起来是很可怕的!

此时,沙发尽头的那个男人抬头了,神情漠然,通身散发出生人勿扰的气质。

厉少霆今晚是被强行拖过来的,他刚从欧洲回来,此刻正在倒时差,整个人都处于即将发怒的边缘。

人群中的简安安面色尴尬,神情紧张,长的么……勉强能看。

厉少霆凝视着她,就见她眉眼间满满都是倔强。

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霆爷,您这是看上她了?”

在场的哪个不是人精,厉少霆是谁,那可是顶级大佬,他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大家可不得捧着!

有人踢了一脚简安安,下流地笑着,“诺,那边那位,你过去求求他,还需要出来卖什么酒,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都有了!”

嬉笑声络绎不绝的传到简安安耳朵中,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她竟然真的走过去了。

那个人的气场太强大了,就算坐在那一言不发,也依旧是人群的焦点。

求他吧,求他放过自己,简安安知道,只要这个人松口,其他人就不会为难她了!

“求你……”

她的声音轻若蚊蝇,就像是一只蚂蚁从心头爬过。

厉少霆听到这个声音,心头一颤,这个声音,好熟悉!

这人真去求霆爷了?

在场人都震惊了!

这时候谁敢说话啊,在霆爷面前放肆,那不就是找死吗!

简安安就见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轻笑了一声,男人修长、指节分明的手上加了根香烟,白色的烟雾从他嘴里吐出来,迷蒙成一团,隐约能看到烟雾后冷酷勾起的唇角。

半晌,就听见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五年前,也有人这样求我,那人给我了初夜,你呢,你能给我什么?”

第4章 荒唐的一夜

为母则刚,简安安想着还在医院里的小辛,把心底的最后一丝不堪软弱压了下去。

她咬着嘴唇,固执地站在厉少霆前面。

“会喝酒吗?”

嗯?

简安安没反应过来。

很快,她懂了男人话里的意思。

“会!”

“把这半瓶酒喝了就走吧。”厉少霆有些累了,他想不通自己干嘛坐在这里和一个卖酒女浪费时间。

辛辣从嗓子眼一直燃烧到胃部,简安安喝了几口就撑不住了,可她没有放下酒瓶,而是咬咬牙,继续将剩下的往嘴里面灌。

先前调戏简安安的人都被震惊到了,这半瓶可是洋酒,这姑娘挺带感啊!

简安安一口闷完,把酒瓶倒过来,“我喝完了,可以走了吗?”

说完,她腿一软,整个人栽进了厉少霆的怀中。

第二天早晨,简安安头痛欲裂。

她四处张望,幸好没人,可再看一眼,还没等松口气,她差点叫出来。

她的衣服呢!

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宽大的男士衬衫,除此之外她身上光溜溜的。

“醒了?”

落地窗处传来沉静的嗓音。

厚实的窗帘微动,从后面走出夹着烟的高大身形。

是昨晚那个男人!

男人只穿了件浴袍,他应该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沾着水珠。

“你都对我做什么了?”简安安一脸惊恐。

“该看的都看了,该摸的也都摸了。”厉少霆面色戏谑。

真蠢!

怪不得一杯倒,喝醉了一点防备心都没有。

“你……你趁人之危!”简安安眼前发黑。

“自作多情。”厉少霆话锋一转,满脸嫌弃,“该长得地方不长,你觉得我会看得上你?”

这一早上,简安安仿佛坐了趟过山车,那颗心一会被抛到半空一会又跌入谷底。

简安安按耐住心底的庆幸,很快想到另一个问题,呐呐的问,“那我的衣服哪去了?谁给我换的?”

“吐脏了,扔了,我换的。”

简安安坐在床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见这个穿着浴袍的高大男人突然走了过来——

她刚想起身离开,手腕被扯住了,整个人被他直接拽到了腿上,铁般的手臂随之缠上她的腰,看着近距离放大的立体五官,夹着烟草气息的声音随之拂在眼鼻上——

“昨晚你喝醉了,我什么都没做,总得拿回什么。”

简安安惊慌的睁大眼睛——

第5章 被绑了

他他他,这个男人竟然亲她!

简安安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

与此同时,这个吻也让厉少霆心中一紧。

好熟悉的感觉!

他猝然捏住简安安的下巴,冷声问道:“你是谁?是谁派你接近我的?”

简安安睁着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

竟然还问她是谁?

简安安还想问你是谁呢!谁特么想大早上在一个陌生人的房间里醒来!

真是莫名其妙!

简安安下意识想张嘴骂人,但却被厉少霆得逞,她挣扎,他就把她死死箍在怀里。

“别动!”厉少霆呵斥了她一声。

五年前,自从他被人下了药和一个陌生女人上床后,他就对其他女人没有了兴趣。

这五年来,厉少霆派了无数人去找那个女人,但都没有下落。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竟让他又有了感觉!对方的挣扎令他腹部的火热不断袭来。

看着眼前离她越来越近的男人,简安安脑子一抽,她直接把厉少霆推开,落荒而逃。

在离开的时候,简安安还在酒店里碰见了一个熟人——

陆寒阳!

那个她失了忆、和自己好闺蜜订婚的前男友。

“简安安……”

陆寒阳对她有印象,五年前订婚的时候这个女人还跑出来,声称她才是自己的女友,呵,真是可笑,他爱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有苏子萱!

“寒阳——你叫谁呢?”

苏子萱妖精一样缠上了陆寒阳,也不管这是在酒店门口。

哼,她刚才也看到了简安安,大早上的从酒店出来,谁知道昨晚上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

她一脸担忧,“刚才那个是不是安安?这么早,她怎么从酒店出来啊……”

陆寒阳有片刻的失神,他握住了苏子萱的手,宠溺地说道:“她消失了五年,简伯父都不想管她了,你管她做什么?简安安既然要自甘堕落,谁也拦不了她。”

苏子萱乖巧地点了点头,心里头却恶狠狠地想到:简安安,你这个贱人,你既然消失五年了,为什么又要出现在我面前!

傍晚时分,简安安正快步往一条小道上走去。

她虽然和小辛说好了,这段时间要忙着工作不能去医院看他,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偷偷去医院看一眼儿子。

但就在她走在去医院的路上时,一阵脚步声突然出现在了她后面。

简安安走得快,那阵脚步声就快,她慢,脚步声就慢。

就在她准备回头时,后颈一痛。

简安安失去了知觉。

第6章 你还挺带感的

俱乐部,VIP包厢内——

‘砰’,白球入洞,厉少霆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

“霆爷,昨天那女人味道是不是不错?”

厉少霆没有吭声。

有人接过话头,“可不是吗,霆爷清心寡欲多少年了,那娘们可以啊,竟然能被霆爷看上眼。”

厉少霆皱了皱眉,但也没有多说什么,的确,昨天那个女人,很不一样。

他竟然对她有了感觉。

“霆爷我们哥几个给您准备了接风宴,晚上走一个?”

晚上的酒局结束,厉少霆喝得微醉,索性就又回了昨晚开的酒店房间。

等他回去后,嘴角一勾,这群人又做了什么混账事。

简安安恢复意识,就伸手摸向发疼的后颈。

环顾四周,她怎么又回来了!

这是今早她刚离开的酒店,是谁在恶作剧?

“哗啦”一声,浴室门拉开。

简安安满眼惊恐,果然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形只围着条浴巾走出来,胸肌壁垒分明,只不过这次他拿了条毛巾在擦头发。

“你、你……”她紧张的磕巴起来。

四目相对,简安安感觉自己的手都在抖。

这个人是魔鬼吗?他是在玩什么猫抓老鼠的游戏吗!简直有病!

事实上,她也这样骂出口了——

“你说什么?”厉少霆皱着眉头。

他也是回了酒店才发现简安安被那群人敲晕送了回来。

大概,他们是觉得用简安安能讨好自己。

厉少霆一步步靠近。

简安安眼底充满了慌乱:“……你要干什么?”

此时此刻,这个男人就像是只充满野性的兽,骤然出现在平和的人间,让人无法忽视的危险存在。

眨眼间,男人高大的身影已经笼罩在她上方。

“你觉得……我会干什么?”

厉少霆漫不经心地点了一根烟。

简安安领口露出紫色的蕾丝边,隐隐可见的春光,刺激着他这五年来从未有过的亢奋在血液里沸腾。

“放开!不然我喊人了!”简安安真的害怕了,嗓子沙哑。

她没和厉少霆这种人打过交道,不用想都知道,这种上位者的手段有多狠毒!

她不能被这种人折磨,她还有儿子!

厉少霆神情淡漠,他看着简安安的神情,似乎在看一只闹腾的猫。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外貌非常出众,身材修长挺拔,五官坚毅凛然,长眉深目,鼻梁高挺,菱唇薄削,湿透的黑发还在滴水,点点水光和她的身影映在他那双锐利明亮的眼眸里,深邃而妖冶。

“你知道我是谁吗?”

大哥,你又不是人民币,我为什么要知道你!简安安欲哭无泪。

“我们以前没见过?”厉少霆又问了一句。

莫名其妙,简安安瞪着他,反复确认,然后郑重其事道:“这位先生,除了昨天我们见过面之外,我真的没有见过你!”

厉少霆神情暗了下来,或许真的是他想多了吧,她怎么可能会是五年前那个女人?

第7章 跑龙套

俱乐部里的兼职打了水漂,经理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听说简安安得罪了厉少那一伙人,第二天就火急火燎地把简安安给辞退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为了孩子的医疗费,简安安没有太多伤感的时间,连忙找寻下一个工作。

好在没多久,她就在影视城里成功找到兼职——跑龙套!

六月骄阳似火,片场里热火朝天,简安安正穿着一身路人戏服,在剧组里做着群演。

就在她狼狈的整理道具时,不远处的群演里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女主角来了。

简安安昨天刚到这个剧组,还不知道主演是谁,她好奇的站起身来张望,只一眼,她就认出了那个被众人簇拥着下车、排场十足的女演员。

竟然是苏子萱!

简安安不想和苏子萱有接触,她头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刚刚迈步,脚腕就被一根话筒线绊住了,她惊叫一声,向前扑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摔倒的时候,腰上忽然一紧,待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中。

“你没事吧?”

头顶轻柔熟悉的话语声让简安安一怔,她抬起头,愣愣的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

陆寒阳怎么也在!

陆寒阳救她只是举手之劳,但抱住了简安安之后,她身上那股似曾相识的馨香,让他的心顿时为之一动。

这股味道好熟悉,好像在哪里闻到过,但是却又想不起来了……

简安安瞟到了他手上的订婚戒指,心中更加的刺痛起来,道谢的话还未说出口,苏子萱的声音就从他们背后传来了:“寒阳,你们在干什么?”

她的声音清亮,惹得周围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陆寒阳坦荡荡的松开了手,走向苏子萱,语气很是温柔:“有个群演差点绊倒,我就扶了她一把。”

竟然敢觊觎她的寒阳!

苏子萱气得咬牙,挽住了陆寒阳的手,给灰头土脸的简安安,以及剧组所有的女人来了个下马威:“当群演就把脑袋放机灵点,这些道具要是磕了碰了,就凭你赚的那点小钱赔得起吗?”

陆寒阳无奈一笑:“好了,化妆师等你很久了,我们过去吧。”

“嗯,我听你的。”苏子萱小鸟依人的点了点头,然后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的剜了简安安一眼。

但就是这一眼之后,她突然发现,这个群演的身影好像有点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不过,简安安很快就低头搬道具去了,苏子萱疑惑归疑惑,也不可能放弃身段,亲自去问一个群演的名字。

见苏子萱离开之后,简安安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今天的浓妆没有白化。

她现在可没心思和苏子萱折腾,她只想搞钱!

一阵折腾之后,戏就准备开拍了。

苏子萱在这部民国剧里扮演的是一个爱上富家少爷的卑贱歌女,这场戏是她被少爷的家人羞辱之后,哭着跑进大雨中的场景。

一会儿要人工降雨,简安安正在提前给大家准备毛巾。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视线,结果刚一抬头,就跟苏子萱的目光对上了!

简安安的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8章 剧组刁难

就在苏子萱为接下来的戏酝酿情绪的时候,突然看到了那个想要勾/引陆寒阳的女群演正在下面准备毛巾,她越看越觉得,这个群演很眼熟。

当那个女群演抬起头来时,她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苏子萱愣住,随后差点笑出声来,这不是简安安吗!

“导演,等一下。”苏子萱轻笑了起来,指着站在台下的简安安道:“那个谁,简安安,给我拿瓶水来,我渴了。”

简安安突然被指,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剧务张落薇就把一瓶开了盖的水递给她:“还愣着干嘛?快把水拿过去啊!”

简安安站在台下死死的握着水瓶,指节都有些发白。

她很想把手里的这瓶水砸到苏子萱的脸上,但心里更明白,要是今天她真的这么做了,以后就别想再在影视城呆下去了。

简安安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台,把水瓶递给了苏子萱。

苏子萱瞥了一眼,当即皱眉道:“你脑袋里装的都是垃圾吗?我涂着口红,不知道拿根吸管过来吗?”

简安安咬紧了嘴唇,按捺住性子,又拿了根吸管给她。

苏子萱冷笑一声,挥手直接把瓶子和吸管都打翻在地,横眉竖目的看着简安安:“你们到底在哪儿找的人啊?呆的像个傻子一样,她手指碰过吸管我还能喝吗?脏死了!”

时间本来就比较赶,导演脾气不好,可总不能在苏子萱身上撒气,所以他就把张落薇和简安安当成了出气筒,大骂了一通。

第二天,简安安去了剧组后,她又得知了一个消息。

苏子萱那个女人竟然和导演说好,让简安安当她的替身!

简安安听到这件事情皇后,默默垂下了眼睛,她不想招惹苏子萱。

苏子萱见到她这幅忍气吞声的模样就想笑,她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简安安!

只见她亲昵的挽着陆寒阳的手臂,轻笑了一声道:“寒阳,你还记得简安安吗?”

陆寒阳一听,脸上立刻浮现出了厌恶的神色:“那个满嘴谎言的女人?你提她干什么?”

“她在这里当群演,你看,她就在那儿。”苏子萱见陆寒阳一提到简安安就满脸厌恶,很是满意。

她故意抬手指向简安安,假惺惺的道:“我知道她生活困难,所以叫她来当替身,你要不要去跟她打个招呼?好歹也和她相识一场……”

陆寒阳有些意外的瞥了简安安一眼,而后挪开视线,淡漠的说道:“没必要。”

苏子萱见陆寒阳还是像当年一样厌恶简安安,就心情大好的挽着他直接去专属化妆室了。

苏子萱和陆寒阳的话,简安安一字不落的全部都听到了。

她垂下眼眸,两手拽着戏服裙摆,心中很是酸楚,就算知道陆寒阳失忆,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可是看到他嫌恶的眼神,她还是会觉得难过。

没过多久,简安安化完妆,制片人走过来,把剧本往她手里一塞:“这是等下要拍的戏,你先看看。”

她打开一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制片人……今天要演落水的戏吗?”

制片人手里还有很多事情,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她:“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简安安想到要下水,脸色发白,抓着剧本的指尖微微颤抖着。

她咬唇往苏子萱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苏子萱恰好也在看她,嘴角噙着一抹得意的笑,目光却阴毒狠辣。

简安安知道,苏子萱是故意的!

她明知道自己不会游泳,她在初中的时候甚至溺水,差点淹死,还是陆寒阳把她救上来的,所以她很怕水。

制片见简安安一直站着不动,没好气的说道:“你听着,要么你现在就下水,要么你卷铺盖滚蛋。”

简安安看到一旁水光粼粼的人工湖,本能的开始害怕,脑袋发晕,小腿也在发抖,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逃离这里。

可是,她需要钱,她根本就没有权力拒绝!

简安安咬了咬牙:“好,我去!”

简安安说完,强忍着恐惧,闭上眼睛跳了下去!

刚一跳下去,水就将她给淹没了。

争先恐后的水涌进了简安安的鼻子和耳朵里,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可是,她不能死!

“救!咳……救救我……救命……”简安安拼命挣扎着,想要浮上去。

在场有人感觉不对,赶紧放下遮光板就要跳下去救她,苏子萱一声怒喝:“你干什么呢?”

那人焦急说道:“她好像是真的溺水了!”

苏子萱笑了笑,故意说道:“她演得这么逼真,你现在过去打断,是想让这一幕过不了,再让她下一次水吗?”

苏子萱有后台,在剧组里嚣张跋扈也没人敢说什么。

剧组里所有人都冷眼旁观,看着简安安在水里挣扎。

但就在这时……

只听“扑通”一声,一个人影先于他入了水,在水里迅速的朝简安安游去。

那人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把简安安从水里抱了出来。

等那人露了脸,岸上的人全部都傻了眼。

下水救人的竟然是……

有请新郎新娘交换订婚戒指,从此情定一生,恩爱相随……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7577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