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谁拉下的首饰(2)

谁拉下的首饰(2)

我取出几个颈链,塞到芬姐手上。芬姐抖了一下下,两手牢牢地的把握住那几个颈链,说话声有点发哑:“感谢!感谢!感谢你!”

 我又取出1个玉镯,要她拿上。

 芬姐却像躲瘟疫一样怎么说也想要了。慌忙讲到:“可以了,确实可以了,于小妹,感谢你,我先离开了,我先离开了,感谢你,感谢你!”

 芬姐结结巴巴的说某些无缘无故得话就奔向了大门口。

 我手僵在半空中,感觉有点搞笑。学会放下小盒子,合上柜子。我来到生活阳台上,把布帘打开一小半,看见芬姐连走带跑的消退在眼下。

 隔天中午。

 房间门被敲得振聋发聩。我有点不开心的从床边站起来,下来开关门。

 门开,我见到一張笑容极其大自然的脸,很熟悉。别说,也想要,这男生必须是芬姐那好吃懒做的丈夫。猫要是一嗅到腥,还能等患上多久?

 还没有等他說話,我抢着说:“是否芬姐都还没凑齐钱?”

 那男生咧着一嘴大黄牙,搓下手连点点头:“是,是。她要我再说拿点首饰。给小杰筹钱。”

 我回到去取出锁匙,换了件长裙,把大门反手关住。

 又一回走入一间填满尘土气场的屋子,我皱皱眉头,有点反感这类萎靡不振的氛围,更反感后边一双明目张胆的双眼,像针相同扎在我的背部。

 见到化妆柜,他一个箭步冲上来,绝不放过每1个柜子。

 我内心一阵阵狞笑:如同恶犬抢屎!

 翻了十多分钟,他我就找不着其他物品了,这才回过头来,脸部挂着一幅未满的模样,当心嘟囔了几句:“妈的,才那么一点儿!”

 轻轻地的一下“哐当”,他闻声望去,禁不住面如土色。

 我低下头看了,原先是右腿的义肢倒了,我弯弯腰把义肢搀扶,摆布了一上午,都没有接上,我不开心的把衣摆拉升:“这一品牌的义肢如何那么难接!”

 我仰头看过看,他就僵在那边,传出一阵阵门牙打架斗殴的说话声。

 右腿接上了,我就要弯起身体,左腿又倒了下来。我心里一怒,还不等他再低头,不久接上的右腿又倒了下来。

 他总算憋出了几句高声贝的狂叫,把手上的饰品全抖落在地,连滚带爬的夺门而去。

 我飘向化妆柜前,找到两只项链饰品,冲着浴室镜子戴上,对着浴室镜子里的那张笑容说:“有那麼恐怖吗,我不会就没腿嘛!”


上一篇文章 : 梦到被红衣女鬼咬 下一篇文章 : 谁拉下的首饰
no cache
Processed in 0.2862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