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谁拉下的首饰

谁拉下的首饰

它是第五次了吧?

 我非常好奇的打开窗帘布的壹角向楼底下放眼望去,楼底下站着1个穿白衣服的妇女。

 我回身坐回布艺沙发,禁不住暗暗猜想:这一妇女究竟愿意做什么?为何好几回都立在楼下左顾右盼的?难道说是想偷瓜?先派个妇女来踩点,随后好暗地里做案吗?

 发愣几声说道,嘟囔:来看是警匪剧看久了。

 开启房间门,我提心吊胆的走下楼,偷偷地立在楼道探说话向外放眼望去。细心看了,白色衣服女人一些瘦削,唇色发白,看上去像已经开展猛烈的思想斗争,满脸的想说又不敢说,一些着急的跑来跑去。这些,这一妇女如何那么眼熟呢?仿佛在哪儿见过。

 我正煞费苦心的追忆着,那个女人倒向我先走了回来。冲我笑道,说:“你也是于小妹吧?”

 我缩回去颈部,难堪一颦一笑:“嗯,对,我就是。我想问一下您是?”

 白衣女人的手指头潜意识的绞着衣角,胆怯的说:“我不认得我了?我原先就在你隔壁的啊。你要常要我方姐呢!”

 我扶了扶近视眼镜,想想想:“噢!我想要起來了!我现在搬到哪去来到?”可内心还要嘟囔,到底是哪家方姐啊?

 “我搬至柳巷那里早已快2年了吧,你最近好吗?”

 我点了点头:“还行了。你闺女如今也是7岁了吧。”

 方姐摆摆手:“你弄错了吧。小涛是个男孩儿!”

 我就听,笑几声说道:“呵呵呵,过意不去,我教训素来不太好。小涛啊,他还行吗?”

 方姐眼眶一红,发抖着讲到:“小涛生病了,如今还要医院门诊呢!”

 我挺惊讶:“小涛得哪些病啊,那么你如何不好好地照料他,到这儿来做什么?”

 方姐擦了擦内眼角,说:“小涛的病不太好治,要许多钱,我丈夫又喜爱赌博,把家中好点的物品都拿来当上,我四处借款,可拿来的还不足小涛做手术的住院费呢!”

 我看见她,真有点儿不清楚该说些哪些好,她如今必须的并不是宽慰,只是钱,但我但是个屌丝一个呀!

 方姐支支吾吾的说:“嗯……我……我想要……”

 “怎么啦?有话慢慢说!”

 方姐“我我”了一上午,然后又说:“之前我搬新家的那时候,少了几种饰品,我想要将会是拉在屋子里了。我想要拿来当上,给小涛交医药费。”

 我就愣,一上午才刚开始說話:“是不是?那么你如何不上楼去找找?”

 “那房间内闹鬼事件,我有点儿担心!”

 我认为一些搞笑:“闹鬼事件?哪里有呀,你听为什么说的!我在这住了十多年了,几乎从未见过有哪些独特的物品!那样吧,我们一起上来。”

 方姐一些犹豫:“那样好么?”

 我转脸上楼梯:“难道说你不愿给小涛弄住院费了没有?”

 方姐跟在我后边。我取出锁匙开启那个有点些尘土的大铁门。

 方姐跟我说:“你为什么会有那屋的锁匙?”

 我走进家:“房主出门了,就把锁匙交到我了,要我放租。”

 房间内空落落的,只能1个化妆台摆到卧房里。四处释放着有股尘土的味儿。

 方姐来到化妆台前,开启柜子,手刚想塞进去,却又缩了回家。

 我走以往,从柜子里取出1个精巧的木制小盒子,开启看来:“哇,你看看哪,里边有许多好看的饰品呢!”

上一篇文章 : 谁拉下的首饰(2) 下一篇文章 : 自食其果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070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