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故事

小说-故事-推荐-柚子云阅读

点我前往主站阅读火爆小说热文

死去亲人还需挂念

死去亲人还需挂念

上年年28,人们这里下了一场很厚下雪,地面上被车压着跟浴室镜子一样,下一阶段行走都得很当心,小县里里又不像大都市,随后总有环卫工人把地面清除整洁,因此来到年三十的这一天,是干着急,由于这一天是给远去的家人扫墓的时日。

2019年是父亲去世的第6个年分,侄子坚持不懈租车自驾回来(在人们这里,头3年闺女能够去扫墓,直至第十年的那年再去,正中间都不可以去),虽然到家乡的路算不上很远,但好天驾车也得一个钟头上下的時间,更何况那样的气温,通电话问了二姨,说下过雪压根没化,更别说清扫了,我非常担忧的是侄子的安全性,就劝妈妈说:不好,在家中给爸爸烧烧纸、发发钱粮吧,就是说个诚意并不是吗?妈妈也担忧,因此年三十中午就在楼底下把东西该送的送,该发的发了。

来到正月十四夜里,家乡的小叔子来电話,说:大家還是明日回来再让你爸上扫墓吧。侄子就问你怎么啦,小叔子却说:你小婶年三十中午去让你爸扫墓后,回来就刚开始发低烧,这都打过十几天的输液瓶了,一直不退热,我确实是害怕失去你婶婶,我觉得昨天早上我要去找了个“仙”看过看,她说就是你爸跟随回来了,昨日让“仙”来家中送他走,他就是说不动,今日“仙”又来送了一次,我对他说大家明日就回来给他们扫墓,这才把他赶走了。

第二天也就是说正月十五,我和弟弟回的家乡,侄子一个人身背一硬包东西来到墓地,我则在小婶家等,好好地的天不一会儿就狂风大作,并飘起了花生豆尺寸的雹子,进而又飘起了暴雨,之后侄子扫墓回来,还要吐槽说一边烧纸一边自身嘟囔:不就是说新年由于降雪很大不来扫墓吗,对于也是下雹子也是雨的吗?还说虽然棉服也打湿了,农田上都是一潭一潭的水,但烧的纸一点儿也没由于有水而不到,都赶走了。。。。

出外奔忙的人啊,远去的家人一样必须大家的牵挂,请别忘了他(她)们!


上一篇文章 : 分娩的痛 下一篇文章 : 罪恶的狗狗
cache
Processed in 0.023023 Second.