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鲜血竟然从墙面不断渗出,一点一滴,吞噬着我!—【结局】

鲜血竟然从墙面不断渗出,一点一滴,吞噬着我!—【结局】

为了更好地寻找解答,我按捺不住地全部移走了床。随之床訇然摔落一大截,下边的木地板彻底曝露出来。“你想干什么?”他疑惑地问。我基本上沒有听到他得话,踏上高于一块儿的木地板,感觉脚底“咚咚咚”响,很压抑。我蹲下去身,双眼激动在木地板上扫来扫去,手不停地探求着,像深度近视的人没了近视眼镜。木地板尽管很旧,融合得非常好,基本上沒有间隙。我看过几眼旁边发愣的他。“能借我什么东西能砸开木地板的物品吗?” 

他张开了双眼,好像不明白我的行为,严肃认真地说:“那可不好,你不可以随意毁坏他人的物品。”  我有一些心不在焉了,大声说出:“好啦!我猜疑木地板外有物品,很将会是个鲜为人知的密秘。任何损害我来赔付,这总就行了吧。”  

我非常少那么无私的,但是木地板下的东西真是太诱惑了。奢侈浪费了我许多的唾沫后,他才嘟哝着下楼梯了。我看见凸起的木地板,内心暗自祷告,期待此次的分辨是对的。10分钟后,我用他产生的斧子,像个大山深处的村夫一般,硬在木地板的对接处砍出这条开口子,木地板的残片像火星儿一般到处飞迸。并不大费事,我开启了一个一尺见方的洞,里边黑糊糊的果真是空的,我的求知欲更浓了,擦了一下前额的热汗,更为拼命地干活儿。他在旁边冷淡地凝视着我的行为。又悲痛十分清楚地响起來,就来源于脚底,我手一阵阵颤动,斧子差点儿掉下来,姿势停住了,面色灰白色。他好像沒有听见响声,跟我说:“你为什么不接着了?”  

直至听了他得话,我就又修复神志,望了他几眼,抬起斧子,铿然强有力地砍下去,像敲在自身心中一样,前额上汗水淋漓。这时候,有股浅浅的恶臭味飘落开,木地板下,我隐隐约约见到了一块儿乳白色的物块,手里加急的情况下姿势,直至哪个物品彻底展现出去,我就懵了一般地站站起,同他对望几眼后,一起僵在了原地不动,两腿好似灌了铅。那就是一棵人的颅骨,沒有遭受环境污染,表层出现异常嫩白的颅骨。我始终盯住那2个黑糊糊的眼圈,仿佛里边藏着哀怨。肯定是她!  

我那么惦记着,令人费解的是也没有觉得分毫害怕,竟有一些同情和怜悯,双眼也蒙住了一层层浓雾。我禁不住有一些感叹,木地板居然变成她的棺木,颇为最让人不思议,房顶排出的血水肯定就是说她的了。女性清幽的哀叹再度传来,我说他听见沒有,他摆摆手。不久以后,案子侦破了,木地板下的逝者果真是女舞蹈老师,凶犯更是她的老公,他确实是个超级天才,连砍人都那么造型艺术,只有我在想,他把老婆安葬在床下,距他入睡一步之遥的地区,夜里不怕吗,将会就是说会因为这,之后他才离去这儿的。从那时起,我的墙壁再也不会出血产生,也没了女性的哀叹,节约了许多装修预算,精神也日趋充足。令我十分惊讶的是,有多次去金融机构,我发现了账号里无端空出大笔钱来,我细细地算算,居然就是我用以粉刷墙壁的全部花销。我愣怔了很久,耳旁好像又传来了她清幽的哀叹。有一日,门口一阵阵噪杂,我惊疑地开关门,见两只年青的男人女人提携着尺寸行李箱,正费劲地上楼梯。我之前沒有见过她们,问是新迁来的吧,她们回应新房子就在我的楼上住户——埋过她的哪个屋子。我禁不住为她们担忧,祷告不幸请别产生。但是,有谁知道呢?


上一篇文章 : 原来是鬼打墙... 下一篇文章 : 老树根的故事
no cache
Processed in 0.2593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