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爷爷走了好多年,那么我看到的究竟是谁?

点我返回主站阅读最新火爆小说、美文!

关于爷爷的灵异事件


那件诡异的事儿说起來,也过去好几年了,那时候我只能5-6岁的模样,小到我许多事儿也不还记得了,对于当年的记忆都模模糊糊的,以至于那可怕回忆的全过程是啥模样的都不太记得了,只还记得零散片断。 


我籍贯是江苏扬州人,估摸着是8-9岁的时候随爸爸妈妈赶到上海市随后刚开始念书,这事情发生的時间還是我还在南通的那时候,我记着那一天是个早下午,也就是说大伙儿煮中饭的時间,那时候乡下的房屋還是那类砖瓦房,路面是土壤地,大客厅和2个卧房是连起來的,排成一字样子的房屋,餐厅厨房和茅厕是单独的。 


我还记得那一天,我蹲在大客厅正对的空堂前玩,我姥姥在餐厅厨房做饭,那时候沒有液化石油气,是烧干草烧木材的,那类挺大的大铁锅,估计如今农村还会有的。我自己在那里玩。我不记得我是一个人还是别人在和我玩,我也不记得在 玩什么东西。随后我走入大客厅,大客厅上下都有一见卧房,东面的就是主卧,西面的是西卧房。


当时我跑进了西卧室,然后我看到一个人,确切地说,穿着蓝色中山装,戴着黑色帆布帽子,笔直地坐在床上,对着我微笑。我不记得他的脸是什么样子。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他穿的衣服。然后我愚蠢地问他,“你是谁?”你在我家做什么?


那个人对我笑了笑,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我觉得那时太小了,连恐惧都不知道。 看到他没说话,我又出去了,站在客厅门口,叫我奶奶,朝我奶奶喊道:奶奶,这里有个人,这里有个人,你快来看看。看见奶奶在做饭,没理我,我又摇着屁股跑去,呆呆地扯着我奶奶看。 


我奶那时候并不大愿意的,又拗不过我,就跟我回来看,她对着西卧房里边瞧了下,却说没有人,我哪儿肯听,举着坐着床边的男生,拼了命的囔囔,在那边呢在那边呢,姥姥你看看,你看看,有一个人有一个人呀。我奶说没有人,要我别闹自个玩,随后就走出去继续做饭了。我想当时我无言以对。看到祖母真的不理我,我独自跑回西卧室,对着那个男人喊道:“你是谁?”你坐在我家干什么?


叫了好几次,他都没理我。 我的这个坏脾气,跑过去想拉住他。 感觉我的手碰到他了,又好像没碰到他。 总之,他从卧室向屋梁附近的田子状小窗户飞去(窗户不是像现在这样很容易打开的窗户,是那栋旧房子的换气用的,小的,人应该无法通过的)。如果你问我,他是怎么飞的,我现在觉得很好笑。我真的想不起来。我过去告诉我爸爸、我叔叔的时候,就没考虑到这个问题,如今想来,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管怎样,我脑海中的印象是那个陌生人飞走了。我不知道怎么飞。印象是从小窗户飞走了。 


以后好几年之后,我大概16-18岁的模样,我才明白那个飞走的人就是我亲祖父,我现在喊祖父的人却是我的祖父弟弟。想想我是怎么知道的。似乎有一年,我父亲和我的二叔、三叔在闲聊,说他们年轻时受苦,他们的父亲很早就离开了,他在我父亲11-12岁时离开了。那时,我感觉很奇怪,我祖父明明生活得很好。 


随后我爸爸她们才告诉我,那不是我亲祖父,如今的是亲祖父的弟弟,随后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难怪她们从不叫他爸,只叫:二爷。然后,我说我见过我的亲祖父,他们说这是不可能的。他们说当我的亲祖父离开的时侯,我父亲只有11-12岁,我都还没出生呢!


随后,我也把儿时的事叙述了遍,随后我的爸爸却说,是的,说他父亲走的那时候就穿的那种款式的衣服裤子,深蓝色中山装,灰黑色西装裤,带个遮阳帽,那时候都这样穿。随后我三叔还很悲伤的说,他都想不起来了,说他哪个那时候估摸着只有6-7的模样。 


后记:我记忆中也就见过那一次,可是我二婶的大儿子,是我堂弟,他见的多了,可惜的是我跑过去问他当年关于见过我爷爷的事情,他都想不起来了。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633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