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鲜血竟然从墙面不断渗出,一点一滴,吞噬着我!-【第一部分】

点我返回主站阅读最新火爆小说、美文!

鲜血竟然从墙面不断渗出,一点一滴,吞噬着我!-【第一部分】

    电视机上弹跳着杂乱的界面,正开演着有部近期异常火爆的电视剧。我躺在床边,根本沒有看进多少,剧情俗套的要人命,更使我无法理解的是,那个女星居然也可以出名,还唱了两首歌,喉咙实在不怎么样。迅速,我的注意力就转至到了房顶,每过一段时间还要仰头看几眼,很象列车上防止窃贼的意味。


    灯光直射下,墙面微白,隐约泛着莹光的投影。直至确定房顶与墙面的相接处仍未发现异常,我悬着的心才稍微平定了些。着实困极了,我关掉电视机在床上,一晚无恙。早晨醒来时后的第1件事,必须要盯住头顶的房顶,发上5分钟的呆,直至确定没问题为止。因为双眼始终沒有眨眼,又酸又涩,我捏捏眼睑,开始起床洗漱间,人却很恍惚。


    我自始至终沒有摸透墙面出血的规律性,有时候3天一次,也会十几天才来,这使我非常烦恼,每日总是谨小慎微,坐立不安,很怕哪天正在床上,脸部落上几滴冰凉凉、腥粘的血。这种感覺就像知道明日要有重大的事儿要做,前天夜里一定睡不踏实一样,时睡时醒,惧怕误事的模样。房顶初次刚开始出血的时候,我正在床上看电视剧,无意间地一仰头,由于那时候熄了灯,只见到头上黑糊糊一片片,像粘稠的污泥在往下慢慢爬行。或许是楼上住户渗漏了,1个骨碌坐起來,开启灯后,双眼张的挺大,冲满惧怕,背脊上一片片冰冷。那一定是血!我觉得。从那时起,我足有一个礼拜没敢入睡,把屋子里全部的灯都开启了,双眼盯住头上。


    之后,我失眠了,天天做噩梦,时睡时醒,醒来时就会急忙开启床头台灯,焦虑不安地仰头看,这基本上变成习惯性姿势。要是墙面依然嫩白,我就又关灯睡过去,但是哪儿还有困意。


    每一次楼上住户漏出的血,都会把墙面和床铺污染得一团糟,我迫不得已请人涂刷被血染红的地区,因此床边的墙面常常维持新鮮的乳白色。褥单能够 洗,倒是差不多快退色了。


    我的生活慢慢彻底被扰乱了,长期性的焦虑不安使脑神经总处在绷紧情况,脸部沒有笑样子,朋友猜疑我得了抑郁症。长期从前,我我也不知道之后的生活会是如何的槽糕,或许真能发狂也说不好。一转眼从前四个月了,楼上住户究竟流了几回血早已数不尽了,可是我则伴着一次又一次的出血而撑不住了,好像流的就是我的血,长期性的睡眠不好也使休重骤降了很多。这天,我很早已起床,走路像从前似的直晃悠,像踩在跳板上。走过试衣镜前,把自身吓了一大跳。这就是我吗?


    镜中的我真是快和小猴子一样了,特别是在双眼,原本并不是挺大的,现如今在尖削惨白的脸孔衬托下,显著大出很多,有一些楞楞的感覺。这么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使我怎去见人呀。我正惶惶然间,浴室镜子居然出血了,是那麼的令我熟悉。暗红的颜色在快速地蔓延。我的面色更为惨白了,那并不是浴室镜子在出血,只是房顶,浴室镜子仅仅反射出景像罢了。我回过头,非常宁静地盯住墙面上逐渐蔓延的鲜红色,好像赏析谁的油画。一次又一次类似的过程早使我的脑神经越来越发麻了。


    我觉得血是有生命的,它常常会出現在你不愿看到的地区,并且还带著那人的体温。鲜红色顺着墙面慢慢地往下扩散,像熔解的植物油脂,向我压迫而来,我感覺有一些无奈。当你初次发觉房顶出血的怪异场景时,那时候就想,假如它是场恶梦或是是惊悚电影该多好啊,但是它就那么切切实实地出現了。我幼稚地想,是否吊顶天花板有裂缝了,站到床边,仰头望去,没多久对自身的荒诞念头感覺可悲。


    而我却十分诧异,血水在密闭式的状况下仍能流出去,太不思议了。時间长了,我早已没有话说了,对每一次出現的出血状况习以为常了,像每日要用餐似的,可是我则对鲜红色变得非常敏感,外出的那时候看到但凡鲜红色的物品都要退避三舍,怕是血染上去的。  


    我对怎样防止房顶出血的发生,倒非常迟钝。还好我绝大多数都是在要入睡的那时候去看看房顶,躺在床上不费多大的气力。但是这次不一样,血水并不是像过去流到距床边一Km就停步,比任何一次来得都要壮阔。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902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