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鲜血竟然从墙面不断渗出,一点一滴,吞噬着我!—【第六部分】

鲜血竟然从墙面不断渗出,一点一滴,吞噬着我!—【第六部分】

我风尘仆仆地把全部的屋子都用心检验了一次,飞舞的尘土熏到我连咳不断,脸红脖子粗之后,仍是没什么发觉。我禁不住有一些灰心,猜疑自身神经系统短路故障,前不久的念头是不是太过孩子气。

当你的眼光落在卧房里的铁架床某处,感觉有一些并不大对劲,仿佛比一切正常的要高许多。沿着床往下看,我发现了床下的木地板居然比其他地儿耸出约半尺高。我十分迷惑不解,平常的家中,木地板是絕對不容易造成凹凸不平的状况的,怪不得我看过床以后,感觉它异常呢。卧室床紧靠着墙面,同我的床合理布局是相同的。

血水可能就从这儿的墙根处流下去的,根源可能在床下才对。幸好床是木制的,不太沉,我并不费劲地把卧室床搬运这条缝儿,探入头看过看,除开满布的尘土,并无异处。

背后有个人影在向我走过,我尽管没看到,却觉得快到,焦虑不安地伸出头,见到管理人员不知道何时进去了,正怪怪地望着我,脸部一幅讥笑的笑容,仿佛对于我的行为蛮不讲理。要是不我被当神经病可以了。我再次低头查询,毫无结果,里边又太室息,我既然直站起歇了口气重,双眼盯着床下的木地板。

假如木地板生硬的一部分下边藏着自己得话,是非常合适了的。我眯着眼一阵阵坏想,全身却进行抖来,如一柄冷刀戳破了肌肤。突然,我听见了女性的轻唤,那就是蕴含着无可奈何和怨气的哀叹。他像看妖怪一样对于我说:“你干嘛呢?面色很难堪,不舒服吗?”  

我定了定神,焦躁惶恐地对他说:“你……你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  

“没有,你没事儿吧。”他毫不在意地回应。我猜疑他在说大话,或是心怀不轨,会生许多厌烦,已不理他了,情绪却拥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兴奋。  或许她就在木地板下边。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