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狗吠了

狗吠了

过去,在1个不太知名的小村子,住着每户姓杨的别人,靠在村旁种一整片山坡地过生活。

这户别人有一儿一女,儿子叫杨朱,大儿子叫杨布,两弟兄一面家里帮爸爸妈妈农用地、担水,一面勤学诗书。这兄弟二人都读得一手好字,交了首批许多诗文盆友。

有一日,侄子杨布衣着全身乳白色整洁的衣服裤子兴高采烈地外出访友。

在快到亲戚家的道上,没想到天上忽然飘起雨来了,雨越下越大,杨布正走在前不要村、后难落店的山中小路上,只能老老实实顶着暴雨,被淋得落汤鸡似地跑来到亲戚家。

她们是常常一起探讨古诗词、评定书画的最好的朋友,杨布在亲戚家脱下了被降水打湿了的乳白色外套,穿到了盆友的全身黑色外套。

盆友家中接待杨布吃完饭,两个人又讨论了一段时间古诗词,评定了一段时间古人的书画。

她们越谈越投机性,越玩越高兴,不觉得天快黑下来了,杨布就把自己被降水打湿了的乳白色外套晾在盆友家中,而自身就衣着盆友的全身黑色衣服告退盆友回家了。

雨天的山中小路尽管是湿的,但因为地面上碎石子铺得多,沒有沉积的泥巴路。天色慢慢地暗出来了,弯曲的新路還是明确可辨。

晚风轻轻吹着,从山中送去一阵一阵新枝叶子的芳香。要是天越来越黑下来了,杨布还真有点雨天运动山岗的雅兴哩!

他的走着、的走着,来到自大门口了,还沉浸于在大白天与盆友共话的劲头里。

这时候,杨布家的狗却不清楚是自己主人家回家了,从黑田里猛击出去对他汪汪直叫。

须臾,那狗又忽然后脚站起来、前腿往上,好像要朝杨布扑回来。杨布被自己的狗这始料未及的狗吠声和它即将扑回来的姿势吓到了,非常憋屈,他立刻停下来脚向边上闪了一下,恼怒向狗高声吼道:“瞎了眼,我也不了解了!”

因此随手在门边框抡起一本质棒要打哪条狗。这时候,亲哥哥杨朱听见了响声,马上从屋子里出去,一面阻拦杨布用木棍打狗,一面唤住了已经狂叫的狗,而且说:“你不必打它啊!

应当想想看,你大白天衣着全身白色衣服出来,很晚了,又换了全身黑色衣服回家了,倘若就是你自身,突然之间能辨得清吗?这能怪狗吗?”

杨布不用说哪些了,理智地思索了一段时间,感觉亲哥哥杨朱讲的都是有些道理的。狗都不汪汪地叫了,一家子再次又修复了原来的开心。

这篇童话故事表明:若自身发生变化,就不可以怪他人对自身刮目相看。他人另眼见自身,最先要从自身手上找缘故,否则的话如同杨布那般:全身衣服裤子发生变化,反倒怪狗不了解他。

上一篇文章 : 死亡降临,复仇开始 下一篇文章 : 亲身经历诡异之事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156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